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完了 异想天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呸!夏苗苗,我就没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了!你还真是能睁眼说瞎话!平顺怎么可能看上你,还——还强上你!”

凌筱雅到了凌平顺家的时候,就发现凌家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不过大多都是在骂凌平顺,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姑娘家!

凌筱雅听着众人的话,忍不住扯了扯最骄傲,这些人是相信了夏苗苗的话吗?

“平顺哥,你说话啊!我把自己的身子都给了你,你怎么能不认账呢!”

这软侬细语的声音,凌筱雅一听,就忍不住皱了皱眉,是夏苗苗的。

凌筱雅已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扒拉了一下人群,然后带着冰玉一起进了凌家。

嚯,夏家的人倒是来齐全的!夏全、褚氏还有夏苗苗的两个哥哥竟然都在!

夏苗苗显然也注意到凌筱雅了,不禁愣了愣,然后有些不自在的撇过身子。

凌筱雅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夏苗苗,就收回了目光。

“郡主,你可得还我家平顺一个公道啊!你说我家平顺这么老实的人呢,怎么可能会去强上夏苗苗这这种贱女人!”

“你怎么能骂我妹妹是贱女人!”

夏大奎一下子不高兴了,没好气的冲着黄氏吼道。

显然,现在黄氏绝对比夏大奎还要生气,真心是恨不得将夏大奎给砍了。

“呸!夏苗苗不贱!我真是没见过比她更贱的了!我当初可是亲眼看到夏苗苗和徐一郎私会的,谁知道那肚兜是那个什么妓女苗苗的还是她的!我看就夏苗苗这种贱女人,这什么肚兜八成就是她的!

我说夏苗苗你到底要不要脸!我家平顺压根儿看不上你,你硬要栽赃给我家平顺,你说说,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黄氏逮到机会,噼里啪啦的将择机之前看到夏苗苗和徐一郎私会的事情说了一通。

这下众人看向夏苗苗的眼神都变了,显然又想起了肚兜的事情,几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夏苗苗正用帕子捂着脸,哭的伤心,只是在低头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怨愤,再次抬头,眼底则是一片清明,“伯母,您怎么能这么诬赖我。是平顺哥哥硬要对我——您不能为了您儿子的声誉,就逼着我去死啊!”

黄氏气的简直要说不出话来了,见过无耻的人,可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明明是自己做了下贱的事情,竟然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饶是凌平顺这种老实人,对夏苗苗也已经是忍无可忍了,想来是被夏苗苗的无耻给惊到了。

“她真的已经被破了身子了?”

凌筱雅目光平淡的看着夏苗苗问道。

其实凌筱雅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面相上看,夏苗苗确实不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了,按理说,她是已经被人破了身子了。

可凌筱雅看着夏苗苗的脸,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

夏苗苗的眉眼间没有那种女孩儿变成女人的妩媚,这是怎么回事?

“是。郡主,苗苗是你——”

“我跟她早就不是朋友了。我这次来,只是不想我大堂哥被人冤枉了。”

凌筱雅不等褚氏说完,就接过话说道。

当夏苗苗的朋友,呵呵,谁爱当,谁当去吧!凌筱雅真心是没有半毛钱兴趣。

褚氏一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凌筱雅的话。

“郡主,就算你是郡主,可我妹妹这次被凌平顺欺负,难道他不应该负责,她——”

“谁看到了!”

凌筱雅再次打断了夏大奎的话,眼神平静无痕的说道。

夏大奎一下子没话了,是夏苗苗说她被凌平顺欺负了,好像真的没有任何人看到了。

凌筱雅见夏大奎终于闭嘴了,转过身子去问凌平顺,“大堂哥,你看到了。如今夏苗苗摆明了是要赖上你了,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欺负夏苗苗,你——”

“我没有!是我有一次自己回家,夏苗苗不知道哪里不对,竟然无耻的脱光衣服到我面前,我原先想着她到底是个黄花大闺女,所以没有声张这件事,可夏苗苗你太过分了!我到底是欠你什么了,你要这么害我!”

凌平顺这种老好人也要受不了了,看向夏苗苗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厌恶,显然也是怀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来看热闹的人,一听夏苗苗竟然自己脱光衣服去勾引凌平顺,看向夏苗苗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你胡说!明明是你逼迫我妹妹,你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夏大奎知道,要是众人相信了凌平顺的话,那么夏苗苗这辈子就毁了!虽然他也不相信凌平顺会强上自己的妹妹,可事到如今,自己的妹妹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那就只能让凌平顺娶夏苗苗了。

凌筱雅眯着眼看着夏苗苗,眼神堪比X射线。

其实她还真是有些想不明白,夏苗苗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这一点可以肯定。但是肯定不是凌平顺干的,这一点,凌筱雅也相信。难道夏苗苗是让其他男人帮她破了身子,然后再来诬陷凌平顺?这好像也不太对,她总觉得夏苗苗这身子破的有些奇怪,好像不是正常——

“去镇上找四个婆子来,让她们给夏苗苗检查一下身子。”

凌筱雅直接对着冰玉吩咐。

夏家的人一惊,夏全作为夏家的一家之主,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了,“郡主,你这也欺人太甚了,苗苗她——”

“她自己不要脸,怪得了谁!让婆子给她检查身体又如何,她既然敢做出不要脸的事情了,那还怕丢脸嘛!”

凌筱雅语气平缓的说道。

“冰玉去镇上请婆子!”

“是。”

等到冰玉离开之后,黄氏凑到凌筱雅身边,有些奇怪的开口,“郡主啊,夏苗苗确实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让婆子给她检查身体又能怎么样。”

“我知道她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凌筱雅幽幽的开口说道。

“那——”

“等着看吧。”

黄氏见凌筱雅不远开口多说,她也不敢再问了,生怕惹凌筱雅厌烦。

夏苗苗一边哭,一边局促的盯着凌筱雅,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凌筱雅已经知道一切了。

很快,冰玉就从镇上请来了四个婆子。

“郡主,这四个婆子是落霞镇经验最丰富的婆子,其中一位还是在官衙专门给人检查的。”

凌筱雅对着四个婆子挑了挑眉,“去给这人检查一下身子,有什么结果你们直接说,事情办得好,我每人给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银子,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四个婆子,这一下可就是八十两银子了。

四个婆子一听凌筱雅的话,立马眉开眼笑。

“不!不!我不检查!你凭什么让我检查,你凭什么!”

夏苗苗突然大吼大叫起来,压根儿不愿意让人碰她。

凌筱雅听得耳朵痛,“冰玉让她安静一点。”

冰玉立马上前点了夏苗苗的穴道,顿时夏苗苗安静下来。

“你——”

“我只是让婆子给夏苗苗检查身体,没做多过分的事情吧。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向我大堂哥讨公道,诺,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吧。”

凌筱雅用眼神示意四个婆子将夏苗苗带下去检查身子。

有钱的人是大爷,四个婆子立马将夏苗苗带到屋子去检查身子。

没过多久,四个婆子就出来了。

凌筱雅也示意冰玉解开夏苗苗的穴道。

“郡主,这位姑娘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凌筱雅点了点头,“我知道。继续。”

“不过不是男人帮她破的身子,婆子我猜测,应该是这姑娘自己用手指破了自己的身子,因为经验不足,所以——”

后面的话,婆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已经足够众人想象了。

“你胡说!你们是不氏被凌筱雅收买了是,所以故意诬赖我!你们——”

凌筱雅直接对着夏苗苗翻了一个大白眼,“冰玉,你再去镇上一趟,将所有能检查女子身子的婆子都请来,让她们一个一个的给夏苗苗检查身子,看看有没有一个能说出不一样的东西来。”

“你——”

夏苗苗伸出手指指着凌筱雅,不知道是又想说些什么。

凌筱雅却懒得再听夏苗苗在那里废话,“或者,镇上的婆子都我收买了。那就这样子好了,这里成过亲的妇人不少,想必她们也能看出被男人破了身子还是自己用手指破了身子的区别,诺,你就随意选一个人,看看她们能检查出什么结果来。”

凌筱雅直接“好心”的给了夏苗苗建议。

“我就说你个贱人,竟然自己用手指破了身子,还敢跑来诬赖我的平顺!褚氏,你跟我一起进去给你这不要脸的女儿检查身子去,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看出什么花来!”

黄氏拉着褚氏就要给夏苗苗检查身子。

褚氏此时已经臊的整个人恨不得直接死去了!她真心是想不通,她的女儿怎么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竟——竟然用手指给自己破了身子来诬赖别人!

“大伯娘好了。”

凌筱雅淡淡的说道。

“郡主,我今儿个一定要拉他们去见官!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啊!居然自己用手指破了身子,竟然还敢来冤枉平顺,我——我真是恨不得直接吃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凌筱雅默默的扫了一眼黄氏,“随你。要报官,还是怎么样,都随你。”

凌筱雅说完就打算离开,她说过夏苗苗的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就在凌筱雅要踏出房门的时候,褚氏突然开口,“郡主,我求求你,你就当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再帮苗苗一次。”

“夏夫人,我想我之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跟夏苗苗什么关系都没有,欠你们的,我已经都还清了。她既然有胆子做,那就得有本事承担。”

凌筱雅用着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将话说完,然后就带着冰玉离开。

耳边直传来哭闹声尖叫声,可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同时,凌筱雅也知道,夏苗苗这一次是彻底的完蛋了,或者说,她在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之后,就该有心理准备,她完了。

凌平顺家和夏家会闹成什么样。凌筱雅不关心,倒是冰玉将结果告诉凌筱雅了。

最后凌平顺还是劝了黄氏让她放夏苗苗一马,不过按照黄氏的个性,吃了这么大的亏,她肯定是不愿意的。

不过后来还是凌平顺说,要是闹上公堂,他的名声不也会受损。

黄氏这才同意,不过还是敲了夏家整整五十两银子当做赔偿。

夏家虽然还算富有,可是一下子拿出五十两银子,这对他们来说,也真的是一笔大数目。

凌筱雅听到这结果,也只是随意的笑了笑。

凌筱雅正打算休息,门外就传来一阵哭闹声。

凌筱雅忍不住皱了皱眉,烦了一天,怎么到了晚上,又有事情!

等凌筱雅出了门,就看到凌筱柔在林氏的怀里哭的满脸是泪水。

只一眼,凌筱雅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你啊,一回来就哭,到底是怎么了。明天才是你三朝回门的日子,你今儿个来闹什么!”

林氏原本还在想,明天是凌筱柔三朝回门的日子,正想好好准备一番,谁知道凌筱柔提前回来,还哭的这么厉害,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

“娘!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吴家真是欺人太甚!”

凌筱柔从林氏的怀里抬起头,恶狠狠的开口。好像此时只要吴家的人出现在她面前,她就恨不得将吴家的人给吃了。

倒是凌筱雅一听凌筱柔的话,脸上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眼神。

她早就知道凌筱柔在吴家的日子不会好过,没想到这还不到三天,凌筱柔就能自己跑回来诉苦。

吴高升一家绝对是不会动手打凌筱柔,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竟然让凌筱柔这么生气。不会是跟秦琴有关系吧。

“娘,您不知道吴家的人有多过分啊!秦琴那贱人竟然已经怀了一个月的身孕!所以吴家才早早的娶我进门!这都不到三朝回门的日子,秦氏那老太婆竟然要吴郎纳秦琴那小贱人当贵妾!他们这是往死里作践我啊!”

想到伤心的地方,凌筱柔哭的是更加伤心了!

凌筱雅挑了挑眉,她想了一万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这个。

秦琴怀孕一个多月,那就是秦琴和凌筱柔一样婚前失贞了?

啧啧,凌筱雅忍不住摇了摇头,以前觉得吴高升是个不错的,可如今看来,吴高升就是个渣,彻头彻尾的渣!

凌筱柔虽然可以说是自己犯贱,可其中也有吴高升的原因。

秦琴可是吴高升的亲表妹,他竟然也能婚前跟秦琴发生关系,如今更是珠胎暗结。

凌筱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吴高升和秦琴可是亲表兄妹,他们生下来的孩子很有可能会有问题。

这么一想,凌筱雅的思绪就忍不住飘远了。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受了这么大委屈,你竟然就这么无动于衷,你还是人嘛!”

凌筱雅正在沉思,猛地听到凌筱柔在嚎,忍不住蹙起眉头。

“当初要死要活嫁给吴高升的人是你,我在你出嫁前就说过了,以后你过得好也罢,过得不好也罢。都不关我的事情。”

凌筱雅决定还是提前将话跟凌筱柔说清楚,免得她又异想天开,不知道想出什么天方夜谭的事儿!

果然凌筱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好似恨不得直接将她给吃了,“凌筱雅,你就算不是我的亲妹妹,可好歹我们一起长大,当初在凌家的时候,要不是我一直护着你,你能这么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你——”

“闭嘴!凌筱柔,我告诉你,我对你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你干的那些蠢事,我已经懒得再多说什么了。我拼着脸皮不要,让吴高升娶了你。我自认为我读你真的是仁至义尽了,你也别给我拿以前的情分说事!那一点情分早让你自己给作没了!

还有,你想让我帮你什么忙啊!”

凌筱雅说到最后,已经是没力气跟凌筱柔生气了,她倒是挺好奇,就凌筱柔这脑子到底能想出什么来!

“你难道不能帮我打掉秦琴肚子里的孩子!或者你压着吴家,不让他们纳秦琴为妾,要么你就直接帮我解决掉秦琴,让她以后都别出现在我面前——”

“凌筱柔,你这毒妇,你还算是人嘛!竟然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吴高升暴怒的冲到凌筱柔面前,不过好在他还记得这里是凌筱柔的家,所以没有直接对凌筱柔动手,只是眼底却闪耀着弄弄的怒火,似乎是恨不得要将凌筱柔给千刀万剐了!

凌筱柔被吴高升看的身子一抖,急忙往林氏怀里缩。

凌筱雅在看到吴高升出现的时候,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随即眼中就闪过一丝了然,想来是吴高升担心凌筱柔回来胡说八道些什么,所以特地赶来接凌筱柔。

“你既然来了,就赶紧把她接回去。”

凌筱雅可不想凌筱柔再继续留下来胡说八道些什么。

还把秦琴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还什么解决掉秦琴。

凌筱雅倒是好奇,你丫的,你以为自己是公主是千金小姐啊,不对,就氏公主、千金小姐,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让人家打掉腹中的孩子,还要人家的小命!

“我看,还是让她留在娘家好了。”

吴高升冷冷的看着凌筱柔,似乎是想要将她看一个洞出来!

“你担心她害秦琴腹中的孩子?有你和你娘两人在,凌筱柔没那么大的本事。还有,你放心,我不会阻止你纳秦琴为妾。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给凌筱柔作为妻室的尊重,你们的事情我不会插手。至于凌筱柔刚才那些话,都是异想天开罢了。”

其实凌筱雅很想问吴高升一句,他刚才听到多少了,有没有听到凌筱柔的那句,“你不是我的亲妹妹”。

很快,凌筱雅就释然了。听到又如何,反正一个吴高升,肯定是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岳母,小婿就带着柔儿先回去了。今儿就当做是三朝回门了明日,我们就不回来了。”

对林氏,吴高升还是很有礼貌的,恭声说道。

林氏张了张嘴巴,想说,理明日才是三朝回门,哪里能不回!可是在看到吴高升铁青的脸上,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我不——”

“你要是想继续留在娘家,就继续留着,我绝对不会拦着你。可你要继续待在娘家,那就呆一辈子吧!”

显然吴高升已经是怒到了极点,压根儿就不想继续容忍凌筱柔了!反正凌筱雅已经摆明了不会再管凌筱柔!

永远留在娘家,那不就是要被休弃!凌筱柔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最终只能含恨点头同意。

等到吴高升和凌筱柔离开后,凌筱雅见林氏脸色苍白,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安慰林氏,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转身离开。

能说什么呢?反正只要自己不为凌筱柔出头,再多的安慰,都是无用。

可这个头,她是绝对不会出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凌筱雅倒是过得很充实,建私塾的事儿正如火如荼的办起来。

凤阳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希望自家的孩子能够读书识字,要是能考上功名,那就更好了,所以那些男丁干起活来,个个都是热火朝天!干劲十足。

私塾先生,凌筱雅仔细看了看,最终选中了一位30岁的宋举人。

宋举人虽说是举人,可家境贫寒,上头也没有人关照,也不能外任。只能窝在凤阳村当一个举人,吃着衙门的凛米。

凌筱雅看了看宋举人的生平简历,他有妻有儿,就他哪一点凛米都不能养活一家子,如今让他来私塾教书,他的儿子也可以一起上,书本、笔墨纸砚,这些都是凌筱雅提供的,无疑,这是大大的减少了宋举人的家庭负担。

宋举人也是很爽快的答应去私塾教书。

这样一来,凤阳村的私塾就算成功建成了!

在开学那天,凌筱雅还特地去看了。

那些孩子们坐在课堂里,拿着书本郎朗的念书,一双双眼睛里满是对知识的渴求。

凌筱雅见状,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时光匆匆,地里中的西瓜和辣椒也成熟了。

凌筱雅按照约定,将大部分辣椒都送到吉祥酒楼了。剩下一小部分,凌筱雅留着自己用来炒菜吃。

至于那一个个成熟的西瓜,凌筱雅给自家留了两个,给周老实家里送了一个,凌平顺家里送了一个,醉仙坊送了一个,赵老板家送了一个,凌筱柔家里也送了一个,私塾那里送了两个,孩子多,两个大西瓜切成小块,这样每个孩子都能吃到,当然,凌筱雅还是给吴高升家送了一个,并且指明了,孕妇不能吃,这就是在提醒吴高升,秦琴不能吃。否则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情,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还剩下四十多个西瓜,凌筱雅打算全都送到梁都去!

冯县令在看到那么多西瓜的时候,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看着凌筱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稀奇物种一般。

“郡主果然是大才,竟然真的种出了番瓜和番椒。”

“冯县令谬赞了,其实能种成功,也是靠运气。这些番瓜,我自然不敢独享了,就请冯县令帮我全都运到梁都进献给皇上吧。”

“好,下官一定会将这些番瓜完完整整的运到梁都。”

冯县令也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落霞镇献上这么多番瓜,等到来年升迁的时候,他的考评又会好一点。

凌筱雅自然是不知道冯县令的想法,她在想,自己马上要回梁都了,先跟她的皇帝舅舅打好交道,那绝对没错!

而且西瓜运到梁都,那她的娘亲也能吃到吧。

南平侯府

“我说你个臭小子!今儿个怎么没有去兵部!你说你都多大了,都不知道给老子娶个媳妇回来!害的老子到现在都没能抱上孙子!”

玉尧一听这暴怒声,无奈的抬起头,精致的眉眼间闪过一丝无奈,他这个父亲,才40,可这脾气真是越来越大,玉尧怀疑,是他这老爹平时太无聊了,所以只能盯着自己娶媳妇儿的事儿了!

幸好南平侯不知道玉尧的想法,否则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爹,您尝尝这菜。”

玉尧说着将一盘炒豇豆递给南平侯。

南平侯低头一看,“不就是一盘炒豇豆,有什么稀罕的。”

“您先尝尝看再说。”

自己的儿子,南平侯还是很了解的,虽说为人处世看似漫不经心,可实际上每走一步,都已经想好了后面的十几步!

南平侯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豇豆,咬了几口之后,双眼猛地睁大,“你个兔崽子,你疯了吧!竟然在豇豆里面放了番椒。你知不知道番椒有多贵啊!你最近真是钱多的都想拿出来烧了不成!”

“爹,味觉不赖啊!居然一吃就能吃出来,这豇豆里面加了番椒。”

“你个小兔崽子,赶紧跟我说说,你是不是从哪儿买了一大堆番椒,否则怎么会那么败家,炒一盘豇豆,竟然还往里面放番椒!”

南平侯嘴上虽然说着斥责的话,可是手上的动作可没有停,筷子是猛夹豇豆,然后往自己的嘴里塞!嗯,这夹了番椒的豇豆,真是够劲儿!吃的浑身都热乎乎的,舒坦!

玉尧正要开口,突然玉平禀报,“侯爷,皇上有赏赐。”

“有赏赐,你就直接接了放到库里不就行了。”

南平侯一边吃着豇豆,一边开口说道。反正乾风帝八成也就是赏赐一些金银珠宝,这些东西南平侯府不缺!

“侯爷,皇上赏了一个番瓜。”

“赏了一个——”

南平侯突然反应过来,“番瓜?皇上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我记得以前也就赏赐过两片切好的小番瓜,这次怎么一赏就赏了一整个。难道这次番邦进攻的番瓜特别多?”

除此之外,南平侯是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

玉尧倒是闪了闪眼神,“去把那番瓜拿进来。”

“对了,给我去取一桶子井水,然后将番瓜放进去凉一会儿,那样番瓜吃起来才舒服!”

对于吃,南平侯还是很在行的!

“没想到她还真把番瓜和番椒都种成功了!”

玉尧忍不住喃喃自语。

南平侯耳尖,正好听到玉尧的这一番话,“你说谁把番瓜和番椒种成功了?”

“你现在吃的番椒还有皇上刚刚赏赐的番瓜,都是荣安郡主种的。”

“荣安郡主?就是那个两次救了西漠大皇子铁摩,还远赴边关,治愈将士瘟疫,在虎门关前摆下巨石阵,抵挡西漠兵马的,荣安郡主?”

玉尧点了点头,不知不觉间,那小女子竟然做了那么多,真真是让人感到意外。

“那丫头是个有本事的。堪称巾帼不让须眉!你个小子,要是能把这么好的姑娘追到,给老子当儿媳妇儿,那真算是你小子的本事了!”

南平侯别有深意的看着玉尧说道。

玉尧没好气的翻了一个大白眼,“人家才11!”

“11又怎么了!总会长大的!况且,人家还不怎么喜欢你吧。”

玉尧那一点子事情,压根儿就别想瞒着南平侯。

不怎么喜欢?那小妮子每次见到自己,好像真是么什么好脸色。

不知为何,玉尧的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玉尧甩了甩头,将心头烦乱的情绪给甩走,“荣安郡主跟我谈了一笔生意,你不如听听。”

玉尧将凌筱雅的想法大致说了一遍。

南平侯闻言,倒是沉默了下来。

“荣安郡主是个好的,你小子,怕是还有些配不上他。”

南平侯难得的鄙视了一下玉尧。

“有你这么说你儿子的嘛!我还看不上一个黄毛丫头呢!”

南平侯摇了摇头,他有预感,玉尧肯定会吃大亏的。

“难得荣安郡主心念百姓。其实我当初第一次吃到这番椒的时候,也想着,边关的将士在冬天能吃到用番椒炒出的菜肴,那该有多好。这东西,吃了浑身舒坦热乎乎的,到了晚上,还能御寒。

只是这番椒真心是稀罕物件。就是咱们家,每年也只能有那么一点点。没想到如今这丫头竟然愿意将番椒的种植技术贡献出来。”

“老头子,你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都没见你说到重点啊!你说说看,我到底应不应该答应。”

别看南平侯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疯疯癫癫的样子,可是在大事上还是很领拎得清。玉尧一般要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一般第一个想到的绝对是南平侯

“上折子吧。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皇上说清楚。对了,顺便用这番椒作一两道菜献给皇上。”

玉尧微微想了想,就明白南平侯的用意了,“我明白了。正好我这里也有刚从荣安郡主那儿买来的菜方,上面的水煮鱼就是用番椒当调料的,可以做这个承上去。”

“你个小子,有什么好菜难道你不知道要先献给老子我啊!”

南平侯顿时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玉尧。

“厨房已经在做水煮鱼了。”

玉尧还能不知道自己这老爹的性子,要是有什么好吃的,自己没第一个想到他,自己事后肯定要被他算账!

南平侯一听,顿时满意了。

*

“皇上,这是玉小侯爷献上的水煮鱼,说是趁热吃的好。您要不尝尝?”

余中端着一盆子的水煮鱼说道。

乾风帝抬头看了一眼余中捧着的水煮鱼,辣油正漂浮在汤上,时不时传来一阵香辣味儿,引得人肚子理的馋虫似乎在蠕动。

“拿来吧。”

余中闻言,立马将水煮鱼给了身后的小太监,然后用银筷夹了一块鱼片,又添上几根豆芽菜,最后用银汤匙交了一些汤在鱼片上。

最后,才毕恭毕敬的将鱼片递给乾风帝。

乾风帝在看到水煮鱼上的豆芽菜,眼神不禁闪了闪。

燕翎早就跟他说过,凌筱雅给了他发豆芽菜的法子,等到了冬天,将士们就由新鲜的蔬菜能吃了。

思绪飘远,很快,乾风帝就将思绪拉回,吃起了这水煮鱼。

“嗯,味道不错。以前这番椒是稀罕东西,就是朕每次也只能在一两盘菜里加一点,尝尝鲜,没想到,玉尧那小子竟然用这么多番椒做一道菜。不过,这味道是好。”

乾风帝吃了一口,忍不住夸赞,实在氏这菜的味道真心不错,让人喜欢。

“皇上可是很久没有这么夸赞一道菜肴了,要不,您再吃一点?”

余中一听乾风帝夸赞水煮鱼,立马开口说道。

“嗯。对了太后那儿有送过去吗?”

乾风帝是个孝子,而且太后跟他也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所以乾风帝对太后是真心实意的孝顺。

“启禀皇上,玉小侯爷说,这番椒虽然是好东西,可不太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吃,尤其是女子,吃多了容易上火,所以——”

“所以就没给太后送?真是可惜啊,母后竟然吃不到这等美味。”

乾风帝又吃了一口水煮鱼,忍不住喃喃说道。其实太医也说过,番椒虽然是好东西,可女子要是一旦吃多了,对身子是有不利之处,所以最好少食。

“皇上是天下之主,如今番椒既然已经种植成功,皇上您想什么时候吃都可以。”

“嗯。你这话说的动听。你说说,你对玉尧那小子上的折子是什么看法?”

余中是从小就跟着乾风帝的。乾风帝平时也喜欢跟余中一起讨论讨论政事,其实更像是朋友之间的聊天。

“皇上是盛世明君,自有公断。”

乾风帝好笑的看着余中,“你个老奴,尽是会说好听的。玉尧倒是诚实,直接将他和荣安郡主的事情都说了。其实有时候想想,荣安怎么不是朕的女儿。朕的那堆女儿里,还真没有一个比得上荣安的!”

一天到晚只知道攀比,比首饰,比衣裳,比谁受宠!有哪一个会像荣安一样,这么关心边关的将士,而且人家立了那么大的功劳,也不见荣安浮躁。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和以往一样。

这话,余中可不敢接,公主是皇上的女儿,自然是只有皇上一个人可以说。他要是说了什么,那就是僭越了。

乾风帝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又想到自己的儿子,口中原本嫩滑鲜美的鱼片也一下子变得无味起来。

“南平侯府的忠心朕看到了,余中,你亲自去南平侯府走一趟,就说朕答应了。不过,玉尧每年种植出的番椒除了要给边关的将士外,还要多给朕送一点。”

让玉尧那小子独占种植番椒的技术,他已经赚了不少了!孝敬朕一点点,可不过分!

余中一听,忍不住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好笑,玉小侯爷怕是要心痛喽!

------题外话------

谢谢小豆子1996秀才投了2张月票wh520301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