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到达军营 赵飞/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璇撞柱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宫闱。

平时与肃王最争锋相对的定王,此时自己也是焦头烂额,倒是难得的没有对肃王冷嘲热讽。

林皇后听到这消息,眼底倒是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朱齐佑见状,不禁提醒,“皇祖母,隔墙有耳。”

“放心,本宫的坤凤鸾宫,可以说跟铜墙铁壁一般,消息绝对不会走漏。对了,如今定王和肃王都焦头烂额,佑儿,你可不要大意了,心生骄傲,明白吗?”

林皇后唯一的儿子没有了,要不是为了儿子仅留下的血脉,她怕是早就支撑不住了。

“皇祖母放心,皇祖父的心思,孙儿明白。定王和肃王双双受挫,孙儿此时却毫发无损,他们现在是没有回味过来,一等到他们回味过来,孙儿的麻烦接下来怕是也不小。”

林皇后闻言,点了点头,自己这孙儿是个不错的。

林皇后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突然就有宫人禀报,太子妃求见。

林皇后原先还带笑的眉眼,倏地就冷了下来。

“她来做什么!让她赶紧给本宫滚!”

林皇后对太子妃的厌恶从来都是直接的表现出来,她的儿子啊!她那么出色的儿子,要不是因为那扫把星,他怎么可能年纪轻轻的,就英年早逝!

朱齐佑低着头,眼底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

“佑儿,你给本宫记住,那不是你的母亲。那是你的仇人!要不是她,你的父亲怎么可能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她就是一个扫把星!本宫在你一出生就把你抱养在身边,就是为了防止让那女人害你!你明白嘛!”

当初太子的死,是林皇后心里最大的痛,这几年不但没有渐渐淡忘,相反这恨意就像是陈年的美酒一般,越来越醇厚。

只要稍稍提及太子的死,林皇后整个人就疯狂了!

面对疯狂的林皇后,朱齐佑的耐性倒是出奇的好。

“皇祖母放心,孙儿明白。“

见朱齐佑将她的话听进去,林皇后不禁点了点头。

“不过,皇祖母,她到底是孙儿的亲生母亲,而且此时又是在宫里。皇祖母,既然您不想见她,不如就让孙儿送她出去吧。”

林皇后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她是一点都不想看到那女人,也不想自己的孙儿看到!不过,想想朱齐佑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为了孙儿,林皇后最终还是沉着脸点了点头,“你送她离开以后,就回来吧。”

朱齐佑躬身离去。

太子早逝,太子妃一人在毓庆宫里守寡,唯一的儿子也被林皇后夺走养在膝下。

可想而知,太子妃的日子过得是多么的寡淡如水。

太子妃因为是寡妇,而且极其不得林皇后的喜爱,所以身上穿的十分缟素,头上也没有多余的首饰,只佩戴着最简单的绒花,甚至一些得脸的丫头穿的都比她要好得多。

此时太子妃身后就只有一个丫鬟,春红。

“太子妃,不如咱们先回去吧。“

每次太子妃来了,皇后都不见,可太子妃每次都锲而不舍的来请安。

“没事。本宫知道皇后是在怨恨本宫。本宫多等一会儿,也是应该的。”

太子妃的容貌不是绝美,可却带着一股让人如沐春风之感,整个人平静恬淡。

“太子妃,您看皇长孙来了!”

春红兴奋的看着朱齐佑。

太子妃的眼神有些模糊,多少年了,她都没有再见过自己的儿子,每次只能偷偷摸摸的去看,生怕被林皇后发现。

朱齐佑在看到太子妃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沉痛,“母妃。皇祖母怕是不想见您。您还是先回去吧。”

太子妃点了点头,“好,母妃这就回去。”

她来本就不是想给林皇后请安,只是想要找机会见见儿子。

“母妃,儿子送你吧。”

看着太子妃离去的身影,朱齐佑的话想都没想的就脱口而出。

太子妃的身身影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变得若无其事,“还是不要了。你皇祖母会不开心的。”

“您放心,儿子送母亲,天经地义。”

儿子送母亲,天经地义,可这对太子妃来说,是多么的不易。

“好。那就有劳佑儿了。”

朱齐佑搀扶着太子妃一路往毓庆宫走去。

“母妃,您在耐心等待一段日子,儿子发誓,儿子一定会坐到那至高无上的位置,总有一天,您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了,儿子向您保证。“

朱齐佑偷偷凑到太子妃的耳边,轻声说道。声音轻的,只有他和太子妃两个人才能听到。

“好!最近天气虽然转暖,母妃穿的就有些少了,多谢佑儿提醒,以后母妃自己会多加一件衣服穿的,佑儿就不用担心了。”

太子妃温柔的看着朱齐佑,眼底满是作为母亲的慈爱光芒。

“儿子告退。”

太子妃点了点头,一直到目送朱齐佑离开,看不到他的背影,太子妃才幽幽的转过身子。

“皇后真是过分,您才是太子的生母,可她却将皇长孙抱在自己身边抚养,甚至都不让您见,幸好皇长孙孝顺,要不然——”

“好了,春红,皇宫里是最没有秘密的地方,所以有些话不要多说,明白吗?”

出红一愣,随后就反应过来太子妃话中的意思,然后点了点头。

落霞镇

3日的时间,冯县令的速度倒是很快,立马就将药材准备好了。

徐子寒更是委托了赵老板找人运药材,这些都是救命的药材,绝对不能出丝毫的差错。

在启程这天,冯县令一家子都来送行。

冯县令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可以说是慈爱万分,似乎是将凌筱雅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待了,“筱雅啊,这次真是辛苦你了。”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遇到瘟疫,跑的最快的就是你。如今没事,第一个跑出来的还是你,真真是让人不齿。

“冯大人谬赞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说实在的,要是可以,凌筱雅是真心不太想跟冯县令多说些什么,这人实在是让她讨厌的不行。

“凌姑娘,我们该启程了。”

徐子寒像是看出了凌筱雅的不耐,于是开口催促。

凌筱雅第一次觉得徐子寒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反正此时能让她摆脱冯县令,那绝对就是天籁之声了。

“冯大人,我就先告辞了。”

“好!既然你们要启程了,本官也就不耽误你了。筱雅,等你回来后,本官一定帮你办一个大大的庆功宴!”

“那就多谢冯大人了。”

凌筱雅说完就转头离开了。

凌筱雅不会骑马,所以就只能坐在药车上了。

队伍是越行越远,赵老板倒是开始不客气的吐槽了!

“什么玩意儿啊!发生瘟疫的时候,跑的最快的就是他了,如今筱雅治好了瘟疫,这态度就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真是让人看不过眼。”

赵老板对凌筱雅是真心佩服,要是一般人遇到瘟疫,那肯定是有多远就跑多远,可凌筱雅能不顾自身安危,去医治瘟疫患者,就凭这一点,就让赵老板心生敬佩。

“赵老板,你胆子挺大啊!竟然敢这么埋汰冯县令,难道你就不怕他给你小鞋穿?”

凌筱雅说着就挑了挑眉。

“这不看凌姑娘你是自己人,否则老赵我肯定不会跟你说这话啊!”

赵老板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要是其他人,说实在的,赵老板很明白人心隔肚皮,可对凌筱雅,他是十分敬佩,更是相信她的任凭,所以有些话,当着她说说倒是没关系。

“赵老板够豪爽!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也是很讨厌那冯县令。”

想想当时朱云还在落霞镇,凌筱雅还一直担心冯县令那厮会去伤害朱云,如今好了,遇到瘟疫,冯县令跑的那是比谁都快啊!见自己治好了瘟疫,赶紧又凑过来,那脸变的,简直是让人连想吐的心都有了。

太他妈的让人觉得恶心了!

赵老板一听凌筱雅的话,顿时就像是找到了知音,“没想到你跟我的看法是不谋而合啊!好,就凭你这句话,老赵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了!”

对赵老板来说,能让他认可的人,就是他的朋友了。以前对凌筱雅,他更多的是想利用,可如今倒是诚心相交。

“好!那我也交了你这个朋友!”

凌筱雅同时豪情万丈的开口。

赵老板微微愣了愣,一般的姑娘家,难道不应该是羞涩至极,哪里会像凌筱雅似的,竟然豪气冲天的答应。

不过这样的凌筱雅,赵老板更喜欢!对他胃口!

“好!筱雅,我告诉你,我真是太喜欢你了!想想我那儿子啊,还真是不如你!”

赵老板说着就摇了摇头。

凌筱雅愣了愣,“赵老板,你有儿子啊!”

凌筱雅问这话,纯粹就是好奇的。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就不该有儿子似的!“

凌筱雅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连忙补救,“不是,我就是好奇,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你有儿子!”

其实想想。赵老板也已经30多了,在古代已经算是大龄了。这个年纪的男人,一般肯定都是有儿子了,大的,说不定都已经15岁,能成亲了!

“我儿子啊,今年已经15了。”

“恭喜恭喜。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抱孙子了!”

“恭喜什么啊!还抱孙子呢!不知道在我老子活着的时候能不能见到喽!”

赵老板一急,直接爆了粗口。

“老大,形象形象。”

在赵老板身旁的人,连忙拉了拉赵老板的袖子。

赵老板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用自己的大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抱歉啊,我以前走江湖留下来的习惯。”

凌筱雅摇了摇头,“没事,我不介意。只是听您说您的儿子,那到底是怎么了?”

凌筱雅此时对赵老板倒是有几分朋友的感觉了,想想要是她能帮得上忙,她还是愿意帮一帮的。

“我那儿子是个愣头青!你说我以前走江湖,好不容易混了一份家业。我呢,也不求他多有本事,能继承我留下的家业,我也满足了。可你知道,我那混账小子,他想干啥?他想从军啊!”

“从军?挺有志气的!”

凌筱雅因为自己很佩服军人,所以她觉得凡是想要从军的男人都是挺不错的。

不过转念一想,从军,保家卫国是不错,不过这可不是现代,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你是害怕你儿子有危险?所以不想他从军?”

凌筱雅想了想,试探的问道。

“唉!这是一个理由。其实还有更要紧的一个。我那愣头儿子是想要追随在忠勇侯身边,说哪怕是当个小杂役他也乐意。”

忠勇侯?那不是燕翎?

“我那愣头儿子,从小就听着忠勇侯13岁从军,是怎么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恐怕在他心里,忠勇侯比我这个当老子的,还有分量。”

说到最后,赵老板的语气里还有些酸酸的。

“那个,赵老板啊,冒昧问上一句,您那儿子,现在在哪儿?”

“就在虎门关,从一年前,那小子就偷偷溜出家门,反正忠勇侯在哪儿,他就要去哪儿。前段日子在梁都,后来忠勇侯来了落霞镇,他也回来了一趟。如今忠勇侯又去了虎门关,他也去了!”

其实赵老板在听到虎门关的将士得了瘟疫,这心也是拔凉拔凉的。不过他也有些庆幸,他那愣头儿子进不了军营。这绝对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赵老板的儿子,绝对是燕翎的铁杆粉儿啊!凌筱雅真心觉得,要是稍微腐的女人,脑海里肯定忍不住yy男男爱恋啊!尤其是这身份的差距,这地域的差距。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有爱情,就能跨越万水千山!

凌筱雅一个人yy的越起劲,嘴角的笑容也就越明显,最后直接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了!

不过好在,凌筱雅最后还是忍耐住了。

但凌筱雅不知道的是,就她脸上的笑容,那是要多傻逼就有多傻逼!

看的赵老板和他身边的人,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凌筱雅yy够了,才看到赵老板他们一脸稀奇的看着她。

凌筱雅的脸皮不够厚,所以有些尴尬地笑了,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那个赵老板,你想不想让你儿子跟随忠勇侯啊!”

“说实在的,当然想了。其实我也想我老赵家,能有出息的孩子。不过,我心里也有数,忠勇侯不是我们能够攀附的。”

“要不这样,咱们这次要去军营送药,不如就让您儿子一起进去好了。”

赵老板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筱雅,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带陌生人进军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可不是——

“赵老板您的儿子,我信得过!说实在的,如今我可是把你当大哥看!你的儿子,也就算是我的侄子吧!”

“那个,阿飞的年龄好像比凌姑娘你大。”

在赵老板身侧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辈分比他大!”

这么好占人便宜的机会,凌筱雅觉得傻子才会放过!

“那就多谢筱雅你了。要是我那傻儿子能有机会到忠勇侯身边,我老赵家真的就是祖上烧香了。”

其实赵老板心里也觉得这八成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不过没关系,这不妨碍他对凌筱雅的感激之情。

三天后,凌筱雅的队伍总算是到了虎门关。

当众人到了军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子被几个侍卫抓住了。

“阿飞!”

赵老板猛呼一声。

凌筱雅跑着跟赵老板一起过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传来。

凌筱雅循声望去,是清风。

“清风!”

“凌姑娘,你怎么来了?”

清风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军营见到凌筱雅。

“我来送药材啊!还有我已经找到能够医治瘟疫的药方了,怎么,你们难道没有收到信?”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问道。

“凌姑娘,你找到能医治瘟疫的方子了?”清风面带狂喜的问道。要知道最近因为那瘟疫,他们所有人几乎都要疯掉了。如今能得到好消息,怎么能不开心。

“你说的信,怕是送信的人没有送来吧。”

清风想了想说道。

清风想错了,不是送信的人没来,而是冯县令在得知凌筱雅医治好了瘟疫患者,所以立马绞尽脑汁的给乾风帝写奏章。哪里还会记得给燕翎传信,告诉他如今瘟疫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个清风,这位我认识,你能不能让人先放开他。”

凌筱雅看着赵老板担忧的面色,于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人不是奸细吗?”

清风是听人禀报说有奸细,所以才会出来看看这奸细。

“我不是奸细!”

被困住的赵飞,一下子怒了,她哪里像是奸细了!这些人怎么能胡乱冤枉好人呢!

“你不是奸细,那你怎么天天在军营外面乱逛,还时不时的窜头窜脑的!”

压着赵飞的士兵毫不客气的开口。

“我——我是想要来见忠勇侯的。”

赵飞有些委屈的低下头。他明明什么坏事都没有干啊!他就是想看看忠勇侯而已。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这赵飞,让她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清风,这位我是真的认识。我能保证他不是奸细,你能不能放了他。”

清风沉吟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放开他吧。”

赵飞一得到自由,还没有开心一会儿,就让赵老板给踹了一脚!

“爹!你踹我做什么!”

赵飞捂着屁股委屈的看着赵老板。

“我说你小子胆子大了,竟然敢在军营外面瞎逛!还让人当奸细抓起来!”

赵老板此时真是气急了!要不是今日他们正好到,要不是凌筱雅跟这位清风有交情,他这傻儿子是不是就被当做奸细处置了!

“我——”

赵飞蠕动了一下嘴巴,最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讷讷的闭上嘴。

凌筱雅上前,“好了,赵老板,阿飞也只是一时糊涂,你就别生气了。”

“凌姑娘,既然你已经有治疗瘟疫的方子,我带你去见侯爷吧。”

此时最重要的还是瘟疫的事情。

凌筱雅点了点头。

“那这些药材——”

“凌姑娘,军营里不能有太多闲杂人等。这些药材,我会让人来搬。”

清风严肃的开口说道。

“那我能否带两个人?”

凌筱雅试探的问道。

要是一般人肯定不行,不过凌筱雅说不定日后就是他未来的主母,那他给她一点面子,也可以。

“好。”

“徐公子,阿飞,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进去吧。”

“我——我也可以进去啊!”

赵飞开心的有些手足无措,他来军营那么多次,都没有机会能进军营,没想到这次不仅能够进军营了,还能见到他做梦都想要见的忠勇侯,他真心觉得这幸福实在是来的太快了!

赵老板看着赵飞笑的一脸傻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这傻儿子。

“筱雅,我就将阿飞托付给你了。”

有凌筱雅看顾着,赵老板好歹能够放心一点。

“赵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保阿飞平安的。”

众人将药材交接,凌筱雅、徐子寒还有赵飞就进了军营。

一路上,赵飞东看看西看看,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凌筱雅觉得他会被当做奸细,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了。

“清风大哥,你是忠勇侯的侍卫吧。你能不能收我为徒啊!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忠勇侯了,我想要像忠勇侯一样了,成为一名驰骋疆场的大将军,你——”

“你很烦,能不能闭嘴。”

清风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竟然会有那么多话,尤其是这什么赵飞。长得白白净净的,就跟个姑娘家似的,可没想到他的话真心不是一般的多。

赵飞有些委屈的闭上了嘴巴。

凌筱雅见状有些不忍,她还是挺喜欢赵飞的,毕竟这人的心性确实是单纯。

“放心,待会儿见到忠勇侯,我会帮忙让他收下你的!”

“真的吗?你是筱雅是吧,是你治好了瘟疫是吗?其实,在我知道军营里爆发瘟疫的时候,我就很担心。其实我每次来军营,就是想着我要是患上瘟疫,然后再去镇上找大夫看,说不定就有大夫能够治好。然后军营里患了瘟疫的将士,肯定就没事了!”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赵飞。该说这人傻呢,还是说他实诚呢!

谁会像他似的,有这种想法,自己患瘟疫,然后找大夫去治。

清风此时倒是看了一眼赵飞,隐隐对他有些改观。

“清风,我觉得赵飞真的挺不错的。”

毕竟,聪明有能力的人很多,想要聪明又能力的手下不是多困难的事情。可是要想有像赵飞这么死心眼的手下,怕是很难。

“收不收赵飞,那需要侯爷决定。”

凌筱雅一听,顿时放心了。

清风这话,已经表明了,他是赞赏赵飞的。无疑,这绝对算是一件好事。

等到凌筱雅一行人来到燕翎的帐篷,凌筱雅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那还是燕翎吗?

以往深邃漆黑的瞳眸此时布满了红红的血丝,嘴边也露出了青色胡渣,可想而知是很久没有清理过了。

不过这样的燕翎倒是比起以往多了一份狂野,多了一份随性,更让燕翎像个男人。

“侯爷,好消息。凌姑娘已经找到治疗瘟疫的方子了。”

燕翎闻言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凌筱雅。

“多谢。”

“说什么谢谢,你们在边关保家卫国,我只是做了一点小事而已。”

赵飞自从看到燕翎,这眼睛就没有移开过。

凌筱雅倒是有些理解,毕竟是心目中的偶像啊!怎么能不趁机多看两眼!

燕翎蹙了蹙眉,显然是很不喜欢让人这么盯着。

清风连忙上前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燕翎看向赵飞的眼神这才不再是审视,倒是多了一分宽容。

“忠勇侯的神色好像不太好,难道除了瘟疫以外,还有什么大事?”

一直默不作声的徐子寒此时倒是开口了。

流月一惊,要不是他确定军营里绝对不会泄露消息,他都要以为徐子寒在军营里安插人了。

燕翎淡淡的扫了一眼徐子寒,“徐公子果然是擅长看人心啊!不错,西漠10万大军还有一天就会到达虎门关。”

“这有什么好怕的!虎门关可是有30万将士!”

赵飞毫不在意的开口说道。

“其中有大部分都得了瘟疫吧。”

凌筱雅幽幽的开口。

“不错,此时虎门关能够作战的将士,不足一万!”

“那可以从临近的玉清关调兵马!”

赵飞立马开口。

“已经传信了,可玉清关最多也只能掉5万兵马,而且时间赶不及。”

“可以从民间临时征收壮丁参军!”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赵飞,看他平时傻傻的,可是只要一说到战场上的事情,立马变了一个人,这脑袋好像清醒的可以啊!

“临时招募,不说招不了多少。更重要的是,临时招来的兵,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他们上了战场,怕是一盘散沙。”

“那——那该怎么办。”

赵飞急了,他能想到的也就这几个法子了,不过好像没有一个有用的!

“反正西漠人要是打进来,我肯定第一个出去迎战!大不了就跟西漠那群人背信弃义的小人同归于尽!”

“你除了去送死,就不会想想其他的法子?”

凌筱雅有些无奈的看着赵飞。

“想了啊,可是什么都没有想到。”

赵飞诚实的点了点头。

“其实法子不是没有。只是本侯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那么做而已。”

燕翎沉声开口。

“忠勇侯,您果然有法子!我就知道,您从来就是战场上的不败神话!”

赵飞的双眼一下子射出耀眼的光芒。

“能让侯爷您犹豫的法子,肯定不是什么好法子吧。”

凌筱雅肯定的回答。

“聪明。不错,这法子是损敌一千自伤八百。”

“到底是什么法子?“

能让燕翎说出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话来,那就肯定是阴损至极的法子。

“虎门关内有一座大山,最近正直春汛,只要来一场大暴雨,肯定就会有泥石流。到时候发生泥石流,西漠五万大军,不攻自破。”

“那就赶紧做啊!真是好法子!”

赵飞听得只差拍手了!

“什么好法子。来一场大暴雨倒是不难,就算没有,虎门关外就有一条大江,可以直接引水到大山上,到时候肯定会发生泥石流!可别忘了,这泥石流发生,淹的不仅仅是西漠的五万大军,还有我虎门关内的将士百姓。”

“可以提前让将士和百姓迁出虎门关,赶到相邻的玉清关去!”

凌筱雅的眼眸闪了闪,这才想起,在他们进虎门关的时候,有那么多百姓往城门走,应该是燕翎下令,让他们迁往玉清关吧。

“你这主意,忠勇侯已经做了。百姓是可以离开,可是将士呢?那些没有换瘟疫的倒是好说,可那些换了瘟疫的,你让他们怎么办?“

“让人抬走啊!“

“来不及!而且在我没来之前,则瘟疫是无药可救的。你让得了瘟疫的将士出了军营,那么瘟疫就会向外扩散,到时候死的人怕是不会比发生泥石流少多少!”

凌筱雅的脑子倒是清楚的很,一下子就讲所有的事情清理出来。

“那该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赵飞快要烦死了!

凌筱雅深深凝望着燕翎,他这几日那么憔悴,想来就是为这烦心吧。

“我想拿江水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

凌筱雅幽幽的说了一句。

“不错。是准备好了。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侯爷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玉清关虽说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要想赶过来,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可这时间压根儿不够。两天,足够5万西漠将士闯进来!”

清风忍不住烦躁的开口。其实这才是最让他烦恼的事情了。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再拖上两天就可以了。”

“凌姑娘,以一万帝抵挡5万西漠将士,想要拖延两天,真的很苦难。”

流月忍不住苦笑。西漠人肯定是得到了军营发生瘟疫的消息,否则怎么可能会这么大张旗鼓的派兵,别说抵挡两天了,流月敢保证,西漠那群人,一个个的肯定如狼似虎,恨不得一天就攻下虎门关!”

凌筱雅回忆自己来虎门关的时候,似乎上面有许多的巨石。

“如果只是抵挡两天,应该是可以的。”

这次燕翎也忍不住诧异的看向凌筱雅,她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抵挡两天,说实话,此时他都没有这个把握,只想到最后一刻,就将江水引到大山,然后制造泥石流,淹没西漠的五万大军!

她倒是有把握,竟然敢说出能抵挡两天。

“我记得虎门关外是有很多巨石吧。”

凌筱雅看着燕翎问道。

燕翎皱了皱眉,不过还是回答了凌筱雅的话,“不错,虎门关外确实是有很多巨石。你提那些巨石做什么?”

“摆阵。”

凌筱雅也没打算瞒着燕翎,直接开口。

“摆阵?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很多精妙的阵法在上百年前就消失了,你能摆出什么奇妙的阵法来?”

燕翎发现凌筱雅真是无时无刻不让他惊讶啊,一个小女子竟然说她能摆阵。

徐子寒也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凌筱雅,“凌姑娘竟然会摆阵,真是比万千男儿都要厉害啊!不过,凌姑娘,你的阵法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从我爹以前留下的书籍里学来的,不过可惜,那些书都让我奶奶给烧掉了!”

反正凌筱雅每次拿出点东西,都说是从凌秋生以前的书里面学到的。

“那可真是可惜了。不过当时令尊好像只是一个秀才,竟然这么博学多才,还能弄到这么多绝世孤本,真真是让人敬佩。”

凌筱雅朝着徐子寒笑了笑,”徐公子,你要是敬重我父亲,可以将你的敬佩之情留在心里。”

凌筱雅怎么可能听不懂徐子寒的嘲讽,不过她不在意。反正凌秋生已经死了,他留下的那些书也已经被陈氏给烧掉了,任谁心里怀疑,也没有证据!

没当到了这个时候,凌筱雅还真是有些感激陈氏。不过那一点点的感激,只要在想到陈氏的所作所为,那是立马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徐子寒眼角抽了抽,他明明是在怀疑,可凌筱雅竟然真的能立马将他的话当做是敬佩,不能不说,这也算是一种本事。

“给我100个士兵!”

凌筱雅见徐子寒终于闭嘴了,于是郑重的看向燕翎。

燕翎深深的凝视着凌筱雅,“其实你要是现在离开——”

“我既然来了,就不会离开。况且我相信自己,也相信我没有那么倒霉。不过老天要想我死在这里,那也是我的运气不好,我认了!”

每个人都怕死,凌筱雅当然也怕!不过她只要想到,她要是真的离开,燕翎在抵挡不住西漠的大军,就真的制造泥石流,到时候会死多少人,这个数字是她不敢想象的。

况且,死也没什么好怕的!说不定她运气好,一下子就回到现代了呢!

如果运气不好,那就就当她倒霉,到时候在投胎就是了!

“清风派100个将士给凌姑娘。对了,你跟着一起去。”

燕翎担心那些将士对凌筱雅一个11岁的孩子不服气,有清风在,他们绝对不敢抗命。

“徐公子,军营里的瘟疫患者就交给你了。“

凌筱雅郑重的看着徐子寒说道。

“放心,我还想着报仇,这一次是我的机会。”

凌筱雅明白徐子寒话中的意思,为了报仇,他绝对会尽心尽力。

凌筱雅这才放心的跟着清风出去。

“我也要去。”

赵飞突然开口。

“可以吗?”

凌筱雅问的是燕翎。

“可以。”

于是赵飞兴奋的跟着凌筱雅出去了。

阵法啊!这可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没想到如今他也能遇上啊!

凌筱雅带着清风、赵飞还有另外100个将士,出了虎门关。

果然见虎门关外有许多林立的巨石,奇形怪状,而且每个都足够高,反正绝对抵得上凌筱雅两个人的高度了!

跟出来的将士都很怀疑,一个11岁的黄毛丫头能摆阵?要不是清风跟着,他们真想冷嘲热讽了。

“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觉得我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没什么本事。可我在这里想告诉你们,今天,我同样是将自己的性命赌在这里。

要是我摆的阵不能抵抗西漠的5万大军,那么,忠勇侯会在西漠人攻破虎门关的时候,引水到那大山上,然后制造泥石流,活掩西漠大军。当然,我大梁的将士也会死!

我凌筱雅,从小到达最敬佩的就是保家卫国的将士,这次,我拿自己的命,跟大家一起赌,赢了,我们等到援军,那么我们就一起活!要是输了,我凌筱雅也绝不会苟且偷生,一个人跑了!

所以,我的命跟各位是连在一起的,此时我想问各位一句,你们愿意相信我嘛!”

凌筱雅知道此时这些将士很不相信自己,所以她现在必须让他们相信她,否则人心不齐,这阵也比想摆好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过年期间,七七真的是很忙,所以更新时间不固定,还请亲们见谅。等到过完年,七七的更新时间会调整回来,希望亲们能理解七七!

最后再次感谢一直支持七七的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