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波澜再起/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日后

凌筱雅将心中的一点纠结放下之后,就继续新的开始了。

凌筱雅突然想起自己给朱云做的拼图,图倒是画好了,不过还没有切割。

凌筱雅拿了一张宣纸盖在拼图上,心里想着怎么切割。

大约估算好了比例,凌筱雅就在上面画图案,有正方形、长方形、三角形还有菱形。

没多久,凌筱雅就画好了。

将两块拼图都弄好以后,凌筱雅就带着两块拼图,打算去夏苗苗家。

一来是想请夏全将拼图给切割好,二来,她也想去看看夏苗苗。

冰玉看到凌筱雅要出去,忍不住开口,“小姐,您是打算出去?”

凌筱雅点了点头,“嗯,我想去一趟苗苗家。你还是别叫我什么小姐不小姐的了,直接叫我筱雅吧。听你叫我小姐,我觉得怪别扭的。”

于是凌筱雅带着冰玉一起去了夏苗苗家。

褚氏正在外面晒菜,看到凌筱雅,连忙开口请她进去,“筱雅,你来了,赶紧进来吧。”

凌筱雅带着冰玉进了褚氏的家,“夏婶,苗苗人呢?”

褚氏一听凌筱雅提起夏苗苗,一双眼睛就黯淡下来。

“说到苗苗,婶子真应该感谢你才是。说起来,我这个当娘的还真是不称职,自己的女儿跟其他男人——”

褚氏说到后面,真心觉得说不下去了,自己的女儿不争气,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你又能怎么办!

凌筱雅连忙安抚褚氏,“夏婶,其实也怪我。一开始,我发现这事。苗苗求我不要告诉你们。我一时心软答应了,后来苗苗又拿我当借口,我顾忌着跟苗苗的情分,没有出口反驳。该是我向您说一声抱歉才是。”

“筱雅,你别这么说,是我该谢谢你才是,徐一郎是什么样人,你夏叔叔和大奎哥都知道,我们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苗苗那不自爱的,竟然跟徐一郎牵扯在一起,幸好,还没有酿成大错。”

这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凌筱雅闻言却皱了皱眉头,没有酿成大错,这大错是指夏苗苗没有被徐一郎占了身子?

凌筱雅一惊,褚氏不会帮夏苗苗检查了身子吧!

这次凌筱雅是真心觉得夏苗苗有些可悲了。这是乡下,肯定是用最原始的法子,检查女子到底还清不清白。

“夏婶,我想请夏叔叔帮我切割一下这两块图,怎么切割我也已经画好图了。”

“好,待会儿等你夏叔叔回来,我就让他帮你做。”

“谢谢夏婶了,切割的地方,还请您帮我转告一下夏叔叔,让他帮我打磨的光滑一点。”

“好,你放心。婶子会记得转告你夏叔叔的。”

“婶子,我想去看看苗苗。”

凌筱雅还是有些不放心夏苗苗,不看一眼,她真的有些放心不下。

褚氏有些犹豫,眼神在扫到夏苗苗房间的时候,微微顿了顿。

“难为你还记着苗苗,你想去看,就去看看吧。”

褚氏说完,就直接出门继续晒菜了。

“冰玉,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

“好。小——筱雅。”

冰玉脱口而出想要叫小姐,不过想到凌筱雅说过让自己叫她筱雅,于是硬生生的改了口。

凌筱雅敲了敲夏苗苗的门,没反应,于是凌筱雅直接推开了夏苗苗的房间。

只见夏苗苗一个人缩在床上的的角落,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就埋在膝盖间,原先一向整齐干净的头发,如今是杂乱的披着,要是不认识的人,看到夏苗苗这样,肯定会吓一大跳。

可能是凌筱雅推门的动作惊动了夏苗苗。

夏苗苗茫然的从膝盖上抬起头,乍看到凌筱雅的时候,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凌筱雅走到夏苗苗的身边,推了推她

夏苗苗涣散的眼神,在看到凌筱雅的那一刻,似乎有了焦距,然后夏苗苗突然抱住凌筱雅,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呜——筱雅,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说过只喜欢我一个的,他说过会娶我的!可——可——”

可能因为太久没有说话了,夏苗苗的声音有些沙哑,不复以往的清脆。

凌筱雅拍了拍夏苗苗的背,柔声开口,“好了,好了。你也别这么激动了。徐一郎不是个良人,忘了他就是。那种人渣,不值得你为他掉眼泪。”

夏苗苗从凌筱雅的怀中抬起头,一双哭红了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凌筱雅,“不值得?他不值得我为他掉眼泪?可你知道我娘他们是怎么对我,我娘竟然——”

说到最后,夏苗苗说不下去了,她竟然经历了那么羞辱的事情,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凌筱雅自然明白夏苗苗说的是什么意思,“苗苗,夏婶的做法可能是激进了一点,但她对你的爱,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我知道,可——可我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你也别怨夏婶了,如果不是我撞破了你跟徐一郎的事情,你说实话,你会不会将自己的身子给徐一郎。”

夏苗苗很想冲着凌筱雅说一句,我不会,可事实上,夏苗苗知道她会,因为她爱徐一郎,就算将自己的清白给了徐一郎又能如何。

此时此刻,她是真的庆幸,自己遇到了凌筱雅,没有一时糊涂,真的将身子交给徐一郎那负心汉。

夏苗苗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都变得有些苍白。

“苗苗,你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先到徐一郎,所以不舒服?”

除了这个,凌筱雅是想不到第二个原因了。

“没——没什么。”

夏苗苗能告诉凌筱雅,自己被徐一郎哄骗的,将自己的贴身肚兜送给了徐一郎吗?

那么丢脸的事情,她真的说不出来,她还想在凌筱雅面前保留最后一点尊严。

也就是夏苗苗此刻的犹豫,造成了她日后万劫不复的下场。

凌筱雅也不疑有他,只以为是夏苗苗因为徐一郎那渣太伤心了,看到自己太激动了,所以行为才有些反常。

“你啊!赶紧忘了跟徐一郎的事情,以后好好的过日子。想想,你可是凤阳村的一朵鲜花,难道还真要为了徐一郎那坨牛屎而毁了自己一辈子?”

凌筱雅见夏苗苗只是一味的颤抖,却不开口,心里有些好奇,正打算再说几句。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响声,“小姐,一个叫清风的找你。”

清风?那不是燕翎的手下吗?他找自己做什么?

一时间,凌筱雅觉得有些好奇。

“筱雅,有人找你,你——你就先出去吧。”

“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不要再多想了。”

凌筱雅出门以后,看到清风一脸急切的看着她,不禁觉得有些奇怪,“清风,你找我是——”

“凌姑娘,赶紧跟属下去驿馆,西漠大皇子突然口吐白沫,浑身颤抖,看过的大夫都说他凶多吉少了!”

“怎么可能!按理说,吃了我开的药,明日他就能醒过来才对,怎么会口吐白沫,还浑身颤抖!”

褚氏原本见清风,这么个相貌堂堂的人来找凌筱雅,心里还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谁。

如今又听到什么西漠大皇子,整个人都惊呆了,都说凌筱雅有出息了,接触的都是大人物,原先她还不怎么相信,可如今她真是不能不信了。

“凌姑娘赶紧跟我去驿馆。有人说是你给西漠大皇子开的药有毒。侯爷让属下来接您去驿馆,就是担心有人抢先一步对您下手。”

清风脸上此时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散漫,整个人看着严肃的不得了。

“好,我这就跟你去。冰玉,你回家,帮我照顾家里。”

凌筱雅担心有些人会丧心病狂的对自己的家人动手。

“凌姑娘放心,侯爷已经派了人保护您的家人,您放心跟属下去驿馆吧。”

“那就多谢侯爷了。”

凌筱雅也知道事情紧急,不能耽搁,连忙跟着清风离开了。幸好清风是骑着马来的,凌筱雅就跟清风同坐一骑,离开了。

凌筱雅微微有些奇怪,清风似乎很避讳自己一样,整个身子紧绷的不得了,压根儿不敢接触自己。

凌筱雅想了想,也只能想到,肯定是因为清风是个正人君子,担心有辱自己的清誉吧。

幸亏清风不知道凌筱雅的想法,否则真是想笑了,凌姑娘诶,属下是把你当未来在主母看待,他怎么敢亵渎自己未来的主母呢!

凌筱雅离开以后,冰玉就立马回了凌家,虽然有个不知道什么的侯爷已经派人保护了,可冰玉还是不放心,短短的接触,冰玉也已经将凌家的人当做亲人了。

等到凌筱雅和冰玉都离开以后,褚氏放下了手中的菜,去厨房端了做好的早饭给夏苗苗。

夏苗苗看到褚氏,倒不像前几日那么大的反应了,可能是因为凌筱雅那番话说得她动摇了。

褚氏见夏苗苗不再像前两日那么排斥自己,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筱雅,现在跟以前真不一样了,接触的都试达官贵人。苗苗,你以后啊,要多跟筱雅接触接触。”

夏苗苗正喝着粥,有些不明白的看着褚氏,“娘,您在说啥啊!”

什么达官贵人?筱雅能认识什么达官贵人、

“刚才有一个叫清风的人来找筱雅,说了什么西漠大皇子,什么侯爷,好像都跟筱雅关系挺好的样子。娘就想,筱雅肯定是认识这些达官贵人。想想,筱雅的命还真是好,在客似云来她赚了不少,如今又认识这么多贵人,想想就让人羡慕啊!”

褚氏也就是稍微感慨一下,可这话听在夏苗苗的耳朵里,无疑在夏苗苗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明明以前自己比凌筱雅过得好的多,她是家里的掌中宝,谁不宠着,谁不爱着;而凌筱雅只是一个被人欺负的可怜虫,整天连饭都吃不饱,天天挨打挨骂。

可如今呢,自己因为徐一郎,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可凌筱雅却过得这么好,有钱不说,还认识了那么多的达官贵人,不公平,真的是不公平!

人就是这样,比你不好人,要是一下子过得比你好了,这心里就一下子不平衡了。

夏苗苗此时就是这种心理,觉得上苍不公,为何要如此厚待凌筱雅,而她却要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嫉妒的种子已经在夏苗苗的心中埋下,逐渐成长,慢慢的根深蒂固,成长成滔天的大树!

当然了,这一切,凌筱雅都不知道。此时她正和清风飞速赶往驿馆。

在路上,凌筱雅忍不住皱眉,奇鲮香木加芙蓉花的毒不难解,按理说喝了她开的药,铁摩的身体应该就会渐渐好转,到了第三日,应该就能醒来,跟常人无异了。

可是铁摩怎么偏偏口吐白沫,还全身发抖,这压根儿就不正常啊!

除非铁摩又中了新的毒!

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思,凌筱雅和清风终于到了驿馆。

凌筱雅在见到铁摩的时候,不禁大惊,铁摩的情况远比她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凌筱雅你个贱人,就是因为你,我大皇兄才会出事!”

铁燕儿眼尖,在凌筱雅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于是立马尖声吼道,甚至还抬起了手,似乎想要亲自动手扇凌筱雅的耳光!

凌筱雅光注意铁摩的情况了,压根儿就没有理会铁燕儿,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铁燕儿的巴掌就要打在她的脸上了!

“公主适可而止。”

千钧一发之际,燕翎握住铁燕儿的手腕,幽黑冰冷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冷冷的看着铁燕儿。

铁燕儿一惊,心生退意,可一想到此时自己是占理的一方,她凭什么要怕燕翎!

赵天楚见燕翎握住铁燕儿的手腕,温润的眼眸闪过一丝懊恼,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要给大皇子诊脉!”

凌筱雅可没有那功夫继续理会铁燕儿,她真担心要是再晚上一点,铁摩的小命就没有了。

“好。你赶紧去。”

燕翎深深看了一眼凌筱雅,沉声开口。

“不准!就是这个贱女人,要不是她故意害我大皇兄,我大皇兄怎么可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铁燕儿尖声吼道,那声音似乎能够穿破人的耳膜一般。

“铁塔奇王爷,西漠大皇子的情况很危急,民女担心要是再耽搁下去,西漠大皇子怕是真的要不行了。”

凌筱雅知道最能为铁摩做主的就是铁塔奇了,于是凌筱雅直接朝着铁塔奇说道。

铁塔奇看了眼床上的铁摩,又看了一眼凌筱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去看吧。不过本王也提醒你一句。要是铁摩真的出事,你怕是也逃不了。”

凌筱雅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不过她很快就明白过来。毕竟铁摩是吃了她开的药才会出事。

凌筱雅虽然明白,可这心里还是不舒服。

不过此时的情况已经十分危急,轮不到她再继续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凌筱雅来到铁摩的床边,阿牛瞪着一双比铜铃还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觉得要是有可能,这阿牛怕是想要扑上来吃了自己!

不过,凌筱雅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连忙给铁摩诊脉。当凌筱雅的手指一接触到铁摩的脉搏,整个人顿时一惊。

“他怎么又中了新毒!”

“什么!”

铁塔奇最为惊讶的开口,听凌筱雅话里的意思,是铁摩又让人下了新毒。

凌筱雅没有心情回答铁塔奇的问题,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蓝色的小瓶,里面装的是空间灵泉,是凌筱雅怕有什么突击情况,特地准备的,毕竟自己那时候总不能用食指喷灵泉吧!人家肯定会把自己当成妖孽!

没想到这空间灵泉倒是便宜铁摩了。

凌筱雅想要给铁摩喂空间灵泉,可不知道铁摩是怎么长的,脸上的肉硬的不得了,凌筱雅压根儿就捏不开。

看来电视剧里面,那些人轻轻松松的将昏迷的人的嘴巴捏开灌药,那都是瞎扯!反正她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燕翎看着凌筱雅在铁摩的下巴乱捏,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一幕十分刺眼。

“阿牛,赶紧把西漠大皇子的嘴巴捏开,然后把这瓶子里的水灌进去。”

试了一会儿,凌筱雅也就不再试了。

阿牛没有听凌筱雅的吩咐,而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凌筱雅,“你不会是想害大皇子吧!”

害你妹啊!凌筱雅听了阿牛的话,爆粗口的心都有了。

“你要是想西漠大皇子死,你就别动!”

“阿牛,照筱雅的话做。”

“皇叔!”

铁燕儿睁大一双美眸,恨恨的盯着铁塔奇,为何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要这么相信凌筱雅,凭什么!

阿牛得了铁塔奇的吩咐,立马从凌筱雅手中接过瓷瓶,打开瓶塞,一手轻轻一捏铁摩的下巴,铁摩的嘴巴就张开了,然后迅速的将瓶中的水都灌进铁摩的嘴中。

凌筱雅紧紧盯着铁摩,在看到铁摩将空间灵泉咽下去的时候,她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铁摩喝下空间灵泉后,整个人就不再颤抖了。

铁塔奇见状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你给西漠大皇子喝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有效?”

玉尧忍不住出声问道。刚才铁摩一副快要小明芜湖的模样,可凌筱雅不知道给铁摩喝了什么,就那么一会儿,铁摩的情况似乎就好了很多,这未免太厉害了吧。

“是我自己调制的药水。是可以缓解毒性发作的。”

“配方呢?”

玉尧可看出这东西的价值了,他绝对相信,要是他卖这药水,肯定能大赚!

凌筱雅凉凉的瞥了一眼玉尧,“独家秘方,概不外传!”

玉尧在凌筱雅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心里不痛快了。

“就算你救了我大皇兄又如何,别忘了,我大皇兄是喝了你开的药,才变成今天这样子的!”

铁燕儿恨恨的盯着凌筱雅,似乎想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皇妹,筱雅救了大皇兄,这是众人都看到的。你也别再胡搅蛮缠了。”

铁猛在一旁看了良久,要说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凌筱雅,可经过这么一回,他是绝对相信凌筱雅了。

“你——”

铁燕儿恨恨的看着铁猛,她不知道为何所有人的眼神都只看着凌筱雅,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凌筱雅也很郁闷的看着铁燕儿,她也想问铁燕儿一句,我到底哪里跟你有仇,你有必要一天到晚的盯着我不放嘛!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西漠大皇子是怎么又中毒的。这毒霸道刚烈,照我看,服毒者不到一刻就会一命呜呼。”

“可西漠大皇子虽然病情有些严重,可也没有像你说的不到一刻就一命呜呼啊!”

玉尧有些好奇的看着凌筱雅,从铁摩不正常开始,都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个一刻钟了,要是真如凌筱雅所说,铁摩中毒不到一刻钟,就一命呜呼,那铁摩肯定等不到凌筱雅来,就死了!

“那是因为施毒的人不了解他下的毒。这种毒药跟西漠大皇子原先中的奇鲮香木加芙蓉花的毒,有些相冲。就是因为有了那么一点缓冲的时间,否则也不用等到我来了。西漠大皇子,真的是要一命呜呼了!”

“不会的!”

铁燕儿突然吼道。一张美艳的小脸也如同缟素一般的惨白。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打量铁燕儿,这人的反应有些太大了吧。而且这反应大,看着还像是因为担忧铁摩中的毒,会让他在一刻内就一命呜呼,她的反应大的好像是因为似乎被人欺骗了,所以——

燕翎如黑曜石般闪耀的瞳眸就那么直直的盯着铁燕儿,看的铁燕儿心里直发毛。

“驿馆里不会是有奸细吧。”

凌筱雅意味深长说了一句。

“查!必须查!皇叔,大皇兄已经被人下了两次毒了,这两次幸亏是有筱雅在,否则大皇兄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大漠男儿最是豪爽,义薄云天,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奸细,

凌筱雅注意到铁燕儿一张脸几乎全白了,整个人似乎受到很大的惊吓一眼,那模样,落在凌筱雅眼里,就成了做贼心虚。

“西漠大皇子这两天都吃了什么?”

凌筱雅看着阿牛问道。

“就是你开的药,大皇子昏迷着,又不能把那些饭菜灌进大皇子的嘴里。”

“我开的药肯定没问题。不过会不会让人做了什么手脚,那我就不清楚了。药渣还没有吗?”

“前两天的都已经扔掉了。就只剩今天的。”

阿牛回道。

“能不能拿来给我看看。西漠大皇子中的是烈性毒药,所以这毒八成是加在今天的药里了。”

“好,我这就去。”

阿牛原先还是有些瞧不起凌筱雅,不过自从凌筱雅两次从鬼门关钱将大皇子救了,阿牛对凌筱雅的印象就好了一些

很快,阿牛就将熬药的罐子带来了。

铁燕儿在看到药罐的时候,瞳眸急剧收缩,心里不禁安暗自恼恨,为何她不抢先将这药罐给毁了

凌筱雅打开药罐,顿时一股浓烈的药味弥散开来。

不用再检查这药里还有什么了,凌筱雅已经确定这药是让人下了毒。

“这药里被人下了毒。药味比起原来浓郁了不少,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察觉。”

阿牛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药的味道不是差不多,我怎么没有闻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

阿牛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明明味道没什么不一样啊!

凌筱雅看着阿牛一副无辜的模样,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下了毒的药比起她开的药,味道要浓郁一些,一般人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可是西漠人,吃的都是孜然,胡椒这些重口味的东西,他们要是能闻出药味有什么不同,那太阳才打西边出来呢。

“铁塔奇王爷,可否将熬药的人唤来。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

“好。”

铁塔奇随即吩咐自己的贴身侍从去叫人。很快熬药的小厮就进来了。

“小的参见各位贵人。”

熬药的是个大梁人,名叫李永。看着挺忠厚老实的。

“我大皇兄喝了你熬的药,差点再次中毒而亡,你说,是不是你给大皇兄下的毒!”

铁燕儿厉声开口指责,似乎已经认定了下毒的就是李永。

李永连忙摇头,下毒谋害西漠大皇子,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种事情啊!

“没有!小的怎么敢下毒谋害西漠大皇子!就是借小的十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啊!”

李永死命的开始磕头,那一声声的,绝对是没有作假,很快他的额头就红肿一片。

“铁塔奇王爷,能否让我问他几个问题。”

凌筱雅看着有些不忍心,忍不住开口,其实想想,也不该是这人,要真的是他,他早就可以下毒了,何必等到今天,所以凌筱雅不认为凶手是他。

“你别磕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这两天熬药的时候,有没有人经过你熬药的地方。”

李永听到凌筱雅的话,磕头的动作顿时一停,“有没有人经过我熬药的地方。那人还挺多的,因为小的是在院子里熬药。”

经过院子里的人还是不少的。这让他一个个说,他也说不上来啊!刚升起的活命希望,一下子又消失了。

李永只觉得难过极了。

“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来过,跟你说过什么。”

“特殊的人?”

李永忍不住喃喃自语,他这两天都老实的在药房熬药,哪里会有什么特殊的人。不知想到了什么,李永眼睛一亮,“小的,今天熬药的时候,铁燕儿公主来过院子,还特地嘱咐小人要好好熬药!”

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铁燕儿,眼底都带着浓浓戴怀疑。

看着众人都疑心到自己身上,铁燕儿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之际,“皇叔,你不会以为是我下毒吧。没错,我今天来大皇兄的院子,是想来看看大皇兄。正好看到这人在熬药,所以才多问了一句,让他好好熬药。难道,这样我就成了凶手不成!”

“一般凶手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凶手!”

玉尧凉凉的瞥了一眼铁燕儿说道。

“玉小侯爷,说话要有证据,没有证据,你可不要信口雌黄啊!”

铁燕儿的目光犹如尖刀利刃一般射向玉尧。

“哎呀,铁燕儿公主,你的反应那么大做什么,本小侯爷又没有说你是凶手。本小侯爷刚才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发看法。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啊!况且本小侯爷刚才有影射什么吗?你有必要那么激动吗?”

“你——”

铁燕儿气急败坏的看着玉尧,她真想直接刮花玉尧那长风骚的脸!

“对了,本小侯爷还听说一句话,做贼心虚,不知道铁燕儿公主你如今算不算呢?”

玉尧说着还特地挑了挑精致的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燕儿。

“本公主也听过一句话,身正不怕影子歪,本公主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铁燕儿正气凛然的开口,似乎真的是被人冤枉了一样。

玉尧正要出口嘲讽,燕翎给玉尧递了个颜色,让他稍安勿躁。

玉尧只能将想发的牢骚全都咽下去。

“铁塔奇王爷,既然铁燕儿公主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清白的,不如搜一搜铁燕儿公主的房间。”

“忠勇侯,你好大胆子!竟然要搜本公主的房间!难道这就是你大梁的待客之道不成!”

铁燕儿厉声吼道!

“本侯是请铁塔奇王爷搜,可从来没有说过要自己搜。”

凌筱雅凑到燕翎身旁,忍不住开口,“你就不担心铁燕儿早就将药给处理掉了。”

凌筱雅自认为小声的声音,可没有逃过众人的耳朵。

“她没机会。”

言下之意,是燕翎有派人看着铁燕儿。

但凌筱雅还是好奇,既然燕翎派人看着铁燕儿了,那她怎么还会有机会给铁摩下药。

是了,铁燕儿好歹是西漠的公主,燕翎不可能随时随地的看着铁燕儿,总是会有疏忽的时候。

“好。去搜!”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铁塔奇竟然同意了。

“皇叔!”

铁燕儿不可置信的看着铁塔奇,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铁塔奇竟然会同意。

“好,既然要搜我的房间。如果什么都没有搜到,忠勇侯你要如何向本公主道歉!”

铁燕儿也知道自己的房间肯定是要被搜查的了,于是也不做挣扎了。

“不是本侯下的令。”

燕翎淡淡的开口,可却将铁燕儿给噎个半死!

“来人啊,去搜公主的房间,每一寸角落都要搜到!”

铁塔奇冷冷的开口吩咐。

众人都在等待结果,凌筱雅也一直观察着铁燕儿,见她一点都都不担心,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这让她心里也没底起来。

要么下毒的不是铁燕儿,要么是铁燕儿做了万全的准备。难道她将药藏在自己的身上,一国的公主,怕是没有跟敢搜她的身。

不过铁燕儿有那么大胆吗?竟然直接就将毒药放在自己身上。

不过想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也不是不可能。

不知过了多久,搜查铁燕儿房间的人回来了。

“启禀王爷,什么都没有。”

“皇叔你听到了,什么都没有。我说皇叔,你也别让一些奸佞小人几句话就蒙蔽了眼睛,我是您从小看到大的,您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

铁塔奇冷哼一声,就是因为太了解了,所以才怀疑。

“不会在你身上吧。”

鬼使神差的,凌筱雅就说了那么一句。说完以后,她整个人也呆了。这事情自己心里想想就好,她干啥还要说出来呢!

“你好大的胆子!你一个贱命,竟然想要搜本公主的身。皇叔,你到底还管不管了!”

虽说西漠对女子的贞洁没有那么看重,可铁燕儿到底是西漠的公主,让人搜身,这绝对是有如国体的!

这下子就是铁塔奇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了。

凌筱雅这话实在是有些太大胆。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毒药说不定还真就藏在你身上!”

玉尧看不惯铁燕儿这么嚣张,于是没好气的出口嘲讽。

“好啊!既然你们怀疑毒药在我身上,那就搜好了!本公主做人光明磊落,自然是不怕你们搜查!不过,这次提出搜查的是你们大梁人,可要是本公主身上没有毒药,你们又该如何!”

铁燕儿咄咄逼人的开口。

玉尧很想冲着铁燕儿来一句,你身上肯定有毒药。

不过说实在的,他心里也不是很有底气。

于是玉尧偷偷凑到凌筱雅身边,小声问道,“你有多少把握。”

凌筱雅知道是希望自己能够给他一个肯定回答,不过可惜了,她刚才也是猜的。

于是只能默默的摇了摇头。

玉尧见状,连掐死凌筱雅的心都有了。

你妹妹的,你竟然什么把握都没有,还敢把话讲出来,你是疯了还是怎么样。

铁燕儿见状,笑的愈发灿烂。

“皇叔,难道你就看着我被一个贱民侮辱,都坐视不管吗?”

铁燕儿抓到了凌筱雅的把柄,愈发的不依不饶起来。似乎定要铁塔奇治凌筱雅的罪,还自己一个公道。

“皇妹,得饶人处且饶人。”

铁猛冷冷的开口。其实他也怀疑是铁燕儿下毒,只是没有证据。

“四皇兄,我发现你对凌筱雅这么个死丫头,都比对我这个亲妹妹要来的好啊!”

铁燕儿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铁猛。

凌筱雅仔细回忆着到底有哪里想错了。难道真的是铁燕儿下了毒以后,就立马将毒药给销毁了?

真的是这样吗?可凌筱雅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铁燕儿公主当时跟你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

凌筱雅找不到思绪,于是对着李永开口问道。

“说了什么?公主就是让小的好好熬药。做了什么?也没做什么啊,吩咐小的好好熬药以后,公主就直接进屋内看大皇子了。”

李永回忆着开口说道。

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李永的眼睛突然瞪得极大,“不对!小的想起来了,公主吩咐小的好好熬药后,还打开过药罐子看了看!”

李永的话,无疑再次将铁燕儿给推到了风尖浪口。

铁燕儿冷冷的看着众人,“皇叔,难道你又因为这贱民的一句话,怀疑我不成?没错,我当时是打开药罐子看了一眼,不过我只是想看看,药熬得怎么样了。难道这也算错!”

凌筱雅终于明白自己忽略了什么,那就是铁燕儿是怎么下毒的。

熬药的人一直看着药罐,就算铁燕儿跟熬药的人说了几句话,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可他只要不是死的,铁燕儿往药罐里下毒,他肯定就能看见!

铁燕儿打开药罐,那时候她肯定下毒了,不过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下的神不知鬼不觉,这是问题的关键。

凌筱雅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指甲!毒药藏在你的指甲里!”

------题外话------

推荐七七旧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七七今天喉咙不舒服,所以更新晚了,还请亲们见谅啊!

申吗0216童生投了2张月票cannyk秀才投了1张月票投了1票(5热度)15359513118 投了1票(5热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