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战争开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慈宁宫

颖贵妃此时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尊贵美艳,整个人就像是一朵失了滋润的鲜花一般。

此时她正跪在慈宁宫外的青色大理石砖上,头上没有带任何的饰品,一袭如瀑布般的黑发就这么倾斜而下,“太后,定王也是您的亲孙子啊!您就看在他的份儿上,救救臣妾的儿子吧!”

颖贵妃已经得知乾风帝对定王的处置,整个人吓得不行。

反正照颖贵妃看来,哪怕是燕翎再有本事,他也绝对不能抵挡西漠的五万大军,那定王不就注定要被圈禁,还有她的娘家,才被降爵为温伯,马上就要被满门抄斩了,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对女人来说,一生最重要的就是丈夫、孩子还有自己的家人。

丈夫?呵,乾风帝心里只有云希染那个贱人,自己从来就没被他放在心里过!

孩子,马上就要被圈禁了!那跟死又有什么区别!

自己的家人,也马上要被满门抄斩了,她要是再不想办法,她这辈子就真的全都毁了!

想至此,颖贵妃哭的是愈发厉害了,堪堪可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了,听的人简直是毛骨悚然!

慈宁宫内,朱云被颖贵妃的哭声吓得不行,直往太后的怀里缩。太后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张脸也是阴沉至极。

“母后,颖贵妃在外面那么鬼哭狼嚎的,也不是个事儿!”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说道。

今日她来慈宁宫,就是想多听听朱云说说凌筱雅的事情。可遇到这么一遭事儿,她也是觉得烦心的很!

“钟嬷嬷,把慈宁宫的事情跟皇后说说。就说是哀家问的,她这个皇后是不是不愿意做了,要是不想做,宫里多得是人做!”

“是。”

钟嬷嬷闻言,躬身离去。

“母后,您话说的这么直,是不是不太好?”

皇后到底是皇后,母后这么打皇后的脸,怕是林皇后不会甘心。

“你啊,还是太实诚。你当皇后真的不知道颖贵妃来哀家这儿?她知道,她是故意想要借哀家来打击颖贵妃,让颖贵妃彻底死心。平时哀家不管不问,可也轮不到他们来算计哀家!”

太后浑浊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想来是对林皇后的最为感到很不开心。

“那就任由颖贵妃在外面嚎?”

昭慧长公主抿了抿嘴巴说道。

“让她嚎去吧!就定王和温伯做出来事儿,皇帝就算砍了他们都不为过!亏得皇帝还只是圈禁定王,灭温伯满门!”

“咳咳!”

昭慧长公主虚咳嗽了两声,可眼神却直直的看着朱云。

“表姨,您这么看我做什么。我年纪虽小,可该懂的hi还是都懂的!”

太后好笑的点了点朱云的脑袋,“你啊,人小鬼大。是谁吓得直往哀家的怀里缩?”

“是颖贵妃嚎的太厉害了!简直比野狼嚎的都厉害!我有些小害怕,这是应该的!”

朱云理直气壮的说道。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缩在太后怀里感到不好意思。

“你个人小鬼大的丫头。”

昭慧长公主也忍不住嗔了一句。不过她也明白太后的想法,朱云年纪虽然小,可是宫里就没有孩子这一说法。现在让朱云知道这些事情,也不算什么。

只是颖贵妃的嚎叫声确实很大,不过想想,定王说不定马上要被圈禁,温伯府更是要被满门抄斩,颖贵妃嚎的不厉害,那才奇怪呢!

“你就不担心忠勇侯?要知道西漠五万大军可是马上就要来犯,可燕翎手下的兵力不足一万。要是真到了最后一刻,燕翎说不定真的会玉石俱焚。”

“翎儿一定能度过这难关。”

昭慧长公主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很有信心啊!”

太后有些诧异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她这大半辈子都过了风风雨雨的也见了不少,可说实在的,她都不敢这么大包票,说燕翎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等到救援的人。

“没信心。可儿臣对翎儿有信心,要是我一个做长辈的,对翎儿都没信心了,那翎儿才是真的要毁了!”

昭慧长公主心里怎么可能不打鼓,毕竟她是将燕翎当做是自己的亲子一般看待。

太后微微愣了愣,“你说的对。毕竟还没有到最后一刻呢!要是我们就这么沮丧起来,那让虎门关的将士又情何以堪。如果真的——温伯那一家子都死不足惜,定王别说圈禁了,哟啊爱家说,就是直接一杯毒酒了断,也是他活该!”干出这么蠢的事情,还不如死了!

别说太后没有当奶奶的慈爱之心,太后除了对乾风帝、昭慧长公主,是现将自己当做母亲,再将自己看做太后。其他人,她都是先将自己看做太后,然后才想到自己其他的身份。

“也不知道是定王有眼无珠,还是温伯了。”

其实对着两人,昭慧长公主也是恨的,要不是他们举荐的混账军医,延误了瘟疫的治疗,翎儿手上怎么会只有不到一万的人马!

太后在看到昭慧长公主眼中的愤慨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昭慧啊!你的心性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昭慧长公主闻言,闭上了嘴巴,有些东西是已经刻在她骨子里的。

比如她的善良,她的天真还有她的骄傲。

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对赵姨娘的孩子动手。

昭慧长公主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楚玉亭一天到晚的防备自己,觉得她要对赵姨娘还有她所出的一儿一女下手,他难道都不嫌弃累吗?

颖贵妃的哭喊生渐渐没了。

太后和昭慧长公主知道,是林皇后插手了。

*

远远望去,一尊贵风华的男子正斜卧躺在软榻之上,一张俊美至极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狂野,一丝邪魅。

“西漠五万大军兵临虎门关,燕翎如今能动用的人马不足一万,啧啧,本宫倒是想看看燕翎该怎么抵挡西漠的无缘人马!”

男子轻启如樱花般的唇瓣,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那么的阴冷,让人光听着就觉得不寒而栗。

“太子,皇后传信来,问您到底何时回去?”

被称作太子的,正是水月太子卫戎。

卫戎闻言皱了皱眉,似乎有些反感,“母后真是年纪越大,就越爱操心。”

卫戎的贴士侍卫齐一可不敢回答这话。

卫戎,水月国太子,年仅19岁,可却是水月的天才人物,从出生起就有无数的赞誉,在成长的一路上,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可只有一点。

两年前,水月攻打大梁,当时17岁的卫戎作为主帅,可他却败在了燕翎的手中。

这对天之骄子一般的卫戎来说,简直是生平的一大侮辱。从此,他对燕翎是恨之入骨!

之前燕翎去虎门关查空饷,卫戎就派了不少的杀手,好不容易才伤了燕翎。

原想着那毒药无药可医,燕翎定会一命呜呼,不过可惜,燕翎最终还是安然无事。

西漠使者来到落霞镇,卫戎更是拿捏着铁燕儿的把柄让她给铁摩下毒,可是连着两次,铁摩都让人救了,这让卫戎更加的恼火!

卫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次比起以往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直接让虎门关数十万的将士染上瘟疫,然后将这消息透露给西漠

果然,西漠皇立马派大军压境,这5万人马,其实就是开胃小菜,后面还有二十万西漠大军,不过人数比较多,大约需要半个月才能赶到。

大梁的援军差不多也要半个月才能都赶到虎门关。不过没关系,双方比的不就是时间,显然燕翎是等到了,西漠的五万大军就足以压死他了!

卫戎想着,邪魅的脸上就闪过一丝笑意,燕翎这个心腹大患终于除掉了。

这么多年,他只在燕翎手上吃过憋,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如今好了,这根心头刺终于拔掉了,光想着,卫戎脸上的笑意就明媚了几分。

“太子,其实皇后传信过来,除了说想您。还说了,皇上将大皇子给放出来了。”

水月大皇子卫昭,当初跟卫戎斗的是不可开交,可到底不敌卫戎,让卫戎设计的从此只能圈禁一生。

“怎么回事?”

卫戎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鹜,显然是因为这个消息让他很不高兴!

“皇后之前也没有得到消息,等到知道后,事情已经成了定居。”

卫戎倏地坐起身子,邪魅的光芒在俊美的脸上不停的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才咬牙切齿的开口,“燕翎。好!真是好!他就是要死了,也想着给本宫添堵!一个卫昭算什么,本宫当初能把他打下泥底,如今一样可以!齐一,准备一下,回水月。燕翎给本宫准备了这么大的一份礼物,本宫怎么能辜负他的好意呢!”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

“等等。虎门关的战事随时都给本宫注意着,本宫要知道,燕翎最后死的有多惨!”

燕翎的存在就是卫戎心中的一根刺,只有燕翎死了,他才能舒服!

“是。”

虎门关

西漠的五万大军来的比燕翎预想的还要早。

天刚蒙蒙亮,西漠铁骑就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虎门关外。

这一次,凌筱雅跟着燕翎来到城墙,看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凌筱雅不禁有些心惊,以前看那电视剧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可如今近距离,听着马蹄声声,战鼓敲响,刀剑相碰,看着黄沙漫漫,铠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隐隐闪烁。

凌筱雅第一次感觉到了战争的肃穆。

燕翎站在墙头,今日他也穿了银色的盔甲,在阳光的照耀下,燕翎就像是一个圣斗士一般,神圣而庄严。

凌筱雅不禁想起了朱云,那时候她就跟自己说过,燕翎是梁都的第一美男子,可如今要凌筱雅说,战场之上的燕翎,可以说是大梁第一美男子了,不,甚至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他也当之无愧。

“燕翎,昔日,我蒙罗败在你手下,如今我定要一血前耻!”

凌筱雅望过去,只见那蒙罗嚣张的坐在马背上,双手举着铁锤,一脸嚣张的看着燕翎,似乎已经确定燕翎今日会是他的手下败将!

虽然隔得有些远,凌筱雅看不太清那什么蒙罗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不过她隐隐能够看到蒙罗一脸的络腮胡子,反正看着就让人觉得不舒服。再听他那小人得意的话,凌筱雅都有一股想要冲下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

凌筱雅都有这种冲动了,更别提跟在燕翎身边多年的清风和流月了,他们真想直接将蒙罗的脑袋给摘下来了。

“蒙罗,多年不见。没想到你其他本事没有,这说大话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大了。本侯如今在这儿,你有本事,就来取本侯的性命!”

燕翎一张俊美的犹如天神下凡的脸,此时好像是面无表情,可就是这样的神情落在蒙罗眼中,那就成了*裸的挑衅了!

“好你个燕翎!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目空一切的样子!你当老子不知道是不是,你虎门关内如今能站起来的战士,都不足一万,你还想跟老子打!老子今日就要让你知道天高地厚!”

凌筱雅闻言不禁皱了眉头,“军营发生瘟疫,这什么蒙罗知道不奇怪。否则西漠也不会出兵,可他怎么连如今侯爷收下能动用的人马数量都知道?”

“当然是有人告诉他的了。”

燕翎目含讥诮的开口。

凌筱雅下意识的想要问,那人是谁。不过她还记得此时是什么情况,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还是待会儿再问吧。

“那个什么蒙罗老杂碎,竟然敢这么嚣张。侯爷,您让我下去吧,看我不劈了那什么蒙罗!”

赵飞气势汹汹的开口。

燕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带着赵飞来到城头。

凌筱雅忍不住想,是不是燕翎想要培养赵飞了。除此以外,她是真的想不到第二个理由了。

“你昨儿不是也参加布阵了。不如好好看看这巨石阵到底有什么威力。”

燕翎淡淡的对着赵飞说道。

“筱雅,你布的这阵,威力怎么样?能不能把西漠的wu五万人马都给弄死!”

赵飞摸了摸后脑勺,忍不住开口问道。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就昨天那么一点时间,你觉得我能布置出什么厉害的阵法。最多也就只能拖延时间。照我的估计,最少能拖上一天,如果那蒙罗够笨,应该是能拖上两天,到时候援军来了,我想,应该就没太大的问题了。”

“才一天啊!”

赵飞一听就有些不太满足了,太少了。他还以为传说中的阵法都很厉害,想来肯定是能够一举歼灭所有的敌军呢!可如今听凌筱雅这么说,好像他高兴的太久了。

“你说的那种威力强的,也有。不过布置起来,需要不少时间。”

凌筱雅的八阵图虽然没有学全,可要将她学会的东西摆出来,灭掉西漠这五万大军肯定不是什么问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机会见识到,你说的那种厉害的阵法。”

赵飞有些惋惜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燕翎,老子看你真是无计可施了,竟然弄一堆破石头来挡路,你以为这破石头有什么用!老子,这就亲自去,把你这些破石头给砍了!”

蒙罗说完,一挥马鞭,举着双锤毫不客气的冲进了阵内!

凌筱雅见状,差点笑出声来。

“这蒙罗是白痴吧!一般主帅不都是该让手底下的兵去探路,这白痴居然自己跑进去!”

凌筱雅见燕翎一点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微微有些惊讶,“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凌筱雅是真的觉得奇怪。

“蒙罗生性莽撞,刚才被我那番话一激,其实他早就忍不了了。恨不得亲自冲进虎门关杀我。所以第一个闯进阵中的,绝对是蒙罗。只是我也没有想到,蒙罗就如同你说的那般那么白痴,竟然一个人都不带的闯进去。”

燕翎说着,语气里就不禁带了一丝嫌弃,似乎是在嫌弃蒙罗竟然如此蠢笨!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燕翎这话的意思是在说,像蒙罗这么蠢笨的人其实压根儿就不配当他的对手吗?

没想到燕翎这厮居然是一个这么傲娇的人!

“筱雅啊,就蒙罗一个人闯进阵中,这阵能困住他多久?”

“就蒙罗那一个白痴啊!困住他一辈子都没问题。”

蒙罗不懂阵法,凌筱雅摆的巨石阵虽说威力不怎么大,可一旦走入巨石阵中,就跟进了迷宫一样,而且巨石会不断的转移。

“真的?”

赵飞的语气里充满了兴奋。

凌筱雅点了点头,她刚才说的绝对没有夸大。

“不过也不用开心的太早。西漠的主帅虽然进了阵内,他暂时出不来,虽然会让西漠大军军心涣散,不过,这巨石阵到底简单了一点,只要人数多一点,然后齐心铲除这些巨石,这阵法自然不攻自破了。”

凌筱雅看着底下的巨石阵,忍不住幽幽的开口。

再看看西漠大军,原本他们以为蒙罗很快就会出来,可时间一长,他们也觉得不对头了,人心开始涣散,似乎他们屁股下的马匹也能感受到他们的焦躁不安,纷纷躁动起来。

“西漠大军乱了。”

燕翎漆黑的眸子眯了眯,显然是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很满意。

“要是此时虎门关的将士没事,绝对能轻而易举的歼灭西漠大军。”

清风有些可惜的说道。

“是啊!好可惜,要是有这机会,我一定第一个下去。想我习武多年,就是希望自己能上战场啊!”

赵飞十分同意的点了点头。

“赵飞小兄弟,就算虎门关内的将士没事,咱们出去迎敌,那也不能带上你啊!你还不算是一名将士,懂吗?”

赵飞幽怨的眼神看向了流月。

流月被赵飞看的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微微测过身子,当作视而不见。

很快又有十来个人闯进了巨石阵中,凌筱雅的目光微微凝滞,“看来是去找蒙罗的。不过,我看就蒙罗那脑子,他手底下带的兵肯定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确实没有聪明到哪里去,如果西漠大军中真的能有聪明人,应该很快就能看出她这巨石阵的弱点,直接从外侧铲除这所有的巨石。

不过也幸好这西漠五万大军里头,每一个聪明的,这绝对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凌筱雅都要开心的唱小曲儿了!

就这样,西漠的五万大军就这么僵持在虎门关外,燕翎还有凌筱雅也一直在等,毕竟这巨石阵真心不复杂,想破,也不是难事。

就看西漠这群人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想到问题的关键了。

晚上,洪胖子亲自上了城墙头,给燕翎和凌筱雅送晚饭。

自从凌筱雅救了洪胖子一命,洪胖子就是打心眼里感激凌筱雅。

“侯爷,这是根据凌姑娘给的方子熬的筒骨汤,属下也照您的吩咐,已经那些肉都煮好了,分给得了瘟疫的将士。就这大筒骨汤,还是您跟凌姑娘喝吧。毕竟这一夜,您们都得在城墙上守着,喝点汤也能暖和一下身子。”

凌筱雅现在又明白了一点,为何燕翎会这么受人爱戴,还被人称为战神了。

因为他是真的将这些将士都当做兄弟一般。

原先她就从理洪胖子口中得知,燕翎吃的跟一般的将士都是一样的,军营里不是常常都能看到肉食。可燕翎又将所有的肉给了得了瘟疫的将士,自己只能啃着发硬的馒头。

“这筒骨汤应该有很多吧。侯爷,你总不至于忍心的,我陪你一起吃这馒头吧。”

“多!有很多!”

洪胖子连忙点头称是。

“将筒骨汤给那些没生病的将士没人一碗,让他们御寒。这与这汤——”

燕翎说到这里停了停,随后开口,“那就留下来吧。”

“好!属下这就去!”

洪胖子得了命令立马就去执行。

西漠五万大军压境,虽说有巨石阵暂时能够抵挡,可谁知道西漠会不会出来一个聪明的,突然泼了巨石阵。

所以将士们也跟燕翎一样只能辛辛苦苦的熬夜不睡觉,整装等待。

凌筱雅闻了闻筒骨汤,洪胖子煮的不错。

凌筱雅拿起勺子给自己和燕翎都盛了一碗汤。

“吃吧。明天还有硬战要打。幸好是蒙罗第一个进阵,否则西漠的大军怎么可能一直守在虎门关外。他们若是跟我们一样一夜不睡,这样也能算是一件幸事吧。”

要不然,我们一夜不睡,人家一夜睡得充足,那可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而且我方疲惫,敌方却休息的,精神焕发,这么一比,不就落了下成。

燕翎接过凌筱雅手上的筒骨汤,就着发硬的馒头吃了起来。

“其实你不该留下的,你如今知道自己的身世,完全可以——”

“燕翎,无论我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我都会选择留下。”

城墙上,只有燕翎三主仆,凌筱雅还有一个赵飞。

赵飞正一手端着冒着热烟的筒骨汤,一手拿着发硬的馒头吃着,所以压根儿没心情注意到凌筱雅和燕翎的话。

清风和流月是注意到了,不过他们也不会太惊讶,只是有些好奇,主子怎么会提前将凌筱雅的身世告诉她了。

“你想想,我是长公主的女儿,那我应该也是皇亲国戚了。虽说我没有日享受过荣华富贵,不过,国家兴旺,匹夫有责,难道我遇到危险就立马跑了。那我还算人吗!那简直就是卑鄙小人了!”

凌筱雅不满的嘟着嘴说道。

燕翎喝了一口萝卜筒骨汤,一时间只觉得胃里都热了起来。

“你本就是这样的人,我这句话说错了。我向你道歉。”

“算了,谁让你不知道本姑娘的高尚情操呢!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你啊,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应付眼下的情况吧。毕竟能活谁又会想去死呢!”

凌筱雅原先不想死,是因为觉得生命可贵,在想想,她要是死了,说不定还能很快回到现代。

可如今知道了自己的甚至,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还不知道因为丢失自己,多伤心呢!

所以凌筱雅现在是真的很想保住自己的命,去见自己的亲生母亲。

“对,能活谁又会想去死!你放心,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让你活!”

燕翎漆黑的眸子璀璨的好似暗夜划过的流星。

凌筱雅简装,不禁微微有些失神,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根都有些红。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你可是大梁的战神,这次的难关,你一定可以顶过去!”

“这么信任我?”

燕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你值得人信任。”

凌筱雅觉得她和燕翎之间隐隐有什么不一样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正在茁壮成长,虽然那感觉很陌生,可却实在是不坏。

夜晚总是过得特别漫长,对失了主帅的西漠大军来说,这夜晚是那么的难捱。

可燕翎和凌筱雅在看到太阳冉冉升起之,眼底皆闪过一丝兴奋,一天,终于熬过一天了。

临近中午,等了一天的西漠大军,好似再也忍耐不住了。

好几千人愤怒的来到巨石阵旁,拿着他们的枪去挖巨石。

凌筱雅简装不禁叹了一口气,“唉,这些西漠人要是能晚点醒过来就好了。”

“能拖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燕翎笑着安慰凌筱雅,毕竟她已经为他争取了不少时间了。

“怎么办,怎么办!那群西漠人怎么开窍了!他们怎么不继续守着呢!”

“赵飞真是急的团团转,只差在原地绕圈子了。”

“急什么,没看到侯爷都急嘛!”

“火药制作了多少?”

凌筱雅开口问道。

“不多,也就只有30多个。”

燕翎一直注意着火药的事情,所以凌筱雅开口一问,他就回答出来了。

“那就让人拿过来吧。30多个火药,就算炸不死这群西漠人,再拖到援军来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你别忘了,让人继续制作。我就不信了,这群西漠人也是血肉之躯,他们就不怕被炸得鲜血淋漓的。”

别说凌筱雅狠毒,如今的情况很明显,要是西漠人不死那整个虎门关的将士还有没来得及撤退的百姓,就都得死!

她不是圣母,可从来没有想过牺牲自己,成全别人!

在火药搬过来的时候,巨石阵就泼了。

一阵硝烟过后,被困在巨石阵内的蒙罗还有其他几个士兵,总算是能重见天日了!

蒙罗抬头,恶狠狠的等着燕翎,“呸!燕翎,老子以前一直以为你是男子汉大丈夫!可如今看来,老子错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你竟然使阴招,把老子困在这巨石阵中,里面就跟迷宫一样,老子绕来绕去都走不出去!”

“蒙罗,本侯何时给你使阴招了,是你自己闯进巨石阵中。这怪的了谁。况且战场之上,有所死伤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要是有本事,同样可以困住本侯。不过你既然没本事,也就不要再怨天尤人了!”

燕翎一番话,说的淡淡的。

可是声音却是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蒙罗只觉得一张脸涨的通红,燕翎这厮不就是在说他没本事,才会落入燕翎的陷阱!

“燕翎,你也就这张嘴巴有本事了!老子告诉你,今儿个,老子攻破虎门关,第一见要做的事情,就是要你的命!”

“呸!我说你个不要脸的,你还想着攻破虎门关呢!我看你是在做白日梦!而且你的百日梦做的还不轻!”

赵飞双手叉腰,没好气的冲着蒙罗说道。

他这话简直是扯着嗓子喊得,真真可以说是划破天际!

“好!老子今儿个就要你们看看老子的厉害!老子——”

“砰——”

一声巨响,蒙罗虽然没什么脑子,可是这反应能力绝对不弱,在看到城头有东西扔下来的时候,他就策马远离。

可是蒙罗预料错了,凌筱雅手中东西的威力,那东西扔下来以后,顿时就砸出了一个大坑。

蒙罗虽然跑的够快,不过可惜,他还是受到了波及。

胯下的马被炸伤了。蒙罗被摔下后,险些受伤,不过在落地的时候,他堪堪稳住了身形。

西漠五万将士,在看到那被炸出来的大坑以后,皆是不可置信。他们不敢想象,这东西要是砸到他们身上,他们有几条命都不够砸的!

凌筱雅手上还拿着火折子,手上掂着一个火药。

“啧啧,这火药的威力不错啊!”

“这是什么?火药吗?好厉害!”

赵飞说着就要动手碰。

凌筱雅避过,然后没好气的打了一下他的手。

“这东西很危险,不要乱动。”

赵飞见摸不到,只能愤恨的收回自己的手。

“那个什么蒙,什么罗的!”

“呸!你个小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蒙什么罗,老子是蒙罗!”

凌筱雅因为在军营,也不好意思穿着女装乱逛,所以只能无奈的穿着男装。

再加上距离远,蒙罗乍一看,自然是将凌筱雅当做了男子。

“哦!蒙罗!我对那些背信弃义的小人,是从来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背信弃义”四个字,凌筱雅咬的是重重的,让人想忽视都困难。

“呸!你个小兔崽子,胡说些什么!你要是敢再胡说八道,老子一定要了你的命!”

“西漠才派使臣来大梁议和,刚刚签订了协议。可转眼,你们西漠就背信弃义,趁着虎门关将士得了瘟疫,竟然倾巢来犯!你们不是小人,又是什么!简直是让人恶心的小人!”

凌筱雅只要想到西漠人干的那事情,心里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烧一样。

对着卑鄙小人,凌筱雅觉得自己没必要跟他讲什么仁义,道理在自己这一边,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最重要的,她发现这简易的火药制作出来,没想到威力也那么大,说不定她都不需要再等什么援军了!直接把这些火药给扔下去,这西漠人还不立马死翘翘!

燕翎则是有些惊奇的啊看着凌筱雅,他没想到凌筱雅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这么泼辣,好像要将人说的哑口无言一般。

“呸!国家大事,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你少给老子胡言乱语!你信不信老子直接缝上你的嘴巴!”

蒙罗扯着嗓子吼道!

凌筱雅气坏了,见过混蛋,可是没见过这么混蛋的!明明是自己的没理,竟然还能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看着她,这简直是让人觉得忍无可忍了!

“西漠的人马离得有些太远,我的臂力不行,你拿把弓箭,把火药绑上,我就不信了,今天射不死这些西漠的老狗!”

燕翎的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接过了凌筱雅手上的火药,只是还是说了一句,“你是个女子。”

言下之意,不要以为自己穿了男装,就真的将自己当做一个男人了,你的言行,实在是让人觉得无法忍受了。

凌筱雅撇了撇嘴,她哪里不好了。她这点点泼辣算什么,要是在现代,你见识过那些所谓的母老虎,你就知道她有多温柔了!

燕翎接过清风递来的弓箭,流月麻利的将火药绑上,凌筱雅及时将燃线点燃。

凌筱雅看着燕翎挽弓射箭的英姿,不禁晃了晃心神。

“嗖——”的一声,箭就离弦飞去,直直的射向了西漠大军所在地方。

蒙罗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这东西的可怕他已经见识过了。也绝对没兴趣再见识一遍。

“撤退撤退!”

蒙罗扯着嗓子,厉声吩咐。

可惜他们的速度没有火药爆炸的快,“砰——”又是一声巨响,炸伤了一大片人。

凌筱雅虽然早就想过战争可怕,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有战争那就绝对会见血。

可是在看到那被炸药炸的鲜血淋漓,甚至有些人还被炸得缺胳膊断腿。

凌筱雅还是震惊了,甚至隐隐在想,火药的杀伤力确实是强,战争已经十分残酷了,可一旦将火药运用到战争中,更是不知道有多少展示会无辜送命。

凌筱雅的双手都有些颤抖,甚至不禁怀疑,她做对了吗?毕竟这个时代还没有火药,可她却将火药制造出来,这真的对吗?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妇人之仁最是要不得!”

燕翎这话就是看着凌筱雅说的。

凌筱雅被燕翎的话说的心里一震。

又接触到燕翎幽深的好似深潭的眼眸。这是燕翎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带着一丝心疼,一丝坚定,又仿佛又一丝为难。

凌筱雅抿了抿唇瓣,良久才开口,“我明白。刚才是我一时间想偏了。”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18942572669书童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