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徐子媛和冯宇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掌柜请示了玉尧,最终同意以一万两银子买凌筱雅手上的菜谱。

凌筱雅挑了挑眉,玉尧会同意,她真心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凌筱雅得了消息,就带着冷霜去了醉仙坊。

凌筱雅见李掌柜直接将准备好的银票递给她,眼底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接过银票,放入怀中,凌筱雅就向李掌柜要了笔墨纸砚,刷刷的开始写菜谱。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凌筱雅才停下了笔。

将方子递给李掌柜。

李掌柜接过方子一看,顿时凝起了眉头,“郡主,这番椒而是稀罕物件,这东西可不好找。”

没错,凌筱雅给李掌柜的菜谱里有水煮鱼!

做水煮鱼最不可缺少的就是辣椒了!

“我想李掌柜的本事大,只不过是小小的番椒罢了,哪里弄不到。”

凌筱雅挑了挑眉说道。

“郡主,就算我能弄到一点番椒。可大梁的醉仙坊可是不少,有些地方,距离边关甚远,要是将番椒长途运送,怕是到了目的地,那番椒也早就坏了吧!”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向李掌柜,是她小瞧人了,或者说理小瞧了古人的智慧。

“李掌柜,其实你最担心的是,要是从其他番邦人手中购买番椒,需要不少银子吧。”

凌筱雅一针见血的说道。

李掌柜点了点头,“郡主,我家小侯爷愿意拿一万两银子买您的菜谱,可不是钱多,而是相信郡主的方子,能为醉仙坊带来利润,可这水煮鱼,味道怎么样,先不说,就是它要用的番椒就是一笔大数目,最重要的是,这种出来还不一定有人要吃,您这是不是再坑害我们嘛!”

李掌柜说到最后,甚至还有一点气急败坏了!

“李掌柜,做人说话可是要凭借良心,你还是看看我其他的菜谱再说。”

相较于李掌柜的气急败坏,凌筱雅倒是淡定的不得了,悠哉的喝着茶。

凌筱雅写给李掌柜的菜谱,第一道写的就是水煮鱼,接下来,有桂花糖藕,龟苓膏,火锅,佛跳墙,茯苓饼,凌氏烤鸭(北京烤鸭),皮蛋豆腐,菊花鲈鱼球,清炖粉蟹狮子头!

李掌柜自己虽说不会做菜,可好歹经营了那么多年的酒楼,一看这上面的菜肴,就知道不一般,尤其是火锅,这到了冬天,吃的人一定多!至于龟苓膏、桂花糖藕这些东西,也应时,天气马上要热了,客人应该也喜欢吃这些清爽可口的。对了,还有皮蛋豆腐,也是一道凉菜,皮蛋是什么,李掌柜不知道,不过这菜方上面记载的,应该不会太复杂。

至于佛跳墙,凌氏烤鸭、菊花鲈鱼球还有清炖粉蟹狮子头,都是热菜,而且各个季节都能上。

他经营酒楼这么多年了,倒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些方子,香来这些方子肯定不错。

李掌柜刚才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心里不禁觉得高兴,有了这些方子,醉仙坊想要出名,绝对不是大问题了!

可是当李掌柜的眼神又扫到火锅那一块的时候,眼神一下子暗了,因为那火锅,凌筱雅既写了清汤锅底,又写了麻辣锅底!

麻辣!那不还是需要番椒!

李掌柜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

“郡主,你写的十道菜肴,倒是有两道,我醉仙坊无法退出。”

十道菜,一万两!两道菜,那就需要两千两了!这个数字,是普通人家都不敢想的!

“谁说醉仙坊不能做的,只要有番椒,这道菜就能做了。”

凌筱雅一本正经的开口。

“郡主,番椒珍贵,历来都是被当做贡品。就算有有些番邦商人贩卖,可那数量也是极为稀少,而且嫁给更是高的离谱,而且你也知道,醉仙坊可以说是开遍了大梁每个地方,光是运输这一块就不好解决!”

李掌柜越说越生气,心里不禁想,凌筱雅是不是在为难自己!

“那就不要买。自己种!

凌筱雅悠悠的说道。

“种?郡主说的倒是轻巧,要真是这么好种,早就多得是人种了!”

李掌柜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大胆!李掌柜你怎么敢对郡主无理!”

冷霜眯起眼眸,双眼射出凌厉的光芒,直直的射向李掌柜。

李掌柜被冷霜要杀人的眼神盯着,不禁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好了,冷霜,李掌柜没有恶意。李掌柜,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已经成功种植出番瓜和番椒了。”

不到一个月,番瓜和番椒就能成熟了,所以现在告诉李掌柜也没有关系。

李掌柜不可置信的瞪大瞳眸,“郡主,你说真的?”

凌筱雅肯定点了点头。

李掌柜顿时欣喜若狂,正想开口,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将嘴巴闭上,神色有些犹豫的看向凌筱雅,“郡主既然种成了番椒,是不是希望醉仙坊高价购买。”

番瓜,李掌柜倒是还没有太大的兴趣,此时他对番椒更感兴趣一点。

“第一批,你们高价购买。接下来,我可以将种植番椒的法子教给你们。”

凌筱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还将种植技术交给我们?”

李掌柜真心觉得自己的舌头打结了,没想到竟然还有真么好的事情!幸福真的来的太快了!

凌筱雅则是好笑的看着李掌柜目瞪口呆的模样。

李掌柜到底是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的,很快,她就平静下来了,天下没有白掉的馅饼,尤其撒馅饼的人是凌筱雅,这可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

“郡主,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要求?”

李掌柜问的小心翼翼,生怕凌筱雅提出什么令人为难的要求来。

“李掌柜理真是通透,我还没有开口呢!你就能知道我的想法了,不错!”

凌筱雅赞赏的看着李掌柜。

李掌柜苦笑一声,他能说,他一点都不想被凌筱雅夸奖吗?

“郡主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要是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会接受的。”

李掌柜生怕凌筱雅狮子大开口,所以没打算把话说的太满。

“很简单。我可以将种植番椒的技术交给你们。但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每年的冬天,你们必须无条件的供给番椒给边关的军队。当然了,要是你的主子,玉小侯爷,大方,愿意将番椒的种植技术贡献出来,我也没意见。“

李掌柜想过凌筱雅可能会提各种要求,可万万没有想到,凌筱雅竟然会提这个要求!

就是冷霜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凌筱雅。

“郡主你为何要提这个条件?”

李掌柜问这话,纯粹就是好奇的。

凌筱雅也没打算瞒着李掌柜,直接开口,“边关一到了冬天,那天就冷的不行,说是滴水成冰都不为过。我想李掌柜是吃过番椒的吧,那东西吃进去,嘴巴麻麻的,身上热热的,这有助于将士们御寒。”

吃辣椒的好处不止是这些,还有其他的,不过,这些就不用跟李掌柜说了。

李掌柜恍然大悟的看着凌筱雅,同时眼底闪过一丝敬佩,“郡主心里时刻想着边关的将士,让在下敬佩不已。只是,在下还想问一句,您大可以将种植番椒的法子说出来,这不是更好吗?”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要是百姓觉得种植番椒赚钱,就不种地了。粮食是一国的根本,要是没人中粮食了,大梁不就毁了。况且,我生性淡泊名利,也不想出那么大的名气!”

凌筱雅觉得自己说的绝对是实话,在边关,她已经出够名气了!而且她马上就要回梁都了,还是不要再搞出什么大动静,让人注意自己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政治上的事情,她懂得不多,还是交给玉尧那种天天玩儿的人吧,他更懂得该如何去做。

李掌柜微微沉吟了一会儿,“郡主大义,不过这事情太大了,我暂时不能做主。要不我给主子传信?”

“随李掌柜的意。李掌柜可以买我即将成熟的番椒,用来做水煮鱼,其实夏天吃辣,也是有好处的,而且过瘾!”

凌筱雅就很喜欢夏天吃辣,吃的时候,热乎乎的,那滋味儿不要太爽!

“郡主打算如何卖?”

就买一些番椒,李掌柜觉得他还是能够做主的。

“我算了一下,这次番椒成熟,应该能有五筐。我早就留一筐,其他的,我可以都卖给李掌柜你。就二十五两银子一筐吧!”

凌筱雅大约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说道。

二十五两银子一筐,这价格也是够高的了!

李掌柜忍不住在心里说道。

“好。”

虽然心痛,可李掌柜还是答应了。

出了醉仙坊,凌筱雅的心情大好。

别提,李掌柜还真的挺大方的,直接就把一百两银票给自己了!

凌筱雅停了停脚步,她很想去白云书院看看平安还有周庆。

不过想想,两日后平安就能回来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了。

还挺巧,两日后,不就是凌筱柔成亲的日子嘛!

不知道小村能不能来,李老头愿意不愿意放人呢?

凌筱雅甩了甩头,懒得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要是李老头不愿意放人,自己到时候去李老头那儿去看小村就是了!

想想自己也很久没有见到平安他们了,赶紧去买些礼物送给他们。

想都就去做,凌筱雅脚下的步伐也不禁快了起来。

如今平安他们都已经入学了,凌筱雅还是觉得送书给她们比较好。

志远书斋

还未进门,凌筱雅就忍不住瞪大了瞳眸,是她看错了吗?

睁大眼睛,又仔细看了看,她没看错。

只见一穿着暗青色长袍的男子正温柔凝视着穿着粉色纱裙的女子、

女子的脸上闪着娇美的笑容,面对男子深情的目光(从凌筱雅的角度去看去理解),她也是回以爱慕的神色。

要说这一幕其实还是挺正常的,只是这男女主角让凌筱雅惊讶。

因为男的是冯宇墨,女的是徐子媛。

这两人什么时候有交集的,她怎么不知道!

可能是凌筱雅的眼神太火辣辣的了,一下子惊动了正在情深互动的男女。

徐子媛是最先发现凌筱雅,忍不住惊呼,“筱雅!”

“应该称呼郡主才是。”

冯宇墨淡淡的说道,只是凌筱雅却从中听出了宠溺。

徐子媛有些尴尬的看着凌筱雅,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

凌筱雅张了张嘴巴,过了一大半天,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说,我有事,就先走了,不打搅你们了?还是对冯宇墨说,我跟子媛有话说,你先离开?

好像,此时说这些话,貌似有些不太合适。

徐子媛拉了拉冯宇墨,“宇墨,我跟郡主有些事情要说,不如你先回去?”

冯宇墨看了一眼徐子媛,又扫了一眼凌筱雅,似乎是想反对,不过,在接触到徐子媛恳切的目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离开。

等到冯宇墨离开后,徐子媛也恢复了正常,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凌筱雅。

“郡主,不如我们去前面的客栈,找间包厢说话?”

凌筱雅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到了包厢,徐子媛就开口,“绿意,你先出去。”

“是,小姐。”

“冷霜,你也先出去吧。”

凌筱雅知道,徐子媛是有话打算单独跟她说。

“是,郡主。”

等到绿意和冷霜都出去了,徐子媛倒是没有开口,而是神色迷惘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筱雅也不急切,任徐子媛坐在那里。

良久,徐子媛才幽幽的开口,“郡主,是不是好奇我跟宇墨之间的关系?”

“你都称呼冯公子为宇墨了,我想你跟他之间的关系已经不用说了。”

大梁的男女大防虽说没有那么厉害,男女是可以一起出去郊游,可女子直呼男子的性命,其亲密程度可见一般了。

“郡主说话,从来都是这样犀利。”

犀利吗?

凌筱雅觉得她说话还是很委婉的。

凌筱柔婚前失贞于吴高升,之后更是脑残的将自己的丑事闹得整个落霞镇都知道。

从始至终,凌筱雅都没有对凌筱柔说上一句重话。说了又有什么用?就凌筱柔那脑子,凌筱雅绝对相信,她就算说了,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还有夏苗苗,她跟徐一郎私会,自己早就提醒过不雅将自己的贴身衣物送给徐一郎,可她呢?不还是脑抽的将绣着自己的名字的肚兜送给徐一郎。

凌筱雅有时候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她说话实在是太含蓄了,所以那俩人才当做没有听懂。

不知不觉间,凌筱雅就陷入了自己的思绪。

“郡主?”

可能是凌筱雅想的真的是太入神了,徐子媛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句凌筱雅。

凌筱雅忽的醒了过来,“抱歉,我刚才想事情想入神了。子媛,作为朋友,我想问一句,你觉得冯宇墨对你是真心的吗?”

一言出,徐子媛倒是难得的沉默了下来。

凌筱雅见状,抿嘴不语。

“我能看到他的真心,可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跟他走到最后。”

凌筱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子媛,女人大多都是感性动物,可能在她们眼里,只在乎眼前的幸福,谈到未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能和心上人一起双宿双飞。

见凌筱雅没有开口,徐子媛的眼神倒是有些迷惘起来,“那时候郡主你和哥哥一起去边关送药材,可落霞镇因为有过瘟疫患者,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人心惶惶。

哥哥不在,回春药铺就是由我打理。

那时候宇墨就是为了瘟疫的事情,才来回春药铺,找我商量药材的事情。”

这么一来二往的,你们就号上了是吧。

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补充。

“郡主,你知道吗?宇墨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不像他的父亲冯县令,嘴里虽然口口声声的说着爱护百姓,可是从瘟疫爆发以后,我就没见他做过什么事儿。”

徐子媛说起冯县令的时候,眼底也是难掩鄙夷。哪怕冯县令是她心上人的父亲。

那倒是,什么叫做歹竹出好笋,冯县令和冯宇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了。

凌筱雅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听着徐子媛继续说。

“宇墨经常会来回春药铺,这么一来二去的,我跟她就熟悉了。他看我的眼神带着欣赏,最后带着爱慕。一开始,我是想拒绝的,可后来,我不能再自欺欺人下去了,我也是喜欢他的。”

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徐子媛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坚定。

“你有告诉徐公子吗?”

徐子媛微微愣了愣,随即摇了摇头。

“为何不告诉他?“

要是徐子寒知道徐子媛的事情,一定会帮她做主的。

“告诉哥哥又能如何,冯家不会接受我这个儿媳的。”

徐子媛说着,眼底就浮现出泪珠,可想而知,此时她的内心一定不平静。

“冯家不会知道你以前的事儿吧?”

凌筱雅想了想,有些迟疑的开口。

“知道。毕竟当初我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虽说落霞镇离梁都那么远,可冯县令一直想着往上爬,而我哥哥又是落霞镇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自然是将我们的一切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了。还有冯夫人,每次看到我虽然都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可我知道她是看不起我的!”

“她还有脸看不起你!她都能不要脸的跟男人私奔,她竟然还敢看不起你!”

凌筱雅不禁有些愤慨,这声音也不自禁的响了起来。

徐子媛的清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你知道冯夫人的事儿?”

“知道。”

凌筱雅记得朱云跟她说过,就冯县令两夫妻还被太后当作教材来教育朱云,冯夫人竟然还有脸瞧不起徐子媛,凌筱雅都不知道她到底哪来那么大的脸!

“子媛,说实在的,我不是很看好你跟冯宇墨。冯县令马上就要高升,他想给儿子娶的,肯定是高门大户的小姐,而你只是商家女。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士农工商,商排在最后。

还有冯夫人,我跟她只接触过几次,可也能看出她绝对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退一万步来说,你嫁给了冯宇墨,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毕竟婆婆要给媳妇儿吃苦头,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徐子媛低头,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凌筱雅说的都是事实,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觉得前路茫茫。

此时的她就像是身处在一个完全黑暗的环境,看不清其前方的路。

“刚才的话,是我作为朋友,给你的意见忠告。当然,作为朋友,你的事情我不会不管,如果你有什么用得着我帮忙的,我也不会推辞。”

其实徐子媛要是真的能嫁给冯宇墨,其实也不错,要是他们的事情能成,徐子媛曾经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妹妹背叛过,受过伤的人,是很难再动心的,冯宇墨既然能走到她的心,她还是希望徐子媛能得到幸福。

“谢谢你,筱雅。”

徐子媛真诚看着凌筱雅。这次她没有喊郡主,完全是将凌筱雅当做了朋友。

凌筱雅跟徐子媛分开以后,想了想,还是打算去看一下苗苗。

妓女苗苗已经“死”了,而世上又多了一个青苗。

赵老板给青苗安排的是一个小院子,还请了一个老妈子照顾青苗。

凌筱雅更是将自己亲手制作的药膏带给青苗,里面还加了灵泉水,效果更好。

凌筱雅到的时候,青苗正在做女红。

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没有那些脓包,只是脸也绝对算不上光滑,甚至是有些凹凸不平。

“青苗,你最近觉得身子如何?“

凌筱雅坐到青苗身边给她把脉,发现青苗的脉搏平稳,看来她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多谢姑娘了,我觉得我的身子应该是好的差不多了。这还得谢谢姑娘的药。“

“冷霜,你带着这位妈妈出去一会儿,我有话跟青苗说。”

等冷霜和青苗离开后,屋内就只有凌筱雅和青苗了。

“你当时为何要出现?”

她明知道出现以后,她要面对什么,尤其她要遭受什么屈辱,可她为何要出现呢!

“只有我出现了,众人才会更容易相信不是吗?况且,姑娘不仅帮我治病,还帮我赎身,更是给了我一大笔银子,我要是什么都不做。我心里才是真正的不安。”

青苗淡淡的开口说道。

青苗是一个很平淡的女子,相貌不出众,可身上如水般宁静的气质,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次的事情,是我对你不住。”

凌筱雅只要一想到夏苗苗借着侮辱青苗来抬高自己,心里就恶心的不行,总觉得心里对不住青苗。

“姑娘,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可你我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话,在你眼里,你亏欠我许多。而在我眼里,您就是我的恩人,可以说,您是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况且,那被侮辱的是苗苗,而我是青苗。”

凌筱雅愣了,随后反应过来,”你说的对,苗苗已经死了,如今在我面前的是青苗。“

“姑娘,我想再过一段日子,就离开了。”

“这样也好,早点去新的地方,也能早日重新开始。你放心,我拖了赵老板会找个兄弟暗中照顾你,直到你在新地方好好生活。”

青苗对着凌筱雅感激一笑,可能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了她吧。

*

“平顺哥,你又要去郡主家种地啊!你说郡主也是,你可她的亲堂哥,她对你,怎么像是对佃户似的。”

凌平顺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夏苗苗。

这几日,每次自己要去凌筱雅家种地,夏苗苗都会准确无误的在路上拦着自己。

“夏姑娘,郡主对我很好。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挑拨吗?”

凌平顺头痛的看着夏苗苗说道。

夏苗苗嘴巴一嘟,双眼含泪的看着凌平顺,“你以前都直接叫我苗苗的,现在怎么这么生疏的叫我夏姑娘。平顺哥,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我哪里挑拨了,我就是心疼你啊!”

凌平顺听着夏苗苗那嗲嗲的声音,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以前的夏苗苗多大方爽朗,之前,他是将夏苗苗当做妹妹一样看待,可如今,就算他缺心眼,也能感觉出夏苗苗对他有一点不一样,这时候,他是傻了,才会亲切的去喊她苗苗。

“夏姑娘,你还有事吗?我还赶时间。”

凌平顺决定了,以后去凌筱雅家,一定要找个人陪,否则他真的觉得心里发慌。

“平顺哥,你是讨厌我吗?”

夏苗苗说着,眼泪就留下来了。

凌平顺真想冲夏苗苗吼一句,我就是讨厌你!

不过想想,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跟夏苗苗这个女人计较,而且夏苗苗还刚被徐一郎败坏了名声(不过照黄氏所说,那肚兜很有可能就是夏苗苗的)。徐子寒也就不打算再刺激夏苗苗了。

“没有,我是赶时间而已。”

“平顺哥,我给你做了一点云片糕,你赶紧尝尝。”

夏苗苗说着就打开了食盒,拿出里面的云片糕,递给凌平顺。

夏苗苗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身子直往凌平顺身上凑,一时间,夏苗苗身上也不知道涂了什么,那香味儿真是有些刺鼻。

凌平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后退了两步,夏苗苗举着盘子,好不尴尬。

凌平顺现在也懒得管什么尴尬不尴尬了,绕过夏苗苗,就直接小跑着离开了。

只留下夏苗苗一个人在原地好不尴尬。

夏苗苗幽怨的盯着凌平顺仓皇离去的身影,双手紧握成拳,眼底是满满的怨恨。

要是以前,她压根儿看不上凌平顺这种乡巴佬,如今她主动讨好,可凌平顺居然对她不屑一顾,这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凌平顺,你必须是我夏苗苗的!

夏苗苗在心里暗暗发誓!

凌筱雅回到家,正好碰到凌平顺。

凌筱雅有些好笑的看着凌平顺,“大堂哥,我说后面是有鬼在追你啊!你怎么跑的这么急!”

凌筱雅这话完全就是在打趣凌平顺,可谁知道凌平顺的眼底竟然闪过一丝尴尬。

凌筱雅眯起眼睛,她觉得事情不太对头。

“大堂哥,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老实跟我说。”

凌平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忸怩的像个大姑娘似的搓着自己的衣角,“没什么。”

凌筱雅一看凌平顺这心虚的样子,一点都不相信他嘴里说的没事。

“大堂哥,你跟我说实话啊!否则我今天就跟你耗在这儿了!”

没事!没事才怪!要真的没事,凌平顺能那么一副见鬼的模样。

“其实真的没什么是,是夏姑娘——”

“夏姑娘?你是说夏苗苗吗?”

凌筱雅一想到夏苗苗,整个人就有些不好。

凌平顺皱着眉头,“郡主,你怎么叫她夏苗苗,你以前不是喊她苗苗的。”

“你不还喊她夏姑娘。”

凌筱雅顿时没好气的开口。反正凌筱雅是一点都不介意别人知道她和夏苗苗的关系不好。

凌平顺无奈的看着凌筱雅,想想夏苗苗最近一直纠缠他他也很难再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夏苗苗了。

“最近,我每次来你家干活,夏姑娘总要在路上堵着我。这还不算,她——她还老是——”

后面的话,凌平顺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凌筱雅紧紧盯着凌平顺,“夏苗苗不是对你动手动脚,她有没有对你霸王硬上弓,她——”

“你——你胡说些什么!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给——你看看你旁边的冷霜姑娘都脸红了。”

凌平顺顿时没好气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一噎,好像她刚才的话真的是有些过分,再看看冷霜,一张脸果然都红了。

不是凌筱雅大惊小怪,实在是如今的夏苗苗,无论她做出什么挑战人下线的事情,凌筱雅都不会觉得奇怪。

只是听凌平顺说的,夏苗苗看上他了?

凌筱雅忍不住打量起凌平顺,长的五大三粗,面色黝黑,一副农家汉子的模样。

在凌筱雅心里,自然是很看重凌平顺这个大堂哥的,只是夏苗苗喜欢的不应该是徐一郎那种小白脸男人,什么时候改变口味,看上凌平顺了!这真的让她很难以想象。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着凌平顺,“大堂哥,你老实跟我说你有没有看上夏苗苗?”

要说夏苗苗长的还是不错的,也算是凤阳村的一朵鲜花了!

“我怎么可能喜欢夏姑娘呢!以前我只是将她当做邻家小妹,如今——如今我跟她连朋友都算不上,我只希望以后离她有多远就多远。”

凌平顺一急,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凌筱雅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凌平顺过分,如果换做是她,她也想着离夏苗苗有多远离多远,实在是如今的夏苗苗不是一般人都招惹不起。

“大堂哥,你以后来我家干活,最好来的路上要带一个人。”

“你倒是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凌平顺忍不住苦笑一声,她实在是被夏苗苗给纠缠的烦了。

凌筱雅没有让凌平顺挑人多的路走,而是让他找一个人陪着,就是担心,夏苗苗仗着人多,故意让众人看到凌平顺和她有染,那凌平顺到时候真是不想娶夏苗苗都不行了。

现在,凌筱雅不禁有些感慨,幸好她家是在村尾,一般都没有什么人来。

而且看凌平顺的样子,夏苗苗纠缠他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让人撞上了,那真是有理都要说不清了。

“大堂哥,你最好让大伯母陪着你。”

凌筱雅想了想,黄氏是最好的人选,黄氏那张嘴巴就够厉害,说都能说死夏苗苗。

而且黄氏是见到过夏苗苗跟徐一郎私会,早在心里认定夏苗苗不是一个好女人。

要是知道夏苗苗纠缠凌平顺,肯定说的夏苗苗恨不得钻到老鼠洞里去!

突然,凌筱雅想到,她怎么搞得好像是要保护凌平顺的贞洁一样!

这么一想,凌筱雅莫名的觉得有些恶寒,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子,她以前明明——”

凌平顺不禁有些感慨的说道。

“人都是会变的。”

凌筱雅淡淡的开口说道。她不知道夏苗苗是本性如此,还是被徐一郎给带坏的,可事实是夏苗苗真的是变得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很快,就到了凌筱柔大喜之日。

凌筱柔一夜没睡,兴奋的对着铜镜化妆。

凌筱雅倒是睡得挺开心。

不过,作为凌筱柔的“妹妹”,姐姐出嫁这么大的事情,她肯定是不能不参加的。

所以,凌筱雅也是起了一个大早。

让凌筱雅惊讶的是,凌平安竟然一大早回来了。

“平安,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都不知道通知我。”

要早知道凌平安会回来,凌筱雅就亲自去接他了。

凌平安看到凌筱雅还是很高兴的,脸上洋溢着大大的笑容,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黯淡了下来,“我就只有三个时辰的假,其实她成亲,我压根儿就不想回。”

她?凌筱雅想了一会儿,就明白了,凌平安口中的她就是凌筱柔了。

“怎么不叫大姐?”

凌平安的神色刚才还只是有些黯淡,凌筱雅花落,凌平安一下子变得愤慨,“我没大姐!我没那么不要脸的大姐!”

“闭嘴!”

凌筱雅见凌平安越说越大声,连忙低声呵斥。

“你怎么了,竟然说这些混账话。”

“筱雅姐姐,其实这也不怪平安。”

不知何时,周庆来到凌平安身边,对着凌筱雅开口说道。

“阿庆你来了,怎么不在家多陪陪你爹娘?”

凌筱雅笑着对周庆说道。

“爹娘去镇上送柿饼了,今天筱雅姐姐你家办喜事,我爹娘来不了,就让我带礼物来贺喜。“

周庆说着就将手上的礼物交给凌筱雅。

“替我谢谢你爹娘。”

”嗯。筱雅姐姐,其实你刚才真不应该怪平安。你不知道,自从她的事情传开以后,白云书院一些喜欢嚼舌根的人就天天拿这个取笑平安。平安气得还跟人打了几次架。平安年纪小,要不是我跟他一起,他肯定是要吃亏。”

“平安你跟人打架了?有没有受伤?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要是遇到你讨厌的人,不要当面报复,暗地里找机会,然后狠狠报复回去!“

“二姐,我生气。你说她——她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别人跟我说她的事情的时候,我压根儿不信,最后还是夫子告诉我,那是真的。那时候我真是恨死她了,她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

凌平安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声音都在颤抖,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题外话------

谢谢amorilove童生送了1朵鲜花

花了两个小时终于用那台老式台机传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