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徐一郎身败名裂 覆灭/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陈氏和顾氏来闹过以后,凌筱柔就经常欲言又止的看着凌筱雅。

每次看到凌筱雅,都忍不住蠕动了一下嘴唇,可是到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凌筱雅从凌筱柔的眼神里就能猜出来她在想什么,不就是想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亲妹妹。

不过凌筱雅可没有打算跟凌筱柔说这些,就让她胡思乱想去吧,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可不好过。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能让凌筱柔在出嫁前都能安安稳稳的。她也懒得听凌筱柔一天到晚的在那里吵,她也真心忍受不了!

又过了一日,凌筱雅还是主动去找了林氏。

林氏正在屋内帮凌筱柔做嫁衣。

大红的嫁衣上绣着精美的祥云图案,远远望去,那些图案似乎活了一般。

“咚咚——”

凌筱雅见林氏慌神,于是主动的敲了敲门。

林氏忽的惊醒,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眼神不禁微微闪烁,似乎是不太想面对凌筱雅。

凌筱雅微微叹了一口气,主动进了屋子,然后随手将门关上。

“娘,您难道不想见女儿不成?“

凌筱雅坐到林氏的身边有些委屈的开口。

林氏一听凌筱雅的话,忙不迭的开口,“娘怎么可能不想见你,只是——”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而已。

凌筱雅伸手握住林氏的手,林氏多年缠绵病榻,而且都没有好好保养,所以手上的茧子十分严重,就算这段日子,凌筱雅都帮着林氏保养,可是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我留在落霞镇一天,您就一日是我娘。”

林氏浑身一震,眼眶里急速凝聚了泪水,只是死命忍着,没有让它掉下来,“你果然都知道了。”

“是,我知道了。娘,我知道您不愿意跟我去梁都,不过在我离开前,您都是我娘。等我回到梁都——”

凌筱雅的眼神不禁恍惚起来,她的生母可是堂堂的公主,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去叫一个农妇“娘”!

这跟瞧不瞧得起人呢没有关系,封建社会,等级思想就是这样。

尽管在燕翎口中,那昭慧长公主确实是个善良的女子,可就算再善良,她也有作为公主的骄傲,所以她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再认林氏为母。

显然,林氏虽然不知道凌筱雅的身份,可也知道凌筱雅出身富贵,以后凌筱雅回到自己的家之后,她们的母女情分怕是真的要尽了。

“以后我不能陪在您身边,可我一定会保证您以后都能过得幸福充足。就算我我以后不能喊你娘了,可在我心中,您也永远是我母亲。”

凌筱雅在现代的时候,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穿越到大梁朝,林氏虽然懦弱,不过她能感觉到,林氏是真的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

“娘对不起你。以前在凌家的事情不说了。分家出来以后,也是你辛辛苦苦的赚钱养家,而娘却什么都帮不了你。还有筱柔,娘都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一个男人嘛?”

“娘,以后就算我不能叫您娘,在我心里还是将您看做母亲的。还有平安,虽然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愿意将他当做亲弟弟。等平安以后长大,一定能金榜题名,给娘您挣一个诰命夫人回来!

可是对凌筱柔,娘,不是我狠心,真的是她的所作所为太让我伤心。我也说过,帮她嫁进吴家,是我最后能帮她的了,以后她怎么样,我不会再去管。”

凌筱雅决定还是提前跟林氏表明她的态度,对凌筱柔,她真的可以说是厌恶至极,当然她对凌筱柔,也绝对是仁至义尽了!

“你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突然一道呵斥声响起!

凌筱雅起身开门,果然看到凌筱柔一脸心虚的站在门外,而冰玉则是眯着眼看着凌筱柔。

看着她和林氏的对话,凌筱柔都听到了。

听到就听到吧,也希望凌筱柔以后能脑子清楚一点,不要再做这些惹人厌的事儿了!

“娘,那我就先回去了,您好生休息。”

同时,凌筱雅示意冰玉也回去。

冰玉顺从的点了点头。

她是没有偷听凌筱雅和林氏的对话,不过想到陈氏和凌筱雅的对话,其实她也猜到了七七八八了,凌筱雅肯定不是凌家的女儿。

想想这也不奇怪,就凌筱柔这种性子,怎么可能是凌筱雅的亲妹妹,这性子这能力,差的真是太大了!

等凌筱柔出嫁以后,终于是不用再看到凌筱柔这个祸害了!

就连冰玉一向淡然处事的人,对凌筱柔都讨厌至极,可想而知,凌筱柔到底是有多讨人厌了!

等到凌筱雅和冰玉离开后,林氏才幽幽的看向凌筱柔,“你都听到了。雅儿不是你的亲妹妹。相反,咱们要不是因为雅儿,也不会有如今衣食无忧的日子。柔儿,做人要知足。何况雅儿也从来不欠我们什么。你以后嫁到吴家,就本分的做吴家的媳妇吧,不要再出什么夭折子了。”

林氏也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凌筱柔到底能不能听进去。不过听不听的进去,她也管不了了。

凌筱柔双手紧握成拳,杏眸中闪过一丝狂狷,好似惊天骇浪一般,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第二日

凌筱雅就收到了赵老板的信,说是事情都已经办妥了。

果然到了中午,整个凤阳村都热闹起来。

原来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徐一郎之前拿着的那个肚兜,那主人不是夏苗苗,而是一个妓女苗苗,最重要的是,那个妓女苗苗还得了脏病!

凌筱雅一直让冰玉注意着村里的动静,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不知道徐一郎听到这消息,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说实在的,她还真的是蛮好奇的!

“走,咱们也去看看热闹。”

凌筱雅听冰玉说,如今徐一郎的家门外已经围了不少人,心里顿时高兴了,这徐一郎有多渣,她还是知道的,有不少村的姑娘都让他骗过,他有如今的下场,怕是人人都要拍手叫好吧!

凌筱雅到徐家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

凌筱雅一眼望过去,有不少人是生面孔,而且穿的都不怎么样,可想而知平时的生活的不怎么样。

像是看出了凌筱雅的好奇,冰玉偷偷凑到凌筱雅耳边,“这些大多都是徐家的佃户。徐家做人不厚道,想方设法的压榨这些佃户。大多数地主和佃户之间都是三七开,就算有抠门的,也就二八开,可徐家狠得,竟然是一九开,所以徐家的那些佃户,都是家里实在是过不下去的,否则怕是没有人愿意给徐家种田。

这还不算,徐家平时见天的欺负那些佃户。那徐一郎的父亲徐旭还每天让那些佃户给他当苦力,比如他去镇上的时候,不愿意雇佣轿夫,就叫佃户给他当轿夫,而且还是不要钱的。

那徐一郎的母亲琴氏,原先是大户人家的丫鬟,可自从嫁给徐旭之后,也开始摆当家主母的派头了,家里没有丫鬟,每次去镇上,她就让那些佃户的女儿或者是妻子给她当丫鬟。那些佃户因为还要耕徐家的地,所以都是敢怒不敢言,不过心里也是恨死徐家了。”

啧啧,做人做到这份儿上,凌筱雅也要说一句佩服了,什么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凌筱雅如今也是深刻的明白了,难怪能养出徐一郎这样的的儿子,感情这当父母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佃户怎么了,佃户就不是人了,任由他们欺负!

难怪如今徐家出了丑事,这些佃户一得到消息,就来看热闹。

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徐家就是典型的!

凌筱雅又仔细看了看,周围还聚集了不少人,其中也有不少熟面孔,比如杨二婶子,比如潘氏,比如王媒婆,不过当凌筱雅的眼神在扫到凌平顺的时候,眼底有明显的惊讶。

凌平顺怎么也来了,他可不像是这么八卦的人。

凌平顺显然也看到凌筱雅了,对着凌筱雅惊奇的眼神,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没多久,黄氏就拉着凌平顺来到凌筱雅身边,“是郡主啊!你也来看那热闹啊!要我说,徐家还真不是东西,您看看徐家做的都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难怪一倒霉,就有那么多人来落井下石!”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她算是知道了,肯定不是凌平顺想来凑热闹,而是黄氏想来看热闹,所以拉着凌平顺一起来的。

“大伯娘,铺子的生意如何?”

“哎呦,郡主你放心,糕点铺子的生意好的不行!平顺还说,咱们就爱的糕点那么好,不如就跟其他酒楼合作,别提,这主意还真是不错!”

黄氏一说起凌平顺,就满脸自豪,脸上的得意是怎么都遮掩不住。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凌平顺,没想到凌平顺确实挺有脑子。

“这主意不错。”

凌平顺有些腼腆的笑了,“我只是突然想到的,还没先搞竟然可行。其实醉仙坊的李掌故怕是看在郡主你的面子上,才同意的吧。”

凌筱雅摇了摇头,“我没跟李掌柜说过这事。况且大堂哥你的主意确实不错,你们将糕点提供给醉仙坊,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李掌柜没有理由不答应。对了,你们都来徐家了,那铺子——”

“有平顺他爹看着呢!没事儿!黄氏满不在意的开口说道。

看来什么都抵挡不住黄氏八卦的心啊!

“没想到徐家竟然摊上这样的事情,不过好在苗苗的清誉总算是能恢复了。”

凌平顺跟夏苗苗也算是有些交情,也知道,对一个姑娘家来说,名誉是多么要紧的事情。

“呸!我看八成是夏家故意弄出个什么叫苗苗的妓女,徐一郎和夏苗苗私会,我可是撞上过两次,要说他们什么都没有,打死我都不相信!”

黄氏抽噎着鼻子,不屑的开口。

黄氏撞到过徐一郎和夏苗苗私会?

凌筱雅想想也就不惊讶了,也是,自己都撞上过两次,黄氏能撞上也就不奇怪了。

“娘,你苗苗好歹也算是您看着长大的,您待会儿——”

凌平顺皱着眉头看着黄氏,生怕待会儿黄氏嘴快,就将夏苗苗和徐一郎私会的事情说出来。

黄氏撇了撇嘴,“好了,你娘我是那么没有把门的人吗?虽说夏苗苗一时糊涂做出这种事情,可徐一郎更不是什么好东西!”

凌筱雅听了黄氏的话,嘴角微微抖动了两下,没有再说什么。

很快,徐家的人就出来了。

一个大约四十岁的中年人,相貌跟徐一郎五分想象,想来应该是徐一郎的父亲徐旭了,她旁边还有一个妇人,长的倒是不错,只是嘴巴很薄,眉眼尖尖的挑着,一看就知道是个刻薄的!

“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去给我种地!小心我收回地,让你们喝西北风去!”

徐旭看着佃户,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这些佃户在他眼里,就是他徐家的奴才!主人家出了事情,他们竟然敢来看热闹,他们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佃户们被徐旭吼的身子一震,纷纷散去。佃户离开了,不过来看热闹的人还是不少,不少都是凤阳村的人,他们可不是徐家的佃户,才不怕徐家呢!

“哟!没想到徐一郎的口味竟然这么重,找妓女就算了,竟然还找一个有脏病的,啧啧,你们说说徐一郎拿着那妓女的贴身衣物,他是不是也得了——”

潘氏平时是最看不惯徐家的了,都是一个村子的,你徐家有必要摆出一副高人一等模样,我呸!要是真有钱,怎么不去镇上住呢!还在凤阳村这小地方呆着做什么!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去找妓女了!我徐一郎要才有才,要钱有钱,还需要去找什么妓女,就算是镇上的大家小姐,我也娶得起!”

徐一郎平时就讨厌这些饶舌的妇人,如今一听潘氏的话,眉头更是紧紧皱着,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真是不要脸!真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冰玉的眼底闪过厌恶,显然是被徐一郎的无耻给恶心到了。

“我家平顺比他可好多了,这人还真是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凌筱雅难得符合黄氏的话,还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同意,大堂哥比徐一郎真是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就人品来比,凌平顺简直是甩出徐一郎十几条街都不止!

“是啊,你徐一郎要才有才,要钱有钱,不过有些怪人就是有特殊的癖好,说不定你徐一郎就是,不喜欢那些正常的女人,就喜欢那些妓女,尤其是得了脏病的女人!”

杨二婶子也是跟徐家不和,而且她和潘氏关系好,不介意在这种时候踩徐家一脚!

“你个贱女人,给我闭嘴!你们这些乡下女人,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就喜欢道东家长,西家短,我可是有童声的功名,是你们这些人配说的嘛!”

“徐一郎有童生的功名?”

凌筱雅闻言不禁皱了皱眉。

“你不知道啊,徐一郎确实是有秀才的功名。不过后来他还考了几次秀才,不够都没有考中。”

那不是比吴高升还不如了,起码人家还是秀才!

“我原先听说他求到了白云书院的陈夫子门下,不过也不知道陈夫子愿不愿意帮他。”

难怪,徐一郎要纠缠着陈岚了,看来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陈岚是陈夫子的女儿,徐一郎想通过陈岚搭上陈夫子。

陈夫子的学生不少,门路也广,只要陈夫子愿意帮忙,徐一郎别说秀才了,说不定连举人也是有可能中的。

这么一想,凌筱雅对徐一郎就更加鄙夷了,见过无耻的,就没有见过那么无耻的!自己没本事考中功名,竟然就想借着女人上位,这种男人,是凌筱雅最最不耻的!典型的吃软饭啊!

“徐一郎,你个畜生!我夏苗苗跟你明明没有任何关系,可你居然拿着一个妓女的肚兜四处跟你的狐朋狗友亵玩,居然还诬赖我!毁我我的名声,徐一郎你还是人嘛!”

原来是夏家的人来了,夏全、褚氏还有夏苗苗的两个哥哥都到了。

再见夏苗苗,她倒是没有了之前的癫狂,披散的头发全都整整齐齐的梳好了,身上穿着大红的衣裳,只是脸色瞧着有些憔悴。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夏苗苗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要是不知情的人,恐怕真的会以为是夏苗苗被徐一郎给诬陷了。

可事实怎么样,凌筱雅却是清楚的很,其实凌筱雅还是很佩服夏苗苗的,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厉害!

听她口口声声什么下贱的妓女,凌筱雅真是想吐,夏苗苗就这么喜欢贬低别人,抬高自己?

不过就算是一般的妓女,也知道不能将自己的贴身衣物交给男子。

凌筱雅想要从夏苗苗的脸上看出一丝心虚,可是横看竖看了一大半天,她只从夏苗苗脸上看到了委屈,看到了大义凛然。

凌筱雅摇了摇头,什么叫做想让别人相信你,你自己就先得说服你自己,如今凌筱雅是彻底明白了。就夏苗苗这种高超答应演技,到现代,都能当影后了!

“不要脸!”

冰玉忍不住嘟囔。

凌筱雅笑了笑,没有反驳。确实不要脸!

凌筱雅想,如今夏苗苗心里就是在想,那肚兜是妓女苗苗的,压根儿不是她的,她是被冤枉的,她是受害的一方!

别提,凌筱雅还真是猜对了,夏苗苗如今就是这么想的。

“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黄氏看着夏苗苗忍不住开口说道。

凌平顺拉了拉黄氏的衣角,示意她安静一点。

黄氏扁了扁嘴,到底没有再说什么不好听的。

“你个贱人,当初一口一声喊我徐郎的时候,我怎么没见你不好意思!我今儿在这儿说了,那个什么妓女苗苗,我压根儿没见过,那大红的肚兜就是夏苗苗的!”

徐一郎一看到夏苗苗,心里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升,就是因为夏苗苗这贱人,他才会跟陈岚分了。

今儿个发生的事情,说不定就跟夏苗苗有关系,反正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承认自己跟一个得了脏病的妓女有染,否则他的功名,他的仕途就全都毁掉了!

至于夏苗苗这贱人,今天,他就要她身败名裂!

“你个畜生,竟然污蔑我女儿!”

夏全一看到徐一郎就恨得不行,女儿就是因为她才会生不如死,如今的名声也败的差不多了!

“我污蔑?夏苗苗喊我徐郎,听到的人应该不少吧。”

徐一郎狞笑一声说道。

果然来看热闹的人,纷纷议论起来。

虽说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夏苗苗和徐一郎私会,可夏苗苗还真是叫过徐一郎为徐郎的,要是没有关系,她能这么亲切的称呼徐一郎吗?

凌筱雅看着夏苗苗的眼神,就跟看头猪一样,这人私会不知道躲好一点,贴身衣物不知道藏牢一点,竟然叫人昵称还让这么多人知道,这人到底是有多白痴!

反正路她已经帮夏苗苗铺好了,至于夏苗苗能洗白到哪里就不关她的事情了,该帮的,她都已经帮了!

“没错,曾经我以为徐一郎你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可你呢,竟然勾搭了镇上陈夫子家的陈岚小姐,我就是发现了你的为人,所以才会决心和你一刀两断的!”

夏苗苗双手紧握成拳,双眼瞪的极大,犹如铜陵一般。

凌筱雅的眼神倏地就冷了下来,夏苗苗真心是无可救药了。

她可以说自己是发现徐一郎跟其她女人交缠在一起,所以才决心跟他分开。压根儿就没有必要指名道谢的说出陈岚的名字,如今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尤其是这些来的人里大多都是爱嚼舌根的长舌妇人,这些事情经过她们的嘴巴去传,谁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陈夫子德高望重,为我大梁培养出不少品德兼优的人才。陈小姐自幼由陈夫子亲自教养,更是懂礼仪知进退。明明就是徐一郎一直厚颜无耻的缠着陈小姐。陈小姐可从来都是义正言辞的拒绝,甚至连给眼神都不屑给徐一郎。“

凌筱雅高声说道,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保证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到她的话。

凌筱雅说完以后,眼神就凝锁在夏苗苗身上,“夏姑娘,你说,我刚才说的对不对!”

在凌筱雅凌厉的眼神下,夏苗苗只觉得心里发虚,甚至有落荒而逃的冲动,幸好她压抑住了这种冲动。

让她帮陈岚,她不愿意!她就希望陈岚那贱人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凌筱雅冷厉的看着夏苗苗,见她一言不发,似笑非笑的勾起嘴唇,“也不知道那绣着苗苗两个字的肚兜到底是谁的?”

夏苗苗浑身一震,她知道凌筱雅这是在威胁她,要是再敢胡说八道的攀扯别人,那么肚兜的事情她就不会管了,到时候身败名裂不得好死的就只有夏苗苗一个!

夏苗苗虽然想陈岚身败名裂,可跟自己比起来,让陈岚身败名裂就不算什么了。

“没错,是徐一郎一直无耻的想要勾引陈小姐,陈小姐一直拒绝,对徐一郎从来也是不假辞色。”

天知道夏苗苗说出这话的时候,心有多痛,她竟然帮着自己的仇人说话,那种滋味儿真心让人恨不得直接死去!

凌筱雅默默收回了看向夏苗苗的眼神,算她识相,要是她还敢像疯狗似的乱咬人,凌筱雅真打算管她的事情了。

“那绣着苗苗两个字的肚兜到底是谁的!这还真是不好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是不好断啊!”

“是那个叫妓女苗苗的!”

突然一道男声响起。

“土狗!”

徐一郎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出来的土狗。

土狗家里也算富有,可跟徐一郎家比起来,那就差多了。

所以平时土狗都是跟在徐一郎身边,说白了就是徐一郎身边的一条狗。

“徐一郎,平时你老是为非作歹也就算了,可如今你怎么能这么下作,拿着一个妓女的肚兜硬是栽赃给夏姑娘呢!这种毁人名节的事情,你怎么能做呢!我土狗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可也知道女子的名节大于天,所以我今儿个站出来了,就是希望能还夏姑娘一个公道!”

土狗正义凛然的说道,小小的眼睛里满是对徐一郎的不屑。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看来会演戏的不光是夏苗苗一个,这土狗也能演戏的。

真不知道赵老板给了这个土狗什么好处,这土狗倒是挺积极的给徐一郎泼污水啊!

“你——你——刘土狗你个下贱胚子,平时老是来我徐家蹭吃蹭喝,如今竟然帮着外人来诬陷我家一郎,你的良心是被狗给吃了吧!你说,你是不是被夏家给收买了!”

琴氏双手叉腰,没好气的冲着土狗大吼!

“徐婶,我平时是占你你家不少的便宜。可我土狗还是有良心的,怎么能看着你们诬陷人家清清白白的姑娘呢!尽管我知道,我今儿一站出来,怕是彻底得罪你徐家了,以后我也不能再沾你徐家的光了,可我土狗不在意,我今天这么做了!我对的起我的良心!”

在场不少人都对土狗刮目相看,平时那土狗可是最爱偷奸耍滑的,仗着家里有一点小钱,就为非作歹,可没想到如今竟然这么正气!真心是让人刮目相看!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什么是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如今她算是见到了!

“一郎!我是苗苗啊!当初你说喜欢我,还说会帮我赎身,可你一见我得了脏病,怎么就抛弃我呢!”

凌筱雅惊讶的望过去,她怎么来了,其实今天这场戏,她压根儿就不必来,可她如今来了,有多少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她又要受到多少责骂!

凌筱雅的脚步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冰玉连忙拦住凌筱雅。

理智迅速回笼,这时候她不能站出来,否则一切就都完了。

“你个贱女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压根儿不认识你,你不看看你长的什么鬼样子!”

徐一郎一听苗苗的话,顿时大怒!

确实,妓女苗苗长的确实让人觉得恶心,身上只穿着淡薄的白衣长裙,脸上的脓包越来越多了,甚至有些都泼了,流出了脓水。要是她晚上出来,众人肯定都以为见鬼了!

“哟!我说徐公子啊,你以前叫苗苗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苗苗你是我最爱的女人,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我一定会帮你赎身!果然,男人都是贱!你一见苗苗得了脏病,立马就跑了!我说,苗苗你看清徐一郎的真面目了吧!”

牛妈妈一只手叉着腰,另外一只手指着徐一郎,用着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徐一郎。

“呸!你是从哪个旮旯里跑出来的,竟然敢诬赖我儿子!”

琴氏以前是在大户人家当丫鬟的,等到她嫁给徐旭以后,就开始摆当家太太的谱了!

徐一郎,可是琴氏这辈子最大的骄傲了!哪里容得一个鸨母羞辱!

牛妈妈可不是好欺负的,能当一个妓院的老鸨,她经历过的事儿,可比琴氏要多多了!这骂人的功夫也远远不是琴氏能比的!

“你当自己有多高贵呢!你以前不过就是大户人家的丫鬟!说白了,也是个下贱的!你凭什么瞧不起人啊!徐一郎就是来过我那儿,诺,这玉佩总不会是假的吧!”

牛妈妈说着就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一枚碧绿的玉佩,幽幽绿色,上面赫然就印着徐一郎的徐字!

“这是徐一郎的玉佩,我以前见过!”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不少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好像都认出这玉佩是徐一郎的。

凌平顺仔细盯着玉佩看了一会儿,随后收回自己的视线,然后无奈的对着徐一郎开口,“徐一郎,做男人就得敢作敢当,你竟然跟苗苗姑娘有——有关系,虽说你不能娶苗苗姑娘,可也得好好照顾她,怎么能——”

怎么能任凭人家自生自灭呢!

凌平顺话落,夏苗苗倒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凌平顺。

只一眼,她就收不回自己的视线了,在阳光的照耀下,凌平顺略微有点黝黑的脸,竟然显得那么有男子汉气概,就真么看着,就给人无限的安全感。

不知不觉间,凌筱柔的脸蛋就不禁红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苗苗的变化,众人都没有发现,毕竟现在众人的注意留都放在了牛氏和妓女苗苗身上。

“凌平顺,你胡说些什么!我压根儿就不认识这两人,也不知道她们是从哪儿来诬陷我的!我凭什么要认!”

徐一郎龇牙咧嘴的吼道,第一次,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呸!徐一郎,本来苗苗还让我给你留一点脸,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你压根儿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说你跟苗苗没关系?苗苗可是偷偷跟我说过,你右大腿的内侧可是有三颗痣,正好是呈三角形形状的!”

徐一郎顿时脸色一白!怎么可能,那么私密的事情,眼前的人到底是如何知道的!

“口说无凭,应该让人去验证一下啊!”

众人一看徐一郎脸色发白,其实心里就已经明白,老鸨说的肯定是真的!

“你个贱人,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身上的*,如今——”

“一郎,你怎么能不认账!你后背的左下方有一个疤痕,是圆形的,你说,那是你小时候不小心被铜板给烫伤的!”

妓女苗苗一听徐一郎又想开口狡辩,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徐一郎的脸色彻底白了,此时他真想一耳光上去扇死眼前的女人,她们到底是从哪儿知道这些消息的,明明这些除了他家里人以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可如今——

“哎呦!徐一郎你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跟眼前的姑娘没关系,可人家姑娘都说了,你右大腿内侧上有三颗痣,还是呈三角形状的!你后背的左下方处也有了一个伤疤,你要是真跟那妓女没关系,人家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还是你想说她们是胡说,要不这样,你让人去验一验你的身子,让人好好看看!”

杨二婶子唯恐天下不乱的说道!

“就是!就是!有本不是就让人验一验啊!我看你徐一郎真真是丧良心的,我就说夏家的姑娘是多好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会将贴身的肚兜给你!原来那是一个妓女的,还是一个得了脏病的!大家伙说说,咱们好歹是一个村子的,就算他徐家有钱,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以前徐家瞧不起我们这些穷人,咱们也认了,谁让咱们确实是没有人家有钱呢!可如今呢?徐家真是丧尽天良啊!竟然直接败坏村里姑娘的名声,要是再让徐家这么无法无天下去,咱们凤阳村的名声就全都毁了!”

潘氏扯着喉咙喊道。

这一喊,也不知道是不是将众人对徐家的仇恨给喊起来了,所有人都义愤填膺的指责徐家。

凌筱雅冷眼瞧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人的人缘可能有好有坏,可这徐家做的真心都不是人事!看看,他徐家一出事,竟然有那么多人来这里看好戏,落井下石,一个帮徐家说话的人都没有,可想而知,徐家平时做人是有多失败。

凌筱雅又往夏苗苗那里瞧了一眼,有不少妇人都凑到下夏苗苗身边安慰她,纷纷指责徐一郎不是好东西,竟然拿一个得了脏病的妓女的肚兜说成是夏苗苗的。

而夏苗苗也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看着眼前的一幕,凌筱雅真心觉得好笑,夏苗苗这算不算是踩着徐一郎和另一个苗苗的肩膀上,来换取自己的好名声。

凌筱雅仔细盯着夏苗苗,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羞愧,看到一丝心虚。

可惜夏苗苗的神色真的太无懈可击了,好像真的是徐一郎拿了得了脏病的妓女的肚兜故意诬陷夏苗苗一样。

凌筱雅摇了摇头,她跟夏苗苗的情分到此为止,从今以后,两人就是陌路人了。

而牛妈妈和妓女苗苗则是偷偷抽身离开,好似从来美欧出现过一般。

徐家的名声可以说是一落千丈,徐家除了有良田好几百亩,在落霞镇也是有有一些产业的。

可最近,因为徐一郎的事情,徐家在落霞镇的产业纷纷缩水,急需要资金周转,徐旭急的将所有的田地都卖了,去维持镇上的铺子。

凌筱雅不动声色的将徐家的田地都偷偷买下来。

甚至还让冷霜去镇上找赵老板,让他偷偷暗中给徐家下绊子。

有赵老板的帮忙,徐家的情况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了。

仅仅三天,徐家在落霞镇的产业就彻底毁了!

如果这对徐家是打击,那么徐一郎因为品行不端,污蔑良家女子的名誉,而被革除了童声的功名,这对徐家来说,无疑是毁灭了

琴氏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直接晕倒。

徐家也就此笼罩在愁云惨雾当中。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18650762881童生投了1张月票xufengzhen00秀才投了1张月票马靖yy书童投了1张月票无聊的雪童生投了1张月票wh520301童生投了1张月票紫衣8 投了3月票

看到亲们投的月票,七七好开心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