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册封郡主 同意婚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氏也算是想通了,要是真的不将凌筱柔纳进门,凌筱雅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

凌筱雅说的那么狠,说是自己认识什么郡主侯爷,虽说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这事情闹大了,肯定是有损自己儿子的仕途。

原本像凌筱柔这么不知羞耻的女人,秦氏肯定是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纳她进门,不过为了自己儿子的仕途,就勉勉强强让她进吴家的门吧!

虽说这样委屈了侄女,不过到时候自己可以好好补偿侄女!

“什么做妾?我是要做吴郎妻子的!我怎么能做妾!”

凌筱柔第一个不满的吼出声。

“让凌筱柔做妾?你想的还真是美,我告诉你,休想!凌筱柔必须做正室!”

凌筱雅现在虽然对凌筱柔很失望,可是让凌筱柔做妾,她还从来没有想过。

妾?妾是什么,说好听了,那是半个主子,说难听了那就是奴才,随主子怎么打杀,甚至发卖了也不犯法!

“她不做妾,你说说她凭什么不做妾啊!婚前失贞,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我肯让高升娶她做妾,已经是抬举她了!”

秦氏寸步不让的开口。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你还有脸提凌筱柔婚前失贞的事儿!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啊!凌筱柔婚前失贞,是你儿子做的!要不是凌筱柔愿意嫁给吴高升,我告诉你,照我的意思,我恨不得让你儿子身败名裂!”

凌筱雅伸出手指指着秦氏的鼻子。凌筱雅一直是挺敬重长辈的,在她眼里,长辈年纪大了,也不容易。

可是对这秦氏,凌筱雅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而再再而三的作践凌筱柔。

是,凌筱柔婚前失贞,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秦氏口口声声将所有的错误都赖在凌筱柔身上,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吴高升!

秦氏不就是想让她的侄女秦琴当自己的儿媳妇,凌筱雅真想直接送秦氏两个字,“做梦!”

“我吴家的事情,你凭什么指手画脚的!有凌筱柔那么个不知羞耻的姐姐,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的!”

秦氏狠狠一挥手,将凌筱雅指着自己的手指给挥开。

“柔儿,你不是真心爱我吗?你放心,就算你是我的妾室,可我也一定不会委屈你的。”

吴高升突然眼含温柔的看着凌筱柔。

凌筱柔只觉得自己一颗心跳的厉害,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我靠!凌筱雅真心是想要爆粗口了!吴高升这渣,知道从自己这里是占不了便宜了,居然直接朝着凌筱柔进攻,看凌筱柔那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她还真怀疑凌筱柔要答应了。

“可——可我想做的你的妻子。”

凌筱柔虽然不太清楚妻和妾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可是明明能当妻,她为何要去做妾?让别人压在自己的头上呢!

“柔儿,难道你不是真心爱我吗?否则怎么不愿意为我牺牲那么一点点呢?”

吴高升语气有些凌厉的说道。

凌筱柔一见吴高升生气了,立马急了,连忙挥手,“吴郎不是,我是真心爱你的,我——”

“你给我闭嘴!吴高升我以前是瞎了眼睛了!以前我只觉得你迂腐,充满了读书人的酸朽,可如今我发现我错了,你简直不是个男人!敢做不敢当!”

凌筱雅朝着吴高升咆哮完以后,立马看向凌筱柔,“你是不是想给吴高升做妾啊?你知道什么是妾?我看你这样子,就不知道了。你听好,在大户人家里,妾是半个奴才,主家是可以随意打骂,甚至发卖!还有,妾是没有资格跟主子一起同桌吃饭。妾是要时时刻刻的伺候主母!主母坐着,妾就只能站着,夏日要帮主母打扇,冬日要帮主母烧炭,说白了就是主母的一个丫鬟!凌筱柔,难道你真的愿意作践自己,去做妾!”

凌筱柔被凌筱雅吼得整个人都有些冷冷的,随后不可置信的看着吴高升,“吴郎,她说的是真的吗?”

“就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做妾都是便宜你了!我告诉你,要是不愿意做妾,立马从我们家滚蛋!”

秦氏对凌筱柔真心是觉得厌烦极了,想做自己的亲儿媳,做梦吧!

“吴高升,我告诉你。你想让凌筱柔给你做妾,我告诉你做梦!你不想娶凌筱柔是吧,那你当初毁了她清白做什么!现在倒是不愿意负责了,我凌筱雅告诉你,就算是拼的鱼死网破,我凌筱雅也在所不辞!”

吴高升这种人渣,让凌筱雅觉得厌恶极了,怎么会有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这里是古代,可不是现代!现代,男女之间玩玩成年的游戏,然后因为性格不合分手,没有人会说什么。尽管凌筱雅对这种做法很不屑,可是没法子,这是社会的风俗,不是靠着她一个人就能改变的。

古代可不一样,一个女人没有了贞洁,她还不如去死呢!尤其是还遇到吴高升这种不愿意负责的!

“凌二姑娘,这事情捅出来,怕是对你们家也没好处。不仅是你姐姐的名声没了,毕竟有这么个不知羞耻的姐姐,你将来又怎么找好人家?”

秦琴突然笑着开口,善解人意的看着凌筱雅。

“威胁我?抱歉,我不在意。我知道你是吴高升的表妹,秦氏也是想让你当她的儿媳。不过,我很明白告诉你,要是之前我肯定不会管吴高升到底娶谁,可如今凌筱柔已经是吴高升的人了,我一定要替她讨个公道。你们抓着的,不就是一个名声吗?行,这名声我也不在意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我能豁出去,你们行吗?”

笑话!别说她之前是一点都不在意能不能嫁人,如今她年后就要回梁都,离落霞镇有千里远,她还在意个毛线!当然了,这些话现在就不用跟他们说了。

秦琴一张脸顿时黑的不行,可能是没有想到凌筱雅一个小丫头竟然会油盐不进,这么难对付。

“我看,还是让你们一家人好好商量一下吧。三天后,你们再给我答案,要是不行,一句话,鱼死网破!”

跟吴高升一家只能用这种激烈的法子,否则凌筱柔就真的只有做妾一条路了!那还不如让她直接去尼姑庵出家!

凌筱雅说完,也懒得再管这些人是什么想法,直接拉着凌筱柔离开了。

“你怎么能这么对吴郎一家呢!要是以后吴郎怪我怎么办!”

离开吴高升的家后,凌筱柔不满的从凌筱雅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一脸不满的开口。

凌筱雅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凌筱柔,“不闹翻?那你想怎么样?去吴家当妾?那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你要是真的去吴家做妾,你这辈子就全都毁掉了。”

凌筱雅决定了,要是凌筱柔到了这种地步,还能自甘堕落的去给人当妾,那么自己绝对不会再去帮凌筱柔的忙了。

自己上赶着犯贱,她已经拦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当然了,都没有拦住),真的是懒得再管。

“我才不要当妾呢!”

凌筱柔立马高声说道。一开始她还愿意为了自己伟大的爱情,牺牲一下自己。可是听了凌筱雅说了,妾是什么,她是绝对不会去做妾的!

“都怪秦琴那贱人!吴郎一定是被秦琴给迷惑了!你不是认识什么小侯爷还有什么郡主的,请他们帮忙,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秦琴,到时候——”

凌筱柔越说越兴奋,眼底都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你赶紧给我闭嘴吧!凌筱柔你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还弄死秦琴?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竟然连杀人都敢了?”

凌筱雅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盯着凌筱柔,之前她只以为凌筱柔自私,攀比心重,可如今她发现凌筱柔还是挺可怕的,竟然连杀人都想的出来?

“那你就这么看着秦琴占了我的位置!让我去当妾不成!”

凌筱柔的神情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凌筱雅已经不想再去看凌筱柔了,可能她真的从来没有了解过凌筱柔吧,“你给我听好了。记住杀人偿命四个字。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胆子,竟然还想着杀人?我跟秦琴是没有多大的仇恨,说白了,她也挺无辜的,她想嫁给吴高升没错。要不是吴高升禽兽无耻的毁了你的清白,你又一天到晚的在那里寻死觅活,我担心娘身体不能再受刺激,我真心是不想管你。

现在,请你安分守己。不要再做什么蠢事了。

你已经蠢得将自己的名声给毁了个干干净净,你不要再蠢得将自己的未来县令夫人的位置给作掉了!”

凌筱雅是真心觉得累,她风尘仆仆的从虎门关回来,没想到凌筱柔就送了那么一大份礼给自己。

直到现在,她连停下歇一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刚才跟吴家那么吵了一顿,她真的已经觉得精疲力竭了。

“现在跟我去回春药铺,娘还躺在床上,你这个当女儿的,是不是连尽孝都不愿意了!”

“谁说我不愿意的!别说的,只有你一个是孝顺女儿似的!我一看那秦琴就是个狐狸精,还是吴郎的亲表妹,将来就算我嫁给吴郎,可我看着秦琴那狐狸精,我心里不痛快。”

“那是你自己找的!”

凌筱雅没好气的冲着凌筱柔吼,这女人的脑子跟一般人不一样,她是懒得再理会了。

凌筱柔站在原地,四处看了看,最终还是跟着凌筱雅一起去了回春药铺。

凌筱雅刚到回春药铺,还没来得及坐下,冯县令就匆匆赶来。

“筱雅啊,赶紧的,跟我去接旨!”

冯县令一看到凌筱雅,忙不迭的开口。

“接旨?接什么旨?”

凌筱雅皱着眉头不解的开口。

“圣旨啊!你治愈瘟疫有功,如今来了圣旨,一定是嘉奖你的!”

冯县令颇为兴奋的开口。好像那圣旨是要褒奖她似的。

“好,我这就跟你一起去。”

“我也要去!”

凌筱柔忙不迭的开口。同时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充满了嫉妒,为何凌筱雅的运气这么好,竟然皇上都会下圣旨褒奖她。

凌筱雅顿时没好气的看着凌筱柔,真想开口问她一句,你不用去照顾娘了!

不过想想要是真说了这话,凌筱柔八成又要在那里不依不饶了,到时候事情弄大了,又是让别人看笑话。

“你爱跟着就跟着吧。”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跟着冯县令走了。凌筱柔也连忙跟上。

冯县令是特意给凌筱雅准备了轿子,凌筱柔见状,立马嫉妒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无奈,只能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你跟我一起坐吧。”

一路上,凌筱柔都不停的叽叽喳喳,不断的问凌筱雅她在边关都做了什么,皇上怎么会下圣旨褒奖她!

凌筱雅只当自己没听到立凌筱柔的话,闭目养神,她是真的累了。

等轿子停下后,凌筱雅猛地惊醒,刚才她真的在轿子里睡着了。

下轿,入眼就是官衙。

冯夫人是早就摆好了香案,点上了香炉。

凌筱雅想起,《红楼梦》里好像说过,贾家接圣旨的时候,就是要焚香沐浴更衣,然后备上香案,点上香炉,没想到如今轮到自己了。

凌筱雅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尽管不脏,可也实在是干净不到哪里去。

凌筱雅傻傻的问了一句传旨的太监,“那个公公,我需要不要去沐浴一下。”

“不用不用。那是对一般人的规矩,凌姑娘你是谁啊,那可是立了大功的功臣!还有小的是于泉,您要是不嫌弃,就叫杂家一声小泉子就行了。”

于泉笑的满脸的皱纹都出来了。

凌筱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于泉,他这是在拍自己的马屁吗?

“有什么了不起,说白了,她不还只是一个小村姑!”

风音不满的嘟囔,想刚才他们还对于泉极尽巴结,可于泉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可如今凌筱雅一来,于泉倒是开始巴结她,这让风音怎么忍受得了!

于泉的耳朵可是尖的不得了,一下子就到了风音的嘟囔声,“哟,冯县令啊,我看你这个什么外甥女,好像是很不满咱家啊!怎么,难道是看不起咱家不成!”

冯县令顿时吓得不行,立马讨好的开口,“于公公,我这外甥女不懂事,还请你见谅。”

冯县令立马从怀中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递给于公公,然后讨好的开口。同时狠狠的瞪了一眼风音。

“嗯,既然凌姑娘到了,咱家就宣旨了。”

其实这旨就是给凌筱雅一个人的,冯县令就是想跟着凌筱雅沾沾光,所以才特地然一家人都出来,可没想到风音会那么不识抬举。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凌氏筱雅,聪慧机智,不畏生死,治愈虎门关将士瘟疫,实乃仁心仁术。为嘉奖其功德,封为荣安郡主,赐洛城为其封邑,赏黄金百两,南海珍珠十串。”

凌筱雅在听到荣安郡主四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愣,然后回过神,立马在心里盘算,燕翎知道自己的身世,那么皇帝还有昭慧长公主肯定也是知道的,所以皇帝是借这个机会,给自己郡主的封号了?

“荣安郡主,您赶紧接旨谢恩啊!”

于泉笑眯眯的传了旨后,见凌筱雅有些卖呆,于是立马提醒。

于泉可是余中的徒弟,所以是知道凌筱雅的身份,这位可是昭慧长公主的亲生女儿,以后回到梁都,这身份绝对是水涨船高啊!自己这时候巴结她,绝对没错!

凌筱雅愣了愣,然后恭敬的磕了一个头,“民女谢皇上隆恩。”

“哎哟,郡主您哪里还是民女啊!您该自称荣安才是!”

“哦,多谢公公提醒,荣安谢旨隆恩。”

凌筱雅起身,立马从赏的百两黄金中拿了一锭,递给了于泉,“于公公,劳您千里迢迢的从京城来为我传旨,这金子就当请您喝茶的。”

“多谢郡主打赏。您的好日子马上就会来了。”

于泉意味深长的开口。

凌筱雅知道于泉是说自己回到梁都恢复身份后,不过想想,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农女,每天都有一堆的烦心事,回到梁都,身份高了,恐怕遇到的麻烦事肯定更多了。

不过这些不是现在该想的。

“于公公,请问您是不是立马就要回梁都?”

凌筱雅突然问道。

于泉愣了愣,“是啊,咱家传了旨,自然是要立即回京的。宦官可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

凌筱雅闻言可是有些失望,“那就算了吧。”

“荣安郡主似乎有事情想要请咱家帮忙,有什么咱家帮得上忙的,您尽管开口!咱家一定帮!”

于泉现在可是很想跟凌筱雅打好关系,于是连忙开口。

“那个,我是有事情想请于公公帮忙。可就是担心耽误于公公回梁都去。”

“荣安郡主能有事情让奴才帮忙,那是奴才的荣幸啊!郡主尽管吩咐!”

“也没什么,只是希望于公公,明天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就可以了。”

于泉皱了皱眉,不知道凌筱雅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不过就只是逗留一天,而且是为了荣安郡主的事情,皇上知道,也绝对不会怪罪自己!

于泉立马在心里做出了盘算,“行,荣安郡主吩咐,奴才定是万死不辞。”

“不用万死不辞,明天只是希望于公公能去喝一杯粗茶罢了。”

凌筱雅跟于泉定好约定后,转过头,就看到凌筱柔一脸嫉恨的神色。

凌筱雅已经是懒得理会她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冯县令也从震惊中醒了过来,张口就想叫“筱雅”,不过想到凌筱雅此时的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再直接喊筱雅了。

于是话到了嘴边,立马变成了,“荣安郡主,下官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您是有福气的,果然如此啊!”

凌筱雅嘴角抽了抽,还真是亏冯县令说的出口,还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自己是个有福气。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凌筱雅说完就离开了。实在是她对冯县令一家(除了冯宇墨),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凌筱柔虽然嫉恨,可也跟着凌筱雅一起离开了。

说实在的,她是既开心,又难受。开心的是凌筱雅当了郡主,那吴郎肯定会娶自己了!难过的则是,要是凌筱雅当了郡主,那自己就算嫁给吴郎,这身份上,不还是差凌筱雅一大截了!

为什么同是亲兄妹,这差距却这么大。

凌筱雅获封郡主的消息,一下子传开了,短短时间内,整个落霞镇都知道了。

当然了,众人的反应也是不一。

跟凌筱雅交好的人家,自然是开心凌筱雅能有这么一番大造化。

像是客似云来如今的大厨小二,都是打心眼里为凌筱雅感到高兴。

跟凌筱雅有仇的,那真是气得快要吐血了。

风音就是最典型的,真是恨不得直接抓花凌筱雅那长脸!

凌夏生一家也得知这消息了,陈氏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气得差点没有吐出一口老血,“就凌筱雅那么个贱丫头,怎么能当郡主!皇上——”

“我说婆婆,人家现在可是堂堂的郡主了!所以你啊,还是嘴里积德的好!”

顾氏阴阳怪气的看着陈氏说道。其实她心里也是嫉妒的。

“呸!你是不是看那小贱人如今是郡主了,所以想着去攀扯人家啊!我告诉你,她要是得势了,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你,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欺负她的!”

“我当初是欺负她了,可婆婆你也别忘了,当初你也么少欺负她!你还装病,逼着她去有老虎的山上采药!要说狠毒,我还真比不上你!”

顾氏可不是任人揉捏的柿子,立马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于是陈氏和顾氏再次打起口水仗来。

凌筱美则是淡淡的看着,反正这种事情,她已经遇到提多太多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是她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服气,为何从前一直任她欺负的堂妹,会变得那么高不可攀。

第二日

凌筱雅因为担心林氏,所以就跟凌筱柔一起住在回春药铺了。

凌筱雅早起给林氏喂了药以后,服侍着林氏躺下。就没没好气的看向凌筱柔,“跟我出去。”

凌筱柔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凌筱雅一起出门,要不是自己的亲事还捏在凌筱雅的手上,她还真不想跟凌筱雅呆在一块儿。

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的想法,否则她都想要笑了,她以为自己很想跟她呆在一块儿啊!

凌筱雅直接带着凌筱柔去了驿馆去找于泉。

于泉也已经起来了,一看到凌筱雅来了,立马恭敬的行礼,“给荣安郡主请安。”

“于公公,您现在可方便。”

“奴才可么什么事情,不知荣安郡主想请奴才去哪儿啊!”

于泉这几天也打听了凌筱雅的事情了,对凌筱雅,他还是很敬佩的,心想着,真不愧是昭慧长公主的女儿!

不过后来,也知道凌筱雅的姐姐,呸!什么姐姐,压根儿就不是亲姐妹!想想也是,你看看人荣安郡主是多么的高贵,那个什么凌筱柔就是典型的不要脸啊,能做出婚前失贞的事儿,真不知道她咋还有脸活着!怎么不直接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尤其那什么凌筱柔更是蠢得跟一头猪一样,竟然还把自己那一点蠢事给闹得整个落霞镇都没人知道!

“于公公,可否带上两个侍卫,最好是凶神恶煞,看着就让人害怕的!”

凌筱雅觉得对付吴高升那家子,就只能以暴制暴,否则那家子肯定又是在那赖!

自己现在虽说已经是郡主了,可毕竟自己之前只是一个小农女,恐怕在吴高升眼里,自己这个什么郡主,怕是没有什么威慑力。

可于泉不一样,她可是乾风帝跟前伺候的,这种天子身边的宦官,可没有多少人敢得罪,毕竟他们要给人上眼药实在是太容易了!

再加上凶神恶煞的侍卫,凌筱雅就不相信吴高升还能继续赖!

“好!奴才这就去挑两个凶神恶煞的侍卫。”

一行人很快来到吴高升家。

凌筱雅心想给吴高升一个下马威,于是也懒得敲门了。

于泉可是最会把握人心思的,给一旁的侍卫递了一个眼色。

侍卫会意,立马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一下大门,顿时门就被踹开了!

“厉害!”

凌筱雅看着那侍卫,点了点头,真心觉得那侍卫厉害,反正她是肯定没有那么厉害,一脚就把门踹开。

“荣安郡主说笑了,这在御前当差,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可没什么厉害不厉害的。”

于泉立马开口说道。

“谁啊!”

秦氏立马不满的出来,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秦琴。

秦氏和秦琴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脸色明显有些不好,凌筱雅被封为郡主的事情,她们也知道了。只是心里愈发的不顺。

“大胆刁民,看到荣安郡主竟然不知道行礼!”

于泉知道凌筱雅今天带他来,就是专门让他压人的,所以她立马就给眼前的两个女人下马威。

秦氏和秦琴都有些害怕,毕竟于泉是个男人,身后还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大男人,这让他们两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不害怕!

“高升啊!凌筱雅带着人来找茬了!”

秦氏立马扯着嗓子吼。

“大胆,竟然敢对郡主无礼!”

立马就有侍卫拔出腰间佩戴的刀来,直接横在秦氏和秦琴的脖子上,一时间她们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难道都没有王法了吗?”

吴高升赶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么一幕,顿时气得不行,厉声吼道。

“王法?咱家告诉你,这两个女人见到郡主竟然不行礼,甚至还敢直呼郡主的名字,还敢对郡主不敬,这些罪名加起来,咱家就是直接了断她们两个,也是应该的!”

于泉声色里茨的看着吴高升。

“你是——”

于泉穿着太监服饰,而且手上拿着的拂尘,很明显能让人看出他的身份。

“不知这位公公是——”

“咱家是御前伺候的于泉,特地陪荣安郡主来你这一趟。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两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敢辱骂郡主,真是活腻歪了!荣安郡主是他们两个能够辱骂的嘛!”

吴高升斜眼睨着秦氏和秦琴,不满的开口。

秦氏和秦琴吓得腿都都要软了,秦琴连忙开口,“郡主,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什么都没有命来的重要啊!

凌筱雅觉得这下马威够了,也懒得再吓唬秦氏和秦琴了,给于泉递了一个眼神。于泉会意,“行了,看这两个也是第一次,就饶她们一次吧。你们给咱家记住了,郡主是皇上亲封的,可不是你们两个刁民能够辱骂的!”

秦氏和秦琴刚才鬼门关走过一趟,这次这的是什么勇气都没有了,也不敢再继续反驳于泉的话。

“于公公请进堂屋喝杯茶。”

吴高升立马躬身说道。

“你好大的胆子!荣安郡主在这里,你居然也不向郡主行礼,还敢把咱家放在郡主前,你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规矩!”

于泉对着吴高升的讨好,脸色却是愈发的严肃!

吴高升一噎,抬头再看向凌筱雅的时候,只见她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吴高升。

“给郡主请安。”

“难得啊!”

凌筱雅意味深长的开口。

凌筱柔连忙拉了拉凌筱雅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太过分。

凌筱雅懒得理会凌筱柔,想想自己之前在吴高升这里受的委屈,还有昨天的大闹一场,她真是想狠狠刁难刁难吴高升。

“起来吧,我知道你心里可是不服气死了,对吧!”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一甩袖子进门,于泉也是立马跟上。

“儿啊,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真是怎么都没想到如今凌——”

秦氏原先想直接喊凌筱雅的名字,可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被刀威胁的场景,立马将话咽了下去,“儿啊,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如今她是郡主,万一她逼着你娶凌筱柔,那——”

“那就娶吧。”

吴高升淡淡的开口。

秦琴的面色一凝,不可置信的看着吴高升。

“那怎么行!你要是娶了凌筱柔那贱女人,琴儿怎么办!”

反正当上郡主的是凌筱雅,秦氏骂凌筱柔是毫无压力!

“娘,如今您也看到了。她已经是郡主,而我还不是县令,不对,哪怕我当上县令,恐怕也比不上她。既然这样,为何我不借助她的力量,让自己的官途更上一步。”

提到儿子的前程,秦氏就有些心动了。

可看着侄女,秦氏又有些犹豫了。

“琴儿,你放心,就算你只是妾室,我也会好好爱护你,绝对不会让凌筱柔欺负你的!”

吴高升立刻深情款款的开口。

秦琴低着头,心里却是恨极,吴高升前两天还对自己甜言蜜语,可这才过了多久,就因为凌筱雅当了郡主,他就要让自己当妾!

只可惜,自己一时糊涂,竟然也将身子给了吴高升。

“琴儿,现在秦家已经没落了。等我扶摇直上时,自然会帮衬姨丈一家,可你如果实在不愿意,我也没意见,我这就送你回秦家。”

吴高升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可不能让于泉等着,那可是御前伺候的人!

在秦氏心中,虽然侄女很重要,可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琴儿啊,高升这也是没法子,谁让凌——她飞黄腾达了呢!不过你放心,你是我侄女,你要是真给高升做妾,我一定会护着你,不会让凌筱柔欺负你!”

秦氏的娘家其实早就没落了,她的父亲就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秦氏,另外一个就是秦氏的妹妹。就连儿子都没有一个。

所以秦氏的妹妹是招婿上门的,秦氏的妹妹倒是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之前娘家还是帮了她不少,所以秦氏还是很希望秦琴能当自己的儿媳妇,可如今一牵扯到吴高升的仕途,侄女什么的,也就只能往后排了。

“姨妈,您放心,我明白的。”

秦琴知道自己已经是没有其他路走了,除了给吴高升当妾,她一个失了清白的女人,还能怎么样。

等秦氏和秦琴进了堂屋,就看到凌筱雅和于泉高坐在堂屋上,吴高升倒是像个客人似的,做在下首。

秦氏虽然生气,可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拉着秦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吴高升一直在等凌筱雅开口,让他娶凌筱柔,可是等了一大半天,凌筱雅都不开口,倒是让他有些急了。

凌筱雅看着吴高升目露焦色,心里满意了,这才悠悠的看向于泉,“于公公,你说一个人要是卑鄙无耻,就算她再有才学,我相信也是不能做官的吧!”

“那是!像那种空有才学,却品性不端的人,怎么能做官呢!”

于泉立马开口。

“要是有人还没当官,就做出卑鄙无耻的事情,比如占了别的女子的清白,甚至事后还不想负责,你说这样的人该怎么样?”

“这种人还当官?要是奴才知道这种人,肯定要立马禀告皇上,奴才相信,皇上也绝对不会让这种畜生为官,祸害百姓的!”

于泉义正言辞的开口。

凌筱雅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御前伺候的人,这脑袋就是不错,够机灵。

“吴秀才,你现在有没有话跟我说啊!”

凌筱雅知道,吴高升一直在等她先开口,不就是想要从自己这里弄到好处,最好能帮着他爬的更高!

呵呵呵,别说吴高升了,就是凌筱柔,她帮了这次,都懒得再帮她什么了。还让吴高升借此维系自己,真是免谈了。

吴高升咬牙切齿的看着凌筱雅,真是恨不得直接将她给吃了,“我——我想求娶郡主的姐姐。”

“既然你要娶凌筱柔,就赶紧下聘,将她娶回去吧!于公公,我看你也累了,今日劳烦你跑了一趟,不如我请你去客似云来吃一顿吧。”

“好,那真是麻烦郡主了。”

“等等,还有秦琴呢,难道你要留着秦琴膈应我!”

凌筱柔见凌筱雅要走,立马不满的开口。

凌筱雅皱着眉头看着凌筱柔,真不知道这人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你以后是吴高升的妻子了,之后的路要怎么走,你自己选择,我不会管。况且,就算没了秦琴,说不定还有什么李琴,周琴,吴高升想要纳妾,你凭什么不让。就算我是郡主又怎么样。”

凌筱雅对凌筱柔说完以后,倒是看向了秦琴,“我知道,你原本可以是无高深的妻子,可因为我,你只能当妾室。这对你很不公平。在此,我是对你有些抱歉。不过,这说起来,要怪也是该怪吴高升,要不是他——人都是自私的,跟你比起来,我还是只能帮凌筱柔。

不过你要是不想给吴高升做妾,我可以帮你好好找一户人家。如果你执意要给吴高升做妾,那我也没法子。

但以后,凌筱柔要是借着我的名义,要打杀发卖你,你不用管,我已经说过了,这是我帮她的最后一次,她嫁给吴高升以后,她怎么样,我都不会再管。你也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