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如此处置 冷霜(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伯,是不是觉得朕对你的处罚太重了?”

就在定王、温伯还有颖贵妃三人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乾风帝才发文。

温伯连忙对着乾风帝磕头,“臣不敢。”

“不敢,却不是不会。”

乾风帝凉凉的开口。

温伯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还想要辩解,可是在接触到乾风帝那一双洞若观火的眼睛以后,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朕也不怕告诉你,如果只是因为那姓胡的事情,朕对你的处罚还不会这么重。这次,只是想让你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

温伯一惊,多年在朝堂打滚,他怎么可能听不懂乾风帝华中的意思。

乾风帝是不满他对皇权插手太多。

“定王是朕的长子,你是不是一直想着,太子没了,将来肯定是定王荣登大宝?你温伯既是定王的外家,要是再来个从龙之功,是不是你温家,就要成为我大梁的第一世家了!”

说到最后,乾风帝的语气倏地严厉气来,好似狂风暴雨一般,恨不得席卷一切。

“臣——”

温伯忙要辩解,可乾风帝却没有再给林他这个机会,随手从御桌上拿了一块砚台,毫不客气的砸到了温伯的面前。乾风帝好歹还是给了温伯面子,记得这温伯的年纪到底是有些太大了,要真是砸到他的脑袋,八成温伯这条老命就没有了!

“还有你定王,你以为是自己是朕的长子,太子薨了,你就一定是下一任储君,甚至是将来的帝王!”

乾风帝的鹰眸猛地看向定王,毫不客气的开口。

“儿臣——”

“闭嘴!朕不想听你辩解,事实怎么样,朕有眼睛,看的出来!”

乾风帝一见定王张嘴,就知道定王想要说什么,无非是说他没这种想法。

呵,他怕是真将自己当傻瓜了吧!

乾风帝心里其实隐隐有些失望,要是定王能像个男子汉一样承认,他还能高看定王两分,可这定王——

定王被乾风帝训斥的,只能尴尬的低着头,可心里却涌起一股子的怨恨,凭什么,他明明是长子,家事也不弱,可着急的父皇就是不愿意立自己为太子!

“皇上,定王也是您的儿子,您怎么能——”

颖贵妃最引以为豪的就是有定王这个儿子了,一听乾风帝这么训斥定王,顿时忍不住开口。

“你也给朕闭嘴。自打你入宫,你做了多少好事,你当朕是傻子,不知道!”

乾风帝对颖贵妃也是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了,这女人太嚣张,太跋扈,压根儿是属于目中无人了!

“皇上如今看不惯臣妾母子,臣妾无话可说。”

颖贵妃还想再跟乾风帝顶,可是再看到定王和温伯拼命的给她使眼色,最终她还是只能将满腔的不快压在心里。

“看不惯你们母子?定王,朕就不说了,仗着自己是皇长子,就肆意欺负底下的弟弟。你颖贵妃也是不遑多让,嚣张跋扈的,就连皇后都不放在眼里了,你跟朕说说,是不是要朕废了皇后,让你去当皇后啊!”

最后一句话,乾风帝是说的有多咬牙切齿就有多咬牙切齿。

颖贵妃身子一抖,她做梦都想着让乾风帝废了颖贵妃,让她当皇后,可这些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她可不敢说出来。

“臣妾不敢。”

此时颖贵妃心里才有些慌张,其实自己平时的一些小动作,乾风帝都是知道的,只是平时懒得跟自己计较,可如今,乾风帝似乎是想着跟他们算总账了一般。

“父皇,母妃虽然平时为人有些嚣张,可从未作为大逆不道事情,还请父皇看在母妃伺候您这么多年的份儿上,饶恕母妃吧。”

定王是个孝子,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今天她无论是不是能力躲过这一劫,他都要希望颖贵妃能平安无事,起码,就算没了他,母妃身边还有和宁跟十皇弟。

“你倒是个有孝心的。这次虎门关大捷,朕也不想再多开杀戒了。温伯,记住你现在已经是温伯了,从你儿子开始,这爵位就要开始降了。”

乾风帝斜睨了一眼温伯,毫不客气的再次在温伯的心上撒盐!

“臣明白。”

温伯有些难堪的磕着头,先祖浴血得来的爵位,居然要这么毁在他的身上,他死后怕是都没有脸去见列祖列宗了!

颖贵妃伤心的看着温伯满头白发,可怜自己的老父,这把年纪了,还要受到这种痛苦,都是她这个当女人的不孝!

“至于定王,还有颖贵妃。这让你们自己选择吧。”

乾风帝扫了一眼定王和颖贵妃,鹰眸深处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定王和颖贵妃浑身一震,他们有预感,乾风帝接下来的话,绝对不会是他们想要听到的。

可惜,他们不想听,还是要继续听。

“你们听好了,朕让你们自己选择。要么朕将定王将为定郡王,要么是你颖贵妃将为颖妃。两个选择,你们自己选吧。”

定王和颖贵妃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没想到他竟然会让他们做这种选择。

定王只是楞了一会儿,就立马做出了决定。母妃要是被将为妃位,皇后还有其他跟母妃不对盘的人,肯定会落井下石,他身为人字,绝地不能让母妃承受这样的痛苦。况且母妃这么高傲的一个人,也绝对不可能忍受。

“儿臣愿意——”

“臣妾愿意降为妃位!”

颖贵妃在定王开口前,抢先一步说道。

“母妃!”

定王眼神复杂的看着颖贵妃,眼底是满满的心痛与无奈。

“臣妾愿意降为妃位。”

颖贵妃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定王,再次坚定的开口。

“余中去跟太后禀报一声,颖贵妃即日起降为颖妃,不过念其身下有一子一女,她以后还是享受贵妃份的份例吧。”

褫夺了她的贵妃,却还给她保留贵妃的待遇,颖贵妃,不,现在是颖妃了,她真心想笑,不知道是该笑这男人的太无情,还是该笑自己太愚蠢了!

“臣妾谢皇上隆恩。”

颖贵妃在磕头的瞬间,再也忍受不了心头的屈辱,眼泪夺眶而出。

乾风帝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颖贵妃就没有再说话,反倒是看向定王,“原先你是在礼部吧,这次回去,就直接回兵部吧。记住,你是朕的长子,你有资格争夺皇位,朕当年也是从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可你永远给理朕记住,你要耍手段可以,你要陷害人可以,可这一切,必须有一个前提,绝对不会有损大梁的利益!

你看看你之前干的都是什么蠢事!

朕当初不就是多宠信了一点肃王,你就沉不住气了,无论是在朝堂上,还是在朝堂下,你明里暗里的讥讽肃王。还有颖妃,你在后宫又是怎么刁难苏嫔的,你们真当朕是傻子,不知道!

你还不是大梁的一国之君,就敢连同温伯一起吃空饷,你们的胆子真是大啊!”

定王喝了温伯心里同时一惊,其实在他们心中,一直以为这空饷的事情,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今时今日,乾风帝还会提起。

“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不跟朕喊屈啊!”

乾风帝冷笑的看着定王和温伯。

“皇上,定王和老臣确实吃了空饷,可肃王——”

“肃王也有,朕知道,不过跟你们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是因为——”

温伯张了张嘴巴又要反驳。

乾风帝却已经懒得再听,“你是想说,肃王没你们贪的多,是因为他没势力,没这个本事?”

温伯一噎,其实他就是想说这个。

“定王,你知不知道,朕最对你失望的是什么?”

定王有些好奇的抬起头,乾风帝对他不满,这一点,定王心里一直很清楚,可到底为何不满,说实在的,他还真的不是很清楚。

乾风帝看着定王的模样,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朕刚才跟你说的,你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你耍手段可以,你想争皇位也可以,只有一点,绝不能损害大梁的利益!可你做的都是什么事情?在朝堂上,只要是肃王提出的政见,你通通反对,你怎么不仔细想想,那些政见里到底是不是有利国利民的?

温伯让你贪空饷,朕不知道你到底是多没有脑子,才会被定王说动的。

当初你也在边关打过仗,你自己说说,边关的将士苦不苦。”

定王的记忆一下变得有些朦胧,他年轻的时候,曾经随着温伯去过边关,那里苦!真的苦!

夏日炎热似蒸笼,冬日寒冷犹冰浇。

就算当时自己和温伯的地位高,可是在边关可没有什么大鱼大肉给他们,不过他们吃的已经算是军营里最好的了,起码有鱼有肉有菜。

大多数将士,也就只能吃些菜,甚至米饭里都有掺了沙子的。

“看来你是知道那些将士有多苦的了。那些将士,几乎常年都看不到自己的家人,每天的伙食甚至想看到点肉食都困难。还要日日操练,抵抗外敌,随时都会将自己的性命丢掉!

他们为的什么?就是为了那一点点的饷银,有家人的,希望那一点点饷银能让自家的日子过得好一点,没家人的,也是要靠那一点点的饷银过活。

可你做了什么?你从小身为皇子,朕自认为没有亏待过你吧。

难道在你眼里,因为温伯是你外公,所以他什么什么,你都相信,反倒是朕这个父皇,就成了处心积虑的害你?”

身在帝王家,有太多太多的无奈,哪怕是父子,最后说不定也会反目成仇,可定王做出的那些傻事,简直让乾风帝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定王被乾风帝一番话说的,几乎是羞愧难当。

还记得当时温伯是怎么来劝自己的,他要是想当皇帝,人脉金钱一样都不能少。

一开始温伯让自己贪污边关将士的饷银,他还有些犹豫,后来不知怎么被说动了,他也就干了。

甚至到后来他的胃口越来越大,甚至伙同温伯开始假立名目,搜刮边关将士的饷银。

定王越想约觉得心惊,真不知道他当时怎么会做出这么畜生不如的事情。

“儿臣知罪,请父皇恕罪。”

这一次,定王是真心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定王,你是朕的长子,朕对你是寄予厚望。以前的事情,朕可以当做是你受了温伯的挑唆,一时糊涂做出来的。可你要记住,朕只会再给你这一次机会。好好踏实的在兵部干些成绩出来吧。”

乾风帝这次倒是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温伯,你也给朕记住了。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也别使使了。朕每次看着都头痛,之前你吃空饷,贪污边境的饷银,朕看在温伯府曾经是开国元勋的份儿上,最后放你一马。可你记住了,你的情面已经越用越少了。你如今是温伯,传到你儿子,就是温爵了。再到你孙子,哦,是没有了。你可千万不要让你儿子都不能袭到爵位。”

温伯的心一颤抖,他明白乾风帝这是在警告他。要是再做出什么事情碰到乾风帝的底线,那么乾风帝是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温伯的爵位就在他时身上到头了。

“老臣多谢皇上隆恩。”

“都出去吧。”

定王、颖妃还有温伯得到口谕忙不迭的就打算出去。

当定王呀出门的时候,乾风帝忽的开口,“定王,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你再把我不住,朕对你就真的一丝父子之情都没有了。”

定王浑身一震,他当然明白乾风帝话里的意思。

“儿臣不会辜负父皇。”

乾风帝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眼,任由他们出去。

“启禀皇上,昭慧长公主有纸条让奴才传给皇上。”

乾风帝不禁笑了,“拿进来吧。”

很快就有一个小太监捧着锦盒进来。

余中立马上前接过,然后递给乾风帝。

乾风帝接过盒子以后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张纸条,上面清楚的写着,荣安两个字。

乾风帝的眼眸缩了缩,他知道,这是昭慧给凌筱雅定的封号。

“荣安?昭慧不像是会取这样封号的人啊!”

乾风帝忍不住喃喃自语。

小太监张了张嘴巴,似乎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话还不赶紧跟皇商禀报,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余中见状连忙低声斥道。

“启禀皇上,其实原先长公主写的是宁安两个字。不过后来是太后说,宁安的宁跟和宁的宁冲突了,不如换一个的好。后来,长公主又换了几个,不过太后觉得都不太满意,就亲自写了荣安两个字。”

小太监被余中斥责后,忙不迭的就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宁安?这倒是符合昭慧的习性,不过这宁确实不好,跟和宁的宁冲突了。荣安,荣华富贵,平安幸福。母后也是够贪心的了。”

乾风帝轻轻咀嚼了一下“荣安”两个字,幽幽的说道。

“好了,东西送到了,你就回去吧。跟太后说,这两个字很好,朕也很满意,对了,余中,这小太监还挺机灵的,好好赏赐。”

小太监一听乾风帝打赏,顿时高兴的不行,也是这么好的事情,谁会不高兴呢!

虎门关

凌筱雅、徐子寒还有虎门关的军医联手总算是将虎门关的瘟疫彻底控制住了。

凌筱雅发现这些军医对外科倒是挺擅长的,不过,对识别毒药方面就有些不太擅长了。

于是凌筱雅这几日就教这些军医如何识毒。

凌筱雅还专门去找了洪胖子,教他如何分辨食物是否有毒,甚至她连肉类都已经考虑到了。

洪胖子是真心赶紧凌筱雅,不说上次凌筱雅救了他的性命。就说现在凌筱雅也是真心教导了他不少东西。

不知不觉间,凌筱雅才发现时间过得还是挺快的,她竟然已经离家那么长时间了。

想想,如果她年后就要回梁都,那她和林氏、凌平安就没有多少时间相处了,所以她想早日赶回落霞镇。

燕翎也知道分别的日子即将到来。

可惜,他很忙。

先是要防备西漠大军卷土重来,还要将虎门关的百姓从玉清关迁回,各地蜂拥而来的军队他也得安抚好。

所以说,燕翎这段日子确实是忙碌的可以。

就在凌筱雅准备向燕翎提出告辞的时候,燕翎就先找上凌筱雅了。

凌筱雅在看到燕翎身旁的女子,微微有些愣神。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贴身女侍卫。”

燕翎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凌筱雅微微有些愣神,说实在的,她身边已经有一个冰玉了,真心对这什么女侍卫,不是太感兴趣。

不过这是燕翎给的人,不知为何,凌筱雅潜意识里就不太想要拒绝了。

“谢谢你了。”

燕翎一听凌筱雅接受了,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喜悦。

“她是冷霜。你放心,冷霜对你的忠诚来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冷霜?凌筱雅仔细想了想,她身边就有一个冰玉,没想到如今又来一个冷霜,这倒是挺般配的。

不过,她本身不是一个冷情的小姑娘啊!怎么别人送她的保镖,都那么冷。

这是凌筱雅最为郁闷的地方了。

“以后就由冷霜保护你。”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我已经在军营呆了很长时间了。我到底是一个女子,长时间的呆在军营,到底是不太好,我——我想可以我应该离开了。”

话说出口,凌筱雅就有些感伤,真是见鬼了,她感伤什么啊!燕翎又不是她的谁!不对,她才不是因为燕翎感伤呢!她是因为舍不得这些热血淳朴的将士!

嗯,没错,这跟燕翎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

燕翎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等我去接你。”

简单的五个字,却让凌筱雅的心莫名的跳了起来。

“我——我会等你。”

凌筱雅一张俏脸突然涨的通红,真是见鬼了,她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她跟燕翎有什么一样。

镇定!镇定!凌筱雅,你今年只有11岁,都还没有成年呢!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

空气里隐隐流动着不一样的味道,最后还是燕翎最先落荒而逃。

凌筱雅有些迷惘的看着燕翎离去的身影,在战场智商,面对千军万马都能面不改色,甚至面对死亡的威胁,也能镇定自若的燕翎,怎么会突然变得跟个毛头小子似的。

“姑娘,忠勇侯喜欢您!”

凌筱雅就在沉思之际,冷霜猛不迭的开口。

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真心是吓了凌筱雅一大跳!

------题外话------

时间来不及了,还差一点字数,七七就只能先发上来了,还请亲们见谅啊!

最近七七的更新很不稳定,七七再次郑重向亲们道歉。可是没办法,七七最近能保持更新字数,就已经是耗尽全力了,希望亲们在这段时间里能体谅七七一下,等过了正月十五,七七的更新会逐步恢复到早上。

最后再次感谢一直支持七七的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