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伤药 封号/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事情,凌筱雅都没有参与,都直接交给了燕翎。

她从小在现代长大,人命在她眼中向来是宝贵的。可如今就是因为自己制作出来火药,所以才会死那么多人。凌筱雅听着外面“砰——砰——”的巨响,凌筱雅知道,这代表着杀戮,代表着血腥。

想到自己刚才见到的那一幕,血肉横飞,甚至还有人被炸得缺胳膊断腿。

凌筱雅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可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责怪,如果她没有——

这个念头一出,凌筱雅就死命的开始摇头,她不能这么想,要是她没有做出火药。

说不定他们就不能等到玉清关的援军,到时候燕翎肯定会选择最后一个法子,玉石俱焚。

那时候西漠的五万大军一样会有来无回,甚至整个虎门关内所有活着的生物也会统统消失。

道不同不相为谋,凌筱雅不断的告诉自己,她没有做错,没有做错。

尽管凌筱雅不断的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些死去的人,凌筱雅的心就有些莫名的沉重。

就在凌筱雅愣神的时候,营帐内突然有人闯入。

鼻尖传来熟悉的清香味,凌筱雅愣了愣,是燕翎身上的味道。

“你回来了。西漠大军都退下去了?”

凌筱雅虽说是问句,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燕翎默默的坐到凌筱雅的身边,没有说话。

良久,还是燕翎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是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一样。

可这次,凌筱雅也没有否决燕翎的话,默默的转过身子。这么多人,因她而死,她要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凌筱雅才真心觉得那她才神仙了!

“我第一次杀人,是在我7岁的时候。“

听燕翎说起他小时候的事情,凌筱雅的眼神不禁闪了闪。不过此时她没有开口,继续默默的看着燕翎,似乎愿意清廷燕翎的伤心事。

“我跟你说起来还有些同病相怜吧。咱们的生父都是一样的宠妾灭妻,我娘就是因为知道我父亲在外面有了其她女人,所以才会气得早产,最后生下我就——”

说到这里,燕翎深邃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沉痛。

“节哀顺变。虽然我知道这话对你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早日走出来。”

凌筱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安慰燕翎,不过话到了嘴边,就突然变成这么一句了。毕竟燕翎是个成年人,到底该怎么做,他心里有数。

“放心,这么多年了,早就过去了。”

燕翎的声音有些缥缈,似乎从天际传来一般。

“没有过去,恐怕一直藏在你心底。平时你只是不轻易去触碰,可一旦——”

后面的话,凌筱雅没有多说。

“我外公担心我被欺负,所以我小时候就将我接回了镇北侯府。外公很疼我,可镇北侯府到底是个大家庭,我的到来,他们都不欢迎。所以,到我七岁的时候,我就主动跟我外公提出我要来边关从军。”

“你外公同意了?”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看着燕翎,凌筱雅是真心觉得只要是个真心疼爱自己孩子的,应该就不会答应这种事情。

“原先不答应,后来我绝食抗议。外公就只能答应了。”

说到这里,燕翎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似乎是在笑他当初的幼稚似的。

凌筱雅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是怎么都想不到,燕翎这么个沉稳自重的人,小时候竟然会绝食抗议!

不过想想,小孩子嘛,被逼急了,还能怎么样呢!

“然后呢?”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开口。

“然后,我就来边关从军了。那时候我是隐瞒身份被送来的,一个小兵,在军营里是最容易被欺负的。每天饭吃的是最少的,干的是最多的。要是有时候回营帐晚了,连棉被都让人抢走。”

燕翎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

可这每一句,都让凌筱雅听到心里好像被人扎了似的,很不舒服。

凌筱雅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你看看,就是因为你小时候受了这么多的苦,所以现在才有这么高的成就。”

凌筱雅也只能这么安慰燕翎了。至于有没有用,她不清楚。

“多谢你的安慰了。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时候?”

凌筱雅摇了摇头。

“9岁,那时候我第一次拿起刀杀人。后来我就开始做噩梦,一做就做了好几天。不过当时军营里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在外公家,每当我生病,外公就会很紧张的陪在我身边,喂我吃药,给我讲故事。”

“后来你撑过去了?”

燕翎点了点头,“撑过去了。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我杀的虽然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是在保护我的国家,我杀人是杀的有价值的!”

凌筱雅抿着嘴,没有回答。

她知道燕翎这话是在跟她说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第一次认识到战争的残酷,而且那些死的人都是因为我,所以我才会一时间有些看不开。不过你放心,我不是圣母,别人来侵犯,我们就只能乖乖的放下手中的刀枪,任人欺负。”

“看来是我想多了。就算我不来,你自己也一定能想通。”

“不,我很感激你。现在西漠大军压境,虽说暂时打退了敌人,可你作为三军的主帅,还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安慰我。我很感激。”

燕翎和凌筱雅对视一笑,这一刻,两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虽然有火药,可敌我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凌筱雅虽然没有再去城楼观战。

燕翎总算是撑过了两天,玉清关的5万援军也终于到了。

凌筱雅在看到援军的时候,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笑意,坚持了那么久,总算是将人等来了。

接下来战场上的事情全是燕翎负责,凌筱雅没有再去城墙观战。毕竟她是个女子,这样做到底是有失体统。

凌筱雅就跟着徐子寒一起照顾得了瘟疫,或者受伤的将士。

将士们知道是凌筱雅医治好了军营里的瘟疫,甚至还摆出了巨石阵抵挡了西漠的人马,所以心里对她还是十分敬佩的。

每一天的战况都有人来告诉他们。

蒙罗也不是傻子,见识过了火药的威力,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他很快就将五万人马分成好几十个小队伍,火药珍贵,燕翎自然不可能就那么浪费的去对付那么一点点敌人所以双方现在正开始拉锯战。

这次,凌筱雅正给得了瘟疫的人喂药,听到外面一片嘈杂声。

凌筱雅皱了皱眉头。

徐子寒正好进了营帐,“一个姓牛的千夫长,被箭射中了肩膀,我去看了一下,那箭插得太深,就算拔了出来,血也止不住,怕是——”

后面的话,徐子寒没有继续说下去,可凌筱雅明白了。要么是那姓牛的百夫长,那条受伤的胳膊会废掉,要么就是没命。

凌筱雅见给将士的药已经喂完了,放下手中的药碗,对着徐子寒开口,“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姓牛的百夫长的营帐,已经有冯军医在帮他看了。

凌筱雅一看到冯军医为难的模样,就知道这人的伤势怕是很严重。

“筱雅啊,是你来了。这牛千夫长的伤,我怕是——”

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冯军医跟凌筱雅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所以也渐渐的将凌筱雅当做自己的晚辈了。

“伤的是挺重。不过只要将箭拔下来,将血止住,我想他的命还有这条胳膊还是能保下来的。”

凌筱雅上前看了一下伤势说道。

“可要止血,谈何容易啊!就是大内的最好的金疮药怕是也没有这么好的效果。”

冯军医忍不住开口。

“冯军医,您拔箭吧。我随身带着的止血药,可以用。”

“你确定,你——”

冯军医惊讶的看着凌筱雅,说实在的,凌筱雅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惊讶了。实在是凌筱雅已经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惊讶了。

凌筱雅和冯军医的讨论声,牛千夫长是听不到了,此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

徐子寒听到凌筱雅的话,也有些惊讶的看着凌筱雅,她身上竟然有这么好的伤药。

“好,我这就拔箭。”

冯军医想了想说道,反正如果再不拔箭,这牛千夫长不说胳膊没了,怕是连姓名都要没有了。

冯军医最擅长的就是治疗外伤了,只见他的助手很快就拿出一枚小刀子。冯军医接过以后,在火上烤了烤,然后利索的在伤口上划了两道口子,接着迅速的将箭拔了出来。

凌筱雅见状,连忙从怀中取出云南白药,然后打开瓶塞,上药。

“这药的止血效果竟然这么好!”

徐子寒一直在注意着凌筱雅的动作,在看到凌筱雅的伤药一撒上去,伤口就不流血了,不禁惊呼出声。

“这药的效果果然好啊!要是这药能在军营里大加使用,那么肯定会大大的减少将士的死亡。”

冯军医也忍不住感慨出声。

“以后这药就是你制作了,我想要是忠勇侯愿意为军营购买这种伤药的话,那么我相信我这伤药以后就能在军营里使用了。”

凌筱雅将自己的药收回怀里后,眼眸含笑的看着徐子寒。

“你愿意将这药交给我?”

幸福来的太快,饶是徐子寒平时再怎么沉稳,如今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

“愿意。不是说了,要送你一份大礼。不过这么珍贵的伤药,我觉得我要是真的白送你,我有些吃亏啊!”

凌筱雅说着就开始摸自己的下巴。

徐子寒此时恢复了冷静,又有了商人的精明,“凌姑娘有什么条件。”

“条件啊!就两个。”

凌筱雅伸出两根手指头在徐子寒面前摇晃。

“凌姑娘但说无妨。“

“第一,这伤药的利润我要一成。“

“可以。“

凌筱雅其实真心是要少了,要是其他人拿方子分利润的话,起码得要四成。如今凌筱雅只要一成,这药简直可以说是送给他的了。

见徐子寒答应的这么痛快,凌筱雅的心情不错,“第二,如果忠勇侯真的答应将这伤药的生意交给你,你每一瓶伤药的价钱绝对不许超过40文钱。”

“凌姑娘,这钱是不是有些低啊!”

一瓶40文钱。徐子寒要不是比较了解凌筱雅,都要以为这傻姑娘压根儿不知道人间疾苦呢!

普通的伤药都要50文钱一瓶,上好的伤药都要好几两银子!她倒好,这价格竟然定的那么低!

虽然给军营供应伤药绝对是一份好差事,他说不定甚至可以通过这个机会,逐渐壮大自己,直到有跟徐家抗衡的能力。

可他到底是一个商人,要是真的按凌筱雅说的,他这卖伤药,压根儿就不用赚钱了,光陪,就有的他赔了!

“我明白你的顾虑。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好了。第一,我这药所用的药材,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贵。第二,这瓶子你没必要自己生产啊,让忠勇侯找人做啊!”

“别人不是傻子,愿意每年白白的生产这么多瓶子。”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徐子寒还真的是有些惊讶,这么好的伤药,居然都不是用名贵的药材制成的。

“这还不简单,你可以让人义务赞助啊!就让那些白做瓶子的人,得个虚名,让忠勇侯给他们颁一些什么忧国忧民奖,什么良心商人奖,我告诉你,要是真的有这些,我保证,多得是人帮你制作瓶子。”

那些有钱的商家,什么都不缺,唯一缺少的那就是名声了。有这么好的名声,他们不干,凌筱雅才觉得奇怪呢!

徐子寒闻言倒是点了点头,不能不说,凌筱雅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而且你给军营制作伤药,你想想,你的名声不也打出去了。再加上伤药的价格这么低,你的口碑不就更好了。不过你放心,我不是还有一成利润在里面,我总不能弄得自己亏本不是?”

凌筱雅不遗余力的继续游说。

“要是忠勇侯真的能答应的话,我也答应,一瓶40文。”

徐子寒迅速在心里计较得失,然后立马做出了判断。

“放心,这么好的事情,我相信忠勇侯绝对不会不同意的。”

“筱雅啊,老朽真的是要谢谢你。40文一瓶的伤药,你为了边关的将士真是——”

冯军医正在给牛千夫长伤药,凌筱雅和徐子寒的对话,他全都听进了耳中,心里对凌筱雅的敬佩,那更是犹如滔滔江水一般,绵延不绝。

“冯军医,我也没做什么。其实将士常年在边关打战,一年到头的,甚至都不能回家看看。到了冬天,边关更是冷的不行,其实我觉得最辛苦的,还是将士。不过,我一个人的力量轻,只希望能尽自己的努力,为将士做一点事情。”

想想,现代当兵的倒是比古代当兵的要稍微幸福一点,起码吃喝是不愁。而且家人也会经常去看望。

哪里像古代,这么一想,凌筱雅觉得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

接下来的日子,凌筱雅相信冯军医会将她的意思告诉燕翎,所以她也就不急了。

不过自从开战以来,这每日受伤的士兵就更多了。

凌筱雅、徐子寒还有冯军医就只能每天像是陀螺一样,忙的根本就停不下来。

为了能让将士吃的好一点,凌筱雅去买了一大堆的黄豆,发豆芽。

燕翎第一次看到豆芽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头。

还是凌筱雅跟着燕翎一起吃法,毫不犹豫的吃起豆芽菜。

“放心吧,这是豆芽菜,就是黄豆发的。等到了冬天,都没有什么新鲜的蔬菜,你可以让洪师傅买一堆的黄豆,然后用水泡,到时候发出来的就是豆芽了。豆芽菜可以炒,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凌筱雅将制作豆芽菜的法子告诉燕翎。

“谢谢。“

燕翎吃了一口豆芽菜以后,对凌筱雅说道。

“谢什么。不过是小小的豆芽菜罢了。“

燕翎摇着头,深邃的眼眸在扫向凌筱雅的时候隐隐有些复杂,“你很好。真的很好。要是一般的大家小姐,不,就算是武将家的女儿,要是来到边关,怕是没几天也早就哭哭啼啼了。可你——”

“人家是千金小姐,我只不过是在农村长大的,什么苦美吃过。你拿我跟她们比做什么。”

凌筱雅吸了吸鼻子,扒着碗里的饭说道。

现在是非常时期,就是燕翎也是跟一般的将士一样,一碗饭,上面随便弄点菜就行了。剩下不多的肉,都给了伤兵或者是得了瘟疫的将士。

从这一点来看,凌筱雅是真心觉得燕翎不错。能陪着战将士一起吃苦。

她敬佩他!

“你比她们要好太多太多了。”

“多谢你的夸奖了。赶紧吃吧。吃完好好休息一会儿,昨晚西漠大军攻城,你都一晚上没睡了。”

燕翎这几日确实很辛苦,凌筱雅怀疑他压根儿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漆黑深邃的瞳眸下有着浓浓的乌青,甚至嘴角边还长出了青色的胡渣。

要不是燕翎还是爱干净,就算没时间清洗自己,每天也都会换上一件新衣服,指不定燕翎此时要邋遢到哪里去。

可尽管如此,凌筱雅还是能闻到燕翎身上浓重的血腥味。

“睡不着。其实我刚才说谢谢你,除了这豆芽菜,还有这几日你忙着照顾伤兵,更是为了你献出的止血药。”

“冯军医跟你说了。”

凌筱雅扒了一口饭问道。

她也的早点吃完饭,然后去照顾病人。

“嗯。”

“觉得如何?”

凌筱雅想听听燕翎的想法。

“你那什么忧国忧民,什么良心商家,还是算了吧。这制造瓶子的事情也一起交给徐子寒吧。”

“那药的成本绝对要增加,而且我打算制的药瓶有些特殊。”

燕翎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问,“什么特殊?难道你还想弄什么图案上去不成?“

凌筱雅没好气的斜睨了一眼燕翎,“我有那么无聊嘛!还在瓶子上弄图案!我只是想着要在瓶口弄银圈,这样就避免有人在伤药上下毒。”

做军队的生意,凌筱雅可是一点都不敢马虎!

燕翎闻言皱了皱眉头,“法子是好,可未免也太破财了。”

“没办法啊!你不想想,这伤药的事情是能马虎的吗?万一又不知道谁无聊的在里面下毒,我真是长了一百张嘴巴都要说不清了。我也知道用银圈的瓶子贵,可它真心实用啊!”

“所以你就故意让我用什么忧国忧民商人,还有良心商人去让人白给你做这些瓶子?”

能做下这生意的,不对,应该说会白做这生意的,肯定得很有钱,否则谁会真的白痴的,什么都不要,就要个虚名,然后就去做这么贵的瓶子。几十几百个可以,但是好几百万个,怕是没人有这个财力吧!

不知想到了什么,燕翎的眼眸微微眯了眯,“你是希望我多弄一些这样的虚名,然后你多找几个商家帮你做吧。”

“嘻嘻!你真聪明。要不然一家肯定吃不下去啊!”

凌筱雅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心里也有些不开心,这燕翎那么聪明做什么!难道都不知道要稍微内敛一点嘛!

“你这个想法赶紧止住。这药瓶的事情还是交给徐子寒负责吧。这药的价格,高一点就高一点吧。”

“你怎么那么败家!什么叫高一点就高一点吧!这是公安一点的事情吗?我告诉你要是让徐子寒负责药瓶的事情,凌这价格绝对是要涨上四五十文,这样一来,就不是40文钱一瓶,而是要80、90文一瓶了!”

凌筱雅心痛的简直是在流血了,这燕翎怎么那么败家呢!她都没想着多向他赚一点钱,他倒好,白白的将钱往外送!

“军营里一般的伤药都是50文一瓶,上好的伤药要好几两,甚至几百两一瓶,你的那种伤药要是只卖80文,那么总体算起来,比起我原先购买伤药的钱来说,绝对是便宜了不少。”

天啊,没想到燕翎平时购买伤药要花那么多钱。

“算了,随你吧。我只是给你提出一个建议。”

其实想想,自己之前的那法子好像真的有些不太行,毕竟这伤药可是要长年累月的供给给军队的。一开始说不定还真能有两个傻瓜,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名头,免费制作药瓶,可再让人免费做,呵呵,绝对不会有傻子愿意了。

交给徐子寒做也不错,反正对徐子寒来说,最重要的,绝对不是赚钱,而是报仇。

御书房

“好!好!不愧是朕的亲外甥女,果然是有胆识!有谋略!聪慧!”

乾风帝在收到燕翎的折子后,笑声扶摇三千里。

在一旁伺候的余中不禁愣了愣,他很久没见到乾风帝笑的那么开心。

“看看!”

乾风帝笑够了以后,就将折子交给了余中

余中面不改色的看着,可一颗心差点没有跳出来。

天啊,昭慧长公主的小女儿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她居然治好了瘟疫,甚至还懂得阵法,布成了巨石阵,拖住西漠大军的脚步!

余中压下心头的惊天骇浪,心想,楚国公楚玉亭一看,就是个没本事的,反正这么多年,也从没见过他做出什么大事来。

说实在的,要是哪天楚玉亭造反,余中还能对楚玉亭刮目相看一番,不过可惜,就楚玉亭,啧啧——

至于昭慧长公主,虽说是长公主,可这性子实在是有些绵软,一点长公主的气势都没有,否则这么多年也轮不到一个小妾这么作威作福的了!

真不知道他俩生出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巾帼不让须眉!

其实最让乾风帝高兴的是,燕翎说他发现了一种新武器,杀伤力极强,其实就是火药。这次,他也直接将火药的配方献给了乾风帝。

燕翎这么多年能得到乾风帝的看重,除了他是云希染的儿子,除了他本身确实有能力,最重要的还是他对乾风帝的忠诚。

燕翎没有将火药的事情归到凌筱雅身上,因为光是治愈瘟疫还有摆出巨石阵,就已经让她惹上了不少的麻烦,所以这引人注目的火药,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放到凌筱雅身上了。

否则那不是帮她,而是害她。

“余中,你说朕该怎么赏那丫头呢?”

余中的心情还没有平复,猛地,听到乾风帝的问话,差点被吓了一大跳。

不过好在他跟着乾风帝多年,立马恭敬的折子递到御桌上,然后恭敬的开口,“该如何赏赐,皇上自有决断。”

“你个老滑头。朕问你该如何赏赐,你倒是又直接推给朕。”

“长公主,您不能进去——”

“哎呦!“

乾风帝不禁皱了皱眉头,他的御书房怎么会这么嘈杂。

“皇兄——“

御书房的门倏地被推开,入眼,正是昭慧长公主一脸焦急的神色。

“皇上赎罪,奴才没有拦住昭慧长公主。“

紧接而来的太监,脸色惨白的跪下。

“算了,下去吧。“

那个太监其实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没想到皇上这次这么善良,竟然都不打算治他的罪。

于是他狠狠磕了头,然后退了出去,顺带将御书房的门给关上了。

“皇兄,筱雅怎么了。你说她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好端端的跑去边关!那里如今可是瘟疫肆虐,西漠大军更是压境,我——“

昭慧长公主一得到消息,整个人就慌了,甚至都忘记了,擅自闯入御书房是大罪。

乾风帝的鹰眸眯了眯,昭慧是怎么知道凌筱雅的,他可是让燕翎暂时保守秘密的。

不过,随即,乾风帝就明白了,燕翎又阳奉阴违了。

乾风帝的嘴角勾起一抹宽容的弧度,只要不是大事,这种小事,他不会计较。

况且昭慧丢失小女儿这么多年,燕翎与昭慧情同母子,他怎么可能瞒着不告诉昭慧呢。

“好了,你看看你,哪里还有一点长公主的样子。”

“皇兄,那是皇妹我的女儿,是我丢失多年的女儿啊!“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看着乾风帝。

乾风帝也不恼,将折子直接扔到昭慧长公主的手上。

“打开来看看。”

“后宫不得干政,我——”

“你不是想知道你女儿怎么样了,要是不想,赶紧把折子还给朕。”

昭慧长公主一听,立马低着头去看折子。

渐渐的,昭慧长公主就跟余中一样,甚至,她惊讶的直接张大了嘴巴,久久没有合上嘴巴。

乾风帝看着昭慧长公主这幅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皇妹什么时候有这么可爱的样子了。

这几年,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生无可恋,清心寡欲的样子,没想到如今倒是变得有人气多了。

“皇兄,这折子不会是假的吧。”

乾风帝万万没有想到昭慧长公主会飘出这么一句话,真心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什么假的。看看折子最后面,还有翎儿的印章。”

乾风帝顿时没好气的对着昭慧长公主说道。

昭慧长公主连忙看到最后,果然看到了一枚鲜红的印章,“真的是翎儿的印章。筱雅,我的筱雅竟然这么有本事。她竟然治愈了瘟疫,还懂得阵法!她——她——”

昭慧长公主以前是指希望自己的小女儿能活着,她就心满意足了,可没想到小女儿如今不仅好好的活着,还这么出色,她真心觉得,她哪怕是现在死了,她都没遗憾了!

“是啊!真不愧是朕的外甥女,有朕的风采!”

乾风帝一脸自豪的开口。

余中嘴角抽搐,皇上诶,您只是她的舅舅,还真是好意思说她有您的风采!

昭慧长公主顿时不满了,“皇兄,要说风采,也该是我的风采才对!”

昭慧长公主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女儿有哪点像楚玉亭的,要是真的像,那她才是想哭了!

“你!”

乾风帝好笑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他都不知道昭慧到底是从哪来的自信。

“她是我生的,自然是像我了。”

昭慧长公主一脸自豪的开口,脸上更是因为自信而充满了光彩。

乾风帝很想说一句,像你就完了!

不过想想,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于是这句话乾风帝没有说出来。

“你来了也好。既然知道了,她是你女儿,不如就将她接回来吧。”

凌筱雅刚立了大功,让她回来,自己也好封赏她。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皇兄您不是打算让翎儿年后在回来吗?还是让翎儿护送雅儿回来吧。”

“你就这么不相信朕派的人?”

昭慧长公主的心思实在是不难猜。反正乾风帝是一眼看过去,就能猜到她的心思了。

昭慧长公主低着头没有再说话。可是要表达的意思就很明确了,她还真是不相信他。

乾风帝顿时气得不行,不过想想,昭慧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好了,就听你的,让她年后跟着忠勇侯一起回来吧。不过,她立了大功,文武百官大多都知道了,朕也不能不赏赐她。要不然那些老滑头还以为她犯了什么错,朕不待见她呢!”

“皇兄,你想要如何赏赐雅儿?”

昭慧长公主眼睛闪亮的看着乾风帝。

乾风帝没好气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如今知道给你女儿讨赏了!”

“我太对不起雅儿了。当年她要是没丢,此时她肯定是金尊玉贵的郡主,可就是——”

每次说到往事,昭慧长公主就觉得一颗心痛得不行。

“好了,朕不会亏待她的。思文是郡主,我想给她封一个郡主也不为过。”

“那封邑呢!”

昭慧长公主忙不迭的问道。

“你倒是贪心。”

如今就算是亲王、郡王家的郡主、县主,大约也都只有封号,没有封邑。

朱云是郡主,不过是有封邑的。是太后给她求的。

乾风帝当时想到早逝的表妹,再想想哭瞎了双眼的姨妈,心一软就给了朱云封邑。

楚思文,昭慧长公主的长女,乾风帝对这个妹妹也是亏欠良多,所以在封了楚思文为郡主以后,也给了他封邑。

“云儿和思云都有封邑。雅儿怎么能没有,要是皇兄小气,不愿意给的话,那皇妹就将自己的封邑全给了雅儿!”

昭慧长公主的封邑,比起一般的亲王封邑还要丰厚。

乾风帝听昭慧长公主竟然要将自己的封邑全都给凌筱雅,还是惊讶了一番。不过想到,昭慧长公主对凌筱雅的亏欠,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好了,朕也没说过不给。你看看你,年纪不大,可这脾气倒是越来越急切了。朕是想着,你还没有忍回她,一下子又封郡主,又给封邑的,会让人心生嫉妒——“

“他们凭什么心生嫉妒啊!谁能像我的雅儿一样,治愈瘟疫,还能摆阵抵挡西漠的大军,要是谁也能做到,皇兄你就是封她为公主,臣妹都无话可说!”

“行了!行了!一说到你那小女儿的事情你就急。这样吧,你女儿的封号,朕让你自己想,至于封邑,朕就将洛城给她好了。”

“就一个小小的洛城。”

昭慧长公主有些不满意。要知道她出嫁的时候,可是有良田千亩,封邑千户。

当然了自己是长公主,这些也不算什么。

可就是朱云名下都有两座城池封邑,思文名下也是。可如今轮到自己的小女儿了,怎么就一座洛城。

昭慧长公主心里想着就有些不太舒服。

“你可真是贪心。如今你还没有认回她,朕已经又赐封她为郡主,又给她封邑。这在外人眼中看来,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要是再加封邑,别人怕是要骂朕昏君了。”

昭慧长公主抿了抿唇。其实仔细想想,皇兄的话也没有错,等雅儿回来,自己再将名下的封邑给她不就好了。

“是昭慧考虑的不周。还请皇兄见谅。”

昭慧长公主想通了以后,立马给乾风帝道歉。

“好了,封号你想好了没有。要是一时间想不到,不如就由朕赐封号。”

“不用。雅儿的封号,臣妹要自己想。不行,我现在就得去找母后,让母后帮我一起想。”

昭慧长公主这么想了,立马就想付诸行动。

“等等,让母后帮你一起想。母后也知道了?”

乾风帝眯起眼睛,有些危险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这才醒悟过来,她这算是将自己的母后给卖了吧!

“翎儿告诉我以后。我没去告诉母后。只是我知道雅儿跟云儿的关系不错,所以去慈宁宫,问云儿关于雅儿的事情。不过,可能因为我太焦急了,让母后看出来了吧。

“哼。就你那点小心思,还能瞒得过母后。好了,去吧。”

“谢皇兄。”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熊爷mihu 投了1票(5热度投了2月票87561秀才投了1张月票731299114童生投了2张月票

亲们抱歉,过年期间,七七真的很忙,这更新时间也不准,希望亲们能够见谅。等过了正月十五,七七的更新时间会逐步调整正常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