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打杨锄 履郡王吐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冰糖葫芦的方子卖了?筱雅,你是不是在说笑啊!”

黄氏一边扶着凌春生,一边不可置信的开口说道。

“没说笑。其实我早就跟大堂哥说过,大伯娘你们其实可以在镇上开一家店,卖些糕点零食。”

“开店?开店可要花不少钱!筱雅,你也知道我跟你大伯做冰糖葫芦才赚了一点钱,哪里有那钱去镇上开铺子。”

黄氏对做生意什么的,压根儿就不懂,她也没那胆子去镇上开铺子。

“这只是我的一个建议,如果大伯娘您不愿意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不过大伯娘,冰糖葫芦的方子您还是卖了吧,现在卖给那些小贩,还能赚上不少。然后我再教您做山楂片,如果您不想自己的开店,可以卖给镇上的糕点铺子,我想赚的应该也挺多。”

“筱雅,你把这些赚钱的点子都无条件的送给我们,你让我们心里怎么过意的去。”

凌春生有些哽咽的看着凌筱雅,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可想而知此时他内心有多不平静。

“大伯,我自己就赚了不少,况且我们是一家人,这一点点方子算什么。”

凌春生是个老实人,当初在凌家,也经常护着他们姐弟3个,所以凌筱雅还是将凌春生当做大伯一样看待的。

“筱雅,以后我们赚的银子,一成分给你。”

凌春生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黄氏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过到最后,她还是闭上了嘴巴,说什么呢,想想当初她是怎么对待凌筱雅一家的,可如今凌筱雅又是怎么对他们一家的,这不比较还好,一比较,她就觉得羞愧的不行。

“大伯,你和大伯娘赚钱也不容易,我——”

“筱雅,你大伯说的没错。以后无论他们赚了多少,都要分上一成给你。”

凌丰收见凌筱雅要拒绝,连忙开口说道。筱雅是个好的,他如今也看明白了。只是陈氏和二儿子他们算是伤透了筱雅的心,也将最后一点亲情也算是磨没了。

凌筱雅见凌丰收也开口了,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既然爷爷您也开口说了,我也就不再推脱了。”

想想,能多上一笔收入,这样也不错。

第二日

艳阳高照,暖暖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给万物都罩上了一层暖芒。

大约早上9点的时候,蓝里正就带着一堆人来了。

“筱雅,人都到齐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赶紧给他们交代一下吧。”

“各位叔叔伯伯,首先我很感激你们能来给我家盖房子。各位都是长辈,吃的盐比我吃过的饭都还要多。所以懂得的道理肯定也比我多。

我也没有其他要求,只求各位叔叔伯伯能认真的为我家盖房,当然工钱我是绝对不会少,每日一结。中午管饭,也绝对是有菜有肉。下雨天,可以停工,我也不希望叔叔伯伯们为了给我家盖房子,冒雨干活。

不过有一点,我这里不允许偷懒耍滑,如果要有违反约定的,我到时候会请那人离开,还希望到时候不要有人说我不讲情面。”

“筱雅你放心,要是真的有那偷奸耍滑的,不用你说,我第一个不会放过!”

蓝里正站到凌筱雅身边,目光沉沉的看着众人。

其实来的都是老实人,可就是这杨锄让他有些不放心,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他也就不能再说些什么。

“我自然是相信蓝叔叔的了。方叔叔,以后我家的房子就教给您了,我知道您可是盖过不少的房子,这事儿教给您我放心。”

凌筱雅说着就将图纸教给方二郎。

方二郎是在镇上做工的,这盖房的图纸他是不知道自己画过多少,也亲自盖过不少,而且为人十分忠厚老实。将东西交给他,凌筱雅放心的很。

“好,筱雅,你放心。难得你这么看得起我,我一定会好好的给你盖房子!大家说是不是!”

方二郎接过图纸扫了一眼,倒不是很复杂。心里也隐隐有些数了。

然后对着那一群要盖房的人说道。

“没错,筱雅给了那么高的工钱,咱们要是再不好好干活,那还算人嘛!”

“没错,筱雅你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干!”

……

众人几乎都开口表达自己会卖力干活,只有一个人,在队伍里好似不屑的撇了撇嘴,这可真算是独树一帜了。凌筱雅想忽略都困难。

蓝里正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这杨锄就是来添乱的!

“方叔叔,劳烦您帮临时搭个茅草屋,将这些材料都放置进去。免得让人水淋了。”

方二郎闻言点了点头,同时在心里确定,凌筱雅是个心思缜密的。

接着众人就如火如荼的干起活来。

有方二郎当监工,凌筱雅倒是不想再多管。

众人忙着搬木头,起房子,杨锄一个人倒是晃晃悠悠的。

杨锄在凤阳村可以说是比较有名的人了,不是因为他的俊美,也不是因为他的勤奋。只是因为他太懒,去镇上做工没几天就让人给赶回来了。再加上娶得媳妇,也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那张嘴简直是让人忍无可忍。

可没想到杨锄来凌筱雅家做工,竟然还一副散漫的模样,这让众人心里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我说杨锄,人家筱雅开那么高的工钱,你好歹认真点干活啊!”

杨锄一听,立马放下手上一块小小的砖头,没好气的看着开口的人,“那哪只眼睛看到我没有好好干活啊!我告诉你,你少诬赖我!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着我一个人,所以故意挤兑我的呢!”

那人只是看不惯杨锄散漫的态度,才提醒杨锄一句,谁知道杨锄竟然反驳了一堆,气得他差点没有吐血。

随后扛起木头就离开了,跟杨锄理论,这倒霉的是自己,他可没有那么好的口才。

中午,凌筱雅还特地去看了孙氏准备的饭菜,不错一大桶香喷喷的大米饭,还有一桶菜,里面有肉有菜,最重要的是,肉比菜多多了。

凌筱雅见状,心里不禁满意了。

“真是麻烦周婶了,这菜准备的可真是好。”

“那就好,我生怕我做的不好。”

孙氏有些腼腆的说道。

看着众人有序的排着队领饭,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点头,蓝里正找来的可真的都是老实人,这可真是省了她不少的事情。

孙氏也不偏不倚的帮着众人打饭打菜。

只是在轮到杨锄的时候,就出状况了。

“我说周家婆娘,我怎么觉得你给我打的肉这么少呢!赶紧再打一点!”

孙氏打饭的动作停了停,这没少啊!

“杨叔叔,我看周婶给你打的菜没有少啊!是不是你看错了。”

要说来做工的人都不错,唯独就这杨锄让他看不过眼。她今天也是去工地上瞄过一眼的,其他人都是勤勤恳恳的干活,就这杨锄,人家一手拿十几个砖头,他竟然只拿一个,还动不动就去歇息一会儿,有看不惯的,开口说了一句,这人的嘴巴倒是跟杨二婶子一样坏,直接就能说的人什么都不敢说了。

要是在现代,这种人,应该是第一个被炒掉的!不过,现在凌筱雅要顾忌的事情比较多,心想杨锄偷懒就偷懒一点,她宁可多花那么一点钱就当养着杨锄好了,可谁知道他吃个饭,都能出这么多事情!

“我哪里看错了!你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懂!”

杨锄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道!

“我说杨锄,筱雅现在可算是你的东家,有你这么对东家说话的嘛!”

方二郎对杨锄也是很看不过眼,要不是看在乡里乡亲的份儿上,他也想跟杨锄直接吵上一架!有这么做工的嘛!简直是来当老太爷的!

“我知道了,你们就是仗着人多欺负我是吧!我说筱雅啊,也不是当叔叔的说你。你说你们分家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分到多少钱,你是哪来的钱盖房子的!”

杨锄说着就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凌筱雅,“我看你虽然还年轻,可这长得还真是不错!对了,你还有一个姐姐,想来——”

“啪——”

杨锄话还未说完,凌筱雅就毫不客气的直接一耳光上去了,她真是后悔了,宁可白花钱也要养着这人!

“好一个黄毛丫头,竟然敢打我!老子我今天跟你拼了!”

杨锄说着就撩起袖子直接去跟凌筱雅拼命,在他心里,凌筱雅是个黄毛丫头,哪里能是他一个大男人的对手!

就在杨锄一拳头要挥上凌筱雅的时候,凌筱雅直接一掌握住杨锄的拳头,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了个过肩摔。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筱雅,没想到杨锄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打不过一个11岁的小丫头,这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哎呦!你个小贱人,你——你是不是想谋财害命啊!”

杨锄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更是冲充满了恶意,恨不得直接上去跟凌筱雅拼命了!

凌筱雅冷哼一声,“你自己心思龌龊,别以为其他人跟你一样心思龌龊!我凌筱雅的钱都是凭着自己的劳力赚来的!我花的问心无愧!倒是你这么大牌的人,我用不起。麻烦各位叔叔帮我把这人渣给丢出去!”

凌筱雅也算是气急了,直接让人将杨锄给丢出去!

“你敢!”

杨锄原本还在地上痛得打滚,一听凌筱雅的话,顿时急了,龇牙咧嘴的瞪着凌筱雅。

凌筱雅冷哼一声,她不敢?她凭什么不敢?就这种畜生,她还要给她什么好脸色!

很快就有两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立马将杨锄架起来,然后没好气的拖着他往外面走。

杨锄一个人哪里能敌得过两个人,自然只有乖乖的被扔的份儿!

没有了杨锄那个老鼠屎,众人吃饭时吃的更开心了。

凌筱雅将杨锄丢出去,自然得去跟蓝里正说一声。

所以在吃过中午饭以后就去找蓝里正了。

凌筱雅去蓝里正家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哭声,声音还有些熟悉。

凌筱雅敲了门,是钱氏给她开的门,“筱雅,今天杨二婶子来了。你可小心一点,她就是为了你打了她家男人,所以才跑来告状的!”

“谢谢钱姐姐了。不过我身正不怕影子歪在,理在我这里,就算她说出一朵花来,我也不害怕!”

凌筱雅是真心不害怕,所以昂首挺胸的进门了。

杨二婶子正哭的厉害,一看到凌筱雅,那就跟见到愁人似的,“好你个小贱人,我家杨锄好心好意的去给你帮忙,你居然让人把他给扔出来,你说说,你安的是什么心啊!”

杨二婶子要不是顾忌这里是蓝里正的家,她真想直接冲上去狠狠给凌筱雅两耳光!

“我说筱雅啊,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做事是有些不厚道啊!”

董氏只要一想到凌筱雅竟然拒绝让她孙子去当学徒,这心里就不痛快,再加上收了杨二婶子的好处,所以对着凌筱雅,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好了,你少说两句。筱雅,是不是杨锄做了什么让你难以容忍的事儿了。”

蓝里正抽了一口旱烟,没好气的冲着董氏开口,她就不能稍微消停一点啊!

董氏被蓝里正一瞪,有些不服气的嚅动着嘴巴,她又没有说错。

“蓝叔叔,我来就是跟您说这事情的。杨锄是来我家盖房子的吧。”

蓝里正不知道凌筱雅说这话做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是啊,筱雅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蓝叔叔你既然这么说了。我还真是有些好奇,我看杨锄那拽上天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去当大爷的!”

凌筱雅只要一想起杨锄那德行,这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冒。

“你胡说什么!我的男人是最勤快老实的了!哦,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记恨以前的事情,所以才故意针对我家男人!”

“记恨以前的事情?你以前有什么事情好让我记恨啊!你不如当着蓝叔叔的面好好说说,也让我回忆回忆啊!”

她还真是有脸说,记恨以前的事情,当初自己刚穿越过来,这杨二婶子竟然就污蔑自己偷了王二珠的花棉袄,害的自己差点名誉扫地。自己去镇上买了一点东西,她更是直接跑给陈氏告密!

亏得这杨二婶子竟然还有脸提!

杨二婶子一下子噎住了,难道让她说她以前是怎么污蔑凌筱雅偷东西,是怎么看不得凌筱雅一家好,然后去跟陈氏嚼舌头。

这话当着蓝里正一家人的面,她也说不出来啊!

“那你让人把我男人给扔出来是什么意思!蓝里正你说我们好歹也是一个村里的人,可这丫头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难道真的是因为赚了一点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不成!”

杨二婶子觉得自己说不过凌筱雅,就直接跟蓝里正哭诉。

蓝里正还是很相信凌筱雅的,他知道凌筱雅是个好孩子,肯定不是什么嫌贫爱富的。

可杨二婶子这么哭着,也真是让人有些受不了。

“那是因为杨锄不是个东西。他来做工,把自己当老太爷,不干活。行,我可以看在大家是一个村的份儿上,不计较。他中午吃饭,明明给他打的跟别人一样多,他倒好硬是要挑三拣四的。我只是说了一句公道话,他倒好,嘴巴就跟喷粪一样,竟然骂起我姐来!

蓝叔叔,女人的名声大于天,他竟然拿我姐姐的名声说事。我要是再忍下去,我不是善良了,我是没用,连自己的家人都护不住!”

杨二婶让凌筱雅幽深的目光瞪着,脚不自禁的向后退。

随即,她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怕一个黄毛丫头做什么!

“我呸!我家杨锄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分家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分到!哪来的钱盖新房子啊!还顿顿肉,这肯定是你——”

“啪!”

杨二婶话还未说完,就被凌筱雅一耳光打下去,干净利落。

很快,杨二婶子的脸上就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

凌筱雅吹了吹手,然后不屑的看着杨二婶,“这一巴掌是打你嘴巴没轻没重!”

“啊!我不活了!不活了!现在一个丫头片子竟然就能打我耳光,我还活着做什么啊!不活了!不活了!”

杨二婶直接坐在地上,打滚撒泼,就跟市井上的破皮无赖毫无区别。

“你不想活了,那你就去死!这里有一堵墙,你赶紧去撞死吧!女人爱听八卦,这无可厚非,可像你一样,嘴巴上压根儿就没个把门,哪家稍微有些事情,你就恨不得嚷嚷的全天下人都知道,你这种搅家精怎么不去死!”

凌筱雅只要想到这杨二婶做的事情,这心火是愈发的打了,甚至走向杨二婶,似乎真的是想将她拎起来,然后往墙上撞!

杨二婶被凌筱雅幽深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看的心里一慌,就连叫都忘记叫了!

“你不是要死吗?我帮你一把!撞墙最方便了,来,我帮你!”

凌筱雅说着就按着杨二婶的头要往墙上撞去

“啊!啊!你赶紧给我滚开!你个黑了良心,丧尽天良的,蓝里正,你看到没有,这死丫头要杀我啊!难道你都不管嘛!”

就在杨二婶张牙舞爪破口大骂的时候,凌筱雅就收回了手,没好气的看着杨二婶,真是其他本事没有,这撒泼打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你也够了,筱雅就是跟你说着玩儿的。你一个做长辈的,在地上打滚也不好看,赶紧起来吧。”

蓝里正对杨二婶也是颇为的不耐,要不是董氏瞒着他收了杨二婶的东西,哪里会弄出这么多事情。

这么一想,蓝里正看向董氏的眼神愈发的不好了。

杨二婶停了手,然后偷偷睁开眼睛,果然就见凌筱雅双手交叉在胸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好似在嘲讽她不敢去死一样。

杨二婶觉得凌筱雅站着,她却坐着,这样让她很没有面子,于是没好气的站起身,随手拍了拍自己衣服,“我说蓝里正,我家杨锄可不能白挨打,总该赔偿我们医药费吧!”

“没有!”

这次不等蓝里正开口,凌筱雅就直接开口。

“好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我——”

“你要是敢再多说一句,我保证拿针把你的嘴巴缝起来。长了一张嘴,如果不会说人话,那就干脆别说话好了。”

“你敢!”

杨二婶瞪圆了眼睛,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道。

“我为什么不敢!蓝叔叔,我话放在这里,杨锄,我以后是不会再请他做活了,还有什么赔偿医药费,我再送你两个字,做梦!”

“我要去官府告你,你是不是仗着有两个钱就欺负人啊,我告诉你——”

“去!赶紧去!我给县令夫人做过饭,她可是很喜欢我,我倒想看看,你去报官,最后倒霉的是我还是你!我现在请你去!”

凌筱雅想了想还是拿冯夫人出来说事,要是把朱云抬出来,她担心这杨二婶一个受不了刺激,立马就晕倒。

“你少糊弄人!”

杨二婶一听凌筱雅竟然跟县令夫人车上关系,说出的话就没有那么确定了,甚至还隐隐带着一丝恐惧。

蓝里正和董氏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没想到这丫头现在这么有本事了,竟然跟县令夫人扯上关系了。

凌筱雅却懒得看杨二婶了,“我今天话就放在这里,要我赔钱,一句话,没有。你哟啊是想报官,赶紧去。我绝对不会拦着你。”

凌筱雅朝杨二婶说完后,就向蓝里正告辞,“蓝叔叔打扰了,我今儿个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好,你去吧。”

凌筱雅一直到出了蓝里正家们的时候,还一直听到杨二婶在那里吼,无非是董氏收了她的钱,如今却这么对她!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就让杨二婶跟董氏去闹吧。反正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

御书房

乾风帝看着手上的密报久久没有说话。心里却在不停的琢磨,一个小农女,怎么能得铁塔奇的喜欢,铁塔奇竟然将自己的腰牌给那丫头。难道真的只是因为那小农女治好了铁塔奇的牙病,做的面合铁塔奇的口味?

皇家的人就没有一个不喜欢因谋化的,皇帝更是其中的翘楚!

“皇上,忠勇侯的密折。”

乾风帝闻言放下了手上的密报,拿过余中手上的密折。

乾风帝刚才看的折子是地方官员的密报,而燕翎上的密折,是乾风帝给他的特权,让他随时将铁摩和铁燕儿的举动报给他。

乾风帝打开燕翎的密折,前面说的倒是跟自己方才看的差不多,可是直到看到那一句,那给铁塔奇做面的小农女,八成是昭慧长公主丢失的小女儿!

余中在一旁有些惊讶的看着乾风帝,在他为数不多的印象里,可从来没有见过乾风帝这么失态的时候。

“余中,你也看看。”

乾风帝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将折子递给了余中。

“奴才不敢。”

宦官不得干政,这可是祖宗留下的规矩。

“朕让你看,你就看,哪来那么多话!”

余中闻言只能接过折子看起来。

余中跟乾风帝一般,在看到那一句很可能是昭慧长公主丢失的小女儿,眼睛瞪得也是跟铜铃一般大。

“余中,你说那什么凌筱雅真的是昭慧的丢失多年的小女儿?”

“奴才不知。不过忠勇侯为人谨慎,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他肯定不会开口的。”

乾风帝点了点头,燕翎如果没把握的话,确实不会说。更别提跟他说了。

“皇上,您是不是要把这消息告诉太后和昭慧长公主?”

乾风帝右手食指弯曲,轻轻敲打着桌面,余中知道,这是乾风帝心里有难以抉择的事情,才会做的动作。

于是余中垂眸,默默的站在乾风帝身边,不再开口。

“先不要。毕竟燕翎也没有确定,等到确定了再说吧。免得让母后和昭慧白欢喜一场。不过朕看那凌筱雅八成是朕的外甥女,你说除了我天家的孩子,谁在农村长大,能学的这么好!会医术精厨艺,还把铁塔奇给收服了!嗯,真不愧是朕的侄女!”

乾风帝是越说越高兴,脸上的笑意也是愈发灿烂。

感情乾风帝忘了,刚才他还在心里琢磨,凌筱雅跟西漠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想着要不要斩草除根呢!

余中默默站在一旁,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很想说一句,皇上哟,这事情还没有确定呢,您这未免也高兴的太早了!还天家的孩子,貌似她只是您的外甥女,可不是您的亲闺女!人家是楚国公的女儿,好不!

当然了,这话就算再借余中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说。

“皇上不好了!”

乾风帝正得意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尤其在听到那句不好了,乾风帝的脸更是全黑了!

“余中出去看看,是谁这么没有规矩!竟敢在御书房外大喊大叫的!”

乾风帝的好心情被打断,心情不悦自是可想而知。

“是。”

余中出去了一小会儿,立马就进来了,脸上同样是惊慌失措,“皇上不好了。方氏小产,履郡王说是太后害的,如今正在闯慈宁宫,口口声声说要给方氏讨公道!”

“啪——”

乾风帝猛地起身,将御桌上的折子砚台都给打翻了,漆黑浓稠的墨汁洒了一地,晕染成团团黑色的墨花,不过这都比不上乾风帝此时的脸黑!

“好!好!好一个履郡王啊!来人啊,派500御林军,把履郡王给朕拿下,他要是敢反抗,格杀勿论!敢找太后理论,他是不是吸纳逼宫啊!朕这皇位是不是也要让他坐啊!”

“皇上息怒!”

御书房内外的人通通跪了一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乾风帝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心情一点都没有转好,反而是愈发差了。

想想他这个皇帝做的还真是憋屈,楚国公、静伯还有履郡王都是他想要动的人,可偏偏他作为皇帝,又不能随心所欲,只能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在杂技眼皮子底下蹦跶,如今履郡王的胆子倒是更大了,难道真以为他手握重兵,就能不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不成!

乾风帝一双杀气凛凛的鹰眸在扫过窗台上的万年青,微微一凝,他每日让余中剪万年青的一个小枝干,如今这万年青早不复原先的旺盛。

突然乾风帝不生气了,面带诡异的笑容缓缓坐下,扫了一眼跪了一地的人,“起来吧。余中,你去慈宁宫看看太后那里怎么样了。”

“是,奴才这就去。”

余中得了命令,麻溜的起身前往慈宁宫。只是心里却在不断的腹诽,皇上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他这个跟了皇上快大半辈子的人也猜不透了。明明刚才还是怒不可遏,可就那么一小会儿,竟然就不生气了?

“还不赶紧把地上的东西都收拾了!”

乾风帝看着地上在扔了一地的奏折,笔墨,没好气的冲着身边的人开口。真是不如余中,要是余中,自己还没有开口呢,他肯定就麻溜的让人收拾好了。

“是!是!”

立马就有人迅速的开始收拾地上的狼藉。

乾风帝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心里却在不停的冷哼,逼宫,朕这次管你有没有逼宫,也要给你冠上一个逼宫的罪名!

很快就有人来向乾风帝禀报,已经将履郡王制住。

想想也是,履郡王那傻子就一个人独闯慈宁宫,别500御林军了,就慈宁宫的守卫就能拿下履郡王了!

“是嘛。朕也去看看。”

皇帝出行,自然是浩浩荡荡,很快就有一堆的宫女太监跟在乾风帝的身后。

等乾风帝到慈宁宫的时候,就看到太后气得瞪大了浑浊的瞳眸死死的盯着履郡王,至于履郡王则是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地上。

乾风帝见状不禁有些失望,你说这履郡王好歹多带两个人,这也好让他定逼宫的罪名啊!如今就他一个——

乾风帝想着忍不住摇了摇头,不管这么多了,还是先去看看太后。

“母后,您怎么样了?”

乾风帝连忙来到软榻前,关切的开口询问。

“没事。”

太后看到乾风帝,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只是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想来是被履郡王给气的不轻。

“钟嬷嬷,怎么不宣太医!”

乾风帝有些责怪的看着钟嬷嬷。

还不等钟嬷嬷跪下请罪,太后就开口了,“是哀家不让宣的。履郡王,怎么持剑闯慈宁宫,是不是想要了我这条老命啊!”

“臣不敢。”

履郡王被绑住以后,这脑子也总算是清醒了一点,这要刺杀太后的罪名可不轻,他担待不起。

“不敢?不敢,你如今做的是什么?要是真敢了!我这老太婆的命八成就死在你手上了吧!”

太后狠狠瞪着履郡王,那样子似乎真心是想将履郡王给千刀万剐了!

“太后,你为何要如此残忍!臣至今只有一儿一女,方氏腹中好不容易又有了臣的骨肉,太后您为何要残忍的加害方氏腹中的孩子!”

履郡王只要一想到方氏腹中的孩子竟然没有了,心痛的几乎在流血,同时他也认定了罪魁祸首就是太后!

“哀家是想打掉方氏腹中的孽种。不过,哀家告诉你,方氏落胎,不是哀家做的。你爱信不信!”

“太后何必狡辩,您——”

“你给哀家闭嘴吧!狡辩,你算什么东西,还用哀家跟你狡辩,哀家说没做就是没做!倒是你,竟然敢持剑擅闯慈宁宫,哀家轻易饶你不得!”

太后这话就是对乾风帝说的。

“皇上,履郡王是前朝大臣,哀家是后宫之人,所以管不得。如今你在,就好好的给他治罪吧!”

“太后,您——”

履郡王抬头看向太后,他不明白为何以前温柔和蔼的长辈竟然会变成今天这样子!

“皇帝!”

太后连看那都懒得再看履郡王一眼。他摆出那痛心的样子是给谁看啊!

“履郡王,持剑闯慈宁宫,朕判你株连九族都不为过。不过你算起来也是朕的堂弟,是我朱氏皇族中人,你放心,朕肯定不会株你九族,毕竟朕也在里面不是?”

履郡王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立起来了,他可一点都不相信乾风帝能对自己多善良,不株连九族,只是因为他是皇室血脉,九族株不得,可其他惩罚——

想至此,履郡王只觉得一颗心更冷了,同时不禁开始悔恨,他怎么就那么不冷静,持剑闯慈宁宫!皇上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他不是知道的嘛!为何——为何他还白痴的送了这么一个大把柄到人家的手里!

“履郡王你放心,虽说你持剑闯慈宁宫是罪大恶极,理应处以极刑。不过太后和朕宽大为怀,自然不会如此对你。”

履郡王此时真希望乾风帝能早点将惩罚说出来,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人,实在是让人难受极了。

这就是乾风帝的目的,软刀子杀人,这样才最能折磨人不是?

“你如今是履郡王,你这爵位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朕要是收回你的爵位,朕还真担心你死后,没脸见祖宗。这样吧,朕就收回你手中10万兵马吧。”

乾风帝一脸我便宜了你的模样。

可这听在履郡王耳中,无疑是晴天霹雳!要知道他手中也只有20万兵马,乾风帝可真是好,一句话,轻飘飘的就夺走自己手上一半的兵马,他绝对不能同意!

“皇上,臣愿受其他惩罚,还请——”

“不收回你手上的兵马是吧,也可以啊!履郡王持剑闯宫,刺杀太后,于混乱之间,不小心被刺身亡。”

这就是乾风帝给履郡王的选择,要么损失10万兵马,要么直接没命,要兵马还是要命,你自己选择。

“皇上,您——”

“朕怎么?是不是觉得朕太善良了,竟然还让你选择。你不用太感激朕,谁让咱们是堂兄弟呢?”

乾风帝一副你不用太感激我的模样,让履郡王恨得差点没吐血。

乾风帝给余中使了一个眼色,立马就有一个侍卫拔剑,那银光闪闪的剑就那么放在履郡王的脖子上。

那刺骨的冰冷,让履郡王绝对不怀疑,自己今天要是不直接答应乾风帝,他的小命绝对会交代在这里。

可10万兵马,要是答应了,这无疑是在割他的肉。

一时间,履郡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乾风帝微微眯了眯眼,握剑威胁履郡王的人,立马会意,毫不客气的将剑又靠近履郡王的脖子,甚至都割出了血。

直到鼻尖传来血腥味,履郡王的脑袋猛地清醒过来,命要是没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臣愿用10万兵马抵罪。”

“履郡王啊,你说你早答应不就行了。何至于受这苦呢!虎符拿来。”

“臣没带在身上。”

“你的虎符一分为二,一半你放在秦林城,另一半你随身带着,朕说的可对。”

履郡王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他竟然全都知道。

履郡王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拿虎符换了命,在看到乾风帝笑容满面的拿着一半虎符的时候,他生生的吐出一口血。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zyl0218书童投了1张月票红沙发 投了1票(5热度投了2月媛妤維夢 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