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瘟疫(除夕快乐)/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这画的不是李老头嘛!别说,这画的还真是像!”

陈夫子看着凌筱雅的画,忍不住频繁点头。没想到凌筱雅画的李老头倒是真的挺传神的。没有用复杂的线条,只是用区区几笔,就能将人物活灵活现的展示出来,确实是好!

李老头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画法?竟然只有几笔就画出人物的神态风韵。”

“这叫素描,就是用最简单的线条构画物体。小村也会。”

“这小子也会?”

李老头顿时不满了,这看着呆头呆脑的,竟然也会这什么素描?

“丫头,我看你在绘画上很有天赋,不如老夫收你为徒吧!”

李老头看着凌筱雅的眼神都要冒光了,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合他口味的!

陈夫子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凌筱雅,这么多年,来拜李老头为师的人,犹如过江之鲫一般,多不胜数,可没想到李老头一个都看不上,如今竟然主动提出要收凌筱雅当徒弟,这算不算是缘分?

“前辈——”

凌筱雅见李老头要发火,抢先一步开口,“我喊您前辈,是真心真意的。您在绘画上的成就但的上我称呼您一句前辈。”

“你这话倒是新颖的很,老头子我听你叫前辈,听着心里还算是舒坦,你要乐意这么叫,就这么叫吧。”

陈父子这会儿看着凌筱雅的眼神算是惊奇了,这么多年,李老头都坚持让人喊他李老头,没想到如今竟然在凌筱雅这里破例了!

“前辈,承蒙您看得起我,我本该不甚感激,可——”

“你还有可!你知不知道每年希望当我徒弟的人有多少!你一个小丫头竟然还想拒绝!”

李老头顿时暴跳如雷,只差没有跳起来。

“前辈,我想您收徒,不仅是要收一个有天赋的,更是得收一个爱画的人吧。说实话,我一没有天赋,而不爱画。”

“你倒是实在的很啊!”

李老头就像是在看稀有物种似的盯着凌筱雅,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假装。

不过可惜,凌筱雅的面色实在是太正常了。

“你没天赋,你不爱画。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你身边这小子是一个有天赋爱画的!”

凌筱雅老实的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想这么说的。

李老头差点没笑出声来。

“什么?就这么个傻头傻脑的,你让老头子我收他当徒弟!我要是真收了他当徒弟,怕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李老头说完忍不住冷哼一声。

“前辈。小村不是傻头傻脑,他只是因为有一个好赌的父亲,从小被打怕了,所以这性格有些内敛,甚至有些自闭。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将自己封闭起来,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才让他慢慢走出来。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发现小村有绘画的天赋!”

“说的真好听。可老头子我要是真收了他,怕是要被人笑死!我一世的英明不就这样劝毁了!”

收凌筱雅那小丫头还可以,至于那傻头傻脑的小村,谁有福气谁去收吧!他不干!

“前辈,晚辈原先一直以为您是一个真正爱画之人。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

凌筱雅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一个黄毛丫头竟然敢说老头子不爱画!你可知道老头子我当年为了练画,可是整整练断了101支画笔!”

这是李老头最为得意的事情了!

“您既然爱画,却因为小村自闭,担心收了他当徒弟,会让人耻笑。前辈,我冒昧说一句,这样的您,能说是真正的爱画之人吗?”

李老头一噎,这黄毛丫头倒是能说会道的!

“你凭什么说这小子有绘画的天赋!”

李老头立马不服气的开口!

“小村,去给前辈展示一下你的画集。”

刘小村听话走到案桌前,拿起凌筱雅刚才的炭笔开始作画。

没多久,刘小村就画好了,纸上赫然是李老头。

“这画的不比你这个小丫头差。”

李老头盯着看了良久,才幽幽的开口说道。

“小村,再画一副水墨画给前辈看看。”

刘小村闻言,拿起画笔,很快就画了一条小鱼。

“虽然画笔十分稚嫩,可是能看出他的基本功打的不错。”

李老头看了看刘小村画的鱼,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看来这小村确实是个人才。

“前辈,小村学画画,才学了一个月。”

凌筱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说道。

这次李老头是惊讶了,竟然只学习了一个月就能有这样的水平,真真可以算是天才啊!

要是再机灵活泼一点,他肯定立马就收他为徒了!

不过想想,是要一个天才徒弟,还是要一个天赋一般,但是机灵的徒弟呢?

李老头想了想,还是选择前一个吧。

“你一个丫头厉害,我一个老头子都让你算你了。行,我就收下这个徒弟了。不过你说他父亲好赌,老头子我要是收下他这个徒弟,会不会惹来麻烦?”

虽然麻烦什么的,他是不在意,不过他喜欢清静,麻烦什么的,最好还是没有的好。

凌筱雅连忙开口,“我已经让小村签下卖身契,以后他的一切都跟他父亲没有关系了。”

“什么卖身契!那他不是奴籍了!”

李老头闻言差点没有跳起来,徒弟不聪明,他已经忍了,可要是奴籍,那他是绝对不会收下的。

“前辈放心,我弄这个,只是不想以后他那父亲再赌博连累小村,那张卖身契,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去官府备案,所以小村还是一个良民。”

“你个丫头倒是挺为人着想的。”

李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凌筱雅,悠悠的开口说道。

“小村就像是我的弟弟,人跟人之间,也是要看缘分的吧。”

“老头子我有些事情也该提前跟你们说好,既然我收他为徒。那他以后就得跟着我一起住。每天都要接受我的教导!”

李老头见刘小村这么依赖凌筱雅,想了想,将他的要求提出。

“前辈说的是。不过小村到底是有些过于内敛,还希望前辈能够多包容一二。还有能否让小村七天能去我家一趟。毕竟他年纪是有些小,还离不得亲人。”

李老头很想对凌筱雅说一句,你不是刘小村的亲人,不过想想,哪怕是亲人,也未必能做到如凌筱雅这般吧。

“好,七天我会让他回去一趟。当然了,我是他舒服,我也要去。丫头,我听说你的厨艺很好啊!就连西漠的王爷都赞不绝口。”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打量着李老头,这事儿,他是怎么真知道的。

“落霞镇就那么一点地方,想知道什么,不是很困难。”

李老头哈哈大笑的说道。

“前辈要是喜欢我做的菜,随时可以去我家。我做给前辈吃。”

“好!好!好!是个懂事的。”

李老头听了凌筱雅的话,不禁觉得更加满意了。

“小村,以后你就跟着前辈,每过七天,你就能回去看见到我,还有你平安哥哥、阿庆哥哥、宝儿弟弟。你师傅是个有本事的,你以后要听他的话知道吗?”

出乎凌筱雅预料的是,刘小村竟然很乖巧的没有拒绝,相反朝着凌筱雅十分郑重的点头。

凌筱雅见状,总算是微微放心了。

“前辈,既然要拜师,总得敬茶吧。”

当师傅的,不都对这些很在意吗?

谁知道里老头却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老头子我最讨厌那些虚的了,小村是吧,你以后也别姓什么刘了,就跟老投资我姓李得了!叫一声师傅听听。”

李老头前面的话倒是还挺中听的,可最后一句话,怎么就跟那些地痞流氓调戏良家妇女的话似的。

“师傅。”

刘小村,不,现在是李小村了,抿了抿嘴,还是乖巧的喊出师傅两个字。

“筱雅是吧,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把。”

回去的路上,陈夫子忍不住开口。

“陈夫子哪里话,您要是不嫌弃就叫我筱雅吧。”

以后平安他们可是要在陈夫子的白云书院读书,交好陈夫子绝对没错。

“你可真是个厉害的。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有不少人想要拜他为师,可他一个都没有看上。没想到,他能主动提出收你为徒。更让我吃惊的是,你竟然能劝动他,反而让他收下了小村。”

陈夫子越看凌筱雅越觉得好,是个心思伶俐通透的。

“我看,要不你的弟弟平安还有那什么阿庆,这考核不如免了,我让他们直接进白云书院吧。”

陈夫子相信,有凌筱雅这么出色的人教导,这两人绝对不会查到哪里去,所以他也愿意免了这两人的考试。

“多谢陈夫子的话好意。不过,要是平安和阿庆免了考试,别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说闲话,说不定就会排挤平安和阿庆,再者,陈夫子您的名声也会受损。所以要我说,你这考试还是不能免的。”

陈夫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随即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是我相差了。一般人要是听到我免了考试,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子,你倒是保持了一颗平常心。”

凌筱雅笑了笑,两世为人,她要是再像一个傻子似的,那她真可以去撞墙了。

两日后,凌平安和周庆接受陈夫子的测试,结果,自然是通过了。尤其是周庆,陈夫子认为他小小年纪,字就能写的有自己的风骨,实在是不错。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凌筱柔那里倒是愈发的不好了。

自从林氏看着凌筱柔以来,她就像是害了相思病一样,连床都不高兴起了。

林氏看在眼里,是伤心在心里。

凌筱雅更是漠然的看着凌筱柔,她是不是该感慨爱情的力量之大。

凌筱柔只见了吴高升一面而已,一见钟情不说,如今还害了相思病。

为了他,自己这个妹妹,她不在意了。就连林氏这个七娘,她也不闻不问了。

有时候,凌筱雅是真的很想冲凌筱柔吼,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一个吴高升而已,你就这么要死要活的!

很快,凌筱柔的事情就不是什么大事情了。

凌平安和周庆去白云书院读书了,家里,罗氏和周满忙着做红绳结,做布娃娃。

凌筱雅这几天则是一直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跟醉仙坊合作。

凌筱雅能合作的人真的是很少。

一个醉仙坊,一个徐子寒。

说到底,吴高升马上就要当县令了,她要是想甩了吴高升这个合作伙伴,那背后的靠山就必须比吴高升要强大。

醉仙坊不用说了,背后是玉尧,就算给吴高升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招惹醉仙坊。

徐子寒,虽然只是商人,可在落霞镇经营多年,更是皇商徐家的嫡系子弟,就凭这个身份,吴高升肯定也不敢跟徐子寒作对。

可这两个,说实在的,真不是凌筱雅中意的合作伙伴。玉尧是因为太狂妄,凌筱雅只要一想起,第一次跟玉尧佳酿的场景,整个人就像是烧了一把火,滚烫滚烫的。

徐子寒也不是个什么好人选,自己要是找他合作酒楼的生意,以徐子寒的性子肯定是要拐到药铺生意上去。

可自己最不想跟徐子寒扯上关系的就是药铺的生意了。

真是烦,这两个哪个她都不想要选择,可能选择的也就只有这两个。

凌筱雅甩了甩头,不高兴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新屋子马上要砌好了,凌筱雅想着还是去镇上买些家具。

凌筱雅要去镇上,冰玉肯定是要紧跟着。

凌筱雅和冰玉走在繁闹的大街上,可是心情却低落的不行。

突然,凌筱雅眼睛一暗,“冰玉,你有没有看到那对夫妻?”

冰玉循着凌筱雅的视线望过去,果然看到一对夫妇,男子的面色蜡黄,好似生了重病,女子正紧急搀扶着男子。

“那个男人好像是生病了。”

冰玉说出自己的看法。

“没错,是生病了,可我觉得他的病——”

凌筱雅紧紧皱着眉头没有开口。但愿不是她想的那样。

“怎么了?难道那男人生了什么怪病吗?”

冰玉从没见过凌筱雅这副样子,眼底似乎还带一丝的惊恐,到底发生了什么,凌筱雅竟然会有惊恐的表情!

“冰玉,跟我一起过去。”

冰玉不明所以,可还是跟着凌筱雅一起过去。

凌筱雅来到那对夫妻身边,那对夫妻倒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凌筱雅,似乎在好奇她为何要拦住他们的去路。

“咳咳——这位姑娘,你为何要挡住我们的去路。”

男子抬起头,眼眸中带着一丝审视紧紧的盯着凌筱雅。

“这位壮士,以前应该是当兵的吧。”

凌筱雅没有回答男子的话,倒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男子眼眸一暗,有些不解的看着凌筱雅,“姑娘好眼力,我之前确实是当兵的。可前一段日子莫名得了病,忠勇侯见我身子实在不适,所以才让我退伍。”

“忠勇侯?”

凌筱雅不可置信的惊呼,那么巧?

男子有些狐疑的打量着凌筱雅,这女子的表情可真是奇怪,别人听到忠勇侯怕是要惊讶的不行,她倒是好,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有的仅仅只是惊讶。

“姑娘,我当家的这怪病已经得了很长时间了,你可否让一下,我们还急着去找大夫!”

妇人则没有那么好说话,此时她满心都是自己丈夫的病,哪里有功夫去管凌筱雅怎么样!

“壮士,可否告诉我,你们军营里是不是有很多人跟情况一样,面色蜡黄,呕吐腹泻,甚至你这里还隐隐作痛。”

凌筱雅指着自己的胃说道。

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姑娘难道是大夫?你说的全都对。”

这姑娘看起来也就11、12岁吧,这医术难道就这么高明?不仅知道自己的病症,还知道军营里其他兄弟也有类似的情况?

要说凌筱雅之前还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她可有了七成的把握了。

“壮士可否让我把一下脉。”

凌筱雅郑重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说道。

男子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姑娘可否告诉在下,我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我想军营里的军医应该是给壮士看过病的吧。”

“不错,可是军医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说可能是身体除了问题,至于其他人,情况没有我那么严重,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在意了。”

“我怀疑壮士是得了瘟疫。”

凌筱雅看着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男子的眼孔急剧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姑娘,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要是瘟疫,那军营里应该早就都是瘟疫患者了,可是压根儿就没多少人像我这样——”

“我猜这种瘟疫在人体内的潜伏期比较长,可能军营里大多数人都已经得了瘟疫,只是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壮士,这事情非同小可,你先让我把脉。”

“好!姑娘我是陈虎,这是我妻子李氏。”

陈虎说着伸出了手,让凌筱雅诊脉。

凌筱雅给陈虎把脉,眼底闪过一丝凝重。

“冰玉,你立马去官衙,跟冯县令说,这里有瘟疫患者。”

事情果然向最糟糕的地方发展了,军营里竟然发生瘟疫,最重要的是,军医竟然都没有查出来。

“姑娘,你说我当家的,得了瘟疫,那他会不会有事!”

李氏紧紧的抓着陈虎的胳膊,一脸紧张的问着凌筱雅。

“陈夫人,难道你不怕被传染?”

凌筱雅有些好奇看着李氏。不是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这陈氏好像一点都不怕被传染。

“我夫君要是死了,我就陪着他一起死!作为军人的妻子,生死我早就不在意了。”

李氏深情的凝望着陈虎。

凌筱雅有些动容,夫妻间能做到李氏跟陈虎这样的,真心是太少太少了。

“两位放心,这瘟疫虽然传染性极强,可不是无药可医。给我3天,我一定能研究出来方子。”

要不是这瘟疫,凌筱雅以前都没有怎么见识过,她压根儿就不需要三天时间来研究。

“姑娘——”

“陈夫人,我姓凌,名筱雅。您要是不介意,直接叫我筱雅吧。”

“好,筱雅。那我夫君——”

“他会没事的。他舍不下您的。”

有李氏这么好的妻子,陈虎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很快,冰玉就跟着冯县令跌跌撞撞的赶来了。

身后还跟着一堆的衙役。

冯县令一看到凌筱雅,就劈头问道,“凌姑娘,你说这人患了瘟疫?”

瘟疫啊!在古人无疑是毒蛇猛兽。

“不错,冯大人,这位曾经是军人,他得了瘟疫。而且照我推测,军营里也有不少人患了瘟疫了。”

冯县令一听凌筱雅的话,只觉得腿都软了,“什么,军官,凌姑娘军营里爆发瘟疫这不是说着玩儿的,你——”

“我很确定自己在说什么,冯大人,现在情况紧急,咱们必须要做好措施。否则别说军营了,整个落霞镇的人都不能幸免于难。”

“那该怎么办。凌姑娘,是不是要将这俩人关起来,要是再放着他们在外面,会不会有其他人传染瘟疫。”

冯县令说着还后退了好几步,瘟疫啊,那不是开玩笑的,他马上就要升迁了,他可不想得了瘟疫死去啊!

“冯大人,这位陈壮士,是退伍的将士,我大梁律法可是规定了,不许随意打杀退伍的将士。”

凌筱雅看着冯县令,眼底是满满的鄙夷。

“是不能随意打杀!可是瘟疫啊!瘟疫是会传染的!”

“冯县令,现在可否请你立即将百姓疏散,避免有无辜的百姓真的被传染。还有你可否派人去找徐子寒,将军营可能要爆发瘟疫的事情告诉他,然后再问他一句,可否愿意跟我一起治疗瘟疫。”

“凌姑娘,你能治这瘟疫?”

冯县令满怀希望的看着凌筱雅。

“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能找到法子。”

“要是三天以后你找不到法子,你——”

“冯县令,如果三天后我找不到法子,我跟瘟疫患者呆在一起,最后我也会死不是吗?我都敢拿自己的命来赌,你还担心什么?”

凌筱雅挑了挑眉头对着冯县令说道。

冯县令一噎,“好,既然你坚持,本官也尊重你的决定。”

冯县令吩咐手下的衙役将百姓疏散。

百姓一听到有人得了瘟疫,立马个个抱头鼠窜,摊贩更是急忙将自己摊上的东西收拾好离开。

很快,热闹的大街就变得清冷无比。

冯县令更是离陈虎远远的,生怕被陈虎碰到,沾染上瘟疫。

凌筱雅看着冯县令的作为,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很快,徐子寒就赶过来了。

凌筱雅一见徐子寒,立马开口问道,“我这次主动跟你合作,你愿意接吗?想清楚再问答我,救了军营上万的将士,固然是天大的功劳,可万一失败了,我也不骗你,死!”

“凌姑娘,你一个小小的女子都敢,我一个大男人要是说不敢,那未免也太没用了吧。”

看的出来,徐子寒应该是跑过来的,所以此时额头上都浸着薄薄的汗水。

要是以往,凌筱雅听到徐子寒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人和真是为了成功不择手段,不过有了冯县令做比较,凌筱雅对徐子寒的感官真的是好了不少。

“好。既然徐公子答应了,那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三天回春药铺都不要开张接待其他的病人。这三天我需要跟其他大夫一起研究治疗瘟疫的方子。”

“凌姑娘倒是有信心,三天,就有把握弄出治疗的方子?”

徐子寒漆黑的瞳眸有些诧异的看着凌筱雅。

“徐公子,你放心,我既然敢说,就有把握能够做到。等我研究出方子以后,请徐公子让你收下的制药厂立马开始制药,毕竟军营爆发出瘟疫,那不是说着玩儿的。”

“好。这两点,徐某可以做到。”

“徐公子这么爽快,真是让小女子心生敬佩。等瘟疫的事情解决以后,我再送徐公子一份大礼。就当我感激徐公子的慷慨相助吧。”

徐子寒眯了眯眼眸,有些不解的看着凌筱雅,“不知凌姑娘口中的大礼是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绝对不会让徐公子你失望就是了。”

“凌姑娘,这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可如今这瘟疫患者该怎么办。”

冯县令心惊胆战的看着陈虎和李氏,生怕沾上他们。

“弄一顶轿子,送他们去回春药铺。陈壮士,你相信我,你保家卫国,为大梁抛头颅洒热血,大梁一定不会放弃你的!”

在前世,凌筱雅就特别敬佩那些战士,所以如今对陈虎,他也是满怀敬意。

“如果今天不是遇到凌姑娘,我可能真的就被放弃了。”

陈虎忍不住苦笑一声,看看冯县令那副贪生怕死的样子,怕是恨不得直接将他烧死。

凌筱雅自然也明白陈虎话里的意思,笑了笑,没有再开口。

“陈壮士,之前你住在哪里,你住的地方还有用过的东西都必须烧掉。”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要是烧掉的是陈壮士的家,那她也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我之前住的是酒楼,就是吉祥酒楼。”

凌筱雅眼睛一亮,她正想要报仇呢,没想到这机会就来了。她要是不趁机踩吉祥酒楼一脚,凌筱雅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啊!

“冯大人,你赶紧派人查封吉祥酒楼,陈壮士住过的房间,最好烧了,还有立马得让百姓知道,吉祥酒楼曾经有患过瘟疫的人住过。”

凌筱雅一本正经的对着冯县令开口。

冯县令倒是有些犹豫,吉祥酒楼身后毕竟有静伯,烧了吉祥酒楼中陈虎住过的房间,那倒不是什么大事。可要是将吉祥酒楼有瘟疫患者住过的消息宣扬出去,那怕是要得罪吉祥酒楼了。

只一眼,凌筱雅寄就知道冯县令在担心什么了,“冯大人,陈壮士毕竟在吉祥酒楼住了那么长时间,而且吉祥酒楼的生意又那么好。我冒昧说一句,要是有普通百姓因为住吉祥酒楼而得了瘟疫,到时候我方子还没有研究出来,可瘟疫已经传开来了,你说说,到时候整个落霞镇就是一座死镇了,说的难听一点,要是你运气不好,说不定你一家也会得瘟疫的。

当然了,你才是落霞镇的县令,到底要如何做,还是寄决定。我是不会多说的。”

凌筱雅一副我全都听你的,绝对不会多话。

冯县令咬了咬牙,心想,要是真的有哪个倒霉的因为住了吉祥酒楼又患了瘟疫,他别说得罪静伯了,恐怕连小命都要没了。

“好,本官这就让人贴告示宣传。”

哈哈哈!凌筱雅肚子都要笑翻了,贴告示,这次落霞镇要是还有人不知道,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

虽说这次不能完全打压吉祥酒楼,可起码能好好挫一挫吉祥酒楼的嚣张气焰,凌筱雅还是觉得很开心的。

徐子寒在一旁一直注意着凌筱雅,自然是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这小丫头怕是故意这么说的。

“冯大人,待会儿我将阻止瘟疫扩散的法子留下来,你赶紧派人去抄,发到家家户户手中。不对,不是每户人家都有人认字,你还是让人读一遍吧。对了,我写给你的法子,你也立马传到军营,其实军营里的瘟疫怕是最严重的。”

虽然整到了吉祥酒楼,不过凌筱雅还是没有忘记正事。忙不迭的跟冯县令说主意的事项。

冯县令这次倒是很爽快的点头了,毕竟这事情做好了,也能算是自己的一份功劳。

“好,本官会吩咐手下的人去做。凌姑娘,你尽管放心。”

见冯县令都应承下来了,凌筱雅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很快就有人将轿子抬来了,李氏扶着陈虎进了轿子。轿子倒是挺大的,能够容纳两个人,陈虎就和李氏坐在一起。

凌筱雅也跟徐子寒一起去回春药铺了。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着徐子寒,“你也要一起去回春药铺?那里可是有瘟疫患者啊!”

难道徐子寒不怕死?这个念头只在凌筱雅脑海中略闪过,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怕!当然怕。尤其我的仇还没有报,我怎么可能不怕死。”

徐子寒倒是很坦诚的说自己怕死。

“那你还跟着?”

“凌姑娘一个弱女子都不怕瘟疫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是一名医者,所以我不怕!”

况且凌筱雅清楚,只要做好一些预防工作,再多喝一些药汤,八成是不会得瘟疫的。更重要的是,她可有空间灵泉这个秘密作弊武器,所以得瘟疫?她还真是不怕。

就在凌筱雅和徐子寒说话期间,他们就到了回春药铺。

因为得到消息了,所以此时的回春药铺里没有一个病人,就连伙计都没有一个。

只有黄大夫、赵掌柜,让凌筱雅吃惊的是赵虎也在。

至于陈虎和李氏已经被送进了回春药铺后面的厢房。

“公子,已经照您的吩咐,那些不愿意留下来的人,都已经让他们回去了。”

凌筱雅有些惊讶的看着徐子寒,看来这人还是蛮有人性的啊!竟然让他们自己选择主动留下还是离开。

这主动留下的人真是太少了。

“虎子,你怎么还留着。你妹妹呢?”

赵虎一看到凌筱雅,就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笑着喊了一声,“筱雅姐姐。青青的病还没有好,这次有瘟疫患者,干爷爷要留下来,我担心干爷爷,我也得留下来陪着干爷爷。”

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点了点头。要是换做一般人,光听到瘟疫两个字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赵虎也只是认了赵掌柜当干爷爷,却能这么不顾生死的关心赵掌柜。这份情,确实是难得了。

“我真是该多谢筱雅你啊。给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孙子。”

赵掌柜慈爱的目光紧紧锁着赵虎,就算是亲生儿子怕是也不能做到这个地步吧。可赵虎做到了,自己愿意留下来,是为了公子,可赵虎愿意留下来,完全就是为了他。这辈子,他虽然没有亲生骨肉,可临老,能有赵虎这么一个好孙子,也真的是够了。

“虎子和青青能有赵掌柜您这么好的爷爷,也是他们的福气。”

赵掌柜是个心地慈善的,他也是将赵虎和青青看做是亲人,否则赵虎也不会如此诚心待他。

“公子,您难道也要继续留在这儿?”

赵掌柜有些吃惊的看着徐子寒。他是知道徐子寒看重领凌筱雅,可没有想到会这么看重,毕竟瘟疫不是开玩笑的。

“好了,我做事自有主张。你无须多说。”

赵掌柜听着徐子寒不容置疑的话,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讷讷的闭上嘴。毕竟徐子寒要是真做出了决定,他一个当属下的,也是没有资格多说什么。

凌筱雅倒是有些不满的看着徐子寒,这人对赵掌柜的天都真不咋地。

“赵掌柜有笔墨纸砚吗?”

“有,筱雅姐姐,我这就去帮你拿。”

赵虎闻言立马跑到柜台前取了笔墨纸砚给凌筱雅。

凌筱雅接过以后,开始写如何预防瘟疫。

比如用苍术、雄黄等烟熏室内,还有每天烧白醋,保持室内的清洁,每天开窗,让空气流通。每天喝大用贯众、板蓝根或大青叶熬的水……

凌筱雅将她能够想到的,都往上面写了。

“我们比较危险,所以每日必须带着口罩去看陈壮士,看完病人以后,一定要及时的洗手,用过的衣物口罩最好都不要再用了,直接扔了。所以这段日子,请徐公子让人每天送新衣服来,还有屋内所有的东西,最好都能用热水擦一遍。我们几个人更是天天都得贯众、板蓝根或者大青叶熬的水。房间内更是每天都得用苍术、雄黄等烟熏室内。

徐公子的药库里,贯众、板蓝根、大青叶、苍术还有雄黄这些东西多吗?”

“这些东西都是较为常用的,库房内的库存不少。”

徐子寒说道。

“不知道徐公子能不能弄到足够多的贯众、板蓝根、大青叶、苍术还有雄黄?”

徐子寒皱了皱英挺的眉毛,似乎有些明白凌筱雅的用意了,“凌姑娘是想要将这些东西送到军营?”

凌筱雅没有否认,她就是这么想的。毕竟军营离已经开始爆发瘟疫了,要是再不及时预防,做好措施。瘟疫到底会爆发到什么地步,她也不敢想象这后果。

“在边境,整整有三十万大军,说实话,就我库房里的这些药材,怕是不太够。”

徐子寒没有死鸭子嘴硬说自己这里的药材全都够了。

“那就集整个落霞镇的。”凌筱雅的眼间闪过一丝坚定。

------题外话------

亲们抱歉了,七七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一回来就忙着洗菜,一直到12点才有工夫,将昨天剩下的一些字数补齐。

今天是除夕,祝亲们除夕快乐!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