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上吴家 做妾?/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我该怎么办!你教教我啊!我已经没了清白,要是不能嫁给吴郎,我就只能去死了!你是不是一定要我死了,你才开心啊!”

凌筱柔突然歇斯里地的朝着林氏吼道。

林氏被凌筱柔吼得身子一震,微微蠕动了一下有些苍白的嘴唇,转过头,不想再去看凌筱柔。

“娘,您的身子不好,不要动气啊。”

凌筱雅担心林氏一激动,这身体又会不好。于是连忙开口劝。

“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都做了,我这个当娘的也没本事管教你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要是有本事让吴家娶了你,那是你的本事,我管不着。”

林氏哽咽的开口。

凌筱柔大惊,生怕林氏真的不再管她,“娘,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不管我呢!”

“你够了,你是不是眼瞎了,娘的身子不好,你是不是不刺激死娘,你就不开心啊!”

凌筱雅见凌筱柔竟然还还打算伸手抓林氏的手,于是没好气的直接握住凌筱柔的手臂,狠狠往后一甩。

凌筱柔可能没注意到凌筱雅的动作,手猝不及防的被凌筱雅抓住,差点被整个人都被甩出去。

凌筱柔连忙用手理稳住自己的身子,恨恨的看着凌筱雅,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你就是嫉妒我,等我嫁给吴郎后,我就是县令夫人了!你就是嫉妒我!”

凌筱雅简直是想要笑了,她发现凌筱柔有一个本事,绝对不是她能比的,就是脸皮够厚,而且还有妄想症,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凌筱柔有这种本事!

八成是凌筱柔隐藏的太深了,所以她不知道吧。

“我看你脑子有病!以前那么苦的日子我们都过过来了,可你呢,只不过见了那吴高升一面罢了,就要死要活的,一听他可能得了瘟疫,就迫不及待的去照顾他。不对,冰玉是有功夫的,就算睡着了,这警觉性应该也比一般人要警惕一些,她怎么可能没察觉出你要出门。”

凌筱雅突然意识到不对,皱着眉头说道。

凌筱柔的眼神一下子开始闪烁起来,这次别说是令兄奥雅了,就是林氏也注意到不对了。

“你给家里人下迷药了!”

凌筱雅真心是希望自己能猜错。可是在看到凌筱柔躲闪的眼神以后,她心里就很确定了,她八成没有想错。

“作孽啊!真是作孽啊!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儿!”

林氏真心是恨不得去死,自己原先那么懂事听话的女儿,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她想不通,真心想不通。

林氏越想,眼前却已经被泪水浸湿,模糊一片。

凌筱雅真想要上前狠狠揍一顿凌筱柔,给自己家人下一迷药,她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

其他人先不说,可宝儿呢!他才只有5岁啊!一个5岁的孩子,吸了迷药,万一出什么问题,那该怎么办!

她给家里人下了迷药,万一那天,家里来了贼匪,那该怎么办!

这凌筱柔纯粹就是一个没脑子的!或者说她太自私,心里只想到自己。

凌筱雅不禁叹了一口气,当时在凌家是因为日子过得太苦,凌筱柔自私的本性还没有太凸显,可如今日子慢慢好过了,凌筱柔心里恐怕其实一直觉得是自己在压制她,不让她出头。甚至觉得是自己阻挡了她的光芒,所以她才会越来越不平。

平时还看不出来,可凌筱柔遇到了吴高升,顿时惊为天人,觉得吴高升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凌筱雅为了她好,所以开口劝了她两句,可就这么几句,就一下子触到了凌筱柔心头的逆鳞,觉得她太爱多管闲事了,甚至看不得她好。

要说之前她对吴高升只有四分的喜爱,如今变成十分,还真是有凌筱雅不少的功劳!

“走,我跟你一起去吴家。”

想通所有的事情,凌筱雅就算是对凌筱柔再失望,可她这辈子永远忘不掉,在她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是凌筱柔偷偷给她送了两个鸡蛋,她自己都舍不得吃,却留给了她。

不管对凌筱柔有多寒心,最起码,最初她对自己还是有一份真心的。

就为了那最后一点真心,她帮凌筱柔最后一次吧。

至于以后,凌筱柔要是真的再出什么事情,那就真的不怪她了,她真的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跟我一起去吴郎家,你是不是想破坏?”

凌筱柔警惕的看着凌筱雅,说实话,她真的是一点都不相信凌筱雅。从她第一次开口阻止自己嫁给吴郎,她就认定了凌筱雅是不怀好意!

凌筱雅倒是一点都不生气,要是她还为凌筱柔生气,恐怕最后气死的肯定是自己。

“你这是什么人啊,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加不知好歹的人了!”

凌筱雅不生气,可这不代表冷霜不生气,她越看越觉得凌筱柔不识好歹,要不是看在她算是凌筱雅名义上的姐姐的份儿,她真想好好教训她一顿!

“你到底去不去。吴家现在摆明了不想要你,我要是想去捣乱,还有必要嘛!”

凌筱雅没好气的冲着凌筱柔说道。

凌筱柔想了想,可能是想通了吧,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好。我告诉您,你要是敢破坏我跟吴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筱柔沉着脸警告凌筱雅,恐怕她心里还是很但心凌筱雅会搞破坏一样。

凌筱雅冷哼一声,她对凌筱柔是彻底无话可说了,她咱么想就怎么想吧。

现在她只希望赶紧让吴高升娶了凌筱柔,然后凌筱柔就归吴高升了,她绝对是不会再去管她了!

“雅儿,是娘对不起你!”

林氏突然抓着凌筱雅的手,藏在眼眶里的眼泪是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娘,你在说些什么。您哪里对不起她了!要说对不起,明明也是她对不起您好不好!您十月怀胎将她生下来,还讲她养的那么大,是她欠您好不好!”

凌筱柔看不惯林氏一副“对不起凌筱雅”的模样,那让她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你给我闭嘴!我这辈子,活的堂堂正正,却没想到养了你那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儿!”

如今闯了祸,还让筱雅帮她去解决!凭什么啊!雅儿又不是她的亲生女儿,甚至还因为她受了那么多苦,如今家里的好日子,都是因为雅儿才来的!

“好了,娘。其实她说的没错,如今她已经让吴高升毁清白,她要是不嫁给吴高升,她又能怎么样。难道您真的能看她去死吗?”

要说凌筱雅为何会答应管凌筱柔这摊子烂事,虽说有一部分是因为当初凌筱柔对她的真心,可最大一部分还是因为林氏。

无论凌筱柔多让林氏失望,可凌筱柔到底是林氏的亲生女儿,血缘之情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磨灭的,所以,凌筱雅也只能管凌筱柔这事儿了。

“雅儿,娘——”

“好了,娘,您什么都不用想,虽说吴高升那人很烂,可——”

“你书什么,什么吴郎很烂,吴郎在我心里是天下最好的男人了!”

凌筱柔一听凌筱雅诋毁她心中的情郎,顿时不干了,吊起眉毛怒视着凌筱雅。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了,此时凌筱雅真心是忍耐到了极点了,“你赶紧给我住嘴吧!还天下最好的男人呢!我恶心的真是快要吐了!你怎么不看看那畜生做了什么事儿!还瘟疫呢?我看他肯定没得什么瘟疫吧,否则怎么会占了你的清白!占了你清白不说,如今又不愿意娶你!我真是没见过比他更加无耻的了!”

“吴郎是爱我的!我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的身子交给他的!还有吴郎是愿意娶我的!是吴郎的娘,不让吴郎娶我的!”

想到秦氏,凌筱柔就恨的不行。就跟陈氏一样让人讨厌!可凌筱柔只要一想起吴高升占有自己的那一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脸也不禁红了起来。

凌筱雅对凌筱柔已经是无话可说了,都到了这个地步,她满脑子除了吴高升还是吴高升,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幸亏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此时的想法,否则八成连吐血的心都有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行了,你那个吴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想知道了。一句话,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吴家,你要是有本事让吴高升娶你,那我肯定不管你这摊子事儿!”

凌筱雅真心不想再跟凌筱柔费口舌了,没好气的冲着凌筱柔问道。

凌筱柔张了张嘴巴,林氏病成这个样子,她又没有可靠的兄弟,平安年纪小,此时又在白云书院读书,她能依靠的好像只有凌筱雅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拆散我和吴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筱柔恶狠狠的看着凌筱雅说道。

凌筱雅已经懒得理会凌筱柔了,跟她计较就是让自己不好受。

“你怎么能这么说,筱雅是你的亲妹妹啊!你怎么能这么说!”

林氏痛心疾首的看着凌筱柔,一激动甚至忍不住连声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咳咳咳——”

“娘,您别激动。”

凌筱雅一急,连忙给林氏拍了拍背。

“冷霜,你就在这里照顾我娘吧。”

凌筱雅担心林氏的身体,冰玉又不在,还是让冷霜留在这里的好。

冷霜微微皱了皱眉,“姑娘,我要是留在这里,您去了吴家吃亏怎么办?”

在冷霜心中,最重要的还是凌筱雅,其他人在她眼中,加起来都不及凌筱雅一个人重!

凌筱雅一边帮林氏顺气,一边开口,“放心,吴高升自诩是读书人,肯定不会对我动手。况且就算动手,他还不是我对手呢!”

她可是练过跆拳道的!

冷霜还是不放心,想要再说些什么,凌筱雅就立马抢险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而且我想冰玉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等冰玉回来,我要是还没有回的话,你就让冰玉去吴家找我。”

凌筱雅想着冷霜应该是不认识吴家,冰玉到底去过,所以还是让冰玉去,比较好。

冷霜点了点头,想想这样也好。

“一个丫鬟而已,主子让做什么就该做什么。”

凌筱柔冷冷的瞥了一眼冷霜,不屑的开口。

冷霜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凌筱柔。

凌筱柔见冷霜不理会自己,顿时气得不行,真想好好教训她一顿,不过想想,还是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

在凌筱雅和凌筱柔离开后,林氏忍不住开口向冷霜询问凌筱雅在边关的事情。

冷霜见林氏是真心疼爱凌筱雅,于是没有隐瞒的将凌筱雅在边关的事情都告诉林氏了。

只是心里还在不停的腹诽,这么好的女人,怎么生出的女儿,脑子好像不正常一样。

凌筱雅和凌筱柔来到吴家的大门口,凌筱雅正想要敲门,“等等。”

凌筱雅皱着眉头看着凌筱柔,不知道她到底又想干什么。

只见凌筱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还将自己的衣襟给整理了一下。

这下,凌筱雅不光是嘴角了,就连眼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凌筱柔这样子,真像是去会见情郎的。

对了,她差点忘记了,在凌筱柔严重,去见吴高升八横就是去见情郎的。

凌筱雅忍住心头的怒火,没好气的开口,“你收拾够了没有。”

“你凶什么凶,我难道不得好好整理整理,要不是你,我会那么灰头土脸的嘛!”

凌筱柔一边整理,一边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说。

凌筱雅彻底无语了,她不应该管这女人的,她现在都有些后悔,她干啥要来吴家的!

不过来都来了,她还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凌筱雅懒得再去看凌筱柔,直接抬手敲门。

很快就有人来开门,只是来开门的是一个妙龄姑娘,看着应该有17、18岁了,长的唇红齿白,腰肢纤细,前凸后翘的,看着就像是一个好生养的。

凌筱雅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好奇,是不是凌筱柔领错路了。

她虽然没有来过吴高升的家,可是也知道,吴高升就跟她娘住在一起。吴高升的娘怎么都不可能这么年轻吧。

“你是谁!怎么会在吴郎家!”

凌筱柔一看到那妙龄女子,语气不善的开口。她心里有直觉,这女人怕不是一个善茬。而且对她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吴郎?你是在叫表哥吗?我是他的亲表妹秦琴,也是他的未婚妻!”

最后“未婚妻”三个,秦琴咬的重重的,而且更是优越感十足。

秦琴?亲亲?这名字怎么取得那么暧昧,凌筱雅光听着这名字,就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胡说!什么未婚妻!我才是吴郎的未婚妻子,你个贱女人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琴儿啊,谁在外面乱叫啊!”

一道中年女声响起。

“姨妈,这里有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骚蹄子,竟然敢自称是表哥的未婚妻!”

秦琴一见秦氏,立马挽住秦氏的胳膊,嘟着嘴巴告状。

秦氏立马心疼的拍了拍秦琴的手,然后眼神在扫向凌筱柔的时候,简直连吃了她的心都有了!

“你个贱女人,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来我家了,你还来做什么!”

秦氏看凌筱柔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别提有多嫌弃了。

“吴郎,你在不在,你赶紧出来见我啊!”

凌筱柔也不想理会秦氏,扯着嗓子吼道。

就在吴家的大门口,有不少人都来凑热闹了。

凌筱雅感受到从四面八方而来的眼神,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可偏偏凌筱柔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们看,我听说吴秀才要定亲了,就是跟她那个表妹。”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前段日子,吴秀才生病,不是有个姑娘照顾他,最后照顾到床上去了。好像就是这个吵着要见吴秀才的!”

不少邻居都在指指点点,有说凌筱柔的,也有说吴高升的,不过总结一下,没一句说这两人好的。实在是这两人也没做过什么好事!

“吴高升,难道你不怕你以后的仕途受挫,我告诉你,官员的品德也是考核官员的重要标准之一,这一点,我相信你知道吧,你要是再不出来,好,那我就直接去衙门告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前途!”

凌筱雅知道吴高升就在家,听赵掌柜说,自从吴高升占了凌筱柔的便宜以后,就一直没有出过家门。

尽管这事情对凌筱柔的影响比较大,可是对吴高升的影响也不好。所以这段日子他一直躲在家里。

如今他不愿意出门,好,那她就把事情闹大,看他出不出来!

“你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

凌筱柔瞪大眼珠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筱雅,她从来没有想过去告吴高升啊!吴高升将来的仕途受挫,对她有什么好处,她可是还想着当县令夫人的!

“你赶紧给我闭嘴!吴高升像个缩头乌龟似的躲着,不使用点强硬的手段,你能怎么样!”

“我——”

这次凌筱柔闭嘴了,毕竟此时逼吴高升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说什么!你要去告我儿子!我告诉你,我儿子马上就是落霞镇的县令了,你凭什么去告我的儿子!”

在秦氏严重,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儿子了,一听凌筱雅要去告吴高升,顿时气得不行,没好气的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吴高升现在还不是落霞镇的县令呢!你在我这里摆什么威风!况且你去问问,吴高升这县令是怎么来的,是靠我的方子得来的!怎么现在还没当上县令就开始过河拆桥了!我告诉你做梦!”

丫丫的,凌筱雅也真心觉得自己忍够了,想想吴高升给她的憋屈,她也算是忍无可忍了!既然吴高升那么不要脸了!那她还忍耐什么,干脆就撕破脸好了!

“你要是告官,你姐姐的名声怕是也全毁了。”

秦琴柔柔的开口,只是说出来的话,就跟刀尖子一样的锋利。

“名声?她还要名声吗?我告诉你,她的事情,整个落霞镇是没有人不知道了,我也不在意了,不就是名声吗!大不了鱼死网破,我不在意了!要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这秦琴是个不简单的,要是遇到一个稍微软弱一点的,怕是立马就会让她威胁住了。

不过可惜,凌筱柔的名声早就让她自己作的,什么都没有了,她就算想帮她再保留一点名声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所以那就干脆全都毁了吧!

秦琴面色一僵,显然是没想到凌筱雅的嘴皮子会那么锋利!

“你在说什么,你——”

凌筱柔急了,上公堂,那她还有什么脸!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此时的想法,否则真的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你还要脸,你在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没脸了,现在居然能想到要脸,真的是太难得了!

凌筱雅这次是完全没有好气的看着凌筱柔了,“你赶紧给我闭嘴。”

冲着凌筱柔吼完,凌筱雅就大声对着屋内吼了起来,“吴高升你是想继续当缩头乌龟是吧,那你就继续去当,我倒是要看看,你那么一个品行不端的人,还怎么当县令!”

凌筱雅说着就死命拉着凌筱柔,似乎是想要去报官一样。

凌筱柔压根儿就不想去,可是不知为何,凌筱雅的手死死死的禁锢着她的手,让她怎么都拉不出来。

甚至身子也不禁被凌筱雅给拉动。

周围看热闹的人,议论声是更加大了,显然都是在骂吴高升,居然占了人家女人的清白,竟然还不打算负责。

当然了,还有不少人在骂凌筱柔,小小年纪的,竟然那么不要脸的去勾引男人。

秦氏和秦琴的脸都有些不好看。

“好了,我出来了。你满意了。”

就在凌筱雅拉着凌筱柔走了一段路,吴高升总算是出现了。只是那张脸阴沉的简直能够滴出水来了。

“吴郎!”

凌筱柔一看到吴高升,立马兴奋的开口。眼底荡漾着一池春水般的盯着吴高升。

可惜吴高升对着凌筱柔那副含情脉脉的模样,压根儿是没有半点波动,眼神冰冷的看着凌筱雅。好像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凌筱雅见吴高升总算是出来了,冷冷的哼了两声。

“吴秀才,未来县太爷,你总算是出来了,真是难得啊!你是想在外面谈呢!还是让我们进屋去里面谈呢?你赶紧自己选择,我是没有意见的。”

吴高升看着外面围着那么多人,见他们探头探脑的,就知道如果真的在外面谈,凌筱雅肯定是会将事情闹大,没法子,他只能让凌筱雅和凌筱柔进屋。

“哼!”

凌筱雅就知道吴高升一定会让她和凌筱柔进屋,这人最爱的就是自己的面子还有前程了!

凌筱雅拉着凌筱柔进了吴高升的屋子。

吴高升将他们带到了客厅。

至于秦氏,则是在门外没好气的将看好戏的人给轰走了!

凌筱雅坐在椅子上,看着凌筱柔含情脉脉的看着吴高升,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难道她的眼睛瞎了吗?明明吴高升是恨死她了,这人居然还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秦氏和秦琴将外面看好戏的人轰走后,一起来到客厅。

秦氏坐到了另一个主位上,另外一边做的是吴高升,秦琴则像是一个小媳妇似的,伺候着秦氏。

“吴高升,其他话我懒得跟你说了,我就问你,我姐姐的事情该怎么办。”

恐怕吴家不仅仅是秦氏不想吴高升娶凌筱柔吧,就连吴高升也是不愿意的吧。

看他那一张好像便秘似的脸,凌筱雅就一点都不怀疑了。

“你说什么?让高升娶凌筱柔这不知羞耻的女人?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家高升要娶也该娶琴儿这样的贤内助,怎么能娶你姐姐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

秦氏对凌筱柔的厌恶是显而易见,好似将她当做什么脏东西一般。

秦琴娇羞的低下头。

“不知羞耻?你怎么不说你儿子不要脸,居然趁人之危,毁了凌筱柔的清白啊!”

凌筱雅就算讨厌凌筱柔的不自爱,可是有一点,她还是蛮确定,那就是凌筱柔肯定不会主动献身给吴高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肯定是吴高升自己先主动的!凌筱柔到了后面也就开始主动起来!

“呸!就这种迫不及待想要爬上男人床的贱女人,我家高升是绝对不可能娶的!”

秦氏斩钉截铁的开口。况且现在有秦琴这么好的选择,她怎么可能要吴高升娶凌筱柔呢!

凌筱雅知道,要想从秦氏这里突破已经是不可能了,素以直接看向吴高升,“吴高升,你不是自诩为读书人嘛!如今凌筱柔的清白让你毁掉了,你又不愿意负责。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是不愿意负责,那就公堂上见吧。”

要是吴高升这畜生也是不愿意负责,那就只能上公堂,把事情闹大了。

凌筱柔的脸早就让她自己给作死丢的是一干二净了,上不上公堂,其实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不要动不动拿上公堂威胁我!你别忘了,要是上了公堂,你姐姐的名声也就全都毁掉了!”

吴高升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凌筱雅一个女人威胁,实在是很没面子,于是涨红着脸朝着凌筱雅吼道。

“哈!你担心凌筱柔丢面子,我告诉你,凌筱柔的面子已经让她自己全都作掉了,一点不剩下了!那我还怕什么!如果你要是告诉我,是凌筱柔给你下了药,或者是凌筱柔主动强上你,那我绝对是无话可说,也不会让你负责!你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你毁了凌筱柔的清白,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

凌筱雅气势凌人的看着吴高升,非要从他这里要一个答案不可!

“吴郎!”

凌筱柔双眼含泪的看着吴高升,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我——”

吴高升有时候真心是怀疑,凌筱雅到底是不是一个姑娘。哪有一个姑娘能对说出什么,强上,下药之类的话,这简直就是不知羞耻!

可是他还真是说不出口,那一次他只是得了一点风寒,不知凌筱柔是怎么听成他得了瘟疫。

不过凌筱柔能那么赶来,倒是真的让他挺感动的,再加上当时凌筱柔哭的梨花带雨,他心头一热,所以就忍不住跟凌筱柔成了好事。

事后,吴高升也是真的动过要娶凌筱柔的打算。不过事后,秦氏却坚决反对,甚至还将凌筱柔给骂走。

吴高升想到秦氏对自己多年的付出,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事后,秦氏又将秦琴给带来了。秦琴只比自己小上一岁,比起才13岁的凌筱柔,真的是诱人多了。

再听秦氏想让自己娶秦琴,吴高升的心就一下子偏向了秦琴。

后来,凌筱柔又来闹过两次,吴高升见到凌筱柔那泼妇的模样,对她,真的是彻底没有兴趣。

可凌筱雅不一样,这人什么都敢做。而且她才立下大功,治疗好了瘟疫,冯县令也给她上了请功折子,忠勇侯也是对她另眼相看。徐子寒还在跟她合作生意。朱云郡主更是将理她当做姐妹。

凌筱雅背后有太多太多的人撑腰了,没有一个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行了,看你这样子,肯定不是凌筱柔给你下药,也不是她强上你吧!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的上了凌筱柔,作为男人,就该负责,你赶紧娶了凌筱柔。”

凌筱雅懒得再听吴高升在那里支支吾吾的,直接下结论说道。也不管秦氏和吴高升到底是怎么想的。

“呸!你说娶就娶!这么一个放荡*的女人,我吴家是绝对不会娶她的!”

要是娶了她,那秦琴怎么办!她还想让自己的侄女给她当儿媳妇儿呢!

凌筱雅冷冷的扫了一眼秦氏,“不想负责是吧。好,我也不报官了。我直接上京城告御状,我跟云郡主相识,我相信我要是找她帮忙,她绝对会帮。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你吴高升还想当县令,送你两个字,做梦去吧!”

“你敢!”

秦氏猛地一拍桌子,双眼瞪得跟铜铃一般大,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眼底却带着冰冷的光芒,“你看我敢不敢。你们吴家那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做的出来,我有什么不敢做的。”

凌筱雅就吃准了吴家不敢闹大,在吴高升心里,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官位!

“你太过分了!居然要毁我前途!难道你忘了,我是怎么帮你的了!”

吴高升涨红着脸,阴狠的看着凌筱雅,咬牙切齿的开口。

“你要不要脸啊!你帮我?还是我帮你!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啊!你别忘了,要不是我的方子,你的客似云来如今能有这么好的生意,你早就卖掉自己最后一点产业,跟你娘去当乞丐了!你考了多少次举人?你有考中过吗?明显没有!我看以你的本事,这辈子都别想考中举人!

你如今能一下子当县令,凭的是什么?不还是我的方子,否则你能当县令?谁会想起你这么个没出息的男人!

可你呢?你有一点感恩之心吗?不对,你还感恩之心呢,你是不是把我做的一切,都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了,吴高升我告诉你,本姑娘原本也懒得跟你计较,反正你也实在不算是什么好人,我跟计较,最后生气的还是我自己。

可你这一家子真的是太没有良心,你一知道自己要当吸县令,立马就要去巴结吉祥酒楼的祝掌柜,为啥?不就是因为人家背后是静伯,你想要攀上静伯府。

你还要我以后继续想方子给吉祥酒楼,你是不是当我凌筱雅是傻子还是白痴啊!吉祥酒楼做的那些事情,你是不是都忘了?

不对,看我这记性,你吴高升也不是个大度的,怎么可能忘记,只不过你有奶便是娘,早就大度的将过往的恩怨给忘记的一干二净,只想着去捧吉祥酒楼祝掌柜的臭脚了!

行,你爱捧他的臭脚,你就去!别拉上我!

我以前是看着咱们好歹算是同甘共苦过的,想着你当上县令以后,能继续跟你合作。

不过现在看来,八成是我想错了。

所以,我已经决定跟醉仙坊合作了,你爱把客似云来送给祝掌柜,你就去吧。我没意见!”

凌筱雅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说得吴高升都没有机会插嘴,弄得他一张脸全都红了。

“你——你——”

吴高升伸出手指,你你你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你出来,凌筱雅更是已经懒得再听了。

“你才忘恩负义!你不想想,你们家当初有多落魄,要不是高升当初给了你们凌家一口饭吃,你们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在秦氏眼中,自己的儿子是最好的,所以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反驳。

“谁给谁饭吃啊!当初客似云来快要倒闭了,要不是我,它的生意能那么红火起来?我记得当初,你都已经困难的开始洗左邻右舍的衣服了。给人当起老妈子了。怎么如今日子好了,就开始趾高气昂,做人不要太忘本!”

凌筱雅不是一个刻薄的人,可是如今遇到吴高升和秦氏,她真的是忍不住了。

尤其是吴高升,从他要跟祝掌柜同流合污的时候,凌筱雅就想跟他翻脸,只是一直忍着,这次只是借着凌筱柔的事情爆发出来。

凌筱雅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拉了拉,原来是凌筱柔,“你怎么能这么说吴郎呢!”

凌筱雅闻言,差点没有晕菜!

她真当自己是吃饱了饭撑着,无聊的来找吴高升和秦氏吵架啊!要不是为了她的事情,她有必要嘛!

不过,凌筱雅可是没打算跟凌筱柔解释,这人的脑子现在完全是不好使。

“行了,你吴家都是些什么人,我已经是很明白了。一句话,吴高升你到底娶不娶凌筱柔。要是娶,立马下聘,要是不娶,也行,我立马去找醉仙坊的李掌柜,让他帮忙去联系玉小侯爷,我倒是不相信了,堂堂的侯爷还能治不住你一个还没当上县令的秀才!你要是愿意拼着官途不要,也不想娶凌筱柔,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你——你欺人太甚!”

秦氏怒瞪着凌筱雅,当初她给人洗衣服的事情,是她心里的痛,没想到凌筱雅就这么说了出来,无疑是在剜她的心!

“是啊,吴高升你占了凌筱柔的清白,还不想负责,那时候就不是欺人太甚了。”

凌筱雅阴阳怪气的开口。

“她要进吴家的门可以,但是只能做妾!”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渊博dexiaodong童生投了3张月票13628136066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