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王家风波 于氏崩溃/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想到盖新房,这心就痒的不得了,就是午饭都没有怎么高兴吃,就随便的扒拉了几口,不过她答应给刘小村做的糕点倒是没有忘。

凌筱雅做了一锅的红糖发糕,够几个孩子下午当零嘴吃了。顺便还带了不少,打算去给蓝里正一家尝尝。

冰玉担心凌筱雅,所以要跟她一起去。

凌筱雅倒是不怎么担心,特坏的人,她遇不上。至于一般的小毛贼,不是她自信,是那些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不过冰玉担心,要跟她一起,凌筱雅倒是不反对。

最后,凌筱雅就带着冰玉一起去了。

凌筱雅到了蓝里正家的时候,蓝里正一家正吃完饭。

凌筱雅也是第一次见到蓝里正的孙子,蓝顺子,看着倒是个机灵的,而且凌筱雅觉得蓝顺子长的跟蓝里正挺像,都属于那种看着就十分老实的。

“是筱雅啊!”

开口的是董氏,在看到凌筱雅手上拿着的食盒,眼眸中瞬间欣喜的光芒。

要知道上次凌筱雅送来的菜,还真是好吃!他们一家子都吃的开心极了。

“蓝婶,这是我自己做的红糖糕,您跟蓝大叔尝尝。”

董氏笑着从凌筱雅的手里接过了食盒,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热气腾腾的红糖糕。

董氏立马就拿了一块给蓝顺,“顺子,刚才你不是说没吃饱?喏,赶紧拿着去吃。”

蓝顺立马接过董氏手上的红糖糕,朝着董氏甜甜的叫了一声,“谢谢奶奶。”

旋儿蓝顺又转过头,笑嘻嘻的对着凌筱雅说,“谢谢筱雅姐姐。”

然后就夯吃夯吃的开始吃红糖糕。

凌筱雅微微愣了愣,然后看着吃的一脸开心的蓝顺,忍不住说道,“蓝婶,您可真是有福气。顺子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凌筱雅夸自己的孙子,董氏当然开心,“唉,咱老蓝家就只有蓝牛一个独苗,可他娶了钱氏,好几年都怀不上。后来是不知道喝了多少苦药,拜了多少菩萨,钱氏才怀上顺子。我们家里谁不宠他。可惜他不是读书的料,让他去镇上学些手艺活,我跟你蓝叔又担心他会被人欺负。都10岁的娃子了,以后该怎么办哦!”

董氏越说到后面,就越忧心忡忡的。

凌筱雅听着董氏前面的话还觉得有些触动,可听到最后,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

感情董氏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最后也就一个意思,希望凌筱雅能让蓝顺去客似云来当学徒?

“好了,筱雅难得来一次。你叽里呱啦的说这么一堆干啥。筱雅啊,你想买地的事情,我已经跟村长说过了,不过这银子要稍微多一点,350两银子。如果你要是同意,咱们现在就能将那地过户到你的名下。至于你要找村里的人帮忙盖房子,我也已经帮你问过了,这是名单,你看看里面的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蓝里正说着就名单给了凌筱雅。

“350两,可以。蓝叔叔您找的人,我肯定放心。”

凌筱雅扫了扫名单上的名字,大多都是认识的,可当她的眼神扫到杨锄的时候,微微愣了愣,杨锄不是杨二婶子的男人,也是杨二狗子的爹。

蓝里正见凌筱雅卖呆,有些狐疑的开口,“筱雅,怎么了?是这上面的人有什么不对吗?”

“杨锄?好像是杨二婶子的丈夫吧。”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有些艰难的将话说出口。

杨二婶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真是不想多说什么了。说的难听一点,那就是一个败家精啊!谁家有个什么,经过杨二婶子那张嘴,肯定是要宣扬的整个村子都人都知道了,她才满意。

杨二婶子,这个人凌筱雅几乎都要遗忘她了。

可如今一提起来,凌筱雅的心情就不好了。想想当初王二珠将她的花棉袄借给自己穿,被杨二婶子看见了,她倒好,居然说她偷了王二珠的花棉袄。

这些事情不想还好,稍微想想,凌筱雅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了。

“杨锄?他怎么会在名单上?”

凌筱雅有些惊讶的看着蓝里正,感情蓝里正也不知道杨锄怎么会在名单上的啊!

凌筱雅注意到董氏的神色微微有些不自在,这次就连蓝里正都注意到了。

“你说,这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啊!”

蓝里正没想到自己家竟然会有这么一个败家的娘们儿!

董氏原本还有些心虚,可一听蓝里正吼她,顿时她就什么心虚都没有了,“你说她杨二婶子上门来求我,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怎么拒绝啊!”

董氏扯着脖子朝蓝里正吼,似乎她什么错都没有,做的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凌筱雅这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杨二婶子给董氏送钱了,否则董氏怎么可能自作主张的在纸上添了杨锄的名字。

“这是乡里乡亲的问题吗?你又不知道杨锄的媳妇儿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他媳妇是他媳妇!杨锄是杨锄!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董氏还是死鸭子嘴硬,坚持自己做的是正确的!

蓝里正气得差点没有吐血,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着董氏,“好,就算撇开杨锄的媳妇儿不谈,杨锄也不是什么勤快的人!筱雅每天出那么多工钱,还包中午饭,难道就是让杨锄去混日子拿钱不成!”

“蓝叔叔,既然这名字已经在了,那就这样吧。”

凌筱雅心想事情既然这样了,那也没有其他法子了。她宁可那什么杨锄就是来混日子拿钱的,也不想他闹出什么事情来。

“筱雅啊,这事情是叔做的不对,叔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蓝里正说着就打算要向凌筱雅鞠躬致歉。

凌筱雅练忙侧过身子,“蓝叔叔,你可算是我的长辈。我哪里能受您这么大的礼。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我没放在心上,真的。”

蓝里正有些动容的看着凌筱雅,你看凌筱雅是多么懂事善良的孩子,可自家这娘们儿——

不提了,不提了,这说多了都是债啊!

这在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钱氏突然从门外进来。

董氏正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没好气的看着钱氏,“你又四到哪里去了!难道你不知道家里有一堆活要做啊!”

当着凌筱雅的面,董氏就这么骂钱氏,这让钱氏微微游有些尴尬。

凌筱雅也有些尴尬,这当婆婆的骂儿媳,自己可从来没想过凑这种热闹!

“你死哪里去了!我问你话,你不知道回啊!”

董氏见钱氏没有回答自己的话,更加生气了,似乎要是有可能,她都想直接挽袖子上前收拾钱氏了。

“这不是王家出事了。王贵都跟他媳妇打起来了!我这不是去劝架嘛!“

钱氏说着是去劝架,可凌筱雅敢说,钱氏肯定是去看热闹了!

乡下平时又没有什么娱乐节目,谁家要是有些什么事情,那肯定是要闹得大大的!邻里街坊肯定都要凑热闹,煽风点火的更是不少。

王贵?那不是于氏的丈夫?凌筱雅突然想起,于是曾经跟他哭诉过,王贵将嫩豆腐的方子告诉了大丰村的郑寡妇。

凌筱雅当时听着,就觉得王贵跟那什么郑寡妇有一腿,如今不会是真的把!

董氏原本还是怒火高涨,可一听钱氏的话,心里的八卦迅速在心里燃烧,“你说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王贵平时不是挺老实的,怎么就跟于氏打起来了!”

董氏一脸关心的问道,只是凌筱雅从董氏的眼底看到了浓浓的幸灾乐祸。

有必要这样吗?凌筱雅真想问董氏一句,要是你跟蓝里正吵架了,人家来看你笑话,你乐意吗?很显然,不乐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现在又何必这么幸灾乐祸的看别人的笑话呢!

“娘,您可不知道。王贵竟然跟大丰村的郑寡妇有一腿!”

钱氏一脸神秘的对着董氏说道。

“咳咳咳——咳咳咳咳——”

蓝里正重重的咳了好几声,钱氏这才想起来,这里可不止她和婆婆两个人,蓝里正也在!

“人家家里的是非长短,你们这么在意做什么!”

蓝里正虎着脸,没好气的看着董氏和钱氏。

“你知道什么!你要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就赶紧走!”

董氏像赶苍蝇似的赶蓝里正。

蓝里正气得一噎,愤恨的直接往屋里走了!

“钱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筱雅一见蓝里正离开,连忙问道。

钱氏用一副,“原来你也感兴趣的眼神“看着凌筱雅,看的凌筱雅快要郁闷死,这都哪跟哪啊!她不是对把关感兴趣好不好。

“你还卖什么关子啊!赶紧说啊!”

董氏催促道。她心里可是痒痒的,这谁跟谁有一腿,这种事情,她可是最爱听的了!

“哦。”钱氏哦了一声,然后连忙开口,“王贵之前不是卖嫩豆腐赚了一笔。后来,嫩豆腐的方子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

“你说的这事情,我也有印象。当时我还奇怪呢!这谁家有个赚钱的买卖不好好藏着掖着啊,王贵虽说是个没本事的,可于氏不是一个吃素的!”

“哪里是泄露出去,是王贵把嫩豆腐的方子给了郑寡妇,这不,刚才王贵和于是吵架都嚷嚷出来了。”

钱氏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开口。那不屑肯定是对着王贵,这次,凌筱雅是百分百确定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王贵和郑寡妇是早早的就有一腿了。啧啧,于氏也真是可怜。”

董氏这次倒是有些真心实意了,可这真心实意到底有几分,那就不得而知了。

“何止啊!于氏虽说没有了卖嫩豆腐的方子,可她不知道从哪弄来了豆腐脑,原先她自己卖,也赚了不少。现在她不是每日给客似云来送豆腐脑嘛!这赚的也不少。可谁知道,王贵又不知道怎么弄到了豆腐脑的方子,这次更是直接卖给吉祥酒楼的祝掌柜,大赚了一笔,我听说卖了有50两银子呢!而且,郑寡妇还怀了王贵的孩子,这不,王贵跟于氏说要纳郑寡妇为妾,这两人如今吵得可厉害了!

我原本还想继续看看热闹的,可于氏如今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拿着扁担开始打人。”

钱氏不知不觉也会说出了自己的真目的,就是去看热闹的!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不禁觉得有些悲哀,她觉得当古代的女子真的好悲哀啊!

“婶子,我就先走了。”

“筱雅,你不多待会儿一会儿?”

董氏其实也有些不好意思,杨锄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知道。可她偏偏为了那么一点好处就加了杨锄的名字,对蓝里正她还敢吼吼,可对凌筱雅她还真是觉得有些抱歉。

“婶子,我还有事,就不留了。杨锄的事情,您放心,我没放在心上。”

被凌筱雅说破,董氏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赶紧去拿咱们的腌菜,让筱雅带一点回去。”

“婶子,不用了,上次我带的都还没有吃完呢。等我吃完了,再来拿吧。”

“上次的是腌萝卜,这次我是用黄瓜腌的,这更脆口一点。你拿回去,跟萝卜一起吃。你不是还说要教我腌大蒜和海带嘛!”

感情蓝氏一直记得这个啊,“好。下次等我买了材料,我就来教您。”

腌海带要用辣椒粉,不过现在是没有条件了,那就先教董氏腌大蒜吧!那味道也不错!

凌筱雅离开蓝里正家后,就去了于氏家。

果然于氏家没有多少人了,只有黄氏1个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的,就跟个贼一样。

“啊!是谁啊!”

黄氏正偷听的起劲呢,突然被人猛拍了一下,顿时吓得不行!

一转头,看见来人是凌筱雅,不禁松了一口气,“筱雅啊,你突然从后面拍我的肩膀,是想要吓死我啊!”

“大伯娘,你站在外面听人墙角倒是听的挺开心的!”

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黄氏。

黄氏忍不住呵呵笑了两声,“你那于氏平时那么牛气,如今好了,王贵竟然跟郑寡妇好上了,就连孩子都整出来了。啧啧——”

凌筱雅有些想不通,为什么一旦有人倒霉,就有那么多人喜欢幸灾乐祸呢?

“大伯娘,如今是王婶让自己的丈夫背叛了,你可以站在这里笑她。要是哪一天,大伯背叛了你?你又要如何呢?”

“你个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大伯永远都不会背叛我!”黄氏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随即又自信满满的开口。

凌筱雅挑了挑眉,没想到黄氏对凌春生还是蛮有信心的啊!

“大伯娘你怎么对大伯这么有信心?别说你管大伯管的严,要知道王婶管王叔也管得很严,可王叔不是照样跟其他女人混在一起了,甚至还搞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

“你个丫头,你才多大啊!竟然就知道这些了!黄氏没好气的伸出食指戳了戳凌筱雅的脑门。

当然了,黄氏不可能像以往一样死命的戳,如今因为凌筱雅,他们的日子可是好过了不少,所以刚才她那一戳也只是做做样子。

“我啊懂得不多。可我知道,刚才大伯娘你能这么自信的说,大伯不会背叛你,不是您觉得自己管大伯严,而是大伯给你的底气。”

“你大伯是个实诚人,他当然不会背叛我了!”

黄氏被凌筱雅看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喃喃说道。

“我大伯确实是个实诚人。大伯娘,其实你心里一直有些看不起我大伯对不对?”

“你胡说什么!我哪里看不起你大伯了!你别胡说八道!”

黄氏顿时像踩了尾巴的毛,只差没有跳起来了。

“大伯娘,您看不起我大伯,您看不起他脚有残疾,每次别人提到自己的丈夫如何如何,您都会觉得和自卑。日子长了,您也就更加瞧不起我大伯了。我说的对吗?”

黄氏下意识的想要说不是,可是在看到凌筱雅漆黑幽深的瞳眸,不是两个字,她怎么都说不出来。

“大伯娘,我大伯对你很不错了。他知道自己有残疾,配不上你,所以你打他骂他,他都不会计较。久而久之的,你也就习惯这么对我大伯了。可你有没有想过,大伯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有男人的自尊心,万一哪天他受不了了,就像王叔似的,去找另一个女人——”

“你大伯不会的!”

黄氏突然猩红着眼睛朝凌筱雅吼道。

“大伯会不会,您说了不算。我想王叔的事情没出来,您们也想不到王叔竟然会跟大丰村的郑寡妇搞在一块儿,甚至还弄出了孩子吧。”

“我——我跟于氏不一样。”

黄氏闷闷的说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颇为赞同的说了一句,“是不一样。于是对王叔,比你对我大伯要好得多!”

“你这丫头,今天是存心来怄我吧!”

黄氏突然没好气的看着凌筱雅。

“大伯娘,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如今你们家日子逐渐好起来了。我看比王叔家的要好多了,可王叔兜里有了几个钱,就出去乱混。你可得小心一点,会不会有什么女人来勾引大伯。”

凌筱雅觉得还是得给黄氏一点危机感才行!

“你大伯才不会让外面那些女人勾引!”

黄氏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还真是有些打鼓。毕竟以前王贵也是村里公认的老实人,可如今不也是跟其她女人搞在一起了。

“大伯娘,大伯会不会其实还是要取决您。大伯对您真可以说是一心一意了,您要是能给大伯一些好脸色,我想大伯肯定会对您死心塌地,不过您要是继续这么看不起大伯,不把他当男人,万一再来个什么狐狸精,说不定大伯就——”

“好了!你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堆,不就是要我对你大伯好一点嘛!我知道了!”

总算不枉费她说了那么多,这黄氏总算是听进去了。

“筱雅,这次豆腐脑的方子被吉祥酒楼得去了,你说,客似云来的生意会不会有影响。”

黄氏有些担忧的问道。她可是知道的,之前嫩豆腐还有豆腐脑,都是凌筱雅给于氏的。王贵可真不是东西,居然吧凌筱雅的东西卖给吉祥酒楼!

凌筱雅摇了摇头,“不会。大伯娘,您也小心点。这次吉祥酒楼能买到豆腐脑的方子,说不定下次就要买冰糖葫芦的方子了!”

“筱雅,你这说的是啥话!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把方子卖给吉祥酒楼啊!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啊!”

黄氏有些不高兴了,觉得自己是被凌筱雅低看了。

“大伯娘我怎么会不相信你的为人呢!吉祥酒楼的祝掌柜可不是什么好人,他要是明着买不到,难道不会用些阴损的手段?”

黄氏顿时恍然大悟,左手紧握成拳,然后敲了敲自己的右手,“你说的没错!我可得回去好好看看,万一那祝掌柜想要偷冰糖葫芦的方子,那该咋办!”

黄氏说着就急匆匆的跑了。

凌筱雅见黄氏离开,松了一口气,于氏那么骄傲的人,肯定不想别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吧。而且希望她今天的一番话,能够让黄氏稍微醒过来一点,让凌春生的日子也能稍微好过一点。

凌筱雅上前,只听到吵架声还有桌椅的碰撞声,想来是于氏在和王贵打架吧。当然了,其中还夹杂了不少的吵架声,不过因为这霹雳嗙啷的声音有些大,所以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实在是让人听不清楚。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难怪刚才黄氏像是做贼似的贴在门上,感情是里面的声音太响了,所以她听不见他们到底在吵些什么,所以才要贴在门上,希望能听的清楚一点。

凌筱雅重重的敲了敲门,没人开。

凌筱雅也不灰心,继续持之以恒的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来开,一打开门,凌筱雅看到的就是满脸泪水的王二珠。

“筱雅!呜呜——呜呜呜——我——我爹娘吵的好厉害,他们——他们——”

王二珠只觉得伤心极了,她不知道她的家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明明之前一切还是好好的啊!可为什么她爹要把她娘赚钱的方子给卖了,甚至还带回一个寡妇,还说那寡妇已经坏了他的孩子!他怎么不想想,娘亲会有多伤心!

凌筱雅拍了拍王二珠的肩膀,“别哭了。现在王婶心里比你要苦多了。带我去看看王婶吧。”

“可我娘——”

王二珠紧紧咬着下唇,眼底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不就是你爹娘再吵,带我去看看吧。“

王二珠点了点头,带着凌筱雅进了屋子。

要不是亲眼所见,凌筱雅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王家的客厅里面所有能砸的东西几乎都砸了,桌子椅子个个都倒在地上,有些还已经缺胳膊断腿了!喝水的茶杯茶壶更是碎了一地。

再看看于氏,头发都散开了,蓬头垢面,可头发也遮不住她猩红的双眼,她正紧紧的盯着王贵还有王贵身后的女人。

凌筱雅的眼神不禁投向王贵身后的女人,年纪有些大了,看着30多了。只是有一双妩媚的眼睛,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勾引人一样。这应该就是怀了王贵孩子的郑寡妇吧。

此时郑寡妇正用双手紧紧抓着王贵的袖子,双眸含泪的凝视着王贵。

那含情脉脉的模样,真心是让凌筱雅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话说,你都30多了,不客气的说一句,你已经是个豆腐渣额,居然还做出这么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你是在膈应人吧你!

可惜作为郑寡妇抛媚眼的对象,王贵,他似乎是很享受似的,时不时的轻拍郑寡妇的肩膀,眼底含着浓浓的担忧神色,可是当王贵的眼神看向于氏的时候,那就是满满的烟雾还有防备,似乎是担心于氏会突然上来欺负郑寡妇一样。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妈的,到底是谁说王贵是个忠厚老实的,这人根本就是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渣啊!

“筱雅,今天叔家里有事,你还是先走吧。”

王贵深知家丑不可外扬,所以直接对凌筱雅下了逐客令。

“王叔,我今天来找你也有事,你怎么就不经过我同意,就把豆腐脑的方子给卖了。”

凌筱雅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贵。

“什么你的方子,那明明是我家的!”

王贵一听豆腐脑的方子,反射性的回答。

“呸!你的方子!我告诉你,那是筱雅给的!一分钱都没有收我的,你个杀千刀的,凭什么卖了筱雅的方子!”

于氏沙哑着声音朝着王贵吼道。可能因为之前吵了太长时间,所以此时说出的话也是沙哑至极。

王贵到底是个老实人,一听方子是凌筱雅的,可他却没有经过凌筱雅的同意就将方子卖给了别人,这确实是他的不对。

“你是筱雅吧,我——”

”停!我虽然不歧视寡妇,可我歧视那些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你别叫我筱雅,我的名字,不是你这种人能叫的。请称呼我凌姑娘。”

凌筱雅对郑寡妇没有一丝的好感,在现代她就讨厌这种小三,如今也同样如此!

“贵哥!”

郑寡妇双眸含泪,似乎受了无限的委屈一样。

“筱雅,秀儿也是你的长辈,你——”

“停,什么长辈!这种不知廉耻的人,我可不会承认她是我的长辈啊!”

王贵一见郑寡妇流泪,立马心痛的不行,什么尴尬不尴尬的也立马跑到爪哇国去了!

“筱雅,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善良聪明的孩子,可你如今怎么能对你的长辈这么无理呢!”

凌筱雅直接对着王贵和郑寡妇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这两人压根儿不值得她尊重!

“你——“

王贵一看到凌筱雅竟然敢当着她的面翻大白眼,顿时气得不行,要是有可能,凌筱雅觉得王贵都想直接来扇她耳光了吧!

“王叔,我不想跟你废话,你就直接说,如今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卖了我的方子,你打算怎么办!”

凌筱雅气势逼人的看着王贵,她倒要看看这两人是不是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你既然将方子给了贵哥,那方子自然就属于贵哥了。”

郑寡妇见王贵沉默,立马柔声开口。

“给王叔?我给的是王婶儿,可不是王叔!”

凌筱雅面色阴沉的开口。

“那有什么不一样。我是她男人,她的东西自然都是属于我的!”

王贵被凌筱雅的话给激怒了,所有的理智都没有了,顺着郑寡妇的话直接说下去。

“呸!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那方子是筱雅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给我的!甚至还让我每天去给客似云来送豆腐脑。你个杀千刀的,从我这里偷学到方子,你竟然还去卖给客似云来的对头,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竟然干出这种昧良心的事儿!”

于氏真是恨死了,她一来觉得自己没脸再见凌筱雅,二来,她如今只要看到郑寡妇,就会想起自己被王贵背叛。

可以说,人世间最大的苦痛,于氏今天都算尝遍了!

“我不跟你说什么方子不方子的!我如今要跟你说秀儿的事儿,秀儿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要纳秀儿为妾!”

凌筱雅不屑的看着王贵,感情是知道理亏,所以不说了吧。

“爹,你怎么能这么伤娘的心呢!”

王二珠扶着于氏站起来,可于氏真的是气得很了,脚步不稳,借着王二珠的手勉强才站了起来。

“你想纳妾?我告诉你,除非我死了!”

于氏就算死,也不会看着王贵纳妾,让她天天看着郑寡妇那张脸,她还不如直接去死!

“那你就去死吧!你嫁给我这么多年,连个男孩儿都生不出来!你早就犯了七出之条了!我是念在多年的夫妻情分,才没有休了你!你要是再这么不知好歹,老子直接休了你,娶秀儿为妻!”

王贵被于氏哭闹的心烦,而且凌筱雅一直用着鄙夷的眼神看着他,这让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直接冲着于氏吼。

于氏这时候也忘记哭了,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王贵,“你个畜生!你说的是人话嘛!我嫁给你这么多年,辛辛苦亏的为你操劳家事,可你倒好,居然要休了我!你是人嘛!你是人嘛!”

于氏挣开王二珠的手,冲过去就想跟王贵拼命,可于氏忘记了,此时她双脚无力,只往前走了两步,就踉跄的跌倒了。

凌筱雅发现想要去扶于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王贵看着跌倒在地上的于氏,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转过头,再看到笑的一脸温柔的郑寡妇,两相比较,王贵真心觉得郑寡妇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凌筱雅和王二珠两个人一左一右搀扶起于氏。

之后,凌筱雅才冷漠的看着王贵,“你以为你将方子卖给祝掌柜,得了50两银子,很了不起?你信不信,只要我想,我可以让你以后一分钱都赚不到!”

凌筱雅懒得再称呼王贵为王叔,这人不配,她如今只要看着王贵,就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王贵先是听了郑寡妇的唆使,竟然将她嫩豆腐的方子先是不经过她的同意就直接给郑寡妇。

那时候她正忙,没功夫跟王贵计较。这次他更好了,居然直接偷学了于氏豆腐脑的方子,然后又转卖给吉祥酒楼!这人,是不是当她是傻子,活该他随意欺骗啊!

王贵被凌筱雅不带一丝感情,又冰冷异常的眼神给吓了一跳,他忍不住想,一个小丫头片子,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眼神。

直到郑寡妇又拉了拉他的袖子,他才清醒过来,随即,他就恨不得直接扇自己几耳光,他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的眼神给吓唬住了呢!

“筱雅,你可别说大话!你当自己是谁,还有本事让我不做生意!“

王贵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太怂了,害怕郑寡妇会因此瞧不起他,立马梗着脖子朝凌筱雅吼!

“哼!”凌筱雅冷哼了一声,“我做不做得到,你等着看!”

又被凌筱雅冰冷的眼神盯着,王贵只觉得浑身都在发颤为了避免在郑寡妇面前丢人,王贵外强中干的朝着于氏说了一句,“我再给你3天时间,你要是还不同意我纳秀儿为妾,我就直接休了你!”

王贵吼完,就直接拉着郑寡妇离开了。反正离开这儿,他就能住到郑寡妇家里去,这3天好好乐呵乐呵。

郑寡妇在离去前,还给于氏投了一个抱歉的眼神,可那眼神,凌筱雅怎么看,怎么像是示威!

尼玛的,抢了人家的男人,你居然还这么嚣张!

这古代真心是小三泛滥的时候啊!

凌筱雅愤恨的在心里吐槽!她差点就直接松开搀着于氏的手,上前给郑寡妇俩耳光!丫丫的!太无耻啊!让她的手痒的不行!不过好在,凌筱雅最后还是克制了这种冲动。

于氏傻傻的看着王贵拉着郑寡妇离开,这一次她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一直到看不到两个人的身影后,于氏才忍不住放声大哭。

凌筱雅给王二珠使了一个眼色,王二珠会意,扶着于氏向卧室走去。

于氏一做到床上,哭的更加伤心了,似乎恨不得将所有的眼泪都流光一般。

作为女人,凌筱雅是很同情于氏的,要说女人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遭遇丈夫的背叛了,那种痛,没有亲身经历过,是绝对体会不出来的。

看着于氏哭的那么可怜,凌筱雅再次在心里坚定了,古代的男人靠不住!

古代可不像现代一样,一夫一妻,不过在现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算是一夫一妻,男人出轨也是屡见不鲜了。

可古代就连一夫一妻制度都没有,这里盛行的是男子三妻四妾。

那些一夫一妻的,都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娶不起妾!所以才会委屈自己,只跟1个女人过一辈子!

像王贵那样的,之前不还是挺老实的,守着于氏一个人,可如今呢?稍微有有了点银子,立马就抛弃糟糠之妻,去找其她女人了,这真是想想都让人恶心憋屈的不行!

“娘,您别哭了。”

王二珠坐在于氏身边,心疼的看着于氏。在她的印象里,于氏一直都是一个泼辣又坚强的女人,她什么时候会哭的这么伤心,可这次她却被爹和郑寡妇伤透了心,王二珠听着于氏的哭声,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实在是痛得厉害。

“娘,哭多了伤身子。”

“让你娘好好哭哭吧。把心里的郁气哭出来,要不然憋在心里更容易得病。”

凌筱雅拍了拍王二珠的肩膀说道。

王二珠看了看凌筱雅,又看了看于氏,最终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有说,可能凌筱雅说的对,让于氏好好哭哭,可能这才是对她最好的。

------题外话------

今天还是极寒天气,亲们要注意保暖啊!

谢谢书迷s123456童生投了1张月票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