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凌筱柔的丑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日后,凌筱雅还是决定启程回去了。

原本燕翎是打算为凌筱雅办一个欢送晚宴的,最后还是凌筱雅拒绝了。

毕竟燕翎那么忙,为了自己再办一个欢送晚宴,怕是不太好。

将士们听到凌筱雅要走,也觉得很不舍得,毕竟这一个月来,凌筱雅对他们的付出,他们都是看的见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这段日子,他们可以说是跟凌筱雅一起同生共死了!

凌筱雅要离开的那一日,倒是有不少人来送她。

洪胖子也来了,她给凌筱雅送了一些水煮的鸡蛋,“筱雅,这是火头营自己做的鸡蛋,你要是不嫌弃就带着吃吧。”

凌筱雅伸手摸了摸那袋子,里面起码有十多个。

凌筱雅打开袋子,只从里面拿了一个鸡蛋,“我就拿一个就行了,其他的就都留给大病初愈,或者受伤的将士好好补补身子吧。”

“筱雅,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还没见过人跟你一样实心眼,这么关心将士的死活。”

洪胖子看着手上的鸡蛋,一时间感慨万千的开口。

凌筱雅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伟大,毕竟她也只能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燕翎也来送凌筱雅了。

凌筱雅在看着燕翎那俊美无双的面容,心里微微有些打鼓,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冷霜那一句,燕翎喜欢她!

燕翎则是深深的凝视凌筱雅,漆黑深邃的眼眸中隐隐有些不舍。

良久,燕翎才轻启犹如樱花瓣的唇瓣,“记得好好保护自己,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让冷霜传信给我。”

忽然,凌筱雅眼神一变,燕翎这才记起,他刚才的话似乎是在说,冷霜是他派着监视她的人。

于是燕翎连忙开口补救,“冷霜既然跟了你,她就是你的人,以后也只会听你一个人的命令,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只是我想着万一你遇到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可以让冷霜给我传信,就算我远在边关,可在落霞镇也是有人手的。”

凌筱雅努了努了努嘴嘴巴,这话听着还让人觉得舒服了一点,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放心,我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肯定第一个找你帮忙。背后有大叔好乘凉嘛!你这大树够大,我很乐意找你帮忙啊!”

凌筱雅开玩笑似的说道。

“对了,这是将士们让我给你的。”

燕翎见凌筱雅真的没有介怀,这才慢慢松了一口气,然后从清风手上拿过一把油布伞。

凌筱雅有些好奇的打开一看,那伞打开以后就是密密麻麻的字。

凌筱雅大略看了一下,那好像都是人名,“这是——”

“将士们都感念你的恩德,可不知道该给你送什么,我就给他们出了一个主意,让每个人将自己的名字写在油布伞上,有些不会写名字的,就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你不会嫌这礼物不够名贵吧。”

凌筱雅摇了摇头,“怎么会,我像那种人吗?这是我凌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我很喜欢,真的。”

对凌筱雅来说,礼物珍贵与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心意。

看着凌筱雅脸上灿烂的笑容,眼底溢出的笑意,燕翎知道凌筱雅说的是真心话。

凌筱雅手上拿着油布伞,郑重的看着燕翎,“那个赵飞在你手下,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培养他。”

凌筱雅对赵飞的感觉不错,很实在的一个人,看赵老板一双眼睛不停的往燕翎和自己这里瞄,凌筱雅就知道他肯定是很关心赵飞的事儿。

“你放心,赵飞是个不错的,让他跟在我身边两年,我一定会好好栽培他。以他的资质,两年后,副将应该不是问题。”

燕翎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量,正在和赵掌柜话别的赵飞听到了,“侯爷,真的吗?我真的两年后就可以当副将了吗?”

“侯爷说的当然是真的了,你个小兔崽子,侯爷,以后这小兔崽子就交给你了,您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千万不用客气。那个赵飞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有可能,您就帮他看看,找个媳妇儿呗,小老头这辈子已经没有其他的心愿了,就想看到这小兔崽子娶媳妇,然后给我生个孙子。”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赵老板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真心是刷新了她的下限,了不起!

“爹,我娶什么媳妇儿啊!我要跟着侯爷学本事,然后保家卫国!”

作为当事人的赵飞一下子不满了,他才不想娶媳妇呢!在他眼里,娶媳妇什么的,就是麻烦!

清风无语的看着赵飞,还娶媳妇!没看到主子还是个光棍嘛!就赵飞那个连毛都没有张齐全的竟然还想要娶媳妇!这简直是在痴人说梦话!

凌筱雅担心再听到什么超过她下限的话,跟燕翎道别以后,就跟着大队伍离开了。

徐子寒倒是十分沉默,一路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在想什么,一路上都没有见你开口。”

赵老板没有开口,是在思念赵飞。

徐子寒呢?哦,对了,是在想伤药的事情吧。

“忠勇侯应该将伤药的事情都跟你说了吧。”

徐子寒点了点头,眉眼间难得有些凝重。

“嗯。”

“瓶子其实也就是瓶口上要镀银有些麻烦,其他跟普通的瓶子没什么区别。”

凌筱雅以为徐子寒是在担心药瓶的事情,于是开口劝道。

“药瓶的事情不是很麻烦,我只是在想,要是能将这伤药的生意做到宫里就好了。”

徐子寒忍不住喃喃开口。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子寒,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在想这个!

“宫里?”

凌筱雅因为太惊讶,所以这声音都忍不住有些大了。

徐子寒倒是没有将自己意图瞒着凌筱雅,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没错,这么好的伤药要是能进贡到宫里该有多好。”

“你是想着跟皇商徐家抢生意吧!”

皇商徐家既然是专门给皇宫进贡药材的,那么无疑,肯定是包括了伤药这一块。

“是!”

凌筱雅像是第一次认识徐子寒似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徐子寒,只差要将他看出一个洞来了。

“那你现在别想了,第一这伤药已经确定是要供给给军队了,就算皇宫也要,数量也不会太多,毕竟这伤药的价格太便宜了,你就是拿玉瓶、金瓶去装,价格也高不到哪里去!”

凌筱雅直接想要打破徐子寒的痴心妄想。

“玉瓶?金瓶?我想,就算是皇上也没有那么奢侈吧。”

凌筱雅耸了耸肩,她没见过皇帝,不过她还真以为皇帝都是白玉为勺金为箸呢!

“其实你想要将伤药的生意做到皇宫,也不是不可能。”

凌筱雅突然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可是说完以后她就后悔了。

果然徐子寒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绿油油,只差想将她一口吞下了。

“别这么看着我。你这次在瘟疫上帮了我很多,我已经拿东西还给你了,想做宫里的生意,靠自己,跟我没多关系。”

虽说自己的身份马上就要变了,什么皇商,在她眼中,马上什么都不是了,不过她还是没打算要跟徐子寒继续扯上什么关系,不是看不起他的身份,而是他身上的戾气太重,一天到晚除了报仇以外,他心里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人,其实最好不要接触医术,否则不知道那是害人还是怎么样。

当然了,这话凌筱雅没有对徐子寒说,其实恐怕徐子寒自己心里也是有感觉的,不过报仇,已经是他的执念了,他根本就不可能放弃。

“你说的对,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是没有资格再让你帮我。”

这次,徐子寒倒是十分豁达的开口。

凌筱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子寒,她都有些怀疑,眼前的人还是她认识的徐子寒吗?竟然变得这么通情达理。

“你要是能放下心中报仇的执念,你——”

不知为何,凌筱雅突然想要劝一劝徐子寒,不过话还没有说完,就让徐子寒打断了,“我的私事,你没资格插嘴。”

冷冰冰,毫无感情的话,让凌筱雅的心一下子凝固。随即,凌筱雅不禁苦笑,她可真算是一个傻子了,徐子寒想要做什么,还需要她多嘴吗?

“你说的对,我是没资格,刚才是我多话了。”

“徐公子,我家姑娘也不是你有资格喝斥的!”

冷霜的话就犹如她的名字一样,冷如冰霜。

徐子寒眯着眼打量着冷霜,眼底隐隐有危险的光芒闪烁。

凌筱雅按住了冷霜,“冷霜。”

冷霜不服气的看着徐子寒,忠勇侯将她给了凌筱雅,那么以后她的主人就是凌姑娘了,她是认了主人,就会全心全意的忠心于自己的主人,所以她现在忠心的就只有凌筱雅!

况且徐子寒的话说的确实是无理至极,冷霜是知道凌筱雅身份的,凭着昭慧长公主,凌筱雅肯定是能被封为郡主的!堂堂的郡主哪里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能够辱骂的!他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抱歉,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

徐子寒没有再理会冷霜,反倒是直接向凌筱雅道歉。

当年的事情,就像是他心中的一颗毒瘤,只要稍微触碰一下,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在燃烧,都在腐烂!

“没有,是我不应该多话。如你所说,你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作为一个外人,我不清楚,也没有资格多说什么。”

凌筱雅真心是恨不得拍一拍自己的脑袋,难道她以为经过这次的事情,徐子寒就将她当做朋友了吗?显然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可笑至极,让人听了简直恨不得大牙都要笑掉吧!

徐子寒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接触瘟疫病人,愿意冒死赶到虎门关来医治得了瘟疫的将士,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他想要报仇。

凌筱雅真心觉得自己发烧了,竟然会想着徐子寒成了大仁大义,无私奉献的人呢!那简直就是胡扯!

在徐子寒眼里,除了报仇,怕是什么都没有了!她自作多情的开什么口!

虽然心里非常不舒服,可凌筱雅也确实没有资格去责怪徐子寒。

一路上,凌筱雅变得更加沉默,或者说这沉默就仅仅是针对徐子寒一个人的。

徐子寒几次三番的想要张嘴跟凌筱雅解释,可是在看到凌筱雅那冷若冰霜的脸,他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确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有他的执念,而她永远不可能理解,所以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么一想,徐子寒的心似乎更冷了,心好似莫名缺了一块东西,怎么都找不到了一样。

*

“燕翎!难道你真的是本宫的克星不成!多次追杀,你都能躲过,这次好不容易,先是让虎门关大多数将士得了瘟疫,西漠五万大军又趁势来袭,明明,燕翎都已经做了玉石俱焚的准备,为何,为何到了最后,他却还是毫发无伤!甚至还将西漠几十万大军给赶回西漠,立下不世功勋!”

卫戎双眼通红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密信,骨节分明的大手恨不得将手中的纸给捏碎!

此时在卫戎身边伺候的人,全都匍匐的跪在地上,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成了殃及的池鱼!

“燕翎!本宫定跟你不死不休!”

卫戎的眼底闪过疯狂的光芒,同时带着一丝决然,似乎定要跟燕翎一决生死才能罢休!

落霞镇

经过三天的赶路,凌筱雅一行人总算是回到了落霞镇。

凌筱雅跟赵老板还有徐子寒告别后,就带着冷霜回凤阳村了。

凌筱雅看着拦着自己路的杨二婶子,不禁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竟然一回到凤阳村,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杨二婶子!

“杨二婶子,你要是没事,可否让一下路。”

其实凌筱雅最想说的是,好狗不挡道,不过想想杨二婶子的为人,自己要是真说了,她怕是有要在那里纠缠不休,他头都要痛了!

“哟!我听说你去边关送药了,没想到你命还挺大,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杨二婶子不阴不阳的开口。

凌筱雅冷冷的看着杨二婶子,自从杨锄的事情以后,这什么杨二婶子几乎可以说是恨她入骨了!

凌筱雅也懒得再跟她说些其他废话,“你要是没事,就让开,我还要回去!”

说完,凌筱雅就打算绕开杨二婶子回去。

“哟,干嘛那么急着回去啊!是不是要回去看你那不知羞耻的姐姐啊!”

凌筱雅闻言,脚步顿了顿,转过身,眼神冰冷的看着杨二婶子,“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我姐姐,不是你能随口污蔑的!”

凌筱雅虽然对凌筱柔没有太多的姐妹之情了,可她也不希望别人随口污蔑凌筱柔,说她坏话!

“哼!我嘴巴哪里不干净了!你姐姐干的那下三滥的事情,我真是想起来都嫌脏!你看看你姐姐那么无耻,我看你这做妹妹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两姐妹都是骚蹄子——”

“啊!”

冷霜毫不客气的直接伸手将杨二婶子的下巴给卸了。

骨骼移位,那剧痛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忍受的,杨二婶子只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杨二婶子痛得,眼角泪水都出来了,怨恨的盯着凌筱雅,可是在扫到一旁的冷霜的时候,还是心生忌惮。

凌筱雅却懒得再看杨二婶子,这人就是欠收拾,冷霜将她的下巴给卸掉,真是太好了!

凌筱雅现在急于回去,她想知道凌筱柔又干了什么蠢事。

凌筱雅隐隐有一种直觉,觉得凌筱柔干的蠢事八成是和吴高升有关系。

难道是林氏没有看住她?

凌筱雅越想越觉得心里烦躁,脚下的步子也不禁快了。

等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冰玉正巧来开门。

冰玉一看到凌筱雅,眼底闪过一丝狂喜,“筱雅,您回来了!”

凌筱雅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冷霜进门。

冰玉在看到冷霜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她只是一个丫鬟,有些事情她没资格插嘴。

“冰玉,我姐最近怎么样了。”

还是从冰玉这里了解情况吧。其他人的话,凌筱雅真心觉得最多只能信上一两分。

“呃——”

冰玉没想到凌筱雅一进门就问凌筱柔,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凌筱雅脸色一寒,看来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凌筱雅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跟我说实话吧,我有心理准备。”

“筱雅,您还是先坐下吧,我——我担心您待会儿受不了刺激。”

冰玉忍不住开口说道。

“筱雅,你回来了。”

罗氏在看到凌筱雅,眼底同样闪过一丝高兴,毕竟凌筱雅之前可是去治疗瘟疫患者,如今能好好回来,这真的可以说是有福了。

“表姨,一个月没见,宝儿好像长高了!”

凌筱雅见宝儿如今长的是越来越白白嫩嫩的,心里是愈发的喜欢了。

“筱雅姐姐。”

宝儿一看到凌筱雅,就咧嘴笑了起来,要不是有罗氏拦着,恐怕他就直接冲上来抱凌筱雅了。

“宝儿,你乖乖的去院子里玩儿。”

罗氏拍了拍的脑袋,柔声吩咐。

“哦!”

宝儿很懂事,知道大人们是有事情说,所以很听话的拿着拼图到外面玩儿了。

这拼图还是凌平安去书院,林氏担心他玩物丧志,所以才留在家里给宝儿的。

“表姨,您也跟我说说我姐到底做什么了。”

凌筱雅深吸一口气,看着罗氏说道。

“那个筱雅,你还是先坐下来吧。我——我也担心你待会儿一个太激动会不会直接晕过去。”

连罗氏也这么说,凌筱雅的眉头皱的是更加紧了,寻了一张椅子做了下去。

“筱雅,自从你去军营送药材,本来家里是什么是事情都没有的,你姐姐也好像是越来越看的开了,整个人都恢复了正常,时不时的帮着你娘做一些针线活,或者跟你表姨一起做布娃娃。

你娘见你姐也终于恢复正常了,心里也渐渐放心下来,不再限制你姐姐的自由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传来消息说,客似云来的老板,对了,就是吴高升,他得了瘟疫快要死了。

当时你姐姐很震惊,你娘也以为你姐姐要做出什么事情。所以也紧紧盯着她。

不过好在,你姐好像还挺正常的,就连我以为你姐姐已经放下吴高升了。毕竟一时迷恋,真心不算什么。

可是一天晚上,众人都熟睡了,那次不知为何,我也睡得特别沉。

第二天醒来后,就发现你姐姐不见了。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急了,生怕她是不是被歹人给掳走了。

所以忙着去找,我当时就想着你姐姐是不是去找吴高升了。

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跟你娘说了,你娘只是微微有些怀疑,马上就否决了我的想法。”

冰玉说到这里,微微停了停。

尽管没有听完,凌筱雅都能猜到凌筱柔这次又不知道做出了什么事,而且绝对是跟吴高升有关系。

凌筱雅很想掰开凌筱柔的脑袋看一看,你他妈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难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你就只看得到一个吴高升了!

“然后呢,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凌筱柔就算做出再无耻的事情,我也有心理准备了。”

“后来,我们所有人都找了两天,最后没法子,我就劝你娘报官,你娘也同意了。

等我们去了镇上,又听到流言,说什么有一个不知羞耻的姑娘,居然自己跑到了吴高升的家里,自请照顾他,最后照顾着,照顾着到了床上去。”

冰玉平时都冷冰冰的,可是到底是一个黄花大姑娘,所以说起这话,还是很羞涩的,越说到后面就越小声。

“凌筱柔?”

凌筱雅现在突然好佩服自己,她竟然不生气了,可能是已经被打击到麻木了。

冰玉点了点头,“当是你娘不相信,还差一点晕倒,我想着,你姐姐就算有些糊涂,应该也做不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所以就劝你娘亲自去看一看。后来到了吴高升家,就看到吴高升和你姐竟然在井边亲吻。”

说到最后,冰玉连脸都有些红了。

“后来。”

凌筱雅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嘶哑着嗓子开口。

“后来,你娘是彻底晕倒了。你姐姐和吴高升也是吓了一大跳。然后请了大夫,你娘好不容易醒了,就直接打了你姐一耳光,你姐哭着说自己已经是吴高升的人了,让你娘成全她。”

无耻!不要脸!除了这两个词以外,凌筱雅已经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凌筱柔了!

“那个,后来你娘坚决要将你姐带回来,当时我陪着,可你姐死都不愿意,我就直接动手将凌筱柔打晕扛回来了。你姐回来以后,就吵着要嫁给吴高升。

你也知道这屋子的隔声效果不太好,离这里不远,还有一群人在建新屋。

他们从你姐的话里,大约也能猜到事情发生的大概了。

后来房子建好了,可你姐姐的事情也就这么传出去了。”

难怪让她找个椅子坐下,此时别林氏晕倒了,她也想要晕倒。

看来是她评价错凌筱柔了,她不是蠢,她也不是猪,她是白痴,白痴中的白痴!

自己做了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情,她不知道遮掩也就算了,居然还吵吵嚷嚷的让全天下人都知道她做的丑事,凌筱雅都很佩服凌筱柔。

难怪杨二婶子都知道了!

“我娘和她呢?”

凌筱雅现在已经是不想再喊凌筱柔姐姐了,那么个不要脸,又不知道羞耻,还白痴的人,她真的对她是无话可说了!

“你姐不是吵着喊着要嫁给吴高升。你娘本来被她气得差点又卧病在床,可是没法子,毕竟你姐已经是吴高升的人了,所以你娘也只能认了,就带着你姐姐去了吴家。可是谁知道吴高升的娘不愿意让凌筱柔进门,也开始吵起来,那次我可是跟着一起去了,你娘又被气晕倒了。你姐不顾你娘,还是一个劲儿的对着吴高升的娘哭,说什么她是真心爱吴高升,没有他就活不了。”

畜生,凌筱雅默默的又给凌筱柔添了一句评价,连自己的亲娘都不管了,这种人还是人啊!

“我娘的身子怎么样了?”

“那个,我把你娘送到了回春药铺,赵掌柜给诊治了,说是情况不太妙。整个人也不能移动,所以就只能暂时呆在回春药铺。”

其实最近冰玉一直在回春药铺照顾林氏,只是正巧回来。

“凌筱柔呢。”

凌筱雅想知道凌筱柔在干嘛。

“那个——”

冰玉又开始支支吾吾的,连句话都说不全。

“说吧,我被打击的可以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凌筱柔自此就是回春药铺和吴高升的家两头跑,每次到回春药铺的时候,就是让你娘起来,陪着她一起去吴高升的家,让吴高升为她负责!那个,她在吴家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筱雅啊,你要是难受,就直接发泄出来,这么憋着不太好。”

罗氏有些担心的看着凌筱雅。

“我不难受。对她,我早就应该死心了,我怎么可能对她再心有幻想!冰玉,这几日你也辛苦了,你好好在家里休息吧。冷霜,你陪我去一趟回春药铺。”

虽然赵掌柜说了林氏的身子没有问题,可凌筱雅还是担心。

“筱雅,你才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怎么又要出去,不如明天吧。”

罗氏是真的心疼凌筱雅。

“没事,不去看看我娘,我也不放心。”

凌筱雅笑着对罗氏开口。

凌筱雅说着就带着冷霜离开。

罗氏看着凌筱雅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喃喃自语,“明明是亲姐妹,怎么就差的那么多哦!”

冰玉撇了撇嘴,其实她真心怀疑,凌筱雅和凌筱柔到底是不是亲姐妹。

凌筱雅和冷霜到了回春药铺,赵掌柜连忙上前,“筱雅,你来了。”

“赵掌柜,我娘最近给你添麻烦了,诺,这是药钱和住宿费。”

凌筱雅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赵掌柜。

找展柜连忙推辞,“筱雅啊,你这是见外了不是,你娘也就只在回春药铺住了两天,你怎么就给银子。你要是再拿银子就是把我当外人了啊!”

听赵掌柜这么说,凌筱雅才默默的银票收起来。

“筱雅啊,你姐姐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凌筱雅抿了抿嘴,她很想说一句,她不知道。

“那个,你最好现在就去你娘那儿,你姐姐又来了。你姐姐那个哭的,第一次来的时候,我药铺所有的病人几乎都听到了,后来没法子,我只能将你娘移到最里面的厢房,这样才——”

“多谢你了赵掌柜。”

“不用,不用。”

凌筱雅压抑着满腔的怒火,由着人带领去了林氏的厢房。

还没有进屋,就听到一阵的鬼哭狼嚎,“娘,我的清白已经给了吴郎,我这辈子要是不能嫁给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这声音,绝对是凌筱柔的。

领路的小厮有些尴尬,毕竟听到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那个,小的,就先告辞了。”

领路的小厮还不等凌筱雅开口,就立马跑掉了。

凌筱雅忍不住苦笑一声,凌筱柔这是想要将所有的脸都给丢掉吗?竟然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人家几乎是看到她,都要绕道走了!

她活着没意思,那怎么不去死啊!凌筱雅真想嚎,你赶紧去死吧!

凌筱雅深吸一口气,平复下满腔的怒火,带着冰玉一起进了屋。

林氏躺在床上,好似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凌筱柔就跪在林氏的床前,哭的梨花带雨。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凌筱柔,果然眉眼间带了一丝妩媚和成熟,看来她真的是跟吴高升——

凌筱雅有些想不明白凌筱柔的脑袋里到底是长了什么东西,她才13啊!

好,就算古代女人出嫁的早,到了15、16岁就能出嫁了,可凌筱柔这么赶着跟吴高升——

都说古代的女人保守,凌筱雅现在一点都不觉得了,看,眼前的凌筱柔,以前就是保守的可以,如今呢,竟然能做出婚前——

不说了,那些字眼,凌筱雅只要想起来,就恶心的要吐了!

“娘,我回来了。”

凌筱雅来到林氏的床边坐下,然后仔细给林氏诊脉。

“雅儿,你回来了吧。在边关苦不苦,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能去边关呢!你这不是在割娘的心嘛!”

林氏原先闭着眼睛,她是真心不想再看到凌筱柔,虽说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就凌筱柔做的事情,她除了恶心以为,真的是再也找不到其他话来形容了。

如今一听凌筱雅的声音,立马睁开了眼睛。

“娘,您放心,我在边关很好。这不,边关的战事一结束,我就回来了。”

赵掌柜将林氏的身体调养的不从,要是没有凌筱柔每天这么来气一气林氏,凌筱雅绝对相信,林氏立马就能好起来。

林氏身体没病,就是被凌筱柔给气出病来的!

凌筱柔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怨恨,为何,每次只要她一出现,就会剥夺所有人的注意,难道现在不是她的终身大事更要紧嘛!

“娘,我跟您说的,您到底有没有听到啊!女儿已经是吴郎的人了,要是吴郎不娶女儿。女儿这辈子还活着做什么!”

“你给我闭嘴!婚前失贞,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我告诉你,在凤阳村,你现在就应该被浸猪笼!”

林氏撇过头,真是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凌筱柔,好好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太让她失望了。

“娘,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您难道舍得看我被人浸猪笼嘛!”

凌筱柔怨恨的看着林氏,她的娘怎么会这么狠毒!

林氏绝望的闭上双眸,她要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该有多好。

这是林氏这段日子以来,最真切的想法。

“我知道了,在你眼里就只有她一个女儿,我在你眼里算什么。”

凌筱柔深处手手指指着凌筱雅,咬牙切齿的开口。

“把你的手指移开,你要是再敢指着姑娘,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冷霜对凌筱柔也是除了鄙夷以外什么都没有了,就凌筱柔做的那些事情,简直是让人恶心的不行!

同为女子,她真心觉得羞耻!

“你算什么东西!应该是凌筱雅新收的丫鬟吧!你一个丫鬟竟然敢跟主子顶嘴!”

在凌筱柔眼里,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谁,可冷霜和冰玉都只不过是丫鬟而已,而她可是主子,她们有什么资格对自己指指点点的!

“冷霜不是我的丫鬟,是我的朋友。就算她是丫鬟,也只是我的丫鬟,跟你凌筱柔没有半点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冲她吼。”

“好啊!你是发达了,就不愿意认我这个亲姐姐了,是吧!”

凌筱柔整个人都魔怔了,她已经失去了童贞,要是吴高升再不娶她,那她这辈子可以说是都毁了。

再看凌筱雅,原本以为她去给人治疗瘟疫,其实当时她就存着,希望凌筱柔能直接去死的心,可没想到凌筱柔竟然真的治好了瘟疫患者。

之后,凌筱雅又跟着人去边关送药材,当时她又希望凌筱雅能一去不复返,最好死在边关!

可惜她每次,凌筱雅都好好的活着回来!

这让她怎么能不嫉恨!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心里的想法,要是知道了,八成想要笑了。

凌筱柔可不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妹妹,可她却能盼着自己的亲妹么去死,这种人,也真能算是天下仅有了。

“行了,这种无聊的话题,我懒得跟你理论了,你已经魔怔了,你除了自己以外,已经是想不到其他人了。好,那现在就说说你的事,你以为吴家能接受你?”

“你是要看我的笑话吗?我告诉你,你休想!吴郎是爱我的!我已经是她的人了,他一定会娶我的!”

凌筱雅被凌筱柔的高分本吼得耳朵都在震动了,真心的吵。

“行了,你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你说不腻,我也听腻了。吴高升会娶你?那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你看看娘都已经因为你的事情气病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其实凌筱雅也想冲着凌筱柔吼,好发泄一下心头的怒火,不过想到林氏的身子,最后她还是只能心平气和对着凌筱柔开口。

“娘,您再陪我去一趟吴家,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劝服吴郎的娘亲呢!”

凌筱柔向前挪动了两步,拉着林氏的手说道。

“够了,吴高升的娘嫌弃你!你到底要多久才能明白!”

想到当时自己去吴高升家受到的羞辱,林氏真是恨不得死过去!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wh520301童生投了1张月票熊爷mihu秀才送了3朵鲜花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