130 委托行买牛 买人/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你都没有给人看过病!居然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能给我皇叔治病,你知道我皇叔是谁吗?万一你治出个好歹来,本皇子一定要重重的治你的罪!”

铁摩一听凌筱雅的话,立即又跳了起来。

朱云这次不甘示弱,昂起头,扯着嗓子跟铁摩吼,“你叫什么叫!难道你不知道信任是相互的啊!你们要是相信筱雅,筱雅自然会真心诚意的给你皇叔治病。如果不相信,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关筱雅什么事情啊!”

“这是信不信任的问题嘛!皇叔要是——”

“铁摩,坐下。”

铁塔奇扫了一眼铁摩示意他坐下。

铁摩张了张嘴巴,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似乎在说,皇叔我明明是在为你着想啊,你怎么能让我闭嘴呢!

铁塔奇摇了摇头,没有再去看铁摩,这个侄子,这头脑实在是太简单了一点。

“凌姑娘,本王相信你。你就开方子吧。”

“给我准备笔墨纸砚,我直接将方子写下来。”

凌筱雅这话是对着玉尧说的。

玉尧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吩咐李掌柜去取。

等李掌柜将东西取过来的时候,玉尧离开座位,主动给凌筱雅让了位置。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玉尧,没想到这个玉尧,这时候想的倒是挺周到的。

这么一想,凌筱雅对玉尧倒是难得的有些感激,第一次见到玉尧,因为他那副拽霸狂的形象,造成的不好印象,倒是稍微退去了一点。

赵天楚在看到玉尧主动让了位置让凌筱雅写药方子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不过很快又恢复正常,眼眸温润的看着凌筱雅。

燕翎也是有些诧异的看着凌筱雅,原先他以为凌筱雅只是一个小村姑,能懂得医术就很不错了。可如今看她写字的架势,先不说她写的怎么样,就那份淡定自若的模样,就已经胜过很多人了。

西漠崇武,喜欢的挽弓三千,策马扬鞭,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对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向来没有多大的涉猎。

铁摩就是典型的西漠汉子,所以在看到凌筱雅这装模作样的写字,就忍不住嘲讽,“切!你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铁摩!”

铁塔奇冷冷的扫了一眼铁摩,不悦的警告。

铁摩转过头,别开铁塔奇的视线。可嘴里还在嘟囔,他又没有说错!

很快,凌筱雅就将药方写好了,递给了铁塔奇。

燕翎就坐在铁塔奇一边,微微一瞄,就看到了药方,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赞赏。

铁塔奇第一眼注意的,同样不是这上面写了什么,而是凌筱雅的字。

“写得好!字体婉约清新,要不是字体还稍显稚嫩,绝对能是大家之作了!”

铁塔奇倒是对凌筱雅的字十分赞赏,言语间的评价也很高。

凌筱雅倒是有些好奇,西漠的文字跟大梁是不一样的。而且听铁塔奇话里的意思,他好像对这些十分精通一样。

凌筱雅这么想了,也表现出了这种疑问,铁塔奇忍不住哈哈大笑,真心觉得这小女娃子很有意思,“难不成你觉得我就不该懂这些东西?实话告诉你,本王对琴棋书画也是有所涉猎的!尤其是书画一道,本王不必你们大梁的那些所谓的大家要差!”

凌筱雅的脸不禁红了,发出的声音倒是比苍蝇还要小,“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个丫头竟然敢侮辱我皇叔!你该当何罪!”

铁摩逮到机会,立马对着凌筱雅开炮!

“铁摩好了,不知者无罪。”

先不说,他确实是挺喜欢凌筱雅这丫头。就说,他们如今还处在大梁的地盘上,到底是收敛一下。铁摩这侄子,真的是太没有心眼了。

铁塔奇的眼神不禁意间又扫向了铁燕儿,这个是心眼太多了。

“王爷,这方子我写了。内服外敷。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我也写清楚了。这治疗的时候,您最好不要吃太多刺激性的食物,我知道西漠人大多很喜欢吃烤肉。烤肉用的调料也不少,孜然、胡椒这些对你的牙齿其实也是有伤害的,所以这些东西您在治疗期间,最好就不要吃了。”

“照你的意思,我皇叔连肉都不吃了!那你让我皇叔吃什么啊!”

铁摩又立马冲着凌筱雅吼道。他就是看不惯凌筱雅,一个小小的庶民罢了,竟然还敢给他脸色看,谁给她的胆子!

“铁摩!”

要说之前,铁塔奇还都是警告,那么这次,铁塔奇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铁摩蠢不要紧,可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蠢!

铁摩被铁塔奇瞪得不禁有些心慌,撇了撇嘴角,心里却有些不屑,他说的明明都是实话!

“肉是可以吃的。最好吃些清淡的,最简单的就是盐水猪肉了。当然,这肉最好煮的烂一点,要是太硬了。对王爷您的牙口不利。”

铁塔奇有些好奇的看向凌筱雅,“你知道我喜欢吃胡椒?”

凌筱雅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铁塔奇说的是她在拌面里加的胡椒。

“我想西漠人应该没有不喜欢吃胡椒和孜然的。可孜然拌面味道怕是不太好,所以我就在拌面里加了胡椒。”

铁塔奇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赞赏,“你很聪明,也很细心。可惜啊,本王只有1个儿子,要是能有你这么乖巧的女儿就好了。”

铁燕儿的眼眸瞬间收缩,不可置信的看向铁塔奇,大梁一个小小的民女罢了,铁塔奇为何要如此看重她!不公平!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凌筱雅也是微微愣了愣,“是我没这个福气。”

铁塔奇倒是萌生了收凌筱雅为徒的想法,只是想到自己认1个干女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于是也就只在心里想了想,到底没有说出口。

“你给本王治疗牙病有功,这个就给你吧。”

铁塔奇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刻着飞鹰的令牌递给身后的人,让他交给了凌筱雅。

这次震惊的不仅仅是铁燕儿一个了,就连铁摩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皇叔,这小丫头还没有将您的牙病治好,您怎么就将这么重要的令牌交给她!”

要知道这飞鹰令牌,可是铁塔奇身份的象征,虽说不能调兵遣将,可是只要拿出这令牌,就相当于铁塔奇亲临,那代表的东西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

“这是本王的东西,本王要交给谁,也是本王的事情。你们管的太多了。”

铁塔奇的声音带着一丝薄怒,显然是因为自己的决定被人质疑了,这让他很不高兴!

当那块金子做的飞鹰金牌落入凌筱雅手中的时候,她只有一个感受,这金子做的金牌,肯定很值钱吧!

“本王把这金牌给了你,你不不妨告诉本王你的名字。”

“凌筱雅。”

“凌筱雅。”

铁塔奇轻轻的念了一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好名字。这金牌你在大梁就当个纪念吧。如果以后遇到什么危难就拿出来,本王想,自己的名头好歹能够保你一命!”

铁塔奇这话虽然是对凌筱雅说的,可是眼神却一直盯着燕翎。

燕翎眼波平静,只是淡淡的会了一句,“王爷倒是舍得,居然将能代表自己身份的金鹰令牌给了人。“

“人跟人也是看缘分的,本王看自己就跟凌姑娘挺有缘分,这金鹰令牌给了她也无妨。就当为筱雅买个平安好了!”

“燕翎会将王爷的意思禀告吾皇。”

“那就好。”

一直到宴会结束的时候,凌筱雅都有些呆呆的。

难道真的就是因为她给铁塔奇治了牙病,他就将这么珍贵的令牌给了她?

一般不是说这些令牌是可以调兵遣将的。不过凌筱雅相信,铁塔奇肯定不是一个脑抽的,会将这种令牌给她。

凌筱雅拿着金牌不住的把玩,反正她只记住了一句,那就是这金牌是能够保命的。

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姓名之前,所以此时在凌筱雅的心目中,这金牌是很珍贵的!

铁塔奇、铁摩还有铁燕儿离开以后,宴会也就散了。

冯县令倒是找上了凌筱雅,“凌姑娘,本官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知道你十分不凡,先是得了云郡主的青睐,如今就连西漠的铁塔奇王爷都看好你。”

凌筱雅对冯县令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种急功近利的男人,向来不是凌筱雅欣赏的。

“冯大人谬赞了。我对医术也只是知道皮毛而已。至于得到铁塔奇王爷的青眼,那也只是运气。”

“凌姑娘你实在是太谦虚了。我夫人很喜欢你,你以后可以多去和我夫人聊聊。”

凌筱雅笑着点头,“一定、”

可心里却在怒吼,鬼才要去呢!

“筱雅!”

朱云缠了燕翎一会儿,觉得无趣,立马就来找凌筱雅。

可朱云在看到冯县令的时候,整张脸就不好了。

“郡主要跟凌姑娘谈心,下官这就告退。”

燕翎、玉尧还有赵天楚要在一起商谈有关西漠的事宜,他插不上。凌筱雅又让朱云给叫住了,他也卖不了好。

所以此时他就只能回去了。

朱云看到冯县令识趣的离开,轻轻哼了哼,“算她识趣。”

“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你都不知道,我在醉仙坊呆的都要无聊死了!”

朱云拉着凌筱雅的手抱怨。

“是啊,无聊。因为你的无聊给人家找了一个大麻烦。”

玉尧摇着扇子,悠悠的开口。

朱云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就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可筱雅不是化险为夷了吗?而且还因祸得福,得了这金牌!有什么不好的!”

“因祸得福?未必是福气吧。”

赵天楚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凌筱雅皱了皱眉头,就她知道的,赵天楚可不是一个喜欢危言耸听的。

凌筱雅掂了掂手上的金牌,脑海中闪过一道灵感,瞬间她就明白赵天楚话中的意思了!

“不会因为这金牌,皇上就以为我是什么奸细吧!”

刚才凌筱雅还因为有了什么保命符开心,现在她是一点都不高兴了。心里只有浓浓的烦闷,同时在心里将铁塔奇给骂了一百遍,我没有害你吧!相反还给你做了一顿好吃的!甚至还给你治疗牙病!你——你就这么对我!

“你放心,不会有事。”

就在凌筱雅烦闷之际,燕翎醇厚性感的声音缓缓响起。

光听着这声音,似乎就能安定人心。

玉尧有些好奇的看着燕翎,不解的询问,“你怎么那么确定?”

难道乾风帝该性子了?不再疑神疑鬼了?可要真是这样,玉尧宁可相信天下红雨来的强!

“你以后会知道。”

燕翎深邃平津的眼眸在扫向凌筱雅的时候,似乎带着一丝不确定,又似乎带着浓浓的疑惑一般,看的凌筱雅莫名其妙的,这人再搞什么!

弄不清楚的事情,凌筱雅就不想去弄了。反正燕翎说了,这金牌拿着不会有事。

不知为何,凌筱雅很相信燕翎。可能这男人看着就很承沉稳,让人能够相信她吧。

反正也没有她的事情了,凌筱雅就想离开了。只是在离开前,凌筱雅对朱云说,“我过两天再来看你,倒时候给你带礼物。”

“你别忘了啊!”

朱云还是很舍不得凌筱雅,谁知道这没良心的会不会之际忘了她!

“放心,一定不会忘记。”

凌筱雅摸了摸朱云的脑袋做出保证。

凌筱雅出了门以后,想着自家既然要盖方子,那青砖瓦片肯定要买好。

对这个,凌筱雅倒是知道的不多。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去买哪家的。

凌筱雅转了个弯回了客似云来。

今日客似云来的生意比起以往倒是差了一点。

凌筱雅想了想就明白了,今儿个可是西漠使臣来落霞镇,百姓肯定是去看热闹了!

吴高升见到凌筱雅的时候,抬起头跟她打了一个招呼。

“我说你怎么没精打采的。”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看着吴高升。

“唉,这客似云来的生意是逐步上去了。可是我的前途还是一片黯然,我这心里不舒坦啊!”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感情不仅自己想要换合作伙伴,吴高升也想早日结束啊!不过他是想着去挣他的前途!

“等你好好将自己的才学展示出来,你的前程就来了。”

凌筱雅随意的对着吴高升说道。其实她觉得这话应该去说给3岁的孩子听。

吴高升却将凌筱雅的话听在心里了,“你说的对,像我这么有才华的人,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能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才华!”

凌筱雅差点没有让自己的口水噎死,她刚才只是随意敷衍,难道吴高升都没有听出来吗?显然没有。

不过凌筱雅也不想再解释了,就让吴高升慢慢做美梦吧!说不定,吴高升想着想着,这美梦就能成真呢!

“我托你帮我问的奶牛,你有头绪了吗?“

凌筱雅还想着她美丽的牛奶,蛋糕呢!

“我帮你打听了。委托行正好有一头奶牛,不过这价格有些贵,对方出价100两银子!”

凌筱雅现在发现吴高升一个美好的品格了,守信啊!授信的人,这前途还是很光明的!

“100两银子?”凌筱雅摸着下巴沉思,这价格还是稍微有些贵的。不过,如果奶牛的质量好,那么100两银子倒是不算什么了。

“现在卖奶牛的人还在委托行吗?我想去看看。”

“不一定在吧。不过那奶牛倒是留在委托行,你可以去看看。如果要买的话,可以找委托行的老板去联系人。”

“那委托行在哪里?我现在就去!“

吴高升很痛快的就将委托行的所在的位置告诉凌筱雅了。

凌筱雅得到准确的信息就立马赶往委托行。

委托行的老板姓赵,看着好像很忠厚老实,可从他是不是闪烁精光的小眼睛里,就能知道这赵老板不是一个善茬。

“赵老板,吴秀才前些日子不是跟人谈奶牛,那奶牛如今是寄放在您这里吧。”

对这种三教九流都接触的人,凌筱雅真心觉得她是要好好小心应对。

“哦!你是说那奶牛啊!就在这后棚放着,你要不要去看看?”

赵老板一听原来是找那奶牛的,立马说道。

说到那奶牛,赵老板心里也是一痛啊,那什么奶牛太能吃了,干草不吃,只吃新鲜的草,每天光给那奶牛找草,赵老板都觉得自己要发疯了!要不是想着,这笔生意成了以后,他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回扣,他真是不太想理会那奶牛了。

凌筱雅跟着1个伙计去了后棚,赵老板没有跟着一起去,他的时间多宝贵啊!哪能放在1个小姑娘身上!那绝对是太浪费了!

凌筱雅到了后棚以后,就看到一头黑白相间的奶牛,长得也挺壮实。

凌筱雅想要上前仔细观察一下,伙计就连忙拦着凌筱雅,“这奶牛的脾气挺大,要是惹怒了它,你小心被它踢!”

“放心,只要小心一点,奶牛不会无缘无故的踢人的!”

凌筱雅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奶牛,发现这奶牛的身体状况很好,奶水也挺充足的。

“咱们走吧。”

凌筱雅从怀里取出一条帕子擦了擦手,然后对着伙计说道。

“姑娘对那奶牛可满意啊!”

赵老板一见凌筱雅,立马问道。实在是那奶牛太麻烦了,要不是真有人愿意买,他才懒得再养。

“赵老板,那奶牛我看了很满意。不知道买家在哪儿,如果他今天也在的话,我就把奶牛买下来好了。”

“姑娘,你要买啊!我这就让人去找那人啊!姑,您可真是大方,愿意出100两银子买一头奶牛!我看您打扮的那么好,不知道您是在哪里发财啊!你这么个金尊玉贵的人,身边怎么能没有人伺候呢!你看看,我这委托行今天还来了一批奴隶,要不你从中挑选几个顺眼的,买回去伺候?”

凌筱雅这才注意到,这委托行好像真的有不少衣衫褴褛的男孩儿和女孩儿,这就是找老板口中的奴隶吧。

凌筱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些奴隶可以说是最没有人权的了,签了卖身契,要是有主家买还好,没有,那他们就真的可怜了。

“老板,我求求你,救救我妹妹吧!我妹妹快要死了!”

突然一道凄厉的哭声响起,凌筱雅顿时被吓了一跳。

赵老板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想想也知道,他好不容易遇到一只大肥羊,就这么被人打扰了,他要是能开心就奇怪了!

凌筱雅定睛看过去,原来是一个小男孩儿正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妹妹,因为她的妹妹生病了,脸上正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几个伙计明显是要将那小女孩儿给夺走,然后扔到1个角落,任凭她死去。

可小男孩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毅力,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妹妹,不让那些伙计靠近。

看着小男孩儿悲伤的眼神,凌筱雅一时间也不是滋味儿。

“赵老板,这是——”

凌筱雅伸手指了指小男孩儿那儿,眼底闪过一丝困惑,“姑娘啊,这些奴隶都是贱命!得了病,我哪里有钱去给她治!万一要是什么传染病,这不是害了其他人嘛!”

赵老板倒是心痛极了,万一这姑娘以为其他奴隶也是一样有病的,那他这生意不就跑掉了!

几个伙计死命的想要从小男孩儿的怀里将生病的小姑娘给拽走在,可小男孩儿就是死命的抱着自己的妹妹不愿意松手。

突然,也不知道小男儿是从哪来的力气,挣脱了一群人的拉扯,抱着自己的妹妹跪到凌筱雅身边,“姑娘,我知道你是个好心人,我求求你,救救我妹妹。我——我什么都能干,我妹妹病好了以后,也能帮着干活。姑娘,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小男孩儿边说边给凌筱雅磕头。

凌筱雅是有些同情这对兄妹,可让她一下子买下两个人,回去以后住哪里?

再加上买人回去,可不是小事。后面繁杂的事情一堆,凌筱雅只要光想想,这头都大了。

可不知为何在看到小男孩儿坚毅的眼神,和他拼命护着自己妹妹的模样,凌筱雅不知不觉的就心软了。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现代的大堂哥,他对自己也很好,小时候,要是有人来欺负她,大堂哥肯定会第一个挺身而出保护自己!

这么想着,凌筱雅就不禁陷入了回忆。

“姑娘?姑娘?”

赵老板见凌筱雅发呆,不禁推了推凌筱雅。

凌筱雅忽的醒了过来。

“姑娘,这人你到底买不买。待会儿可是有不少大户人家的婆子要来买人,您看——“

赵老板迅速在心里打起了如意算盘,原本这病秧子,他还真没有想过能卖出去,可明显这来了个白痴,如果真的能把这病秧子卖出个好价钱,他可是能白赚上不少。

“姑娘,我求求你。你就买下我兄妹两个吧。我——我吃的很少,我——我——“

小男孩儿生怕凌筱雅不要他,急的都哭了出来。

凌筱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好了,你别哭了,我也没说不买。”

“姑娘,既然你要买,这价钱——”

赵老板一听凌筱雅打算买下这两人,眼睛倏地就亮了。

凌筱雅冷静下来后,就恢复了平时的精明,她可不是傻子,也不想做亏本的生意。

“赵老板,那按您的意思,要多少钱才行呢?”

赵老板有些猥琐的搓了搓肥厚的双眼,小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深处两根手指,“这两个人,我就卖姑娘20两银子如何?”

赵老板还一副我吃亏了的表情,看的凌筱雅都想笑了。

这人不是把她当傻子吧,就算她不是很清楚买两个人到底要花多少,可是很明显,这两人,女孩儿现在生着病,就凌筱这么个内行的,能看出来,她的病不算太重,可是在其他人眼里,这小女孩儿就跟快死了一样吧。

还有这小男孩儿,说实话,他看着倒是挺健康的。可他长得这么瘦瘦弱弱的,他能卖出多高的价钱?

“赵老板,您这钱是怎么算的?”

凌筱雅嘴角扬起灿烂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看着赵老板,话说难道她长得很像是傻子吗?否则,这么会让人这么当白痴一样宰。

“姑娘啊,这小男孩儿我只卖你15两银子。这小女孩儿呢,我看着她也像是要病死了,我就5两银子卖给你,我已经是很吃亏了!”

赵老板叹了一口气,一副我已经吃了天大的亏的样子。

小男孩儿眼睛都瞪大了,他——他竟然值15两银子,明明他的卖身也就卖了2两银子啊!

“姑娘,我——我太贵了,您就买下我妹妹吧,我——我求求您了!”

小男孩儿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一般人家哪里愿意花15两银子买个人,他无所谓了,只要妹妹能好,他就心满意足了。

“别磕了。”

凌筱雅扫了一眼小男孩儿,淡淡的说道。

“赵老板,我出10两银子,这两人我都要了。”

凌筱雅绝对相信,就10两银子,她都不知道亏了多少!

“姑娘,这10两,跟20两差的有些多吧。”

这能多赚谁不不愿意,而且眼前的人很明显是打算买下这两人的,赵老板要是不趁机提高价钱,那他真是傻子了!

“赵老板,这小女孩儿病成这样,您肯定是卖不出去,至于这小男孩儿,我看他能卖到5两银子,就已经是顶天了。可如今我出了10两银子,这价格已经不低了。我以后肯定还有事情需要赵老板您帮忙,和气生财难懂不好?”

赵老板的小眼珠子拼命的转啊转,似乎是在衡量利弊得失。

良久,赵老板才咬了咬牙,“好吧,既然姑娘这么说了,就10两银子吧!”

这次,凌筱雅很痛快的拿出银子,赵老板也将两人的卖身契给了凌筱雅。然后迅速办好了文书,这方面,赵老板绝对是行家中的行家!

从此,这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就是凌筱雅的人了。

小男孩儿见凌筱雅真的将他们买下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一点。不知为何,他在看到凌筱雅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她一定能保护他和妹妹。

“姑——姑娘,能不能找大夫帮我妹妹治病。”

小男孩儿有些艰难的将话说出口。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很不合理,姑娘都已经花了10两银子将他和妹妹买下了,他还要人帮着找大夫,给她妹妹治病又是一大笔钱。

亏得此时小男孩儿不是赵老板的人了,否则他肯定是要冲着小男孩儿嚎,一个女娃,病就病了,就是死了,也是她命不好,还找大夫看病呢!做梦!

只是如今,这人不是赵老板的了,而是被眼前的人买去,所以赵老板很从聪明的没有多说什么。

凌筱雅看着小男孩儿一脸忐忑的看着自己,忍不住笑了“放心,我既然买下你们,就肯定不会让你妹妹死的。”

“这位姑娘,你真的要找大夫帮这女娃治病。我提醒你一生,这找大夫看病,可要花不少钱的,你——”

赵老板这话倒是有些真心实意了。毕竟赵老板最看重的就是银子了,从一个商人的角度来说,凌筱雅绝对是亏大发了!

“赵老板,我知道您要说什么。可毕竟是一条人命,让她从我眼前就这么死去,我做不到。所以可否请您的伙计帮忙把这小女孩儿送到回春药铺,跟赵掌柜说一下,给这小女孩儿治病。”

“姑娘,这一点小忙自然是可以,可这钱总不能让我出吧。”

“赵掌柜,你放心。只要您的人将这小女孩儿送到回春药铺,然后跟赵掌柜说一声,是我凌筱雅希望他帮忙治病,欠的医药费,我下次会亲自去还的。”

“凌姑娘跟回春药铺的赵掌柜还有交情?”

赵老板的眼睛倏地就亮了。要知道,他虽然跟回春药铺的的赵掌柜都姓赵,可惜是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天知道,他可想跟赵掌柜的扯上一点关系,最好能跟他背后的徐子寒扯上一点关系,那他真是心满意足了!

“有点交情。”

凌筱雅想了想,赵掌柜还是很欣赏她的医术,她请赵掌柜帮那么一点小忙,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凌姑娘,万一赵掌柜——”

赵老板怀疑,要是凌筱雅说的都是假的,那他不是白跑一趟了!

“如果赵掌柜不同意的话,那就请赵老板替我垫付一下医药费,不过您放心,这钱,我一定会还给您的。”

赵老板很想说一句口说无凭,可想想这凌筱雅万一真的跟赵掌柜有什么关系,那该怎么办。

而且说实话,赵老板还是挺欣赏凌筱雅的。聪明,而且有善心。哪里像他,这些年在商场上打拼,什么良心不良心,他早就没有了!

“好,那我就相信凌姑娘一次。你们几个赶紧把这女孩儿送到回春药铺,就说是凌姑娘要你们送的。如果要付医药费的话,你们也就先垫付一下。不要的话,你们几个就赶紧回来。”

赵老板直接对着他手下的人吩咐。

“我要跟着我妹妹一起去。”

小男孩儿紧紧抱着女孩儿,一刻都不松手。

“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凌筱雅点了点头,那几个人负责送人的伙计就带着小男孩儿一起离开了。

“凌姑娘,你要不要再看看其他人,这里面也不乏聪明机灵的。”

凌筱雅摇了摇头,她压根儿就不想买人,要不是小男孩儿对他妹妹的爱护,她连这两人一不会买。

“你回来啊!那卖奶牛的西漠人呢!”

赵老板正想找些话来说,那伙计就摆出一副愁苦至极的模样。

“你怎么了?”赵老板对他手下的人还是很信任的,只是办那么一点小事,怎么会成了这么衣服样子。

“那卖奶牛的西漠人住在吉祥酒楼,我本来是去吉祥酒楼找他的。可我一到吉祥酒楼,那西漠人就被赶出了吉祥酒楼!”

伙计只要一想到在吉祥酒楼发生的事情,就觉得脑门痛了!

“吉祥酒楼?”

凌筱雅如今只要一听到吉祥酒楼,这心里就会生气不好的预感,事实证明,她想的也是完全正确的!

“是啊!吉祥酒楼的祝掌柜说那西漠人没钱交房钱,就将他赶了出来,不仅如此,那西漠人还欠了不少的饭钱。那西漠人扯着嗓子跟祝掌故吼,只要他的奶牛卖了,就能把钱还给祝掌柜了。”

我去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一茬,于是就跟祝掌柜说,有人要买那西漠人的奶牛,让祝掌柜暂时将那西漠人给放了。可祝掌柜压根儿不信,还说我是骗子,是那西漠人找来一起演戏骗他钱的骗子!”

“难道你就没跟祝掌柜说,你是我的人!”

赵老板气得快要头顶冒烟了!他知道吉祥酒楼的祝掌柜是跟静伯府有些瓜葛,可他也不是吃素的!在落霞镇他也算是个地头蛇了!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祝掌柜倒好,居然一点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我说了!我怎么没说。就是因为多说了这么一句,我就被扔了盘子,您看,这还青了呢!”

伙计说着就将捂着额头的手放了下来,让赵老板看他头上的乌青。

凌筱雅一眼看过去,果然是全青了,看来这被砸的还挺厉害。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走,抄起家伙,咱们去吉祥酒楼报仇!”

赵老板深深的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赵老板,干嘛要动刀动枪的,说到底这也是因为我要买奶牛才引出来的事情。不如,我跟您一起去看看?”

凌筱雅就是想去凑凑热闹,看那什么祝掌柜的倒霉,她也挺开心的!

“好,既然凌姑娘想跟着一起去,那就走吧!”

吉祥酒楼

祝掌柜看到那50两银子买的瓦罐,可却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用,气得差点没有吐血。

“你们几个没用的,害的老子白白花了50两银子买这些破瓦罐,可到头来却一点用处都没有!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人啊!“

被骂的伙计敢怒不敢言,有个胆子稍微大的,倒是不怕死的说了一句,“客似云来也推出了瓦罐汤啊!”

“我呸!是啊,他们推出来瓦罐汤,卖的大好。可你们呢呢,让老子买了这么多小瓦罐,可却没有将方子给老子弄回来!如今这些瓦罐有个屁用啊!”

祝掌柜气得简直是想要骂人了!要是有可能,他真想拿这瓦罐砸人!可是想想,这些瓦罐都是花钱买来的,1两银子1个,这要用来砸人,他心痛啊!

“掌柜的,委托行的赵老板找您!”

“他来什么来!没看到老子心情不好,让他赶紧滚!”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一羽飘零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