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索要陪嫁 陈年往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

秦氏又立马带着赵媒婆来了,这次可不比昨日,秦氏带来了十抬聘礼,箱子够大,而且都用红绸缎绑着,看着就十分喜庆。

凌筱雅看着凌筱柔那副笑逐颜开的样子,很想问她一句,这箱子是够大了,谁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不过凌筱雅要的也只是吴家的一个态度,只要面子上好看,其他的,她真心是不想管。

秦氏见凌筱雅没有说话,一颗心总算是放到实处。

她知道在凌家能说上话的,不是林氏,而是凌筱雅,只要她满意,她没有意见,那就可以了。

“郡主啊!这次的聘礼,绝对是实打实的,里面有一千两白银还有十亩良田,我更是将客似云来的地契都放在里面了,以后客似云来就是你姐姐的了。”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着秦氏,她很确定,就算借秦氏10个胆子,也不敢欺骗她,所以聘礼肯定是有秦氏说的那么多。

一千两银子,对吴家来说不是什么,十亩良田,也不算什么。

可最让凌筱雅惊讶的是,秦氏竟然将客似云来的地契也给凌筱柔了。

要说秦氏喜欢凌筱柔,那凌筱雅还不会太惊讶。不过如今,秦氏摆明了是十分看不上凌筱柔,真不知道她怎么会那么大方。

凌筱雅虽然想不通秦氏的用意,不过她给就给了,反正到时候这些东西都要随凌筱柔一起送回吴家。跟她没关系。

“那郡主啊,我想着,这成亲的日子是不是越早越好。我跟赵媒婆一起看了一下日子,最近三个月里,只有十日后,才是最好的日子,您看,要不就定在那里?”

“那么急?”

凌筱雅真的是惊讶,十日后,这真的是急的可以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故意看不得我好啊!”

凌筱柔本来这个高兴秦氏定的日子,可如今一听凌筱雅“反对”,整个人顿时不好了,立即横眉竖眼的瞪着凌筱雅!

凌筱雅没好气的看着凌筱柔一副“你怎么可以阻挠我的大好姻缘”的样子,顿时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算了,反正在凌筱柔眼里,她做什么都是错误,她做的一切都是不让她好。

她也懒得管了,让凌筱柔赶紧嫁进吴家,以后她爱怎么滴就怎么滴,她不管了。

“柔儿,雅儿也是关心你。你——”

林氏看着凌筱柔那副不知好赖的样子,顿时不满的开口。

“娘,没事。”凌筱雅给了林氏一个安抚的笑容,她才不管凌筱柔心里想什么呢,反正自己做再多,在她眼里也落不到一个好字。

随即,凌筱雅转过头看向秦氏,“好,那就定在十日后。”

“好!好!好!那就定在十日后,高升一定会来迎娶的。”

秦氏见凌筱雅同意,顿时高兴的不行,然后就跟凌筱雅还有林氏道别,至于凌筱柔,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凌筱柔也不在意,此时她正高兴呢!还有十天她就能嫁给如意郎君了!这让她怎么能不兴奋!

凌筱雅努了努嘴巴,这凌筱柔其实真心是傻的可以了。真以为自己嫁进吴家能有多好,不看看,秦氏这个做婆婆的厌恶她至极。要说之前,吴高升对她还有一丝怜爱,如今因为凌筱柔闹得整个落霞镇都知道他们的丑事了,那一丝丝怜爱肯定也是荡然无存了。

对了,还有一个秦琴,凌筱柔那一点点的小算计跟秦琴比起来,那真的是不够看的。

凌筱雅都已经预料到凌筱柔将来的日子有多难过了,可偏偏她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过凌筱雅也没打算同情这位了,路是她自己选的,她已经帮她够多了。

“娘,吴郎将他唯一的铺子给了我,那我也得自己带一个陪嫁铺子才行!对了,还得有家具,最好是紫檀木的,这要是请人打,会不会浪费时间呢?不如就买现成的,我——”

“够了,什么陪嫁铺子!吴家给你的聘礼,你自己全都带走,还有其他的,娘会给你出一点,别的你就别想了。陪嫁铺子,你哪来的钱!”

林氏见凌筱柔越说越离谱,连忙开口呵斥。

凌筱柔顿时不高兴了,没好气的看着秦氏,“娘,你看别人家出嫁都是风风光光的,我是您的女儿,难道你都不想我嫁的风光嘛!”

虚荣心强!

凌筱雅真是觉得奇怪,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凌筱柔是那么一个虚荣心强的人!

没错,只要是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风光大嫁!可前提是你有这个能力,凌筱雅还是清楚林氏和凌筱柔的私房钱,加起来都不够买一间铺子,还什么紫檀木打造的家具,想的倒是挺美,不过跟现实真的是太不符合。

“她难道没钱!”

凌筱柔愤恨的指着凌筱雅。

果然,这凌筱柔是看上了自己,要是以往,她还是很愿意出钱,让凌筱柔风光大嫁的,可如今,凌筱柔真心是太伤她心了,所以想让她出钱,呵呵,免谈!她宁可用那些钱多做一些善事!

“你真是好意思让雅儿给你办嫁妆,不行!那些钱都是雅儿辛辛苦苦赚来的,没道理要给你!”

林氏看向凌筱柔的眼神难掩失望,雅儿本是金枝玉叶,可偏偏受了那么多苦,她已经觉得很对不起雅儿了。

况且她也看出来了,雅儿对柔儿真的怕是一点姐妹之情都没有了。她不能雅儿更讨厌柔儿!

“我是她亲姐姐,她帮我出点嫁妆怎么了!”

凌筱柔不满的开口。

“娘治病的钱是我出的,盖新房的钱是我出的,平安上学的钱是我出的,买家具的钱还是我出的。冒昧问一句,你出过什么?”

这些事情,凌筱雅本来不想提的,可对凌筱柔,她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好像她做这些都是应该似的!

“你是家里的一份子,你出这些钱怎么了!我是你亲姐姐,你——”

“你给我闭嘴!我看你的记性真心是不怎么好。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帮你嫁进吴家,我就绝对不会再帮你什么了。你爱怎么滴就怎么滴。还让我帮你出嫁妆?我送你两个字,做梦!至于十天后,吴家的花轿来了,你爱上不上!”

凌筱雅真的是忍无可忍了,这凌筱柔到底是什么人啊!嘴里一边说着,她赚了钱,就看不起家人,一边还能理直气壮好不羞愧的向她要钱!

这种绝世奇葩,她真心是佩服的不行!

凌筱柔一下子涨红了脸,“你明明有钱给我办嫁妆,可就是不愿意,你说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凌筱柔愤怒的吼道!

凌筱雅掏了掏耳朵,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凌筱柔那么能吼“没错,我是有钱。不过我的钱要留给娘,其他剩下的,我打算在村里开一个书院,让那些上不了学堂的孩子能够读书识字。这比把钱给你,无聊的去办什么嫁妆,满足你的虚荣心,要强的多!”

办学堂,这是凌筱雅一直想做的,现在她将平安还有周庆送到了白云书院,对了,至于宝儿年后也能去白云书院了。

可再看看村里其他的孩子,还是每天的玩儿泥巴,读书对他们来说就跟做梦一样。

这让凌筱雅心里真心觉得很不是滋味,她不是救世主,可是却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他们做些什么。

“你宁可把钱给外人也不愿意给我!娘,您看清她的真面目了吧!”

凌筱柔愤恨的伸出手指指着凌筱雅,那眼神似乎是想要将凌筱雅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凌筱雅耸了耸肩,不能不说,她还真的是挺佩服凌筱柔,只要有一样事情不能满足她,她就把自己当仇人看。

不对,凌筱雅忘记了,凌筱柔已经是把她当仇人看了。

“把你的手放下,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用手指着郡主,你算是什么东西!”

冷霜最是看不惯那些对凌筱雅不敬的,要不是知道凌筱雅还算是看重林氏这个母亲,她早就将凌筱柔的手指给掰断了。

“算了,随她。表姨,你扶我娘进屋。娘,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凌筱雅直接将凌筱柔当空气,笑着对林氏开口。

林氏点了点头。

罗氏将林氏扶进屋后,凌筱雅看着凌筱柔一副气得要杀人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随后就带着冷霜出去了。

出了屋子,还能听到凌筱柔的谩骂声。

凌筱雅先是去大棚。

果然就看到凌平顺在辛苦的种植,“大堂哥。”

凌平顺闻言,身子愣了愣,随后转过头,“筱雅,啊——不对,我现在应该喊你郡主了。”

“什么郡主吧郡主的,你还是直接喊我筱雅吧。咱们来那个兄妹还分得那么清楚做什么。”

“那我就直接喊你筱雅了。”

其实凌平顺也不喜欢喊什么郡主不郡主的,这样觉得很别扭。

“大堂哥,这番瓜还有番椒你种的真是不错,再有一个月应该就要成熟了。”

凌筱雅从来没有忘记过辣椒和西瓜,等辣椒成熟以后,她就可以做水煮鱼片了,那可是她想了很久的。

“快成熟了吗?我只是在你走后,每天都按照你说的,去照顾这些番椒和番瓜。没想到快要成熟了。”

这几个月来,凌平顺将所有的心血都放到番椒和番瓜上,如今见他们终于要成熟,这让他如何不欣喜。

“大堂哥,大伯和大伯母最近怎么样?”

“还好,把冰糖葫芦的方子卖了以后,家里还有一点余钱。我爹和我娘两人每日都下地耕田,这日子过得还是不错。”

凌平顺真心觉得现在的日子不错,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

“看我的记性,老是说要将山楂片的做法交给大伯母,可最近实在是太忙,竟然都忘记了。”

“筱雅,你这话让我怎么好意思,你已经帮了我们家不少了。”

凌平顺有些忐忑的开口。

“大堂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开糕点铺子的事儿吗?你看看,不仅是山楂片、还有各类的果脯,哦,对了,我还教了周老实家做柿饼,那也是美味的。”

“可开铺子需要不少钱,我娘不会同意的。”

家里大部分钱都掌握在黄氏手里,她八成不会同意。

“开铺子的钱我出,只有两个条件,第一,你们要是收柿饼就只能收周老实家的,当然了,他们家的,也会卖给其他人,那是因为柿饼的数量实在是有些多。第二,每年的利润要分上一成给我娘。至于铺子的地契我就直接交给,大堂哥你吧!”

跟黄氏比起来,凌筱雅还是更相信凌平顺。

“筱雅,你帮我们开铺子,这——”

尽管凌筱雅有两个条件,可说实在的,这两个条件真心不过分,说白了,凌筱雅是给他们送钱来了。

“好了,大堂哥,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我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年后就要离开落霞镇了,虽然我会给娘留下足够的银子,可我还是担心。我帮你开铺子,一是希望我娘以后有固定的收入,二就是想你能多帮着我照顾我娘。”

凌平安要读书,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况且凌平安自己都只是一个孩子,凌筱雅是不奢望,凌平安能照顾林氏了。

至于凌筱柔,她嫁进吴家后,能管好自己就算不错了,凌筱雅是真心没想过她能照顾林氏。

所以想来想去,只有凌平顺可以托付了。

“筱雅,你不在落霞镇,那你要去哪儿?”

凌平顺震惊的看着凌筱雅。

“大堂哥,我现在不能跟你说这么多。反正你就是我拜托你的,要不,这事情你先回去跟大伯母商量一下。”

“我娘肯定会答应的。”

凌平顺扯了扯嘴角说道。

“大堂哥,你是一个好人,真的。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帮着看顾点我娘,她真的是很不容易。”

“你放心,筱雅,三婶是我的长辈,不用你说,我也会照顾三婶的!”

凌筱雅见凌平顺应承了,总算是放心了不少。

凌筱雅让凌平顺别再管番椒和番瓜了,让他赶紧回去问一问黄氏。

自己去边关前,跟冰玉交代过,凌平顺的工钱还是每日结。

否则黄氏要是知道自己拖欠了工钱,怕是要闹死。

凌平顺出了大棚,再看到冷霜的时候,不禁愣了愣。

“这是冷霜。”

“冷霜姑娘。”

冷霜除了对凌筱雅稍微热情一点,对其他人是压根儿没有一点好感,所以对着凌平顺也就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等到凌平顺离开后,凌筱雅就带着冷霜去镇上找铺子。

凌筱雅可没有想过要像无头苍蝇似的乱逛,找铺子这种事情,还是去委托行找赵老板,他那里肯定有门道!

委托行

赵老板一看到凌筱雅,立马就要行礼,“参见郡——”

凌筱雅连忙扶住赵老板,“我说赵老板,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啊,也别这么客套了。”

“郡主啊,我真是要好好谢谢你!原先我还一直担心,我家那小子何时才能出人头地,可如今好了,他跟着忠勇侯,我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听赵老板提到赵飞,凌筱雅的脑海中就不禁闪过赵飞那憨厚的模样,“赵飞是个聪明的,他跟在忠勇侯身边,一定会大有作为的。赵老板,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郡主,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赵老板拍着胸脯,豪气万丈的开口。

“是这样,我想开一家糕点铺子,您这里有没有合适的。”

“真是太巧了!我这里正好有一家。原来的老板因为想去汴州,去跟自己的儿子一起住,所以就打算关门。因为比较急,除了店里的那些糕点,他全都低价卖了。可仓库里的那些面粉、玉米面还有高粱粉什么的,都好好的在那里放着,说是就当送给买铺子的人了!最要紧的是,他比较急,所以这价格也不高,铺子就压到了400两银子。”

“400两银子?那是挺低的了。对了,那铺子在哪儿?不会是很偏僻的地方吧。”

“郡主,要是偏僻的地方,我老赵能推荐给你。那地方绝对是好!而且门庭都很干净,绝对是一流的地儿!您要是觉得这价格还是太高,我立马再去帮您压价去!

凌筱雅连忙拦着赵老板,”不用,不用。您就带我去看看。如果可以,我今天就买了。“

”行!“

赵老板很痛快的带着凌筱雅去看铺子了。

凌筱雅看了看,那铺子所在的位置果然不错,而且以前就是开糕点铺子的,她买下来以后,都不用装修,直接可以摆货卖了!不错,确实是不错。

”赵老板,这铺子我买了!这是400两银子,您就替我将这铺子给买下来吧。至于过户的手续,我相信您一定会帮我办好的。“

赵老板看着自己手里的400两银子,不禁有些惊讶,怕是没有想到凌筱雅这么痛快,就看了一眼铺子,就把铺子买下来了。

”好,郡主,您放心,我保证把事情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凌筱雅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顿时高兴的不行。

只是再回去的路上,冷霜终于忍不住开口,”郡主,您对林氏太好了。“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冷霜。

”我是习武之人,您跟凌平顺的谈话我听得到。“

冷霜又不是故意偷听的,凌筱雅也不好太抓住不放。

”娘把我养的那么大,我以后不能照顾她,我就已经觉得很不孝了。我只是希望能尽自己一点心,让娘以后的日子能够平顺幸福。“

”您的亲生母亲是昭慧长公主。“

冷霜明显是有些不以为意,觉得凌筱雅不该把林氏当做自己的亲生母亲。

凌筱雅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冷霜,我明白你的意思。在我回梁都之前,我还是凌筱雅。等我回去以后,我也会记住自己的新身份,会记得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

凌筱雅这话也是在向冷霜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冷霜闻言,总算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凌筱雅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所以直接带着冷霜到了凌平顺家。

凌筱雅敲了门,开门的是黄氏。

黄氏一看到凌筱雅,立马热情的招呼。

”筱雅啊!哦,不对,是郡主郡主,赶紧进来。“

凌筱雅看着黄氏笑成了一朵花,心想,凌平顺肯定是将自己要帮着开铺子的事儿告诉了黄氏。

等凌筱雅进门以后,凌春生、凌丰收还有凌平顺都在。

黄氏热情的招呼凌筱雅坐下,凌筱雅也没有客气,直接寻了个位置坐下。

”大伯母,我想大堂哥应该是将事情告诉你们了吧。“

”没错,没错。我说郡主啊,你真的要帮我们开铺子?“

黄氏忙不迭的开口。

”嗯。而且我已经去了镇上看铺子,而且已经找到合适的,买下来了。过两天,房契就会送来。我是想问问大伯你们是怎么想的。“

”当然是同意啊!郡主啊,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忘本的,是有良心的,哪里像是顾氏那一家子,他们——“

”好了。“

凌春生拉了拉黄氏的衣角,果然就见凌丰收有些尴尬的别过脸。

黄氏咳了咳,她又没有说错。二房的那群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的!不过这话她也不敢多说,只能闷闷的藏在心里。

”那我的条件,想必大伯母你也清楚了吧。“

”行,我清楚。“

黄氏很干脆的说道。

不就是从周老实家里进柿饼,然后每年的利润分一成给林氏。

反正有凌筱雅在,他们也不敢不做。

”我想光是柿饼这还是有些少,我写了几张点心方子,还有一些甜食,大伯母你们就大半年推出一种,至于价格,我也定了一下,到时候你们再根据具体情况自己决定吧。“

”好!好!好!“

黄氏一边说着一边将方子拿过塞在自己的怀里,凌筱雅的方子就没有一个不值钱的!

这次她可是要将方子好好藏好,谁都不允许拿!

”大伯娘,我给你的那些方子,有不少是需要红果当原材料的。要我说,与其让其他人赚钱,不如你自己买下红果山吧。“

”郡主,照你的意思是,你想卖?“

”我可以卖。不过,以后每年分给我娘的利润要填两成。“

”那就是两成了。“

黄氏不禁有些犹豫了。

”娘,铺子筱雅帮我们买了,如今还给您送了那么多赚钱的方子。现在只是给三婶三成的银子,难道您这都舍不得?“

黄氏闻言撇了撇嘴,不过想想,凌筱雅如今可是郡主了,其实这生意她完全可以自己做,可却将大头分给他们,她不能再贪心了。

”好。既然是郡主您开口了,我答应。“

这方子原本就是凌筱雅的,她是不能太贪心了。

凌筱雅闻言点了点头,她最满意黄氏的一点就是这个了,懂得知恩图报。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突然凌丰收幽幽的说了一句,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也是复杂至极。

凌春生、凌平顺还有黄氏听凌丰收的话,会觉得怪怪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凌筱雅是完全听懂了,更是完全听明白了。

凌丰收是在问自己,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知道了,您是不是有话想要跟我说。“

凌丰收点了点头,”你跟我出来吧。“

凌筱雅闻言跟了上去,冷霜也一起跟了上去。

黄氏对凌丰收要跟凌筱雅说些什么,是没有半毛钱兴趣,如今她只对这些方子敢兴趣。

凌平顺倒是有些好奇,不过他可没打算去偷听,而且黄氏还拽住他,让他帮着看方子(黄氏和凌春生都不识字)。

凌丰收带着凌筱雅去了凌家的后院。

”其实我很讨厌你。“

凌筱雅等了良久,都没有等到凌丰收说话。可谁知道,他一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还讨厌她,说实在的,她也不怎么喜欢凌丰收,一个大男人被陈氏给拿捏的死死的,他还能算什么男人!

”我有三个儿子,秋生是最聪明,最懂事的。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十一年前,他只是去了一趟梁都,可回来后,竟然抱着一个女娃,秋生的媳妇孩子生下来死了,这个,我和他娘都是知道的。可莫名的,秋生媳妇却多出一个女儿,我跟秋生他娘都不是傻子,心里稍微想想,就知道,你是秋生从梁都抱回来的。

原先我以为你是秋生在外面的私生女,可后来想想,你那时候的襁褓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穿的起的。

按理你应该是出身富贵人家。

不过秋生嗯哼他媳妇愿意把你当亲生女儿,我也不会理多说什么。

反正秋生和他媳妇的女儿已经死了。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几年。后来,有两个陌生人来到村里。

居然就是来问你的事情,那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还记得当时秋生就是死死的咬着没有见过。

后来——后来我的秋生竟然落水死了!

这也太巧了!我怎么都不相信,那两个人才来,而我的秋生就那么死了!这要是意外,我死都不相信!“

凌丰收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激愤,想来小儿子的死在他心里一直是一道过不去的砍,每次提起,就觉得自己的心都碎成了两半。

是不会那么巧,凌筱雅也觉得跟自己有关系。

”秋生死后,秋生媳妇的身体就不好了。秋生她娘就开始作践你们一家。对其他人我还会护护,可你,我每次只要想到秋生的死跟你有关系,我——“

”你就恨我,我明白。“

凌筱雅接过凌丰收的话说道,不过她虽然明白,可你让她原谅凌丰收。呵呵,那是不可能的。想想,原主就是被这么活活的欺负死。所以她也没有资格去原谅他们。

”可我没想到帮我凌家最多的还是你。要不是你,大房恐怕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日子。“

凌丰收忍不住喃喃的说道,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带了一丝感激,又带了一丝痛恨。

凌筱雅耸了耸肩,凌丰收最得意的儿子因为自己死了,他要是不恨自己,她才觉得奇怪呢!

”对了,那两个来落霞镇的人,有什么特征?“

凌筱雅心想自己回梁都,说不定会遇到他们。

”不知道。不过其中一个左手背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对于害死自己儿子的那两个人,哪怕再过上二十年,凌丰收都不会忘记。

”那二十两银子是怎么回事?“

凌筱雅一直没有忘记过于是曾近跟她说过,凌丰收死后,有人偷偷给了陈氏二十两银子,所以陈氏那时候才会改口说凌丰收是自己不小心溺死的。

凌丰收满脸茫然的看着凌筱雅,”你在说什么?什么理二十两银子?“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凌丰收,见他好像真的不知道,就将于氏告诉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凌丰收。

”难怪!难怪当年她会突然改口,还跟我说什么,是因为担心那两人会丧尽天良的杀害家里其他人,我——我真是——“

原来凌丰收也让陈氏给骗了,一时间,凌筱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难道陈氏当年真的就那么穷,就为了二十两银子,竟然就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死都可以不在意了。

二十两银子,卖了自己儿子的命!

陈氏真是丧心病狂的让她无话可说了。

凌筱雅也只是难受了一会儿,就放下了。陈氏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是早就知道了,现在再唾弃她又有什么用。

”你说的没错。凌筱雅欠了你们凌家一条命,尽管你们待她是猪狗不如,不过好歹把她养的那么大,她先是还了你们一条命。如今也帮着你们凌家发家致富了,她不再欠你们任何东西。“

原先的凌筱雅是真的将自己的一条命还给凌家了,而她自从穿越过来,也帮了凌家不少忙,她敢扪心自问一句,她不再欠凌家任何东西了。

凌筱雅微微有些叹息,看向凌丰收的眼神也释然了。

这些恩恩怨怨可能都对随着凌筱雅的逝去而结束了,凌筱雅此时也真的能问心无愧的说一句,她真的不欠他们凌家什么了。

凌筱雅出来的时候,还见黄氏他们拿着方子正讨论的热火朝天。

”郡主啊,您这是要离开了。“

黄氏一见到凌筱雅,连忙停止了讨论,满脸笑容的开口问道。

凌筱雅点了点头,”对了,大伯娘,那个二珠最近怎么样?“

刚才想到于氏,凌筱雅还真是有些好奇于氏怎么样了。

”郡主,您是说于氏他们家啊!啧啧——“

黄氏说着摇了摇头,一副不胜唏嘘的模样。

”怎么了?“

看黄氏这样子,凌筱雅就知道于氏他们过得怕是不怎么样吧。

”于氏要强了一辈子,没想到如今竟然落到这个下场。郡主,你可不知道,那王贵不是纳了郑寡妇做小嘛!郑寡妇进门以后是处处为难于氏还有二珠,偏生王贵就偏袒着郑寡妇。

后来不是说郑寡妇怀孕了,王贵更是高兴的不行,更是帮着郑寡妇死命的作践于氏和二珠。

有一次,我还去看了看于氏和二珠。二珠身上竟然穿的是破棉袄!于氏脸上还被打得鼻青脸肿!

我想着好歹做了那么多年的邻居,所以我也经常明里暗里的去接济接济于氏和二珠。“

说到这里,黄氏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一抹同情。

凌筱雅则是大吃一惊,她想过于氏和二珠的日子会过得不好,可没想到竟然会那么不好!

原本她还想着于氏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就算丈夫变了心,可为了二珠,她也一定会挺下去的。

看来是自己太高看于氏了。

”郡主,您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儿了?“

黄氏一脸神秘的开口。

”难道后面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凌筱雅瞧着黄氏一脸神秘兮兮的,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不是说那郑寡妇怀孕了吗?王贵天天把郑寡妇当心肝宝贝似的对待,一心想着郑寡妇给他生一个大胖小子!

那时候王贵每天除了每天去卖豆腐,就只剩下看着郑寡妇了。

每次郑寡妇不在的时候,就让于氏和二珠照顾郑寡妇。

王贵回来,要是郑寡妇向他哭诉,于氏和二珠欺负她,王贵立马对着她们两个一顿好打!“

”就这样?“

王贵打于氏和王二珠,她已经知道了,这也不算是什么新鲜事。

”郡主您不知道。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一直关注着于氏家里的动静,我还不知道呢!“

一次王贵出去做生意,郑寡妇说要吃新鲜的猪蹄,让于氏和王二珠去买。于氏担心二珠会被郑寡妇欺负,所以也就带着二珠一起走了。

那天,可能王贵的生意不太好吧,所以提前收摊回来了。

你知道,他会来见到什么?郑寡妇竟然跟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苟合!”

凌筱雅听得是目瞪口呆,这绝对是狗血中的狗血啊!

不过想想,也就不是那么令人难以置信了,你想真寡妇能够勾搭一个王贵,肯定也能勾搭第二个。

“我说你怎么能跟郡主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凌春生人不好租嘟囔,他想着凌筱雅还只是一个孩子,怎么能听这些东西。

“你懂什么懂!我们女人的事儿,你瞎掺和些什么!你和平顺赶紧去种地!”

黄氏没好气的对着凌春生说道。

凌春生觉得自己继续在这里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也不好,于是就带着凌平顺一起出去。

“郡主,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黄氏神秘兮兮打开开口。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配合着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我告诉你,后来王贵当然是气得不行了,直接举起扁担就是去打奸夫。

正巧,于氏和二珠也回来了。

当时我就偷偷的墙洞上偷看,于氏立马把二珠的眼睛蒙上。

不过那奸夫跑的是有些快,我没有看到,不过王贵见奸夫跑了,就去打郑寡妇。

那郑寡妇也是个厉害的,对着王贵又哭又叫,生生的让王贵原谅她了。”

“真有本事。”

竟然连男人最忍受不了的绿帽子都能忍受了。凌筱雅不知道是是该说王贵有大度,还是说郑寡妇的本事大了。

或者两者都有吧。

“郡主,你以为这就完了,没有。王贵虽然原谅了郑寡妇,可对郑寡妇也没有那么好了。

对于氏和二珠倒是稍微好了一点。不过后来,郑寡妇偷走了王贵所有的积蓄,对了,里面还包括王贵当初卖豆腐脑的银子。

郑寡妇也不知道是不是气王贵竟然冷落她,竟然给王贵留了一封信。

郡主,您知道那封欣赏写了什么?”

凌筱雅老实的摇头,她不知道。

“我告诉您,郑寡妇在信上写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王贵的,不过她没想到王贵那么蠢,这么容易就被她骗了,给别人当便宜爹!”

------题外话------

谢谢潘多拉女神 投了1票(5热度)投了7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