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下聘 羞辱 反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担心林氏的身体,所以这段日子也一直住在回春药铺,还亲自为林氏准备了适合她吃的药膳。

至于新房子已经建好了,凌筱雅还特地去买了不少的家具,因为要陪林氏,所以她是没时间回去收拾了。

所以凌筱雅就让冰玉、冷霜还有罗氏看着办了。

凌筱柔也一直住在回春药铺,不过她是从来没有主动照顾过林氏,倒是一直满脸羞红,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筱雅看着她那样子,就能猜到她心里想的肯定跟吴高升有关系。

她也懒得再说凌筱柔什么了,反正她马上就要嫁人了,以后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就看她自己的了。

又过了两日,凌筱雅见林氏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心想是可以带着林氏回去了。

“娘,等我去一趟醉仙坊,咱们就回家。这些日子,可是辛苦表姨、冰玉还有冷霜了,她们可是帮着把咱们的新屋子装扮好了,您啊,如今一回去,就能住自己的房间了。”

林氏已经能下床了,凌筱雅给林氏做了药膳,正喂给林氏吃。

“我马上要出嫁了,你花那么多钱,我的嫁妆怎么办!”

凌筱柔顿时不满的开口,同时在心里认定,一定是凌筱雅看不得她好,所以故意要克扣她的嫁妆!

“你浑说些什么!你自己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雅儿能帮你,已经是看在姐妹的份儿上。你还要什么。嫁妆?你自己做布偶,编红绳攒下来的钱也不少了,还有吴家送来的聘礼,我一分不要,全都带回吴家。”

凌筱柔一听林氏的话,顿时不满了,她这娘怎么那么看不得她好!

“娘,哪个女孩子不想风光大嫁!况且我还是未来的县令夫人!要是嫁妆寒酸了,这还能看嘛!筱雅不是刚被封为郡主,还有皇上赏赐的黄金和珍珠,那些给我当嫁妆多好。”

凌筱柔只要想到那些金子和珍珠,眼神就有些迷离,要是能有御赐之物当陪嫁,那是多长脸啊!

“我告诉你,想都别想!那是皇上赏赐给雅儿的,关你什么事情!你的嫁妆,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吴家送来多少,我就给你多少,还有一些我会替你准备的,其他的,你想都不想。”

林氏也懒得再跟凌筱柔说些什么了,直接盖棺定论。

“娘,您——”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帮你嫁进吴家,是我最后念在姐妹的情分上帮你,让我帮你出嫁妆?我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脸?”

凌筱雅对凌筱柔真心是觉得失望,如果这段日子,她能真心孝顺林氏,她帮凌筱柔准备嫁妆,让她风光大嫁,也没什么。

可凌筱柔呢?这段日子,每天巴巴的在窗口望,凌筱雅真是不用想,都能猜到她想的绝对就是吴高升!

自己亲娘卧病在床,她都能视而不见,凌筱雅对她真心是失望至极,以后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幸好凌筱柔出嫁以后,还有罗氏陪着林氏,对了,凌平安也能经常回去陪陪林氏,反正想要靠凌筱柔照顾林氏,凌筱雅真心是不太敢想了。

“我是你亲姐姐,你是不是当了郡主,就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凌筱柔顿时竖起两条眉毛,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道。

“你——”

林氏气得伸出手指指着凌筱柔,真心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凌筱雅连忙帮林氏顺气,“娘,您别生气啊。”

“我可真是不知道,姐姐要出嫁,妹妹替姐姐准备嫁妆的,这是哪儿的规矩,我可真是从来不曾听说过!”

凌筱雅服侍着林氏吃了药膳,然后就扶着林氏出去散步晒太阳。

徒留下凌筱柔一个人在生闷气。

凌筱雅去了一趟醉仙坊,李掌柜一见到凌筱雅,立马就要行礼,“李掌柜,行什么礼啊!”

“你现在可是郡主了,这行礼是一定要的。”

“不用了,李掌柜,您啊,还是跟以往一样待我就好。什么郡主不郡主的,其实我真的没怎么放在心上。”

“那是郡主体谅,可我也不能蹬鼻子上脸不是?”不过李掌柜还是没有行礼。

“郡主是打算来商谈合作的事儿吧。”

凌筱雅点了点头,“看来玉小侯爷离开前,已经跟李掌柜你说过了。”

还记得玉尧离开前,那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凌筱雅的心情一下子有些不好了,那人是吃准她了。

不过也没法子,她现在除了玉尧以外,也真的是没有其他选择了。

“郡主,里面请。”

李掌柜笑而不语,倒是邀请凌筱雅进包厢。

凌筱雅跟着李掌柜一起进了包厢。

“李掌柜,你就直接跟我说,玉尧到底是定了什么条件。”

玉尧那种精明的人要是会做亏本的买卖,打死凌筱雅都不相信。

“郡主,不如先说说自己的条件吧。”

李掌柜没有回答凌筱雅的话,此时他好像完全把凌筱雅当做了商场上的对手。

“我的条件很简单。第一,之前在客似云来的伙计、大厨,醉仙坊必须以同等的条件继续聘用他们。第二,我直接卖醉仙坊10道菜谱,醉仙坊要用10000两银子买下来。”

李掌柜皱着眉头,不解的询问,“郡主,难道不想跟醉仙坊长期合作?”

“我可能马上就要离开落霞镇了。“

以后也不会有长期合作的机会了。

凌筱雅想,这10000两银子肯定够林氏用了,再加上自己和宝祥居的合作没有断。林氏和罗氏每日做做布娃娃,编红绳结,这日子肯定也能过得不错。

“不知郡主是打算去哪儿?”

李掌柜追问道。

“李掌柜这是我的私事。”

李掌柜一愣,“哦,是我越矩了。”

“李掌柜,我这两个条件,你能否答应?”

“第一倒是好说。不过我听说客似云来的伙计还有大厨,都算是签了卖身契的,他们要来醉仙坊,怕是——”

“这一点,李掌柜尽管可以放心,他们签的绝对不是什么卖身契,只要我去官衙,请冯县令销毁那些字据,那他们就是自由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十道菜,10000两银子,这价格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平均算下来,一道菜那可是要1000两银子了,这简直算是天价了!

“李掌柜是觉得贵吗?其实这价格不贵,我卖的菜肴,您可以每月推出一道,而且绝对是时令菜肴。这菜肴不仅仅是您这里还可以用,我听说玉小侯爷的醉仙坊可是开遍了大江南北,所以我敢说,就凭这十道菜肴,醉仙坊能赚的利润绝对能翻两倍不止!”

其实凌筱雅觉得十道菜肴就卖10000两银子,她还觉得太便宜了!

想想马上到夏天了,到时候推出的冰点,那不卖爆了,太阳才打西边出来!

如今大梁朝还没有火锅,冬天要是推出火锅,那赚的钱更是别提了!

要不是想着自己马上要回梁都了,自己虽然不觉得做生意会怎么样,可她担心会给昭慧长公主丢脸,从燕翎口中,凌筱雅已经知道昭慧长公主是个十分善良聪慧的,并且疼爱自己的母亲。

所以凌筱雅不想要昭慧长公主为难,而且说实在的,她对做生意不是很感兴趣。她最感兴趣的其实还是医术!

“这个数目有些大,我需要跟主子禀告一下。”

一下子拿出10000两,这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掌柜能够做做主的。

本来玉尧跟李掌柜说的是凌筱雅会跟他们长期合作,所以李掌柜也是这么想的。

没想到,凌筱雅压根儿就没有长期合作的心,而是想着一下子卖断自己手上的菜肴!

“可以。不过我的时间也紧,如果醉仙坊买不下来的话,我可以卖给别人。”

凌筱雅这也是在给李掌柜添加压力。

李掌柜心里跳了跳。

等凌筱雅回到回春药铺,赵掌柜倒是很体贴的为他们准备了马车。

凌筱雅搀扶着林氏上了马车,凌筱柔则是不甘不愿的上了马车。

凌筱雅懒得理会凌筱柔。

待马车行驶,凌筱雅突然开口,“娘,您没有想过以后离开落霞镇生活,比如去梁都?”

林氏一怔,“雅儿,怎么会突然问娘这个问题?“

凌筱雅很确定林氏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女儿,不过到底知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就不知道了。

凌筱雅虽然想着帮林氏多准备一些钱傍身,可林氏的性子实在是有些太绵软,凌筱雅还真的担心她留在落霞镇会不会让人欺负。

“娘当然是要留在落霞镇了!以后吴郎可是落霞镇的县令!我嫁给吴郎以后,就是县令夫人了!娘,到时候您就是县令的丈母娘,到时候就没有人敢瞧不起我们一家了!

凌筱雅我知道了,你就是看不上落霞镇这个小地方,所以才故意撺掇着娘离开是吧!”

凌筱柔越想约觉得是这么一回事,看着凌筱雅的眼神也是愈发的不善。

凌筱雅已经不知道生气了,凌筱柔的脑子绝对是奇葩中的奇葩,她自认为比不上,所以这人爱咋想就咋想,她懒得管!

“娘,您愿不愿意换一个环境生活?”

要是林氏愿意,凌筱雅就带着林氏一起去梁都,到时候让平安也去梁都,她帮忙找个好书院。

林氏摇了摇头,“娘在落霞镇带了一辈子,真心没想过去其他地方生活。况且,这里还有你爹,娘要在这里陪着你爹。”

“没错!爹就葬在这儿,娘怎么可能离开呢!凌筱雅你休想让娘离开!”

凌筱柔好像是赢过了凌筱雅一样,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凌筱雅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凌筱柔,这人已经彻底的无药可救了!

嫉妒就像是毒药一样腐蚀着凌筱柔的心灵,这让她变得越来越扭曲。

林氏不愿意去梁都,凌筱雅想着,自己一定得将一切都解决掉,让林氏好好在落霞镇生活。

这次回去,凌筱雅她们就是直接回了新家。

凌筱柔看着新家,嘴角流露出满意的笑容。

“娘,这间是最大的向阳房间,您以后就住这儿。“

凌筱雅将最好的房间给了林氏。

凌筱柔有些不满意,因为她也是看中了那最好的一间,不过见凌筱雅将最好的给了林氏,她也不能说些什么,否则就是不孝了。

“那我要这一间!“

凌筱柔选择了第二大的屋子,那是凌筱雅打算留给罗氏的。况且,凌筱柔都要出嫁了,以后哪里还有机会能住。

不过此时,凌筱雅没有再跟凌筱柔吵了,要是再吵,谁知道凌筱柔又能说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随你。表姨,那这两间房就是您和宝儿的了。两间房连在一起,也能让您随时照顾宝儿。“

“那真是谢谢雅儿了。这两间房很好,我很满意。“

罗氏笑着道谢。

最后凌筱雅又随意挑了一个房间,冰玉和冷霜就选了跟凌筱雅相邻的。

“房里怎么都没有梳妆的柜台。“

凌筱柔有些不满的开口。

“是我疏忽了,因为要买的东西太多了,所以一时间忘了,要不明天再去镇上买好了。“

罗氏有些抱歉的开口。

“表姨,还买什么。您这几日和冰玉、冷霜,每天买这些家具,还盯着人摆放,已经是很累了。哪能还让您特地为了一个梳妆的柜台特地再去镇上跑一趟。”

要是其他什么重要的东西也就算了,就为了凌筱柔的一个梳妆柜子,还让人特地去给她买?她做梦吧!

况且凌筱柔马上要出嫁了,还是让她自己买来当嫁妆吧!

其实以前凌筱柔就是照着水,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再洗洗脸。哪像现在,每天都对着铜镜,擦胭脂抹水粉。

“你是不是存心看不得我好啊!”

凌筱柔顿时没好气的看着凌筱雅。

“你要是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那我绝对是真心祝福你。还有提醒你一句,吴家应该马上就要来下聘了,你还是赶紧绣嫁衣吧。自己的嫁妆也可以开始准备了。”

“你是我妹妹,你竟然什么都不帮我准备!”

凌筱柔顿时不满意了,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罗氏拉着宝儿有些局促的站在一旁,其实这种话题,他们算是外人,还真是不好意思听。只是现在要是离开,是不是有些天明显了。

“我还没听过妹妹要帮姐姐准备嫁妆的,况且你这种姐姐,我真心是不想要。你的嫁妆,我已经很明确跟你说过了,吴家给你多少聘礼,你就全都拿走,你自己也赚了不少了,要添什么,赶紧自己去添!”

还让她给凌筱柔出钱准备嫁妆,凌筱雅真心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肚量!

凌筱雅说完,就直接离开了,只留下凌筱柔一个人生闷气。

不过凌筱雅也不在意。

第二日

秦氏就带着媒婆来下聘了。

媒婆姓赵,嘴角有一颗大大的黑痣,穿着大红的衣裳,看着真是喜庆的不得了。

只是此时,她整个人都有些局促。

凌筱雅不禁皱了皱眉,她怎么觉得这赵媒婆乖乖的。

凌筱柔则是一脸娇羞的坐着,不过眼底倒是有些失望,肯定是在失望吴高升怎么没有来。

林氏作为主人自然也是出来了。

“我们今天来下聘,咱们吴家小门小户的,也拿不出多少聘礼,就那么一个箱子啊!”

秦氏漫不经心的指着一个小箱子开口。

这态度哪里有一点像是来提亲的,简直像是参加丧礼的!

还有小箱子?

那所谓的小箱子就放在秦氏左手边的桌子上,凌筱雅一开始还在想那是什么,没想到就是秦氏出的聘礼!

哪家的聘礼就装在那么小的盒子里!就算是乡下人家,哪怕是再穷,也是用大箱子装,尽管里面大多都是空的,不过那也是为了图个喜庆,弄个吉利!

秦氏就拿这么个小盒子来,这是来提亲的?不知道的,真以为是来参加丧礼的!

难怪赵媒婆在一旁局促不安,原来是因为这个啊!也是,谁家下聘会就拿这么个小盒子,怕是她也没有见过这么丢人的事情啊!

林氏在看到所谓的聘礼的时候,也是气得不行,要不是还顾忌着自己的身体,她都想直接站起来骂人了!

凌筱柔更是没有好到哪里去,一张原本娇红的脸蛋,一下子变得惨白!心里更是不住的在呐喊,吴郎你为何要这么对我!

罗氏看着那所谓的聘礼,也是不禁摇了摇头,这男方摆明了是不待见凌筱柔,否则怎么会出这样的聘礼!这已经不是寒酸不寒酸的问题了,这压根儿是在打凌筱柔的脸了!

凌筱雅倏地起身,倒是吓了秦氏一大跳,毕竟凌筱雅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秦氏尽管心里不愿意承认,可也是不能不承认,她还真的是有些害怕凌筱雅。

就在秦氏胆战心惊的时候,凌筱雅来到秦氏身边,没好气的打开那盒子!

这一打开,凌筱雅心头的怒气就“蹭蹭——蹭蹭——”地怒涨,简直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20两银子,你们吴家可真是小门小户啊!就拿20两银子下聘,你们这是下聘啊!”

凌筱雅气得直接抓着那20两银子,直直的逼向秦氏,真心是恨不得直接吃了秦氏。

凌筱柔在看到那20两银子的时候,一下子哭了出来,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秦氏被凌筱雅的怒气弄得一震,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立马她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20两银子哪里少了!你也不看看,你这姐姐,婚前失贞,这么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吴家愿意娶她进门就不错了!原本这20两银子我都不是不想给的!”

“承认你是故意给我们家难堪了?”

凌筱雅狞笑着看着秦氏。

秦氏被凌筱雅幽幽的目光看的心里有些发颤。

说实在的,凌筱雅一般要是对什么看不过眼,要么是直接无视,要么就噼里啪啦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冷的看着人。

只是那幽幽的眼神,被盯着的人,莫名就觉得寒冷,一股寒流从脚底冲到头顶,生生让人打了一个冷战。

“欺人太甚!你们要是不愿意娶柔儿,那就不要娶!怎么能这么侮辱人!”

林氏气得捂着胸口,要不是顾忌着最后一点脸面,她真的想直接撕破脸了!

“你当我们吴家想娶你那破烂鞋女儿啊!要不是被你家两个女儿逼得,我压根儿不会走这一趟!”

秦氏不敢冲着凌筱雅吼,可是对林氏,她是一点都不怕,反正这林氏也没什么厉害的,跟自己一样是个白身,最重要的是,这林氏看着一副病歪歪的模样,好欺负!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再多说一句,我对你不客气!”

秦氏想冲着凌筱雅吼一句,你凭什么对我不客气,不过想到凌筱雅的身份,到底是没敢呛声,万一她又给自治一个什么不敬的罪名,有的自己受了!

“不说就不说,反正大梁也没哪条律法说,我拿20两银子当聘礼违法。反正聘礼就这个,你爱嫁就嫁,不嫁拉倒。”

其实秦氏巴不得凌晓茹不嫁,然后好给秦琴将吴夫人的位置留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不活了,不活了!”

这么寒酸的聘礼,这让她怎么出嫁!要是别人知道未来的婆家这么不待见她,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凌筱雅本来就气不顺,一听凌筱柔在那里哭喊,一下子更是觉得烦!

“你也给我闭嘴!哭!哭!哭!哭有什么用!“

凌筱柔从来没见过凌筱雅这么凶,被凌筱雅这么盯着,她倒是真的忘记哭了,呆呆的张着嘴巴,也不敢再哭了。

耳边少了凌筱柔的哭声,凌筱雅一下子觉得舒心了不少,可是在看到那刺眼的20两银子,凌筱雅的新奇又不顺了!

其实要不是凌筱柔搞出那么多事情,自己现在哪里要受这种鸟气!

“你说的对,你给20两银子当聘礼,是没有违反大梁的律法,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凌筱雅似笑非笑的掂着手上的20两银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氏,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其实暗暗稳定了心神,不断的跟自己说,她做的是事情有没有违法,凌筱雅她能拿自己怎么样!不用怕!

“冰玉,冷霜陪我走一趟,对了你姓赵是吧,跟我一起走一趟。”

凌筱雅将手中的二十两银子放到盒子里,然后将孩子重新盖上,抱着就打算带冰玉和冷霜离开。

“你要做什么?”

秦氏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她觉得下面的话,一定不会是她想要听的!

“去哪儿?去做我该做的事情啊!你拿20两银子当聘礼,是不违法,那我将这聘礼拿出去炫炫,也不违法啊!我倒是想让整个落霞镇的人知道,吴高升,吴秀才,未来的落霞镇县令,是怎么羞辱他未过门的妻子,竟然拿这么个小盒子,装着20两银子就当聘礼了!

哦,我忘记跟你说了,客似云来的账本,我这里也有,吴高升这段日子,我随意算了算,最起码他也赚了有了一万两银子吧。

对了,那个赵媒婆,你也跟着我一起去,记得给我当证人啊!免得别人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

赵媒婆一听凌筱雅的话,只觉得双腿都在发抖,都说这郡主是不简单的,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原本她见秦氏居然就用这么个装着20两银子的小盒子当聘礼,她就吓得不行,这哪里是去提亲的,这压根儿就是去羞辱人的!

可如今这位郡主更厉害了,人家压根儿就不怕,直接就打算把这侍寝宣扬出去,让吴家一家子没脸!

她能怎么办?

答应吧,就等于得罪了吴家,要知道吴秀才马上就是落霞镇的县令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媒婆,可没有胆子去得罪县令!

不答应吧,这为郡主也实在不是一个好惹的,最重要的是,人家可是郡主啊!

郡主比县令可大的多吧!

可——可这两人,都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媒婆能够得罪的!

赵媒婆一时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不行。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

秦氏一急,想都不想的开口吼道。

“不行?凭什么不行啊!你都拿这种东西来羞辱人了。是,你没触犯大梁的律法,去哪儿说,你都没错。我也没打算拿你怎么样啊!我只是将你给的好聘礼让大家都好好欣赏一下,难道这也不行?我的行为也没有触犯大梁的律法,你同样管不着!”

凌筱雅冷冷的看着秦氏,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你——”

秦氏又急又气,伸出手指指着凌筱雅。

冷霜立马上前挥掉了秦氏的手指,“再敢指着郡主,我立马这段你的手指!”

“对了,我是郡主,你用手指指着我,就是犯了不敬的大罪,冷霜把你的手指折了,也是不犯法的。”

凌筱雅口口声声的法法法,就是在挤兑秦氏,不是你拿大梁的法律说事吗?行,她就跟你说法!说不死你!

“你不能这么做!”

“我凭什么不能!”

凌筱雅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氏。

“这事情说出去,还是你们家丢脸!”

秦氏好像找到了底气一样,挺着胸气势十足的看着凌筱雅。

“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筱雅听着秦氏的话,真心笑出了声音,最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良久,凌筱雅才止住了笑声,可是眼角却还带着浓浓的笑意,更准确的说,是带着满满的嘲讽。

“丢脸?你都做得出这种事情了,我还怕什么丢脸不丢脸的?况且凌筱柔还有脸?她的名声早就让她自己给做死了,再丢点脸也无所谓了!秦氏,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别跟我玩儿狠,你玩不过我!”

此时的凌筱雅就像是一只充满了攻击性的豹子,随时就准备奋力起身,给人一击!

“赵媒婆,你到底跟不跟我去。你要是不去也可以,今天秦氏来羞辱我家,你是跟着一起的,那么我就把你当帮凶。我虽然不想欺负无辜的人,可没法子,对你,我也只能说句抱歉了。

吴高升如今还不是落霞镇的县令,他保不了你。可只要我一句话,我能让你以后都当不了媒婆,你信吗?如果你家里还有谁在哪里做工,我一句话也可以让他永远不做工?你相信吗?”

“郡主,你不能——“

赵媒婆一张涂得跟猴屁股似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我不能?我不能什么?你们今天这么打上门,你还想着我们要乖乖的让你们欺负是不是?我告诉你,做梦!

我知道我刚才说的,对你很残忍。我也不想那么做,当然了,你要是愿意举证,我可以保证你一家人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哪怕是吴高升当上了县令,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赵媒婆紧紧咬着嘴巴,现在她真是进退维谷,不过比起吴家,她还是更相信凌筱雅,她可是郡主,比起秦氏是可信多了。

“我——我听郡主的!”

“赵媒婆,你——”

秦氏瞪大瞳眸看着赵媒婆,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叛变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行,咱们赶紧出门。对了,冷霜,再去那个铜锣,咱们要一路敲打着去!”

“是,郡主!”

“不要!不要!郡主,这事情,是我做错了,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记恨我一个头脑发昏的。”

要是真让凌筱雅这么做了,吴家的名声就算是全都毁了,哪怕他儿子以后当上县令,怕是就再难上一步了!

“晚了!你明知道聘礼对一个姑娘家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是,我知道凌筱柔婚前失贞,而且还占了你侄女的位置,你很看不惯她。其实,我真心没奢望你们能出多丰厚的聘礼,毕竟凌筱柔不配!

可你呢?秦氏,你摸着自己的心问一问,你这做的还算是人事吗?

你拿这个当聘礼,这光是在羞辱凌筱柔吗?不,这更是在羞辱我们一家人!

我说过,以后凌筱柔嫁到你们家,我不会再管她,可她现在还没有嫁,你就借着凌筱柔,羞辱我的家人,你让我怎么受得了!”

凌筱雅说完,就打算绕过秦氏离开。

秦氏连忙拦着凌筱雅,“郡主,是我一时猪油蒙了心,我这就回去,好好准备聘礼,我发誓,我再也不敢做什么手脚了!”

秦氏是真心害怕了,凌筱雅是厉害,真心厉害,她这活了大辈子的人,不是她的对手。

“晚了。这次是拿聘礼羞辱我们,下次是不是要在迎亲的时候,羞辱我们。那时候我们可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不如现在,大家一起丢脸吧。免得到时候理又出现什么状况!”

“郡主,我发誓,我发誓,一直到你姐姐嫁进我吴家,我都绝对不会再做任何手脚,做任何小动作了!这次,我真的是猪油蒙了心,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你拿什么发誓?空口白话,我不信。”

这话就代表凌筱雅已经是有些松动了。

秦氏连忙再接再厉,“我发誓,要是我在娶凌筱柔进我吴家门前再出什么小动作,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古人对誓言还是很看重的,尤其像是秦氏这么大年纪的人了。

“好,我在最后信你一次。如果你要是敢再出什么夭折子,到时候大家一块没脸。我绝对相信,吴高升的损失要比我们大得多,当官的,要是没了好名声,你觉得他还有前途吗?”

“是!是!郡主您说的是,我这就回去准备聘礼。”

秦氏在临出门前,突然回过身,看了一眼凌筱雅,“郡主,刚才你可是说了,等你姐姐进门后,你不会再管她。”

“不会。她进了吴家的门,就是吴家的人,我不会再管。你是想给吴高升纳妾就让她纳妾,想怎么教导她做人媳妇,就怎么教导她。这些事情,我绝对不会插一句嘴。只是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凌筱柔到底是吴高升的妻子,作为妻子应有的体面,你们必须给她。宠妾灭妻什么的,我更是不想听到,否则我会直接让御史知道,吴高升以后也不用当官了。

秦氏,我已经将我的底线告诉你了,我真心希望你不要再触碰我的底线了。那绝对不是你玩儿的起的。“

凌筱雅一字一句的对着秦氏说道。

秦氏身子一抖,随后点了点头,“我——我明白了。郡主,你跟凌筱柔真的是亲姐妹吗?两姐妹真的是差的太多了。”

秦氏说完,就直接带着赵媒婆离开了。

“你怎么鞥那么说,要是以后秦氏借着是我婆婆,就作践我,还有吴郎要是宠爱秦琴那贱人超过我,我以后该怎么活啊!”

凌筱柔在秦氏离开后,立马嚎啕大哭起来,她真心觉得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

“你给我闭嘴!你那里还有脸哭啊!凌筱柔我都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脸!光是婚前失贞这一条,秦氏瞧不起你,就是该的!还有你看看你自己做出来的那些事情,我更是没脸说!

你以后嫁到吴家,也别拿我说事,我是绝对不会管你的!”

凌筱雅说完,就真的懒得再看凌筱柔一眼,直接离开了。

要不是凌筱柔,哪里会有这么糟心的事情。

其实说实在的,凌筱雅还真能理解秦氏,毕竟谁家会想凌筱柔这种败家媳妇!

不过看在林氏的份儿上,凌筱雅也只能帮着凌筱柔进吴家。

吴家

吴高升见秦氏失魂落魄的回来,顿时有些焦急,连忙开口问发生了什么。

秦氏倒是没有瞒着吴高升,将发生的事情都说了。

“娘,您好好的去下聘,弄出这么多事情做什么!”

吴高升有些埋怨的看着秦氏,虽说他也不想娶凌筱柔,可如今再做什么,就是跟凌筱雅为敌,这样一点好处都没有!

“行了,你别说了,娘也知道自己错了。荣安郡主是厉害,我不是她的对手。幸好,她也说了她的底线,只要凌筱柔平平稳稳的嫁入吴家就行了。“

吴高升点了点头,这倒像是凌筱雅的处事风格,“娘,您啊,也别做什么小动作了,就让凌筱柔平平稳稳的进咱们的家门。我也已经好多天没去店里了,今儿我去看看。“

秦氏点了点头,“你放心,经过这么一茬,娘也没胆子做什么了。你要出去,就赶紧出去吧。”

吴高升离开后,秦琴就来到秦氏身边,顺从的帮秦氏揉肩。

“琴儿啊,你是我侄女。其实郡主说的没错,你给高升做妾,确实是委屈你了,你可以找郡主帮你找一户好人家。”

秦氏拍了拍秦琴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

“姨妈,我已经是表哥的人了。而且我的小日子迟了。”

说到最后,秦琴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可是秦氏确实听得一清二楚。

“琴儿,你说真的。你的小日子迟了?”

秦氏甚至已经忘记秦琴*于吴高升是多么不正常的事情,她只记得秦琴怀了吴高升的孩子,她要当祖母了!“

秦琴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恩。”

“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等高升回来,我就告诉他。不过先要委屈你一点。咱们必须先得将凌筱柔娶进来。等娶了她,我立马让高升纳你为贵妾!”

“一切任凭姨妈做主。”

“好!好!”秦氏对秦琴真是觉得满意极了。

------题外话------

谢谢amorilove童生送了1朵鲜花书迷s123456童生投了1张月票xiaofei52168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