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夏苗苗身败名裂 厚脸皮/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血!

凌筱雅听完黄氏的话,除了狗血两个字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话来形容了。

郑寡妇真是毫不客气的给王贵带上了一顶环保帽子——绿帽子!

“后来呢?”

“后来,王贵就中风了,听说如今瘫在床上东也不能动,于氏最近也一直忙着照顾王贵,家里的银子都花了不少,我呢,看着自己和于氏当了那么多年的邻居,所以也时不时的接济她一点。”

凌筱雅听完,久久不语。

没过多久,就跟黄氏告辞了。

凌筱雅来到隔壁王二珠家,犹豫了良久才敲了门。

很快,门就打开了,入眼就是一个显得十分苍老的女人。

凌筱雅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这是于氏吗?

要说凌筱雅之所以好奇,实在是于氏的变化太大了。以前亮丽的黑发如今竟然一下子成了白发,面容憔悴不堪,整个人更像是老了十岁一般。

“是筱——不,现在应该称呼郡主了。”

于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自己成了郡主的消息可传的够快的。

“我可以进去吗?”

“郡主请进。”

凌筱雅进了屋子,在堂屋坐下。

于氏很快就给凌筱雅上茶,凌筱雅仔细闻了闻,这是最差的茶叶。

“王贵的身体怎么样了?”

“请了大夫吃了药,可身子就是不见好。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

于氏似乎是想坚强的面对凌筱雅,可说到最后,眼眶还是红了,声音都变得哽咽起来。

“我给王贵去看看吧。”

凌筱雅看着于氏忍不住说道。

“郡主——”

凌筱雅治愈了瘟疫患者,这个消息她也是知道的,可她没想到凌筱雅竟然会愿意帮王贵看病。

想想王贵当初做的事情,她真心是觉得无地自容了。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作为一名医者,也不能见死不救。”

于氏闻言连忙领着凌筱雅进屋。

一进屋子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

凌筱雅看着瘫在床上的王贵,再联想到那时候嚣张跋扈的王贵,真真是不能同日而语!

“筱雅——哦,不是,应该称呼你郡主了。”

王二珠正服侍王贵擦脸,一看到凌筱雅,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凌筱雅见王二珠身上穿的竟然是补丁衣服,忍不住皱了皱眉。想想,当初于氏可是将王二珠当做掌上明珠的,什么时候让王二珠受那么大的委屈了。

“我给你爹把脉吧。”

王二珠闻言,给凌筱雅让了位置。

凌筱雅细细给王贵把脉,王贵只是一时气急攻心,所以才会导致瘫痪。

“现在吃的药方拿来给我看看。”

凌筱雅给王贵把完脉后说道。

于氏立马将大夫开的药方给了凌筱雅。

凌筱雅看了药方,心想还是对症下药的,只是有些药的分量有些不对。

于是拿起笔将药方修改了一下。

“以后就照着这药方抓药吧。还有把这个拿着。”

凌筱雅说着就从怀里取了200两银子给于氏。

于氏有些不安的拿着银子,“郡主,这——”

“这银子就当我给二珠以后出嫁添得嫁妆,这是我的一份心意,你可不能拒绝,否则我可是要生气的。”

凌筱雅故意板着脸说道。

于氏好强好了大半辈子,要是以往,这钱她是怎么都不会收下的。可如今家里成了这样子,要是再没有银钱,二珠以后该怎么找好人家。

为了女儿,于氏收下了这钱。

“光有银子,你们一家子也不能坐吃山空,要治他的病,可费银子了,当初,我说要将臭豆腐的方子给你,都耽误到现在了。那我今天就将臭豆腐交给你,还有再教你发豆芽,等到冬天的时候,你就能拿去卖给酒楼了。如果你要是愿意相信我,我就跟醉仙坊的李掌柜打个招呼,让他收豆芽菜的价格稍微提高一点。”

“郡主,以前是我们一家子对不起你,你如今以德报怨,真的是让我羞愧啊!”

于氏再也忍不住哭了。想想我那王贵当初无耻的将豆腐脑的方子卖给了吉祥酒楼,还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再看凌筱雅如今的善良大度,这完全就是没得比啊!

凌筱雅回过头看了一眼王贵,只见他此时满眼羞愧的看着于氏。

“王贵,说实在的,我很瞧不起你。作为男人,你一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二没有尽到做父亲的男人。被郑寡妇那种女人给骗的,倾家荡产,还让她给你戴了一顶绿帽子,哦,对了,如今还把自己气得全身瘫痪,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同情你。

我今天之所以来,是我真心觉得王婶不容易,还有二珠是我朋友的份儿上,才愿意出手帮你们一把。

你的病,只要按时服药,再加上精心的照顾,大约半年后还是能恢复的。

你恢复以后,要是还不好好对待王婶和二珠,那你真的不配当人了,真心就是个畜生了。”

凌筱雅说完就转过头,不想再看王贵了。所以凌筱雅错过了王贵留下的悔恨的泪水。

凌筱雅亲自动手给于氏做了一遍臭豆腐,然后又教她如何制作豆芽菜。

最后走的时候,还建议于氏,最好她出去摆摊,让二珠留在家里照顾王贵。否则她家迟早会因为王贵,彻底毁掉。

凌筱雅回去以后,又去了一趟周老实家,看了一下柿饼,看到那些霜都结的不错,然后又跟孙氏说了黄氏要开糕点铺子,这些柿饼黄氏的铺子都会收。

周老实一家人听了自然是喜不自胜。

凌筱雅还给周大娘把了脉,其实周大娘的病,说白了,就是因为当年生完孩子,没有做好月子,所以现在才会缠绵病榻。

凌筱雅给开了方子,然后又仔细叮嘱了一下日常需要理在意的事项。

等凌筱雅离开以后,孙氏忍不住喃喃自语,“咱们家上辈子不知道是积了多少福气,这辈子才能遇到郡主这样的贵人。”

周老实紧紧抿着嘴巴没有开口。只是那一双眼睛却不平静,双手紧握成拳,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

凌筱雅回到家以后,还没进门,就听到凌筱柔在那里嚎。

无外乎还是那几句,她出嫁要是没有自己的陪嫁铺子,没有打造好的紫檀木家具,那她该有多丢脸!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她真想问她一句,以前那么穷,甚至连饭都吃不饱,也没见你死啊!反倒是现在日子过好了,你弄出的事情倒是更多了。

凌筱雅进了屋子,就看到凌筱柔正敲着林氏的门,一副林氏不见她,她就不罢休的模样,让凌筱雅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她真心想不通,凌筱柔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不可理喻的样子。

“你够了没有,娘的身子还没有痊愈,你死命的敲门,是不是存心不想娘好好休息。”

“都怪你!我是你亲姐姐,你给我准备点陪嫁怎么了!”

凌筱柔闻言,倒是停下了敲门的动作,只是看向凌筱雅的眼神是愈发的愤恨了,简直恨不得将她给吃了!

“凌筱柔,我发现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我说过了,吴家送来的聘礼,我们一分不要,全都让你带回吴家。你跟着表姨一起编红绳做布娃娃,你要是没攒上一笔丰厚的私房钱,打死我都不相信!”

“我那一点钱,能跟你比啊!凌筱雅你就是因为当了郡主,所以现在就瞧不起我这个姐姐了,是吧!”

凌筱雅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真心不想再跟凌筱柔说什么了,这人的脑子一根筋,或者说,只要有什么不符合她心意的,或者她想要的得不到,她不闹一个天翻地覆,她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凌筱雅给冷霜使了一个眼神,冷霜会意,立马一个手劈刀劈向凌筱柔的后脑勺。

顿时世界安静了。

凌筱雅让冷霜将凌筱柔送回屋。

凌筱雅上前轻轻的敲了敲林氏的门,“娘,您休息了吗?”

话落,门就打开了。

入目,是林氏有些微红的眼眶。

凌筱雅扶着林氏上了床。

“娘,您会不会怪我,不给她出陪嫁?”

凌筱雅是不可能再喊凌筱柔姐姐了,一个简单的“她”字,也是姐妹情分已尽的开始。

林氏摇了摇头,“是柔儿做错了。娘明白,只是柔儿以前是那么一个听话乖巧的女子,如今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氏的语气里难掩伤心失望。

可能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是以前被陈氏和顾氏她们压迫惯了,没胆子表现出来。

“娘,其实我出钱给她弄一家陪嫁铺子,再打一些家具也没什么。可我有一种感觉,我们要是再这么没原则的包容她下去,指不定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想凌筱柔干的都是些什么事情啊!她先是迷晕家人,然后跑到吴高升家里,到后来,还直接*给吴高升。

虽说这种事情,男方的责任更大一点。可凌筱雅敢说,肯定是凌筱柔自愿,或者是主动献身。吴高升就算再没品,也绝对不会去强迫一个女人!不对,凌筱柔哪里算女人,做多只是一个女孩儿!

*给吴高升以后,又开始将自己的脸给作光了,弄得整个落霞镇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凌筱柔做的好事!

等自己回来了,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就要忙着帮凌筱柔擦屁股了!

吴高升不愿意娶她,她就得帮着去吴家说理,最后还欠了于泉一个大人情。以后指不定要怎么还呢!

现在又要风光出嫁,其实让凌筱柔这么闹得,凌筱雅也觉得心烦,甚至有时候想想,她就当破财免灾了!不过她真的担心,要是再这么放纵凌筱柔下去,她的胆子会越来越大,最后指不定连杀人都敢了!

别说凌筱雅太偏激,而是以凌筱柔如今的性子,这绝对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行,你放心,娘不怪你。天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

凌筱雅点了点头,同时叮嘱林氏也早点休息。

第二日

凌筱雅早早的就起来,带着冷霜去镇上,她真的是有些怕凌筱柔在那里嚎了,真心让人受不了。

凌筱雅跟冷霜去了镇上,赵老板的办事效率倒是高,很快就将所有店铺的事情给办理好了。

凌筱雅拿过地契以后,就去找黄氏,将地契交给凌平顺。

黄氏虽然有些眼热那地契,不过铺子的地契在儿子手里,跟在她手里也没有什么区别,她不是很在意。

“那郡主啊,不如咱们今天就去看看那店铺?”

黄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自己的铺子了!

凌筱雅有些惊讶与黄氏的急迫,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带着黄氏一起去看了那铺子。

黄氏左看看右看看,她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然能有属于自己的铺子,这就跟做梦一样!

“这铺子真是好啊!要我说,明天就可以开张了!”

黄氏一边惊叹,一边忍不住开口。

“明天?会不会太急切了?”

凌筱雅皱着眉头开口。

“哪里急切了!周老实家的柿饼是现成的,郡主你给的方子里,有些糕点也是可以现做,那些需要耗费时间的,咱们慢慢做就行了。”

黄氏可是希望自己能够早点尽尽当老板娘的瘾!

“大伯母既然想好了,就照自己的意思去做吧。”

其实黄氏的想法也没什么不好的,这铺子能早点开张也不错。

凌筱雅见黄氏已经开始准备明日开张的事宜,动了动嘴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反正凌家不缺人,有凌春生、黄氏还有凌平顺,每天就是做一些糕点放着,柿饼也是现成的,也不用请人帮忙,这店铺明日开张也不错。

只要这店铺在一日,林氏以后的日子也有保障了,凌筱雅也算是放心不少了。

凌筱雅本来还想去一趟醉仙坊,不过想想,自己注定贴上去,反而显得太急切。

于是就带着冷霜一起回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凌筱雅的运气真的是有些背,她竟然正好遇到杨二婶子和潘氏,两个人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凌筱雅下意识的就想要躲开,她跟杨二婶子也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两个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跟她没关系。

不过凌筱雅不想惹事,可不代表人人都跟她一样,她不找事,可事情总喜欢找上她!

“你说某些人的姐姐还有朋友怎么都那么下贱!姐姐嘛,婚前失贞,还死乞白赖的要嫁到男方去。至于朋友,呵呵,更是下贱,就连肚兜这这样私密性的东西竟然都愿意给其他男人,啧啧,这都不知道下贱到哪儿去了!”

杨二婶子吊着嗓子说道,生怕凌筱雅不知道,她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凌筱雅很确定,杨二婶子这话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姐姐,婚前失贞,死乞白赖,不用说,肯定是凌筱柔。

朋友,肚兜?凌筱雅在心里回忆了一下,猛地想起了夏苗苗,徐一郎那不要脸的东西,当初不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看夏苗苗的肚兜嘛!只是每次都让自己撞上,破坏了他的好事,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夏苗苗真的让徐一郎骗了,将自己的肚兜送给他了?

凌筱雅越想,眉头就皱的越紧,也不愿意再去听杨二婶子和潘氏继续说什么了。

“呸!走的那么快,明摆着就是心虚啊!你说说,亲姐姐是那么一个不要脸的性子,交的朋友,就夏苗苗,也是恶心的让人无话可说。啧啧,能有这样的姐姐,交的又是这样的朋友,我看她本事也不是好东西!”

杨二婶子对着凌筱雅离去的背影狠狠吐了一口口水。这时候,凌筱雅已经带着冷霜走远了,否则她也没那么大的单子,她还记得上次冷霜动手将她的下巴给卸掉,那滋味儿,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所以她也就只敢在凌筱雅走了发发牢骚,其他的,她还真没胆子做什么。

潘氏倒是拉了拉杨二婶子的袖子,“你啊,人家现在可是郡主了,你小心让她知道你说她坏话!”

“呸!有什么好怕的!她还不是郡主的时候,就看不上我们这些乡亲,如今成了郡主,更是目中无人了,我说的是实话,有什么不敢说的!”

话是这么说,可杨二婶子的声音到底是轻了不少,想来也是害怕凌筱雅听到。

凌筱雅是不知道杨二婶子在背后骂她了,就算知道她也不在意,反正跟杨二婶子,仇好似早就结下了,况且那人的嘴巴又毒,自己跟她计较做什么,到时候生气的还是自己,反正只要自己不知道,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自己也不会少肉!

“苗苗啊!你赶紧把刀放下来,有什么事情,咱们一家子好好商量。”

凌筱雅和冰玉来到夏苗苗的家,还没有进门,就听到褚氏焦急的声音。

凌筱雅连忙带着冷霜进门,连门都没有敲。

果然,就见夏苗苗披头散发,双眼通红,整个人就犹如女鬼一般,好像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似的。

褚氏一见凌筱雅,下意识的就想喊“筱雅”,不过很快,她就记起了凌筱雅如今的身份,她现在是郡主了。

“苗苗,你看郡主来见你了。你——你赶紧把你手上的刀放下来。”

褚氏试着温和的跟夏苗苗交流。

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夏苗苗竟然会做出这种无耻至极的事情,她怎么就那么糊涂的将自己贴身肚兜给了徐一郎,尤其是那肚兜的右下角还绣着苗苗两个字,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其他人,那是夏苗苗的贴身衣物。

最过分的就是徐一郎那畜生,竟然拿着苗苗的肚兜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吹嘘,更过分的是,竟然将苗苗的肚兜不断的传阅,自己虽然没有看到那个场景,可是一想到女儿的肚兜在那么多男人的手里经过,她的心就好像放在了油锅里炸一样,恨不得直接死去算了!

现在整个村子都知道了,女儿的丑事,这两日,女儿就跟疯了一样。夏全更是想直接打死夏苗苗这个女儿,还是自己死命拦着才拦下了。

可如今女儿受不了刺激,竟然打算直接割腕自杀,这让她这个当娘的怎么受得了啊!

“是啊,苗苗你看筱——不是,是郡主来看你了,你先把你手上的刀放下来,不要伤到自己。”

凌筱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这声音有些耳熟啊!循着声线望过去,果然是刘小花。

再看到刘小花竟然跟夏奎的大手交叉在一起,凌筱雅隐隐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夏奎是个不错的男人,刘小花要是真的跟夏奎在一起,凌筱雅相信,她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夏苗苗空洞的眼神总算是有了一丝神采,只是当她的目光扫向刘小花的时候,却是充满了恶意,就好像眼镜蛇在吐信子一般,“你是不是在可怜我啊!你找了我哥哥这么好的男人,摆脱了你家那个好赌鬼父亲!而我,原本家庭幸福,更是有爹娘宠着,可如今我的贴身衣物竟然让一堆男人给看了,我的名声全都没了,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

夏苗苗咬牙切齿的看着刘小花,那恶毒的眼神似乎是想要将刘小花撕裂一般。

刘小花不可置信的看着夏苗苗,甚至忍不住向后推了一步,“苗苗,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会那么想我!”

刘小花的声音里难掩伤心,显然是对夏苗苗这么想她,感到伤心。

凌筱雅也是颇为惊讶的看着夏苗苗,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夏苗苗吗?以前的夏苗苗热情爽朗,眼前这个逮谁骂谁的泼妇,真的是夏苗苗吗?

“这人跟凌筱柔还真像。”

凌筱雅猛地看向冷霜。

冷霜则是认真的看着凌霄,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这什么苗苗跟凌筱柔确实很像,唯一的区别就是她好像比凌筱柔更疯。”

“还有你,凌筱雅!你来做什么!你是不是故意来看我的笑话!想想你以前过得是什么日子,被你奶奶还有你大伯娘、二伯娘见天的欺负,要不是我每天去接济你,你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怎么你现在成了郡主,而我却身败名裂,甚至还毁了一辈子,你是不是故意来看我的笑话!

我告诉你,凌筱雅,我恨你,真的是恨死你了!我有今日全都是你害的!

你知道徐一郎那畜生为何要将我的肚兜拿出来,当时他要调戏陈岚,你拦着做什么!要是他真的占了陈岚的身子,娶了陈岚,他肯定就不会将我的肚兜拿出来!

可你偏偏要多管闲事,凌筱雅你个贱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徐一郎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报复不了你,所以才对付我!我今日身败名裂,都是因为你!”

夏苗苗的头发披散着,整个人就跟发疯似的,看着凌筱雅的眼神,真心是恨不得将她给吃了!似乎她今时今日的不幸,全是因为凌筱雅而造成!

凌筱雅差点让夏苗苗说的笑出来了,“照你的意思,徐一郎在欺负陈岚的时候,我就该视而不见了!”

“没错!都是陈岚那贱人,要不是她勾引徐一郎,他就不会抛弃我!也不会这么对我!害的我如今身败名裂,什么都没有了!不过,这一切都怪你,要不是你多管闲事,我今日就不会身败名裂,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一切的不幸都是因为,凌筱雅,你怎么不去死!不去死!”

夏苗苗越说到后面就越疯狂起来,甚至开始语无伦次,听着她的话,凌筱雅要不是当事人,还真要以为自己才是害的她身败名裂的人了!

褚氏焦急的看着夏苗苗,“苗苗,你怎么能那么说呢!郡主可是你最好的朋友了,你怎么能——”

“什么最好的朋友!我以前将她当做最好的朋友,要不是我,她早就活活饿死了!可她呢?她压根儿就没有把我当朋友,她嫉妒我!嫉妒我比她过得好,所以处处想比过我!否则,她怎么会多管陈岚的闲事!我的事情都出了三天了,她有来过一次吗?偏偏到现在才来,明摆着就是故意来看我的笑话!”

夏苗苗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看着凌筱雅的眼神也是愈发的恶毒,似乎她说的都是真的,她有今时今日都是凌筱雅害的!

“苗苗!”褚氏凄厉的大喊,自己的女儿怎么会变的这么不可理喻,她还希望凌筱雅能帮一帮夏苗苗,毕竟凌筱雅如今是郡主了,有她帮忙,说不定夏苗苗的事情还能平息,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老实憨厚的男人嫁了,可就夏苗苗说的那么一番话,褚氏真心觉得一切都毁掉了!

凌筱雅不禁觉得好笑,或者应该说是因为伤心到了家,所以她已经没有感觉了吧。

她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夏苗苗是这么想她的。

想想自己当初一知道徐一郎的事情,担心夏苗苗被徐一郎骗,担忧的连觉都睡不好,绞尽脑汁的办法。

最后还去找了徐子寒,这个自己最不想欠人情的人了。在徐府,要不是自己认识斑蝥,说不定连自己的清白都要搭上了。

可如今自己的付出,得到了什么?

凌筱柔那白眼狼,凌筱雅已经是不想说了,就因为见到吴高升,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什么叫做,一眼误终身,从凌筱柔的身上,绝对是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至于夏苗苗,她说的还是人话吗?陈岚做错了什么,说白了,不也是让徐一郎那畜生的花言巧语给欺骗了!

自己碰到徐一郎那畜生轻薄陈岚,在自己有能力救陈岚的情况下,难道她要袖手旁观,任陈岚被徐一郎轻薄,毁掉一辈子?

凌筱雅相信,要是夏苗苗遇到陈岚被徐一郎轻薄,她肯定不会阻止,说不定还会拍手叫好,甚至上去帮忙也是可能的。

以前夏苗苗确实帮了她很多,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也是夏苗苗和刘小花偷着送了两个鸡蛋给她,这份情,她也一直记在心上,从来没有忘记过。

自己请夏全做大棚,还有拼图魔方,夏全将这些东西卖了,赚了一大笔,这些她都是知道的。

不过想着,夏全一家帮了她不少,她也就没有开口,这就是在还之前的情分。

可到了夏苗苗嘴里,自己还欠他们夏家不少吧!

想想,夏苗苗之前是一直偷偷在接济她,那只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可怜,对待她就像是对待那些小猫小狗似的,高兴了,就给一些吃的,不高兴了,就懒得管。

要说之前,凌筱雅还不会这么想,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其实夏苗苗一直都是一个十分自负的人。

夏苗苗只有在她过得好的情况下,才会对别人有一点同情心,如果她不好了,凡是跟她不好沾上一点关系的人,就都成了她的敌人。

无疑,凌筱雅如今就是她最大的敌人了!

夏苗苗的事情出了三天,她到现在才来,是看笑话?

凌筱雅真心不知道夏苗苗到底在想些什么,她从虎门关回来,就碰上凌筱柔的糟心事,她忙活了好几天才将凌筱柔的事情解决掉。然后就是糕点铺子的事情,可以说,她从回来以后就没有停下来歇息过。

一知道夏苗苗的事情,她就过来了,没想到这落在夏苗苗眼里就成了炫耀。

凌筱雅忍不住想,是不是她真心不懂得该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否则,她当做亲姐姐的凌筱柔,就因为见了吴高升一眼,自己为了凌筱柔好,所以劝了两句,自此,凌筱柔很自己入骨。

夏苗苗,凌筱雅也是真心将她当做朋友,可如今夏苗苗身败名裂,第一个恨的人也是她!

夏苗苗见凌筱雅没有开口,笑的愈发的狰狞,“怎么心虚了?凌筱雅你个贱人,我今日身败名裂,都是因为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每一个“恨”字。凌筱柔都咬的重重的,似乎是在表达最对凌筱雅滔天恨意!

“苗苗,郡主——”

刘小花觉得夏苗苗的话太过分了,明明凌筱雅压根儿就没有对不起她,可夏苗苗却将所有的一切都赖在凌筱雅身上,这也真的对凌筱雅太不公平了!

“你个贱人,你给我闭嘴!你以为勾搭上我哥哥,就真的能嫁给我哥,当我的嫂子吗?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破烂!”

夏苗苗冲着刘小花大吼,压根儿就没将刘小花放在眼里。

“苗苗,以后小花会是你的嫂子,你对她尊重一点。我知道,你现在遭受了很大的打击。其实你最应该怪的,应该是你自己,你怎么能将自己的贴身肚兜给徐一郎呢,你当初要是能自爱自重一点,怎么会沦落到今日的下场。”

夏奎对夏苗苗也是有些受不了了,他想不通以前聪明懂事的妹妹跑哪儿去了,如今的夏苗苗就跟个泼妇一样,不,更准确的说像是疯狗一样,逮到谁就咬谁,莫名其妙的很!

“你给我闭嘴!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凌筱雅那贱人害的,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凌筱雅,我这辈子反正已经毁掉了,我就算死也要你陪葬!”

夏苗苗说着,就将手上的菜刀挥向凌筱雅。

凌筱雅一惊,没想到夏苗苗竟然会突然对自己出手。

看着那闪耀着白色光芒的菜刀,向自己挥来的时候,凌筱雅还真是有些猝不及防,甚至连躲避都忘记了。

也不知道是震惊的,还是难过的。

凌筱雅是呆在那儿了,可冷霜的头脑还是清楚的很,直接一抬脚踢向夏苗苗的手腕,“啊!”夏苗苗痛得忍不住大叫出声,只觉得自己手腕都碎掉了一般。

夏苗苗在剧痛之下,也握不住菜刀了,那菜刀直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冷霜却觉得不够,又是一脚将夏苗苗踢倒在地上,狠狠踩上夏苗苗的手腕。

“嘎吱——”

是骨头破碎的声音,“啊,你个贱人,你赶紧给我松开,你个贱人就是凌筱雅的帮凶,你——”

冷霜对夏苗苗不熟悉,可就凭夏苗苗刚才那一番辱骂零凌筱雅的话,冷霜都想直接扒了夏苗苗的皮。

她怎么都不去照照镜子,明明是个讨厌的不能再讨厌的人了,还口口声声的将自己的错误赖到别人身上!

“你才是贱人呢!不自爱,竟然主动将自己的贴身肚兜送给其他男人,你是有多下贱啊!郡主,见义勇为,从徐一郎收下救下了陈岚,哪像你这么个没心没肺的畜生!你今日身败名裂,就是活该!”

冷霜从夏苗苗的话里,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所以对冷霜是毫不犹豫的冷嘲热讽。

她觉得光说还是h不解气,一只脚继续踩着夏苗苗的手腕,随后蹲下身子,左右开弓,毫不客气到底扇了夏苗苗十几个耳光。

夏苗苗想要躲,可冷霜是练过功夫的,哪里是她能够比的。此次都被冷霜打个正着,痛得哇哇大叫起来,再配上那披散的头发,愈发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女鬼一般。

“郡主,我求你了,让你的人住手。苗苗只是因为受了太大的打击,所以才会成了如今这样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苗苗吧!”

褚氏哭着向凌筱雅求情。

凌筱雅冷眼看着冷霜打夏苗苗耳光,说实话,她心里是解气的。

不过褚氏以前对她也颇多照顾,她的面子,凌筱雅不能不给,于是淡淡的开口,“冷霜停手吧!”

冷霜闻言停下了打夏苗苗的手,其实要她说,她真是恨不得直接打死夏苗苗,不过凌筱雅开口了,她就是再想打,也只能听说。

冷霜松开了夏苗苗,重新回到凌筱雅身后。

“啊!你个贱人,娘,你帮我报仇,赶紧杀了那贱人!”

夏苗苗捂着几乎被冷霜踩断的手腕,哀声痛嚎,黑发披散在脸上,整个人愈发的像是从地狱里爬来的恶鬼一般。

“你胆敢行刺郡主,光这一条罪,就够砍你十七八次了!”冷霜冷眼看着夏苗苗,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

“郡主,我求你了,你就看在苗苗因为受了打击,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我求求你了,就饶过苗苗这一次吧。”

褚氏一边抱着夏苗苗,一边跟凌筱雅求情。

“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原谅她一次,可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夏苗苗也算是伤透了凌筱雅的心,从今以后,她也是真心不想再看到夏苗苗了。

凌筱雅带着冷霜就打算离去,这个地方让她觉得压抑。

“郡主,我知道苗苗罪无可恕。这次就当我厚脸皮,你就看在我以前照顾过你的份儿上,帮苗苗摆平这件事吧,否则苗苗一个姑娘家,她真的是没法子活下去了!”

褚氏紧咬着下唇,虽然很不好意思说这话,可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你可真是厚脸皮,你没听到你女儿刚才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她刚才竟然还想行刺郡主!是郡主大人有大量没有跟你们计较,你可真是愈发的得寸进尺了!竟然还想郡主帮着你解决这事儿!凭什么啊!”

冷霜实在是气急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夏苗苗刚才还想杀郡主呢!要不是自己动作够快,手不定就让她得逞了!

郡主大人有大量不怪罪夏苗苗,没想到夏苗苗这娘脸皮也是够厚的,竟然还想郡主帮着解决这事情,她想的是不是太美了!

褚氏紧紧咬着下唇,她也知道自己这要求很过分,可是除了凌筱雅以外,真的是没人能帮苗苗了,做母亲的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女儿,褚氏也只能自私一次了!

“郡主,我求你了,你小时候被凌家的人欺负了,苗苗会经常偷着给你送吃的,我也经常给你送些馒头面食,有一次,你发高烧,还是——”

“够了,跟我说以往的恩情吗?我想我还的已经差不多了。拼图魔方你们应该赚了不少吧。”

凌筱雅淡淡的开口。

褚氏一噎,没错,这两样东西,确实让他们赚了不少。

“郡主,好歹我们几个也是一起长大,你就帮帮忙吧。”

刘小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筱雅说道。

凌筱雅漆黑的眼眸直直的扫向刘小花,让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凌筱雅深深凝视了一眼刘小花,看的她胆战心惊,最后才收回了视线,“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最后帮夏苗苗一次。从此,我跟她再无一丝情分。”

------题外话------

谢谢红沙发秀才投了2张月票chenwei1968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