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 凌家闹剧/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凌筱雅回了家。

孙氏倒是上门了,而且手上还拿着柿子。

这时候的柿子都没有成熟,不过孙氏拿来的柿子,个头倒是很大。

“周婶,您来是——”

孙氏有些腼腆的将手上的柿子放到凌筱雅的桌上,“筱雅,你能让阿庆跟你读书,让你表姨教阿满女红,我——我就很感激了,怎么好意思再让你送新衣裳,我——”

“婶子,阿庆和阿满来我家,我就把他们当做弟弟妹妹看待的,只是两件新衣裳罢了,您不用放在心上的。”

“筱雅,我和你周叔都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可我们老是受你的恩惠,这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啊!”

孙氏的声音里有些哽咽。可想而知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别人的帮扶,让孙氏确实是很过意不去。

“周婶儿,这些话您就不要再说了。在我刚搬过来的时候,我家的情况这么困难,您家的情况也不好,可您不还是一直帮衬着我。这一点,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不是凌筱雅行事的准则,她奉行的向来是量力而行。

凌筱雅看出孙氏的窘迫,倒是看向了桌上的柿子,“孙慎儿,这柿子您是从哪得来的?”

“你周叔当年分到一个柿子园,可这么多年来,那柿子,也就成熟的那段日子能卖些钱,其他——”

其他是压根儿什么用都没有,而且柿子也不是什么金贵的东西,卖钱也卖不了多少。

凌筱雅的眼睛倒是亮了,不可思议的看着孙氏,“周婶,您家可是有一个大宝库啊!”

孙氏不明所以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不是在跟我说笑吧?”

她家还大宝库?连饭都吃不饱。

凌筱雅摇了摇头,郑重的对孙氏开口,“周婶,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您家的柿子园就是大宝库,我想想,您可以用柿子做柿饼啊!糕点铺应该会收柿饼,而且这价格您还可以定的高一点。”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啊!凌筱雅原先还一直想怎么才能帮着孙氏家改善困境呢,没想到孙氏自己家里就有一大笔财富!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用,那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

“柿饼?那是什么?二姐好吃吗?”

凌平安吧唧了一下嘴巴,眼睛发亮的看着凌筱雅。

“好吃,当然好吃了。不过你还是少吃一点吧。我看你最近吃的太好,小肚子都出来了。”

凌筱雅的眼神扫到凌平安的小肚腩上,似笑非笑的开口。

凌平安嘟起嘴巴,不开心的看着凌筱雅,他哪里胖了,娘说了,他这样才可爱呢!

“柿饼?筱雅那是糕点吗?柿子还能用来做糕点?”

孙氏没想到,她一直认为的无用东西,有一天居然还能赚钱,这真的是让她太吃惊了。

“是啊。周婶,待会儿,我把做柿饼的法子告诉你,你回家就可以自己做了。”

虽说这个天气做柿饼有些不好,不过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了。难道让孙氏等到大冬天的再开始做不成

孙氏倒是高兴的不行,她家也可以赚钱了吗?

凌筱雅细细的跟孙氏说了做柿饼的步骤还有法子,孙氏有疑惑的地方,就会仔细询问凌筱雅,凌筱雅也很有耐心的一字一句的帮着孙氏解释。

“周婶,您要是想做柿饼赚钱的话,可以先少弄一点,就弄那么一缸,等到您熟练了,再多做一些。您要是愿意的话,等您的柿饼做好了,我可以带您去镇上卖。”

“筱雅,婶子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这做柿饼的法子是你教的。否则婶子压根儿就不知道做柿饼还能赚钱。这样好了,等婶子做好柿饼,真的卖到钱,这利钱你得拿上一成才可以。”

“周婶,我不是为了钱,您家的情况比较困难,这钱,还是您拿着吧。”

孙氏这次倒是坚定的摇了摇头,“筱雅,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老周家已经占了你不少便宜了。况且柿饼做了,能卖多少还不知道,如果你不要这钱的话,那这什么柿饼婶子是不会做的。”

凌筱雅见孙氏打定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了。

“好吧。既然婶子坚持。那这钱我也就收下了。不过婶子,我倒是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你。”

“筱雅你说,只要婶子能帮忙的,婶子一定不会推辞。”

一直都是他们家受凌筱雅的帮助,她是真的很想帮凌筱雅做一点事情,这样起码能让她心里稍微好过一点。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家打算盖新房子了。我呢,是打算包来干活的中午饭。所以我这不想着找一个信得过人来做这饭嘛,这不就想到婶子了。”

“筱雅,大约要做多少人的饭?”

“30个。我想我这房子起码也得两个月才能盖好。所以我想着每个月给婶子您15两银子,只要保证每顿饭都有肉有菜就行。”

“15两!”

1个月就算有肉有菜,也花不了这么多啊!孙氏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凌筱雅再帮她忙呢。

那什么柿饼,虽说听着不错,可到底是第一次做,也不知道能不能做成。再说就算做成了,也不一定能赚多少。

可如今凌筱雅将这赚钱的活计给了她,她是真的打心眼里感激啊!

“筱雅,你放心,婶子一定会将这活计做好!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就是因为知道孙氏一家都是老实人,所以凌筱雅才会对她们颇多照顾。

孙氏离开以后,凌筱雅就去告诉林氏,她教孙氏做柿饼,还有将给盖房的人做午饭的活给孙氏的事情。

林氏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在她眼中,只要凌筱雅高兴就行了,其他的,她倒不是很在意。

第二日

徐子寒的人倒是很勤快的就将盖房用的材料都送来了。看着那些木材、青砖还有瓦片,凌筱雅忍不住点点头,徐子寒拿来的这些,绝对都够盖两大间房了!

“凌姑娘,按照你的要求,这些东西的价格全都加一成总计要310两6钱30文,零头,照我家公子的吩咐,已经帮您省去了。”

茗烟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然后朗声给凌筱雅汇报。

凌筱雅提前将准备好的银票,从里面抽出300两银子递给茗烟,茗烟接过,数了数,里面还多了20两银子,“凌姑娘,钱多了。”

茗烟一本正经的回道。

“你们大老远的帮我搬来这么多材料,我很感激,这多出来的20银子,就当我请你们喝茶的吧。”

茗烟这次不推辞了,直接将钱收起来就离开了。反正他来之前,公子就开口了,要是凌筱雅多给钱,不要客气,都收下,就当打赏他的!

想至此,茗烟都想笑了!如今在他眼中,凌筱雅还是有一个好处的,那就是大方啊!20两银子,想想他大约可以昧掉多少呢?

茗烟离开后不久,送白醋的人来了。

其实凌筱雅一直都纳闷,按理说,屠掌柜应该是一个比较守信用的人了。可她的白醋都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送过来,要知道她买的苹果,因为家里的人数急剧增加,所以已经吃完了。

每次去落霞镇的时候,凌筱雅还真的很想找屠掌柜问一句,我的白醋你何时才能送过来!

不过当然,凌筱雅最后都很好的克制住这种冲动了。

今日看着那大大的缸,凌筱雅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真心的不容易啊,她的白醋总算是来了!

“凌姑娘,抱歉。我家掌柜说了,他也想早些将白醋送来。可上次你奶奶打碎的白醋,已经是他全部存货了,如今这缸白醋,是我家掌柜好不容易凑起来的。”

伙计放下推车以后,立马跟凌筱雅解释。

凌筱雅得到回复以后,心里好受了不少,只要不是故意偷奸耍滑,凌筱雅还是可以原谅的。

其实仔细想想,凌筱雅还真心觉得是她对不起屠掌柜,任谁让陈氏胡搅蛮缠一番,绝对是没有开心的,更和这事情还闹上了公堂呢!这更是让人闹心了!

这么一想,凌筱雅心里倒是升起了一抹愧疚,取出30两银子递给伙计。

伙计在看到30两银子的时候,眼睛都瞪圆了,之前打碎的,再加上这次送的,也不需要这么多银子啊!

他可绝对不会自恋的以为,凌筱雅会如此善良的将10两银子打赏给他。

“凌姑娘,这怕是有些多啊!”

凌筱雅摇了摇头,“我知道,总共只要20两银子。这多出来的10两银子,请你回去帮我转告屠掌柜,我奶奶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凌姑娘,我只是一个伙计,只是负责送白醋的,我可做不了主拿这么一大笔钱。”

“你只要将钱带回去交给屠掌柜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下次我会去向屠掌柜解释的。”

伙计得了话,帮着凌筱雅将醋缸归置好,就离开了。

下午,凌平顺在看到一堆的青石砖瓦还有木材,忍不住开口,“筱雅,这么好的材料,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从徐公子那里用比市价多了一成的钱买的。”

凌筱雅十分诚实的说道。

凌平顺觉得凌筱雅这话的重点是在,她用了比市价多一成的钱买。

“筱雅,你打算何时盖新房?”

“我待会儿去找蓝里正说一下,跟他确定一下日子,毕竟这建房子,宜早不宜迟啊!”

凌平顺也觉得有理。

凌筱雅到了蓝里正家,就直接跟蓝里正商量盖新房的事情。

“我这几日看了看黄历,明日就是盖房的好日子,如果你看着可行,就定明日了,如何?”

蓝里正拿着一本发黄的黄历跟凌筱雅说道。

“明日?”

凌筱雅还真是有些吃惊,毕竟明日是不是有些太赶啊!

“怎么,明日不好吗?”

蓝里正反问道。

凌筱雅摇了摇头,“不是。我也想早日起屋子,就是如果明日盖房的话,那样会不会太急了,要劳烦蓝叔叔您一个个的去通知,我——我怕您会累。”

凌筱雅说完,自己都得给自己点一个赞,真是一个识大体的啊!

“我还当什么事情呢!就多跑上几家,这有什么。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还走得动!”

“那就谢谢蓝叔叔了。”

蓝里正既然没意见了,凌筱雅自然也高兴能早点起房子了。

蓝里正和凌筱雅达成协议,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十分融洽,在看到董氏优哉游哉的走进来,蓝里正有些不喜。主要是想到董氏竟然善作主张的将杨锄写在名单上,这让蓝里正不悦极了。

“蓝婶。”

凌筱雅在看到董氏董氏时候,起身问好。

“是筱雅啊!”

“你又去哪里了啊!一天到晚的抛出去与!”

蓝里正一看到董氏,就忍不住生闷气,自己这媳妇儿实在是让人不省心!

“是筱雅啊!你怎么不赶紧去你大伯母家看看,你奶奶和你二婶正在吵呢!”

蓝氏一脸担忧的说着,可语气里是满满的幸灾乐祸。

“你又去看热闹了?”

蓝里正还能不知道董氏,于是没好气的开口。

董氏倒是一脸无所谓的开口,“好像是在说什么冰糖葫芦不冰糖葫芦的,我也就在那里听了几句就回来了。”

又是方子的事情,看来那祝掌柜可真是不拿到方子就不罢休啊!

“我起方子的事儿就麻烦蓝叔叔了。”

凌筱雅说完就赶忙离开去了黄氏家。

到了黄氏家,就见陈氏死死的拉着凌丰收的袖子,嚎啕大哭,“你个没良心的,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如今只是跟你要一个方子而已,你竟然都不给我!你有把我当妻子吗?”

顾氏则在一旁跟黄氏掐架,“你们大房可真是好意思啊!你们是不是早就有了这方子,所以才想着分家,好你们大房独吞了这方子!”

黄氏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指着顾氏,“我呸!顾氏,你还真好意思说!方子如今是我们家的,你凭什么来插一手!”

“什么你们家的!这方子是凌家的,我也是凌家的媳妇,我凭什么不能来分!”

凌夏生则是拉着凌春生诉苦,“大哥,要是今儿个我不能把方子带回去,我在吉祥酒楼的工就没了!大哥,我可是你亲弟弟啊!难道你想看着我死不成!”

凌春生还是死死的抿着唇,什么都不说。

凌夏生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鹜。

“祝掌柜可真是行啊!抢我的方子,竟然能抢的那么好意思。”

凌筱雅看够了热闹,似笑非笑的开口。

声音不大,可是在吵闹的人全都听到了。

正在跟顾氏掐架的黄氏收了手,整理了一下衣服,“没错,冰糖葫芦的方子是筱雅给我们的,那就是属于我们大房的,凭什么要给你们二房!”

“是你个小贱人!我是你的亲奶奶,你竟然都不想着拿方子来孝敬我这个亲奶奶,你还是人嘛!”

凌筱雅听着陈氏的话,真是想笑了,孝敬她?

“我从来没想过孝敬一个从小欺负我一家的奶奶,对了,再加一句,还想逼我死的奶奶。”

自从上了公堂,凌筱雅跟陈氏最后一点情谊也是消失的一干二净了,爱闹是吧,尽管去闹吧!

“筱雅,你奶奶可是你长辈,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凌夏生阴沉着脸看着凌筱雅。

“二叔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大可以不听。二叔,你不是一直以来都自诩为读书人吗?难道你这个读书人就是厚颜无耻的来抢夺自己大哥一家赚钱的方子,然后占为己有?这么无耻的事情,也真亏了你们做的出来。”

道貌岸然,凌筱雅毫不客气的送了这个4个字给凌夏生。

“我知道了,凌筱雅你个贱丫头,分家的时候什么都不要,就要拿红果山,是不是就是用那做冰糖葫芦!原来你们大房和三房早就是串通好了,就是瞒着我们二房!”

顾氏的脑子转得快,立马就想通了。

凌筱雅忍不住嗤笑一声,“二伯娘,我记得当初分家,银子、田地还有房舍都是你们大房和二房拿走了,红果山当时压根儿就没有人要,怎么如今一个个都稀罕起来了。”

“呸!你个贱丫头,拿着我老凌家的山赚了多少银子啊!如今竟然还敢骂你二伯娘!”

陈氏一双眼恶毒的死死盯着凌筱雅,恨不得将她给碎尸万段。

凌筱雅连看都懒得看陈氏一眼,这人是典型的脑子有问题,转而看向凌丰收,“爷爷,当初分家是您决定的。如今奶奶她们又上门来吵,这可不算一个事儿吧,有什么事情,还是趁早说好,否则谁都不好看不是。”

“老头子,我可辛辛苦苦的跟了你这么多年,为你生儿育女!你看看这贱丫头是怎么对我的!还有冬娘,她可是你的老来女啊!被那贱丫头给吓得如今还躺在床上不能起来!”

陈氏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女儿如今还可怜兮兮的躺在床上,这心就痛。

凌冬娘?凌筱雅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就想通了,凌冬娘纯粹就是被吓的吧。

跟陈氏一样,典型的欺软怕硬,没出息!

“冬娘?冬娘她怎么了?”

凌丰收心里还是很疼凌冬娘这个老来女的,一听凌冬娘不好了,顿时着急的问道。

“呜呜——呜呜呜——你问问凌筱雅那贱丫头,她做了什么,吓得冬娘如今躺在床上,整个人都神神叨叨的!”

陈氏一提起自己的女儿,这眼泪都不需要酝酿,直接哗啦啦的留下来了。

凌筱雅见凌丰收望过来,想都不想的开口,“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凌冬娘自己不知好歹,以为有县令的外甥女撑腰,所以就敢得罪郡主。要不是我拦着,恐怕凌冬娘早就被人拖出去给砍了!”

朱云肯定是不会砍了凌冬娘,不过如今说的夸张一点,对她是有利的。

“什么郡主,冬娘怎么会得罪郡主的!”

凌丰收听得有些云里雾里,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个贱丫头就是故意的,你说,你是不是故意让冬娘得罪郡主!你肯定是知道冬娘善良聪慧,一定能得到郡主的喜爱,所以才故意弄了这么一出,侮辱我的冬娘!”

凌筱雅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氏。她一直都知道陈氏奇葩,可没想到竟然这么奇葩。连这么曲折的故事她都想的出来,凌筱雅深深的佩服她了。打心眼里佩服她了。

“奶奶,我看你最大的本事不是胡搅蛮缠不讲道理,而是这编故事的本事,实在是厉害啊!”

凌丰收也觉得陈氏说的不太可能,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子,他还能不知道。就凌冬娘,还能让郡主喜欢,除非那郡主眼睛是个有问题的。

“娘,您忘了,我们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小姑子的事情待会儿再说,咱们是来要冰糖葫芦的方子的!”

顾氏知道陈氏只要一说到凌冬娘,肯定就会忘了方子的事情,所以连忙提醒。

陈氏被顾氏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到底是要干啥的,“老头子,今儿个我就是来要冰糖葫芦的方子。你到底给不给我!你知不知道,夏生今天要是不把方子带回去,他在吉祥酒楼的工就要不保了!”

凌丰收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可是眼底却有些动容。

凌夏生简装,再接再厉的开口,“爹,难道我不是您的儿子?难道您真的想看我死?”

“好你们黑心的二房!我们大房多年来任劳任怨的干活,好不容易靠着冰糖葫芦赚了一点钱,你们丧良心的竟然又要来抢,你们到底是不是人啊!爹,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把方子告诉他们,我就直接一头撞死在这儿!”

黄氏豁出去了,这群不要脸的,就看不得他们一家子好!

“呸!你要死就赶紧去死!老大家的,你也别拉着她,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敢不敢死!”

陈氏阴毒的看着黄氏,反正这个儿媳妇,她是一点都不喜欢,她是死是活,她是一点都不在意。

“你说的还是人话嘛!”

黄氏气得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着陈氏。她知道陈氏坏,可没想到陈氏竟然坏到这种地步,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

“娘,您怎么能这样呢!”

凌春生也看不过眼了,黄氏是他的媳妇,他娘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黄氏死呢!

“要死就赶紧去死!少在这里碍眼!春生啊,当初你就不该娶黄氏,等黄氏死了,娘给你挑一个好的!”

陈氏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觉得黄氏死了,她再给儿子找一个好的,那不就皆大欢喜了!

黄氏一听陈氏的话,气得差点没有晕过去,这老虔婆怎么没有去死!真是老天无眼啊!

“好了,你赶紧给我闭嘴!”

凌丰收没有想到,陈氏竟然能说出这么丧良心的话。

“老头子,你到底顾不顾儿子的死活啊!”

陈氏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还是先将方子弄到手,才是正经的。

“方子是春生家的,我——我不能。”

凌丰收咬牙说道。

“好你个凌丰收,我嫁给你这么多年,给你生儿育女的,你到好,如今我就求你这么一件事,你竟然就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要我去死啊!好,那我就去死!”

陈氏说着就松开了凌丰收的手,打算去撞墙。

顾氏和凌夏生连忙拉住陈氏。

陈氏也没字想过去死,就这么顺势被拦下了,然后靠在顾氏的肩膀上嚎啕大哭。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这些人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了,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用的炉火纯青!

“老大家的,你看,要不——”

“爹,当初筱雅教你做冰糖葫芦的时候,你说过啥,绝对不会将方子告诉二房,怎么难道你忘记你说过的话了。”

要不是顾着凌丰收是她公公,黄氏都想冲上去跟凌丰收掐架了!

凌丰收这才想起自己当初答应的事情,可陈氏在那里哭个不停。自己的二儿子又——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凌丰收,这凌丰收的性子真的是太绵软了,难怪会让陈氏给把持了那么多年。

“我把豆腐脑的方子教给二珠的娘,可豆腐脑的方子如今被王贵卖给了吉祥酒楼。所以从今儿个去,我不会再给二珠她娘什么方子了。

冰糖葫芦是能赚钱,可它的制作方法不难。现在也就胜在新鲜。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有人能琢磨出来了。等到那时候,我还有新的方子,不过,今天要是爷爷你将冰糖葫芦的方子给了别人。那我可以很明确的说一句,方子我谁都不会给了,我留着自己做。

我以前是想着能帮帮自家人,才会将赚钱的方子拿出来,可如今看来,我的好心什么都没有换到。只是让人觉得我好欺负,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带来触碰我的底线!”

凌筱雅目光幽深的看着凌丰收,没有一个人怀疑凌筱雅在说笑,同时她这也是在提醒凌丰收,看看她到底打算选择什么。

“好你个小贱人!白吃白喝我老凌家这么多年,如今竟然开始威胁人了!你有什么方子,赶紧给我拿出来,否则老娘让你好看!”

顾氏一听凌筱雅竟然还有方子,顿时激动的不行,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就像饿狼一般,只差没有扑上来了。

“大伯、大伯娘,方子我是想给你们的,可要是爷爷这次真的将方子告诉奶奶她们。抱歉,以后这方子,我还是自己留着吧。”

凌筱雅觉得这火烧的还不够旺,于是毫不客气的又往上面添了一把火。

“爹,难道你真的是想看我大房死了你才开心!我嫁到你们老凌家这么多年,天天让娘欺负不说,顾氏这妯娌也见天的埋汰我,春生脚有残疾,我更是见天的让人笑。这些我全都忍下来了。如今靠着筱雅的方子,大房的日子总算是好过一点了,难道您真的看不得大房好,一定要逼死我们才开心嘛!”

黄氏想到这些年受的委屈,就忍不住哭出声,再看到陈氏和二房这么不要脸的来抢夺方子,她的心就像放在有过上煎一样,痛得不行。

凌春生看着黄氏哭的不行,一瘸一拐的走到黄氏身边,抱着黄氏,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你们走吧。我说过了,大房和二房已经分家了。不要大房有什么好东西,你们就眼皮子浅的来抢。”

凌丰收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老了10岁一样,颓废的蹲下,有气无力的开口。

“老头子!好,你不给方子是吧,那我要留在大房住!”

凌筱雅顿时看向陈氏,这陈氏的无耻真是时时刻刻都在刷新她的三观啊。

之前让她留在大房,她不愿意。如今她又提出留在大房,肯定不是因为良心发现了,而是想要明目张胆的窃取冰糖葫芦的方子。做人做到她这么无耻,绝对算是一种境界了。她凌筱雅绝对是做不到!

“你——你——”

凌丰收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着陈氏。可想而知陈氏的想法,只要是个人都明白。

可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更加生气。

黄氏真想冲上去直接跟陈氏拼了,她到底是不是人,她到底是不是人!难道只有凌夏生是她的儿子,顾氏是她的儿媳!凌春生不是她的儿子,她黄氏不是她的儿媳不成!

她就一定要这么逼迫自己一家,是不是不逼死他们一家,她就不高兴!

在场唯一感到高兴的就只有凌夏生和顾氏了,眉眼间的笑意是怎么都遮挡不住。

凌春生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陈氏,不知不觉间,他松开了黄氏,瘸着腿,一瘸一拐的走向陈氏,“娘,我到底是不是你儿子,你到底是不是我娘?”

陈氏被这样子的凌春生弄得有些心里发毛,不禁往后推了一步,“你浑说什么,你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不是我儿子!”

“我是你儿子吗?我真的是你儿子吗?这么多年来,你疼爱的儿子就只有二弟和三弟,不对,你也不疼三弟,只是三弟读书好,你想靠着三弟将来能当大官的娘。”

凌春生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绝望,只要靠近他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绝望。

陈氏不是傻子,她有感觉,此时她心里也有些慌慌的,“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是当大哥的,让让弟弟怎么了!”

“让?是啊!我这左腿不就让的,当初我腿刚受伤还是能治的,可就是因为二弟发烧,您就拿着家里的钱去给二弟治病,而我的腿——当时我就跟自己说,我是大哥,我要让让着弟弟。”

凌筱雅有些震惊的看向凌春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真是让人惊讶。

黄氏闻言,更是踉跄的走向凌春生,“你怎么不跟我说啊!你怎么不跟我说啊!”

“有什么好说的。因为我是大哥,所以要让着弟弟,瘸了一只腿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凌春生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黄氏听的。更或者是说给陈氏听的。

“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你如今还提有意思嘛!”

陈氏被凌春生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慌,扯着嗓子吼道。

“没意思,当然没意思。因为我瘸了一条腿,所以别人都看不起我,也没好姑娘愿意嫁给我——”

“你不是娶到媳妇了!还有必要说这些啊!”

陈氏躲避着凌春生的眼神,没好气的吼道。

“是啊,可我好不容易娶到的媳妇,娘,您又是怎么作践她的。她好不容易怀上一胎,可你硬要她给你去买肉,最后好好的哥儿就这流掉了!过了好多年,她才怀了平顺。可生下平顺以后——”

说到后面,凌夏生有些说不下去了。

凌筱雅次熬到了,肯定是生下凌平顺之后,黄氏就坏了身子。

凌筱雅知道陈氏可恶,可没想到她竟然可恶到这个份儿上,都说婆婆喜欢磋磨儿媳妇,可也没有像陈氏那么过的。

“你——你——这些事情都过了那么多年了,你如今又提起来做什么!”

陈氏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同时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是黄氏那没用的,竟然连个孩子都保不住!

“扑通!”

谁都没有想到,凌春生会直接跪下来,凌春生扯着陈氏的衣摆,“娘,我求求你。我窝囊了一辈子,现在就想赚一点钱,留给平顺。我求求您了,不要再算计我家了,娘,真的,我求求您了。”

凌春生说着就给陈氏磕头,这头磕的绝对是不带一点水分,没多久,这头就红了。

“你起来啊!”

陈氏被凌春生拽着衣摆,有些难堪的避过身子。

“作孽啊!作孽啊!你要是还将老大当额日子,你赶紧跟着老二家的回去。”

都说男男儿有泪不轻弹,凌春生虽说平时都闷闷的,是个锯嘴的葫芦,可他从来没哭过,只有两次,一次是他知道自己瘸腿。另外一次就是黄氏落胎那一次。

“娘,您可别被大哥这几滴眼泪就给打回去啊!”

顾氏算是看出陈氏已经有些动摇了,立马开口。

“好了,你给我闭嘴!”

陈氏没好气的冲着顾氏吼道。

随后看向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凌春生,“你也别哭了。好,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来你们家要方子了。”

“娘!”

“娘!”

这次是凌夏生和顾氏异口同声的开口。

“好了,你们不要多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老大家的,把老大扶起来。”

黄氏颤悠着将凌春生扶起来。

“你回去跟你妹妹说,冰糖葫芦的方子我们要不到。还有老二,以后无论你大哥家有什么好东西。你也别眼馋了,他到底是你大哥。”

可能是凌春生的话,真的将陈氏对凌春生那所剩不多的一点慈母之心给哭出来了,陈氏难得的为凌春生着想。

凌夏生很不服气,他想朝着陈氏吼。可在看到陈氏不容拒绝的眼神,他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老大,这次我如你所愿,以后都不会来你家要什么了。以后你就跟着黄氏好好过日子吧。老二,我们走。”

陈氏不想再去看凌春生,连凌丰收她也没有多看一眼,只是在经过凌筱雅身边的时候,陈氏还是狠狠瞪了一眼凌筱雅,“你个贱丫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筱雅耸了耸肩,陈氏能放过凌春生,是因为对凌春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慈母之心,可对她,凌筱雅可从来不奢望,陈氏能对她有什么慈奶之心。要是有,凌筱雅才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

一直到陈氏、顾氏还有凌夏生离开后,凌筱雅才看了一眼黄氏和凌春生,“大伯,大伯娘,这冰糖葫芦的方子,你们找些小贩给卖了吧。好歹还能赚上一笔。接下来我教你们做山楂。”

------题外话------

谢谢红沙发童生投了2张月票媛妤維夢童生送了1朵鲜花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