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西漠四皇子铁猛/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祝掌柜正因为花了50两银子买了那么多瓦罐,上火呢!管什么赵老板来不来的!

祝掌柜只要一想到自己白花了那么多钱去买什么瓦罐,这心就痛得不行。

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祝掌柜的嘴角总算是有了一抹笑意。

“哟!我说祝掌柜你可真是贵人事忙啊!我大老远的来见你,你都不乐意见一见!”

赵老板哪里能容得祝掌柜给他摆脸色,直接带着凌筱雅进了吉祥酒楼。

进来之后,赵老板还东看看西看看,“我说赵老板啊!你家的生意怎么这么惨淡啊!你看看,整个大厅就没有人啊!”

要是吉祥酒楼的大厅有客人,祝掌柜也可不会当着客人的面就开始骂人了。

“是赵老板啊!你来我吉祥酒楼是有何贵干啊!”

祝掌柜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赵老板。虽说这赵老板在落霞镇也能算是一方势力了,可他背后可是有静伯撑腰,哪里会怕这种大老粗!

赵老板不笨,甚至可以说已经成精了,怎么可能看不到祝掌柜眼底深处的鄙夷,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老不死的!

“我说赵老板啊,我有1个西漠的客人,刚才我伙计来请人,怎么,是我哪里得罪你了不成?你竟然不愿意放人?这不我把要买奶牛的客人也带来了!”

祝掌柜说着就指了指凌筱雅。

“赵老板啊,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注意不到人!你说这么个丫头片子要买奶牛?你是骗我吧!买奶牛做啥,挤出来的奶腥气的不得了不说,又不能下地干活!谁要买!你不是认识这西漠人,故意帮着他来赖我的账吧!”

“你说什么!我跟你说了,等我的奶牛卖了,我就有钱了!你们大梁不是自称是礼仪之邦,怎么可以这么不红不青的打人!”

凌筱雅这才注意到大厅里一个十分狼狈的人。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人有着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不过可能因为地方口音,他说的话,让人觉得怪怪的,“不红不青,是不分青红皂白吧!”

那人一听凌筱雅的话连忙点头,“姑娘,你好聪明,你说的对,就是不分青红什么白。我原先一直以为大梁人都很友好,可如今遇到这蛮不讲理的胖子,我算是知道了,大梁还是有很多不讲理的人!你这店我也不要住了!难怪都没有人来吃饭,原来是因为你这当掌柜的太黑心!”

这西漠人倒是很可爱啊!

“你个欠钱不还的竟然还敢这么嚣张!老子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你们感激再给我打!”

祝掌柜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一听这话,立马蹲下身子,紧紧抱着自己的脑袋,想来刚才也是被打怕了。

凌筱雅默默给了赵老板一个眼神,赵老板立马开口,“祝掌柜,这人是我的客人,他只是欠了你的房钱。如今他的奶牛有人愿意买了,只要将奶牛卖了,他不就有钱还你了。”

“筱雅是你要买奶牛?”

一直沉默的凌夏生忍不住开口问道。

赵老板微微愣了愣,然后看向凌筱雅,“这人你认识?”

“二叔。不过我们早就分家了。”

言下之意,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先声明啊!我的奶牛不能低于100两银子,否则我肯定不卖的!”

那西漠人十分坚持的开口。一副完全没有商量的表情,显然这是他的底线了。

“多少?100两银子?老子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照你定的这价格,鬼才乐意买啊!你是不是故意拖欠老子的钱啊!”

祝掌柜越说越生气,看那架势简直是想撩起自己上去教训那西漠人了!

“我愿意买。”

凌筱雅的声音很轻,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此时,没有一个人会质疑凌筱雅的话。

“你个贱人!你既然这么有钱,我上次去客似云来买冰糖葫芦,你竟然还让那帮子小人把我扔出去!爹,这人就是个贱人,您一定要位我做主啊!”

凌平凡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双眼几乎是充血的看着凌筱雅。

“筱雅,平凡是你的亲堂弟,你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

凌夏生不悦的朝着凌筱雅开口。这段日子,他可以说是烦透了,屠掌柜是见天的来家里要打破醋缸的钱,按照凌夏生的意思,把钱给了不就行了。

可陈氏哪里愿意就这么白白的把钱拿出来。每次有人来要钱,陈氏就要在那里嚎,凌夏生想要自己偷偷把钱拿出来帮陈氏还了,顾氏就会在那里不依不挠的哭。

凌平凡上次受了委屈,其实就想要告状的,可偏偏当时有一堆事,先是陈氏去找凌筱雅的茬,然后是那闹上公堂,如今屠掌柜更是见天的让人来要钱,凌平凡是找不到机会告状。

如今一看到凌筱雅,又听到她要花100两银子买奶牛,这新仇旧恨立马就涌上心头了,如今他真是有直接吃了凌筱雅的心!

“二叔,你的话可真有意思啊!我们已经分家了,银子全都是你和大伯的,我们家可什么都没有。平凡要是糖葫芦,他又不是没钱,我为何要帮他出?”

凌筱雅边说还边翻了个大白眼,好像眼前的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无赖一样!

“你——”

凌夏生自诩是凌筱雅的长辈,怎么能容忍凌筱雅这么侮辱他!顿时气得不行,要不是看着凌筱雅是跟着那么多人一起来的,他都想一耳光上去直接扇死凌筱雅!

“是你要卖奶牛吧。你的奶牛我看过了,质量很好。100两银子,我也觉得很合适。如果你愿意的话,那我们就签下协议吧。”

“好!好!我就知道你有眼光。”

西漠人看着凌筱雅的眼神都咬冒光了,要是有可能,凌筱雅觉得他都想直接冲过来抱一抱她了。

赵老板的准备工作倒是做的很好,直接将买卖契约递给凌筱雅和西漠人看,西漠人拿过契约后,东看西看,应该是认不得大梁的文字吧。

“你不认识大梁的文字?”

凌筱雅见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我这几年才刚刚学会说大梁话,说的还不怎么好。大梁的文字跟西漠的文字实在是差的有些太远了,我——我——”

后面的话,凌筱雅也明白了,他不认识。

“这上面是写我用100两银子买你的奶牛,由赵老板当公证人,你要是相信的话,就直接在上面按个手印。如果你那你可以自己再去找一个翻译人帮你念。”

凌筱雅对着西漠人淡淡的说道,只是她一门心思都放在买奶牛上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男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

“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了!”

西漠人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点头,然后用赵老板递过来的印泥按了一下手指,然后狠狠在契约上按下手印。

达成协议,凌筱雅就从怀中取了100两银子交给西漠男子。

凌筱雅给的一整包银子,她想这西漠男子欠了祝掌柜的房钱,给他一整张银票怕是有些不方便。

西漠人接过凌筱雅给的100两银子,先是拿了10两银子给赵老板,委托行的规矩,你把东西寄放在委托行卖,等到买卖交易成功,赵老板是要抽成十分之一。

赵老板倒是很问心无愧的就接过了钱,要知道这西漠人的奶牛,他可是耗费了不少心力!这10两银子,他拿的那叫一个问心无愧!

西漠人将银子给赵掌柜之后,然后转过头,虎着一张脸又掏出30两银子给祝掌柜,“喏!这是我欠你的钱!下次不许再说我欠钱不还了!”

祝掌柜没好气的收过银子,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欠钱的竟然还这么大牌,老天爷也真是没眼了!

凌筱雅可不知道祝掌柜这无聊的心思,买了奶牛,她如今就想直接走。

吉祥酒楼的人,她一个都不喜欢,多看上一眼,她都不舒服!

“姑娘,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你是第一个买我东西的客人,我想要记住你。”

凌筱雅正要离开的时候,西漠人立马赶上来问道。

凌筱雅愣了愣,可还是回答了,“我姓凌,凌筱雅。”

“凌筱雅。”西漠男子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然后朝着凌筱雅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我记住你的名字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前面的“来而不往非礼也”,西漠男子理解的有些困难,可后面的话,他还是听懂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我的名字。”

西漠男子说完以后,快走几步离开了。

凌筱雅有些呆愣的看着西漠男子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真是一个怪人。

回到委托行,凌筱雅跟赵老板打了招呼,她最近要盖新房,没法子养,所以请赵老板帮忙再看上几天。

赵老板有些为难的看着凌筱雅,“不是我不近人情,可这一头奶牛,要照料它,可要花上不少,凌姑娘,你看——”

不就是要钱吗?可凌筱雅却不讨厌赵老板,因为赵老板除了贪财了一点,可还是很讲义气的,比那没人性的祝掌柜不知道要强了多少!

这没比较就没有差距啊!所以,如今赵老板在凌筱雅眼中还是一个不错的人。

“我的新房子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盖好。这样吧,每个月我给赵老板5两银子的看顾费如何?”

赵老板没想到凌筱雅竟然会那么大方,5两银子的看顾费,真心是不少了。

“赵老板,您先不要高兴的太早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我还想请您帮一点小忙。”

凌筱雅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出那么一点点距离。

“什么忙?”

赵老板没有直接答应下来,万一很麻烦怎么办!

“我想请您的人帮忙,每天帮我挤新鲜的牛奶送到凤阳村的村尾。那是我家。”

“这不难。我答应了。”

赵老板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麻烦事情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是帮忙送奶啊!只要差遣个人就行了!每天多给他几个铜板就行了。这生意绝对是稳赚不赔的啊!

这么一想,赵老板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和善了。送那小男孩儿和他妹妹去医馆的人回来了,不知道在赵老板的耳边嘀咕了什么,赵老板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亮了,“哎呀,筱雅,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来找我帮忙啊!我在落霞镇多年,不说闯出了多大的名堂,可好歹也是有些势力的!”

凌筱雅有些好奇,这赵老板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对她这么殷勤。

凌筱雅咽了咽口水,看着赵老板那张笑的跟菊花似的脸,她真心是觉得有些别扭,“我以后要劳烦赵老板您帮忙的地方还很多,您以后不要嫌弃我烦就好了。”

“不烦不烦,以后你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啊!赵叔我其他本事没有,罩着你的本事还是有的!”

还赵叔?凌筱雅这次不仅仅是嘴角抽了,就连眼角也在抽搐。她怎么不记得,她什么时候跟这位那么亲密了。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有些艰难的开口,“好,您放心,我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难题,肯定会来找您帮忙啊!”

凌筱雅说着就向赵老板提出告辞了。

赵老板看着凌筱雅离去的背影,笑的是愈发的灿烂,他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凌筱雅跟回春药铺赵掌柜的关系这么好,送那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回来的人说,赵掌柜一知道这人是凌筱雅让送的,二话不说,立马亲自给人看病。

啧啧,这关系要是不好,你说人家能这么殷勤吗?当然是不能了!

赵老板是越想越开心,嘴角的笑意也是愈发的明显了。

这些年,他一直想要扩大委托行的规模,可是无奈没有势力在背后撑腰,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有心无力啊!如今好了,要是能跟凌筱雅攀上关系,到时候再跟赵掌柜的弄好交情,最后再跟徐子寒扯上关系,赵老板绝对相信,他委托行壮大之日是指日可待啊!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赵掌柜的想法,要是知道,指不定要笑出声来了!

还先跟她有关系,再跟回春药铺的赵掌柜扯上关系,最后再攀上徐子寒。您老难道不担心这关系扯得有些远吗?

显然,人家是一点都不担心!

*

接待的宴会结束,铁摩、铁燕儿还有铁塔奇就住进了招待使臣的使馆。

铁摩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开口问铁塔奇,“皇叔,您怎么能将这么重要的令牌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丫头片子!”

铁摩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

铁燕儿虽然没有说话,可一张美艳的脸上也满是怒容,想来是对铁塔奇做的决定很不满。

“我将那令牌给筱雅又怎么了?你们的心思我知道,都盯着皇兄座位下的那张皇座呢!”

铁燕儿微微有些不自在,脸也一下子沉了下去,“皇叔,我一个姑娘家,哪里会惦记父皇的皇位!”

“就是!燕儿是个姑娘家,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啊!”

铁摩立马没心没肺的开口。

铁燕儿双手顿时紧握成拳,甚至连上面的青筋都能让人清楚的看到。

“是吗?”

铁塔奇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燕儿。西漠可不是没有过女皇,可谁都知道,当初的女皇执政才短短的两年,就被人推翻了。自此,西漠也再不许女子当政。所以铁摩才会如此没心没肺开口。

可她这个侄女有多大的野心,他看得到,他的皇兄当然也看得到。就铁摩这个白痴,还老是想着要争皇位,就连对手都搞不清楚的人,铁塔奇真的是很难看好他啊!

“皇叔!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

就在气氛万分诡异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尖叫声。

铁塔奇有些好奇的扫过去,看到来人的时候,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铁猛啊!你又怎么了。”

铁猛,西漠四皇子,今年19岁,正是方才在吉祥酒楼,将奶牛卖给凌筱雅的西漠男子。

铁猛笑意吟吟的看着铁塔奇,“皇叔,我终于找到合伙人了!我相信我一定能将我西漠的东西卖到大梁,赚大梁人的钱!”

“我说铁猛啊,你做了这么多年的梦,还没有醒啊!你看看那些大梁人,长的一个比一个不像男人,像他们那些人能喜欢吃烤肉?能跟咱们西漠人一样喜欢喝牛奶羊奶?虽说咱们西漠的毛皮是大梁人是挺喜欢的,可这些他们自己都有好不好!”

西漠四皇子铁猛不爱权势,不爱弯弓射箭,最喜欢的就是经商,可以说,他是西漠的异类了!

“谁说大梁人会不喜欢喝奶,只要将奶腥味去除,我相信大梁人也一定会喜欢上喝*,况且,我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伙伴!大哥,你有必要这么泼我的冷水。”

“嗤——”

铁摩看向铁猛的眼神满是不屑,西漠的东西能卖出去,还用得着他来卖!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赶着去卖了!

西漠为何爱跟大梁打仗?原因无他,就一个,因为大梁物资丰富啊!西漠人一到冬天就穷,牛羊马匹的冻死一批,要是不去抢大梁的,难道就让西漠的子民活活饿死不成!

可以说,铁摩的想法,也是大多西漠人的想法。

可铁猛不这么想,抢大梁的东西只能应应急,压根儿就不可能有多大的用处。况且每次去抢,他们西漠的将士也是死伤不少。

如果要想解决这个难题,就只有1一个法子,那就是让西漠从根本上富裕起来,只有西漠富裕了,百姓有吃的喝的了,那就不需要再去抢大梁的东西了!

这是铁猛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别人都说他爱经商,可却没有人问,他为何喜欢经商。

当然了,铁猛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万一别人要是真知道自己真正经商的原因,指不定以为他对西漠的皇位有什么企图呢!

“铁猛,你有这个心是好的。去除*的腥味,这么多年了,你也试过不少法子了,没成功过吧。要说我西漠有什么大梁是喜欢的,皇叔可以说一句,就一样,我西漠精壮的马匹!可那能用来跟大梁人做生意吗?我西漠之所以能成跟大梁和水月并称为三大国,靠的就是我大梁的勇士和精壮的马匹。如果这个优势消失了,你说我西漠又如何屹立不倒呢!”

铁塔奇对铁猛还是很喜欢的,这个没心眼的侄子,怕是不喜欢的人都少。

“皇叔,您相信我!这次我有预感,我找到的这个伙伴,说不定真的是一个机会!”

铁猛见一向支持他的皇叔居然都有些反对,立马急了!

“你是找到什么了不起的合作伙伴了?居然对他这么有信心?”

铁摩一脸嘲讽的看着铁猛。

“四哥,大梁人一向狡诈,你可不要被人给骗了。”

铁燕儿也苦口婆心的劝着铁猛,娇美的脸上正好浮现出一抹担忧的神色。

“铁猛,不如说说你的那位合作伙伴是谁把。”

铁塔奇见铁猛涨红了一张脸,忍不住开口为铁猛解围。

“皇叔,我找的合作伙伴是凌筱雅。您要相信我,她跟我肯定是能创造奇迹的!”

铁塔奇原本只是抱着可有可无了的态度随意听一下,可一听到凌筱雅的名字,他眼睛倏地一亮,“凌筱雅?1一个小姑娘?是不是还穿着粉红色衣服?”

铁猛不可置信的看着铁塔奇,“皇叔,您可真是神了!您怎么知道的?不过11岁?我怎么看着她就像个10岁的小姑娘。”

铁猛最好一句话,无疑是在说铁塔奇说的没错了。

“怎么哪里都有她!”

铁摩纷纷不平的说了一句。

“大哥,难道你也认识她?”

“不认识才怪了。”

铁摩没好气的冲着铁猛吼道。

铁塔奇这才将发生在醉仙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铁猛说了。

“皇叔,我就说,筱雅是个奇女子!我相信,只要我跟她合作,我西漠的东西肯定能卖到大梁!”

铁猛听完铁塔奇的话,立马笑了,笑的就跟个孩子似的,纯真无暇。

“谁知道她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铁摩看不惯铁塔奇这么开心,立马反驳。

“皇叔牙齿有病,我们见皇叔这么多次,有人发现了吗?没有。皇叔找了那么多人治病,可皇叔的牙齿治好了吗?还是没有。”

“可凌筱雅也没有治好啊!谁知道她那什么药方到底有没有效果!”

铁摩十分看不顺眼凌筱雅,一般只要是遇到关于凌筱雅的事情,他肯定是要鸡蛋里挑骨头!

铁猛也懒得理会铁摩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人是故意找茬的,要是继续跟他说下去,怕是明年都别想拿出一个章程来。

“皇叔,您相信我,我真的绝对凌筱雅能够跟我合作,我西漠的东西肯定是能卖到大梁。这样就不用我们西漠每次花一大笔银子买大梁的绸缎茶叶,到了冬天,牛羊冻死,我们又要来大梁抢夺钱财——”

“什么抢夺钱财!那是勇者本色!”

铁摩一听铁猛的话,就觉得不舒服,立马出口反驳。

铁猛撇了撇嘴,什么勇者本色,明命就是强盗本色,当然了,这话他是不敢说了。

“皇叔,每次我西漠和大梁开战,我西漠也会有不少的将士无辜丧命,那些人都是我西漠的子民啊!皇叔难道您就忍心?”

“好了,你别说了。就算我答应你又能怎么样。皇兄——”

铁猛一听铁塔奇有些松动了,立马再接再厉,“我相信,只要皇叔您愿意去劝我父皇,我父皇一定会同意的。”

“你小子,可真是相信我啊!好吧!那我就试试看。如果真的能成的话,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铁猛在听到铁塔奇答应的时候,嘴角边终于露出一抹放心的笑容,就像是最灿烂的的阳光一般。

铁摩见铁塔奇答应,只是无趣的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再说什么扫兴的话。

只是没人注意到,此时铁燕儿一张脸都气得扭曲了!凌筱雅,凌筱雅!那凌筱雅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个村姑罢了,凭什么值得那么多人称赞!

心里的愤恨和不甘犹如潮水一般向铁燕儿袭来,要不是凭借着最后一点意志力,铁燕儿真想尖叫出声!

当然了,铁燕儿的想法,目前是没有人愿意关注了、

*

凌筱雅回到家里,正好遇到宝祥居给她送衣服的。

凌筱雅给来人一些赏钱,就让人离开了。

然后就捧着衣服进了屋,在看到满屋的孩子幸福读书的模样,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牵起一抹大大的笑容。

这样就很好,平淡是福,她不需要很富有,当然人也不能太穷了,只要够一家生活,过个小康水平,她就很满意了。顿顿鲍参翅肚,她还担心消化不了呢!

“你们今天有没有认真读书啊!”

凌筱雅笑着做到凌平安身边,朝着众人问道。

“恩。有!二姐,这衣服是不是给我买的?”

凌平安一看到新衣服,顿时就移不了步子了。

“喏,这些是给你的。去试试看。”

凌筱雅将买给凌平安的衣服递给凌平安。

凌平安一接过衣服,立马兴奋的去试了。

周庆也很羡慕,不过他现在能好好读书,他就已经很满足了,新衣服什么的,他不敢想。

宝儿倒是忍不住开口,“难道我没有吗?”

这声音可是充满了怨气,凌筱雅都担心自己要是真没有给他买,他会气成什么样子。

于是凌筱雅又将宝儿的衣服给了他,宝儿一接过衣服,也不练字了,兴奋的去换衣服。

“阿庆,这是你的。小村,你画画的本事也是越来越好了,嗯,不错!”

凌筱雅想的不错,刘小村确实是很有绘画的天赋,这水墨画画的确实不错,很有神韵。

凌筱雅说着就将买给小村的衣服放在小村面前。

刘小村有些发愣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衣服,久久没有回神。

“筱雅姐姐,这衣服——”

周庆虽然很高兴他也能有新衣服,可是如今他读书的钱全是凌筱雅出的,这已经让他很不意思了。他怎么好意思再拿新衣服呢!

“哦!我忘了!这是给阿满的,你就替她拿回去吧。”

周庆有些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衣服,新衣服啊,不带补丁,他跟阿满两个人从来就没有过这么好的衣服。

“阿庆,这是我给你和阿满的,你就收下。要是你爹娘问起来,你就直说,这是我给的。”

凌筱雅原本一直想给周老实和孙氏找一个赚钱的法子,可最近事情太多,她都忘记了。如今倒是要好好琢磨琢磨了。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

周庆紧紧的抿着唇,还略显幼稚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复杂。

凌筱雅看着周庆默不作声,就将视线转移到刘小村的身上,“小村,你看你的绘画天赋很高。可你要学会开口手滑,跟人交谈才行。如果,你一直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长时间的不开口说话,说不定上天就会收回你说话能力。到时候,你就不是不想说话了,而是说不了话了。”

凌筱雅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沉重,显然是不想看到周庆会有那么一天。

凌筱雅发现,当她话说完以后,刘小村的身子震了震,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闪过一丝复杂。

就在凌筱雅想着自己是不是太急,对待刘小村最好还是缓一点的时候,刘小村突然张开了嘴巴,“我——我知道了。”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刘小村,这可是刘小村自自己主动说话啊!真是太难得了!

“小村真乖!筱雅姐姐待会儿亲自下厨给你做糕点吃啊!”

听到有好吃的糕点,刘小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愈发的灿烂。

“小村,你要记住,这世上最爱你的人就是你娘和你姐姐了,所以你以后回去以后,要主动跟你娘谈心?当然了,如果你开始不愿意说太多话也没关系,就跟你娘说一句,娘你辛苦了。娘,我好爱你。”

刘小村的爹刘大全,凌筱雅对他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一个男人没有本事不要紧,可最起码要踏实。可他倒好,整天除了赌就是赌,每次赌输了,竟然还回去骂孩子,这样的男人,是凌筱雅最看不起的!刘小村现在变得沉默寡言,不也是因为刘大全整天的打骂!

刘小村一听凌筱雅的话,这次不是别扭了,而是整张脸都红了。

“那个,咱们慢慢来啊!”

凌筱雅都想拍一拍自己的脑袋了,刚才不还说要慢慢来嘛!怎么才没过多久,她就给忘记了呢!

“阿庆,你回去以后,也可以跟你爹娘说说这话啊!”

古人表达感情向来比较含蓄,要是周庆真的回去说了这话,凌筱雅百分百的相信,周老实和孙氏要听到周庆的话,一听会感动的哭了。

“我——我会回去说的。我是真心心疼我爹娘,他——他们实在是太辛苦了。”

周庆确实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凌筱雅愈发确定,自己没有选错人,周庆绝对值得她投资!

凌筱雅进屋将衣服又拿给林氏和凌筱柔,林氏在看到衣服以后,又是嗔怪了凌筱雅,责怪她实在是太浪费钱了。

“娘,咱们现在不缺钱。虽说不能大手大脚的花钱,可就买买衣服,这钱咱们还是花得起的。”

“你啊,这张嘴可真是能说,娘算是说不过你了。不过,咱家马上要盖房子了,到时候要花钱的地方就更多了。一些不该花的,咱们也省着点,不要多花。”

这些话,林氏说了不少,凌筱雅也听了不少。可凌筱雅一点都不觉得腻歪,有亲人唠叨自己,那是幸福。就像在现代,大伯母总会唠叨自己这个,唠叨自己那个,凌筱雅每次听,都会觉得满心温暖。

这时候听林氏念叨自己,凌筱雅只觉得心里很温暖。

听完了林氏的念叨,凌筱雅就去给罗氏送衣服,等到了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宝儿正穿着宝蓝的褂子,一脸兴奋的在林氏面前展示。骄傲的就像是一只孔雀似的。

“筱雅啊,你这也太破费了!宝儿还小,买那么好的衣服做什么。”

“表姨,就一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啊,就安安心心的收下吧。对了,这是给您的。阿满,我给你买的新衣裳,放在你哥哥那儿了,是大红的,我想你应该喜欢。”

周满怯怯的看着凌筱雅,怯怯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我——我也有。”

“是啊!阿满也有。”

凌筱雅随意跟罗氏说了几句就去找冰玉了。

凌筱雅找到冰玉的时候,她正在打拳。

“冰玉。”

冰玉正聚精会神的打拳,一听凌筱雅喊她,于是停下了动作。

“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你看看合不合身。”

凌筱雅将一件嫩黄色的长裙递给冰玉。

冰玉接过长裙一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是裙子,我穿着就不方便练武了。”

冰玉平时穿的衣服都很干练简洁,说白了,就是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所以这次凌筱雅才特地给冰玉挑了一件嫩黄色的长裙,好让她记得,其实她是一个女人!

不过很明显,她的用意,冰玉似乎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就是让你穿裙子。你一个女孩子,难道都不知道要打扮打扮?等明天我带你去首饰店买首饰!”

“不用了吧。”

冰玉冰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她从来不喜欢穿长裙,也不喜欢戴首饰,这样做起事情来会很不方便,也是冰玉最不喜欢的。

“什么不用。我正好要给我娘和我姐买,你个大姑娘的,也该打扮打扮了!”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不是说女孩子生来就是喜欢的打扮的吗?她是因为还没有到年纪,可冰玉正是青春貌美的时候啊,她怎么不学着好好打扮打扮呢!

冰玉看着手上的长裙,颇有些复杂的看着。

“好了待会儿,你去我娘那屋去换。咱们家还是太小啊!等新房子盖起来以后,就好了。”

现在冰玉是跟凌筱雅睡在一张床上,可别忘了,屋里还有凌平安和宝儿两个男孩子,虽说这两人的年纪小,可到底是男人,所以凌筱雅就让凌平顺帮忙弄了个布帘,好让她和冰玉穿衣服的时候能够遮挡一下。

不过这样子到底是不方便,凌筱雅还是想着,早点盖新房子,到时候住进新房子,就没有那么多问题了。

想到新房子,凌筱雅的心瞬间就沸腾了,心动不如行动,凌筱雅想着待会儿就去找蓝里正。

------题外话------

亲们现在可是极寒天气,亲们要注意保暖啊!七七这里每天也是零下十几度,真是冻得不行啊!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