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治瘟疫 定王倒霉/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连着三日都在帮陈虎治病,这瘟疫的倒是比她想象的要厉害的多。她甚至都不知道陈虎到底是如何感染上瘟疫的。

这一日,凌筱雅还是照常来帮陈虎治病。

有凌筱雅开的药,所以陈虎这段日子,身子虽说没有好,可到底是没有恶化。

“陈壮士,你能否好好想想,你到底是如何染病的?”

找不到病源,凌筱雅一时间也无法对症下药,三日内想要治好陈虎,貌似有些困难。

陈虎闻言,拧着浓黑的眉毛,似乎是在苦思冥想一般,“我是三日前身子才出了问题,以前我的身体明明很正常,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觉得越来越虚弱。”

这说了就跟没有说没区别。

凌筱雅也已经不奢望能从陈虎的嘴里得到什么具体的答案了。

找不到病源,她就不能帮人治病,这是一个大问题。

说实在的,凌筱雅都想直接将自己的空间灵泉拿出来给陈虎,看看空间灵泉能不能治瘟疫。

不过当然,这也只局限于想一想。

唉,古代真是落后啊!要是在现代,管有什么病呢!直接用抗生素,不说其他,肯定能有效果就是了。

凌筱雅的眼睛忽然亮了,她是不知道这瘟疫到底是怎么得的,可是有抗生素不就行了!

“我想到了!”

凌筱雅突然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说道。倒是把黄大夫和赵掌柜给吓了一跳。

“筱雅,你想到什么了?”

赵掌柜有些好奇的看向凌筱雅。经过这两日的相处,赵掌柜就直接喊凌筱雅的名字了,倒是亲切了不少。

“想到怎么治疗这瘟疫了。”

“筱雅,你真的想到法子了?那我夫君——”

“陈壮士一定会没有事的!陈夫人,您要记得每天喝板蓝根,还有陈壮士换下来的衣物要要及时焚烧,还有……”

凌筱雅絮絮叨叨的说着。

李氏听着也不嫌弃烦,很认真的听着。

“你有法子治疗这瘟疫了?”

徐子寒自然是听到了赵掌柜和黄大夫的禀报,于是立马好奇的看向凌筱雅。他是真心有些佩服凌筱雅了,连病因都没有找到,竟然就能找到治疗的法子。

“你去找几百个馒头,然后十个一组,放在密封的坛子里,大约过个三四天,我再去看。”

凌筱雅想着既然要制作青霉素,那就多制作一点,毕竟这药还是要送到镇上去的。

“馒头?要馒头做什么?还密封起来,现在这个天气,要是将馒头密封起来,怕是三四天馒头就发霉坏掉。”

“我就是要那些馒头发霉坏掉,你就赶紧听我的去做吧。我又不会害你。”

凌筱雅看没有想过跟徐子寒解释什么抗生素不抗生素的,那压根儿就解释不通。她也懒得再费唇舌!

徐子寒闻言,虽然有着满腹的疑问,可还是老实去做了。

凌家

林氏从得知凌筱雅要医治瘟疫病人,整颗心就没有放下来过。

“雅儿怎么能这么冲动呢!她难道不知道瘟疫传染会死人的嘛!她怎么能不顾自己的危险呢!”

林氏真是越想越焦急,恨不得现在就直接去找凌筱雅了。

相较于林氏的紧张,凌筱柔倒是轻松快意的多,“娘,筱雅既然这么做了,那肯定就是有把握的。况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喜欢出风头,您在这里瞎操心,说不定她——”

“你给我闭嘴!柔儿,你妹妹正危在旦夕,你个当姐姐的,难道都不知道担心,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什么叫雅儿喜欢出风头,雅儿做的哪件事,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你想想我们以前过的日子,再看看如今过得日子,你到底怎么有脸说出那些话的,娘都替你脸红啊!”

林氏是真心想不通,以前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就只是为了见过一面的男人吗?这改变也真的是太大了!

凌筱柔紧抿着唇,脸上早就没有了以往的谦和温柔,相反整个人都变得十分阴沉,“是啊,我们现在能过上好日子都是因为筱雅,她才是家里的大功臣,我算什么!”

凌筱柔说完,就站起身,愤恨的走出屋子。

林氏看着凌筱柔离去的身影,一颗心只觉得痛得厉害。

就在凌筱柔起身离开后,罗氏就进了林氏的屋子,“我说姐姐啊,你也别伤心了。我看筱柔这孩子也就是一时间钻了牛角,总有一天,她能自己想通,走出来的。”

罗氏说着就拍了拍林氏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她。

林氏苦笑一声,“你也别安慰我了。我也算是看明白了。我这闺女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怕是以后都拉不回来了。”

林氏说着,眼底还带了几分自嘲。

罗氏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想想,这是林氏的女儿,要怎么样,也只能她说,她一个外人,确实是没有必要说太多。

只是她心里也是好奇,你看筱雅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她的姐姐怎么就这副德行!

虎门关

燕翎收到冯县令写来的信,漆黑幽深的瞳眸变得更加深邃,眼底更是时不时的浮现幽光,光芒诡异的让人不寒而栗。

“主子,军中爆发瘟疫,可不是小事。您要及早应对啊!”

清风也没有了以往的吊儿郎当,整个人都变得十分的严谨肃穆,一本正经的对着燕翎开口。

“照上面写的立即去做。还有立刻检查军中的水源、食材,要是除了问题的,立马都扔掉。”

燕翎沉着的对着清风吩咐。

流月在一旁凝视着燕翎,这就是他们的主子,无论什么时候,他们的主子都是泰山压与前而面不改色,何时何地都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可主子,之前是有不少将士身体不舒服,但是也去找了军医,个个都说没有将士的身体没问题,只是一些小状况。可——”

流月想了想,还是想要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你是想说,那些军医怎么什么都查不出来?这事情是不是有蹊跷。”

流月点了点头,何止是有蹊跷,里面的问题大发了!

“现在的首席军医好像是姓胡是吧。”

“主子没错,那人就是姓胡,这个姓差,也就算了。这做人做事也是一样的糊涂!”

清风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开口。

“本侯要是没记错,这姓胡的太医好像是定王推荐来的。”

燕翎幽深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深邃,让人看不清他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

“主子,是定王的人推荐的。定王应该只是想着在军中安插自己的人,您要说他故意让那军医隐瞒瘟疫不报,这似乎有些不太可能吧。”

流月拧着眉说道。其实他们都不太相信,就算那胡军医的医术没有凌筱雅厉害,可总不至于连瘟疫都查不出来吧。要不是这信送的及时,说不定整个虎门关的将士都要得瘟疫了!

虎门关作为挟制西漠的第一屏障,要是将士真的全都得了瘟疫,西漠人要想攻入大梁,怕是轻而易举了!

“他是不敢。就是不知道了听了哪个白痴的话,把这么个人送到虎门关。清风,你将虎门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写下来上奏给皇上,尤其是定王的事情,一丝都不要隐瞒。”

“可主子,您这样不就是得罪定王了。”

“上次来查空饷,已经得罪的差不多了。”

燕翎幽幽的开口。

“可主子,上次好歹是暗访,可如果您这次要是真的直接上奏,那文武百官那儿不都也知道了,他们知道了,那定王的面子——”

“他做出这种蠢事,那就得付出代价!得了瘟疫的将士都不知道能不能康复,数千将士难道还抵不过他一个定王来的尊贵!”

燕翎幽深的瞳眸中闪过嗜血的杀意,可以想象出,此时他有多激动,要是定王此时在他面前,以燕翎此时的怒气,肯定会将定王给千刀万剐了!

“是,属下这就去。”

清风明白了,在自家主子眼中,定王就是个白痴,既然做了这么愚蠢的事情,那他就得承担做了蠢事的后果。

“新上任的军医如何?”

燕翎潋滟如画的面容闪过一丝疲惫,他没想到自己才刚到落霞镇,竟然就遇到这种事情,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哭了,要不是凌筱雅发现的及时,虎门关危矣!

“是个忠厚老实的,他给那些得了瘟疫的将士把脉,说这种瘟疫在人体内的潜伏期比较长,要是不仔细把脉,怕是都不能诊出来。”

清风仔细的回答燕翎的问题。

“不仔细诊都不一定诊出来?”燕翎颇为玩味的咀嚼了一遍这话。

“主子,那胡军医会不会拿这个当借口,说他当时压根儿没有诊出来?”

流月有些担忧的开口。

“之前军营中已经有几个患病十分严重,本侯见了,还以为他们是因为陈年痼疾,所以让他们提前退伍。可如今想想,那些人怕是得了瘟疫。将士都病成这个样子了,那胡军医还是没能检查出来,他是白痴还是怎么样?”

燕翎无不嘲讽的开口。

“主子,属下这就去写给皇上的奏章。”

“写完以后,立马用八百里加急送到梁都。”

“是。”

落霞镇

徐子寒的办事效率很高,立马就将凌筱雅要的馒头,按照她的要求弄好了,天气本来就有些热。所以馒头也很快发了霉。

徐子寒听看着的人说馒头发霉,就立马去找凌筱雅。

凌筱雅得知消息以后,立马就去看馒头。

在看到馒头上的青霉,凌筱雅不禁会心一笑,总算是成功了。

“我之前让你准备的竹筒呢?通通拿过来,还有你们都可以出去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徐子寒虽然还是很好奇凌筱雅要做什么,可明显,她不想让自己知道,于是让人将竹筒送出来以后,就立马退出去了。

凌筱雅小心的用木板将青霉素刮下,放进竹筒中。至于那些发黑的霉,对她可没有多少用,她也担心那些人做事不认真,会破坏青霉素。

几百个馒头,小心翼翼的找青霉素,还要刮下来。凌筱雅整整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将这浩大的工程全都作完。

几百个馒头,弄出的青霉素,也就两个竹筒,凌筱雅不禁苦笑一声。

等凌筱雅从屋内出来以后,徐子寒立马上前,“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我写一张药单,你让冯县令立即去征收,有多少就要多少。”

“可陈虎的病还没有——”

“今天他就会好!我去给他抓药。”

徐子寒闻言,目光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凌筱雅,明明之前她还不清楚陈虎的病因,可怎么就那么一会儿,他就好像成竹在胸了似的。

应该是那些发霉的馒头。可徐子寒怎么想,都想不通发霉的馒头到底能怎么治病。

不过,他也知道事情紧急,于是立马接过凌筱雅的药单,让冯县令去准备药材。

凌筱雅则是准备去给陈虎熬药,其实古代的提纯技术不发达,而且体质稍微弱一点的人,贸然服用抗生素会出现排斥的现象。

不过想想,军营有几十万的将士,这实在是拖不得了。大不了自己熬药的时候,加一些空间灵泉,这样子,起码能好一点吧。

凌筱雅在给陈虎熬的药里,除了加了一点青霉素,还加了一点空间灵泉。

当李氏接过药之后,双手都有些颤抖,甚至她还有怀疑的看着凌筱雅,“凌姑娘,你说着一碗药就能救我夫君?这是真的吗?”

李氏真的是有些怀疑,明明之前都还找不到病因,可如今竟然就说能够治疗了,这放在谁身上,谁都不会相信。

凌筱雅双眸凝视着李氏,“陈夫人,我死一名大夫,我不会拿患者的健康开玩笑。不过我也承认我这次是有些急切,可边关还有数十万的将士在等着救命。我只能——”

“把药拿来。”

凌筱雅话还没有说完,就让陈虎沉声打断。

“凌姑娘说的对,边关还有数十万的兄弟等着药材救命,如果这药有事,死也是死我一人,跟边关数十万的兄弟比起来,不算什么。”

“陈壮士你放心,这药肯定不会要了的命。这一点,我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做保证。只是这药的药性有些强,我就是担心有些人喝了会不会有排斥现象。当然了,这些只能等到了边关再说了。”

凌筱雅虽然急切,可从来没有想过拿人当白老鼠,尤其她哈市听敬佩这陈虎的。

陈虎闻言,朝着凌筱雅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然后结果陈氏手上的药,直接喝了起来。

“等明天吧,这药到底有没有效用,还得等到明天才能知道。”

凌筱雅见陈虎喝完了药,才悠悠的开口说道。

这一夜,回春药铺就没有一个人睡得着。

凌筱雅生怕陈虎会出现什么排斥现象,所以一直都呆在陈虎的房间,李氏更是寸步不离的守在陈虎的身旁。

赵掌柜和黄大夫纯粹就是好奇,凌筱雅到底是用那些发霉的馒头做了什么,竟然敢直接给陈虎开药治病了。

赵虎也没有睡,他是担心赵掌柜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熬夜,身体会受不了,所以整晚就陪在赵掌柜身边,帮他爷爷肩膀,锤锤腿,小小年纪的他,甚至会下厨做饭,还去厨房煮了糖水鸡蛋给众人。

赵掌柜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赵虎,他这辈子真的是值了,没想到临老还能找到一个这么听话懂事的孙子。

徐子寒吃着糖水鸡蛋,倒是跟凌筱雅说起药材的事情,“冯县令说了,这些药材,数量有些大,他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准备好。”

凌筱雅闻言,吃着糖水鸡蛋的手愣了愣,随后点点头,“这样也好,我也能更好的观察陈壮士的身体,看看后续的反应。”

直到天亮,陈虎也没有出现什么不良状况,凌筱雅一颗悬着的新总算是微微放下了。

当众人来到陈虎的房间,凌筱雅立马去给陈虎把脉。

良久,凌筱雅的眼底,浮现出喜悦的光芒,“太好了!陈壮士,你的瘟疫已经好了!”

陈虎和李氏闻言,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

尤其是李氏,更是激动的直接跪在凌筱雅的面前,“凌姑娘,多谢你,真的是多谢你,我——”

李氏高兴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都有些结巴起来。

凌筱雅可不喜欢别人跪自己,所以连忙去扶李氏,“陈夫人,我是晚辈,您怎么可以跪我一个晚辈呢!您还是赶紧起来,您这一跪,我可受不来。”

此时,李氏整个人都有些不在状态,就那么迷迷糊糊的让凌筱雅给扶起来了。

赵掌柜和黄大夫也是忙不迭的去给陈虎把脉,把脉后,在得知陈虎的瘟疫果然好了,他们都不禁喜极而泣。

“筱雅,你可真是厉害啊!瘟疫啊!你竟然治好瘟疫了!”

赵掌柜目含兴奋的看着凌筱雅,眼底的激动,不言而喻。

黄大夫也是满含敬佩的盯着凌筱雅,她是真的厉害,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没想到竟然能遇上医术如此高明的人。

“两位过奖了。还有三天咱们才能启程去虎门关,所以这三天,咱们还得好好看看陈壮士吃了我的药,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

“筱雅,你到底是开了什么药,怎么好像总是担心陈壮士吃了你的药,会出什么问题呢?”

这是赵掌柜最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了。

凌筱雅愣了愣,不过想想,这几日他们可以说是陪着自己同生共死了,所以凌筱雅也不想再瞒着他们。

“其实我给陈壮士吃的药,那些草药没什么大不了的。最重要的是我弄出的青霉素。”

“青霉素?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问道。毕竟青霉素三个字,他们可以说是闻所未闻。

“我之前不是让你去弄馒头,然后密封起来吗?”

“没错,我之前还有些好奇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那青霉素就是——”

徐子寒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不过又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未免有些不太真实。

“你想对了,就是馒头上那些青色的霉。不过馒头上发的那些青色的霉,不一定都是青霉素,这要靠人专业分辨,到现在为止,也就我一个人知道该如何分辨。”

这倒不是凌筱雅自卖自夸,而是她总不能跟人说她从小看这些药物,早就对这些药物既期待敏锐,你要问她,她到底是怎么看的,说实在的,她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馒头发霉了?还能治病救人!天啊,这简直是医术上的创世之举了!”

赵掌柜眼底隐隐有激动的光芒闪过,可想而知他是有多激动。

凌筱雅一激动,她最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赵掌柜,你可千万别想着弄些发霉的馒头,然后去治病救人啊!很多发霉的馒头弄出来的东西不是青霉素,我让徐公子帮忙弄了几百个馒头,也才弄了两个竹筒的青霉素。”

“那筱雅,不如你将如何辨别了青霉素的法子说出来,我想,这样绝对是能造福百姓的!”

赵掌柜说着就殷切的看着凌筱雅。

“赵掌柜,不是我故意卖关子,也不是我藏私不肯教人。我是一眼就能认出青霉素,可你让我说为什么,说实在的,我真心不会。其实这青霉素,我这次也不是很想拿出来。就是担心,其他人有跟你一样的想法,觉得发霉的馒头就能治病救人,然后一个个生病了,其他事情不干,专门去找发霉的馒头。到时候,就不是救人,而是害人了。所以我在此,请各位千万不要想着去弄青霉素,你们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分分辨。”

其实凌筱雅这话主要就是说给徐子寒听的,徐子寒天天想着报仇,如今又青霉素这么好的东西,他肯定不会放过。

“凌姑娘放心,我虽然对青霉素很感兴趣。不过,如你所说,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分辨。不过,凌姑娘你懂得如何分辨啊,那你不就可以大量的生产?”

徐子寒一眼就看懂了凌筱雅的眼底的意思,笑着开口说道。

凌筱雅则摇了摇头,“我没打算大量生产。”

“这是为何?凌姑娘,有了你说的这个青霉素,很多疑难杂症都能解决,你为何不愿大量生产。”赵掌柜焦急的开口说道。

“青霉素是能医治不少疾病。可是,提炼出的青霉素不纯,其实是有很大的危险!这次要不是因为边关还有数十万的将士时刻受到生命的威胁,说实在的,我也不会贸然动用青霉素!”

凌筱雅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凌姑娘的意思,我明白了,这青霉素,我以后都不会再提。”

徐子寒倒是很好脾气的笑了,确实,虽然有这东西是很好,可弄出来的风险也一样大。

“徐公子,你明白最好。不过我答应过,会送你一份大礼,同样不会忘记。”

这次徐子寒能陪着众人在回春药铺呆了这么长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将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她心里也是有些感触的。

其实想想,徐子寒还是挺有良心的,要是遇到一般的无良商人,都是靠着卖假药害人,徐子寒为人还是挺实诚的,除了满脑子都是报仇以外。

凌筱雅忍不住反思,是不是她对徐子寒的要求真的是太苛刻了。

不过跟徐子寒合作,她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但是将云南白药给徐子寒,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来到大梁这么久,凌筱雅也算明白了,这里的所谓什么上好金疮药,实际上的效果真心是不咋地。起码在凌筱雅眼底是这样,止血慢,愈合效果差。比起云南白药的治伤效果,那简直是差到天边去了!

军营中每年的伤药都需要不少,徐子寒要是拿下这个好生意,怕是能跟皇商徐家一较高下了。

只不过一个是给皇宫提供药材,另外一个是军中将士提供药材,孰轻孰重,说实在的,真心不太好比较。

“凌姑娘,你放心,我们都不是多嘴之人。这青霉素,今日我们根本就没有听过。”

陈虎喘了口气,然后直视着凌筱雅说道。

李氏也随着点了点头,一开始她还是有些兴奋的,毕竟发霉的馒头就能治病,可如今听凌筱雅说了,只有她才懂得分辨法子。再加上,要是一个弄不好,就会死人,她可没胆子去碰了。

赵掌柜和黄大夫虽然觉得可惜,不过自家公子都发话了,他们自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自家公子的手段,他们还是很清楚的。

赵虎是最乖巧的了,直接点了点头,憨憨的开口,“筱雅姐姐,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

凌筱雅摸了摸赵虎的脑袋,还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好啊。一点心里都不用耗费。

凌筱雅治愈了瘟疫,冯县令立马就得到消息。

冯县令先是不可置信,随后就是狂喜。冯夫人也开心,“老爷,这次您升迁绝对能升到一个令人满意的职位了!”

治愈了瘟疫啊!简直就是救了边关数十万的将士,这份天大的功劳,顿时将冯夫人给砸晕了!

很显然,冯夫人明显忘记了,治愈瘟疫的人是凌筱雅,冯县令这贪生怕死的什么都没有做!

“赶紧的,为夫我要去学奏章。对了,凌姑娘治愈瘟疫的事情一定要好好写,是了是了,还有徐子寒这次也是功不可没,卖他一个人情也不错。”

冯县令开心的说道,都没有注意到冯夫人的脸色已经沉下去了。

“老爷,有必要对凌筱雅一个小村姑那么好吗?”

徐子寒也就算了,平时关系还不错,这时候卖他一个好,也不过分。

可凌筱雅算什么,一个小村姑罢了。

其实要不是凌筱雅今年只有11岁,冯夫人都以为冯县令跟她有什么呢!

“你懂什么!这次送药材还得徐子寒和凌姑娘一起去。”

“她去做什么!尽管她年纪小,可军营里都是大男人,她一个姑娘家去,也不合适啊!”

“她不去?你去不成!这瘟疫的情况不明,如今连病因都没有找到,凌姑娘既然能够治愈瘟疫,想来找到病因,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你怎么不想想,在我治理落霞镇的时候,出现这么一个天才大夫,这难道不是我的功劳?这难道不是我的治理有方?”

冯夫人一听,好像真是这个道理。

而且仔细想想,凌筱雅其实也不错,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还是蛮喜欢她多。

就是自己的丈夫有些太关注她了,而且满嘴都是夸奖凌筱雅,就连对她的儿子,也没见冯县令这么关心过。

这么一想,冯夫人就觉得不开心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既然对冯县令的仕途有帮助,冯夫人也就不多交了。

“还是老爷你想的通透。是我短视了。”

冯夫人立马巧笑嫣嫣的对着冯县令道歉。

冯县令见冯夫人伏低做小,心情立马就好了。哼着去写奏折了。

御书房

燕翎八百里的加急奏章已经到了。

乾风帝在看到奏章的时候,简直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去!去把定王、肃王还有皇长孙都给朕叫过来!”

乾风帝咬牙切齿的对着余中吩咐。

余中身子一抖,立马躬身,“是。”

在走出御书房,抬头看向碧蓝的天空,余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腹诽,“定王这次可是要倒霉了。”

可他动作不敢慢,很快就去让人去宣定王、肃王还有朱齐佑。

很快,三人就进了御书房。

肃王被召见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奇怪,按理说,他已经被撸掉了所有的差事,专门在家跟上官璇“生孩子”了,父皇怎么会突然想到召见他。

肃王虽然满腹疑问,可到底不敢犹豫,直接往御书房走去。

定王、肃王还有朱齐佑,可以说是差不多时间到御书房的。

“儿臣参见——”

“儿臣参见——”

“孙儿参见——”

三人礼还未行完,一方砚台就向他们砸来。

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这砚台到底是要砸谁,不过不管是砸谁,谁也没有胆子躲。

笑话,皇帝砸人,还需要理由?皇帝砸你,你就得乖乖受着!其他免谈!

最后这样砚台准确无误的砸到了定王的额头上。

顿时,定王的额头就被砸的全是血,砚台落下,漆黑的墨水混合着鲜红的血液,看着就是一副诡异至极的场面。

定王一惊,甚至顾不上痛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乾风帝砸错了,按说,他这段日子也没有干什么啊,父皇怎么就砸他呢!

定王心里疑惑,可这动作却不含糊,直接跪了下去,“父皇息怒,儿臣不知做错何事,还请父皇名言。”

“父皇息怒。”

“皇爷爷息怒。”

肃王和朱齐佑愣了愣,可还是立马同定王一起跪下。

“息怒?朕这怒气真是熄不了啊!你给朕好好看看!”

乾风帝怒吼着,将燕翎的折子扔到了定王的面前。

父皇真的是砸他?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参了他,他一定要那人好看!

定王心里一下子转了无数的想法,可是在拿起折子的时候,目光一寒,竟然是燕翎的折子。

想到上次燕翎查空饷,可是害的他损失了一大批的心腹。如今可好,居然又向父皇上折子,害他挨打,更是在肃王和朱齐佑面前丢了脸,这让他真心是恨得不行。

等到打开折子以后,定王就顾不上气愤了,在看到军中爆发瘟疫,定王真心是惊讶的不行。

可是在看到姓胡的太医,竟然故意诊断不出瘟疫,害的瘟疫在军中蔓延,定王真是吃惊的嘴巴都要张大了。心里更是忍不住疑惑,那是什么白痴军医,竟然连瘟疫都诊断不出来。

要说定王心里还是有些血性的。毕竟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上过战场打过战,心里还是很有几分热血豪情的。

就在定王气愤惊讶的时候,在看到下面的内容,定王只觉得遍体发寒了。

燕翎让清风如实写,清风还真的是如实写了。

清风用他肚子里那一点不多的墨水,简直是将定王和那胡太医的关系说的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看完奏章的人,恐怕都要以为,燕翎就是在说胡太医是定王指使,才故意没有诊断出瘟疫的!

这个罪名真的是太大了!定王虽然说为人狂妄了一点,可他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做这种事情啊!

“父皇,儿臣冤枉啊!那什么胡军医,儿臣根本就不知道啊!忠勇侯压根儿就是在胡说八道,他——他是在无赖儿臣啊!”

定王连折子都没有看完,就直接嚎啕大哭起来,他真的是冤枉啊!他压根儿就不记得胡军医这人,燕翎为何要这么害他!

“胡军医?你记不得?朕都记得,你居然跟朕说记不得?”

乾风帝好笑的看着定王,此时定王脸上鲜血和墨汁混在一起,真是看不出的诡异。

肃王和朱齐佑原本还在幸灾乐祸,毕竟定王倒霉了,对他们还是有益的。

可一听乾风帝的话,就忍不住琢磨起来。

肃王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

“肃王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赶紧告诉你这个好大哥!”

“是。父皇。”

肃王朝着乾风帝拱了拱手,然后就看向定王,“大皇兄,难道你忘记了,当初虎门关的军医因为年纪太大致辞。父皇原先是打算让太医院的太医去虎门关担任军医一职。可当时您的母家温国公府推荐了胡军医,您当时更是在一旁大力举荐胡军医,甚至还跟父皇担保,说胡军医绝对是一等一的人才。最后您跟温国公更是联名为胡军医打包票,父皇这才任命他为虎门关的军医。”

之前定王是真的没印象。毕竟一个小小的军医,他记来做什么。只是当时他外公(温国公)一力主张这姓胡的,而且肃王在一旁支持太医院的一位太医,为了让肃王不舒服,他才死命的跟着外公一起举荐那姓胡的。后来,父皇同意了姓胡的担任虎门关的军医,自己还开心了很久。毕竟自己当时胜过肃王了不是!

当时有多开心,定王此时就有多害怕。同时心里也开始埋怨自己的外公,他怎么都不调查清楚一点,竟然就让自己去举荐姓胡的!

要是没事也就算了,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定王一下子觉得天旋地转起来。

难怪自己一进来,父皇就毫不客气的朝着自己扔了一个砚台,要是自己,怕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肃王在一旁看着定王浑身颤抖,心情好极了。同时也在心里庆幸,幸好当时自己举荐的人没有去虎门关任职。否则如今倒霉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694574542 投了1票(5热度)

过年期间,七七的更新时间应该会有所推迟,不过最晚应该不会超过12点,如果超过,七七会提前通知的。希望亲们能够见谅啊!

在此祝亲们大年初一,幸福安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