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下决心 离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翎回到自己的别院,独自一人对着窗外皎洁的明月,幽深漆黑的瞳眸闪过你一丝深邃。

他之所以答应林氏,让凌筱雅过完12岁的生日,再告诉她身世。一来确实是被林氏的慈母之心感动。毕竟凌筱雅恢复身份以后,她们二人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二来,乾风帝让他镇守边关,如果此时公布了凌筱雅的身份,燕翎绝对相信,凌筱雅会遇到危险。楚国公府还有静伯府都不是省油的灯。

就算有人护送凌筱雅进京,燕翎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所以只有他自己亲自护送,燕翎才能放心。

这么一想,燕翎却是忍不住轻轻勾起如樱花瓣的薄唇,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好心了,可能是因为凌筱雅是兰姨(昭慧长公主)的亲生女儿吧。

不过燕翎就算打定了主意,年后才公布凌筱雅的身世,可燕翎还是要讲找到凌筱雅的消息告诉昭慧长公主。以前没有告诉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凌霄的身份,如今有了这襁褓还有小金铃,凌筱雅的身份就毋庸置疑了。

思定,燕翎疾步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信。

*

凌筱雅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氏,“娘,您怎么了?我觉得,好像您自从见过忠勇侯之后,好像变得——”更奇怪了,可作为子女,凌筱雅没有将这话说出来。

林氏摇了摇头,一双眼紧紧的凝视着凌筱雅,似乎是想将凌筱雅的脸刻在自己的心里似的。

“不知不觉,娘的雅儿长大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林氏说着抬手摸了摸凌筱雅的脸蛋,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娘,我的年龄还小。可还不急着嫁人,我啊,要陪您一辈子!”

凌筱雅实在是怕了林氏动不动就提她的婚事了,所以还是提前给林氏做好心理工作。

“你放心,你的婚事,娘再也不会说什么了。”

等到你恢复身份,你的婚事,我又有什么资格插嘴。

林氏这么想着,面上便更加凄苦起来。

“娘,是不是忠勇侯跟您说了什么?您怎么——”

凌筱雅越看林氏越觉得不对劲,林氏这样子真的是太不对劲了。

“没什么。娘啊,就是舍不得,一想到以后雅儿你会嫁人,娘这心里就是舍不得。”

“娘,我不是说了,我以后都不嫁人。”

“好,娘以后都不说这些话了,如今都是筱柔和做饭,以后娘给你们做饭吃。”

“娘,我跟姐姐已经大了,做做饭没什么的。您啊,以后就好好享福就行了。”

“怎么嫌弃娘老了?”林氏嗔了一眼凌筱雅说道。

“娘,您说什么呢!您哪里老了,我是不希望您太辛苦。”

做那么一大家子的饭,怎么可能会不累。林氏的身子调养了那么久,凌筱雅看不希望林氏就那么累倒了。

“就做个饭,娘累不到哪里去的。你啊,要是真孝顺娘,就听娘的。”林氏拍了拍凌筱雅的手背说道。

凌筱雅抿嘴想了一会儿,既然林氏坚持,这也不是不可以。

“好吧,不过娘,您得答应我。以后你跟姐两个人一起做饭才行。”

有凌筱柔在一旁陪着林氏,凌筱雅稍微能放心一点。

“好,娘知道了。”知道你孝顺,可惜这么好的女儿,以后却不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落霞镇驿馆

铁燕儿一个人无助的瘫倒在床上,她真是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到如今的地步!

两次给铁摩下毒,最后都毁在凌筱雅这贱丫头的手上!难道那贱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克星,无论自己做什么,都会会毁在这女人手上!

铁燕儿越想越恨,一张美艳的脸变得扭曲起来,看着十分狰狞,哪里还有半分西漠第一美人的感觉。

就在铁燕儿心里抱怨的时候,一阵阴风吹过,忽的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铁燕儿面前。

铁燕儿一见到黑衣男子,顿时咬牙切齿的朝着黑衣人扑过去。

黑衣男子轻抬起手臂,刮起一道罡风,铁燕儿生生的吹到床上,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

“你个混蛋,你不是说那药吃了不会死人,你根本是在骗我!”

铁燕儿是真的没想过要铁摩的命,要不是黑衣男子说了那药吃了暂时不会死人,他很快就会将解药给她,她怎么会给铁摩下药!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着铁燕儿,那眼神似乎是在看白痴一样,“铁燕儿,我知道你蠢,没想到你这么蠢。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真是比猪都要蠢啊!”

“你混蛋!反正我给铁摩下毒的事情已经曝光了,我什么都不在意了!我死的时候,一定会把你给咬出来!”

铁燕儿恨恨的盯着黑衣男子,美眸深处闪过一丝疯狂。走投无路的人,都喜欢在最后给自己找几个陪葬的。显然,铁燕儿现在就想要拉黑衣人一起死!

“铁燕儿,你知道我的身份?就算你想找人陪你一起死我倒是有些好奇,你能攀扯谁?”

黑衣男子目露嘲讽的看着铁燕儿,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与愚蠢。

“我是不知道你是谁。可你一定是水月皇室中人,八成是水月的哪个皇子,只要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我就不信大梁人不对你水月恨之入骨,就是铁摩,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你算计下毒,他就不会不恨!”

“难得你长了点脑子。真是不容易。你那么丧气做什么,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

“没有到最后一步,你说的倒是好听!铁塔奇已经给我父皇写信了,这时候,我父皇说不定已经知道我两次给铁摩下毒,这次,我父皇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的一切都毁掉了!”

铁燕儿说着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是真的觉得伤心。她向来自认为是天之骄女,她想要的是那至高无上的皇位,可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别说皇位了。父皇要是知道她不顾手足之情,给铁摩下了两次毒,他能饶得了她吗?铁燕儿真的是想都不敢去想。

“毁什么毁?铁燕儿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你现在是死了,还是被圈禁了?什么都没有,竟然还自己吓自己。”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说我还有反身的机会?”

铁燕儿就像是一个洛水之人死死的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做的事情是已经传到西漠皇的耳朵里了——”

“那你还有脸跟我说什么!”

铁燕儿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父皇知道一切,如果自己的父皇知道了一切,那她不就全都毁了!

“你给我闭嘴!听我把话说完。你要是不想听,那就自己慢慢等死吧!”

黑衣男子冷冷地瞥了一眼铁燕儿,似乎对她十分的不耐。

“好,你说。”

铁燕儿紧紧咬着下唇,克制住想要发抖的身子开口。

“你父皇如今纳了一个新宠胡姬,她会帮你说好话的。当然了,怎么妆可来欺瞒西漠皇,这可是你的拿手好戏,我相信你一定不会陌生该怎么做吧。”

“那胡姬是你的人?”

铁燕儿有当女皇的梦,虽然处事不够严谨,可这脑子绝对不笨,一听黑衣男子的话,顿时就明白过来了。那什么胡姬一定是他的人,同时也在心里暗暗疑惑,他到底是水月的哪个皇子。

“难得聪明了一回。不错,胡姬是我的人。”

黑衣男子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你就不怕我出卖你?”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着铁燕儿,眼底闪过一丝不屑,“你不会。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胡姬是你翻身的最后一丝希望了,你要是将胡姬再供出来,啧啧,本公子最多损失一个女人,可你,这辈子要么死,要么圈禁,要么被西漠皇随便打发一个男人嫁掉。我相信,这里面应该每一样是你愿意的吧。”

虽然很讨厌眼前的男子,可铁燕儿不能不承认,这人说到她的心里去了。

“既然不愿意死,不想圈禁,更不想随便找个男人嫁掉,那你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跟我合作。”

“你能保证,我跟你合作,父皇就真的能不追究我的事情?”

“不能。”

黑衣男子直截了当的开口。

“那你还在这里说了那么一堆废话做什么!”

“铁燕儿记住,这世上能对我大呼小叫的人还没有,你铁燕儿更不配。所以你给我老实一点,否则我能立马让下地狱,信不信?”

黑衣男子此时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修罗使者,说出的话,更是让铁燕儿觉得阴风阵阵,似乎下一秒,整个人就要被冻结了。

“那你到底能怎么帮我。”

“你是聋了?还是白痴了,胡姬会帮你说话,你自己也得努力一点,比如自杀一下,或者为你父皇挡一刀,像这一类的事情,难道还要我教你?”

“让我为父皇挡刀?你是让我自己安排一场刺杀?”

铁燕儿不是傻子,当然听懂了。

“看来还没有傻到家。”

“万一失败了,那——”

“铁燕儿瞻前顾后,这就注定了,你这辈子都别想成大事了!”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着铁燕儿说道。

“你为何要帮我?”

铁燕儿多疑,她可一点都不相信黑衣男子能有那么好心的帮助自己。

“第一,你勉强能算是本公子的盟友。第二,你脱困以后,记得好好帮着胡姬固宠。记住,帮胡姬,也是在帮你自己。”

铁燕儿冷笑一声,“恐怕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吧。”

“看爱你还没有傻透。记住回到西漠以后,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不该说,一个字都别提,明白了吗?”

“你还是怕惹事啊!”

铁燕儿狞笑一声,她还以为这人有多了不起呢!

黑衣男子也不反驳,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种麻烦还是越少越好。”

“好,你放心。我回到西漠,不会说出你,不过你也别忘了让胡姬帮我。”

“放心。天要亮了,我先离开了。”

黑衣男子还是同来时一样,没有惊动任何人,就那么悄悄离开了。

铁燕儿有些茫然的看向窗外,果然,天快要亮了,可是她的明天在哪里。

楚国公府

昭慧长公主双手颤抖的举着信,她的小女儿还活着!还活的好好的!

昭慧长公主下意识的就想找周嬷嬷倾诉自己的心情。

周嬷嬷给昭慧长公主递了个眼神,昭慧长公主这才微微有些收敛,“你们都先下去吧。翎儿那孩子真是孝顺,就是在落霞镇也没有忘记本宫。”

等到庵堂内所有人都离开了,昭慧长公主再也按捺不住,紧紧的抓着周嬷嬷的手,“周嬷嬷你看,翎儿来信了,本宫的女儿总算是找到了!”

昭慧长公主双手颤抖的将信递给周嬷嬷看,周嬷嬷其实刚才就看到了,只是又随着昭慧长公主看了一遍。

“嗯,老奴看到了。老奴就知道小郡主是个有福气的,您看,这不,小郡主还活得好好的。”

“周嬷嬷,你说,要不本宫亲自动身去接。”

昭慧长公主真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凌筱雅接回来。

“长公主,要老奴说,咱们还是听侯爷的吧。侯爷也说了,他现在奉旨驻守边关,自然是不能亲自护送小郡主回来。再说,您可是千金贵体,怎么能亲自去接小郡主,太后皇上都不会答应的,让别人去接小郡主,您放心?赵姨娘那贱蹄子怕是又会弄出什么夭折子。”

“她敢!以前是本宫懒得跟她计较!可这次,谁要是感动本宫女儿一根头发,本宫定让她生不如死!”

昭慧长公主一向平和的美眸闪过浓浓的杀意,人有逆鳞,无疑,对昭慧长公主来说,她的儿女就是她的逆鳞。

“长公主,这些小人是不能不防啊!难道您忘记了,当初小公主是怎么丢失的!”

“本宫怎么会忘!周嬷嬷你说的对,除了翎儿去接,本宫谁都不相信,哪怕是皇兄派了其他人,本宫也同样不相信。”

别怪昭慧长公主大惊小怪,任谁丢过一次女儿,都会变得小心谨慎。

“周嬷嬷,难道本宫还得等那么长时间?要是等翎儿回来,那都要过完年了。如今才四月份,这么算算,差不多还要大半年啊!你让本宫怎么等的下去!”

昭慧长公主实在是太想见自己的女儿了,大半年,她真的是连一刻都等不及了。

“长公主,老奴知道您想念小郡主了。可您得这么想啊,小郡主要回来,您不得好好帮着小郡主准备房间,准备衣裳首饰。还有皇上虽然说了要给咱们小郡主封号,可事实上呢?毕竟还没有给,您不得去给太后吹吹风?还有楚国公府的这些人,怕是没有一个真心欢迎咱们小郡主的,您——”

“本宫的宝贝女儿还需要他们欢迎!”

提到楚国公府的人,昭慧长公主一张俏脸就变得冰冷,想想都被这些人恶心到了。

“长公主啊,这段日子,您可不能这么直接的将自己的喜怒表达出来。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您不高兴管楚国公府的事情,这楚国公府可是被赵姨娘给抓的牢牢的。您——”

“周嬷嬷,您说对了。本宫现在确实不用着急接人。现在本宫要将楚国公府的大权给抓在手上。以前,本宫是因为女儿丢失,感到生无可恋,楚国公府的一切,本宫也没有看在眼里。可如今不一样了,本宫的小女儿还活着,本宫亏欠她良多,所以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楚国公府这些糟七糟八的事情,不需要她烦心,本宫会为她一一处理掉!”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开口,一向柔弱的眉眼间隐隐带着厉色。

三日后落霞镇

铁塔奇匆匆带着铁摩、铁猛还有铁燕儿回去,来时,浩浩荡荡,可是离开时,动静真是小的可以。

燕翎还特意叫了凌筱雅一起去送人,毕竟她可是铁摩的救民恩人。

凌筱雅在去之前又去了一趟夏苗苗家,将夏全弄好的拼图给带走,然后见着夏苗苗整个人精神都还不错,也开始正常吃饭了,心里总算是放心了。

“筱雅,你是要出去?我听说今儿个西漠的使臣要离开。场面肯定很热闹吧。”

夏苗苗撩起额前的一缕碎发,甜甜的开口。

“是啊。今天西漠的使臣是要离开。不过,倒是不怎么热闹。”

“筱雅,你是要去看吗?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好了。”

夏苗苗挽着凌筱雅的胳膊说道。

凌筱雅有些为难,这次铁塔奇他们离开,只有燕翎几个人去送,普通的百姓压根儿不能接近。其实这次自己也不想去,是燕翎派人来接她的。

“这次西漠使臣离开,说了闲杂人都能不能靠近,我要不是忠勇侯请我去,我也去不了。”

言下之意,我只是个陪衬,你要是再去了,那不就是陪衬的陪衬了,而且她也不好意思带啊!

可这话落在夏苗苗耳朵里,就成了,她就是那闲杂人等中的一个了。

夏苗苗的脸一下子有些不好看,慢慢松开了挽着凌筱雅的手,“那我就不拦着你了,我反正就是那个闲杂人等。”

凌筱雅微微眯起眼睛,她觉得夏苗苗这话说的阴阳怪气的。

“筱雅,你别多心啊。苗苗这几日身上正好来了,所以这脾气有些大,你多见谅一点啊!”

是夏苗苗身上的大姨妈来了?所以才这样?

凌筱雅按捺住心头的疑惑,扯了扯嘴角,“夏婶,您放心,苗苗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了解啊。这么一点小事,我没放在心上。夏婶,外面清风护卫还在等我,我就先离开了。”

“好!好!你赶紧去啊!”

褚氏说着就送凌筱雅出了门,一直看凌筱雅和清风走远了,才回到夏苗苗房间。

“我说你最近身上来了,这脾气怎么也变得越来越大,刚才你跟筱雅说的都是什么话!”

褚氏没好气的数落夏苗苗。

“你怎么不看看,筱雅现在是你能胡说的吗?门外的护卫可是忠勇侯的贴身护卫,人家的巴巴的在门外等着筱雅。”

“是啊,凌筱雅现在当然不是我能说的了,人家现在可厉害的不行。哪里是我这么个乡下女能说的了。”凌筱雅离开了,夏苗苗就彻底变得阴阳怪气了,那张原本还算清秀可人的脸一下子变得扭曲起来。

“苗苗,做人要讲良心,你想想你跟徐一郎,要不是筱雅——”

知女莫若母,褚氏敏感的察觉到夏苗苗的不对劲,想要再劝上两句,可夏苗苗不愿意再听,直接躺在炕上,闭上眼。

褚氏张了张嘴,还想再劝两句,可想想,苗苗应该只是一时间走不过心里的那个坎,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于是叹了口气,离开了。

等褚氏离开后,夏苗苗就睁开了眼睛,水灵的眼睛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清澈干净,反而染上了一层疯狂痛恨!

凌筱雅和清风来到镇上的时候,果然见镇上都没有多少人。

“侯爷说了,这次西漠的使臣一定是想静悄悄的离开,所以就让各家店铺全都晚上两个时辰再开门。”

凌筱雅闻言很想笑,倒是亏得燕翎能干出这种事儿来。还静悄悄的离开,她倒是想问一问燕翎,难道他是将铁塔奇都当做过街的老鼠不成?

“筱雅!”

凌筱雅正觉得好笑,就听到一声惊呼,原来是朱云看到凌筱雅了,正欢快的朝着凌筱雅挥手。

凌筱雅疾走几步,来到朱云身边。

“筱雅,你可真坏,都不知道来找我玩儿。你都不知道,我一个人真的是要闷死了!”

朱云抱着凌筱雅的腰,不甘的抱怨。

“你闷?我的醉仙坊都被你整成什么样了,你还闷。”

玉尧没好气的扇着手中的玉骨扇,看着朱云的眼神是愈发的不善。

“切,就你那些破铜烂铁,我帮你扔掉一点,你该感激我才对!”朱云对玉尧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火爆十足的开口。

玉尧气得差点没有噎过去。还真亏得这女人说的出口,你破铜烂铁,那些都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这些日子,不知道有多少毁在朱云这小妮子的手上,这让他怎么能不恨!他真是快要恨死了!

朱云才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相反,她只恨自己没有多弄坏两件,让玉尧敢对他吼。

“好了,你们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等玉尧和朱云吵够了,燕翎淡淡的出口。

凌筱雅明显感觉到怀中的朱云身子颤抖了一下,没想到这小魔女竟然害怕燕翎啊!

“本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玉尧顿时摇着手中的玉骨扇,风骚至极的开口。

朱云撇了撇嘴,“是本姑娘不跟你这个风骚男计较。”

风骚男,凌筱雅真心好像笑啊,她觉得这个比喻太贴切了。

果然,玉尧得意的脸色一凝,整张脸都全黑了。

朱云看到玉尧黑脸,高兴了,让你这个风骚男得意!转眼看到凌筱雅手上的东西,朱云兴奋了,“筱雅,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啊!”

凌筱雅举起手上的拼图,递给朱云,“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拼图,诺,你不是喜欢齐天大圣吗?所以我特地给你做了一个齐天大圣的拼图,你呢先将里面的木板给弄乱,然后再自己拼起来,这拼图可是能锻炼你的手的灵活度。”

“这个棒!我喜欢!”朱云兴奋的拿着手上的拼图,翻来覆去的看,好不开心。

“齐天大圣?呵,好牛的人啊!竟然敢称自己与天齐平!”

玉尧虽然不想承认,但也不能不承认,这什么齐天大圣看着还是挺讨人喜欢的,只是这名字实在是有些太拽了,让他看补上。

“你个土包子,不懂就不要开口。”朱云不屑的瞥了一眼玉尧,又看凌筱雅手上还有一副,“筱雅,还有一副猪八戒的,你是打算给谁的?”

“给平安的。”

“好!我是威武的齐天大圣,凌平安就是那好吃懒做的猪八戒!筱雅,你送的真是太好了!”

朱云要不是双手还拿着拼图,恐怕都要高兴的拍手了!

凌筱雅目含宠溺的看着朱云,这丫头,何止跟玉尧不和啊,跟平安也是一样。也幸好平安不在这里,否则俩孩子又要吵起来了。

就在朱云围着凌筱雅又蹦又跳的时候,铁塔奇一行人来了。

铁燕儿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美眸中迸出浓浓的恨意,似乎想要将凌筱雅给千刀万剐了!

凌筱雅对铁燕儿的恨意,是一点都不奇怪。要是铁燕儿不恨她,凌筱雅才觉得奇怪呢!

只是凌筱雅有些惊讶,这才过了多久,铁燕儿竟然从一个明艳亮丽的女子一下子变的如此憔悴不堪,简直就像是一下子老了10岁一样。

“铁塔奇王爷,本侯想,你们这次回去,肯定是希望无人打扰,所以本侯特地清空了街道,为你们送行。”

燕翎一脸真诚的看着铁塔奇说道。

凌筱雅是越看燕翎越觉得他腹黑,明明是在排挤人,也真亏得他能说的那么大义凛然的,似乎很为铁塔奇着想一般。

铁塔奇一张黝黑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可偏偏,他什么话都不能说,也不能反驳,这种憋屈的滋味真是别提了!

想想都是因为铁燕儿这不省心的,这么一想,铁塔奇扫向铁燕儿的目光是愈发的痛恨。

“真是多谢忠勇侯了。”

铁塔奇咬牙切齿的开口。

“不用。铁塔奇王爷远来是客,虽然这客人做都是不太好,经常会弄出一些事情,不过本侯不会介意,自然我黄也好似不会介意的。”

燕翎“善解人意”的开口。

可听得铁塔奇差点没有郁闷死,燕翎不就是说他西漠没事找事,弄出这么多事情。

可偏偏,铁塔奇只能认下这个哑巴亏,任凭燕翎冷嘲热讽。

让凌筱雅惊讶的是铁摩。两次中毒,让这个火爆男子看起来倒是敲碎了不少,此时虽然能够站起来了,可还是由着阿牛搀扶。

“凌姑娘,之前是我铁摩不对,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你。你能不计前嫌,两次救了铁摩性命。铁摩感激不尽,他日你要是有用得着铁摩的地方,铁摩万死不辞。”

凌筱雅有些震惊的看着铁摩,她是真没想过铁摩竟然呢过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还有铁摩的汉语说的不错啊,四字成语说的也是蛮溜的。

“西漠大皇子严重了,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不,凌姑娘,我铁摩不是个忘恩负义的。我以前对你多有得罪,你还能出手相助,这份情,铁摩永远不会忘记。可铁摩一直爱护的妹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给铁摩下毒,这也让铁摩彻底寒了心,从此铁摩再无铁燕儿这个妹妹。”

铁摩这番话,一是对凌筱雅表达了谢意,二是要跟铁燕儿断绝关系。

“大皇兄!”

铁燕儿不可置信的看着铁摩,她真是万万都想不通铁摩竟然会要跟她断绝关系!

铁摩冷漠的扫了一眼铁燕儿,眼底没有以往对铁燕儿的宠爱,反而是带着浓浓的憎恨与厌恶,“从今天起,你铁燕儿不再是我铁摩的妹妹。不过,念着你我还有最后一点血缘关系,铁摩不会像你一样无耻,对你下手,可以后,你也别想再利用我!”

燕翎看向铁摩的眼神扫过一丝赞赏。

凌筱雅看着铁摩的眼神也是带了一丝认可,这人不傻啊,也不冲动,想来他一直都知道铁燕儿是拿他当枪使,心里虽然清楚,不过念在兄妹的情谊上,他都装作不知道。

要说凌筱雅之前对铁摩很有偏见,此时倒是难得的生升起了一丝敬佩。是个真好汉,爱憎分明!

铁摩说完,就不再看铁燕儿,转头看向凌筱雅,“凌姑娘,铁摩说的话,会一直有效。”

“好,如果以后我遇到麻烦事,请大皇子你帮忙,大皇子可不要嫌弃我烦啊!”

多远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而且铁摩的为人,凌筱雅还是挺欣赏的。

“好。铁摩交了你这个朋友。皇叔,我终于知道你为何会这么喜欢凌姑娘了。”

铁摩嘴角牵起一抹虚弱的笑容,对着铁塔奇说道。

铁塔奇拍了拍铁摩的肩膀,这个侄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总算是成熟了不少。不过这付出大代价也真的是有些大。

“凌姑娘,铁猛跟你说过的话,也不会改变。希望铁猛下次来到大梁,你能同意成为铁猛合作的生意伙伴。”

“呵呵。”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凌筱雅也真心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随意的呵呵两句。

最后,铁塔奇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

铁燕儿在离开前,狠狠的瞪了一眼凌筱雅。

凌筱雅才不在意呢,反正她在大梁,铁燕儿在西漠,隔了那么远,能出问题才怪!而且这次铁燕儿回去不受惩罚,凌筱雅才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西漠四皇子铁猛这些年一直在大梁寻找生意合作伙伴,没想到他竟然挑中了你?”

赵天楚温润的眼眸闪过异色,低喃着开口。

“铁猛还没有放弃啊!他西漠除了有好马,其他的东西压根儿就卖不出去好不好!”

玉尧毫不客气的吐槽说道。

“谁说西漠除了战马,其他都卖不出去。是你不知道该如何卖而已。”

凌筱雅一听玉尧的话,顿时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这个人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

“哟!难道你有法子将西漠的东西让大梁人接受?”

玉尧顿时不服气的开口。

“能。”

凌筱雅斩钉截铁的开口,有了牛奶,不就可以做蛋糕,那些松软香甜的蛋糕,她才不信,那些贵妇人小姐会不喜欢吃呢!

“吹牛皮!你要是真能做到!你怎么不答应铁猛啊!我相信,铁猛开出的条件肯定很优厚吧!”

“没错,是很优厚。对我来说更是无本买卖,我自己是一分钱都不用出,白白能赚不少。可钱是好东西,但是命对我来说更重要,帮西漠人将东西卖进大梁,让西漠人从我大梁赚钱。我看,还不等我赚到钱,我就要被安上个通敌卖国的罪名,然后立马死翘翘!所以,这钱,我是没本事赚了,谁有能耐,谁去吧。”

凌筱雅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就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更是在表明她拳拳的爱国之心。

“你的政治觉悟挺高的啊!”

玉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凌筱雅倒是没有杞人忧天,她的担忧未必不会成真。如今的皇帝陛下,可不是一个多善良,多宽宏的人。

“别人做,有事。你去做,八成没事。”

燕翎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凌筱雅,意味深长的开口说道。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别人做,有事,她去做,八成没事。她跟别人有什么不同吗?燕翎为什么会怎么说。

凌筱雅想不通,而且是很想不通。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燕翎说完,就直接抬步离开。

“燕翎,你把话说说完啊!别说一半留一半的,什么叫做凌筱雅做就没事!要是这没有事,我也想去做好不好!”

玉尧追着燕翎找答案。可燕翎越走越快,玉尧几乎都追不上去了。

“筱雅,我过两天就要离开了。”

朱云对凌筱雅到底要不要跟铁猛合作做生意,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此时她更伤心的是,她马上就要回梁都了,以后都看不到凌筱雅了。

“好了,不伤心了。我以后会搬去梁都跟你作伴的。”

凌筱雅摸了摸朱云的脑袋说道。其实这也就是安慰朱云,毕竟她可从来没想过去梁都住。

可凌筱雅忘记了,世事无常这句话,她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身份突然来了个大变化,从此她就真的在梁都度过了一生。

“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能跟我一起回去就好了。”

朱云忍不住喃喃开口说道。她是真心喜欢凌筱雅,希望凌筱雅能陪着她一起回去。

“好了,我还有亲人呢。你记得回宫以后,要——”

凌筱雅正想对朱云教育一番,突然想起,赵天楚还在一旁,有些话当着他的面,似乎有些不太能说。

赵天楚察觉到凌筱雅的目光,微微一笑,然后很大度的离开,将地方留给凌筱雅和朱云。

凌筱雅在心里称赞了一句,真是个君子!

凌筱雅又细细的跟朱云说,要怎么对待老人,经常扶她出去散步,晒晒太阳,还有她教她的按摩手法不要忘记,经常给太后捏捏,还有她教朱云做几道可口点心,不要忘记做法,在路上经常练练,然后做给太后吃……

“我都记得了。以后太后可是我的衣食父母,我一定不会忘记的。况且姨姥姥那么疼我。我也要好好报答姨姥姥!”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lin1938书童投了1张月票13961412110书童投了1张月票15181755995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