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瘟疫源头 知晓身世/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的话说的是落地有声,娇小的她,在众多大男人的映衬下,显得是格外的娇小。

可此时众人眼中的凌筱雅就像是一个充满力量的女战士,她的话更像是从远古传来的号角声一般,让人心情澎湃,让人忍不住充满斗志!

虎门关外是漫漫黄沙,奇石斗立,说不出的萧瑟,可此时在狂风中站立的凌筱雅,却莫名的让人觉得精神一震。

清风更是觉得,凌筱雅真的有资格站在主子的身边!主子的身边不需要那些巧言令色,妩媚多情的女子。主子身边需要的是能够陪同他一起迎战刀枪剑雨的女子!无疑凌筱雅绝对是一个最好的人选!

“你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来军营?”

将士中,忍不住有人出口询问。

这确实是很让他们怀疑的事情。

凌筱雅来军营治疗瘟疫的事情,还没有太多人知道。最起码,眼前的将士们都是不清楚的。

“我是来给军营里的将士治疗瘟疫的。”

凌筱雅回道。

“你能治疗瘟疫?”

又是一道质疑声。

清风没有阻止大家对凌筱雅的质疑。

一是他相信凌筱雅自己有本事摆平,二来是清风希望凌筱雅能在这些将士的心中留一些好印象,竖立自己的威信。

“能。陈虎退伍后就回到了落霞镇,我发现他得了瘟疫以后,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治好陈虎。”

“你认识陈大哥?”

将士中又有人开口了。显然是认识陈虎的。

“没错,现在陈虎的瘟疫已经好了,他的夫人李氏在他身边照顾。”

众人本来还有些怀疑,可在听凌筱雅说了陈虎,还知道陈虎的夫人李氏,这下心里算是对她有了8分的信任。

“好!我们信你!反正照你说的,要是咱们不能拖住西漠的大军,到时候也一样会死!不如陪你一起赌一把!”

将士中有人说话了,其他人也开始纷纷附和。

凌筱雅见自己总算是在这些人心里竖立起威信,也不禁松了一口气。

开始吩咐众人,如何摆巨石,列阵。

凌筱雅此时真是深深的感谢自己在现代因为对诸葛亮摆的八阵图有兴趣,再加上她大伯认识一个古老的家族,专门就是研究阵法的。

凌筱雅当时是对八阵图疯狂迷恋,还拖了大伯的关系去那个家族学习了一阵儿。

人家看在她大伯的份儿上,也教了她。

不过,凌筱雅去学习到底只是为了好玩儿,所以算起来最多也就是半吊子。摆八阵图,她也只能摆那么一溜溜,反正能让人在里面走个两天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吧。

其实凌筱雅也不是没想过制造火药,高深的大炮机关枪,呵呵,凌筱雅是一样都不会弄。

不过最简单的火药,凌筱雅还是会弄的。不过时间来不及,还是先用巨石阵缠住西漠的大军再说。

至于火药,还是跟燕翎商量一下,她是打算多弄一点,西漠这次派了5万大军,说不定后面还有,光靠她这半吊子的八阵图,说实在的,她是没有完全的把握困住人的。

只一瞬间,凌筱雅的脑海里就闪过了无数的想法,不过此时她还是镇定自若的指挥将士搬移巨石,按照她说的,来布阵。

赵飞干的最起劲,而且他为人淳朴,累活都抢着干,军中的将士最是豪爽,没多久,赵飞就跟人打成一片了。

从艳阳高照,到太阳落山,才堪堪布好了巨石阵。

凌筱雅简装,忍不住点了点头,虽说这巨石阵还有一些不太完美,不过应该能抵挡西漠的大军两天了。

“多谢各位了。”

凌筱雅对着100位将士,深深鞠了一个躬。

“姑娘客气了,我虽然不懂阵法,可也能看出姑娘你这个阵很有玄机。”

其中一个将士看着凌筱雅朗声说道。

“是啊,我从小就读兵书,我觉得你这阵布的可真厉害!”

赵飞更是忙不迭的说道。他是真心佩服,也不知道爹(赵老板)是怎么认识这么厉害的人!

“我姓凌,名筱雅,大家要是不客气,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其实现在时间有限,这巨石阵摆的还是有些粗糙,不过这已经很好了。大家,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凌筱雅看着摆成的巨石阵,忍不住对着众人说道。

搬巨石,可不是说着好玩儿的,凌筱雅见将士们一个个都累的汗流浃背,黝黑的皮肤更是全红了(被太阳晒的!)心里不禁有些心疼这些将士。

后来,在清风的有序主持下,将士们全都有序的进了虎门关。

凌筱雅则是在第一时间内就找凌筱雅说了火药的事情。

制作简单的火药需要的材料很简单,一硫二硝三炭木。

“这三样东西混合在一起,威力很大?”

燕翎有时候还真是蛮好奇,凌筱雅的脑袋里到底是装了什么,怎么竟能想出别人想不到的东西。

“嗯,威力很大。其实这就跟烟火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这杀伤力更强大一点。我想着,要是巨石阵抵挡不了西漠的五万大军,那咱们就用火药。而且这火药的制作材料简单,制作方法也不困难,就是时间紧张了一点,不过应该还能制作一点吧。”

“好。不过军营中的人手实在是有些紧张,而且要是真像你说的,这火药的威力有那么大,我想必须得交给心腹才能放心。”

凌筱雅闻言点了点头,这火药的方子最好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样才能放心。

“所以我只能抽出50名心腹将士准备。”

“你就那么相信我?”

50名将士,人数不少了,毕竟此时虎门关内,也就只有不到一万的兵力,可燕翎竟然能能掉出50名将士来制作火药,甚至都不提前试验一下,这确实是让凌筱雅感到惊讶。

“信。”

简短而有力的一个字却表明了燕翎的态度。

凌筱雅在接触到燕翎漆黑,一眼望去似乎望不到底的通眸子,心里微微有些愣神,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多谢你的信任,你放心,火药制作出来,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明日,西漠大军就可能赶到,燕翎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去收集制作火药的材料,然后加班加点的制作火药。

凌筱雅倒是去了一趟厨房,原本她亲自下厨,给将士们做饭的。

凌筱雅担心厨房的人不认识她,所以特地让流月陪着她走了一趟。

厨房的人看到凌筱雅后,先是惊讶,然后又看到凌筱雅身边的流月,这才将惊讶之情压下去。

管厨房的,人们都叫他洪胖子。

厨房可是难得能看到这么大的官,流月是燕翎的贴身侍卫,那在洪胖子眼里,绝对是高级的军官了。

“流月统领,您怎么来了。”

洪胖子点头哈腰的对着流月说道。

“这位是凌姑娘,她是一名大夫,医治了军营的疫病。如今她想跟你们一起给将士们做顿饭。”

流月一开始就说凌筱雅医治了瘟疫,厨房内的人先是不可置信,不过流月说的话,他们也不敢反驳,也默默相信了。

“这位凌姑娘可真是厉害!您可真是救了我们不少战士啊!”

洪胖子这话无论是奉承还是真心,听着就让人觉得心里很舒坦。

“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我?您要是不嫌弃,直接喊我洪胖子就行了!”

“我年纪轻,您还是我长辈呢!所以啊,您直接叫我筱雅吧。凌姑娘什么的,我真听不太惯。”

“好!好!那我就托句大的,直接称呼你筱雅了。”

洪胖子对凌筱雅的感官一下子好了不少,毕竟凌筱雅这么平易近人,实在是有些难得。

流月见凌筱雅在厨房混的挺如鱼得水,心里也放心了。

凌筱雅打量了一下厨房,菜还是挺稀少的,都只是一些大白菜青菜,肉类很少见。

忽的,凌筱雅的眼孔微微一缩。

“筱雅,怎么了?是厨房有哪里不对?”

洪胖子忍不住开口询问,他看的出凌筱雅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

“洪师傅,那些白菜怎么坑坑洼洼的,我看的好像有些不对啊!”

白菜?众人的视线随着凌筱雅一起看向白菜,还真是没人注意过,这白菜真的是坑坑洼洼,有不少洞。

“是不是这次的白菜不太新鲜的缘故?”

厨房内有人小声的说道。

“不是吧。我怎么好像记得这半个多月来的白菜都是这样的。”

有人突然小声的开口。

凌筱雅耳尖,猛地走向那人,厉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了!”

那人被凌筱雅看的心里有些发慌,不过还是老实的问,“我说什么了?”

“就是你刚才跟他说的一句话!”

那人仔细想了想,这才回忆起来,“我说,这半个月的白菜好像都不怎么新鲜,都是这样坑坑洼洼,好像被人咬了似的。”

这次他说的很清楚,凌筱雅也听得很清楚。

“我知道这次瘟疫是怎么发生的了。”

凌筱雅冷冷的看着那些白菜,沉声开口。

“筱雅,你不是想说,是因为那些白菜吧!”

洪胖子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没错。你们应该是以为这些白菜坑坑巴巴,到处都是破洞,心里以为是这白菜不太好,没有多想。我猜,你们做菜的时候,应该都是将那些不好的地方给摘了,只用那些新鲜的菜叶子吧。”

“没错。”

洪胖子此时真是有些敬佩凌筱雅了,她是怎么知道他们怎么处理这些白菜的!

“这些白菜坑坑巴巴,有些破洞,不是因为不新鲜,而是被咬的。”

“被咬的?”

洪胖子不可置信的开口,其实仔细看看,这些白菜还真的挺像是被咬的。

“被什么咬的?”

洪胖子忍不住喃喃自语。

“老鼠。”

凌筱雅幽幽的开口。

“筱雅,你不会是说——”

“没错。我之前在落霞镇给陈虎治病的时候,我就问过他,军营里有什么异常的。比如饭食,比如水源。可陈虎说都没有异样,而且最奇怪的是,休息在一个帐篷里的,有的瘟疫很严重,有的情况却比较轻,甚至还有没患瘟疫的。

我就好奇,这瘟疫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如今我算是明白了,是这些白菜,被有毒的老鼠给咬过,尽管你们将那些被咬过的地方给摘了,可到底是有弄得不到位的地方。而你们烧的白菜,有人喜欢吃白菜,所以吃的比较多,有人不喜欢吃,吃的比较少,所以每个人的患瘟疫程度才不一样!

而且我看这瘟疫,只有当瘟疫患者的情况十分严重,才会开始传染。”

厨房内的众人听了凌筱雅的一番话,个个是惊的目瞪口呆,只差双手双脚直哆嗦了。没想到军营里的瘟疫竟然是这么发生的。

洪胖子更是连相死的心都有了,厨房可是一直归他管的!可在他的管辖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那他——

“洪师傅,我相信你的为人,发生这样的事情,您肯定也是不想的。只是这些白菜全都烧了吧。不对是跟这些白菜放在一起的青菜也烧了。”

“要是全都烧了,就只剩下白萝卜了!士兵们本来就患了瘟疫,要是再吃不好,这身体——”

洪胖子忍不住担忧的开口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洪胖子,没想到他还真是关心士兵。这样的人,值得她凌筱雅敬佩。

“洪师傅,都烧了吧。我想军营里应该是有肉吧。”

“有肉。有百姓经常会送一些新鲜的蔬菜还有肉类,不过都是要经过检查才能送进来。这不,侯爷在下令让百姓迁出虎门关,就有几家百姓合着送了一头猪过来。”

“洪师傅,您知道侯爷让百姓迁出虎门关?您——”

凌筱雅有些好奇,洪师傅不会是知道燕翎想要做什么吧!

“筱雅,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其实侯爷早就跟我们说了他的打算,甚至侯爷也说了,要是有害怕的人,可以直接走。他绝对不会强留。

我老洪虽然没本事,可是我时刻都记得我是一个当兵的,死没什么好怕!可要是当缩头乌龟,这么灰溜溜的跑了!那我真是自己都要唾弃自己了!”

凌筱雅微微有些动容。

“筱雅啊,其实要是其他的将领做这种事,说不定还好真会有不少人跑。可这是侯爷想做的,咱虎门关的将士就绝对不会有怨言!

你是不知道,当初侯爷是怎么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甚至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火头营营长,可当年也是受过侯爷大恩。

就像是侯爷说的,我们当兵的宁可站着死,也不能逃跑!”

“侯爷确实是让人敬佩。”

能让人敬佩到为了他连性命都不要,他的人品可想而知。

“洪师傅,你放心,其实未必要走到最后一步的。我们要相信人定胜天。”

“那就借筱雅你的吉言了。不过筱雅,难道你不打算走?”他们不走,是因为他们是一个兵,因为忠勇侯,可凌筱雅——

“我不是兵,可我是一名大夫。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的病人,就这么逃掉的!”

“好!好!凌姑娘,就凭你这句话,我老洪绝对交你这个朋友了!”

要说之前洪胖子对凌筱雅还处于审视阶段,可如今是真心敬佩他。

“你们赶紧将这些有问题的菜全都烧了,我这就去跟侯爷请罪。”

厨房发生这么大的纰漏,他难逃罪责。只希望不要拖累火头营其他人。

“我陪您一起去吧。小哥,麻烦你,这菜先不用做了。等我回来将菜都检查一遍再做吧。”

“好。”

经过这么一茬,他们对凌筱雅绝对是打心眼里感到敬佩。

只是当他们在扫到洪胖子的时候,眼底隐隐有些担忧,他知道头是为了不牵连他们,可——

“头,我跟你一起去吧。这些菜都是我去买的,要说,我的罪责应该更大。”

一个个子较矮,脸上还有些小麻子的人站了出来。

“行了,我是你们的头。你们出了什么事儿,我这个当头的,自然是得站出来!”

洪胖子摆了摆手,不再给人拒绝的机会,直接往岩领地营帐走去。

凌筱雅也跟着一同过去。

凌筱雅去的时候,流月正好在。

于是她就将白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流月。

流月闻言,一张脸变幻莫测,不过,他到底是燕翎身边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凌姑娘,我去禀告侯爷。”

流月说完,就直接往营帐走去。

只留下洪胖子一个人胆战心惊的等着。

凌筱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安慰他一下,不过见洪胖子一张胖脸都快要急红了,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吸

很快,流月就让凌筱雅和洪胖子进营帐。

洪胖子一进营帐,“扑通——”一声,立马就跪了下去。

“侯爷,是小的无用,才会将被老鼠咬过的菜,给将士们做菜,小的——”

燕翎摆了摆手,俊美如画的面容,好似笼罩了一层薄雾,让人看不清他内心深处的真是想法,“你想说的,本侯知道。”

“侯爷,可否让民女说两句。”

凌筱雅淡笑着看着燕翎。

燕翎闻言,深邃的眼眸扫向凌筱雅,似乎是想要将她看透一般。

不过凌筱雅倒是不卑不亢的任由燕翎打量。

良久,燕翎才收回视线,“准。”

“厨房的菜出现问题,洪胖子没有及时发现,甚至还用了那些菜给将士做饭,他确实有错。这一点毋庸置疑。”

流月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筱雅,她这是给洪胖子求情吗?他怎么觉得,她是在坑人呢!

“但——”

一个“但”字让洪胖子的心高高提起。

“但,其实这也怨不得洪胖子。那些白菜,说实在的,一般人看过去,只会以为是不干净,而且白菜上有些洞,也确实不算什么。说实在的,如果民女不是一名大夫,我怕是也就那么看过去了。

可天下懂医的人,能有多少?就算懂医,也不可能心细如发,看的出那是被老鼠咬的。”

“那照你的意思,本侯应该赎洪胖子无罪了?”

燕翎似笑非笑的看着凌筱雅,亮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似乎闪过一丝戏谑。

“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军营中更是如此。不过,如今西漠大军将至,洪胖子虽然只是火头营的头,官职不大,可是这作用不低,要是临时更换,侯爷,您能保证接替他的人,饭菜能让众将士喜欢?而且洪胖子在火头营多年,上上下下都十分的敬佩他,您说,要是换了他,火头营其他的人未必会服气,不是吗?”

凌筱雅淡笑着开口。稚嫩的脸上因为自信而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燕翎深深凝视着凌筱雅,良久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说了一堆,你不就是在说,不要惩罚洪胖子吗?”

“侯爷为何一定要说惩罚呢?现在大敌将至,不如让洪胖子戴罪立功。这样不必处罚他要来的好?”

“本侯真是不知道,你竟然如此巧舌如簧。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大敌将至,还是让洪胖子戴罪立功的好。”

仔细想想,她又怎么可能不巧舌如簧,第一次见面,不就敲诈他万两黄金。

跪在地上的洪胖子,一听燕翎的话,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他——他真的没事了!

“多谢侯爷,小的一定会戴罪立功。”

“你先下去吧。”

燕翎是让洪胖子下去,而让凌筱雅留着。

凌筱雅皱了皱眉头,不知道燕翎留下她做什么。

流月也是不动声色的悄悄离开了营帐。

顿时,营帐内只有燕翎和凌筱雅。

两人都没有说话,此时空气内隐隐有不一样的气氛流动。

这让凌筱雅微微有些不自在。

最后还是燕翎打破了沉默。

“谢谢。”

“没什么。不过我好奇这事情到底是谁做的?竟然想让军营里爆发瘟疫,他也真的是太丧尽天良了!可时间怎么会那么巧?军营里刚刚爆发瘟疫,西漠大军就如期而至,难道是西漠的人干的?”

凌筱雅拧着眉头,真心觉得不解。不过,她其实有些不相信,这事情是西漠的人干的。想想,西漠的人大豪爽,个个都是铁血汉子,怎么会干这么丧尽天良,缺良心的事儿!

不过,这好竹出歹笋,西漠未必人人都是好人吧!

想想铁燕儿,还是西漠的公主呢!竟然能给自己的亲兄长下毒,还一下就下了两次,次次都是要铁摩的命!

所以说,西漠的人未必个个都是好的。

“西漠人吗?我倒是更倾向于——”说到最后,燕翎倒是闭上了嘴,不再说。

凌筱雅倒是有些急切了,哪里有人话说了一半就不说的。这不是存心让人着急嘛!

“你怎么能话说一半就不说了,这不是吊我胃口嘛!”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了,也是我疏忽了,忙着回边关,要不然该给你配个人保护才是。”

想想兰姨(昭慧长公主),现在不能见到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说,恐怕还很担忧吧。

“保护我?我一个小丫头有谁会那么无聊的来害我!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况且,我身边有冰玉,没事的!”

凌筱雅还是很信任冰玉的,浑不在意的说道。

冰玉?听到这个名字,燕翎的眸光闪了闪,是徐子寒给她的人吧。这么一想,燕翎的心情顿时有些不妙。

“冰玉?就那个三脚猫功夫的?”

凌筱雅瞪大瞳眸看着燕翎,这人真是太过分了,什么叫冰玉三脚猫功夫,那她呢?是不是成了四五脚猫功夫了!

“就这么说定了。等你回落霞镇的时候,我就给你一个女暗卫保护你。”

凌筱雅怒了努嘴,“说的我好像是什么金枝玉叶似的。”

“你本来就是金枝玉叶。”

燕翎看着凌筱雅淡淡的开口说道。

“燕翎,你在开玩笑吧!我,还金枝玉叶?难道是我去世的爹有什么不一般的身份。还是我娘是什么流落民间的明珠?”

这么狗血的故事不会真让她碰上了吧。

“他们不是你亲生父母。你的父亲是楚国公楚玉亭,母亲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昭慧长公主。”

“你在说些什么?我要是真有这么尊贵的身份,那我怎么会流落在民间。还成了一个小农女。”

凌筱雅不可置信的喃喃说道。她是真的不相信,会不会搞错了,原主的身份竟然这么高贵!

“没弄错。当时兰姨,也就是你亲生母亲昭慧长公主生下你以后,你就丢了。我听林氏说,他夫君也就是凌秋生在河边发现有人要溺死你,偷偷救下你。又担心你在梁都会被人迫害,于是匆匆回了凤阳村。恰好,林氏生下的女儿不幸夭折,所以凌秋生和林氏就将你当做亲生女儿了。

后来,你弟弟凌平安出生没多久,凌秋生就死了。对外说,是不小心失足落水。不过,我看,没那么简单。”

“你是说有人故意害死他的?”

凌筱雅听着,怎么觉得那么像是在听悬疑剧,这一幕这一幕的,听的人真是无话可说了。

“楚国公府,是不是有人看不过我——”

凌筱雅是想要喊昭慧长公主娘的,不过在想到林氏,而且她对自己的身世也不是那么确定清楚,这个“娘”字,她到底没有喊出口。

“你如何知道的?”

燕翎皱了皱眉头问道。凌筱雅身在落霞镇这么个偏僻的小地方,怎么会知道楚国公府的事儿。

“猜的!”

她能告诉燕翎,是因为她看了不少宅斗小说,所以才猜出来的吗?

不过刚才要只是随便猜,可如今看燕翎的反应,还真说不准她猜对了。

“楚国公楚玉亭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如今那表妹是他的姨娘,更为他生了一子一女。”

燕翎淡淡的开口说道。

“那儿子,不会还是庶长子吧!”

凌筱雅试探的问道。

话落,在看到燕翎一脸惊奇的表情,凌筱雅就知道她猜对了。

“不对啊,那什么楚国公既然都有了庶长子,皇家怎么还会将长公主嫁给他?”

一般人家弄出什么庶长子出来,都要嫌各应人,肯定不会将女儿嫁给他们。当然了,那些想要攀关系的,就先排除了。

“当时楚国公府将这事情瞒下去了,没人知道。至于兰姨——公主的婚事,其实大多时候都是有政治考量。”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凌筱雅心惊,政治考量,简单的一句哈,却葬送了多少女子美丽的一生。

“你今天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凌筱雅对自己的身世说不上多高兴,也说不上多难过。

在凌家,她唯一舍不得那就只有林氏和凌平安了。至于凌筱柔,她能为了一个吴高升,就这么对她。凌筱雅对她已经可以说是彻底的死心了。

“我年后就要回梁都,到时候要带你一起回去,你早点知道自己的身世也好。”

“我——我要回梁都吗?”

梁都?一直以来,这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遥不可及的,突然有人告诉她,她以后要去梁都生活了吗?陌生的人,陌生的坏境,这一切都让凌筱雅有些迷惘。

“你不必害怕。你丢失了11年,兰姨就为你伤心了11年。自从你丢失后,兰姨就在楚国公建了一个佛堂,日日夜夜为你诵经祈福。”

凌筱雅有些吃惊的看着燕翎,一个公主,居然呆在佛堂,为她诵经祈福。

“兰姨这么多年一直在自责,当时她将你生下来后,要是不昏迷,或者她事前工作安排好,你就肯定不会被人抱走还丢失了。”

凌筱雅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只想着,她离开了,林氏会伤心。可却忘记了在梁都的昭慧长公主了,她可是丢失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受的苦更是可想而知了。

“你是兰姨的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林氏也将你的襁褓还有小金铃交出来了,那就是信物。”

其实在燕翎开口的时候,凌筱雅就已经相信燕翎的话了,毕竟燕翎不是那种喜欢信口雌黄的。这么大的事儿,他既然说了,那他肯定就有万全的把握。

“我答应林氏,让她帮你过完生日,我再带你回梁都。”

“谢谢你。”

想想以前在凌家的日子,林氏怕是觉得很亏欠自己吧。

凌筱雅也不想再提自己的身世了,目前,她只当自己是凌筱雅,林氏的女儿。

御书房

定王、肃王还有朱齐佑三人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尤其是定王,他此时真是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定王,你看了这份奏折有什么感觉?西漠5万大军,明日就要赶到虎门关。可虎门关只有不足一万的将士能够应战,对了,从玉清关掉的兵马还有两日才能到达。不如,你教一教朕,到底该怎么办?”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定王,可是只要仔细看,就能看到乾风帝眼中的滔天的怒火!

“不——不如从其他地方调兵。”

定王战战兢兢的回道。

“朕已经下旨了。可就算是从其他地方调兵,朕用了八百里加急,可再加上军队前往玉门关,哪怕是日夜兼程,最早也要5日。”

那就是说这个方法不行了,定王浑身抖得更加厉害了。

“你们两个怎么那么安静,平时不也是挺多话的。今儿个怎么不说了。”

肃王和朱齐佑都低着头,不敢说什么。他们能说什么,他们也想不到法子,只希望燕翎不负战神的威名,真的能够抵挡住西漠5万大军,好歹等到玉清关的兵马到了再说。

“忠勇侯其实想到法子了,诺,你们自己好好看看。”

乾风帝说着,将手上的折子扔到定王的面前。

定王低着头,不敢去接。

“看啊!难道还要朕举到你们面前不成!”

“儿臣不敢!”

定王连忙打开折子,将燕翎所谓的法子看了一遍。然后又递给了肃王,肃王看过后,又给了朱齐佑。

等三人全都看了,乾风帝才开口,“怎么,看了以后有森么想法?”

定王连忙开口,“忠勇侯不愧是我大梁的战神,这主意果然是极好的!定叫西漠蛮夷有来无回!”

“哼!”

定王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会惹得乾风帝这么生气。

“肃王,你说。”

“这法子虽然能歼灭西漠大军,可如果真的照忠勇侯折子写的做,西漠五万大军固然是有来无回,可虎门关的将士还有百姓怕是也——”

定王一惊,刚才他她心急了,只看到了能将西漠五万大军全都歼灭,其他就没有看了。现在想想,肃王说的果然没有错。

“定王,你跟朕说说,这法子如何?”

“儿臣——儿臣——”

定王急的,真是恨不得立马死去!

可偏偏他现在死不了,这才是最让人痛苦的。

“忠勇侯已经提前将虎门关的百姓迁往玉清关了,不过时间紧促,到底能迁多少,那就看天意了。要是忠勇侯这次真的等不到援兵,用了最后玉石俱焚的法子,定王,你跟朕说说,该怎么办?”

“儿——儿臣——”

定王知道这要是一个回答不好,他的父皇怕是连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行了,你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吧?”

乾风帝面无表情的看着定王。

定王低着头,虽然看不到乾风帝表情,可定王相信,乾风帝此时是已经气氛到了极点,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你不知道怎么办是吧,那就朕告诉你吧。听好了,要是忠勇侯真的使了最后玉石俱焚的法子,保我大梁山河,那么朕,也绝对不会放过罪魁祸首。要不是你和温伯有眼无珠,轻信他人,我大梁三十万将士何至于手无缚鸡之力,就这么任人宰割。

朕作为大梁的一国之君,得给将士们一个交代。

你是朕的长子,让朕亲手下旨杀了自己的儿子,朕做不到。

可是,朕将你圈禁起来,绝对是没问题。”

“父皇——”

“你给朕闭嘴!三十万将士啊,还有虎门关来不及牵走的百姓,你让朕怎么对得起他们!让你圈禁一生,朕都嫌便宜你了!”

乾风帝双目通红的看着定王,真心是恨不得将他给生吞了。

定王从未见过乾风帝这样的神色,此时他很确定,复航是对他起了杀心。

“至于温伯一府,满门抄斩。以慰边关的将士!”

乾风帝轻飘飘的说道。似乎压根儿没讲那些人命放在眼中。也是,温伯满府的人命,比起虎门关三十万将士,那真的是太轻太轻了,轻的,就如同羽毛与泰山的区别。

完了,完了,全都完了。

定王此时脑海中就只有这一个念头了。

“你也别太灰心,要是忠勇侯有法子抵挡住西漠的兵马,等到援军,刚才的话,就当朕没有说过,否则——”

否则,他言出必行!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fh789fh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