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买小村 救陈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氏的手艺总的来说还是不错,所有人吃得都挺开心。只有凌筱柔躲在房间里不出来,让林氏的脸色不太好看。

凌筱雅吃完饭,就直接带着冰玉去牛氏家了。

身子是自己的,凌筱柔爱赌气,就让她赌去!反正到最后凌筱柔肯定是会去吃的。她瞎操心什么!

“筱雅,你跟你姐姐之间是不是出问题了?”

这话冰玉其实早就想问,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如今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凌筱雅也不想瞒着冰玉,直接将凌筱柔和吴高升的事情说了,人家做都做的出来了,她还替人瞒着做什么!

冰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明亮的双眸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真看不出来你姐竟然是这么一个人,平时看她还是蛮老实的,怎么就见了一个男人一面,就变得那么疯狂?”

冰玉是真心想不通。

“谁知道,可能我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吧。”

凌筱雅冷笑道。凌筱柔昨天能说出那番话,就已经让她很开眼界了!

正说着,凌筱雅和冰玉就到了牛氏的家。

凌筱雅正打算敲们,就听到一阵吵闹声。

“你还是人嘛!筱雅大方将方子给我,让我挣钱,这可以说是白送钱给我们一家。你个没良心的,赌赌赌!竟然逼得债主上门,硬是将方子给拿走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筱雅啊!”

这是牛氏的声音,凌筱雅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你个死娘们!这话你说够了没有!老子是一家之主,老子干什么,还需要你同意啊!”

这骂咧咧的声音不用说肯定就是刘大全了。

“我要去筱雅姐姐家。”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挑眉,这是刘小村的声音,她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没想到刘小村如今已经能主动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小村啊!娘对不起你筱雅姐姐,以后——”

牛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凌筱雅就抬手敲门,阻断了牛氏的话。

没多久门就开了,来开门的是刘小花。

刘小花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脸上闪过一道不自在,“筱雅,是你来了。”

很快就有一个身影奔出来,凌筱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抱住了,低下头一看,是刘小村紧紧抱着她。

看到刘小村这么依赖自己,凌筱雅是打心眼里感到开心。

“好了,先松开我。”

刘小村闻言没有松开,还是紧紧的抱着凌筱雅。

“筱雅姐姐不走。是要进你家的屋子,难道你不欢迎?”

刘小村闻言,这才松开了抱着凌筱雅的手,不过一只手还是紧紧的拉着凌筱雅,不想松开。

凌筱雅拉着刘小村的手进了屋子。

牛氏在看到凌筱雅的刹那,眼底闪过尴尬,随即痛哭起来,“筱雅啊,是婶子对不起你!婶子——”

“刘婶,我来,不是想听你说有多对不起我。小笼包方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小花有些局促不安的开口,“是我爹赌输了钱,债主找上门,说,要么还500两银子。要么就将小笼包的方子交给他们。否则就要剁了我爹的手。娘没法子,才会将方子给了那些债主。”

“你来做什么!那方子你给了我们,就是我家的了!我们爱咋样就咋样,轮得到你说话嘛!”

刘大全压根儿就没把凌筱雅放在眼里,毕竟凌筱雅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罢了!

这话听得好熟悉啊!对了,王贵当时候说的话,不就跟刘大全差不多。

“你赶紧给我闭嘴吧!筱雅你刘叔——”

牛氏拉了拉刘大全的袖子示意他闭嘴,随后有些尴尬的看着凌筱雅。

“刘婶儿,我这次来,可不是打算追究方子的事情。当初我卧病在床,小花偷偷给我送了鸡蛋,这份情我一直记在心上。那个方子,就当是我报答小花了。”

说至此,凌筱雅的眼神一冷,“可我不是傻子!我将小笼包的方子给你。可你却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直接给人,甚至我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刘婶儿,你可知道,这样让我很不高兴。”

牛氏蠕动着嘴巴,似乎是想要开口解释,说她不是故意的,可是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不管事情如何,最后都是他们没有经过凌筱雅同意,就讲方子给卖了。怎么说,都是他们理亏。

凌筱雅扫了一眼牛氏,见她满面愧疚,她不禁觉得好笑,做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对她愧疚了。

其实牛氏还不如于氏呢!于氏还一心一意的为王二珠着想,有了赚钱的方子,就死命捂着,想着给王二珠攒嫁妆。可牛氏,在她眼里,最重要的似乎不是她的女儿,而是好赌成性的丈夫。

“我今儿个,就是想问问刘婶,你以后打算怎么样。吉祥酒楼将小笼包的方子拿去,祝掌柜是肯定不会允许你再卖小笼包,我想胳膊拧不过大腿,刘婶,你也没胆子去跟吉祥酒楼作对吧。”

“我——”

刘氏张了张嘴巴,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凌筱雅说的没错。

“刘婶,小村有绘画的天赋,他应该好好找个师傅学习。还有小花,我说句不该说的,小花的年纪也大了,应该到了找人家的年纪了。这些都是需要钱的。前些日子,你是赚了一点钱,不过你觉得你能够负担的起小村学画?或者说,你如今能为小花拿出一份像样的聘礼?”

牛氏被凌筱雅说的哑口无言,因为她说的完全没有错,她拿不出来,前些日子,虽说挣了一点钱。可要让小村去学画,为小花准备嫁妆,那真的是远远不够。

“呸!这是我刘家的事儿!干你屁事!你个黄毛丫头来我家是来捣乱是吧!”

刘大全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怒吼。

凌筱雅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刘大全,这种渣男,她连看一眼都嫌弃脏。

“刘婶,这次你可以拿小笼包的方子还赌债,下次呢?你家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下次债主在上门讨债,你是不是就要将小花给送出去!”

刘小花的脸顿时一白,双眼也浮现出恐惧的神色,她知道,凌筱雅没说错!

“我就算拿女儿抵债,又关你屁事!你个贱丫头,今天老子非要好好教训你不可!”

刘大全说着就撩起袖子,打算上前狠狠教训凌筱雅。

可她的拳头还没有碰到凌筱雅,手腕就被冰玉握住了,冰玉眼神一寒,手一用力,直接让刘大全摔了个狗吃屎!

刘大全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碎掉了,躺在地上痛得打起滚来,“啊!杀人了!救命啊!”

牛氏连忙上前去看刘大全,“当家的,你怎么样了!”

“呸!你看不到老子很痛啊!你个死丫头,今儿个,你就是故意来找茬的是吧!”

刘大全说着,恶狠狠的盯着凌筱雅。

牛氏看着凌筱雅的眼神也隐隐带着不快,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啊!

看到牛氏眼中的责备,凌筱雅不禁觉得好笑,牛氏有没有搞错,是刘大全要上来打她!她都要被人打了,难道还不能自卫了!这世上有这种事吗?

“刘婶。我刚才说的情况绝对会出现。冒昧说一句,你这丈夫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不说赚钱了,每次去赌,就能弄得你们倾家荡产!没钱了,还有人,尤其是小花,她是个漂亮姑娘,那些赌场的人最是没人性,八成会将小花卖到花楼。你是个当娘的,我倒是好奇了,你忍心吗?”

“你别说了!别说了!”

其实凌筱雅说的这些,牛氏都想过,可她能怎么样!刘大全是她丈夫,难道让她跟他和离嘛!

凌筱雅眼神没有一丝波动的看着牛氏,对牛氏,她真的是生不出一丝的同情心了。

刘大全的债主每次上门,此次都将她家扫荡一空,可每次牛氏都是默默忍受。然后再辛苦赚钱,马上又会来新的债主来讨债。

刘小村的自闭,除了有刘大全动不动的打骂,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那些凶神恶煞的债主吓得!

这次那些讨债的,凌筱雅要是猜的不错,八成是祝掌柜整的。否则刘大全怎么可能输500两银子!赌行有度行的规矩,你要借钱,可以。但是赌行的人要看你的身份地位,要是你本身就是个穷光蛋,能借上十两都是奇迹了!还500两,打死凌筱雅都不相信!

而且刘大全欠了500两后,讨债的人竟然不是要钱,而是要小笼包的方子,这就更让凌筱雅怀疑了。再听到方子最后是落入了祝掌柜的手上,凌筱雅就是百分百确定了,这绝对是祝掌柜设的圈套!

不过凌筱雅是一点都不同情刘大全,苍蝇不叮无缝蛋,刘大全本身也不是个好的,想抓他的把柄,分分钟有的是!

“刘婶,我也直说了。我今天来你这儿,是要向你买了小村。”

刘小花年纪也大了,听了自己刚才那番话,想来她心里肯定也有了主意,肯定会想着赶紧嫁出去。可刘小村不行,他年纪还小,而且还有自闭症,要是刘大全再让人这么设计几回。刘小村好不容易好了一点,怕是要变得更糟糕!

“你休想!老子死后还要人摔盆守灵呢!”

刘大全想都不想的吼道!

牛氏也有些不赞同的看着凌筱雅,她怎么能卖儿子呢!

凌筱雅不说话,默默的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拍在桌上,上面赫然是30两银子。

刘大全一看到银票,眼睛都亮了,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忽的拿起银票,“就30两!”

其实30两银对刘大全来说已经很多了,可刘大全见凌筱雅这么大方,心想这么说,还能再多要一点。

“委托行买人,最多也就只要10两银子,我出30两翻了三倍了。你要是还嫌少,那我就不买了。其实我今天来,也就是希望自己良心能好过一点。不过,我看那你这个当父亲的都没有心,那我这个外人,就更没必要了。”

凌筱雅说着,似乎就后悔了,想要拿回桌上的银票。

刘大全怎么可能让到手的钱飞掉呢!连忙将银票塞到自己的怀里!

“好,你不是要买小村嘛!我就把他卖给你!”

有了钱,他还有什么买不到的,一个儿子罢了,反正这儿子也木讷的很!没了就没了!

凌筱雅见刘大全这么痛快就答应,眼底不禁闪过嘲讽的笑意,这男人真是无耻刷新她的下限啊!

“不!不行!我不同意卖小村,这是我的儿子啊!”

牛氏脸色苍白的摇着头,她绝对不会同意卖自己的儿子!

“刘婶,你能保证你男人以后都不去赌吗?你能让小村上学堂学习吗?”

“我——”

牛氏极力的想要说她可以做到。可是话到嘴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确实是一样都做不到。

牛氏确实值得人同情,不过凌筱雅对她,更多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刘婶,我刚才说的,你一样都做不到。如果你真的疼爱小村的话,就让他跟我一起吧。”

牛氏张了张嘴巴,视线不禁扫向刘小村。此时他双手正紧紧的抓着凌筱雅的手臂。

牛氏不禁有些恍惚,小村有多久没有这么亲近过他了,似乎已经有很久很久了,久到她都已经忘记了上一次亲近是什么时候了。

“好,我答应。筱雅,以后小村就请你多费点心了。”

牛氏含泪说道。她知道筱雅是个好的,她也会对小村好的,小村跟着她,以后能上学堂,以后能有大出息。不要像她似的,这辈子就让刘大全给拖住了。

凌筱雅见牛氏同意,就拿出自己早就写好的卖身契,“这是我写好的卖身契,你们看过要是没有问题,就直接按上手印吧。”

牛氏有些失魂落魄的进屋,拿出印泥。

刘大全一把夺过牛氏手上的印泥,打开后,用大拇指一按,然后直接往卖身契上按。

心里不禁美滋滋的想,以后家里少了一个吃饭的,自己又多得了30两银子,这真是越想越美啊!

凌筱雅见状已经是彻底无语了,父亲当成他这样子,也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了。

凌筱雅将卖身契拿过,就直接拉着刘小村离开了,再继续呆着,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狂。

出了刘家后,刘小花很快追了上来。

“筱雅。”

凌筱雅闻言停下了脚步。

刘小花见凌筱雅停下脚步,才气喘吁吁的开口,“筱雅,谢谢你。”

凌筱雅知道刘小花是因为刘小村谢谢她的。

“小花,你也该早点为自己打算,要不然你真的会被理抵押出去。”

凌筱雅说,就不再开口了。毕竟到底该怎么做,还是得看刘小花的。

“你放心,我不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刘小花了。这段人日子,也让我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一定会赶紧找户人家,把自己嫁出去。”

父亲是个好赌的,母亲又是个软绵,唯父亲的命令是从,刘小花也算是受够了。

“你可千万不要为了嫁人而嫁人,要知道男人嫁人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你最好要考虑清楚。还有我建议你,如果真的打算嫁人,在成亲前,最好跟你爹娘签上一份互不来往的文书。”

“筱雅!”

刘小花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她是当女儿的,怎么能签这么一份东西,要是让别人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被人戳脊梁骨戳死的。

“这也就是我一个建议吧。你愿意听就听一下,不愿意,就当我没有说吧。小花,你爹就像是一个吸人血的蚂蟥,一旦被他盯上,你这辈子可能就别想脱身了。你知道我为何要让小村卖身?我不是想让小村成为奴籍,而是只有签了卖身契,你爹以后就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再去找小村。”

凌筱雅看着刘小花淡淡的开口。

刘小花一愣,旋而反应来,“你的话,我会考虑的。还有筱雅真的谢谢你。我娘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将方子帮我爹还赌债,可你还是么有放弃小村,你的这份情,我会记住一辈子的。”

凌筱雅摇了摇头,“小村只是个孩子,而且我也确实心疼他。”

刘小村从始至终都紧紧的抓着凌筱雅的手臂,可想而知这孩子是有多无助迷惘。

“可怜的孩子多了。就咱们村,不少孩子家里连饭都吃不饱,更别提上学堂,读书识字了。”

刘小花说着,眼底就有些恍惚。

凌筱雅微微一愣,随即清醒过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刘小花一直静默的看着凌筱雅和刘小村离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她才默默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筱雅说的没错,她是真的应该好好想想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这样的日子,真的是能将人逼疯!

“小村,今天筱雅姐姐带你去拜师傅。以后你得跟着师傅好好学画画,知道吗?”

凌筱雅已经打听过了,落霞镇最好的书院,就是陈夫子创办的白云书院。书院里有一个绘画功夫极高的李老头。那李老头画画的本事高,不过他的脾气也怪,比如他就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什么李夫子什么,坚持让人叫他李老头。

“我——我不想——”

凌筱雅自然知道刘小村想说什么,无非是不想离开他。

“小村,你记住。你是个男孩子,要学会自足自立。你在绘画方面有天赋,就不应该浪费这个天赋。筱雅姐姐相信你,只要能找到好师傅,你一定就能学好对不对?”

凌筱雅对刘小村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一般而言,自闭的孩子在某一方面都有非凡的天赋,而凌筱雅也确实看出刘小村在绘画方面是很有天赋,所以凌筱雅确实希望刘小村鞥够好好学习绘画,最好能成为一代绘画大家!

“我——我可以吗?”

其实刘小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他真的可以学好吗?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绘画,每次自己画画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很开心。

“可以的!咱们今天先去拜访陈夫子。”

凌筱雅和冰玉去糕点铺买了一些糕点,让人打包好,就准备去陈夫子的府邸。

陈夫子虽然是白云书院的院长,不过他为人清廉公正,所以府邸占地面积也不是多大,外表看起来就跟他的人一样,朴素。

凌筱雅正往陈夫子的府邸赶去,在快要赶到的时候,听到一阵嘈杂声。

凌筱雅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这男声实在是好耳熟。

循声望去,就见在一片空旷无人的地上,徐一郎正在纠缠陈岚,徐一郎更是几次三番的想要对陈岚动手动脚,要不是陈岚身边的丫头奋力阻止,恐怕徐一郎已经得手了。

“岚儿,你要相信我,我跟那夏苗苗什么都没有。没错,是夏苗苗喜欢我,而且还经常纠缠我,不过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怎么可能看上她呢!”

徐一郎深情款款的对着陈岚表白。

陈岚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徐公子,还请你自重,请称呼我陈小姐。”

“岚儿,你要相信我啊!我——”

“徐公子,我要回去了。还请你不要多做纠缠。小莲咱们走。”

陈岚实在是不想继续跟徐一郎纠缠,同时不禁有些心虚自己当时的眼睛是瞎成了什么样子,才会对徐一郎有隐隐的动心,明明他压根儿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啊!

“岚儿——岚儿——”

徐一郎见陈岚不为所动,竟然直接想要绕开小莲去抱陈陈岚。

陈岚万万没有想到徐一郎竟然会那么无耻!

“啊!”

就在徐一郎要抱住陈岚的时候,徐一郎的手被人抓住。

徐一郎暗恨,是谁阻挠了他的好事!

“又是你凌筱雅!你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破坏我的好事!”

徐一郎的手被冰玉握住,想要抽回都做不到,他都不知道冰玉的手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甩都甩不开,同时心里暗暗惊讶,冰玉八成是个练家子。

“是啊,本姑娘最大的本事就是破坏你这人渣的好事!我说徐一郎,你到底是有多无耻啊!竟然还舔着脸来纠缠陈小姐!”

“我的事情,你少管!”徐一郎咬牙切齿的看着凌筱雅,要不是她,说不定他早就能光明正大的娶陈岚了,哪里还需要费那么多功夫!

凌筱雅冷哼一声,“你的事情我没想管,可你欺负陈小姐让我看到了,本姑娘就不能不管!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立马滚蛋。二,我让冰玉狠狠揍你一顿!反正这里没人,我就算把你打个半死,也没人知道。要是你运气再烂一点,我想你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没人能来给你收尸!”

“你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然想杀人!”徐一郎惊恐的厉声吼道。

“你看我敢不敢。两条路,你选择哪一条,要是都不选的话,那我就让冰玉动手了。”

徐一郎盯着正目光冰冷看着他的冰玉,只觉得心里一寒,他很清楚,要是真动起手来,他肯定不是冰玉的对手。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先走。

“放手,我走。”

徐一郎硬生生的从嘴里挤出这四个字。

凌筱雅给冰玉递了一个眼神,示意冰玉放手。

冰玉狠狠一甩徐一郎的手臂,徐一郎差点甩了个人仰马翻。

“你——”

徐一郎堪堪稳住身形,龇牙咧嘴的看着凌筱雅和冰玉。

早就想教训你这个人渣了!如今有机会,要是放弃,那她真是傻子了!

“岚儿,我——”

“你还废话!是不是想讨打!”

凌筱雅见徐一郎死性不改,居然还想纠缠陈岚,不禁大为佩服徐一郎的无耻程度!

徐一郎被凌筱雅瞪得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狼狈逃窜,只是走的时候还是时不时回头去看陈岚。

直到看不到徐一郎的身影了,陈岚才郑重的向凌筱雅福了福身道谢,“凌姑娘,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有你,我这次怕是很难脱身。”

陈岚还是很清楚,只凭小莲一个弱女子,怕是阻拦不住徐一郎。要是他真的做出什么,她的清白怕是全毁了。

凌筱雅摆了摆手,“陈小姐,你言重了。对徐一郎这种人渣,我是恨不得见一次打一次,我的朋友就被徐一郎——算了不说了,陈小姐,我劝你以后最好还是少出门,这一次,是我正好碰上了。下一次呢?只有你和小莲两个,怕是真的很不安全。”

“小姐,凌姑娘说的没错。要是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那该怎么办?”

小莲明显是被吓得有些惨,脸色还是惨白惨白的。

“以后我不会再随意出府了。凌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陈岚见凌筱雅带着一个孩子,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测。

“不瞒陈小姐,我是打算去见陈父子,我这里,有几个孩子,想要插班读书,还希望陈夫子能够同意。”

“插班读书?每年招新生,我爹的要求都就很严格,更别提插班进来读书,要是不能通过我爹的考核,我爹怕是不会同意。”

陈岚扫了一眼刘小村,淡淡的开口。

“这规矩,我自然知道。不过陈小姐放心,我家的几个孩子都是聪明懂事的,我相信他们一定能通过陈父子的考验。”

凌筱雅心里十分确定,凌平安还有周庆的基础都打的不错,所以他们插班读书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宝儿学的倒是有些散漫,不过过年后,再以新生的身份考进白云书院也不是什么大事。

“既然凌姑娘是要去我家,不如就跟我一起吧。”

“那就多谢陈小姐了。”

凌筱雅知道,陈岚这是在释放善意,陈夫子见她和陈岚一起回去,不管怎么说,肯定是要给自己女儿一点面子的。到时候自己再说小村的事情,就更有把握了。

到了陈家,今日正是书院休沐的日子,陈夫子自然也在家。

凌筱雅到了陈家,因为有陈岚陪同,所以下人就直接将她引进待客的大厅。

凌筱雅寻了个位置坐下,同时让冰玉也坐下。在她眼里,冰玉可不是她什么婢女,所以没必要站在她身后。

刘小村则是有些局促的坐着,显然不是很适应这陌生的环境。

凌筱雅坐下没多级,很快一个就有一个精神烁烁的中年男子出来,这应该就是陈夫子。

“见过陈夫子。”

凌筱雅连忙拉起刘小村给陈夫子见礼。

陈夫子见状点了点头,是个懂礼数的。

“凌姑娘是吧,你先坐下。小女的事情,今天真是多谢你了。”

凌筱雅有些吃惊,陈岚居然会将她救了她的事情说出来,毕竟这可是关系到陈岚的声誉。

心里虽然好奇,可凌筱雅还是闻言坐下。

“小女其实也到了出阁的年纪了。徐一郎我原先见着还不错,想他家境殷实,虽说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可只要真心对小女好,我也不是太介意。只是没想到他看着人模人样,实际上却是——”

“陈父子请放心,陈小姐一直恪守礼仪,跟徐一郎也只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有人会说什么闲话。”

陈夫子满意的摸了摸的自己的胡子,嗯,是个通透的。

“你来的目的,我已经听岚儿说过了。只是你虽然对岚儿有恩,可是我白云书院的规矩绝对是不能破坏的。”

“陈夫子,放心,白云书院的规矩我自然是知道的。也绝对不会让陈夫子为难,帮着开后门。我弟弟平安,还有一位邻家弟弟周庆,他们绝对能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考入白云书院。”

陈夫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挟恩以报,品德不错。

“不是两个人吗?今天怎么就只来了一个?”

陈夫子看了一眼刘小村,见这孩子局促不安,面有慌色,对他的看法顿时低了一层。

“他们二人今天没有来。今日来的是刘小村。他生性有些内敛,不过他在绘画上是十分有天赋的。所以我想,能不能请陈夫子牵线,让他能够拜李老头为师?”

凌筱雅将自己来的目的说出。

陈夫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小村,“你想让李老头收他?”

不是陈夫子看不起刘小村,而是这么多年来,想要拜入李老头门下的人实在是太多,有天赋不错,有诚意十足的,可惜李老头那人的脾气实在是太怪,谁都看不上。

这什么刘小村,不是陈夫子看不起他,只见他面容有些呆滞,也不像是一个巧言巧语的,李老头能看上他的机会真的是很低很低,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吧。

“陈夫子,小村他真的是很有绘画的天赋,我相信只要他能得到名师的指点,将来一定能大有出息。”

“凌姑娘,这事情不是我说了算的。不过你要是这么坚持,这样好了,我带你去见一见李老头,当然了,他愿不愿意收就不管我的事情了。”

想到凌筱雅对自己女儿的恩情,陈夫子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他觉得就算去,也是白去一趟罢了。

“多谢陈夫子。”

能见到人,就是成功的第一步。凌筱雅相信,李老头一定能收刘小村的!

李老头住的地方倒是挺偏僻的,是一处竹屋。

“李老头,我带人来看你了!”

“我说陈小子,你没事带人来看我做什么!你不知道我喜欢清静啊!”

从屋内走出一个白头发的老头,身上穿着一件白衣服。看着很有一种洒脱不羁的感觉,之所以说他洒脱不羁,实在是他的头发都没有怎么整理,衣服也同样如是。

说好听了,那叫洒脱不羁,说难听了,凌筱雅觉得就只有两个字能够形容,那就是邋遢。

“你这破竹屋你当我想来啊!还什么陈小子,你会不会说话啊!”

陈夫子顿时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李老头。

李老头“呵呵”一笑,没好气的看着陈夫子,“我哪里说错话了。你年纪比我小,我叫你小子怎么了!你看你年纪不大,倒是蓄了这么长的胡子!你看老子我年纪都那么大了,都没有留胡子呢!”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

陈夫子不满的嘀咕。

凌筱雅第一次见陈夫子和李老头的相处模式,别提,还是挺有意思的。

这李老头看着就是个有意思的,小村要是跟在他身边,这性格也能变得更开朗一点吧。

“这几个是谁?陈小子,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喜欢陌生人来我家?”

李老头靠着门槛,没好气的冲着陈夫子说道。

“这位是凌筱雅,凌姑娘,这是刘小村,他想拜你为师。”

陈夫子指着刘小村说道。

“拜我为师?这小子看着有些傻啊!我说陈小子,你就算找人也给我找个稍微好一点的不行啊!”

李老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刘小村,就这么个傻乎乎的,还想当他的徒弟!要是让人知道,他千挑百选了那么多年,最后只挑了一个傻徒弟,他不被人笑掉大牙才奇怪了!

“李前辈——”

凌筱雅想着还是对眼前的人稍微客气一点。

“停停停!什么李前辈不李前辈,你还是直接叫我李老头吧。其他的称呼,我听不太习惯!”

李老头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说道。

“好,李老头。小村是有些自闭,不过她在绘画方面真的是很有天赋,短短的时间里,我几乎就没有可以教他的东西了。”

“你教他?我没听错吧!你个小丫头片子懂画?你在糊弄老头子我吧!”

李老头实在是不太相信,凌筱雅一个黄毛丫头会画画,更不可思议的是她还能教人?不会是两个毛孩子,在那里比涂颜料吧!

“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当场画。”

“呵,好大的口气!行,进屋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当场画,能画出什么好东西来!”

李老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同时已经在心里盘算了,等凌筱雅什么都画不出,他就好好的嘲笑她一番!那真是想想都美极了!

众人来到李老头的书房。

李老头虽然人看起来比较邋遢,不过他的书房倒是很整洁,堪比文人雅士。

“李老头,你这里有炭吗?”

“炭?你要炭做什么?”

李老头皱着花白的胡子不解的问道。

“我的是一种新画法。是用炭画的。”

“新画法?一个黄毛丫头竟然敢说什么新画法?到时候不要笑掉人的大牙!好,炭是吧,老头子我这就给你去拿!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画出什么好东西来!”

李老头压根儿不相信凌筱雅能画出什么好东西,心里认定了,她就是在虚张声势。

没多久,李老头就回来了,同时手上还拿着一块黑炭。

凌筱雅没说什么,接过炭笔,开始画了起来。

李老头一开始还是漫不经心,可凌筱雅的画逐渐成形后他的眼睛都亮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