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姐妹生分 凌筱柔改变/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回轮到吴高升诧异了,他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凌筱雅,“你不知道啊!小笼包的方子,前两天祝掌柜就得了,当天就推出来了。”

凌筱雅气得双手紧握成拳,“谁卖的!“

这次吴高升是确定了,凌筱雅是真的不知道,“好像是牛氏她的丈夫好赌,欠了不少钱,债主找上门,说要么赔钱要么给方子。最后我听说,牛氏将方子给了那些债主。”

凌筱雅闻言,心里顿时翻起惊天骇浪,她难道就长了一张让人欺负的脸不成?

豆腐脑方子被王贵偷着卖了,她看在于氏是个可怜人的份儿上,所以不计较。

可如今好了,现在小笼包的方子又让人悄无声息的给卖了,牛氏甚至都没有告诉她一声!

吴高升见凌筱雅面色有些不对,想了想,凌筱雅还是帮了他很多,于是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句,“卖了就卖了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想想,反正等我成为落霞镇的县令,这客似云来以后就归祝掌柜管了。你知道不,祝掌柜身后可是有静伯府撑腰!“

凌筱雅冷冷瞥了一眼吴高升,这人还真是够无耻。还不是县令呢,就想着去攀关系,真是让人不耻!

要是凌筱柔真的看上吴高升,凌筱雅连那个姐姐都不想认了!

“你以后有什么方子,就直接交给祝掌柜吧。反正咱们以后也算是一家人了。”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那张脸,很有一种冲动,想要直接一耳光扇死他!

他自己喜欢去巴结祝掌柜就自己去!拉上她做什么!还一家人呢!凌筱雅真心是觉得恶心!

想想,现在的吉祥酒楼是江正那畜生从罗氏手里夺过来的,凌筱雅就恶心的不行。

这一刻,凌筱雅很确定,她以后要是继续跟吴高升合作,那他脑子才是出问题了!

“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往厨房走去,她是真担心自己要是再留一会儿,真的会忍不住直接跟吴高升打起来!

这种男人,实在是让她觉得心里不爽。

凌筱雅到了厨房,凌平安正坐在小板凳上,高兴的吃着面条,那碗里还有煎的香喷喷的荷包蛋,碧绿的青菜,还有黑色的木耳。

凌筱雅见状,忍不住点了点头。看来朱瘦子和张黑子对平安还是很照顾的,给他下的面条分量很足。

凌筱雅再看到一旁的凌筱柔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凌筱柔一张脸好似擦了胭脂一般,红润亮丽,杏眸中盈着春水,明显一副小女人思春的模样。

“二姐!”

凌平安正吃着面条,突然抬头看到凌筱雅,连忙惊呼出声。

因为太激动了,甚至还有些呛住了。

凌筱雅见状,连忙上前给凌平安拍背,又扫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凌筱柔,见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凌筱雅心里是更气了。

不过好在,凌筱雅忍住了心头的怒火,“大姐,赶紧给平安倒碗水啊!”

凌筱雅没好气看着凌筱柔开口。

凌筱柔一呆,看了一眼凌平安,见他呛住了,这才有些慌张的去倒水,可是整个人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还是李小松给凌筱雅端了一碗温水,凌筱雅接过,给凌平安喝了,他这才舒服一点。

见凌平安终于好受一点了,凌筱雅端过凌平安手中的面,柔声开口,“吃的那么急做什么?没人跟你抢。”

“平安不是吃的急,是看到二姐太激动了。”

凌平安对着凌筱雅咧开一抹大大的笑容。

“慢慢吃,不要再噎着了。”

“凌姑娘,我——我有事想跟你们说。”

李小松的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有些局促不安的开口。

“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吧。”

“凌姑娘,吴秀才马上要将客似云来转给吉祥酒楼,到时候我们这些人不也是要跟着一起去。不提,我之前是被祝掌柜直接给辞退的。就上次瓦罐的事情,祝掌柜回过神来,肯定是恨死我。到时候我要是落在他手上,他一定不会放过我!”

李小松颇为担忧的开口。而且他的担忧也不是瞎操心。

“筱雅,我也是绝对不会再给吉祥酒楼干活,那祝掌柜就是个心术不正的。真不知道吴秀才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

马大叔说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想当初瓦罐的事儿,差点弄得他大女儿(马娟)一家倾家荡产,大女儿差点恨死他这个当爹的。他要是再巴巴的去给吉祥酒楼做工,那他也恨死犯贱了!

“凌姑娘,不管怎么样,我肯定跟着你。”张黑子一边炒着菜,一边开口说道。

“没错,凌姑娘,我朱瘦子以后也是跟定你了!”

朱瘦子也忙不迭的表决心。你

“王小哥呢?他是什么想法?”

“他跟我说了,要是真的去吉祥酒楼做工的话,那他也不干了。”

王小二正在外面送菜,人不在,不过李小松马上就将他的想法说了。

“你们为什么不继续干下去呢?我听吴大哥说,他年后就是落霞镇的县令了,以后有他罩着,你们的生意肯定会越来越好啊!”

凌筱柔有些迷惘的看着众人,她想不通,明明等吴大哥当了县令以后,他们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可为什么众人都不愿意继续留着呢?

众人(除了吃面吃的正欢的凌平安)都用一种无语的眼神看着凌筱柔,这人什么都不懂,在那瞎叫唤什么!

不过众人(除了凌筱雅以外),倒是知道了一个重大的信息,原来是吴高升要当县令了,难怪要将酒楼转给吉祥酒楼。

“大姐,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你别开口说了。”

凌筱雅万万没想到凌筱柔会来这么一句。

“筱雅,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想想当初我们的日子多穷苦,要不是吴大哥帮我们,咱们哪里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可我看你怎么像是煽动这些人背叛吴大哥呢!”

凌筱柔觉得委屈了,她明明是一片好心啊!为什么都没有人理解她呢!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凌筱柔,要不是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凌筱柔,她都要以为是换人了!

她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听她话里的意思,是她该感激吴高升帮她脱贫致富了?你妹,要不是因为她,吴高升早就将这最后的产业——客似云来都给卖了,还有他是不是忘记了,他的县令之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要不是她教他将朱下的方子献上去,他这辈子都别想当县令!

如今凌筱雅真心是觉得后悔,早知道,她宁可自己直接将猪下水的方子交给玉尧算了!

“背叛?大姐,我跟吴高升顶多了也就是合作关系,我真不知道我背叛他什么了。还有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

凌筱雅按捺住心头的火气,冷冷的冲凌筱柔说了这么一番话,就直接撇过头,她自从见到吴高升,这脑袋就有些不正常了,等她恢复正常了,她再跟她说话吧!

马大叔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凌筱柔,以前看着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

“筱柔啊,你妹妹做事有她自己的道理,有些事情你不清楚,不要多说了。”

马大叔这话可以说是十分的苦口婆心了,可听在凌筱柔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她做什么都有道理。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凌筱雅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柔,这是自己认识的凌筱柔吗?是不是被掉包了?这说的还能算是人话吗?

都说陷入爱情的女人,脑子都不清楚,以前凌筱雅不相信,也没有亲眼见识过。可如今,她是彻底明白了,这凌筱柔就跟吴高升见了一面,才说了几句话啊,这脑筋就变得这么不清楚,还口口声声吴大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跟吴高升的关系有多好是不是!

张黑子一群人是第一次见凌筱柔,心里忍不住开始疑惑起来,凌姑娘看着很精明很善良,脑子也很清楚,怎么她这个姐姐,看着脑子很不清楚似的。

“各位放心,要是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帮大家安排好以后的路。”

“筱雅啊!大叔我是没事,顶多是没了这份工,然后回去种田,可其他人——“

要说马大叔在客似云干了这么久,张黑子一群人都是好的,马大叔跟他们也谈的来,他们可不像自己,这份工对他们来说不是可有可无的。

“马大叔,您放心。你们每个人我都会安排好的。“

“有什么好安排的,吴大哥马上就要是落霞镇的县令了,你们跟着吴大哥,他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凌筱柔局促着,可最后还是将这话说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受的刺激太大了,凌筱雅此时反而是不生气,她不断的跟自己说,要是再跟凌筱柔计较,她今天怕是要气死。

“平安,吃饱了吗?”

凌筱雅低头看着凌平安,见碗里的面,凌平安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于是柔声问道。

“嗯。可是还剩一点,二姐教过平安不能浪费粮食,平安要把面吃完。“

凌平安将一口面吞下去之后,笑着对凌筱雅说道。

凌筱柔一个13岁的人了,竟然还没有凌平安一个6岁的孩子懂事,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还剩一点就不要吃了。免得撑坏肚子。来,吃颗冰糖葫芦消消食。“

黄氏虽然将冰糖葫芦的方子卖了,可还是往客似云来送冰糖葫芦,只是这价格不像以前那么高了,如今一钱银子一串。

凌平安蠕动着嘴巴,将凌筱雅递过来的冰糖葫芦咽了下去。

见凌平安将冰糖葫芦吃了下去,凌筱雅才抬头看向凌筱柔,”大姐,我们要回去了。你不会还想继续留着吧?“

凌筱柔确实是想继续留着,她觉得自己还有好多话没有跟吴大哥说呢,可是当她的视线接触到凌筱雅幽深嘲讽的瞳眸时,就真的什么都不敢说了,好像自己要是真的提出要留下来,那就是一件多么无耻的事情一样。

要是凌筱雅知道凌筱柔的想法,肯定是要惊叹了,难得啊,你竟然还知道羞耻二字。

凌筱雅拉着凌平安的手走了出去,凌筱柔紧紧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在看不到三人的身影,张黑子忍不住说了一句,“凌姑娘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有这样的姐姐。”

马大叔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以前这孩子不是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说话间,王小二端着盘子进了厨房,正听到张黑子和马大叔的话,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是在说凌姑娘的姐姐?刚才她一进来,就好像跟吴秀才看对眼了一样!那眼神缠绵的简直是难舍难分啊!我一个大男人看的都有些受不了。”

众人一听王小二的话,一下子明白过来,难怪刚才口口声声的维护吴秀才呢!感情是因为看上了吴秀才啊!

凌筱柔出了厨房,看到吴高升,正要开口打招呼,凌筱雅抢先一步,“我们就先告辞了。大姐,你不会还有什么话想说吧。”

凌筱柔一愣,凌筱雅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说。与知识只能闷闷的走过吴高升的身边。

凌筱雅看着凌筱柔那副腻歪的样子,真心是觉得够了。要不是还拉着凌平安,她真想疾步甩掉她!不过凌平安才吃饱,她不能走得太快。

见凌筱柔还是紧紧盯着吴高升,凌筱雅忍无可忍了,“大姐,你要不要继续留着啊!”

凌筱柔浑身一震,连忙跟上凌筱雅,不过她的脸还是红扑扑的。在想什么,简直是不言而喻了!

“筱雅,吴大哥平时喜欢吃什么啊!他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啊!他……”

要不是顾忌着这里是大街,凌筱雅真心是要爆发了。肾实质我这凌平安的手都有些重,

凌平安忍不住皱起眉头,倒不是被凌筱雅握的手痛,而是大姐好烦啊!

干嘛一路上都要提那吴大哥呢?那吴秀才好讨厌,反正凌平安在见到吴高升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讨厌他,没有理由的讨厌他。

终于远离了繁闹的街道,因为凌筱雅家住的是村后尾,一般人都不怎么经过,所以此时就只有凌筱雅、凌筱柔和凌平安3个人了。

凌筱柔还一直在念叨,嘴巴就没有一刻停歇过,当然了,这念叨的主题当然就是吴高升了。

“大姐,你念叨吴秀才已经念叨一路了。女儿家的矜持呢!你都扔到哪里去了!”

凌筱雅忍无可忍的停住了脚步,双眸充满了浓浓怒火盯着凌筱柔。

凌筱柔被凌筱雅看的一惊,终于闭上了她的嘴巴,“筱雅,你好奇怪啊!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说话!我是你大姐啊!”

平时凌筱雅对凌筱柔都十分和蔼客气,如今冷不丁的这么凶,凌筱柔觉得无法忍受,眼眶都红了,好像自己被凌筱雅欺负了一样。

“大姐,二姐又没怎么样,是你一路上都在念叨什么吴大哥,我听得都好烦。”

凌平安撇了撇嘴说道。只有6岁的他,自然是不懂得什么情爱不情爱的,不过他是真的不喜欢大姐嘴巴里念叨的都是那个什么吴大哥。

“平安,你竟然也这么说。我就知道,你心里就筱雅这个二姐,哪里有我这个大姐!没错,我是喜欢吴大哥。这有什么不好,吴大哥很快就会是县令了,我要是嫁给他,我就是县令夫人了,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能欺负我们了!”

凌筱柔有些激动的开口,眼底也迸发出近似梦幻疯狂的眼神。

凌筱雅虽然心里清楚凌筱柔是喜欢吴高升的,可毕竟她没有直接说出来,可如今凌筱柔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说出口,凌筱雅整个人一下子呆了。

凌筱雅用另外一只没有牵着凌平安的手揉了揉有些头痛的太阳穴,真不知道凌筱柔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一见钟情的魔力就这么大?竟然能生生的改变一个人。反正凌筱雅是觉得她有些不认识凌筱柔了。

“大姐,吴高升不适合你,他——”

”你胡说些什么!什么叫吴大哥不适合!他明明是喜欢我的!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担心我嫁给吴大哥之后,当了县令夫人,压过你的风头,所以你才故意这么说的!我是你亲姐姐,你就这么看不得我好!“

凌筱柔尖声打断凌筱雅的话。

凌筱雅震惊的看着凌筱柔,眼底除了震惊以外,更多的是心痛,自从她穿越过来,扪心自问,她是真心将凌家的人当做亲人,对林氏、凌筱柔还有凌平安可以说是掏心掏肺的好,可她真是万万都想不到,凌筱柔竟然是这么想她的。什么害怕她抢了自己的风头,这种话,凌筱柔怎么说的出来!她还是人嘛!

凌筱柔被凌筱雅看的心里有些发慌,其实她也有些后悔说了那么一番话。筱雅对家里的付出,她是看得到的。只是这真的只是她口不择言吗?

话说出口,凌筱柔才惊觉,其实她内心深处真的是这么想的,为什么别人的目光都是投在凌筱雅身上,难道她真的就这么好!

为什么她就不能过得好!为什么别人羡慕赞赏的目光不能投在她的身上!

要是凌筱雅知道凌筱柔的想法,肯定会说一句,你丫的,就是一个心理有病的!

“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吴高升真的不适合你,你——“

凌筱雅虽然气愤凌筱柔说这么一番话伤她的心,不过,凌筱柔到底是她的姐姐,她也不想闹得太难看。于是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再次开口劝说!

“够了!凌筱雅,我没说错,你就是看不得我好!我告诉你,吴大哥是喜欢我的!他一定会娶我!“

凌筱柔冲着凌筱雅吼完,就扭头跑了。

凌筱雅见凌筱柔是往家的方向跑去,也就放心了。

只是随即,凌筱雅就忍不住自嘲,凌筱柔都这样了,她竟然还关心着凌筱柔。她算不算是犯贱呢!

“二姐。是大姐不好,不明白你的心。平安也不喜欢吴秀才,平安刚才进客似云来的时候,吴秀才看着平安的眼神,似乎是瞧不起平安,不过在看到大姐的时候,眼睛才亮起来的!”

小孩子的话是最真实的,凌平安都能看出来的,凌筱柔怎么就看不到!

吴高升是瞧不起他们,当然,凌筱雅也清楚,吴高升其实瞧不起她。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有本事,弄出的方子都能赚钱,所以吴高升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自己。将她放在一个与他同等的位置。

可凌筱柔呢?她有什么?不是凌筱雅瞧不起她,而是她真的没有什么能让人看得起。

吴高升最多只是被她的美貌暂时吸引住了,肯定是没有动过要娶她的念头。

要问凌筱雅怎么知道的,不用想,凌筱雅都能斩钉截铁的说。

吴高升才当上县令,就立马将客似云租给祝掌柜经营。为什么?不就是看中了祝掌柜背后的静伯府,想要以此来攀上关系。

吴高升如今单身,肯定是要好好利用他的婚事,找一个能给他助力的妻子,凌筱柔有什么?钱,她没有。势力,她更没有。

可叹,凌筱柔竟然一点都认不清这个道理。

凌筱雅低头看了一眼凌平安,随后忍不住喃喃开口,“平安,你会不会像大姐一样,也是个白眼狼呢?”

没错,此时凌筱柔在凌筱雅眼里就是一个白眼狼了!她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可她倒好,完全的不屑一顾,将自己的心意全都踩在地上,凌筱雅跟她的姐妹之情真的是——

“白眼狼?那是什么?不过平安不会像大姐一样,让二姐伤心,平安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娘和二姐。”

总归自己的一片心还是没有白费的。

凌筱雅拉着凌平安往家里走。

刚进屋,就听到一阵哭声。

凌筱雅挑了挑眉,她绝对相信,这哭的人肯定就是凌筱柔了。

“筱雅,您不赶紧进去看看?刚才你姐姐一进来就往夫人的房间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哭。我断断续续的听着,她好像是在说你坏话。”

冰玉来到凌筱雅身边小声说道。

“她如今怕是恨死我了。”

凌筱雅悠悠的开口。

“她为何要恨你?”

其实冰玉也是蛮好奇的,话说凌筱雅和凌筱柔两人姐妹间的关系不是一直不错吗?

“人都是会变的。平安,你乖乖的在这里跟周庆哥哥和宝儿弟弟一起读书。”

凌筱雅扫了一眼,见刘小村没来,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应该是牛氏不让他来吧。或者说是没脸再让刘小村来。

凌筱雅对牛氏的做法不认同,可对刘小村和刘小花还是很心疼的,尤其是刘小花,当初她在自己刚穿越过来,给自己送了一个鸡蛋的事情,她永远不会忘记。

凌筱雅摇了摇头,现在还想这些做什么。

“冰玉你也该多做做女红。”

凌筱雅笑着对冰玉开口。

“我?女红?我学那些东西没用,我只要好好的练功夫,然后保护小姐就行了。”

以前冰玉心里就只有一个徐子寒,如今她的主子是凌筱雅,那她就满心满眼里就只有凌筱雅一个人!

凌筱雅忍不住笑了,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苦涩。

凌筱柔那个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姐,竟然还不如冰玉一个外人,这让她怎么能不感到寒心。

摇了摇头,甩掉心头繁杂的思绪,凌筱雅敲了敲林氏的门,很快门就打开了,开门的赫然是罗氏。

“筱雅你回来了,我还是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跟你娘说。我看你姐姐今天有些不太正常。”

罗氏是真心觉得凌筱柔今天有些不正常,不是好好的去送人吗?怎么回来以后,就像中了邪一样,光说凌筱雅的坏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凌筱雅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呢!

罗氏都有些后悔,今儿个怎么就去了林氏的屋子和她一起做绣活了!

凌筱雅朝着罗氏笑了笑,然后就进了屋,随手关了门。

一进屋,果然就看到凌筱柔正趴在林氏的腿上,哭的好不伤心。

凌筱柔一看到凌筱雅,别过头,不想再看到她。

“雅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姐姐今儿个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中邪了!“

林氏一见凌筱雅,忙不迭的开口问道。听听凌筱柔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什么筱雅见不得她好,这简直是在胡说八道!

“娘,您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呢!是她看不得我好,她举得她了不起,家里的钱都是她赚的!如今起的新房子也是——“

“筱柔,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说的还是人话嘛!”

林氏想不通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太陌生了。刚才那满口嫉妒,胡言乱语的人,真的是她善良温柔的筱柔吗?

凌筱雅刚开始听凌筱柔的话,还觉得难过,如今差不多没感觉了。

“娘,我们今天去送云儿。然后我有事去了趟回春药铺,让大姐带着平安去客似云来吃早饭。等我办完事,去客似云来,就看到大姐跟吴秀才相谈甚欢。

我只是提醒大姐几句,她跟吴秀才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的,可不知道我哪句话让大姐伤心了,大姐就哭着跑回来跟您告状,说什么我欺负她!看不得她好。”

林氏猛地看向凌筱柔,一向温和的眼眸难得的带了一丝厉色,“筱柔是这样吗?”

凌筱柔紧紧咬着下唇,不甘的开口,”娘,吴大哥肯定是喜欢我的。是筱雅,看不得我好,才故意阻拦我跟吴大哥。我知道,你对吴大哥要将客似云来租给吉祥酒楼的祝掌柜有怨言,你煽动马大叔他们跟吴大哥作对,我看不过眼,说了几句公道话,你就看我不顺眼了!”

凌筱雅这次是真的想笑了,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凌筱柔的脑子那么奇葩呢?她说的那些,她真的想都没有想过好不好。

凌筱柔还觉得她说的都什么公道话,她那些疯子似的话,她真心是不想再听到了!别人听了,也只会将她当傻子!疯子!当然了,凌筱雅绝对相信,凌筱柔是一点这种觉悟都没有。相反,她还觉得自己是代表公平正义!

“筱柔,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雅儿是那种看不得你好的吗?雅儿既然说了,你跟那吴秀才不合适,那就肯定是不合适。还有你才第一次见过那吴秀才吧,怎么就扣扣圣神的说要嫁给他!难道你都不知道礼义廉耻四个字该怎么写嘛!”

林氏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对女子的名声是最看重的了。要不是凌筱柔是她女儿,她都想说一句,真是不知廉耻!

凌筱柔伤心的看着林氏,“娘,您也这么说我!我是您的亲身女儿啊!吴大哥年后就会成为落霞镇的县令,我嫁给他以后就是县令夫人了,到时候就没有人能欺负我们了。”

“人家马上要是县令了,那干嘛不去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反而要娶你!”

林氏真想狠狠打一顿凌筱柔,让她好好清醒清醒!

其实也是有那不在意门户之见的,可林氏一听凌筱雅反对,心里其实也大约有数了,那什么吴高升八成是个十分在意门第之见的。

林氏怀疑的眼神扫向凌筱柔,她乖巧听话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娘!您怎么能这么说,我跟吴大哥是真心相爱,我——”

“你给我闭嘴!你才见了他一面啊!竟然就说什么真心相爱!你到底还要不要脸皮啊!”

林氏气得不行,只觉得心都有些隐隐作痛。

凌筱雅连忙上前扶住林氏,“娘,您别动怒。您的身子才好,可千万不要气坏自己的身子啊!”

凌筱雅见林氏这么生气,生怕她气坏身子,所以给林氏把了脉。

“娘,您怎么——”

凌筱柔觉得自己委屈死了,为什么就连娘也不理解她呢!

“你以后乖乖的给我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你要是敢偷偷出门,你就不是我的女儿了!”

林氏不想再看凌筱柔,再多看一眼,她的心就痛得不行。雅儿马上就要离开她身边了,她以后就只剩下筱柔一个女儿了,可筱柔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就知道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你不想见我!我这就走,不碍你的眼!”

凌筱柔说着就夺门而出,不过凌筱雅和林氏倒是不担心,林氏说了这么重的话,凌筱柔肯定也不敢跟林氏对着干,她没跑出的胆子。

“娘,我扶您躺下。”凌筱雅说着就扶林氏慢慢躺下,林氏因为刚才太激动,这身子有些不太好。

林氏躺下之后,满眼复杂的看了一眼凌筱雅,“还是你乖啊!你说你姐姐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才见过一面的男人,他就满嘴的情啊爱啊,我都听不下去。‘

“也怪我,不该带姐姐出去。“

凌筱雅不想林氏担心,于是将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

林氏摇了摇头,“雅儿,你是个好的。可能你姐姐心里一直都不甘心吧,在老宅的时候,是被欺负惯了,可她心里怕是一直存着不甘。如今你是越来越有出息,你姐姐怕是嫉妒了。”

“娘,她到底是我姐姐,我不会在意的,您放心。”

凌筱雅知道林氏说这话,就是让她别责怪凌筱柔。

“雅儿,娘对不起你。”

要不是因为我的私心,你就能早点回到梁都,当贵小姐,可如今——

“娘,您哪儿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我接下来会比较忙,您就多费神看着大姐一点。”

“好,你的顾虑娘明白,在家里,能看着你姐姐的也就只有我了。”

林氏忍不住感慨的出声,这大女儿如今就像是疯魔了一样,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娘,我看平安和阿庆的基础都打的差不多了。我想着要不就让他们早点上学堂?”

凌筱雅心里一直牵挂着这事,又想转移林氏的注意力,于是将这件事提出来说。

“去学堂,那要花好多钱。雅儿,那些钱都是你辛辛苦苦赚的,你该自己留着,你——”

凌筱雅皱了皱眉,有些不高兴的打断林氏的话,“娘,您说的是什么话,我可是平安的亲姐姐,出钱让弟弟去读书怎么了!一家人,这么点钱,哪里用的着这么计较!”

“要不是亲姐弟呢?”

林氏忍不住喃喃自语。

“娘,您在说什么,什么不是亲姐弟啊!平安就是我的亲弟弟啊!就算不是,我也是将他当亲弟弟看待的。您也永远是我娘。”

最后一句话是凌筱雅自己加上的,林氏和凌平安一直用真心待她。那她自然也要用真心对林氏。

凌筱雅又不禁想起了凌筱柔,想想在凌家的时候,凌筱柔总是默默的保护自己,当时字刚穿越来,受伤躺在床上,也是凌筱柔偷偷用夏苗苗和刘小花送的鸡蛋,给自己做了蛋羹。

那时候的情景,如今回忆起来,还是觉得那么温馨,那么感人。

可如今呢?凌筱柔就因为见了吴高升一眼,整个人就疯魔了一样。好像谁拦着她和吴高升在一起,就是在害她!

凌筱雅甩了甩头,不愿意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路是凌筱柔自己的,该怎么走,还是要看她。

而自己对凌筱柔,她真的敢说一句问心无愧了,要是在林氏死命的监看之下,凌筱柔还能找到机会去见吴高升,凌筱雅都要给凌筱柔点赞了!不能不说一句,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好!好!娘的雅儿真好。”

凌筱雅的话,深深的触动了林氏,就让她再自私一次。雅儿,娘对不起你。

翌日

林氏早早的起来做早饭,原本是凌筱柔陪着林氏做的,可如今凌筱柔赌气不起来,凌筱雅就陪着林氏做早饭。

“雅儿你快出去,这烟熏火燎的,对你不好。厨房有娘一个人就够了。“

“娘,我是您女儿,哪里有娘在辛苦,我在外面偷懒的。”

“筱雅,我看你还是先出去好了。我跟你娘一起做早饭。之前是我太执着于挣钱了,如今我给宝儿上学的银子也攒了不少,以后家里的饭就交给我吧。”

罗氏不知何时进了厨房,笑着跟凌筱雅说道。

“表姨,宝儿还小,离不开您的。“

罗氏摇了摇头,“宝儿也该长大了。以后他去了学堂,就不能事事都依赖我了,让他早点学会独立也好。”

“妹子啊,这做饭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林氏忍不住开口。

“姐姐,难道是嫌弃我不成?我家以前就是开酒楼的,虽然手艺是比不过筱雅,可做一顿饭还是没问题的。难道是姐姐把我当外人,不愿意我用厨房?”

“妹子说哪里的话,既然妹子愿意帮忙,那我就谢过了。”

就这样,以后凌家的厨房,差不多都是林氏和罗氏掌勺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