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尊严 又起夭折子/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夏苗苗的事情,凌筱雅是烦的不行,回到家以后,她才知道,什么叫做没有最烦,只有更烦。

一进门,凌筱雅就看到凌筱柔缠着林氏,要铺子要家具。

凌筱雅因为夏苗苗的事情正憋着满肚子的火,一看到凌筱柔顿时没好气的直接拦住凌筱柔扯着林氏的手,”你够了没有,娘的身子经得起你那么拉扯嘛!“

凌筱柔被拉住手,回头一看竟然是凌筱雅,顿时吊起两条眉毛,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我又不是找你要铺子要家具,你管什么闲事!”

“你找娘要铺子要家具,不就是想让娘跟我开口吗?你心里那一点算计当我不知道嘛凌筱柔!”

真以为天底下的人都是傻子,就她最聪明一样!

凌筱柔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我是你亲姐姐,你给我一家陪嫁铺子,再给我几亩良田怎么了!要不是你一直斤斤计较的不愿意给,我用得着缠着娘嘛!”

凌筱柔越说越理直气壮,似乎都是凌筱雅的错,而她则是正义的一方。

凌筱雅如今真的是连是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记得在前世的时候,她有一个闺蜜,家里有一个极品大嫂,整天就只知道向老人家要钱,她那闺蜜每次提起她那个大嫂,都觉得头痛。

那时候凌筱雅还不太明白,那闺蜜为何一提起那大嫂,除了头痛厌恶以外,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如今看着凌筱柔,她是真真切切的明白了,任谁家要是有这样的亲戚,怕是连呕血的心都有了!

“啪——”

凌筱雅还没有开口,林氏就毫不客气的直接一耳光扇上去了。

凌筱柔捂着被打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氏,“娘!”

“不要叫我娘!我没你这种女儿,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儿!你好意思做的出来,我都不好意思说!先是婚前失贞,然后是闹得没人不知道你的丑事。如今雅儿好不容易才将你的婚事弄妥当了,你又朝着要嫁妆,我告诉你,雅儿的钱是她自己赚来的,你有本事就将钱赚回来给自己当嫁妆,没本事,就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闹,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林氏显然是气急了,吼完以后,就忍不住捂着胸口。

凌筱雅连忙上前去帮林氏拍背顺气。

“你们都欺负我!“

凌筱柔双眸含泪看着林氏和凌筱雅,不过两人对凌筱柔的眼泪已经无感了,所以全都当没看见。

凌筱柔气得狠狠剁了一下脚,就离开了。

凌筱雅见凌筱柔是跑回房间,而没有跑出去,也就懒得再管她了。

天色都晚了,凌筱柔一个姑娘家跑出去还是挺危险的。

凌筱雅又扶着林氏进屋,服侍林氏躺下以后,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凌筱雅躺在床上,透过窗外看着外面稀薄的月光,令兄奥雅一时间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其实这次她愿意帮夏苗苗,除了还夏家以前的恩情,最主要的还为了刘小花。

刘小花跟自己的关系好,夏家的人也知道,这次自己要是没有答应帮夏苗苗,刘小花在夏家的日子,怕是会难过。

凌筱雅忍不住苦笑一声,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圣母了,以前她是最烦管这种闲事的人了。

算了,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就帮夏苗苗这最后一次,以后自己跟她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第二日,太阳刚刚升起,凌筱雅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匆匆吃过早饭,凌筱雅就带着冷霜出门了,再要出门的时候,凌筱雅突然瞥见冰玉的脸色有些不好。

凌筱雅微微想了想,自己这段日子出去,大多都是让冷霜陪着,倒是有几分冷落冰玉了。

“冰玉,这几日我不是故意冷着你。我是想着,在我离开的半个月里,你辛苦的帮我看顾着家里。所以如今,我想让你趁机会好好休息休息,你不要想多了。”

对冰玉和冷霜,凌筱雅看的到她们的忠诚,也不想因为这一点小事,冷霜和冰玉就不和,所以就将话摊开了说。

冰玉闻言,面色果然好了很多,“郡主,是我一时间想差了。冷霜姐姐的功夫比我好,有她陪在您身边,是好事。”

“冷霜有冷霜的话,你有你的好,你们两个我都喜欢。”

最后一句哈,凌筱雅说的自己都恶寒了,搞得她好像是百合似的,还你们两个都喜欢!

凌筱雅想着就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手臂。

凌筱雅见安抚好了冰玉,就带着冷霜离开了。

在两人离开没多久,凌筱柔也出了房间。

凌筱柔吃了早饭以后,见凌筱雅和冷霜不在,见冰玉一个人在院子里练武,于是忍不住冷嘲热讽起来,”哟!你倒是心宽啊!没看到凌筱雅从虎门关带了个冷霜回来,就再也没有让你跟她一起出去了!想想也是,听说冷霜可是忠勇侯送给她的,哪像你,不过是徐子寒一个商人给的!”

冰玉默默的停下了手,随后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凌筱柔。这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不过好在小姐已经跟她解释过了,否则她还真说不定会钻牛角尖。

冰玉只是默默的扫了一眼凌筱柔就不说话了,继续自顾自的练自己的拳法。

凌筱柔见冰玉没有反应,不禁暗自恼恨,真是一个没用的,难道都不知道闹吧!

凌筱柔现在是恨死凌筱雅了,巴不得给她添堵,让她不痛快!

也亏得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的想法,否则肯定会送她三个字“搅家精!”

凌筱雅想了一夜,好不容易想到一个法子。那就是祸水东引,反正那肚兜上苗苗二字,谁知道是谁,徐一郎说是夏苗苗,她就去找另外一个女子!

不过这种事情到底是关系到女儿家的名誉,凌筱雅绝对是没有想过诬赖什么好人家的女儿。她就打算找一个青楼女子,当然了,她会事先征得人家的同意,别人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自己能办到的,一定会答应,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人,那凌筱雅对夏苗苗也就只能说一声爱莫能助了。

反正她已经尽力了,事情到底成不成,她也就不会多管了。

找青楼姑娘这种事情,凌筱雅还是打算去找赵老板,毕竟这方面,他肯定也是有路子的。

凌筱雅带着冷霜到了委托行,找到赵老板后,将自己要找一个青楼女子的事情说了,顺便还将夏苗苗的事情说了一点,她可没打算替夏苗苗背黑锅。

“人选我这里就有一个,不过——“

赵老板的脸色一下子为难起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难以言说的丑事一样。

“有人选?赵老板你是不是担心她不答应,没事,我亲自去找她。如果她真的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会怪赵老板。”

“郡主,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正巧,那青楼女子的艺名就叫苗苗,不过她前年得了脏病,如今正缠绵病榻,您要找青楼女子,名字里面还要有苗的,我就知道她一个。”

赵老板在说脏病的时候,还十分的难以启齿。

脏病?凌筱雅的眼神闪了闪,这有脏病的女人比她想的更好啊!

“赵老板能否带我去找一下那位苗苗?”

“郡主,您不是在说笑吧!”

赵老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毕竟她是说要去找那有脏病的苗苗!

凌筱雅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我很清楚我在说些什么,我要去找那位苗苗。赵老板您今天有空吗?能否带我去一趟。”

赵老板仔细的观察凌筱雅的面色,见她神色认真,最终也只能点了点头。

那得了脏病的苗苗所在的妓院一点都不高端,甚至只能算是地下妓寮,来来往往的男子都是一些最普通的男人,长的大多都是五大三粗的。一看就知道没多少钱,来这找女人,也纯粹只是为了发泄。

至于那些女子,说实在的,长的也没有多好,脸上擦得都是最廉价的胭脂水粉,走动间,那些胭脂水粉还会扑扑的往下掉!

“哟!是赵老板来了,您旁边的这位清秀小哥是谁啊!”

凌筱雅为了方便,就跟冷霜穿着男装来,两个女子逛妓院,到底不是什么好事。

“牛妈妈,我们几个想要见一下苗苗。”

赵老板直接了当的开口。

牛妈妈一惊,“赵老板,苗苗可是得了病,而且您确定要跟这两位——”

牛妈妈看着凌筱雅和冷霜的眼神充满了深意。

凌筱雅知道牛妈妈一定是看出了自己和冷霜是女子的事实。

也是她和冷霜的压根儿没有认真装扮,像妓院的老鸨,最是练就了一双毒眼,怕是只一眼就认出了她和冷霜的身份了。

“牛妈妈,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你能通融一下,让我们去见一见苗苗姑娘。”

在妓院,最管用的就是银子了。

凌筱雅直接拿出十两银子递到牛妈妈的手上。

“好!好!我这就带你们去见苗苗。”

牛妈妈一看到那十两银子,笑的,脸上的粉掉的更快了。

牛妈妈领着凌筱雅一行人来到苗苗的房间。

打开房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凌筱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牛妈妈开口解释,“自从苗苗得了病,就没有客人找她了,一个没有客人的姑娘,就只配住到这种地方了。

弱肉强食,真是无处不存在啊!

“牛妈妈,你可否先离开,我有事情想和苗苗单独说。”

牛妈妈挑了挑眉,倒是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进屋后,凌筱雅更是深深的皱着眉头。

屋子里的情况比凌筱雅想象的更加糟糕,阴沉寒冷,屋内没有一丝阳光,摆设更是简单至极,一张破旧的木板床,还有一张缺了两条腿的八仙桌。

耳边是不是能传来女子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凌筱雅来到床边,就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甚至脸上都已经长了脓疮的女子,想来这就是苗苗了,她身上只盖着一床破旧的棉被,甚至有不少棉花已经露了出来。

“赵老板?你怎么会来找我这种低贱之人?竟然还带着两个姑娘?”

苗苗在看到赵老板的时候,倒是有些诧异,在扫到凌筱雅和冷霜的时候,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

“苗苗姑娘好眼力,我这次来,其实主要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

看来这苗苗的眼光不错啊!凌筱雅发现她倒是有些敬佩这苗苗,一般人得了这种脏病,早就自怨自艾了,这苗苗竟然还能保持平和的心境,这也确实是难得了。

“我得了这种病,妈妈又不愿意管我,我就只配在这里自生自灭。”

苗苗的语气里难得的有了一丝怨愤,一丝伤心还有一丝无力。

看来这苗苗也不是对自己的处境完全无动于衷啊!

“苗苗姑娘,你的病是可以治好的。还有我能帮你赎身。”

苗苗的眼底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不过随即就黯淡下来,“姑娘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放心,她既然说能治好,就一定能治好。”

赵老板忙不迭的帮凌筱雅担保。

“姑娘想要我做什么?”

苗苗定睛瞧了赵老板还有凌筱雅良久,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忍不住开口问道。

凌筱雅知道她是有一些动心了,于是就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苗苗听完后,久久没有开口,就在凌筱雅以为她不会再开口的时候,苗苗突然看着凌筱雅,眼神复杂的询问,“这位姑娘,说实在的,你这个法子很好。不过,你为何要亲自来找我。我本身就是一个得了脏病,命不久矣的。而且你能有赵老板帮忙,我如今就困在这个小小的房间等死,你压根儿没必要来问我,你就可以实施自己的计划,你为何要多此一举,来这种下贱的地方,问我一个得了脏病的女人,同不同意。”

其实赵老板也有些好奇,话说,照凌筱雅的计划,就算没有苗苗出面,也是完全可以办到的,凌筱雅压根儿就不必走这一趟。

凌筱雅深吸一口气,深深的凝视着苗苗,“可能很多人都只将你当做下贱的妓女,更别提你如今得了脏病,就更让人看不起了!不过,我想告诉你,我没有看不起你,没有谁天生下贱喜欢在这种地方倚楼卖笑,得脏病,不是你愿意的,你没得选择,为了生存,你只能这么做。

其实,我觉得很自私。为了另外一个苗苗,我就选择毁了你的名声。虽然,我可以帮你治病,帮你赎身,可以让你脱离贱籍,去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可说实在的,我的良心还是过不去。我就算为你做的再多,也只是希望我自己的良心能稍微好过一点。

但我心里明白,无论我做多少,有一点不会改变,那就是我对不起你。”

凌筱雅话落,整个屋子顿时寂静无声,安静的似乎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良久,苗苗才有些哽咽的开口,“没想到还有人将我当做一个人来看待。”

简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无限的心酸。

其实苗苗要的很简单,只是想要作为一个人的尊严,而今天凌筱雅给了她!

“这位姑娘,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能帮我治好病,帮我脱离贱籍,让我离开落霞镇重新生活?”

“可以。”

凌筱雅对着苗苗点头。

“好。我答应。我想重新做人,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尊严的活着。”

“我还需要做一些准备,最多5天,事情就会解决,到时候我会请赵老板帮忙,让你假死,以后世上就没有苗苗这个人。你的病,我也会帮你治好。我也会帮你脱掉贱籍,你要是选择好了去哪里重新生活,我就给你500两银子,请赵老板找人送你过去,帮你在新地方好好生活。”

“谢谢。”

苗苗终于忍不住哭出来,就算眼前的这女子是利用她,可她真的是将她当做一个人来对待,因为愧疚,甚至帮她安排好了以后的路。

凌筱雅见苗苗同意,心里松了一口气,出了屋子,在看到牛妈妈的时候,请她让苗苗搬到好一点的房间,再配上人照顾她。

牛妈妈都一一照办了,当然,凌筱雅也留下了三十两银子。

凌筱雅知道,就是看在赵老板的份儿上,牛妈妈拿了钱也会好好办事。

凌筱雅回了委托行,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今日还是平顺糕点铺开张的日子,不过,经过这么一遭事情,凌筱雅真心觉得有些累,懒得再去祝贺了。

只是拜托赵老板,能帮自己去一趟,顺便再送一些礼物。

“郡主,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老赵当朋友啊!不就是帮您去送一趟礼物,你居然就要拿钱!难道我老赵就像是这么贪财的人!”

赵老板见凌筱雅又要拿银子,顿时不满的开口。

凌筱雅愣了愣,“赵老板,我没有把您当外人,可是我总不能一直占您的便宜吧!”

“什么便宜不便宜的,要不是郡主你帮忙,我那傻小子怎么可能在忠勇侯收下办事,这钱,您就不要说了!”

凌筱雅见赵老板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又拿出五十两银子,赵老板见状,”郡主,你——“

“赵老板,您先别生气,这钱可不是让您帮我去送礼的,这是我希望赵老板能找人帮我一个小忙,这点钱只是请帮忙的兄弟喝一点茶,您不会连这个都拒绝吧!”

“这——”

凌筱雅见赵老板犹豫,直接将银票塞到赵老板的手上。

“赵老板,您能不能派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徐一郎的贴身东西偷出来,比如汗巾,比如贴身带着的挂饰,反正能代表他身份就行。还有请您帮我买通徐一郎的朋友,让他证实徐一郎曾经跟苗苗好过,至于从徐一郎那偷来的贴身物品,您也就交给苗苗就是了。”

凌筱雅在赵老板耳边轻声说道。

赵老板听了先是惊讶,随后就想明白,凌筱雅这么做的用意了。

“厉害!高招!你这一手下来,那徐一郎就是长了是长嘴巴都说不清楚了!”

凌筱雅笑了笑,一般她是肯定不愿意这么整人的,不过对非常之人自然是要行非常之事了!

“对了,赵老板,苗苗赎身的钱还有她以后去外地生活的银子,是了,还有我还得请您派一个信得过的兄弟,帮我照顾苗苗一段日子,帮她在新地方好好安定下来。我也不能让您的兄弟白忙活不是,这钱也由我出。赵老板,这您可不能拒绝啊!苗苗的事情,终究是我对不起她,您好歹让我帮他做一点事情,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赵老板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凌筱雅,感慨万千的开口,“郡主,是难得的心善之人,现在又有谁将妓女当人,尤其还是得了那种病的。”

凌筱雅笑了笑,心善?有吗?

回到家里,凌筱雅倒是难得的舒心了一点,因为耳边没有凌筱柔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吵着要铺子和家具做嫁妆。

凌筱柔在看到凌筱雅回来,只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就默默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凌筱雅也不生气,她可不敢奢望,凌筱柔对她还能笑脸相待,就算是,她都要掂量掂量,背后是不是笑里藏刀。

夏苗苗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现在就等赵老板的消息了。这两日,凌筱雅过得还算是平静,就是家里没有了平安和周庆,一时间,凌筱雅心里倒是有些落寞。

还有小村,也不知道他跟着李老头学画学的怎么样了。

凌筱雅正在沉思,耳边就传来一阵吵闹声,凌筱雅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熟悉的吵闹声,让她皱紧了眉头。

出门一看,果然是凌筱柔又在缠着林氏。

“娘,你说她到底有没有把我当亲姐姐啊!我要嫁人了,她不给准备陪嫁铺子还有家具,可她却拿钱给大伯娘一家开了一家糕点铺子,要不是杨二婶子今日和我说起,我怕是都不知道呢!“

一听到杨二婶子四个字,凌筱柔的眉头就皱的紧紧的,果然只要有她,就肯定有事儿!

“娘,您都忘了当初大伯娘是怎么欺负我们一家吗?如今倒好,她放着自家人不亲近,竟然开始亲近外人,她——”

凌筱柔正说的口沫横飞,转眼竟然看到了凌筱雅,要说的话,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显然是背后说人坏话,让人抓抓包了,十分不好意思,不过随即,凌筱柔就抬头挺胸的看着凌筱雅,做错事的,明明就是她,她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说啊,怎么不说了!“

凌筱雅双手交叉在胸前,似笑非笑的倚着门,用眼神“鼓励”凌筱柔继续说下去。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过了!放着自家人不帮,竟然帮大伯娘她们一家开糕点铺子!你忘了,当初大伯娘那一巴掌差点把你给打死!要不是我精心照料你,有了鸡蛋还省着给你吃,你能好的那么快嘛!”

凌筱柔这话,一是贬了黄氏一家,二是提醒凌筱雅记住她的恩情!

可惜,凌筱柔所谓的那一点点恩情,已经让她自己给做掉了,一点都不剩了!

“我是给大伯娘他们一家开了糕点铺子,就连铺子的房契也送给他们了。这间糕点铺子,我跟他们三七开,七成归他们,三成归娘,可以说,这铺子是我开来孝敬娘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果你一定要计较的话,也可以,你身为娘的大女儿,我想你肯定能比我更孝敬娘吧,不如你把你的银子都拿出来给娘。”

凌筱柔的脸涨的通红,她那一点私房银子哪里够,她的女红不行,所以嫁衣都是林氏绣的,她则忙着去置办自己的嫁妆,要是再将自己的那一点私房银子拿出来,她的嫁妆怎么办!

“雅儿,那铺子是你的,钱,娘不能要。”

林氏一听凌筱雅的话,连忙说道。雅儿已经为家里做了很多了,她不能再得寸进尺了。

凌筱雅走到林氏身边,“娘,您养了我这么多年,我现在孝敬您一点怎么了。您要是再拒绝,我可是要不高兴的了。”

林氏眼神复杂的看着凌筱雅,刚才差一点,她就要脱口问,你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可到最后,林氏还是忍住了,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雅儿马上要离开了,她只希望能在雅儿12岁生辰的时候,以母亲的身份给她做一碗长寿面。其他的,她已经不敢想了。雅儿既然愿意装着不知道,那就当做不知道吧。

“你要孝敬娘干嘛把铺子给大伯娘她们!还不如给我呢!我是娘的亲生女儿,我还能不孝敬娘!”

凌筱柔逮到机会,立马又吼了起来!

凌筱雅紧紧皱着眉头,显然是对凌晓茹的无理取闹忍耐到了极点。

“给你?我告诉你,凌筱柔,你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一点。我所有的钱,都是我自己辛辛苦苦赚的。我愿意给谁开铺子,那也是我的事儿,你吵什么!

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比起你来,我还更相信大伯娘一家!”

黄氏虽然势力贪小便宜,可她好歹还有一点良心,虽说平时跟于氏吵吵闹闹的,可于氏要是真遭了事儿,她还是会帮忙。

撇开黄氏不说,还有凌平顺,对凌平顺,凌筱雅绝对是相信他的为人!

“咚咚——咚咚咚——”

凌筱柔正要开口,外面就响起了激烈的敲门声。

“凌筱雅你个小贱人赶紧给我出来!”

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凌筱雅还能不知道,是陈氏那老虔婆来了!

显然这敲门声把所有的人都惊动了,等凌筱雅出来的时候,冷霜和冰玉都不约而同的死死盯着那扇门、

“冰玉,你去开门。”

凌筱雅皱着眉头开口。

冰玉闻言,顺从的去开了门。

“凌筱雅你个小贱人,你有钱不知道孝敬我这个奶奶啊!你给老大家的开铺子,都不知道把钱给我这个奶奶,我告诉你,你既然给老大家的开了铺子,那也得给老二家的也开一个,否则,我今天要你好看!“

陈氏一进门就在那里噼里啪啦的乱喊。

凌筱雅直接给了冷霜一个眼神,对凌筱柔,凌筱雅还得看在陈氏的面子上,不能让她太难看,也得忍着不动手,可对陈氏这老虔婆,凌筱雅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直接动手打!

冷霜会意,上前,左右开弓给了陈氏两耳光。

冷霜是练武之人,这两个耳光,可是暗暗用了劲儿,就算一般的大男人都受不了。

果然陈氏被打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两个红印子,嘴角也流出来鲜红的血液。

“啊!凌筱雅你个贱人,竟然敢对你奶奶动手,你还是人嘛!”

顾氏在一旁,原本还很安静,显然是想陈氏冲上去打头阵,她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她一看到自己的盟友被打,一下子也忍不住了,立即张牙舞爪的朝着凌筱雅扑来。

这次冷霜,不用凌筱雅开口,直接狠狠踢了顾氏一脚,把顾氏踢出了两米远!

“哇——杀人了!杀人了!”

顾氏扯着嘴巴大吼。

不过可惜,凌筱雅家在村后尾,只有周老实一家邻居,人家今儿都去送柿饼了,家里就只剩下一个卧病在床的周大娘。不说周大娘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而且她也压根儿爬不起床。

“雅儿,她们一个是你奶奶,一个是你二伯娘,你怎么额能动手呢!”

林氏急忙跑出来,看到的就是陈氏捂着脸,顾氏躺在地上,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胸口。

“凌夫人,这两个小民,竟然敢辱骂郡主,郡主就算将她们当场打杀了,都是轻的!”

冷霜冰冷的开口,语气里不带一丝感情,想来是对这陈氏和顾氏厌恶至极,要是按照她以往的脾气,她真心想直接做了她们!

“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她就算被封为郡主又怎么样,我可是她的亲奶奶,我爱怎么说她就怎么说她!谁能管奶奶说自己的孙女不成!”

陈氏龇牙咧嘴的说道,刚才冷霜那两巴掌,打的她牙齿都要脱落了,蠕动了一下嘴巴,都觉得痛得厉害。不过她还是忍痛将话说完了。

“就是,当奶奶的说孙女怎么了!你个贱人有什么资格插手!”

顾氏立马插口说道。

“呸!你算郡主哪门子的奶奶,你敢说,你是郡主的秦亲奶奶,我——”

“冷霜!”

凌筱雅连忙喝道。

冷霜实在是让眼前两个无耻的人弄得连吐血的心都有了,一忍不住,就将凌筱雅的身世要说出来。

林氏一张脸都变得惨白,知道了,筱雅真的知道了。

冷霜讷讷的闭上嘴,退到凌筱雅身后,只是心里还是气氛的不行,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陈氏捂着脸,一张不满皱纹的脸更是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呸!你个贱人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告诉你,凌筱雅就是我孙女!她孝敬我这个奶奶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你们要是敢不帮老二开铺子,我立马就把你们不孝的事情宣扬出去,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人!“

顾氏这时候也不嚎了,只是眼神不断的在凌筱雅和陈氏之间来回。

说实在的,陈氏对凌筱雅真不像是奶奶对孙女,当然了,陈氏对凌筱柔也不好。

只是陈氏对凌筱柔再不好,也从来没想过害死她。可对凌筱雅,不客气的说,陈氏真是恨不得凌筱雅去死,难道——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如今最重要的就是铺子,想想凌筱雅那小没良心的,竟然给黄氏他们开铺子,却不给自家开,真是没良心!

幸亏凌筱雅不知道顾氏的想法,否则真心是想笑了。

她真的很想问一句,你的脸皮到底是厚到什么地步啊!以前死命作践自己,如今竟然还有脸跟她提良心?

“就是,你给老大家的开铺子,要是敢不给我们二房开,我就出去败坏你的名声!”

跟陈氏和顾氏两个人,凌筱雅真心是不想跟她们纠缠。

凌筱雅淡定的走到陈氏身边,只是每一步都走的特别慢。

不知为何,陈氏看着这样的凌筱雅,真心觉得心里发慌,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陈氏,我不是你的孙女,这一点我很清楚。还有你,当初凌秋生被害死,你拿了二十两银子,就不追究自己儿子的死,你说说,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你以后的下场会怎么样?”

凌筱雅直接附到陈氏的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她还担心陈氏听不清,特意将语速放慢,每说上一个字就停上一秒钟,让陈氏能清楚的将话听清。

实际上,凌筱雅是在折磨陈氏,慢刀子杀人从来是最痛的,凌筱雅的话就像是一把慢刀子,正一点一点在割陈氏的血肉,明明很痛,想要挣扎离开,却无能为力。

陈氏的瞳孔急剧收缩,看着凌筱雅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恐惧,双唇不断的哆嗦,凌筱雅在一旁,似乎能听到陈氏牙齿打颤碰撞而发出的声音,可想而知,她的话对陈氏打击有多大。

“你——你——”

陈氏也顾不上捂着自己的脸,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凌筱雅,似乎在她眼前站着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

“你给我听清楚了!别跟我说什么凌家养育了我那么多年,我要报恩之类的鬼话!

我只记得我在凌家是受尽了欺负,而你,更是死命的作践我!甚至还装病,逼着我去有老虎的山上个抓药!就是想我在山上被老虎吃掉!

对你,还有顾氏,我除了厌恶就是厌恶!我没有抱负你们,已经是我脾气好,大度不计较了。

做人,还是要点脸皮的好!

当然了,对你这种老虔婆,我是从来不觉得你是有什么脸皮可说的!因为你太无耻,太不要脸!

今儿个,我就在这里,明明白白的跟你说。以后都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我一不高兴,整死你,都是小事。别以为我在说大话,以我今时今日的本事,要整死你很简单。

不过我看在我娘的份儿上,也不想对你们怎么样。

所以,从今以后,不要在出现我面前,当然,也不用再出现在我娘面前。我娘是性子好,绵软,你说说,她要是知道——“

后面的话,凌筱雅没有再说,可却是在明明白白的威胁陈氏,要是再敢出什么夭折子,立马会将她做的丧良心的事情传出去,到时候她就别想做人了!

陈氏被凌筱雅幽深的眼神看的心里都在打毛,她觉得眼前的人压根儿就不是人,而是从对于里爬出来的恶鬼。

“走!走!我们赶紧走!“

陈氏招呼着顾氏,忙不迭的就离开凌家,好像这里是什么毒蛇猛兽聚集的地方一样!

等到陈氏和顾氏离开了,凌筱雅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此时她真心不想面对林氏。

或者说,她和林氏都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凌筱柔则是震惊的看着凌筱雅。

她不是傻子,从凌筱雅和陈氏的话中,能感觉到凌筱雅八成不是凌家的女儿,那她是谁!

还有凌筱雅要不是她的亲妹妹,那她的陪嫁铺子还有家具不都泡汤了!

幸好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的想法,否则真心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你丫的除了自己以外,还能想到别人嘛!自私自利,凌筱柔绝对算是其中的翘楚!

再说,陈氏和顾氏是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茬,可两人回来的时候,却像是斗败的攻击。

凌平凡缠着陈氏,“奶奶,怎么样,凌筱雅那小贱人答应了没有!”

凌平凡做梦都希望自家能有一个铺子,让他过过当掌柜的瘾不用像现在似的,在吉祥酒楼当一个人人都能欺负的小跑堂!

陈氏心情正不好,一听凌平凡在那里乱叫,顿时没好气的扇了她一耳光,“叫什么叫,叫魂啊!”

陈氏冲着凌平凡吼完,就回了自己的屋子,也不管外面吵得有多大声。

陈氏身子有些瘫软的坐到了自己的床上,当年的事情,凌筱雅怎么会知道的、

当年秋生死了,自己本来是想让官府查到真凶,为儿子报仇!

可后来有人找上她,给了她二十两银子,让她不要再追究,她想想,儿子死了,再继续追究下去,也没用了,于是就劝凌丰收不要再追究了。

至于凌筱雅,其实她一直怀疑,不过她也不能确定凌筱雅到底是不是秋生的孩子。

可今天听凌筱雅的话,看来她真的不是了。

自己的把柄在凌筱雅手上,今儿个又遭了那么大的罪!陈氏算是恨死凌筱雅了!

想至此,陈氏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恶毒,你不仁我不义,况且秋生当奶奶就是因为你死,那么如今——

------题外话------

谢谢清晨妖妖童生投了1张月票yyq3900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七七回来了!现在七七都是裸更,这一万字码的真辛苦,今儿给七七5点就起了,连着码了5个小时,总算是到10点写好了,这段日子七七会多多存稿,要是没有特殊情况,七七就恢复上午更新了,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七七会通知的,或者在评论区通知!

最后还是要谢谢亲们的支持,老生常谈一句,亲们的支持,永远是七七前进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