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身世初现端倪/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奇鲮香木在水月十分常见?”

玉尧一下子抓住凌筱雅话中的重点忍不住开口。

“也不叫常见。不过奇鲮香木在水月皇室中还是有不少的。不过奇鲮香木的气味,不是太多人喜欢,所以水月皇室用的倒也不多。”

“胡说八道,你个小小村姑怎么知道水月皇室有什么奇鲮香木,本公主可是西漠的公主,可都不曾听说过!”

那是你孤陋寡闻!凌筱雅差点将这话脱口而出。不过到最后还是忍下了。

“水月皇室还真有这奇鲮香木。本王记得,出使水月的时候,曾在皇宫做客,当时本王就闻到了跟这奇鲮香木一样的气味,不过水月皇室中人不叫它奇鲮香木,好像叫什么海幽香。”

铁塔奇拿过燃烧过奇鲮香木的香炉,捻了一点粉末说道。

“海幽香?没错,我要是没记错宫里也有,是当初水月进贡的。不过宫里好像没人喜欢奇鲮香木的气味,所以皇上一直讲它束之高阁。”

赵天楚温润的声音犹如小溪缓缓流淌般响起。

“经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回事。”

玉尧也想起水月确实是进攻过海幽香,只是宫里的人都闻不惯海幽香的气味,所以宫里压根儿就没有人用。

“那什么海幽香跟芙蓉花混在一起有毒,压根儿就没人听说过,你有什么证据!”

铁燕儿不依不饶的开口。

凌筱雅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的开口,“你们谁有本事,弄到奇鲮香木,然后点燃,再放一盆芙蓉花在旁边,要是不跟这位西漠大皇子一样昏睡,那他真是厉害了!”

“你明知海幽香难得,还故意说这话,是特意让本公主难堪吧!”

铁燕儿咬牙看着凌筱雅,一张美艳的脸也因为狰狞而变得扭曲。

“燕儿。你太无理取闹了。”

铁塔奇沉声开口。

“皇叔,你为何要如此看重一个贱婢!她只是一个贱民罢了!”

铁燕儿伸出左手的食指指着凌筱雅,歇斯里地的吼道。她真是恨透凌筱雅了,事情都因为她毁了!

“皇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点公主的样子都没有!凌姑娘,燕儿是因为担心我大皇兄,脾气才会有所暴躁,还请你见谅。”

“我是西漠的公主,需要一个贱婢见谅什么!”

铁猛的话也不知道踩到铁燕儿什么痛脚了,铁燕儿反射性的尖叫,那叫声真是要戳穿人的耳朵。

凌筱雅都忍不住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

这铁燕儿要是在现代绝对是一个女高音啊,这声音尖的简直能穿破人的耳膜!

“来人啊,把公主带下去!”

铁塔奇忍无可忍梁都对着铁燕儿的侍女吩咐。

“皇叔!”

铁燕儿不可置信的看着铁塔奇,“皇叔,难不成你要把我关起来不成!”

“你们是聋了,本王的话你们听不到嘛!”

铁塔奇没有理会铁燕儿,对着铁燕儿身边的侍女厉声吼道。

侍女身子一抖,连忙要带铁燕儿下去。

“滚下去。本公主自己走!”

铁燕儿甩开侍女的手,直接往外边走去,只是在经过凌筱雅身边的时候顿了顿,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但愿你运气好一点,长命百岁一点!”

凌筱雅听得是一头雾水,铁燕儿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自己运气好一点,长命百岁一点。

只是还不等凌筱雅反应过来,铁燕儿就已经张扬的离开了。

铁燕儿离开以后,玉尧立马幸灾乐祸的开口,“哎呀,我觉得这房间呆着都让人舒服很多啊!”

赵天楚好笑的看着玉尧,“你好歹收敛一点。”

铁燕儿是离开了,可铁塔奇还有铁猛都还在。

玉尧摸了摸鼻子,他当然知道铁塔奇和铁猛都还在,所以才说了一句才停口。

“凌姑娘,那奇鲮香木加上芙蓉花的毒可有解药?”

铁猛最在意的还是自己这大皇兄到底能不能活,于是连忙开口问道。

铁塔奇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铁猛,随即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这铁猛真的是有些太单纯了。

在皇室中,哪个不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偏偏他这么实诚。

“有药可解。我写下药方,服上3天,奇鲮香木加上芙蓉花的药性就可以解了。”

其实还可以更快一点,那就是自己用空间灵泉给铁摩熬药,不过凌筱雅知道想到铁摩每次那算得上可恶的态度,让自己以德报怨用灵泉水给他熬药,她就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那就多谢凌姑娘了。以后凌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铁猛定当为你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你的大梁话说的可真好。”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猛。

铁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都说女人小心眼,以前他还不明白,现在可真是太明白了。自己不就是当初为了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所以装着不会说大梁话,看不懂大梁文字吗?她都已经抓着这个把柄不知道说了自己多少次了,有必要嘛!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铁猛的想法,否则一定会扯着他的耳朵吼一句,“很有必要!”

“筱雅,这次本王也欠你一个大人情,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放心,本王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多谢铁塔奇王爷了,我最近很好。真的没什么需要王爷您帮忙的。不过将来要是有什么需要王爷您帮忙的,我也一定会开口。”

很快就有人拿来了笔墨纸砚,凌筱雅提笔就将药方写了下来。

药方很简单,用到的药材也是十分简单。

燕翎在扫到凌筱雅写的字的时候,幽黑的眼眸闪过一丝深邃。

“照这个方子抓药,早晚各一副,三天后西漠大皇子应该就能醒过来了。只是等西漠大皇子醒来后,还请吃点清淡的,烤肉啊,油炸的东西最好半个月内都不要吃。尤其是西漠大皇子喜欢喝的马奶酒,也最好停上半个月。”

“你怎么知道大皇子喜欢喝马奶酒的?”

阿牛真的是觉得很好奇。难道这凌筱雅会算命吗?否则怎么会知道大皇子喜欢喝马奶酒。

凌筱雅一眼就看出阿牛眼底的意思了,“西漠大皇子身上的马奶酒味道很重。”

“阿牛,等铁摩醒了,你好好注意他的吃食,让他尽量吃的清淡一点。”

“是。”

凌筱雅开完方子就想离开了,贵人云集的地方,她呆着,实在是觉得不太舒服。

“凌姑娘,本侯有些事情想跟你商量,不知你可否留一下。”

凌筱雅皱眉看着燕翎,心里不禁疑惑,燕翎叫住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凌霄还是点了点头,“侯爷有吩咐,我自然不敢不行了。”

燕翎也是住在驿馆,凌筱雅跟着燕翎到了他房间的时候,忍不住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环境清幽,鼻尖隐隐传来淡淡的薄荷香,没想到燕翎会将住所弄得这么雅致。

“凌姑娘请坐。”

燕翎见凌筱雅在打量他住的房间,倒也没有说什么,很客气的让凌筱雅坐下。

燕翎的房间内就只有一张圆桌,所以此时燕翎和凌筱雅都坐在圆桌上。

燕翎亲自给凌筱雅倒了一杯茶,茶叶清香,热烟熏腾,使凌筱雅的脸红扑扑的,就跟红苹果似的。

凌筱雅轻抿了一口茶叶,清幽可口,是上等的好茶。

“忠勇侯不会就是为了请我来这里喝茶的吧。”

凌筱雅放下手中的茶杯,直直的看向燕翎。

“我是先该感谢凌姑娘,当初要不是遇上了你,我说不定早就一命呜呼了。”

燕翎对凌筱雅的感谢倒是真的,毕竟当初要不是遇到凌筱雅,他身中剧毒,说不定早就死在荒野,最后就被野兽分食了。

“侯爷严重了。侯爷已经给了我万两黄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凌筱雅能够感受到燕翎的善意,毕竟此时他的自称是我,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本侯,这让凌筱雅对燕翎的感官就好了不少,尤其是有了玉尧做比较之后。

“我的命应该不止万两黄金吧。”燕翎的嘴角微微勾起,凌筱雅觉得他是在笑,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好似雪山上的冰雪融化,让人不禁心生暖意。

凌筱雅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燕翎话中的意思,不就是他的命绝对不止万两黄金,所以他欠她的,也还没有还清。

“侯爷的命自然是不止万两黄金,难道侯爷还想着报答我不成?我是没有意见的。不过侯爷您想怎么报答我?是给我数不尽的金银,还是给我一栋大宅?”

凌筱雅用双手托着下巴,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燕翎,眼神璀璨明亮的好似夜空中的星辰。

燕翎幽深的瞳眸在接触到凌筱雅的眼神之后,也不禁愣了愣。他只觉得凌筱雅的眼神似乎有魔力一样,好像能看到他内心的最深处。

燕翎微微有些不自在,明明淡薄至极的他,怎么会因为凌筱雅一个眼神而失控了呢!

燕翎微微撇过头,有些不自在的开口,“凌姑娘想要我如何呢?”

要是熟悉燕翎的人,都能听出燕翎此时有些精魄,就像屋内的清冯、流月二人跟在燕翎身边多年,自然是听出了燕翎的声音有些不对劲。

清风的视线在燕翎和凌筱雅身上来回扫动,眼底闪过一丝恶趣的光芒。

凌筱雅可一点都不了解燕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燕翎的不对劲。

“侯爷已经给过我万两黄金了,小女子我已经很感激了。做人要知足,不能贪得无厌。所以小女子也没什么想要的。侯爷也不必将我的哪一点子恩情放在心上。”

“凌姑娘倒是豁达的很。要是别人救了我,肯定不是区区万两黄金就能解决的了,早就向我漫天开价了。”

“侯爷,如果您只是来跟我说上次我对您的救命之恩,我想,咱们已经谈拢了,天色也不早了,我想早日回家。”

凌筱雅虽然对燕翎的感官不错,可她从来不会忘记,自己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是高高在上的忠勇侯,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农女。

在现代那个倡导自由恋爱的时代,都还讲究一个门当户对,自己跟燕翎,呵呵,是完全不要提了。

呸!呸!呸!

凌筱雅恨不得直接扇自己几耳光,她想到哪里去了!竟然想着自己跟燕翎会发生什么!

凌筱雅扫了一眼燕翎,剑眉斜飞入鬓,面庞刚毅冰冷,相貌更是俊美无俦,再配上浑身那冰冷的气质,凌筱雅只有一句话形容,那就是太man了!

凌筱雅不是很喜欢那些温柔的男人,也不是很喜欢那些奶油小生,对那些娃娃脸,凌筱雅也没多大爱!

可对燕翎这种,man中的man,真心是凌筱雅的至爱啊!

不过,这燕翎瞧着,应该有20了吧,自己还只是个11岁的黄毛丫头。整整差了9岁啊!

你在想什么呢!刚刚还提醒自己不要想了!凌筱雅你现在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跟燕翎又不会有什么,他是忠勇侯,你只是个小农女,他已经20了,古人大多早熟,燕翎说不定早就成亲有儿子了!

不知为何,一想到燕翎成亲有孩子了,凌筱雅只觉得心里不是那么舒服,堵堵的,让她很不高兴。

“凌姑娘,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燕翎纯粹是奇怪,现在的天气可以说是不冷不热,正好,十分的宜人。可凌筱雅的脸就像红透了的苹果,再加上她一双明亮的眼眸,让人看着就想咬一口。

燕翎漆黑的眼眸不禁闪了闪,暗暗骂了自己一句,燕翎,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人家只是一个11岁的丫头!可不知想到了什么,燕翎看着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幽暗。

凌筱雅有些张皇失措的放下了茶杯,“那个茶水台烫,我热的脸红了。”

燕翎扫了一眼凌筱雅放下的茶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被燕翎看的莫名其妙,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辈子,这一眼看的凌筱雅想哭了。

尼玛,燕翎给她倒的茶早就凉了,她还说什么喝茶喝的热的,这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凌筱雅演了咽口水,觉得自己坐的这个位置都很别扭,要不是还顾忌自己的形象,凌筱雅都想直接夺路而走了!

“怎么不见侯爷的夫人呢?”

凌筱雅想着找些话题来转移一下自己的尴尬,不知为何就想到了燕翎的妻子,心里这么想了,也就这么问了。

“噗嗤——”

“噗嗤——”

清风和流月一起喷笑出声。

“清风、流月。”

燕翎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凌筱雅是一点起伏都听出来,可清风和流月却明白燕翎这是隐隐有些动怒的意思了。

“属下知罪。不过凌姑娘,我家侯爷还没有娶妻,哪来的侯夫人,不仅没有娶妻,就连小妾通房都没有一个。”

清风向燕翎请罪以后,连忙向凌筱雅解释。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着清风,这人跟自己说这个干嘛,不过在听到燕翎没有妻子,就连小妾同房都没有的时候,凌筱雅心底隐隐闪过一丝喜悦,尽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喜悦。

“清风。”

“属下知罪。凌姑娘抱歉,属下就是有这个毛病,喜欢向人解释,你瞧,我这张嘴,真是该罚!”

清风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嘴唇。一脸无奈的开口。

“既然知道你这张嘴该罚,自己下去掌嘴吧。”

清风不可置信的看着燕翎,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似乎被人抛弃了一样,自己的主子竟然真的罚他掌嘴,这真的是太狠毒了!

“我看这位清风也就是爱说话了一点,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你就要打他的耳光,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凌筱雅是觉得清风这人挺可爱的,让她看着清风挨耳光,她还真是有些看不过,所以才想着跟燕翎求求情。

燕翎闻言,幽深的瞳眸扫了一眼凌筱雅。

那一眼,不禁让凌筱雅有些紧张,好奇是不是她受挫花了,想想,燕翎要罚自己的属下,她又凭什么开口替人求情呢。

“下不为例。”

“多谢主子,也多谢凌姑娘。”

“你还是多些侯爷吧。”

被清风那么一闹,凌筱雅是更不想留下来了,“侯爷,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这次燕翎没有阻拦,只是在凌筱雅起身的时候,说了一句,“凌姑娘不如回去问问自己的母亲,有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凌筱雅闻言,停住了脚步,转过身,莫名其妙的看着燕翎,“忠勇侯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娘有事情瞒着我不成?”

“这需要凌姑娘自己回去问。”

燕翎一脸神秘莫测的开口。

凌筱雅张了张嘴吧,还想问,可这次,燕翎直接背对着凌筱雅,摆明了不想多开口。

凌筱雅有些愤恨的瞪着燕翎的背影,似乎想用自己的眼神射穿燕翎似的。

一直到凌筱雅离开以后。

燕翎幽深的眼眸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直直的射向清风,“清风,本侯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那么多话了!”

清风头皮一麻,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要秋后算账了,于是连忙嬉皮笑脸的开口,“主子,属下不是看您对凌姑娘有些在乎嘛!属下是担心凌姑娘会误会您,所以才特地帮您解释的,谁曾想,您不奖赏属下,也就算了,竟然还对属下这么凶,属下真是委屈啊!”

一旁的流月只觉得清风让人不可直视,他知道清风有时候很无厘头,可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无厘头,一个大男人竟然对着主子卖萌,那模样,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本侯对凌姑娘不一样了。”

好!很好!他怎么不知道这清风的胆子那么大。

“主子,属下我两只眼睛都看出来了。我看出您对凌姑娘很不一样。主子,其实您跟凌姑娘也挺相配,当初昭慧长公主跟夫人也是定下婚约的,那凌姑娘不就是您的——”

“定的不是她。”

燕翎淡淡的说道。

“可昭慧长公主的大女儿已经成亲了,如今不就凌姑娘一个了,那这么算起来,凌姑娘就是您的未婚妻啊!”

反正清风就是觉得凌筱雅不错,要是凌筱雅当他的主母,他也觉得挺乐意的。

燕翎默默的扫了一眼清风,“清风原来你还有做媒婆的其潜质啊!”

“多谢主子夸奖。主子的终身大事,作为属下的我,可是一直都很关心。”

流月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是个人都能听出主子是在说反话,也亏得清风能把这话当做夸奖的话来听,其实这也算是一种本事。

“你先将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吧。”

燕翎看着清风那没脸没皮的样子,忍不住冷哼。

“主子的终身大事还没有解决!我做属下的,怎么能谈婚事呢!”

清风义正言辞的开口。

燕翎冷哼一声,他也是知道清风的为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流月不知想到了什么,倒是开口问,“主子,如今已经确定凌姑娘就是昭慧长公主的小女儿,您怎么不将凌姑娘的身世告诉她,带她会梁都呢?”

其实流月也是挺欣赏凌筱雅的,要不是她,主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

而且凌筱雅从小在乡下长大,从搜集的情报来看,她小时候的日子过得很悲惨,天天被打骂,每天更是有干不完的活。可在这么悲苦的条件下,她还能积极乐观的成长,甚至还学到绝佳的医术,这样人,配当他们的女主人!

“虽然已经确定她的身份了。可没有信物证明,楚国公府的那群人肯定又会出夭折子。”燕翎沉声开口,刚毅的眉眼间也闪过一丝厌恶,可想而知,他对楚国公府的那群人也是厌恶至极。

“所以主子才让凌姑娘回去问林氏?”

清风的脑子转的倒是很快,立马开口说道。

燕翎点了点头,“你这方面,倒是机灵的很。”

“这还不是跟主子您学习的!”

清风立马说道。

“主子,您有没有发现其实凌姑娘跟昭慧长公主还是蛮相像的。只是凌姑娘现在年纪小,所以不是很明显。”

“流月别说,你看问题还真准确。仔细回忆一下,还真是。不过凌姑娘可是昭慧长公主的亲生女儿,怎么可能不像。其实要是凌姑娘以前的日子能好过一点,她现在看起来怕是能更像昭慧长公主。”

清风摸着下巴说道。

这次流月倒是难得点头赞同了清风的话,确实,凌筱雅现在的脸虽说有些肉,也渐渐变得白皙了,可因为小时候的营养不良厉害,所以现在也没有补回来多少。这脸嘛,自然也就看不出有多像昭慧长公主了。

“等等吧。西漠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谈论这事情还太早。”

说到西漠,就连清风的神色也不禁严肃起来,“主子,您说这次西漠大皇子的事情,是不是水月的人做的。”

“我看难说。你看那铁燕儿,口口声声的将西漠大皇子昏迷的事情赖在我大梁身上,说不定是她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流月想到铁燕儿,就忍不住冷哼。

那女人真是太讨厌了!

“去查查落霞镇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出现过。尤其往水月这方面去查。”

“是。”

*

凌筱雅怀着莫名的心思回到了家,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的来到林氏的房间。

“雅儿,你怎么了?”

林氏正跟凌筱柔在做针线活,一看到凌筱雅魂不守舍的模样,忍不住开口询问。

凌筱雅坐到林氏身边,一想到燕翎的话,她就觉得心里怪怪的。

“雅儿,你刚才去哪儿了!我让你姐找你,都没找到你人!”

“是啊!筱雅,你要出去,好歹跟我说一声啊!”

凌筱柔不禁抱怨出声,不过她是担忧多过抱怨。

凌筱雅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林氏听了大惊,“雅儿,那些贵人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掺和起的。以后这种事情,你有多远就离多远,千万不要管,知道吗?”

凌筱雅点了点头,“我这次是被赶鸭子上架,我对这种事情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娘您放心。只是今天我见到了忠勇侯。”

“忠勇侯?他是谁?”

“我知道。上次我去镇上听人说过忠勇侯,说他年纪轻轻就凭自己的本事封侯,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英雄!”

看着凌筱柔一脸崇拜的模样,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很想问,燕翎有那么厉害吗?

“娘,今天忠勇侯莫名跟我说了一句,让我问您瞒了我什么事。”

林氏手上正在做的女红突然掉在地上。

“娘,您怎么了?”

凌筱雅看林氏反应这么大,也不禁吓了一跳,难道真让燕翎说中了,林氏真的有事情瞒着她?可到底是什么事情瞒着她。怎么自己一提,林氏就那么激动。

“不用捡了。筱雅,娘累了,你跟筱柔两个先出去好不好。”

凌筱雅点了点头,她也不想问林氏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况且到底有没有什么瞒着她,又有什么重要,一家子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不就好了。

直到凌筱柔和凌筱雅离开屋子,然后将门关上。

林氏才踉跄的起身,打开衣柜,从最底下拿出一个蓝色的包裹。

林氏双手颤抖着将包裹打开,里面赫然出现一个红色的襁褓,红布上有金线绣成的凤凰图案,可以说是栩栩如生,看着就让人心生喜爱。

林氏伸手抚摸着红色的襁褓,喃喃自语起来,“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林氏的声音空远缥缈,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

凌筱雅也只是微微纠结了一会儿,就将事情放下了。她确定,而且很确定林氏真的很爱她,有一个爱自己的娘亲,有可爱的弟弟,灵巧的姐姐,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难道还真做梦自己是什么大家小姐不成?

虽说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还做过这梦。可现在是想都没有想过了。

过日子就该踏踏实实的,不能老想着这些无厘头的。

入夜

铁燕儿回到自己的房间,屏退了所有的下人,将屋内所有的东西都狠狠砸了一通,直到砸不动了,才喘着气坐在床上。

此时铁燕儿一张美艳无双的脸狰狞起来,又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始咬牙切齿,“凌筱雅!凌筱雅!不过是个小小的村姑,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难看!”

铁燕儿好歹还记得自己此时在哪里,即使已经气愤到了极点。可这声音还是很轻,轻到只有她一个人听得到。

“你怎么不说自己没用!”

一道不屑又狂妄的声音传来。

铁燕儿一惊,“谁!”

很快一蒙着脸的黑衣男子出现。

“是你。”

铁燕儿显然也认识来人,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我来看看西漠的第一美女,如今是怎么气急败坏的!别说,你这样子,让人看了,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一个疯妇。”

男子嘲笑的话语,毫无顾忌的出口。

铁燕儿气得一张脸都变得铁青,“你又有多大的本事,是谁跟我说,海幽香加上芙蓉花产生剧毒,压根儿不会有大夫看得出来,可如今怎么样!一个小小的村姑都能看出你的把戏!”

“你说的那村姑不简单。海幽香加上芙蓉花产生剧毒,在宫里,也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知道,就连御医都把不出来。一个村姑,哪来这么大的本事。”

男子的声音也充满了不解。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没用!”

铁燕儿算是气急了,没好气的冲着男子吼。不过还记得控制音量,没有让外面的人听到。

“啪——”

“你竟然敢打我!”

铁燕儿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这男人竟然敢打她!

还不等铁燕儿说什么,男子以鬼魅的速度来到铁燕儿面前,伸手握住铁燕儿的下巴,使铁燕儿被迫抬头看着他。

“铁燕儿,你给我记住。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别想在我跟前摆你的公主架子,你也得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

男子说完,就放开了铁燕儿的下巴,然后从怀中取出手帕,擦了擦,似乎觉得刚才碰了铁燕儿,让他觉得很脏。

铁燕儿自然是看到了男子的动作,不禁更加生气,这男人算什么,是嫌弃她不成!

“你又算什么。藏头露尾的,就连真面目都不敢露。有本事,就让我看看你的脸啊!”

这是铁燕儿最气愤的地方,黑衣男子每次来见他,都是蒙着脸,她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这让她怎么能不生气。

“激将法?可惜对我没用。你铁燕儿还不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男子这次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铁燕儿了,冷哼一声,不屑的开口。

“你——”

铁燕儿大怒,抬起头就要打人。

可惜手还没有落在男子手上,就被男子握住,狠狠一甩,铁燕儿整个人都倒在床上。

“我告诉过你,识相一点。要是你继续不知好歹,你当初找杀手杀铁猛,如今又给铁摩下毒的事情,我保证,很快就能传遍天下。当然了,也会传到西漠皇的耳朵里。”

“你敢!”

铁燕儿大惊,声音也有些控制不住,拔高了起来。

“公主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听到外面侍婢的话,铁燕儿连忙开口,“没事。本公主想休息了,你们都走远一点。”

“是,公主。”

“我不敢,铁燕儿,你给我听清楚了,这世上就没有我不敢的事情。你在我眼里,就是一颗能用的棋子,不过要是哪天这棋子不好用——”

“你到底想怎么样!”

铁燕儿不想再听男子威胁,美眸死死盯着眼前的男子,要是有可能,她真想将这人给千刀万剐了!

“这才乖。把这个让铁摩吃进去。”

男子从怀中取出青色的瓷瓶。

铁燕儿接过,不解的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毒药。我倒要看看,铁摩一而再的在大梁中毒,西漠皇会真的毫无所动。”

“你让我杀大皇兄!”

“这么惊讶做什么。我以为你这种事情已经做的轻车熟练了,当初你能让杀手去刺杀铁猛,如今给铁摩下毒又怎么了。”

男子好笑的看着铁燕儿。

“这不一样!”

铁燕儿紧紧握着青色的瓷瓶,似乎是想要将它捏碎一样。

铁猛爱经商,看着是最没有希望继承皇位的一个。可铁燕儿就是觉得父皇对铁猛的态度不一样。

为了排除所有的危险,铁燕儿派人刺杀过铁猛。可惜失败了。

铁燕儿万万没想到,自己刺杀铁猛的证据竟然在眼前的黑衣男子手中。自己也试过要杀了黑衣男子,可自己试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敢了。因为黑衣男子的手段,真的不是她能比得上的。

杀不了人,黑衣男子又时刻拿着证据威胁自己,无奈,铁燕儿只能被黑衣男子威胁。

这次给铁摩下海幽香加芙蓉花的毒,就是被黑衣男子逼的。

铁摩为人冲动,铁燕儿很确定,自己的父皇是绝对不会将皇位传给铁摩。

而且铁摩对她也真的是不错,是真心将她当做妹妹一样爱护。

给铁摩下海幽香加芙蓉花毒的时候,黑衣男子说过,这毒,他会给解药,可如今这青色瓷瓶里的——

像是看出了铁燕儿的疑惑,黑衣男子淡淡的开口,“这里面虽然是毒药,可不是无药可解的。等你把事情闹大,让西漠皇知道,我会给你解药。”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不需要你相信。你要是不愿意做,你刺杀铁猛,还有给铁摩下毒的事情,我保证很快会传到西漠皇耳中。”

“你卑鄙。”

铁燕儿真是恨透了眼前的男子,竟然这么威胁她一个女子!

“随你怎么说,我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好。”

“如今皇叔已经有些怀疑我了,我压根儿没法子将这药喂给铁摩。”

铁燕儿也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是有些太激动了。怕是铁塔奇已经有些怀疑她了。

“那是你的事情了。我只是吩咐你做事。具体要怎么做,这需要你自己拿主意。”

黑衣男子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让铁燕儿大恨。

“你能弄到海幽香,还知道海幽香和芙蓉花混在一起in有剧毒,你是水月皇室中人?”

后面的话虽然用的是疑问语气,可铁燕儿心里却已经确定了。

“不错,难得聪明了一回。我倒是对你口中的那个村姑感兴趣了,居然能认得海幽香,还知道海幽香加上芙蓉花就会产生剧毒,更知道解法。是个人才。起码比你这个所谓的公主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别拿我跟一个村姑比较!”

凌筱雅算什么,只是一个下贱的村姑,她铁燕儿,可是西漠最尊贵的明珠!凌筱雅有什么资格跟自己相提并论!

“是不能比较。人家比你强多了。要不是她认出海幽香,你怕是到死都不知道我的身份。公主?啧啧,白痴公主更适合你。”

铁燕儿气得不行,难道在别人眼中,她真的不如凌筱雅那个村姑嘛!

“记得把事情办好。否则后果你知道。”

黑衣男子话落,整个人就消失无踪,就跟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