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帝王心术/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皇,儿臣冤枉啊!”

定王此时除了喊冤以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了。

乾风帝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定王,鹰眸中闪过一丝失望,其实要是定王能够有骨气一点,他还能称赞他两句,可就只是被砸了一下额头,甚至都不知道好好的整理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就这么忙不迭的开口说自己是冤枉。

“你冤枉?你是想说,是那姓胡的军医医术不行,还是你跟温国公举荐人的时候,是被人糊弄的?”

定王张了张嘴巴,两条路,哪一条都不好选。要是说姓胡的医术不行,那他当初和外公举荐他,不就成了他们有眼无珠。

至于被人糊弄,听着没什么,可定王就是能从中感觉到阴冷的意味,被人糊弄了什么?是不是他和外公有勾结外敌的心思,或者故意让那姓胡的太医诊断不出瘟疫的事情?

定王张了张嘴巴,似乎想为自己辩解一下,可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闷闷的闭上嘴。

乾风帝见状,不禁更加失望,这就是他的长子,真是——

肃王在看到定王此时进退维谷,只觉得一颗心简直是舒畅的不得了。

乾风帝虽然一直在关注着定王,可也没有错过肃王的幸灾乐祸。

这个儿子,也是个不堪大用的,心底甚至是一点兄弟之情都没有。

“你不能回答朕的问题吧。好,朕换个问题问你。你就跟朕说说,当初举荐那姓胡的,是你的主意,还是温国公的主意。”

“父皇,儿臣——”

“你给朕闭嘴!其他的,朕不想听,朕只要你回答,是你的主意还是温国公的主意。”

乾风帝厉声打断定王的话,鹰眸中不含一丝感情的盯着定王,似乎是想要在定王身上戳一个洞!

定王蠕动着唇瓣,他能怎么说。

如果说举荐那胡军医是他的看法,那他这辈子可以说是完了,胡军医竟然连军中的瘟疫都不能诊断出来。这在众人眼中,胡军医绝对是狼子野心,是想要陷大梁于水深火热的奸臣佞贼!

要是他承认了,举荐胡军医是他的想法,那么此生他都与皇位无缘了,甚至此生都别想抬头做人了。

可要是说举荐那姓胡的,是外公的主意,那温国公府就成了有狼子野心的,父皇对三大国公府(楚国公、温国公还有理国公)早就忌惮不已,要是真的抓住外公的把柄,那温国公府——

定王此时隐隐有些明白自己的父皇为何只传召他进宫,而没有让外公进宫。他是让他自己做出选择,他是要斩断自己和温国公的联系。

想明白以后,定王只觉得冷的浑身都在颤抖,冷,真的是太冷,他的父皇也真心是太狠,狠得让他无话可说。

看来还不是太傻!乾风帝冷笑一声,“定王,朕在问你话,难道你没有听清?好,要是你不回答,朕就当你默认了。朕想,温国公绝对不会如此糊涂,干出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朕看,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太过鲁莽,朕——”

“父皇,是外公当初一力要举荐那姓胡的,儿子只是看在外公的面子上,所以才会附和外公的话。”

定王在听到乾风帝话,忙不迭的开口。他不想失去一切,明明他是皇位有力的竞争者,他真的不想一夕之间,一无所有。

外公好歹是温国公,有祖辈的功劳,想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他——他其实也无须太过担心。

就算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等到以后他登上皇位,再慢慢补偿外公好了。

定王在心中如是想到。

“定王,你可清楚自己此时在说些什么?”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定王,这个儿子看来也是个心狠的,这不,立马就能做好取舍,选择对自己最为有利的。不过这真的是最为有利的吗?照他看来,未必吧。

“儿子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不过外公也是一时间受了别人的蒙蔽,绝对是不会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那姓胡的,没想到医术如此不济,幸好忠勇侯提前察觉,否则真的等到瘟疫爆发,虎门关数十万将士,怕是都不能幸免于难。”

定王也算是有几分急智,他只说姓胡的医术不济,其他的,他是什么都不说,姓胡的是不是他国的奸细,定王不知,可就算是,此时也必须不是,否则父皇就是诛了温国公满门,都不会有人说什么。

“你说的对,朕也不相信,温国公会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情来。不过,温国公年纪大了,识人不清,这是事实,对吧。”

“父皇英明。”

肃王立马抓紧机会拍马屁。

乾风帝淡淡的扫了一眼肃王,随后默默的收回了视线。

“父皇英明。”

定王此时除了顺着乾风帝的话往下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做什么了。

“余中,派人去温国公传旨,温国公识人不清,举荐庸医为虎门关军医,险些害的虎门关将士全军覆没,本该是十恶不赦之大罪,不过朕念在温国公祖上曾随着先祖一起开疆拓土,劳苦功高,朕不忍多责,就贬温国公为温伯吧。”

定王闻言,立马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温伯,公侯伯子爵,父皇竟然一下子将外公一家贬低为伯爵!

“皇上,温国公可以世代袭爵,那这伯爵你?”

余中躬身询问。

“当初太祖分封爵位,确实言明这些爵位可以世袭。不够这次温伯所犯罪行实在是太大,依朕看来,绝对不能再宽恕。你让人传旨的时候,要言明,以后温伯的爵位要世袭降爵!”

世袭降爵!这四个字简直是把定王砸的晕了,如今外公已经从国公降到伯爵,伯之下就是爵,再往下,再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

言下之意,温伯自外公起,只能再传一代,到了第三代,温家的人就是白身了!

“既然已经是伯爵了,那么当初属于国公的封地都要收回。温伯府不和规制的摆设也全都拿掉。对了,要是温伯闻起来,就将定王的回答一五一十的告诉温伯,免得他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再在那里像无头的苍蝇似的乱撞!”

定王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乾风帝,父皇这是让他和自己的母家离心啊!

乾风帝看着定王伤心绝望的眼神,心底平静的就犹如一潭湖水,没有一丝的波动,定王和颖贵妃的手伸的有些太长了,尤其是温国公,还真想着下一任皇帝真的得从他们家出不成!

“父皇,儿臣看此时最重要的还是虎门关的事情,不如再派一位德高望重的太医前去,毕竟虎门关的将士等不了。”

肃王抓紧一切机会在乾风帝面前刷好感。

“朕已经派人了。这次瘟疫的事情竟然还是一个小姑娘发现的,真不知道,朕是养了一群怎样的好官员啊!”

乾风帝无不嘲讽的开口。

朱齐佑和肃王一惊,一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哪一个。

乾风帝却没有心情再继续说下去,不过封赏是一定要给的,不过给什么,倒是一个问题了。

如今乾风帝是愈发的确定了,凌筱雅绝对是自己的亲外甥女,一般人家的女儿哪里能如此聪慧。

“肃王,你府里是否有好消息了。”

乾风帝冷冷的看着肃王问道。

肃王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低下头,这些日子他也是卯足了劲而来在上官璇身上发泄,可上官璇就好像真的不孕一样,肚子压根儿没有一点消息。

“哼——”

这么多年了,定王的孩子都已经会叫人会跑了,肃王倒好。连个孩子都没有。

“朕看你那王妃八成就是个不能生的。还一天到晚的不愿意看太医,整天瞎鼓捣些偏方,朕倒是好奇了,她的偏方吃了那么多,怎么就没见她怀上,别说儿子了,连个女儿都没有!”

别说肃王不能生,当初他可是弄出了一个外室,那外室也坏了他的孩子,只不过让上官璇知道,然后生生的给打掉了。

每次想到这件事,乾风帝心里就更恨了,肃王那傻子偏偏傻了吧唧的维护上官璇,别说肃王心里有上官璇,还不是看在上官无敌的份儿上,想要得到他的支持!

堂堂一个王爷,竟然受制于人,真心是没有出息到了极点。

“要是指望上官璇给你生孩子,你这辈子怕是都不用上朝堂了。”

乾风帝幽幽的说了一句。

“父皇,儿臣——”

刚才还在对定王幸灾乐祸的肃王,此时已经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没想到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就轮到自己了。

“够了。你的那些话,朕已经听了好多年了。明儿个开始你就去工部吧。”

“父皇!”

原先他可是在刑部啊!怎么如今就要去工部了!那可是六部之末!

“怎么不满意?”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肃王。

肃王紧咬着下唇,他当然不满意了,可他什么都不能说。有差事,总比没差事好吧。

“儿臣谢父皇。”

“朕看你府邸连个孩子都没有,实在不是一个事儿。这样吧,朕亲自给你挑两家姑娘给你当侧妃。记住了,是侧妃,可不是那些没有记在玉牌上,没名没姓的。”

肃王知道,这是乾风帝在敲打自己,要是父皇赐下的侧妃,再被上官璇打杀,那他一定讨不了好。

“你们都先下去吧。”

定王和肃王这一次都可以说是损失惨重,只有朱齐佑一个人平平安安,似乎什么损失都没有

朱齐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真的什么都没有吗?皇祖父叫了自己、定王还有肃王。定王和肃王都或多或少损兵折将,可自己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甚至将定王和肃王的不看从头看到尾,定王和肃王本身不是心宽的,这次怕是要更加忌惮他了吧。

他的皇祖父果然不愧是帝王,这一手帝王心术玩儿真是太好太好了。

慈宁宫

朱云在前一日就到了慈宁宫,没想到她都还没有开口,太后就主动要她留在慈宁宫了,朱云当然是开心的不行。

昭慧长公主今日也进宫了。

一进慈宁宫,就看到朱云正乖巧的给太后捏肩膀。樱红的嘴巴也不知道在念叨什么,就像是一直小鸟似的,叽叽喳喳的没有个停歇。

太后听着,脸上也是一直保持着慈爱的笑容。

太后在看到昭慧长公主,浑浊的眼眸不禁闪了闪,实在是今日的昭慧长公主很不一样,以前从不施粉黛的脸上惊叹涂上了一层薄薄的胭脂,身上穿的也不再是青衣麻布,虽然还是素净的软阎罗,可穿在昭慧长公主身上,着实是好看。

暖暖的阳光洒在昭慧长公主身上,衬得她愈发的光彩照人。

曾几何时,昭慧长公主也是京城双珠之一,美貌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难得你想起来看望我这个老婆子,来,赶紧坐下。”

“姨姥姥偏心,表姨一来,云儿在您心里就没位置了。”

朱云故意嘟起嘴巴说道。

太后好笑的看着朱云,“你个小丫头还吃醋了。你这两天嘴巴里除了你那个筱雅筱雅的,哀家的耳朵都要听得出了茧子了,如今你表姨来了,哀家总算是能听些其他的了。”

昭慧长公主一听到“筱雅”两个字,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身后的周嬷嬷注意到昭慧长公主的不对劲,立马拉了拉昭慧长公主,她这才稍微收敛。

昭慧长公主的异样自然是没有逃过太后的眼睛。

“云儿,你那位筱雅姐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这么惦记,跟表姨说说好不好?”

朱云一听昭慧长公主对凌筱雅感兴趣,顿时高兴的不行,一张嘴更像是机关枪一样都不带停歇的。

从自己怎么认识凌筱雅,然后看着她慢慢的脱贫致富,还有凌筱雅做的那些好吃的。尤其是铁塔奇那张挑剔的嘴巴,也是凌筱雅一眼就看出了他有牙病,所以给他做了一碗蓝湖拌面。再到铁摩中毒,凌筱雅是如何分辨出奇鲮香木加上芙蓉花香有毒,她是如何给铁摩解毒。尤其是铁燕儿竟然不死心又给铁摩下毒,幸亏凌筱雅是及时发现。

朱云后面说的事情,太后倒是蛮清楚的。毕竟作为一国的太后,政治上的这些事情,她也得关心关心,不过知道的,倒是没有朱云那么仔细,几乎是将凌筱雅那丫头说的神乎其神了。

太后还一直注意着昭慧长公主。她这女儿虽说不是冷清的,可也没见过她对一个陌生人会这么感兴趣,朱云在说凌筱雅的时候,她可是一直激动的听着,甚至眼底都有泪光闪过。

“云儿,你说你有筱雅做的什么果醋,能不能给表姨尝尝。”

此时看不到女儿,能吃到女儿做的东西,昭慧长公主也觉得开心了。

“果醋啊,我还有一点。表姨想喝,我这就去给表姨拿。其实筱雅做的糕点才是真的好吃,在我回来的时候,她给我做了一整盒的蛋糕,那真真是好吃的不得了,不过那蛋糕不能久放,时间长了,就会坏掉,所以我在就只能跟玉尧还有赵天楚一起吃了。”

朱云说着还有些愤愤不平。

“云儿,去把你那果醋拿过来,哀家也想尝尝看。”

太后慈爱的对着朱云说道。

朱云乖巧的点了点头,跳下软榻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等到朱云离开了,太后扫了一圈,淡淡的开口吩咐,“你们都先下去,哀家有事跟长公主商量。”

“是。”

很快,宫人都一一退下。

偌大的慈宁宫就只有太后和昭慧长公主。

“跟哀家说说,你怎么对一个小村姑这么感兴趣?”

昭慧长公主见此时没人,也正想跟人一起分享喜悦,无疑太后是最好的人选,“母后,她就是我丢失多年的小女儿!”

太后一惊,“你确定了?”

昭慧长公主含泪点头,“确定。是翎儿亲自查出来告诉我的。我真是想不到我的女儿此时长得这么好,还这么有出息。我——我这辈子真是值了!”

“什么你这辈子值了,你这辈子的福气还没够呢!文豪娶了媳妇,难道你不想看文煜娶媳妇儿?思文嫁了人,难道你不想看到自己的外孙?对了,还有你这小女儿,当时连个名字都没有取,听云儿那丫头说的,怕是她小时候受了不少的苦。”

太后说着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母后,您说什么呢。筱雅丢失了那么多年,我以后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昭慧长公主说着,眼底就浮现出浓浓来的慈母情怀。

“你怎么不把筱雅接回来?既然都已经确定身份了。”

太后也想着早日见到自己那外孙女,听着就是个有出息,聪慧的。

“儿臣担心楚国公府的那些人又出什么夭折子。”

“哀家亲自派人去接!”

一听到楚国公府,太后的脸色一下子不好了。

“还是不要了。翎儿年后就会回梁都,到时候让翎儿将筱雅带回来。”

太后一听,不禁有些心酸,自己这女儿,怕是草木皆兵了,唯一详相信的也就只有燕翎。

不过想到燕翎的能力,太后也没有对此说什么。

“知道了亲生女儿的下落,难道你就不想见?”

太后是心疼昭慧,明明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要这么生生的忍着,谁的心里会舒服。

“母后,儿臣知道您心疼儿臣。不过,这一次,儿臣不会再懦弱了。当时儿臣是不在意楚国公府那些人,可如今——”

昭慧长公主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让人触之不禁感到心惊胆战。

“好!这才是哀家的女儿!哀家早就想说你了,这么多年,你就老是缩在你的乌龟壳,让一个妾室在外面作威作福的,哀家都嫌看不过眼。可你倒好,生生的忍着。你那小女儿倒是好的,还没回来,倒是先将你的战意给点燃了!没错,你就该拿出你公主的款了!让楚国公府那些眼皮子浅的,好好看看!尤其是那什么赵姨娘,一个妾室而已,就是随意打杀了又能如何!有哀家和你皇兄在,楚国公府那些人敢说什么!”

太后心里清楚,虽然现在不能动楚国公府,可好好整治赵姨娘,难道她一个太后都不能给自己女儿撑腰了不成!

昭慧长公主和太后的这一番对话都落在了朱云的耳朵里,她没想到凌筱雅竟然是表姨的女儿,朱云惊讶的不行,手上的苹果醋也差点砸到地上去。幸好朱云及时反应过来,连忙接住。

不过着动作稍微有些大,自然是惊动了太后还有昭慧长公主!

“谁!来人啊——”

“姨姥姥!”

朱云一听太后要喊人,忙不迭的走了出来,她才不想让人当做是贼人呢!

看到藏在朱红柱子后面的竟然是云儿,太后忍不住瞪大了瞳眸,“云儿!”

朱云笑嘻嘻的蹭到太后身边,“我刚才去拿果醋,正好回来。然后就听到姨姥姥和表姨的对话了。我本来是想走,不想打扰姨姥姥和表姨的,不过因为听到筱雅,所以一时间有些激动,嘻嘻——”

太后没好气的伸出手指头,点了点朱云的脑袋,“你啊!鬼灵精,还真能给自己找理由!”

太后没有佩戴护甲,所以让太后的手指点一点,还真没什么感觉。

朱云笑着蹭到太后的怀里,双手环住太后的腰,“我就知道姨姥姥最宠我了。等筱雅回了梁都,您还要这么宠着我!”

朱云毫不客气的提着条件。

“你个小丫头,你表姐还没来呢,你竟然就先学会吃醋了?”

太后斜睨着朱云说道。

“姨姥姥——”

朱云用着九曲十八弯的吴侬软音撒娇。

太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你这个鬼灵精,哀家上辈子一定是欠你的。放心,无论谁都不会代替你在哀家心目中的位置。”

太后人老成精,怎么可能不知道朱云担忧的是什么,不过她李确实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减少对朱云的宠爱,所以给个保证也无妨。

“云儿,你要记住。现在你姨母暂时还不能接你表姐回来。你的嘴巴也要牢一点,不要把这件事情往外说,明白吗?”

朱云从太后的怀里将头抬起来,重重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上面插的珠花也随之晃荡了一下,“姨姥姥放心,云儿的嘴巴很紧的。就是有人给云儿上刑,云儿也不会把表姐的事情说出去的!”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笑了,“你在母后这里,谁敢给你上刑啊!”

“表姨,筱雅的医术很厉害的。等她来梁都,就让她给文煜表哥和我外婆看病好不好?我相信,以筱雅的医术一定是能治好文煜表哥和我外婆的。”

听朱云提到楚文煜还有齐氏(朱云的外婆,太后的亲姐姐),昭慧长公主和太后的脸色都不禁暗了。

“你文煜表哥身子弱,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些年,请了多少大夫,都——”

说到这里,昭慧长公主不禁更加伤心了,他的儿子,就是被楚国公那对贱人给害的那么惨!

“你外婆是早年因为你娘的死,所以哭瞎了双眼,这么多年,找的名医也是多不胜数,没有一个有法子,你啊,就别为难你表姐了。”

太后想到自己亲姐姐哭瞎的双眼,双眸中也不禁浮现泪花。

“姨姥姥、表姨,筱雅表姐的医术很厉害的。我就没有见过比她医术更厉害的了。那些什么名医不名医的,压根儿不了她!”

朱云对凌筱雅很有信心,她有预感,凌筱雅是肯定能治好文煜表哥和她外婆的!

太后忍不住笑了笑,“好了,你个小妮子,惯会说好听的。你表姐的医术到底如何,等她来了再说吧。不过如今,你可是得将自己这张嘴巴管好,不能出去多说,明白吗?”

太后清楚朱云是个有分寸的,可是朱云的年纪毕竟太小了,万一真的说漏了嘴,就不妙了。

“姨姥姥放心,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朱云年纪是小,可是该懂的,她心里都门清儿!

太后摸了摸朱云的脑袋,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弧度。

慈宁宫可以说是其乐融融,可其他宫殿,可以说是愁云惨雾。

颖贵妃一看到定王的头竟然被打破,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可惜,她不知道定王的头紧紧只是开胃小菜。

在听到定王后面支支吾吾的将事情说出来,颖贵妃一张脸简直可以说是惨白了。

“你——你就这么把你外祖父一家给出卖了!”

温国公已经世袭十三代了,可没想到轮到她父亲这一代,竟然成了温伯。而且从今以后还要降爵承袭。

这对温国公,不,此时是温伯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造成这一切的,除了乾风帝以外,竟然还是自己的儿子!

定王被颖贵妃伤心欲绝的眼神,看的一愣,他也不想这么做的,可要是不牺牲外公,那他就毁了!

“母妃,这次如果外公不降爵,那儿子的一生就全都毁了。为了安抚边关的将士,父皇削我的爵位,甚至将我圈禁都是有可能的!难道你希望儿子以后成一个庶民,难道你想儿子以后一事无成吗?”

听着儿子的质问,颖贵妃一张保养得益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她当然不想自己的儿子被削爵,也不想儿子被圈禁,以后只能在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孤独的度过一生。

可温国公是她的母家啊!此时竟然因为她的儿子将降爵,这让她年迈的父亲情何以堪!

颖贵妃是知道自己父亲的,他一心想要永保温国公的荣华,可如今却因为她的儿子降爵,这让她父亲情何以堪啊!

“母妃,你放心,等到他日——我保证,外公一家的荣耀绝对会更胜往昔!”

定王焦急的抓着颖贵妃的手保证。

颖贵妃苦笑一声,此时她除了相信儿子的保证,她还能怎么样。

“娘娘,不好了!”

颖贵妃此时正心烦意乱,一听到自己的贴身太监竟然还在那里乱吼,心情一下子更加不好了,“你个狗奴才,没长眼睛啊!胡说些什么!”

颖贵妃没好气的怒吼。

“娘娘,传来消息,温国——不是,是温伯爱接到降爵的消息以后就晕过去了,听说,现在整个人都昏迷不醒。”

颖贵妃一听到这消息,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噗通——”一声就晕倒了。

定王一急,连忙扶住颖贵妃。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宣太医啊!”

其实定王此时脑门上还没有清理干净,可她忙着跟颖贵妃解释,自然是没有时间来清理自己了。

颖贵妃这里是乱作了一团,可肃王这里还没有好到哪里去。

苏嫔头痛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女子,都是乾风帝刚刚赐下的,而且都是小官员的女儿,虽然出身不高,可到底是官家小姐。

肃王此时也是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苏嫔只要一想到儿子将这两个女子带回去,上官璇肯定会大闹,整个人就有些不好了。

苏嫔正想开口说两句,上官璇就气势汹汹的冲进来了。

上官璇此时身着大红的王妃正装,整个人就如同艳丽的朝阳一般,不过,苏嫔觉得此时上官璇怕是气疯了吧。

肃王一看到上官璇,整个人也顿时不好了,上官璇会在呢么发疯,说实在的,他是真心不清楚,而且他也算是怕了上官璇了。

“这是从哪里来的狐媚子,本王妃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上官璇说着就取下身上鞭子,直接照着两个女子的脸打。

肃王一惊,下意识就握住上官璇的鞭子,肃王有些无奈,为何上官璇就不能体谅他一点,难道她不知道,父皇已经对他很不满了,她要是再继续那么闹,恐怕他真的跟大位无缘了!

上官璇在肃王府,只要心情不好,就喜欢拿鞭子抽人,此时一见自己的鞭子竟然被肃王握在手中,原本就火冒三丈的心,顿时又像是浇了烈焰一般!

“你还真是好意思啊!怎么,难道你还真想将这两个护妹子纳入府里不成!”

上官璇怒气冲天对着肃王吼道。

肃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上官璇吼,整个人都不好了,上官璇难道都不知道给他留一点面子!

“肃王妃,虽说我们只是小官员家的女儿,可也是在家里娇养着长大,你怎能随意用鞭子抽打我们。而且,如今是皇上将我们赐给肃王做侧妃,我们也不是你可以任意打杀婢妾!”

赐给肃王的一个女子,不卑不亢的对着上官璇说道。

“好你个狐媚子,你以为你是父皇赐下的,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是不是!本小姐告诉你,今儿个不把你们薄皮抽筋了!本小姐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上官璇算是恨死了,她真是没想到,她压根儿没放在眼里的女人竟然敢这么说她,还敢对着她讲理!

肃王倒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女子,虽然不知道那女子叫什么,可他却觉得,这女子倒是比上官璇要懂事一点。

上官璇本来就气得不轻,一看肃王竟然还死盯着那女子,顿时气得是火冒三丈,只想着跟肃王拼命了!

“你难道是喜欢上那狐媚子了!要不要我将王妃的位置让个她,然后你们双宿双栖!”

上官璇厉声嘶吼,眼睛瞪大大大的,似乎是想要看到肃王的心里。

“璇儿,你是镇儿的王妃,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镇儿如今也只是纳侧妃而已,你的地位不会受到影响,你能不能——”

苏嫔试着跟上官璇讲道理。

可上官璇此时已经恨透了,她本来就看苏嫔不顺眼,只不过是个宫婢出生,可因为肃王,她对她也有几分敬意,可她倒好,此时竟然想要帮肃王纳妾!真是白瞎了自己对她那么敬重!

“你算什么!之前不过只是一个宫婢出生!亏得我之前敬重你,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竟然想要帮他纳妾!我告诉你,他想纳妾,可以,除非我死!”

上官璇就什么脸面都不要了,直接说出苏嫔这一生最大的痛,宫婢出生!

这不仅仅是苏嫔的痛,更是肃王的痛。

他自认为自己才能不输给任何人,就是因为苏嫔的身份卑微,所以他才会让定王抓住把柄嘲笑,可如今他的王妃竟然也看不起他的母妃,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啪——”的一声,肃王竟然大了上官璇的耳光。

响亮的声音在宫殿内回绕不绝,上官璇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碎了。

上官璇目光破碎的看着肃王,浑身嚣张的气焰也一下子消失了。

肃王被上官璇幽深的目光盯着,心里微微有些发虚,“你好大的胆子,为人儿媳,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婆婆!”

“我好大的胆子?朱镇,你到底有没有心啊!当初求娶我的时候,是你在我面前发誓,此生只会有我一个,可你呢?先是去外面找了置办了一个外室,生生打我的脸。如今更好,竟然打算要接这两个狐狸精进府!朱镇,你自己说,你对得起我嘛!”

提起往日的誓言,肃王微微游戏发虚,当初他求娶上官璇的时候,确实是发过誓言,此生除了上官璇以外,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

可这些年来,他是真的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也让上官璇一次又一次伤心。

但肃王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年了,上官璇都没有给自己生一个孩子,害的他被众人耻笑,尤其是定王更是三番四次的,拿这件事情侮辱自己!

刚刚升起的那一点愧疚之心,顿时就荡然无存了!

“如果你能生,我又何必去纳妾!可你呢?嫁给我这么多年,别说儿子了,你就连女儿都没有过一个!可这些年来,我一直顶着压力,拒绝了父王一次又一次的赐婚!上官璇,你扪心自问,我到底对你好不好!”

这些年来,肃王也快忍够了,无子,这一直都是他心头的痛!

以前他只是一味的忍耐着,可如今他也觉得自己快要忍受不了了!

上官璇不可置信的看着肃王,美眸中闪过一丝绝望,“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怪我了?怪我没有给你生个孩子?”

肃王被上官璇看的微微有些不自在,撇过头,没错,他是怪她的,要不是她,说不定他儿子也早就满地跑了!哪里还要定王时不时的嘲讽他!

上官璇一看到肃王的表情,心里也明白了,这么多年,他都是怪自己的。可怜自己,还一心以为他对自己情深意重,可这所谓的情深意重,原来都是假的。

在众人没有防备之际,上官璇猛地撞向殿内的墙壁。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