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必须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平安是小男子汉了,怎么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哭呢?”

凌筱雅见凌平安那张小脸苦涩的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立马安慰道。

凌平安抽了抽鼻子,抬头,眼眶都有些红了看着凌筱雅,“二姐,你说以后别人会不会还是看不起我,因为有一个那么不知道羞耻的——”

“平安!你给我听好了。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那些无聊的人,你压根儿没必要理会他们!还有,她今天就要嫁到吴家去了,以后都不会再影响到你,你也别这么愁眉苦脸的了,知道吗?”

凌平安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的开口,“知道了。”

凌筱雅叹了一口气,凌筱柔有真是作孽,因为她一个人,平安竟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而她竟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想想,心里就不禁有些愧疚。

“二姐,你可真厉害,治好了瘟疫,还跑到虎门关医治将士。所有人提起你,都赞不绝口呢!我的夫子也说你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大英雄!”

凌平安在说起凌筱雅的时候,眼底闪过兴奋的光芒。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凌平安,“你个傻小子,等你长大了,会比二姐更有出息的。还有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就算心里难受,也得给我忍住知道吗?”

凌平安扁了扁嘴,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痛快,可到底是点了点头,“知道了,反正过了今天,她就不是凌家的人了。”

凌筱雅都不敢想,平安这孩子这些日子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否则以他的性子竟然会说出这种刻薄的话来。

不过凌筱雅也不打算责备凌平安,因为她在知道凌筱柔干的好事的时候,也是恨不得直接骂死凌筱柔。

“你们两个才从书院回来,去客厅里吃些点心吧。”

“嗯。二姐做的点心最好吃了!”

凌平安笑着点头,拉着周庆一起去吃糕点了。

凌筱雅笑看着两人小跑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凌筱雅海还是决定去看看凌筱柔,只差最后临门一脚了,她可真不希望再出什么夭折子!

还没进凌筱柔的屋子,就听到一阵不和谐的骂声,“你到底会不会弄啊!绞面绞的我痛死!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跟凌筱雅那贱丫头一样。就是看不惯我好啊!别以为我喊你一声表姨,你就真的是个人物了,我告诉你——”

“说够了没有!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能少作一会儿!谁绞面不痛的,表姨好歹是你长辈,有你这么说话的!”

凌筱雅是再也听不下去了,没好气的推开门,再看到罗氏一脸尴尬的绞面的丝线,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而林氏则是去帮凌筱柔作一些吃食,好让她能垫垫肚子。

凌筱柔一看到凌筱雅,先是一阵心虚,不知想到了什么,随即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有哪儿说错了!她算什么,本来就不是我的亲表姨,这还不算,你看看她一个丧父丧——”

“凌筱柔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一句,今天你就别出嫁了。”

凌筱雅本来想看在今天是凌筱柔大喜的日子上,不想对她发火,大家都好好平静的过完这一天,不是很好吗?

可惜,凌筱雅发现她错了。凌筱柔这人,完全是欠虐型的!

想来,她由始至终都是看不起罗氏的,只是以前隐藏的好。

可是如今她八成是想着破罐子破摔了,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了,这一张嘴巴是专往别人的痛脚上戳。

凌筱柔说罗氏什么?丧父丧母,接下来是不是想说罗氏被她那个负心汉丈夫江正抛弃,是个不祥之人啊!

凌筱柔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是还想跟凌筱雅顶,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你不想表姨帮你绞面是吧,那就由我来!”

凌筱雅接过罗氏手上的线,似乎真的打算亲自帮凌筱柔绞面。

“我不要你弄!”

凌筱柔忙不迭的开口。

“雅儿,怎么了?”

林氏一进屋子,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忍不住皱着眉头开口。

凌筱雅死命的忍下心头的怒火,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没什么,她嫌表姨绞面痛,所以我打算亲自帮她绞面。”

林氏皱着眉头看向凌筱柔,凌筱雅在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她不是傻子能感受的到。

还有罗氏更是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这些肯定凌筱柔有关系。

“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能帮要出嫁的新娘子绞面呢!还是我来吧。雅儿,你赶紧去休息一会儿。妹子,你帮我去厨房看看那些吃食好了没有。”

今天到底是凌筱柔出嫁的日子,林氏也不希望凌筱柔太难看,于是圆着场子说道。

“好,我这就去。”

罗氏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起步出去。

凌筱雅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真担心自己要是再继续留着,她会有直接劈了凌筱柔的冲动,这人真的是太欠揍了!

林氏无奈的将端来的面条放到凌筱柔的面前,自己拿起丝线帮凌筱柔绞面。

林氏看着艳若桃花的凌筱柔,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是快,自己的女儿不知不觉间竟然到了要出嫁的日子了。

林氏跟全天下的母亲一样,都希望凌筱柔能幸福快乐的货一辈子的。

可一想到凌筱柔如今的性子,林氏还真的是很难相信凌筱柔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得幸福快乐。

看看,她才出去那么一会儿,她就将罗氏和雅儿给气到了。

这么不懂事,这么不知道顾忌他人心情的人,嫁到别人家,真的能将自己的日子过好吗?

可惜,林氏就算是满腹的担心,凌筱柔都还是毫无知觉,此时她正幻想着自己嫁给吴高升,然后跟他一起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呢!

凌筱雅在出了凌筱柔的房间,就忙不迭的去追罗氏。

果然,追到厨房,凌筱雅就见罗氏正在厨房哭泣。

“表姨,凌筱柔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那人脑子有病,她的话,您以后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罗氏有些不好意思在凌筱雅面前哭,微微侧过身子,然后不好意思的开口,“没事,其实她说的没错,我本来——”

“你要是这么说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克父克母,你要是真的克人的话,我们不早就让你给克死了。要说,我以前收留你,是觉得你可怜。

可如今,不仅是我,就连我娘还有平安都是将你当做一家人。你对这个家的付出,我们不是瞎子,都能感受的到。

至于凌筱柔的话,真的,别放在心里,那人说难听了,真的是有些心理扭曲了,现在我只希望她能早早的嫁到吴家,好好安生的过日子,我就真心满足了。”

“听你的口气,倒不像是嫁姐姐,反倒像是在送灾星。”

罗氏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凌筱柔再不好,也是凌筱雅的姐姐,不过照上次凌筱雅和陈氏的话来看,凌筱雅怕不是凌家的女儿。

凌筱雅到时无所谓的开口,“嗯,我还真是有点送灾星的感觉。”

凌筱雅开导了罗氏一番,见她真的没有异样了,就放心的出门了。

等凌筱雅出门的时候,吴高升的花轿已经到了。

凌筱雅看了看,吴高升还是挺认真的,唢呐喇叭这些倒是应有尽有,而且迎亲的队伍,凌筱雅数了一下,大约有十六人,场面还算是浩大了。(跟落霞镇普通人家娶媳妇的场面比较)。

不等凌筱雅多想,林氏就扶着凌筱出来了。

凌筱雅看着穿着大红嫁衣的凌筱柔,真心有一种送灾星的感觉。别怪凌筱雅说话太恶毒,她相信,任谁跟凌筱柔这种奇葩呆上一段日子,都会跟她有一样的想法。

出嫁,都是要兄长背妹妹上花轿的。

凌筱柔没有亲哥哥,只有凌平顺这个堂哥,所以背凌筱柔上花轿的任务就是凌平顺的了。

凌筱柔在知道要凌平顺背她上花轿的时候,那是满脸的不甘不愿,最后扒拉了一下,凌家能背她上花轿的,好像除了凌平顺意外,真的没有人了,她才委屈的点头同意。

不过还是事先说了一大堆的条件,什么让凌平顺前一天要好好洗澡,最好要用澡豆子,身上的衣服鞋袜也是要新的,最好是丝绸的发,否则自己靠在他身上的时候,会不舒服......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当时凌筱雅特想问凌筱柔一句,你是公主啊!竟然有那么多要求!不对,就是公主,也没像你一样,会这么烦!

而且凌筱雅其实特想跟凌筱柔说一句,你丫的是不是太自恋,你真以为凌平顺很想背你上花轿啊!你那一点丑时,整个凤阳村没人不知道的了,背你,人家还不愿意呢!黄氏在知道凌平顺要背凌筱柔上花轿,那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要不是凌平顺好说歹说,黄氏都不想点头呢!

幸好黄氏不知道凌筱柔是有多嫌弃凌平顺,否则早就爆发了!

凌筱雅的思绪一下子跑远了,等道她回过神以后,花轿已经走远了。

看着已经走远的花轿,凌筱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单元你以后能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不要再将自己的日子弄得鸡飞狗跳,让人生厌了。

不过想想,照凌筱柔如今那种奇葩思维,怕是很困难。

送走了凌筱柔,凌筱雅直接去看凌平安和周庆,正好可以考考他们在白云书院学习的怎么样了。

楚国公府

楚国公府最大的一处院落就是博景苑,那是如今楚国公楚玉亭的母亲老赵氏居住的院落。

院内,风景宜人,有各种时令的鲜花争奇斗艳,廊腰缦回,水榭亭阁,应有尽有。

此时在博景苑的正屋内,老赵氏正斜躺在用血玉雕刻而成的软塌上,半眯着眼眸休息,身旁正有一个丫鬟给她捶腿。

老赵氏已经年逾五十了,就算保养的再好,脸上也已经出现了细碎的皱纹。

老赵氏喜爱奢华,看她喜欢躺在用白玉雕成的软塌上,就可见一斑了。

老赵氏的头顶上戴着三支金钗,一只孔雀开屏的步摇还有用几十颗细碎的宝石镶嵌而成的花钿,可以说是富贵逼人。

身上穿的更是用金线缠绕的绸缎衣服,远远望去,整个人都显得富贵至极。

“姑妈不好了!”

正阖眼休息的老赵氏一听到这慌里慌张的声音,不禁狠狠蹙起了眉头。

“夫人。”

待进来一个穿着大红祥云褂子的中年女子进来,此人正是老赵氏嫡亲的侄女赵氏。

赵氏年近三十,保养的很好,再加上楚玉亭平时最宠爱的就是赵氏,所以赵氏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宛若二八少女一般。

因为昭慧长公主从来不管楚国公府的事情,所以下人们就自顾自的开始叫赵氏为夫人,整个楚国公府一点都不觉得叫一个妾室为夫人,是多么的不合理。

一个妾室更是穿着只有正室夫人才能穿的大红色,楚国公妻妾不分,由此可见。

“你慌里慌张的做什么。”

老赵氏没好气的冲着赵氏说道,没看到她正在休息嘛!

也幸好来打扰老赵氏休息的是赵氏这个嫡亲的侄女,要是换一个人,肯顶是要被狠狠打一顿板子!

“姑妈,我有事跟您说。”

赵氏的脸上难掩焦急,慌里慌张的对着老赵氏说道。

老赵氏紧紧皱着眉头,自己这个侄女,她还是清楚的,虽说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可这么多年来,也没有那么慌张过,想来真的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进来。”

“是。”

老赵氏话落,一屋子的吓人就纷纷离开,顿时偌大的正屋就只有老赵氏和赵氏两人。

“姑妈,那人还活着!”

赵氏一见所有人都离开了,立马凑到老赵氏的耳边小声说道。

老赵氏眯着眼睛,不悦的开口,“什么那人还活着!”

“当初那贱人生的女儿还活着!我们都被瞒了11年了!”

赵氏咬牙切齿的开口说道。

老赵氏老脸一白,顿时怒斥,“胡说!当年派去查的人不是说了,她早就被溺死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没有,她还活着。而且才被皇上封了郡主!”

说到郡主两个字,赵氏的眼底就迸出恶毒的光芒,她的思莹(赵氏的女儿)都没有被封为郡主,那小贱人竟然就能被封为郡主!就只因为她是昭慧那贱人的女儿!

“才被皇上封为郡主?是那个刚刚被册封为荣安郡主的?那人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凌什么——”

老赵氏之前也只是随意听人说了一下,当做解闷的事儿随便听听,如今倒是真想不起来了。

“凌筱雅!”

赵氏咬牙切齿的开口。

“你确定?会不会弄错了?”

老赵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按理,那个婴儿应该十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确定。当初我排老杨去落霞镇查探,无意间弄死了一个叫凌秋生的秀才,不过后来也确定那小贱人已经死了,才会来。只是老杨长了一个心眼,跟凌秋生的母亲陈氏还有联系,让她要是有什么情况就及时通知他。”

“那怎么到现在才有消息传来!”

老赵氏没好气的看着赵氏。

赵氏被老赵氏一吼,顿时委屈的看着老赵氏,“这不是陈氏才发现了不对劲儿,所以才——”

“才怪!那什么陈氏肯定是早早知道,不过当时不知道因为顾忌什么,才没有说实话。

至于她为何要现在说,八成跟那什么凌筱雅当了郡主有关系。”

不能不说,老赵氏猜的还是挺准确的,起码对了个七七八八了。

“姑妈,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咱们现在怎么办!咱们绝对不能让那小贱人回京!否则,咱们当年做的事情就全都会曝光了!咱们——”

赵氏紧紧抓着老赵氏的手臂,神色紧张的开口。

“慌什么!要不是你当年没有把事情处理好,哪里会落到如今这样尴尬的境地!”

赵氏被老赵氏骂了,也不敢还口,只能闷闷的紧盯着老赵氏,“姑妈,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处理掉那小贱人。”

“不行。我们要是亲自动手了,怕是会让人抓住把柄。”

不知想到了什么,老赵氏布着细纹的老眼闪过一丝尖锐,“最近长公主的动作挺大?”

“没错!最近长公主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抓起大权来,竟然还想掌管中馈,她真是痴人说梦!”

赵氏不屑的开口说道。显然赵氏忘记了,昭慧长公主作为楚国公府的当家夫人,她绝对是有资格掌管楚国公府的中馈,而赵氏作为妾室,管着中馈,那才叫不正常呢!

只是赵氏掌管中馈十几年,早就将楚国公府的中馈当成是自己的东西了,哪里能让昭慧长公主沾染!

“你个眼皮子浅的!难道你就只能看到这一点?”

赵氏不明所以的看着老赵氏,“姑妈,你是什么意思?”

“你说一个十一年都不理世事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跳出来,说要掌管中馈了!”

老赵氏阴阴的开口。

赵氏虽然不算太聪明,可跟在老赵氏身边多年,好歹也是耳濡目染了一点,随即他就明白老赵氏的话了,“姑妈,您是说长公主知道那小贱人没死的事儿了?”

老赵氏阴沉的点了点头,这才是最让她头痛的事情。

“那她怎么不赶紧把人接回来?”

赵氏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回老赵氏已经是懒得再回答赵氏的话了。为何不接回来,一是希望忠勇侯能亲自护送,二是,趁着这段时间,她要赶紧掌握楚国公府后院的大权。

可惜这些,赵氏这个脑袋是想不出来的。

“姑妈,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赵氏现在真的是六神无主了,其实从听到凌筱雅还活着的消息的时候,她就已经慌了。

她害怕,真心是害怕自己当年做的事情都被曝出来,到时候等待她的就是万劫不复了!

这么多年来,赵氏虽然手握楚国公府的中馈大权,可她早就习惯于依靠老赵氏,无论她遇到什么难事,老赵氏都会帮她解决的。

“慌什么慌!人不是还没回来!”

“可长公主既然已经知道她的下落,那肯定会在近期将她接回来,姑妈,你说——”

“闭嘴!遇到点事情就沉不住气,真真是没出息!”

赵氏被老赵氏吼得不敢再说什么,只是还是用委屈的眼神看着老赵氏。

“我记得你哥哥有个姓梅的妾室,是吧。”

老赵氏突然幽幽的开口,那语气是说不出的阴森。

赵氏一头雾水的看着老赵氏,不知道老赵氏突然提起梅氏做什么。

赵氏就很不喜欢那梅氏,妖妖娆娆的,一个妾室,谱摆的倒是比正室还足!

感情赵氏忘记了,她也只是一个妾室,而且她的谱摆的不知道比正室要足多少!

“我记得梅氏的妹妹,她的夫君好像是新任翰林院的供奉江正吧。”

其实老赵氏对自己侄子的一个小妾的妹妹还真没有这么关注,只是上次赵博文(赵氏的亲哥哥)带着梅氏来给她请安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不巧,梅氏正在那里吹嘘江正多有才华,说什么,小小的落霞镇也能出这么一个有才之士!

当时老赵氏只是当个笑话听过去,没想到现在竟然能拿来用了。

“姑妈,您这么一说,我也有些印象了。不过,这跟那小贱人的事儿有什么关系!”

赵氏经过老赵氏一提醒,恍惚间倒是有些印象了。

“糊涂!现在那小贱人已经被封为郡主,要是她死了,不说长公主不会善罢甘休,就连宫里的皇上和太后也绝对是要彻查到底!咱们不能动手,那就必须借刀杀人了!那江正不是出身落霞镇吗?由他动手最好。”

老赵氏看着赵氏的眼神,就跟看一个蠢货一样,实在是她这个侄女真的不是一个聪明的。

不过好在蠢货也是有好处的,起码听话,不会自作主张。

“可江正会愿意吗?刺杀郡主,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他——”

“有什么不愿意的!你去找博文,让他去联系江正,要是事成了,保他官运亨通,从此青云直上。要是他不肯去做,静伯府要想毁掉一个小小的翰林供奉,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老赵氏云淡风轻的说道,似乎拿一个人的前程去威胁他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赵氏点了点头,反正在她心中,姑妈说的都是对的。姑妈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姑妈,那我这就去找哥哥。”

赵氏还是希望能早日解决这事情,否则这事情就像是一根刺一样卡在她心里,让她浑身都不舒服。

“糊涂的东西,你哪能亲自去,打发一个不起眼的丫头去。”

老赵氏斜眼瞪了一眼赵氏说道。

“姑妈说的是,那我这就去了。”

赵氏被老赵氏骂了,也不生气,服侍着老赵氏躺下之后,疾步走出了博景院。

等到赵氏离开后,老赵氏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双眸就如同暗夜中的眼镜蛇,在发出幽幽的绿光,让人不寒而栗。

良久,赵氏才缓缓的掀动嘴唇,突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语,“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投错了胎!你必须死!”

凌筱雅还不知道有人在惦记她的命。

她最近去了白云书院,知道平安和周庆在书院学的很好,陈夫子对他们也是大加赞赏,说他们的基础确实打的不错。

凌筱雅还特意去了一趟李老头那里,去看小村。

让凌筱雅惊喜的是,小村的性格倒是开朗了许多,看来他跟着李老头,过得还是很不错,这样凌筱雅就真的放心了。

不过,凌筱雅没有忘记自己想在村里办私塾的想法。

这一日,凌筱雅将泡了三个月的虎骨酒拿出来,还拿了一罐子糖蒜,领着冰玉一起去了蓝里正家。

蓝里正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就打算弯腰行礼,“郡主——”

“蓝叔叔,行什么礼。以前您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就好了。”

凌筱雅连忙去扶蓝里正。

蓝里正让凌筱雅这么一扶,也就没有再坚持行礼。

“郡主,您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儿?”

身份不一样了,蓝里正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了。他可不像村里那些无知的妇孺!平时他就是见到县太爷身边的师爷都得恭恭敬敬的,更何谈,凌筱雅如今已经是郡主了,不知道比县令要大上多少!所以他的态度是语法的恭敬和蔼了。

凌筱雅倒是忍不住笑了。

“蓝叔叔,您难道都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看我这脑子,来,郡主要是不嫌弃,就赶紧进屋坐坐。”

凌筱雅跟着蓝里正一起进了屋子。

董氏一看到凌筱雅,就有些不自在,微微侧过身子,似乎是不想面对凌筱雅似的。

倒是蓝里正立马冲着董氏开口,“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给郡主泡茶。”

“不用了。蓝叔叔,其实我今天来找您,是有事情希望您能帮忙。”

“你都是郡主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

董氏忍不住阴阳怪气打开开口。

“你个败家娘们儿!要是不会说话,就别说了!”

蓝里正顿时没好气的冲着董氏吼道。

“蓝叔叔,其实我这次来找您,是希望能在咱们凤阳村办里一个私塾!”

“什么?办私塾?那得多少银子啊!我说筱雅——不对,是郡主,你不能一朝到了郡主,就开始指使我们这些穷人做事吧!”

董氏顿时没好气的冲着凌筱雅吼道。

“你吼什么吼!郡主是你能吼的嘛!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小心我休了你!”

蓝里正气的脸都红了,想来是发了大火了。

董氏被蓝里正吼得一愣,这么多年了,她都没见蓝里正那么生气过,更别提说要休了她!

一时间,倒是真的愣住了。

“蓝婶,你误会了。办私塾的钱,我出。请先生的钱,也由我来出。不过这既然是为村里的孩子做事,我想着,家家户户都得出一点力气。不如就让各家各户的男子来建私塾。至于场地,我想既然这是造福村里百姓的事儿,这场地总得公家来出吧。”

凌筱雅淡淡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蓝里正听得一愣,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郡主,你说要在村里办私塾?”

凌筱雅冲着蓝里正肯定的点了点头。

“可这需要不少钱。”

“你在浑说些什么!郡主可是有钱人,拿出那一点点银子怎么了!”

董氏可是巴不得这私塾开起来,她的孙子蓝顺子不就可以去读书识字了,要是运气好一点,说不定还能得个秀才呢

蓝里正被董氏这么一拉,总算是有一丝清醒了,看凌筱雅满脸认真,想来她是没有说笑。

“郡主,我在这里代表凤阳村的孩子谢谢你。”

蓝里正恭敬的对着凌筱雅躬了身。

“蓝叔叔,您这可是折杀我了。其实我也是不忍心看着那些孩子,每天可怜巴巴的看着其他孩子去书院,他们却去不了。庄稼人,怎么才能出人头地,无疑,肯定是只剩下读书这一条路了。办了私塾,要是有资质好的,说不定还能考上童生,秀才,到时候这也算是给咱们村子增光了。”

“没错!没错!郡主您就是有远见!”

董氏一想到自己的孙子也能去读书,这好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倒。

“蓝婶,这是我自己做的腌大蒜,你尝尝看,这方子我也写下来了。还有蓝叔叔,我听说您的膝盖骨一到刮风下雨天就痛,所以我特地给你带来了虎骨酒,这可是我亲自酿的,您以后每天都用这虎骨酒擦擦那些痛的地方,这对你难道病情绝对是有好处的。”

对比董氏,凌筱雅对她只是普通的面子情。可对蓝里正,凌筱雅是真心敬重他,在自己最苦难的时候,蓝里正就一直默默帮衬,每次她有事情来麻烦蓝里正,董氏不愿意,可蓝里正也一样帮忙了,对蓝里正,凌筱雅是真心将他当做长辈一样看待。

接下来,凌筱雅又和蓝里正说了关于私塾的事情。

村西边就有一处破路的屋子,那地是现成的,只要好好拾掇拾掇,就可以让孩子读书了。

凌筱雅到时担心那房子年久失修,孩子进去读书会有危险,所以直接建议推倒重新建。

在看到董氏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凌筱雅立马加了一句,钱也由她来出。这样,董氏才微微的舒服了一点。

“婆婆,赶紧去看热闹啊!再晚一会儿,说不定就没了!”

蓝里正和凌筱雅正讨论的热火朝天,突然被钱氏这么一打断,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

“你嚎什么嚎!没看到郡主正在跟你公公说正事嘛!”

董氏一见钱氏,立即噼里啪啦的开始教训。

钱氏委屈的嘟着嘴巴,以前要是说有热闹看,董氏绝对是要多激动就多激动,自己要是一个说晚了,让董氏没热闹看了,董氏说不定还要教训自己,没想到今儿个,董氏到时转性了,竟然不想去看热闹了!真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钱氏不知道的是,要是以往她这么做,肯定能得到董氏的赞赏,可如今董氏满心满眼就是让自己的孙子去私塾读书,然后能考功名,看热闹的什么的,哪里有自己的孙子重要!

所以说钱氏是正好撞在枪杆子上了!

“是郡主啊!”

钱氏被董氏骂了,心情有些不好,所以在看到凌筱雅的时候,也没多热络,声音平淡,就好像在跟陌生人说话似的。

董氏倒是一反常态,“怎么说话呢!对郡主得礼貌客气一点,懂嘛!”

钱氏不可思议的看着董氏,前些天,董氏还在那里说,凌筱雅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被封为郡主,这才多久啊!董氏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郡主好。只是郡主,您不感激去看看?”

凌筱雅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钱氏,似乎是在好奇钱氏话里的意思,“钱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郡主,你不知道啊!”

“钱姐姐,有话直说。”

凌筱雅说话间,这声音就有些沉下来了。

钱氏有些尴尬的笑了,“郡主你的大堂哥,也就是凌平顺,据说强了夏苗苗,此时夏家人正在凌家闹呢!我听夏家的意思,似乎是想要郡主你的大堂哥娶了夏苗苗,不过看你大堂哥似乎是不愿意。对了,黄氏好像也不愿意,双方真在那里吵呢!咱们村里去看热闹的,可真是不少。”

要不是为了给董氏通风报信,钱氏才不愿意回来呢!

凌筱雅的脸倏地就阴沉了下来,眉眼间好似笼罩了狂风暴雨一般,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

蓝里正、董氏还有钱氏看着这样的凌筱雅,不仅觉得有些陌生,显然是没想到凌筱雅会有这么让人害怕的一面。

冰玉也是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其实在听到夏苗苗三个字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好。

凌平顺强了夏苗苗?凌筱雅真心是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话了!

反过来,她到时能相信,夏苗苗强了凌平顺!

凌平顺对夏苗苗明明一点意思都没有,是夏苗苗一直在纠缠凌平顺,这还不算,凌平顺已经被她烦的,每次出门都要找人陪着了。

就这样,凌平顺会去强了夏苗苗,打死凌筱雅,她都不相信!

凌筱雅真心是想要笑,夏苗苗啊,夏苗苗,你到底是作够了没有!

之前,凌筱雅觉得凌筱柔是够作的了,可如今她才发现,夏苗苗比起凌筱柔是更能作!

简直恶心的让人想要吐了!

“蓝叔叔,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冰玉,我们走。”

蓝里正理解的点了点头,“那个郡主,你慢走啊!:

蓝里正巴巴的说了那么一句。

等到凌筱雅离开以后,钱氏连忙对着董氏说道,“婆婆,咱们赶紧去啊!免得到时候人太多,咱们进不去!”

“去什么去!那些八卦是非有什么好看的!你真是一个不省心的!”

董氏伸出手指狠狠点了点钱氏的额头。

“婆婆,我哪里做错了!”

钱氏委屈的捂着被董氏点的地方。

“我告诉你,郡主刚才是跟你公公再说要开私塾的事儿!你倒好,突然跑进来说这么一档子事儿,如今好了,这事情又要往后推了!”

董氏气的不行。要知道这私塾早开一天,那她的孙子就能早一日去私塾读书啊!如今全让钱氏给毁了,她能开心,太阳才打西边出来呢!

看热闹能比自己孙子的前途重要嘛!

“啊!郡主打算在村里开私塾!婆婆,您怎么不早说,我要是知道,我——”

“好了,我什么我!说都说了,要不咱们现在去凑凑热闹去。”

事情反正已经这样了,董氏心里还是很想去凑凑热闹的。

“你也够了,去什么去,给我安静的待在家里!”

蓝里正作为一家之主,这时候就体现出他的威严了!

------题外话------

谢谢13536527035书童送了5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