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一见钟情?翻脸/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在知道朱云两天后就要回梁都了。

于是加紧准备给朱云的东西。

西游记的漫画她已经画好了大半,还剩下的一些,她也熬夜画好了。

“二姐,你最近怎么老是那么忙着画西游记的图啊!是要送给平安吗?”

凌平安正和宝儿玩儿着猪八戒的拼图,看着西游记的漫画图,只觉得心里痒痒的。

凌筱雅还没有回答,刘小村就拉了拉凌筱雅的袖子,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眼底的意思却很清楚,那漫画他要!

周庆还是老实的写着字,尽管他也很想要,不过只有一份儿,周庆可不好意思开口。

“你们别争了。我是画给云儿的,她明天就要离开了。”

说到朱云要离开,凌筱雅的声音还是有了几分伤心。

“云儿那坏蛋要离开了!”

凌平安满是惊讶的开口。他是真的惊讶,他还以为朱云就住在镇上,那他还有机会去看朱云,可如今朱云不是住在镇上,那她要去哪儿?以后他们还能见面吗?

这么一想,凌平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云儿的家在梁都,她自然是要回梁都了。”

“梁都?那在哪里?很远吗?我以后还能看到云儿那大坏蛋吗?”

凌平安有些焦急的开口。

凌筱雅有些诧异打开看了一眼凌平安,“我看你和云儿一直吵架,我还以为云儿离开,你会很开心!”

“我哪有不开心!二姐你最坏了!”

凌平安撅起嘴巴,继续做着手上的拼图,不再理会凌筱雅了。只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坏蛋云儿,要离开了,竟然也不跟我说一声!

“明天我要去送云儿?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凌筱雅挑了挑眉毛,好笑的看着凌平安。

“我——我——既然二姐你这么说了,我——我明天就去送送云儿吧!”

凌平安一副,“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去的!”

看的凌筱雅不禁好笑,这平安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筱雅,明儿个,我跟你一起去吧。跟云儿相处这么久,她要回梁都了。也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我明儿个也去送她一程。”

“凌筱雅点了点头。好吧,姐,我已经跟送牛奶的人说好了,明儿个的牛奶让他们早点送过来,我打算做一些蛋糕给云儿。你明儿个也早点起,我们一起做。”

“蛋糕是什么?二姐好吃吗?”

凌平安一听到好吃的,立马两眼放光的看着凌筱雅。

“蛋糕啊,是好吃的东西。跟鸡蛋糕差不多,不过更好吃。明天,二姐和大姐两人多做一点,你们几个也一起吃。”

凌筱雅扫了一眼几个孩子,笑着开口说道。

“谢谢筱雅姐姐。”

周庆就算早熟,可到底还只是一个孩子,一听到能有好吃的,一双眼也亮起来了。

“筱雅姐姐做的,一定好吃。”

宝儿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看着凌筱雅。

“谢谢。”

这一道声音,几不可闻。凌筱雅低下头,这才发觉,原来是刘小村开口说话了。

凌筱雅有些惊讶,以前刘小村可从来不会主动开口,没想到这次,竟然能主动开口。

“小村,你要记住。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要说出口。你看看你平安哥哥还有周庆哥哥,多活泼啊!就是比你小的宝儿弟弟也比你活泼!”

要是之前,凌筱雅是不会对刘小村说这番话,不过如今见刘小村自己开始活泼开朗起来,所以凌筱雅对着刘小村也越来越活泼了。

刘小村的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继续画画。

凌筱雅扫了一眼刘小村的画,忍不住点了点头,“小村的画是画的越来越好了。我的一点功夫都不够教你们了。我想着,是不是该让你们上书院读书了。”

“筱雅,你不是说让他们过年后再去书院吗?”

“那是我担心他们的基础没有打好,所以才建议他们过年再去书院。现在除了宝儿,我看他们其他几个,基础都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尤其是小村,我看他对读书是没有什么天分。可他绘画的本事确实不错,是该找一个名师好好教导,否则真是浪费他的天赋了。”

凌筱雅越看刘小村的画,就越喜欢,是个绘画天才,要是不好好培养,就浪费了。

“可现在不是书院招学生的时候,要想插班进去,可要花不少钱。”

凌筱柔有些担忧的开口。

“那没什么。多出一点钱而已,最重要是让孩子学的好,那才是最好的。”

凌筱雅现在赚的钱不少了,就希望这些孩子能获得好教育。

“平安、阿庆你们愿不愿意去学堂学习?”

凌筱雅眉眼含笑的看着凌平安和周庆。

“愿意。”

凌平安是很想去书院读书的,于是连忙开口说道。

“我——我想去,可——”

凌筱雅知道,周庆还是担心钱。

“阿庆,那一点点钱你就不用担心了。筱雅姐姐先帮你垫付。对了,你家的柿饼做的怎么样了。”

“我去看过,那些柿饼已经有些出霜了。”

一说到家里的柿饼,周庆的小脸上就闪过浓浓的笑意。

“那就好。再过几天,我去看看,要是到日子了,你家的日子就会过得红红火火的,阿庆高不高兴?”

“高兴。奶奶和我爹娘跟我说了,做人要懂得感恩,是筱雅姐姐你让我能有机会读书识字,帮我家里过好日子,以后阿庆有出息了,阿庆一定会好好报答筱雅姐姐的。”

凌筱雅笑看着周庆,懂事的孩子,谁都喜欢。

“小村,你愿不愿意跟着师傅去学画画?你在画画上,确实是很有天赋,筱雅姐姐的这点本事,你已经都学过去了,我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了。”

刘小村停住了画画的手,紧咬着下唇,良久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那——那我以后是不是不能来了。”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小村,没想到刘小村竟然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真心是让人惊讶啊!

“谁说你不能过来。你以后有空了,照样可以来筱雅姐姐这里,筱雅姐姐还会给你做好吃的,还有你平安哥哥、阿庆哥哥和宝儿弟弟陪你玩儿。”

刘小村紧紧抿着唇瓣,似乎是在考虑。

凌筱雅也不催促他,让他自己想。

“我——我去学。”

良久,刘小村才开口回答。

第二日

凌筱雅和凌筱柔都起了个大早,来送牛奶的人也来的很早。

凌筱雅拿了一钱银子给他,来送牛奶的人接过银子笑的合不拢嘴。

做蛋糕,麻烦的就是搅和了,凌筱雅不断的夹着油、牛奶还有白糖。

凌筱柔见凌筱雅打的额头上都冒汗了,于是开口,“筱雅,要不你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我来打吧。”

“好,姐姐,你要注意往一个地方搅拌,然后速度也要均匀。”

凌筱柔点了点头,然后接过盆子,学着凌筱雅的刚才的模样,搅拌起来。

凌筱雅在一旁一直仔细的看着。

两个人做事情,到底是快了很多,只一个多时辰,就将蛋糕做好了。

当拿出香喷喷的蛋糕的时候,凌筱柔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真的是太香了!我还从来没有闻过那么好闻的糕点呢!”

凌筱雅给凌筱柔切了一小块,“姐,你尝尝。”

凌筱柔接过凌筱雅递来的蛋糕吃了起来,真是越吃越觉得好吃。

“真是太美味了!我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凌筱雅见凌筱柔吃的开心,用刀子切了一大块放在食盒里,还留下一大半,就留给平安他们吃。

凌筱雅还将果醋装了一小瓶,一起带着。

“二姐,平安跟你们一起去!”

等凌筱雅和凌筱柔都准备好了,凌平安也已经将自己整理好。

凌筱雅三人就一起出发了。

醉仙坊三楼

朱云时不时的看向窗外,心里忍不住的焦急,难道是凌筱雅忘记了,她是今天走?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玉尧自然知道朱云是在等凌筱雅,可人没来,他也没法子。

“再等一会儿!筱雅说过会来送我的!她一定不会骗我!”

朱云紧紧抿着唇看向窗外,他相信筱雅一定不会骗她的!

玉尧和赵天楚无奈的对视一眼。

“再等一会儿吧。凌姑娘不是一个不守信的人。”

朱云闻言,连忙点头,“对,筱雅一定会来的!”

“启禀小主子,凌姑娘来了。”就在朱云望眼欲穿的时候,李掌柜终于送来了凌筱雅的消息。

“筱雅来了,赶紧让她上来啊!”

朱云激动的不得了,心想,凌筱雅总算是来了,要是她再不来,她都要走了!

“除了凌姑娘,她的姐姐跟弟弟也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

玉尧开口吩咐。

“是奴才这就将人请进来。”

朱云一看到凌筱雅,就忍不住抱怨,“我还以为你忘记我是今天走呢!”

“我大姐和我二姐,今天天都没有亮就起来给你做蛋糕,说让你带在路上吃。你怎么能不识好人心呢!”

凌平安一见朱云,下意识就跟朱云斗嘴。

朱云难得的没有跟凌平安吵,倒是有些感动的看向凌筱雅,“你是为了给我做吃的,才这么晚来的。”

凌筱雅将食盒递给朱云,“我做了一些蛋糕,你带着路上吃。里面还有一瓶果醋,虽然时候有些不足,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你可以带着路上喝。”

“我说,你对云儿这么好,怎么都不想想我和赵兄啊!”

玉尧摇着玉骨扇,阴阳怪气的开口,他是真心觉得凌筱雅太过分了,给朱云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他跟赵天楚两个大活人,她好像压根热没有看见!其实对玉尧来说,凌筱雅忽略赵天楚没什么关系,可是忽略他,那就有关系了!

“这是筱雅给我做的,才没有你的份呢!”

朱云连忙护住凌筱雅给的食盒,满怀戒备的盯着玉尧,生怕玉尧来抢她的东西似的。

玉尧忍不住冷嗤一声,他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只不过是心里有些不平衡罢了。

“我跟我姐蛋糕做了不少,玉小侯爷和赵公子也可以一起尝尝。”

“我不!”

朱云第一个不满的开口。

“蛋糕有很多,不过蛋糕不耐放,放到明天说不定就坏了,就算没坏,这味道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我可以将蛋糕当饭吃啊!那肯定就能吃完了!”

朱云就是不愿意将凌筱雅给她做的东西分出去。

凌筱雅偷偷凑到朱云的耳边,“这蛋糕吃多了会腻歪,所以你啊,就分给别人一点,懂吗?”

凌筱雅的声音很轻,可是没有逃过玉尧这个习武之人的耳朵。

玉尧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感情是因为吃多了腻歪,否则她也没想过让朱云将蛋糕分给他们啊!

“那好吧。”

朱云用一种十分心痛的语气开口说道。

这次别说玉尧想笑了,就是一向沉稳的赵天楚也有些想笑。

“对了,这是我给你写下的西游记漫画,你要是无聊了,就在路上看。还有我跟你说的,你都要记得。尤其是要记得抱太后的大腿!”

最后一句话,凌筱雅是紧贴在朱云的耳边说的,是哪个因轻的就连玉尧都没有听到。

朱云重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筱雅,你以后要是来梁都,一定要记得告诉我。我——我一定会偷偷出来见你的!”

“什么你偷偷出来见我。难道不兴我进宫见你啊!”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朱云。

朱云嘟起嘴巴,她很想问一句,你怎么进宫?可是到底没有说出来,毕竟这话说了,那就让人有些不高兴了。

凌筱雅跟朱云这么说了一通,又耽误了不少时候。

玉尧见不能再拖了,才悠悠的开口,“你们再聊下去,咱们就真的不能走了。”

朱云很想冲玉尧来一句,那就不走了!

不过想想,这也不可能。

“筱雅,我走了,你要记得像想我啊!”

“我二姐才不会想你呢!不过你要记得想二姐啊!还有记得想我——我和大姐啊!”

凌平安怒了努嘴,大大的眼睛里都溢出了泪光,可是跟朱云说话的口气还是不怎么样。

“我肯定会想筱雅的,当然了,也会想筱柔姐!”

“那我呢!”

凌平安有些急切的开口,心里不禁有些生气,云儿实在是太坏了,难道她都不知道想他嘛!

“你啊——”

一个“啊——”字,朱云拖得是长长的,将凌平安的新也给吊起来了。

最后,见凌平安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她才开口,“偶尔也会想想你的。”

“没良心,就偶尔想想我!”

凌平安对朱云的回答一点都不满意。

不过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个孩子互相拌嘴,倒是将离别的愁绪吹散了不少。

等到朱云真的要离开了,凌平安真的忍不住哭出来了。

朱云也是一步三回头,大大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不是死命忍着才没有留下来。

玉尧也回头对着凌筱雅说了一句,“你最好早点换一个合作伙伴。吴高升因为献猪下水的方子有功劳,所以皇上决定在年后官员大评的时候,封吴高升做落霞镇的县令。对了,因为吴高升实在是太烦了,每天都来我醉仙坊打听,所以我就让李掌柜将这消息透露给他了。所以——”

后面的话,玉尧没有说,就留给凌筱雅自行想象了,可凌筱雅听在耳朵里,气得差点没有吐血,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等到朱云离开后,凌平安的眼泪还在流。

凌筱雅从怀中掏出一个帕子给凌平安擦眼泪,“平安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还流眼泪呢。等以后平安考科举,等考到举人,就可以去梁都考进士、甚至是状元,到时候一定能有几乎看到云儿的。”

凌平安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蛋,抽噎着开口,“二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二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我要赶紧去梁都考进士,考状元!”

“那平安要好好读书,只有考中举人,才有资格去梁都考进士,将来才能考状元啊!”

凌平安文员,握起拳头,信誓旦旦的开口,“平安一定要好好读书!”

“筱雅,你的生意合作伙伴不是客似云来的吴秀才吗?他马山要当落霞镇的县令了?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凌筱柔兴冲冲的对着凌筱雅开口。在凌筱柔心里,吴高升要是能当上落霞镇的秀才,那凌筱雅也不就跟着沾光了,这肯定是好事啊!

凌筱雅看着凌筱柔一脸兴奋的模样,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兴奋?说实在的,她真的是兴奋不起来,相反,她是有些想哭了。

跟吴高升合作,本来就是权宜之计。如今倒好了,吴高升知道自己马上要当显灵了,肯定是更没有心思经营了。

凌筱雅忍不住想,玉尧故意跟她说这个做什么,单纯的看她的笑话?让她心里不舒服?

肯定有这个原因,不过玉尧也不是那么无聊的。

再想想,玉尧这话不也是让她早日找一个新的合作伙伴,恐怕是他想要跟自己合作吧。

不过跟玉尧合作,凌筱雅始终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凌筱雅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她还想起了徐子寒,不过徐子寒老是惦记着她的医术,这让她心里发毛。

“咱们先回去吧。”

“咕噜噜——咕噜噜——”

一阵咕噜声响起,凌筱雅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凌筱柔,最后看了一眼凌平安。

凌平安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脸蛋也不禁白了,“我——我今天起得太早,还没有来得及吃多少东西,肚子当然会饿了!”

凌平安有些恼羞成怒的开口。

凌筱雅好笑的摸了摸凌平安的小脑袋,“好了,知道你肚子饿。大姐,你带平安先去客似云来吃点东西,我还有事,先去一趟回春药铺。”

最近事情太多,凌筱雅都忘记了,她可是把在委托行买的那一对兄妹寄放在回春药铺。

“好。”

三个人就在醉仙坊门口,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凌筱雅到了回春药铺,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正像模像样的用药杵捣药。那正是凌筱雅在委托行买来的小男孩儿。

“凌姑娘!”

赵掌柜见到凌筱雅,不禁有些惊讶的出声。

凌筱雅愣了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赵掌柜。抱歉,我最近事情有些多,都忘了,您还帮我照顾着人呢!”

“你是说虎子那俩兄妹?他们还真是懂事,尤其是虎子,他妹妹的身体稍微好了一点,药铺的事情他就抢着做,真真是个好孩子。”

虎子?应该是那小男孩的名字了。

“凌姑娘。”

虎子一看到凌筱雅,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忙不迭的来到凌筱雅身边,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凌筱雅倒是很喜欢虎子,憨头憨脑的,不过这种人实诚。

“你妹妹的身体好了吗?”

虎子点了点头,“这要谢谢赵爷爷,他亲自给青青诊脉抓药。”

“你啊,还是该谢谢凌姑娘才对。”

赵掌柜听着虎子的话,脸上的笑意是愈发的和蔼,不过虎子以后是要跟着凌筱雅的,这时候讨好凌筱雅,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坏事。

“凌姑娘的大恩大德,虎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虎子一双发亮的眼睛就直直的盯着凌筱雅,似乎在说,他一定不会忘恩负义!

“赵掌柜,虎子两兄妹在药铺都花了多少。您说,我这就帮他们付。”

凌筱雅说着就要掏钱。

赵掌柜连忙阻止,“凌姑娘这可还使不得。”

“赵掌柜,您能帮我照顾虎子两兄妹,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哪里还好意思让您破费。”

“凌姑娘,虎子真的很懂事。他和青青两个,我也是挺喜欢的。而且这些日子,虎子那么努力的干活,那一点药钱早就抵掉了。您再给钱,这算是怎么回事?所以那钱我是万万不会收的!”

赵掌柜严肃的对着凌筱雅说道。

凌筱雅看了一眼赵掌柜,见他面色不似作伪,又看了看虎子,看的出来他对赵掌柜很感激,甚至隐隐还有些崇拜。

“虎子,我问你,你想要学习医术吗?”

“虎子想。不过凌姑娘是虎子的大恩人,虎子要好好报答凌姑娘。”

好实诚的话,没有多华丽的辞藻,可听着却让人心里一暖。

凌筱雅将虎子和青青买回来,也没想过让他们为自己做牛做马,为奴为婢的。相反,她还一直在想该怎么安排这两兄妹。

“赵掌柜,您觉得虎子如何?”

“是个实诚的孩子。我这辈子无儿无女,要是能有虎子这么个孝顺孩子就好了。”

赵掌柜不禁感叹,是真心的有些感慨。要知道这些年,他忙着跟公子(徐子寒)一起做生意,多年来都没有娶妻。公子也劝过自己,让他赶紧娶个妻子,有没有孩子先不说,好歹老了以后,还有人作伴。

不过赵掌柜年纪大了,也没心思再娶,这辈子他就讲他的一生奉献给徐子寒了。

“赵掌柜,您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您多年跟着徐公子,所以自己都没有娶妻生子。如果您觉得虎子和青青不错,不如就收了他们当孙子孙女。”

赵掌柜一听,不禁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筱雅。

虎子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摇手,“不行的。不行的。”

“难道你不想孝顺你赵爷爷?”

凌筱雅故意这么说道。

虎子的头更是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赵爷爷人好,虎子想孝顺赵爷爷。可凌姑娘对虎子和青青有大恩,虎子要报答凌姑娘。”

“虎子,你挺好了。当时在委托行,我之所以要买下你,是因为你对青青的维护让我感动。至于报答不报答的,我真不在意。而且你看看你赵爷爷,他年纪大了,身边也没有个人作伴,难道你忍心?”

“我是想孝顺赵爷爷,可赵爷爷怕是也不愿意。”

虎子这几日在回春药铺看的也多了,其实有很多人想走赵爷爷的门路,有的送人给赵爷爷当干儿子,有的送人给赵爷爷当干孙子,有的送人给赵爷爷当徒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赵爷爷都看不上。

那些人长的都白白净净的,比他是好看多了,也聪明多了。

赵爷爷看不上他们,肯定也看不上他和青青了。

“赵掌柜,您看虎子和青青如何?要是您愿意,以后他俩就是您的孙子和孙女。如果您不愿意,这话就当我没有说过。我这领了虎子和青青两兄妹回去。”

其实赵掌柜也一直想要领养个孩子,也是有不少人来给找过,只是那些人,有的心术不正,品性稍微好一点的,他又看不上。所以这么些年,就都耽误下来了。

可虎子和青青,赵掌柜是真心喜欢,人跟人之间真的是要说缘分的吧。

“老朽当然愿意,凌姑娘,你是花了多少钱买了虎子和青青的。老朽我出双倍!”

“赵掌柜,既然您将虎子和青青当孙子孙女看待了,我哪里还能要您的钱。这是虎子和青青两兄妹的卖身契,您收好。以后他俩就是您的孙子孙女了。”

虎子和青青的卖身契,凌筱雅倒是一直放在身上,所以很快,她就从怀中取了出来。

“虎子,你以后要跟你妹妹好好孝顺赵掌柜。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好好孝顺赵掌柜,我一定要你好看!”

虎子郑重的点头,然后朝着赵掌柜跪下来,“赵爷爷,我不会说好听的。可虎子和青青从小就没有亲人,让人卖来卖去。从今天起,虎子会将您当做亲爷爷一样孝顺。”

“好!好!虎子啊,以后你就姓赵了!赵虎!”

赵掌柜眼含热泪,将赵虎搀扶起来。

“对了,虎子,你妹妹呢?”

“青青的身子还有些虚弱,所以还在后堂休息。”

凌筱雅闻言,总算是放心的点了点头。以后有赵掌柜照顾赵虎和青青,她也确实能放下心来了。

赵虎看着是个有良心的,等着赵掌柜以后干不动活了,一定会好好的孝顺赵掌柜。

这么一想,凌筱雅觉得,虎子和青青以后的人生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凌筱雅离开回春药铺,就直接往客似云来走了。

到了客似云来,凌筱雅没有先进去,反倒是开始眨巴眼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错了。

再睁开眼睛一看,你妹,她没看错!

凌筱柔正跟吴高升相谈甚欢!尤其是凌筱柔看着吴高升的眼神,凌筱雅竟然从其中看到含情脉脉!还有女儿家遇到心上人的时候才有的羞涩!

凌筱雅气得差点没有吐血!凌筱柔怎么就看上了吴高升,她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啊!

凌筱雅没有多大的门户之见,当然了,严格说起来,凌筱柔还配不上吴高升。毕竟吴高升马上就是县令了!

可吴高升是个什么德行,凌筱雅心里还是很清楚的。这人真本事没有一点,一天到晚的都抱着他的那些条条框框,凌筱柔要是真嫁给吴高升。

凌筱雅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

“大姐!”

凌筱雅没好气的冲进去,直接将凌筱柔往身后一拉。然后沉着一张脸看着吴高升,“大姐,平安呢?”

“在厨房吃早饭。”

凌筱柔轻声开口,一边说还一边偷偷看了一眼吴高升。

“大姐,你去厨房看看平安,他年纪那么小,你怎么能放心他一个人在厨房吃饭呢!”

凌筱雅真想掰开凌筱柔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的亲弟弟不去管,倒是跟吴高升谈的开心。

她怎么不看看这是在哪里!客似云来的门口啊!她就这么不顾忌自己的脸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大男人聊天聊得那么高兴!

凌筱柔又不像自己,她年纪不大,还算是个孩子。可凌筱柔呢!你妹的,她是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尽管凌筱雅也觉得女人十几岁就嫁人,不太好。不过,古代就是这么规定,这么约定俗成的,她可没想过一个人来打破这个世界的规律!

“筱雅,我——”

凌筱雅转过头,双眼冒火的盯着凌筱柔,“姐!”

一个“姐”字,凌筱雅真是说的有多咬牙切齿就多咬牙切齿了。

凌筱柔一惊,她还没见过凌筱雅这么生气。当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闷闷的去厨房,只是还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吴高升。

凌筱雅气得真想上去狠狠拍一拍凌筱柔。

凌筱柔好似被凌筱雅凶恶的眼神给吓着了,这才疾步走向厨房。

凌筱雅这才满意的回过身。

可是这一回身,凌筱雅也没觉得有哪里好,相反是更加生气了!

吴高升正恋恋不舍的看着凌筱柔的背影。

“真美!”

凌筱雅不会自恋的以为吴高升是在说她真美,相反,吴高升说的肯定是凌筱柔。

说实在的,凌筱柔如今吃得好睡得好,再加上每天一杯牛奶,凌筱雅更是时不时的捣鼓一些天然面膜,所以凌晓茹的脸蛋是愈发的白皙水嫩。在加上凌筱柔今年13岁了,正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整个人就像是含苞欲放的桃花,娇艳水灵的很!

“吴秀才,你这么盯着我姐姐的背影,你觉得好吗?”

吴高升这才好像惊醒了一样,闷闷的收回自己的视线,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姐姐有定亲吗?”

“这好像不是你一个大男人应该问的吧!”

凌筱雅顿时没好气的冲着吴高升吼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姐姐年轻貌美,我——”

“你就更应该顾忌男女大防!你年后不是就是落霞镇的县令了,不是更该注意自己的名声。”

凌筱雅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吴高升说道。

“是啊!我——不对,你怎么知道。”

吴高升正要得意炫耀一番,可随即一愣,凌筱雅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我去了醉仙坊,云儿告诉我的。对了,云儿是郡主,这个你知道吗?”

凌筱雅有心吓一吓吴高升,于是不怀好意的说道。

吴高升果然吓了一大跳,“什么!你说朱云是——”

“直呼郡主的姓名,你可知道是大罪!”

“不是,是郡主?”

吴高升怎么都想不到朱云一个黄毛丫头竟然是郡主!

这可真的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是啊!”

吴高升差的凌吓得腿都软了。想想每次他看到朱云,几乎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甚至还对出言顶撞,吴高升是越来越害怕了。

凌筱雅吓吴高升吓够了,这才悠悠的开口,“不过你放心,云儿大人有大量,自然是不会计较你一个小小的未来县令的。所以你也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吴高升此时哪里还有工夫去想凌筱柔,连忙急切的看着凌筱雅,“你可一定要帮帮我跟郡主求情啊!我——我那是不知道郡主的身份,要是知道,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招惹郡主啊!”

凌筱雅默默在心里给吴高升一个“不堪大用”的评价。愈发不觉得这人能当自己的大姐夫!

“云儿已经离开了。你不用怕了。”

凌筱雅凉凉的开口。

“郡主已经走了!那就好!那就好!”

吴高升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庆幸的开口。

凌筱雅觉得自己错了,应该多吓唬吴高升一会儿啊!

“对了,你马山要当县令了。你这间铺子打算如何?”

“我当了县令后,这店肯定是不能再继续开了。免得让人说我与民争利。”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差点没有吐出来,你妹的,还不是县令呢!竟然就摆出这么一副官架子。凌筱雅真是越想越后悔,也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跟吴高升合作。

“那你到底打算如何?”

“我打算将客似云租给吉祥酒楼的祝掌柜,让他帮忙打理,以后我每个月就只要收租金吧。”

要不是想着吴高升马上是县令了,凌筱雅真的想骂娘了,“你疯了吧。祝掌柜想要的只是方子,他怎么可能会好好打理客似云来!你是不是——”

吴高升有些不高兴了,之前他是要靠着凌筱雅赚钱,所以才能容忍凌筱雅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放肆,可如今他马上就要是县令了,他才懒得听凌筱雅在这里叽歪!

凌筱雅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了吴高升眼底的意思。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冷哼,真真是个白眼狼。要不是她以后还要继续在落霞镇生活,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吴高升翻脸。

“店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方子是我的,我不会同意让祝掌柜知道。”

“你说方子?猪下水的方子马上人人都要知道了。冰糖葫芦,你的那什么大伯娘也已经卖了。对了,还有小笼包的方子,祝掌柜已经有了,你——”

“等等,你说什么?什么小笼包的方子,祝掌柜已经有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筱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吴高升问道。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