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送方子/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见于氏要是再哭下去,就要伤身体了,于是开口劝道,“于姨,您要是再哭下去,可就伤身体了,您还有二珠,您要是垮了,二珠该怎么办?”

凌筱雅此时也不想在称于氏为王婶儿了,直接称呼于氏为于姨。

于氏一听凌筱雅提起王二珠,哭声顿时戛然而止。

“二珠,你去打一盆温水帮王婶儿擦一擦脸吧。”

王二珠点头,起身去给于氏打水。

“于姨,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凌筱雅见于氏总算是止住了哭声,随后问道。

“筱雅,我——我对不起你啊!”

于氏看着凌筱雅,眼底是满满的悔恨,嫩豆腐和豆腐脑的方子,都是凌筱雅给她的,可她竟然没有保护好,嫩豆腐让王贵给了郑寡妇,豆腐脑还让王贵卖给了吉祥酒楼。王贵能无耻的毫无愧色的面对凌筱雅,可于氏做不到。

“于姨,方子的事情我没怪您。您有想过您以后怎么办吗?难道您真的想让郑寡妇进门?”

豆腐脑的方子虽然让祝掌柜得去了。凌筱雅只是有些生气,要说多难过,说实在的还真没有。跟那种人计较,呕的不还是自己。

“那贱人要想进门!除非我死!”

于氏一听凌筱雅说起郑寡妇,心里恨得简直是要吐血!让郑寡妇进门,她跟二珠两个人该怎么办!

“您就是死了,怕是也无济于事吧。您丈夫已经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凌筱雅淡淡的扫了一眼于氏说道。

凌筱雅见于氏的手倏地紧紧抓着辈子,清眸中闪过一丝怜悯,这就是古代女人的悲哀。现代,男人出轨了,女人好歹还能提出离婚,而在古代,女人只有被休里的份儿!

“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我不跟王贵继续过下去了!那我的二珠该怎么办!有一个被休弃的母亲。她将来还怎么找个好丈夫啊!”

于氏如今对王贵可以说是彻底死心了。如今她心里想的就只有王二珠了。

凌筱雅微微一愣,她光想着让于氏跟王贵彻底分开,倒是忘了王二珠了。也是,于氏就算能跟王贵和离,王二珠的名声也就差不多毁掉了。将来哪里还有男人愿意娶她。

“您就这么认了。让郑寡妇进门?”

凌筱雅知道自己此时还真是有些挑拨离间的感觉,可她是真不想看到于氏这么委曲求全的,虽说在古代,男人纳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凌筱雅就是觉得很别扭,很恶心。

一般她不知道的也就算了,可如今于氏——

凌筱雅话说完,于氏眼底就闪过一丝狂狷,整个人似乎都处在疯癫之中,“就算让那贱人进门又怎么样!她是妾!是妾!大户人家,不都说妾是低贱的东西,可以随时随地打骂发卖!”

凌筱雅无语了,妾是低贱的东西,可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男人宠爱妾室可比宠爱妻子要多多了。当然了,凌筱雅这话还是有些偏颇的。不过就王贵那样的,凌筱雅敢说,他可现在对郑寡妇是“真爱!”。

“于姨,既然您已经做好决定了,我也就不多说了。其实我想跟您说,如果我是您。我肯定会选择和离,然后把二珠给带走。”

“筱雅,你还年轻。你一个和离的女人,这辈子就会让人看不起,可以说,这辈子机会就全都毁了。”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她才不觉得女人和离算是什么大事!在现代,那么大多女人离婚了,一个人带着孩子,虽说活的有些辛苦,可不都熬过来了。

不过古代的女人习惯性的依靠男人。于氏就算性格泼辣了一点,可你让她和离,然后自力更生,这也是有些苦难。不是说于氏没本事做到,而是于氏以夫为天的思想已经刻入骨髓了。一时间是没法子改变了。

凌筱雅叹了一口去,再看于氏,说实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说上一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于姨,你的人生,由你做决定。我原先跟你说的臭豆腐方子,暂时也先放一下吧。”

“筱雅,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了!我跟你保证,这次的方子,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保管,我——”

“于姨,您误会了我。我很相信你。可我不相信您丈夫,只要您跟他生活在一起。无论我给您什么方子,到最后你丈夫肯定会知道。我可以大度的不计较嫩豆腐的事情,不计较这次,嫩豆腐方子被卖的事情。可这不代表,我能允许我的方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人拿出去卖。”

凌筱雅看着于氏的脸色闪过一丝厉色,她是同情于氏的遭遇,可这绝对不代表,他就是个傻子,任凭自己的方子让人卖!如果真是这样,她还真是直接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于氏面色凄苦的看着凌筱雅,随即忍不住苦笑一声,“我明白了。”

于氏想要怨恨,可她能怨恨凌筱雅什么呢?因为凌筱雅的方子,她确实是赚了不少了。做人要懂得感恩。否则那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王二珠端着一盆热水,看到凌筱雅和于氏有些沉默,将脸盆放在桌上,然后将毛巾拧干,给于氏擦脸。

“娘,您别伤心了。您还有我。”

王二珠一边给于氏擦脸,一边哽咽的开口,其实她也想不通,自己好好的家怎么就成了如今这样子。

于氏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儿,心里一阵熨帖,眼底又有热流涌动,于氏吸了吸鼻子,硬是将眼泪给忍了下去。

“你放心,娘没事。”

为了她的二珠,她也不会允许自己有事!

“于姨,其实这段日子您好好的呆在家也好。您想想,您累死累活的出去赚钱,赚来的还不一定属于您,说不定您丈夫就要拿走。他拿走了,八成是将钱留给郑寡妇,到最后您不是都为他人做嫁衣了?您甘心?”

“我当然不甘心!”

于氏声嘶力竭的吼道。原本她还没有想过这问题,可如今是越想越怕,之前她赚的钱,都有三分之一给了王贵,现在想想,那些钱不全都落在郑寡妇手上了,她真是越想越恨!

凌筱雅见于氏面露愤恨凌,就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了,“于姨,您刚才说妾是低贱的,可万一您不在,家里就二珠一个,郑寡妇一看就不是一个简单的,难道您想让郑寡妇欺负二珠吗?我看二珠这么善良,八成不是郑寡妇的对手啊!”

凌筱雅看着王二珠,面露担忧的说道。

王二珠心里一紧,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着于氏的袖子。

“你说的对,我的钱也赚了不少了!给二珠准备的嫁妆也够了!他王贵才是一家之主,凭什么要我一个女人天天累死累活的去赚钱!我以后就留在家里,我就是要磋磨死那小贱人!”

磋磨郑寡妇?不是凌筱雅瞧不起于氏,而是于氏跟郑寡妇一比,只要明眼人就能看出来,于氏八成不是郑寡妇的对手。

“于姨,您既然打定主意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您放心,其他关于豆腐的方子,我暂时不会让人做。”

“筱雅,你的意思是——”

于氏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凌筱雅。

“没什么,只是我也找不到人来做而已,于姨,您也别多想了。”

于氏一听,脸色立即浮现出失望的神色。可她也知道自己家里出了这种事情,凌筱雅没有跟她计较,她就很满足了。

凌筱雅出了王家的大门,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家里走去。

林氏发现凌筱雅脸色不对,于是开口问道。

凌筱雅也没有瞒着林氏,直接将于氏家里的事情都跟林氏说了。

林氏一听,不禁有些感慨,“以前王贵是个很老实的人啊!怎么如今成了这样?”

“天下乌鸦一般黑呗!”

凌筱雅撇了撇嘴,不屑的开口,“唔——”

凌筱雅捂着额头,痛苦的看着林氏,“娘,您怎么能打我头呢!好痛的!”

林氏本就是大病初愈的人,而且打的人还是凌筱雅,怎么可能没有分寸,所以凌筱雅这痛苦的表情有一大半是装的。

“你少来!娘用了多少力气,娘知道!你才多大啊!倒好像见过不少男人了!还天下乌鸦一般黑!不是把你爹也骂进去了!”

凌筱雅笑嘻嘻的上前挽着于氏的胳膊,将脑袋靠在于氏的肩膀上,“娘,爹对您当然是好了!只是天下大多数男人都一样,有点钱就要纳妾。”

“雅儿,娘知道你是担心,可你也得知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谁让咱们女人命苦呢!娘是幸运遇到了你爹。其实娘也担心啊!要是你和筱柔两个所嫁非人,娘真是要心疼死。”

凌筱雅撇了撇嘴,所嫁非人,她目前就没想过要嫁人!不过这话就不用跟于氏说了,免得她不高兴。

林氏见凌筱雅不说话,以为她真的是害怕了,拍了拍凌筱雅的脑袋。心里却在琢磨着,她一定得帮凌筱柔和凌筱雅把好关,找一个好男人才行!

幸亏凌筱雅不知道林氏的想法,否则真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娘啊!您怎么无时无刻不想着把她嫁出去啊!

第二日

凌筱雅一大早就去了落霞镇,一到客似云来,就看到吴高升焦急的看着凌筱雅,“吉祥酒楼怎么会有豆腐脑的方子!如今吉祥酒楼也开始卖豆腐脑了!这价格还比我们要低!”

“是于姨的男人将方子卖给了吉祥酒楼。”

看着吴高升气急败坏的模样,凌筱雅淡淡的解释。

“什么!当初我就说的不要把这些方子给外人,你看看!你看看!”

吴高升说这话的时候,凌春生、黄氏还有牛氏都在。

牛氏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出了王贵这种事情,她现在也是尴尬的不行。

虽然吴高升这话没有直指她,可她还是很不好意思。

黄氏顿时不干了,“我说吴秀才啊!你怎么能因为一个人就打翻一船人啊!我可是筱雅的亲人,你说我能出卖筱雅吗?”

黄氏这时候还不忘记拉近她和凌筱雅的关系。

“豆腐脑没了就没了。你放心,新方子,我暂时不会交给于姨的。”

“你难道还想跟于氏那种人合作,她连方子都保不住,要我说,以后就不该跟她合作才对!”

吴高升气急败坏的开口。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她想跟谁合作,要他管。

不过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于氏做的不地道,凌筱雅也没有多说什么。

“那现在怎么办,如今的生意可是比起原来差了不少!”

说到底,吴高升最在意的还是生意!

“差就差了。”

凌筱雅倒是很淡然的说道。

“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吴高升觉得要不是他还算是了解凌筱雅,他都以为凌筱雅已经投靠吉祥酒楼了。

“之前客似云来的声音太好,已经让很多人眼红了。只是有些人不像吉祥酒楼那么卑鄙而已。如今客似云来的生意稍微差一点,起码能不这么吸引人的眼球。”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这道理凌筱雅还是懂的。原先她就在想要不要不要那么快的推出新菜,免得让同行心里不舒坦。

“可——可这亏我们就白白认了!”

吴高升心里还是不服气极了!

“白白认了?”

凌筱雅的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意。自己不想生意太好是一回事,可让人算计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凌筱雅朝着吴高升勾了勾手,然后将自己的主意说了一遍。

吴高升越听,眼睛就瞪得越大,到最后,就只剩下无语了。

“你的这法子可以?”

“凭什么不可以,我觉得这法子很不错啊!方子是我们的,我们想给谁就给谁,反正吉祥酒楼也已经知道方子了,那咱么就干脆一点,直接把方子送给其他酒楼好了!”

没错!这就是凌筱雅打的主意。将豆腐脑的方子告诉其他酒楼,这样子,吉祥酒楼就别想赚到什么好了。

要是其他客栈,凌筱雅可能还没有那么狠,可是吉祥酒楼,凌筱雅黑起他来,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想想吉祥酒楼其实原来是罗氏的,可硬是被江正那畜生给夺走!马大叔辛辛苦苦的给吉祥酒楼送菜,祝掌柜更好,居然想要故意黑马大虎,差点让马大叔跟马娟反目成仇!

所以凌筱雅黑起祝掌柜来是一点都没有负罪感的!

相反,此时她心里还激动的不得了,高兴的只想手舞足蹈的唱歌跳舞了!

为了压抑自己的表情,所以此时凌筱雅还是很辛苦的,这要笑不笑的,看的吴高升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醉仙坊

玉尧修长白皙的手指正夹着一张白纸,在看到上面写的东西后,似笑非笑的看向李掌柜,“送这来的人说了什么?”

玉尧手上拿的正是豆腐脑的方子。

李掌柜回忆了一下,似乎也没说什么,恍然间,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闪过,他猛地一拍手,“想起来了,来送这方子的人说了一句,他还得给其他酒楼送方子!”

玉尧的嘴角抽了抽,吉祥酒楼的祝掌柜不知道怎么弄到了豆腐脑的方子,此时正得意的不行,只差宣扬的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玉尧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只是稍微惊讶了一会儿,随后嘴角溢出潋滟的笑意,“凌筱雅那丫头倒是有意思,我还以为她回赶紧想新方子,然后挽救生意,没想到她这么大方竟然直接就将豆腐脑的方子给贡献出来。啧啧——”

“这回吉祥酒楼那位怕是要气坏了。”

李掌柜无不嘲讽的开口。

“玉尧,我听说豆腐脑的方子被吉祥酒楼的死胖子给偷走了!这是不是真的!”

朱云一听到消息,连忙来找玉尧询问。

“恩,不过你那好姐姐更狠,直接就把这豆腐脑的方子送人了。如今吉祥酒楼的祝掌柜怕是要气死了!”

玉尧凉凉的开口。他可不会同情祝掌柜,商场如战场他用不光明的手段弄到豆腐脑的方子,那么此时被凌筱雅给摆了一道,也是活该。

朱云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还是很不好。

“可筱雅还是吃亏了!要我说,就应该直接把那祝掌柜给抓起来,看他以后还不敢做这么龌龊的事情!”

朱云愤愤不平的开口。

“噗——”

玉尧才喝进去的水差点没有全喷出来,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眼朱云,“你可真是单纯啊!”

朱云撇了撇嘴,不再去看玉尧嘲讽的神色。心里却在盘算,她刚才的做法,其实还是很可行的!

吉祥酒楼

祝掌柜一得到其他酒楼也推出了豆腐脑的消息,顿时没气得要吐血。

“好!好!好一个客似云来,真跟老子杠上了是吧!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竟然敢跟老子作对!”

祝掌柜此时真是气得要吐血了。他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弄到豆腐脑的方子,正希望能借此让生意更好一点,可没想到客似云来转身就给他弄了这么一遭,郁闷的他已经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凌夏生,不是说做冰糖葫芦的是你的大哥还有大嫂,你赶紧去把冰糖葫芦的方子给我弄回来!要是弄不到,休怪我不顾连襟的情分!”

祝掌柜没好气的冲着凌夏生吼道。

凌夏生被掌柜吼的哆嗦了一下身子。他在知道卖冰糖葫芦的竟然是凌春生和黄氏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

要知道,因为凌春生是一个残废,所以对凌春生,他一直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可如今,当他得知客似云来卖到3两银子一串的冰糖葫芦竟然是凌春生和黄氏做的,这让他心里真是愤恨极了。想想3两银子一串,凌春生和黄氏都不知道赚了多少。

祝掌柜才懒得去管凌夏生的心理变化,此时他满心想的都是将客似云来的那些招牌菜全都弄过来!他倒是不信了,客似云来还能将所有的方子全都送人!

客似云来内,吴高升还是一脸郁闷的看着凌筱雅,“竟然就这么白白的把方子送出去了,你知不知道,那些都是钱啊,那些都是——”

“行了,你怎么变得那么市侩了。你将来是要走科举的,这么热衷商贾之事,小心对你将来的仕途有影响啊!”

凌筱雅这话纯粹是瞎掰,吴高升却生生的惊出了一身冷汗,“没错,你说的对。我不能这么热衷商贾之事。这可不利于我将来的仕途。我现在该好好的研究研究猪下水的方子才对,那才是我将来青云之路的保障。”

“诶,那照我看,你应该早点将猪下水的方子献上去啊,要不然等吉祥酒楼再使出什么龌龊手段,你手上的方子不值钱了。”

“你说吉祥酒楼那群小人还会用卑鄙的手段来抢夺方子?”

吴高升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小人自然不可能只做一次小人的事情了,尤其是吉祥酒楼的那群人。”

“那怎么办!”

吴高升顿时急了。他是打算不再热衷商贾,可他还是需要钱的!方子都被人拿走了,那他还赚什么!

“你说的没错!我这就将猪下水的方子献上去,还管什么好时机不好时机的,再不献,说不定到最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吴高升说着就打算往外面走。

“你把方子给醉仙坊的的东家吧。那可是小侯爷啊!”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离去的身影,忍不住说道。

“小侯爷?什么小侯爷?你怎么知道的?”

吴高升回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凌筱雅。

“姓玉,是什么侯爷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要讨好也先讨好大的,不是吗?”

“南平侯!天啊,你是真人不露相啊!可——可人家愿意见我吗?”

吴高升又开始踟蹰起来。

“会!当然会!”作为一个生意人,玉尧不会放弃送上门的肥肉。作为大梁的小侯爷,他也是希望百姓能够丰衣足食,再退一万步说,他也想出出名吧。

等到吴高升离开后,凌筱雅站在柜台前收银子算账。在看到那一堆的数字,还有繁杂的账本,凌筱雅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古代的账本真是有些高深难懂啊!这么乱七八糟的记账,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算的。

“凌姑娘在看那账本?”

凌筱雅抬起头,果然看到徐子寒正风度翩翩的站在她面前。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无聊随意看看。徐公子是路过呢?还是来吃饭啊!”

肯定两样都不是!

“我是特地来找凌姑娘的。听说凌姑娘你打算盖新房,我名下的青石铺正好的青石瓦片。”

“徐公子从哪里得知我要盖新房的。”凌筱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徐子寒,她房子都还没有盖(因为缺原料),这徐子寒竟然就知道了。

“在下平时比较关注凌姑娘,所以——”后面的话就不言而喻了,“难道凌姑娘你想要拒绝不成?”

看着徐子寒一副笃定的表情,凌筱雅是真心想说一句,我不需要。

可说实在的,她还真的挺心动的。徐子寒的店铺里的东西肯定都是好东西,再加上这是现成的,凌筱雅真是想不动心都有些困难。

“凌姑娘放心,我这批材料又不是免费送你的,是要你花钱买的,所以凌姑娘不必如此介意。”

徐子寒像是看出了凌筱雅的担忧,于是开口解释。

这钱是小事,欠的人情就是大事了。可凌筱雅实在是不太想放过这个机会,“徐公子,咱们的交情没那么好。你能给我这么一大批好材料,我感激不尽,所以那些东西呢,我全都加一成价格买下来。”

“可以。”

这下轮到凌筱雅吃惊了,话说徐子寒难道不应该是厉声拒绝吗?竟然这么痛快的就答应额她了!话说凌筱雅真心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这冲击好像有些大啊!

徐子寒看着凌筱雅一副吃惊至极,脸上少了平时的淡然精明,反倒是有一种呆萌的感觉,这样的凌筱雅倒是多了几分她责怪年龄该有的天真浪漫。

“那就多谢徐公子了。”凌筱雅回过神来,立马跟徐子寒道谢。

徐子寒笑了笑,“凌姑娘,其实没必要跟我道谢。方才你可是给我的酒楼送了豆腐脑的方子,按理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徐公子,你还是别寒碜我了!是豆腐脑的方子让吉祥酒楼得去了,我不想他们得意,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就把方子给每个酒楼都送去了。”

说到这里,凌筱雅倒是有些戏谑的看了一眼徐子寒,“不过目前看来,最有良心的倒是徐公子你了。”

是啊,真是有良心,看,她一缺盖房子的材料,就那么善良的给她送来了。

“礼尚往来。”

凌筱雅闻言,但笑不语。

徐子寒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她看的出来。他想要的,自始至终也没有隐瞒过,稀罕她的医术,希望能够为他所用。

其实说实在的,要不是在现代,被大伯父天天用凌家的组训教导,凌筱雅还真就一个不小心就让徐子寒给打动了,继而不遗余力的用自己的医术帮助他,帮助他弄垮徐家,帮助他报仇,说不定最后还会狗血的来一段,旷世奇恋。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在做梦而已,起码现在是绝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

徐子寒见凌筱雅不说话了,眼底闪过一丝暗沉,“凌姑娘,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你的医术要是就这么埋没了,确实是可惜。你一眼就能看出西漠铁塔奇王爷的牙病,此等出神入化的医术,要是不为世人所知,实在是浪费。”

“徐公子的情报可真是不错,当时宴会上也就那么几个人,徐公子竟然那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啧啧,真是让我佩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说得好。可我也有自己行事的原则。”

“凌姑娘,这是再次拒绝我了。”

“徐公子真有自知之明。”

凌筱雅不置可否的说道。

茗烟听徐子寒和凌筱雅说了那么久,还以为凌筱雅这笨蛋总算是改变心意了,可听到最后,谁知道这人居然还是拒绝公子,茗烟真他妈的想来一句,不知好歹!

不过还好,茗烟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还记得嫣红的下场。

徐子寒也知道今天想让凌筱雅答应,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也不愿意多留。

“凌姑娘,告辞了。”

“不送。”

“对了,我倒是忘记了跟凌姑娘说说嫣红。”

“无关紧要的人,我没兴趣知道。”

确实,嫣红在凌筱雅眼里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

“我把她卖了,转给最低贱的人牙子,至于她回被卖到哪里去,我也不知道。”

徐子寒说完,便带着茗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凌筱雅则是愣神的看着徐子寒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最低贱的人牙子,也不知道把人卖到哪里去。啧啧,这话也是说给自己的听的吧,徐子寒你够狠!

醉仙坊

“小主子,客似云来的吴秀才来了。”

李掌柜恭敬的对着玉尧禀报。

“不是说才送来豆腐脑的方子,他来做什么?”

玉尧皱了皱精致的眉眼,开口问道。

“说是要将猪下水的方子献给小主子您。”

李掌柜琢磨了一会儿说道。

“噗——”朱云正在喝茶,闻言,忍不住将嘴里的茶水都喷出来了。

玉尧扫了一眼朱云,眼底带着浓浓的嫌弃,“真是让你恶心死。”

“你才恶心呢!你说谁?吴高升,猪下水的方子?这次他没有去给那什么冯县令,倒是给玉尧了!”

“你什么意思?”

玉尧觉得,怕是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什么意思?哦,是筱雅跟吴高升说的,天下因为吃不起肉而生病的人很多,要是百姓也能都吃到肉,就不会这么容易生病了。当时筱雅还忽悠吴高升,让他把猪下水的方子给那冯县令,然后再献给表舅。”

“你刚才说的,是凌筱雅那丫头说的?”

一个丫头片子竟然这么忧国忧民的,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反正有不少大男儿都没有这种心胸。

“嗯。诶,那方子,既然筱雅打算给你了,就由你献给表舅吧,不过吴高升,你就忘了那人吧。吴高升,吴高升,就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人这辈子肯定是没有什么出息的!”

其实是朱云还记着吴高升那厮对她不敬的事情,她朱云可不是什么善良的,有仇不报非女子!

“吴高升得罪你了?”

玉尧还是很了解朱云的。

果然,朱云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对,不过很快就气急败坏的开口,“你是不是朋友!这么一点小忙都不帮我!”

“朋友?我还真没觉得。”

玉尧凉凉的开口,精致如画的面容上是满满的调侃。

朱云看着玉尧那欠抽的表情,差点没有一耳光上去扇死玉尧。不过好歹她还记得自己不是玉尧的对手,打也打不到,所以才作罢。

“让吴高升把方子留下,然后告诉他,我知道了。”

玉尧也不想见吴高升。要是凌筱雅那女人,他还有兴趣见见,就吴高升——

呵呵,朱云尽管有些小孩子脾性,可让她如此不爽的人,怕也不是什么好的。

不过这方子,倒是可以献给乾风帝,毕竟让天下百姓能过得好一点,哪个皇帝会不愿意。

吴高升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一直在想,等玉尧接见他的时候,他该说什么。是表现的落落大方,还是表现的敬畏一点,是该展示他满腹的才学,还是该含蓄一点。

要是凌筱雅知道吴高升的想法,一定会很不客气的来一句,大哥,你真心想太多了!

就在吴高升胡思乱想的时候,李掌柜出来了。

“吴秀才,我家小主子说了,这方子他收下了。然后让给我跟你说一句,知道了。”

吴高升有些发蒙,这怎么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还想见一见玉尧,然后展示一下他的才学!可如今玉尧竟然见都不愿意见他,这离他想要的,实在是差的有些太多了。

李掌柜见吴高升发蒙,微微叹了一口气,确实不是一个成大气的。小主子只是不见他而已,居然立马就摆出失望的神色,难道他都不懂喜怒不形于色吗?

显然吴高升是压根儿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怒不形于色。相反。

等到吴高升回过神后,李掌柜已经不见人了。

吴高升不禁后悔,他很想问,这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可在醉仙坊,他可不敢大吼大叫。再想到玉尧,那可是小侯爷,他也不敢吵着去见她。

凌筱雅正算账的时候,吴高升就失魂落魄的回来了。

凌筱雅抬头瞄了一眼吴高升,就低下头继续算账。

吴高升见到凌筱雅,那简直就跟见到亲人一样,“筱雅,我今儿个去醉仙坊献方子,可玉小侯爷怎么都不愿意见我!”

“很正常。”

有朱云在,她能让你见到玉尧,凌筱雅才觉得奇怪了。

“什么意思?”

吴高升觉得凌筱雅说的话,怎么都让他听不懂呢?

“你想想,人家可是小侯爷,哪里有功夫见你。”

凌筱雅当然不能直说,是因为你得罪了朱云,所以玉尧肯定不会见你。

“那我的方子会不会白献了!”

吴高升有些担忧的开口,这可关系到他的仕途!万一他真的煮烂大事一场空,那他不就全毁了!

“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吴高升满怀希望的看着凌筱雅,这时候他很希望从凌筱雅的嘴里得到肯定的回答。

“你想想人家可是堂堂的小侯爷,人家会昧你的那一点点功劳吗?”

凌筱雅没说的是,你遇上的是玉尧,那可是狂大家拽到家的!

凌筱雅虽然还是很不喜欢玉尧那人,可是也不能不承认,玉尧很骄傲,这种骄傲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行小人的行径。

“真的吗?”

吴高升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可不知道玉尧是什么人,而且在官场上,你吞吞我的功劳,我再吃吃你的功劳,这些都是屡见不鲜的。

“假的。你要是不相信,自己去醉仙坊问问小侯爷,他会不会把你的功劳给报上去吧。”

凌筱雅没好气的说道。

吴高升纠结了,要是换一个人,吴高升肯定会再三的向那人要保证。可是玉尧,那可是小侯爷,借他10个胆子,他都不敢去问。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一脸纠结的模样,忍不住摇了摇头,吴高升这人有野心,可惜没胆子,这种人注定走不远的。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品仙童生投了1张月票媛妤維夢童生送了10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