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当年往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铁燕儿闻言大惊,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右手往身后塞。

这一举动无疑是在说明,凌筱雅的猜测是正确的,铁燕儿真的是将毒药藏到自己的指甲里。

凌筱雅刚才只是猜测,想到以前看的那些宫斗剧,都说那些妃子喜欢将毒药藏到自己的指甲里,然后下毒。

凌筱雅有了这样的猜测,铁燕儿刚才也因为太得意,就那么大喇喇的将双手摆在众人面前,凌筱雅才有机会发现,铁燕儿的指甲处似乎真的有粉末。

“铁燕儿公主,不如你将你的双手伸出来,让我们检查检查。”

玉尧此时像是得胜的将军一般,得意洋洋的开口。

“你算什么东西!本宫是西漠的最得宠的公主,你有什么资格检查本宫的指甲!”

铁燕儿一张美艳的脸顿时变得狰狞无比。

“你——”

玉尧被铁燕儿的态度激怒,下意识的就要开口,你是做贼心虚。

“玉尧。”

燕翎淡薄寡淡的声音沉沉响起,可却像是一道重锤狠狠的打在玉尧的心上。

玉尧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

燕翎沉静淡漠的眼神转向铁塔奇,“铁塔奇王爷,照你说,如今该如何?”

“多谢忠勇侯帮忙,剩下的事情本王自会解决,还请忠勇侯不必操心了。”

铁塔奇沉声开口,眼底却是满满的不容置疑。

“好。其实原本就是西漠大皇子中毒,只是我大梁秉持着了来者是客的态度,所以才会关心上两句,可不曾想——”

“是我等态度无理了,还请忠勇侯见谅。”

铁塔奇的声音充满了怒火,毕竟燕翎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辈,他一个做长辈的,让小辈那么挤兑,他心情能好才怪。

燕翎幽深的瞳眸中闪过一道流光,优雅沉稳的声线缓缓响起,“如果西漠大皇子又出了什么事情,那——”

“那也是我西漠自己人的事情。不劳忠勇侯再出手了。”

铁塔奇一字一句的说道。

“铁塔奇王爷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本侯还有事,就跟凌姑娘一起告辞了。”

“筱雅,铁摩身上的毒可能解?”

铁塔奇担忧的开口询问。

凌筱雅皮笑肉不笑的对着铁塔奇开口,“铁塔奇王爷,您现在还问我西漠大皇子身上的毒到底能不能解做什么?您要解药还怕没有?”

凌筱雅说着,眼神就往铁燕儿身上投。

铁塔奇也噎,其实凌筱雅说的也没有错。可他担心铁燕儿死不承认,甚至不拿出解药。他虽说是铁燕儿的皇叔,可到底也不能对铁燕儿怎么样。

“筱雅,刚才是本王态度不好,还请你见谅。”

一个王爷,能对自己这么客气,其实凌筱雅应该见好就收了。

铁猛见凌筱雅面有犹豫,于是再接再厉的开口,“凌姑娘,医者父母心,如果我大皇兄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不就白费那么力气救他了。”

凌筱雅想了想,这铁摩虽然讨人厌,不过自己已经在他身上耗费了那么多心力了,要是他真的一命呜呼,到最后麻烦的人不还是她!

这么一想,凌筱雅那一点点不情愿就真的没有了。

“给我拿笔墨纸砚,我把方子写下来。”

很快,阿牛就拿来了笔墨纸砚。

凌筱雅将方子写完后,吹了吹,然后交给铁塔奇,“再找个大夫看一看。每次熬药的时候细心一点,不要再让某些阴险无耻的小人钻了空子!熬好药,再让人试喝!”

熬药的时候仔细一点,是提醒李永的,阴险无耻的小人,说的自然就是铁燕儿了。让人试喝,是告诉铁塔奇,要是再出了什么事情,别赖在她身上就行了!

铁塔奇被凌筱雅这么嘲讽,也不能回嘴,毕竟这次理亏的人是他们。

“玉尧,你和赵公子留下,帮忙管理一下驿馆。”

“我——”

玉尧想说“我凭什么要留下来!”

可燕翎不等玉尧把话说完,就直接离开。

凌筱雅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再留下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就跟着燕翎一起离开。

燕翎这次没有回到他在驿馆的院子,而是走出了驿馆。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看向燕翎,“你怎么不回自己的房间?”

“驿馆的房间?太糟心了,现在就算再出什么事情也不关我事儿了,我乐的轻松。”

凌筱雅不禁觉得好笑,燕翎倒是挺诚实的,说出的话还有点冷幽默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燕翎要去哪儿,凌筱雅不知道,不过她跟燕翎的关系也没有多好,所以此时她还是离开比较好。

清风在后面差点没有喊出声,主子你怎么这么没用啊!

“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作为朋友,我请你喝茶,难道不应该吗?”

朋友?听着燕翎的话,凌筱雅倒是真的愣了愣,她还真没想过,燕翎已经将她当做朋友了。不过想想,燕翎在面对她的时候,都是自称我,没有用那高高在上的称呼,这让凌筱雅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凌筱雅撇过头,俏皮的对着燕翎笑道。

燕翎看着凌筱雅灿若朝阳般的笑容,整个人不禁愣了愣。

燕翎带着凌筱雅去了他的别院。

“没想到你在落霞镇还有这么好的一处别院啊!”

此时凌筱雅和燕翎正坐在院中,周围栽着一棵梨花树木,偶尔有梨花散落,身在其中,宛若在仙境中一般。

“凌姑娘,我家主子的别院不少,要是有机会,您一定要多去看看!”

清风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凌筱雅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清风,她怎么觉得这清风好像是在撮合燕翎和她呢?这个念头闪过,凌筱雅自己就先否决了,怎么可能。不说她和燕翎的身份压根儿不匹配,就是年龄也不配啊!

她今年才11,燕翎看着应该都有20了吧。

凌筱雅甩甩头,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甩出。

“清风。”

平淡的似乎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可是清风却偏偏从中听出了一丝威胁。

清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多嘴了。

“属下知罪。主子,您跟凌姑娘光喝茶也没啥意思,属下和流月这就去给您和凌姑娘端点心过来。”

清风说着,就不给流月反驳的机会,直接拉着流月离开了。

此时院内就只有燕翎和凌筱雅。

原本凌筱雅还觉得挺正常的,可此时院内只剩下她和燕翎的时候,她不禁有些慌了,匆忙的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燕翎倒是淡淡的看着凌筱雅,淡薄精致的面容上隐隐闪过一丝笑意,可再仔细看去,又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是不是很好奇,铁塔奇为何不再继续追究铁燕儿?”

凌筱雅放下手中的茶杯,这次倒是点了点头,没错,她是真的挺好奇的,铁塔奇为何就这么容易的接过这茬。

“是蛮好奇的。”

“你难道自己没有好好想过原因?”

凌筱雅摇了摇头,“我是蛮好奇的。不过我的好奇心有限况且这种事情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想那么多做什么。”

燕翎深邃的瞳眸直直的凝视着凌筱雅,他很想对凌筱雅说一句,等你恢复自己的身份后,这些事情怎么会跟你没有关系。

不过最终,燕翎还是没有将这话说出口。

“铁塔奇让人搜查铁燕儿的房间,其实无论是搜到毒药还是没有搜到,他都会说没有。”

凌筱雅紧紧拧着眉头,有些不解的不看着燕翎。燕翎为何要跟她说这个。

“既然听了,不如好好想想。”

凌筱雅倒是真的将燕翎的话听进去了,仔细的开始分析。

铁塔奇在知道铁燕儿的指甲里藏有毒药的时候,却阻拦了燕翎他们搜查。燕翎又说,铁塔奇下令,让人搜查铁燕儿的房间,无论能不能搜到,他都会说没有……

“我明白了。为了西漠的面子。毕竟一国公主给自己的皇兄下毒,这绝对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情。不过,铁塔奇对外为了表现他的,不,应该是说西漠的态度,所以才会主动提出搜查铁燕儿的房间。如果搜到了,他会让人说没有,然后暗中处理铁燕儿。如果没搜到,那就继续找你要说法。甚至这说法会找咱们大梁的皇上要!

而在知道铁燕儿在指甲里藏毒,铁塔奇将这事情捂住,也是同样的道理!”

燕翎幽深的瞳眸中闪过一丝赞赏,她果然聪慧的。

“你很聪明!不错,都说对了。”

燕翎对凌筱雅能想通,不感到疑惑,只是惊讶,凌筱雅竟然能够想到这么多。

这就不能不让他感到惊讶了。

凌筱雅却没有被夸奖的兴奋,她倒是隐隐有些郁闷,“你说,你们身居高位的人,每天这么谋算来谋算去,有意思吗?”

凌筱雅这次倒是真心感叹,心里也不禁清醒,幸好自己不是什么贵人小姐,否则天天这么勾心斗角的,她不累死。

燕翎深深的凝视着凌筱雅,她眼中的庆幸自然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庆幸吗?可惜,你也是其中的一个。真不知道,你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知为何,燕翎突然有些期待。

“你以为光是权贵之家,才有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

“勾心斗角哪里都有。不过要我说,越是身处高位,他身边的勾心斗角就越多。”

凌筱雅说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好像似乎真的是这样。

“你想的太天真。你跟徐子寒相熟吧。他家的事情你应该听过一点吧。”

“听云儿说过一些。徐子媛也是个可怜的。”

“是可怜?徐子寒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以为他以一介商贾身份考到探花,为何要白白放弃?”

“不知道。”

说实在的,在知道徐子寒竟然高中过探花,凌筱雅真心是惊讶的不得了。

“当年徐子寒高中探花,正是她妹妹跟人有私情的事情被人抓住。徐老爷,也就是徐子寒的父亲,威胁徐子寒,要他主动放弃探花之位,否则就要将徐子媛跟人有私情的事情宣扬出去。”

“那什么徐老爷还是人啊!有这么对自己的儿女吗?”

凌筱雅闻言简直是目瞪口呆啊!世间之大,奇葩更是无处不在啊!那什么徐老爷,更是其中的翘楚啊!

“没想到徐子寒还真是有情有义,为了子媛,竟然连探花都不做了。”

凌筱雅说着撇了撇嘴。

燕翎目光一寒,他说这个,可不是让凌筱雅对徐子寒产生好感的。

“是啊,可惜。徐子寒高中探花,和宁公主,也就是颖贵妃的女儿,曾扬言要嫁给徐子寒为妻。不过后来,徐子寒自动放弃了探花之位,所以……”

“天啊!没想到徐子寒这么有魅力,公主都喜欢他啊!”

凌筱雅这话纯粹就是表达一下她对徐子寒魅力之高的赞叹。

可这话听在燕翎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刺耳!刺耳!相当的刺耳!

“是啊!他魅力自然是大。和宁公主都看上他了。虽然何宁公主没有嫁成徐子寒,不过也放话了,谁要是敢嫁给徐子寒,就是跟她何宁作对。”

“公主真是霸气。将来也不知道谁会倒霉的跟徐子寒在一起了。”

燕翎挑了挑浓黑的眉毛,她的意思是名那人绝对不会是她。

这么一想,燕翎的心情就好了不少。

喝茶喝过了,凌筱雅也想着早点回去,跟燕翎道别后,凌筱雅就直接回去了。

*

冯县令跌跌撞撞的回到官署,冯夫人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冯县令,“你这是怎么了,一副心神不安的模样。”

“安!我怎么安!我所有的一切,差点都在今天毁掉额!”

冯县令将头上的乌纱帽拿掉,狠狠的扔在桌上。

“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是有什么麻烦事,我去找天楚说说?”

冯县令摆了摆手,整个人有些落魄的坐在位置上,简单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冯夫人说了一遍。

冯夫人闻言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一个小村姑竟然有真么大的本事。”

“是啊,一个小村姑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以后你见到她,对她态度好一点。就我看,忠勇侯对她的态度就不一样。就算忠勇侯对她没什么。云郡主可是将她当做姐妹一样看待。”

冯夫人一听冯县令的话,顿时有些不痛快了,这不是让她去讨好一个小村姑嘛!

冯县令跟冯夫人做了这么多年的夫,还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夫人啊,如今西漠的事情好不容易解决了,为夫升迁在即,你也别再弄夭折子了,好不?况且筱雅那丫头,你原先不也是挺喜欢她的。你也没必要讨好她,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不是?我只是让你对她和蔼一点,就跟之前一样,像晚辈一样疼爱她就可以了!”

“夫君吩咐的,我自然会去做。可夫君您又不是不知道,你的外甥女在风音大小姐,可是将人得罪的不行。你说,这该怎么办?”

提到风音,冯县令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好了,夫人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她。不过她好歹是我的外甥女。我看她年纪也够大了。以后给她找一户好人家,让她嫁出去,那就可以了。”

“好人家?夫君你说的好人家,要多好?你可是差不多年后就可以升迁了,难道还要继续带着风音一起去任上?哟要是您能留在梁都做官,难不成就帮风音在梁都找一个不成?”

冯夫人斜睨了一眼冯县令说道。

“我看就帮风音在落霞镇找一个好了。她那性子,要真跟我去任上或者去梁都,八成要惹事。”

难得冯县令和冯夫人完全想到一块去了。对风音他们都不是那么的喜欢,都希望她留在落霞镇。

冯夫人暗暗按下心头的激动,“夫君,那小姑子呢?风音嫁了人,难道还让她跟我们继续在一起不成?”

冯县令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风音嫁了人,她这个当母亲的,自然是要跟女儿在一起了,哪里能继续跟在我这个当兄长的身边,这不是让人笑话!”

此时要不是冯县令还在,冯夫人真心想要叫出声来。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这么多年来,她就一直期盼着,能将冯氏和风音赶出去,没想到这个愿望马上就要达成了,这让她怎么能不激动。

“夫君,你说,我该给风音找个什么样的?”

“风音出身商户,你就给她找一个家境殷实的就行了。对了,嫁妆你准备的丰厚一点,聘礼什么的,你都交给妹妹,让她看着办。”

冯县令摸着长长的胡须说道。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身上多一点钱傍身也好。

冯夫人一听冯县令竟然要为风音准备丰厚的嫁妆,整个人顿时不好了,不过想想,只是花一笔钱,就能让心头刺滚蛋,这也是合算的事情。

所以,就默默按捺下心头的不痛快。

殊不知,冯县令和冯夫人的这番话,让站在门外的冯氏全听了进去。

冯氏本是炖了补品来看冯夫人的,没想到竟然能听到这么一出。还真是她的好哥哥啊,竟然要将她的音儿嫁给低贱的商户!感情冯氏忘记了,当初她嫁的不也是商户!

冯县令和冯夫人谈论大事,都会将人屏退,所以此时院外也就冯氏一人。

冯氏微微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寒光,你不仁我不义我的好大哥,你敢这么对我,就该想到得罪我的下场!

冯氏悄悄的端着补品离开,就像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

五日后,御书房

乾风帝看着燕翎上的折子,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闪过一丝寒意,看来西漠也不太平啊!不过燕翎的处置手段确实不错,凌厉干脆。

“海幽香加芙蓉花有毒。余中,朕记得库房内还有一些水月进攻的海幽香吧。’

”皇上,您记得不错。那是水月跟醉芙蓉一起进攻来的。“

余中此时也忍不住抹了一下冷汗,水月的人真是太无耻了,还记得当初他们还说,将这海幽香点燃,再配上醉芙蓉,那是世间难得的奇香。不过因为后宫中没人喜欢海幽香,所以也没人去尝试那难得的奇香。

现在想来,这还真是大幸啊!

”是奇香,让人能够昏迷不醒的奇香!余中,立马派人将朕库房内的海幽香都找出来,然后将海幽香还有醉芙蓉给朕八百里加急,全都送给水月皇,告诉他,朕多谢他的大礼!“

乾风帝这话不可谓不是咬牙切齿了。

”是。“

”不过筱雅那丫头倒是厉害的。医术也不错,还没人知道海幽香加上芙蓉花有毒,她倒是知道。还两次救了西漠大皇子,真不愧是朕的外甥女。是个好的。“

乾风帝在说到凌筱雅的时候,眼底闪过浓浓的笑意。可想而知,他对凌筱雅是十分满意。而且已经认定了凌筱雅是他的外甥女。

余中连忙打蛇上棍子,”那可是皇上您的亲外甥女,能不好嘛!“

乾风帝眸中含笑的扫了一眼余中,”你这老货,说好话的本事倒是越来越高了!“

”奴才说的哪是好话,是实话!“

”你啊!“

乾风帝举着折子,好笑的看着余中。

”皇上,玉小侯爷也有折子送来,您要不要看看。“

”哦?玉尧也有折子送来?那小子送来了什么折子,拿给朕看看。“

乾风帝这次倒是真的好奇,玉尧向来对朝政漠不关心的,如今倒是稀奇了,竟然主动给他上折子。

余中闻言,立马上前,从一堆折子里翻来翻去,很快就将玉尧的折子翻出来,恭敬的递到乾风帝面前。

乾风帝接过折子,打开一看,眼底顿时冒光。

”好!好!要是那些被人扔掉的猪下水也能做成美味佳肴,百姓以后也能经常吃肉了!“

乾风帝看着玉尧送上的折子,忍不住连声赞叹。再一看这方子是一个叫吴高升的秀才献上的,不过这菜还是凌筱雅发明的。

又是凌筱雅,乾风帝忍不住点了点头。

”余中,今天的晚膳,朕就吃猪下水做的菜了。你抄录一份方子,然后送到御膳房去。“

”皇上,您可是万金之躯,怎么能吃什么猪下水呢!“

余中闻言,立马劝谏。

”朕在呢么不能吃了。百姓能吃得,朕也一样能吃得。“

余中张了张嘴巴,还想再劝。可是一看乾风帝一副不容置疑的神色,反对的话也不敢再说,只能闷闷的咽下去。

”献方子的叫吴高升,还是个秀才。他进献方子有功,朕该赏他些什么呢?“

虽说方子不是他弄出来的,可好歹是他献的。

”自然是皇上您说赏什么,就赏什么了。“

”你倒是会说好话,朕记得落霞镇的冯县令,这次年后大评,是要升迁了吧。“

”是。原先他一直被安大学士打压,所以一直在落霞镇当县令。如今——“

”这次他立了大功,安大学士也压不住了是吧。“

”皇上英明。“

”这样吧,朕就擢升吴高升为落霞镇的县令,这也算奖赏他的了。“

”那皇上,这旨意——“

”如今的县令不还在,你那么着急做什么。等到年后大评的时候再一起下吧。这么单独给人升官,可不是好事。“

”皇上英明。“

”你除了会说朕英明以外,还有没有其他话。“

”皇上——“

余中这才惊醒,自己又说了。

”行了。你再给燕翎传一道旨意,让他将西漠的人送走以后,他去边关待到年后再回来吧。“

”让忠勇侯年后再回?“

余中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皇上不是很宠幸忠勇侯吗?可如今看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他过年回来能住哪里?他的忠勇侯府?不还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或者去他父亲那里,他肯去?镇北侯那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镇北侯府里也是一团糟。还不如去边关呢,那里好歹有一堆陪着他出生入死的将士,想来燕翎也能开心一点。而且,西漠人摆明了不安分,让他去震慑震慑也好。还有筱雅,虽说朕已经相信她是朕的外甥女,可到底口说无凭,燕翎还得继续留在那里找证据,否则就算将人带回来了,你楚国公府的那堆人又要出夭折子,到时候皇妹又要受委屈了。“

余中陪伴乾风帝多年,在没人的时候,乾风帝也愿意跟他聊一聊心事,所以这次才会将他的想法告诉余中。

”皇上圣明!“

”你个老货,让你换个说法,你翻来覆去还是那么一句。行了,赶紧去安排吧。“

”皇上,那要不要将您的意思写清楚?“

”不用,燕翎那小子贼精的很,朕的意思,他肯定能明白。燕翎跟燕南天那没出息的,可真不像,他应该更像他的母亲吧。“

余中知道,燕翎的母亲是乾风帝心头的痛,于是连忙开口,”皇上,这献猪下水的方子,玉小侯爷也是有功劳的,您难道不赏他些什么?“

”玉尧?等他回来,朕再直接封他为兵部侍郎吧。这么多年,朕一直压着南平侯不出头,也是有些过了。“

难得,乾风帝还开始自我检讨起来。

要不是陪在乾风帝身边,余中此时真是能惊讶的长大嘴巴,兵部侍郎,可是正二品啊。玉尧以前是一个光有爵位,没有官职的,没想到皇上不给则好,一给就给那么高的!

”你个老货,怎么,是不是觉得朕给高了?“

”皇上,自有皇上的打算。“

”行了,去办事吧。还有再传个口谕,让玉尧和赵天楚带着云儿那丫头赶紧回来,太后差不多天天在那里念叨云丫头。朕的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是,奴才,这就去办。“

又过了五日

不能不说,老天爷还是很眷顾凌筱雅的,这半个月,除了两天前下了一场小雨,其他的时候都是艳阳高照,而且众人起房子,都很卖力。毕竟凌筱雅给的工钱那么高,中午的伙食那么好。

众人都觉得自己不好好干活,那是对不起凌筱雅。

所以凌筱雅的新家已经隐隐有些雏形了,进展速度比凌筱雅想的要快上许多。

凌筱柔看着即将砌成的新房,心里也高兴,”筱雅,照这个速度,咱们的新家马上就能弄好了。“

凌筱雅也高兴,”起好了,还得装修啊!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要买。“

”筱雅,你不打算让人去打吗?直接买?“

”还是直接买吧。让人打,还浪费时间。要我说,最好买现成的,到时候买了,咱们归置好,就能直接搬进去。“

”嗯。我听你的。“

凌筱柔对凌筱雅可以说是无条件的信任了。凌筱雅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筱雅,他——他是谁啊!“

凌筱柔真的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

”什么他是谁啊!“

凌筱雅闻言皱了皱眉头,不过倒是很快的转过身,那犹如天神般俊美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不是燕翎有是谁。

”忠勇侯?“

凌筱雅是真心好奇,燕翎来她家做什么。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燕翎,此时她真的很想问燕翎来她家做什么。

不过想想,人家做事,肯定有他的理由,她又不是燕翎什么人,问了做什么。

”我的新房还没有起好。所以就只能请忠勇侯去我家的小屋坐坐了。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就算嫌弃也没有办法了,凌筱雅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

”不嫌弃。“

凌筱雅真的领了燕翎进了小屋。清风和流月站在燕翎身后,幸好他们以前打仗的时候,什么苦没有吃过。否则对这种环境也真的要嫌弃了。

凌筱雅没有给燕翎倒茶,而是弄了一些苹果醋给燕翎。

”忠勇侯尝尝这个。“

燕翎的鼻尖隐隐传来一股酸味,忍不住皱起精致的美艳,”这是什么?“

”苹果醋。不过因为时间不够,这味道有些不太正宗。不过现在喝,还是不错的。“

喝醋?清风和流月同时在心里呐喊,你怎么能让我家侯爷喝醋呢!

燕翎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轻轻抿了一口,顿时苹果的清香在口中蔓延,当然,酸味自然是必不可少了。

”不错。不过我看,这东西应该小孩子跟女人更喜欢喝吧。“

”厉害!这东西,还真是小孩子跟女人更喜欢喝!“

凌筱雅一得意,这话就脱口而出了。

话落,就看到燕翎似笑非笑的眼神。

凌筱雅这才惊觉,自己刚才有些太得意了,她竟然拿女人和小孩喝的东西给燕翎。

”这东西男人又不是不能喝。你喝了也没事。“

凌筱雅说的绝对是实话。其实他让燕翎喝,就是想看看,苹果醋能不能卖到上层路线,看燕翎还是挺喜欢的,凌筱雅就放下心来了。

燕翎又喝了一口苹果醋,就将杯子放下了。

”其实我今日来,是想找凌夫人的。“

”找我娘,你找我娘有什么事情?“

不知为何,凌筱雅想起了燕翎说的那句,林氏有事情瞒着她。

”筱雅,是哪位客人来了。“

林氏正在屋内做针线,听到外面的响声忍不住走了出来。

在看到燕翎清冷尊贵的容貌,林氏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是林夫人吗?我乃忠勇侯,有些事情想要找您问一问。“

”是侯爷。您——你稍微等民妇一下。“

林氏说着就仓皇的进了屋。

”忠勇侯,为什么我觉得我娘见到你,整个人就变得很奇怪?“

不是凌筱雅多心,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可能是我长的太好看了。所以凌夫人一见,不禁有些失神吧。“

燕翎说着,还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凌筱雅不禁觉得更加狐疑了。

她才不信呢,虽说燕翎长的那么好,可是林氏又不是那种肤浅的人。总不至于只见到燕翎一样,就魂不守舍。况且,她在林氏眼中看到的不是经验,反倒是惊吓多一点。

要不是熟悉燕翎的为人,凌筱雅真心觉得燕翎是来恐吓林氏的。

很快,林氏就从房里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包袱。

”忠勇侯,咱们可否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可以。凌夫人不如我们出去说。“

”娘,我陪您。“

凌筱雅有些不放心,想要陪着林氏一起出去。

林氏摇了摇头,”不用。娘是跟忠勇侯有事情要谈。你就好好的呆在家里就行。“

林氏说完,就不给凌筱雅反驳的机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就燕翎一起出去。

燕翎选择的是一个四下空旷之处,只有一颗大树遮挡,清风、流月在四周监看。

”忠勇侯可是因为筱雅而来。“

”凌夫人到底知不知道凌姑娘的身份。“

林氏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夫君11年前去了梁都参加秋闱。后来,跟着一群朋友在梁都游历,说是在年前再回。年前,我夫君回来了,可竟然还抱着一个孩子。正巧,我当时也正好生产,生下了一个女婴,可惜才出生就去世了。“

我当时以为我夫君手上抱着的孩子是她的私生女,更是觉得痛不欲生,后来我夫君跟我解释,这小女婴是他就救下的,是有恶人要将她丢弃到河里,活活溺死。我当时刚失去了女儿,一看到这么可爱的丫头,我的心都化了。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那小女婴就是我的亲生女儿。”

说起往事,林氏也忍不住泣不成声。这些事情压在她心头太久太久了。

“当时你夫君抱回凌姑娘,身上可有信物?”

没错,林氏说的,跟他查看的都对的上。

“有,筱雅当时身上穿的就是大红用金线绣凤凰的襁褓,还有一串小金铃铛。这两样东西,这些年来,我看的比自己生命还要重,时时刻刻都待在自己的身边。”

林氏说着就将手上蓝色的包袱递给燕翎。

燕翎打开一看,跟林氏所说的无二。

“凌夫人难道不担心,我是歹人?”

燕翎深邃的瞳眸闪过一丝好奇,才第一次见面,林氏就能这么相信自己,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忠勇侯少年英雄,保家卫国,绝对不是奸佞小人。对忠勇侯的为人,民妇信得过。其实民妇,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将筱雅的身世说出来,一来是舍不得筱雅这个女儿。二来,当初民妇的丈夫,是被人推到河中,活活溺死!民妇一直担心筱雅也会受到伤害,所以这么多年来,从不敢提起筱雅的身世。

如今忠勇侯既然找上门来,想必这就是天意吧,将东西交给侯爷,民妇觉得应该。”

“凌夫人,你放心,本侯在这里答应你,一定会为你死去的丈夫讨回公道。那些恶贯满盈的人,一定会得到报应。”

“这么多年来,民妇从来不敢想报仇。生怕害了自己三个孩子。如今希望能够借忠勇侯的吉言了。民妇,只有一个心愿,希望忠勇侯能够成全。”

林氏说着就巴巴的看着燕翎。

“凌夫人请说。”

“民妇只想能为筱雅过一次生日。我求侯爷,先不要告诉筱雅她的身世,让民妇为她过一次生日。”

“凌夫人,凌姑娘的生日似乎是在正月初一,过年的时候,差不多有大半年。”

“侯爷,民妇求你了。”

林氏说着就要给燕翎跪下。

燕翎连忙扶住林氏,想想林氏只是一片慈母之心,再想到自己,年幼丧母。况且他还要在边关呆到过年。

“好,我答应夫人。”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fh789fh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