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无耻 出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匆匆,转眼又过了两月,此时已经是九月份了。

博景苑内,是早早的摆放了冰块。

“那江正是死人不成!让他办那么一点事情,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动手!”

老赵氏此时阴沉着一张脸,心情就跟三伏的天气一般,阴晴不定。

赵氏紧紧捏着自己手中的帕子,时间过得越来越快,这让她心里也愈发着急了,要是那小贱人真的回来,她——

“姑妈,我看那什么江正压根儿不行,您说,要不我们——”

“闭嘴!这么多年来,居然连我一半的心机城府都没有学到。你还想亲自动手啊!不怕让人抓到把柄,那小贱人再怎么说,也是个郡主,你就给我好生消停一点。”

老赵氏对赵氏不可谓不了解,一听赵氏开口,她就能猜到赵氏想说什么。

“可江正那边——”

“让你哥哥去给他施点压,我就不信,他能撑得住!”

老赵氏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显然是对江正的办事效率感到恼火了!

“是。姑妈我这就去。对了,姑妈,你说影儿那丫头也已经及笄了,您看她的婚事——”

赵氏最在意的还是她一双儿女的婚事。

长子楚文英已经娶妻,如今她最担心的就是小女儿的婚事了。

听赵氏提起楚思影,老赵氏的眼神总算是好看了一点,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孙女,“怎么,难道是影儿那丫头跟你说,她看上了哪家的公子不成?”

“姑妈,您可不知道,影儿那丫头昨儿个竟然跟我说,她喜欢上忠勇侯,您说这算不算是天定的良缘!”

忠勇侯燕翎相貌堂堂不说,年级轻轻的就被封侯,绝对是众多未嫁小姐心目中的如意郎君。

“嗯,是个好人选。我记得当初长公主好像跟忠勇侯的母亲定过娃娃亲是吧。”

老赵氏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开口。

赵氏的脸色一下子不好了,她这辈子最委屈的就是让昭慧长公主给夺走了自己正室的位置,害的她这辈子只能当个妾室,现在,她女儿的大好姻缘又要让昭慧长公主给毁了,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憋闷!

老赵氏瞥到赵氏阴沉的脸色,忍不住开口,“思文已经出嫁了,我楚国公府如今就只有影儿一个女儿,这亲事自然是落到影儿的头上了。

”那姑妈,要不您现在就去找长公主说——“

赵氏迫不及待的开口。

”我做婆婆的,怎么能这么跌份儿的去找儿媳妇。直接派个嬷嬷去说一下就行了。

老赵氏不以为意的开口。似乎只要是她决定的事情,别人就必须照做一样!

“可长公主膝下不还有——”

“一个死人算什么。”

在老赵氏心目中,凌筱雅就已经是个死人了,一个死人,她压根儿不需要放在心上。

*

“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昭慧长公主将老赵氏派来的嬷嬷打发掉以后,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恨不得直接冲到博景苑将老赵氏给撕了!

周嬷嬷看到昭慧长公主这么生气,自然是担心昭慧长公主伤了身子,“我的长公主诶,您别必要为了那些个小人生气!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您又不是不知道。”

昭慧长公主对着陪了自己几乎大半辈子的周嬷嬷,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她们真的是欺人太甚啊!跟染兮定下婚约的是我,关赵氏的女儿什么事儿!还有那——那人真的是太过分了,她想将楚思影推给翎儿,这么大的事情,居然就派了那么一个嬷嬷来说,您说她是不是存心羞辱我啊!”

昭慧长公主实在是恨极,真心是恨不得将某人给千刀万剐了!

“长公主,咱们不生气。当初您跟燕夫人定下婚约的时候,只是一句玩笑话,又没有交换过什么信物。赵姨娘她们想要借此赖上忠勇侯也是不可能的,您就放宽心啊!”

周嬷嬷连忙开口劝道。

可能是周嬷嬷的劝告起了一定的作用,昭慧长公主的心情真的是平复了很多。

“其实思文的年纪倒是跟翎儿挺配,可惜这两人都没那意思。”

昭慧长公主颇有些感慨的说道。

“现在郡主不也是嫁给了如意郎君。”

“就是那如意郎君还在外放,还要几年才能回来,本宫的影儿——”

“几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而且小郡主不马上就能回到您身边陪您了?”

昭慧长公主一听周嬷嬷提到凌筱雅,原本带着忧愁的眸子总算是变得轻快了几分,“是啊,雅儿马上就要回来了。要不是雅儿和翎儿的年纪差的有些大,她们倒是挺相配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小郡主和忠勇侯到底能不能走到一块儿,还得看老天爷的意思。”

昭慧长公主笑了笑,对儿女的亲事,她倒是很看得开,她的长子文豪和长女思文的丈夫,都是他们自己看中的,昭慧长公主见他们选择的人都还算是不错,所以也就同意了。

“对了,抓紧把水月阁布置好,还有三个多月,本宫就能见到雅儿了。”

昭慧长公主一想到凌筱雅,脸上就浮现出母性的光辉。

周嬷嬷笑着点头应是,“您就放心吧,您啊,几乎把您所有的好东西都往水月阁搬去喽!”

昭慧长公主眉眼含笑,也不在意周嬷嬷的打趣,只是在不禁意间皱起眉头,“周嬷嬷,我最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一样,你说,会不会是雅儿——”

“长公主,您啊,是杞人忧天了,不说忠勇侯已经派人护着小郡主了,就小郡主自己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哪里会让人轻贱呢!”

“是吗?不行,本宫得给翎儿传信,让他多看顾雅儿两分。否则本宫这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

周嬷嬷看着昭慧长公主像个孩子似的跑着去写信,不禁笑了笑。

落霞镇

凌筱雅最近的日子很悠哉,不是去私塾看看那些孩子们,就是去李老头那儿去看小村。

小村跟着李老头是越来越活泼开朗了,这让凌筱雅确实是感到开心。

这一日,凌筱雅正跟着罗氏学习女红。

凌筱雅很希望自己在回梁都前,能亲自给林氏做一件衣服。

不过,凌筱雅在这方面可能真的是没有天赋,反正她绣出来的东西,让她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她明明是打算绣花的,可莫名其妙的,就绣成了一团红色的圈圈。

罗氏这个师傅倒是安慰凌筱雅,作为初学者,她已经学的很不错了。

凌筱雅撇了撇嘴,说实在的,她一点都看不出她哪里做的不错。

“砰砰——砰砰砰——”

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凌筱雅忍不住皱起眉头。

谁会这么激动的敲门。

最后是冰玉去开的门。

凌筱雅有些狐疑的看着门外的官差,这让她想起了上一次官差来逮捕她的情景,那时候的事情,只要想起来,她就恨得牙痒痒。

不过,凌筱雅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自然不需要像上次一样那么怯懦,“两位来我家有何事?不会是我又犯了什么错吧。”

“郡主言重,只是在官衙发生了一点点事情,跟郡主有关,所以县太爷吩咐我们两人来请郡主。”

“发生了一点点事情?我可以冒昧问一句,你们说的一点点事情,到底是有多小?”

说实在的,凌筱雅是一点都不相信他们二人口中的一点点小事,真的会是什么小事。

这两个官差,凌筱雅是记得的,上次来抓凌筱雅上公堂的,不就是他们两个。

“其实我们二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县太爷吩咐,我们不敢不从,还希望郡主不要为难我们兄弟二人。”

“冰玉,你跟我一起去。”

凌筱雅是没打算为难两个小小的差役,而且她也有些好奇,冯县令找她到底有什么事情。

官衙后院

“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们当官的就能这么丧尽天良嘛!我告诉你,今儿个要是不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就不离开了!”

凌筱雅一听这声音,下意识的蹙了蹙眉,这声音是属于秦氏的,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难道是陈氏惹了什么事儿?不过也不对,要是陈氏没理,冯县令怕是没那么好的耐心会继续等在那儿!

一时间,凌筱雅的心头转过了无数的心思。

很快就有人领着凌筱雅和冰玉进了客厅。

一进客厅,凌筱雅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说实在的,她还有些怀疑是她看错了呢!

凌冬酿此时正有些衣衫不整的依偎在陈氏的怀里,只一眼,凌筱雅就看出,凌冬娘此时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

除此之外,徐子寒竟然也在,他身边站着的是同样有些衣衫不整的徐子媛。

凌筱雅仔细打量了一下徐子媛,她跟凌冬娘一样。不是完璧之身了。

“冯县令,你找我到底有何事。”

凌筱雅发现冯县令的脸色真心是有些不太好看,整张脸阴沉的似乎能滴出墨水来,当然了,脸色最难看的还要数冯夫人了。

“你要给你小姑姑做主啊!你说她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让一个可以当他父亲的男人给糟蹋了,你让她以后可怎么活啊!”

疯县令还没有回答,陈氏就在那里哭天抢地起来,那哭声真是吵得人耳朵都要聋了!

哟!真是大爆料啊!

冯县令竟然跟凌冬娘——

“冯县令,子媛是来你这做客,可如今呢,竟然*给令公子,此时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

“我会娶子媛!”

徐子寒的话还没有说完。冯宇墨就接口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宇墨你将来的妻子一定得是名门闺秀,哪里能使这么一个被退过婚的女子!”

冯夫人顿时暴跳如雷,此时她真是恨不得直接死去!她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一直恩爱的丈夫,竟然跟凌冬娘这贱人睡在一起!她最爱的儿子,如今居然要娶一个被退过婚的商家女!

冯夫人真心觉得天塌了,地陷了!要是可以,她恨不得此时就死去!

“没错,表哥,你怎么能娶徐子媛!”

风音难得的跟冯夫人站在同一战线。

风音会反对,凌筱雅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只是她的眼神倒是蛮有意思的,除了愤恨嫉妒以外,还有一种好事被人给毁了的怨恨。

难道是风音打算给冯宇墨下药,然后两人生米煮成熟饭?可阴差阳错间,让徐子媛给截了胡?

“啊!我不活了!不活了!没了清白,我还活着做什么!”

风音突然从陈氏的怀里退出来,似乎是想要撞墙寻死。

凌筱雅忍不住冷笑,要寻死,按就干脆一点啊,干嘛还在那里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做给谁看!

别说凌筱雅没有同情心,可这同情也得看是对谁的,要是对凌冬娘的,那真是什么都没有。

“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你竟然要亲眼看着你的亲姑姑去寻死!你这个丧良心的,你不得好死啊!你——”

“啪——”

“胆敢辱骂郡主,该打!”

冰玉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她对凌家这些人也是厌恶到了极点。

“这一次只是打你巴掌,要是你再敢做什么,冰玉就是直接要了你的命,也不不过分,胆敢袭击郡主,死了也是活该。”

凌筱雅目光幽幽的盯着陈氏,她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陈氏被凌筱雅的眼神瞪着,明明从凌筱雅的双眸中,她看不出一丝的情绪,可她偏偏却没有了反抗的勇气。

“你个小贱人,你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怎么不赶紧去死啊!”

冯夫人是恨死了这个要夺走他丈夫的女人了!尤其这凌冬娘长得还不错。最重要的是,凌冬娘年轻啊!而她早就是半老徐娘了,所以看着凌冬娘这一张年轻的脸,她心里怎么能不恨!

要是照冯夫人的意思,就该直接将这小贱人给处理了,可谁让人家家里出了一个郡主。

就为这,冯县令才让人去请凌筱雅。

“冯县令,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就该想法子解决。你还是直接说说,你心里的想法吧。”

反正冯县令是绝对不敢说自己不负责,只不过是睡了一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要是冯县令真的敢这么说,别人的唾沫星子都要淹死他了!

“本官一时糊涂做出这种事情,心里也是追悔莫及。不如,本官纳凌姑娘为妾吧。”

“不行!我的冬娘怎么能给人当妾!”陈氏想都不想的就拒绝。

“那你想怎么样?”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陈氏,冯县令已经不错了,他提出的方案可以说是最好的,真不知道陈氏又有哪儿不满意的。不给冯县令当妾?那她真的很想问问,难不成她想让凌冬娘给冯县令当妻子?这显然是在说梦话!

“我的冬娘不可能给人当妾!可我也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你的夫人陪伴你这么多年,还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你不可能休了她。那我就让冬娘委屈一点,她就当你的平妻吧!”

陈氏好似是做了天大的让步,一脸肉痛的开口。

而凌筱雅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氏,以前她知道陈氏是蠢的,没想到居然蠢成这个样子。

还什么让凌冬娘当平妻,她脑袋让驴给踢了吧!否则怎么能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

“凭什么!”

冯夫人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氏,她都不知道这乡下婆子哪来的还这么大的脸,竟然还想着让他女儿当平妻,她做梦吧!

“呸!你不看看,我凌家可是有一个郡主,我告诉你我的冬娘就是给达官贵人当正室,那也事绰绰有余!如今愿意委屈自己做个平妻,你们真是该偷笑了!”

陈氏大言不惭的开口说道。

凌筱雅闻言又想笑了,这陈氏原来是想拉她的虎皮扯大旗啊!

“我觉得冯县令的法子皆大欢喜,他纳凌冬娘为妾。”

凌筱雅真是不知道陈氏是哪来那么大的脸,以为她一定会给他们出头,也不看看,以前她们是怎么对她的!

“你——”

陈氏一听凌筱雅的话,立即恶毒看向凌筱雅。

凌筱雅毫不客气的直接对着陈氏翻了一个大白眼,“在你一句,我立马走人。凌冬娘的破事我压根儿不想管。其实说实在的,我挺好奇,凌冬娘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冯县令跟他的夫人伉俪情深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突然把持不住自己——”

凌筱雅话落,就仔细的观察在场中人的反应,凌冬娘眼底有一闪而过的心虚,冯氏和风音眼中也有明显的紧张。

只一眼,凌筱雅就将事情给猜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徐子媛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筱雅发现从她一进来,徐子媛就一直是安安静静的,好像被人欺负的不是她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了,有些真想就该深深的掩藏。做人啊,更应该关注的是结果才对。冯县令要纳凌冬娘为妾,我绝对赞同。可你要想拿我拉虎皮扯大旗,那我只能送你一句,做梦。这事情我也不管了。冯夫人,你想怎么处置凌冬娘也随你。”

一个官家夫人要对付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确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陈氏真是恨不得直接扒了凌筱雅的皮。

“怎么样,你到底决定好没有,要是凌冬娘真不愿意给冯县令当妾,那我这话就当没说过好了。”

凌筱雅笃定陈氏和凌冬娘一定会答应的,因为她们两个已经没第二条路走了。

果然,陈氏就算是恨得咬牙切齿,甚至面部上的神经也在抖动,可她除了妥协竟然再也没有其它的法子。

“好,我答应。”

陈氏这话真是挤牙膏似的一字一字的挤出来。

“既然凌冬娘已经同意当妾了!你们还赖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滚!”

冯夫人真是一眼都不想再到凌冬娘,一想到以后有其她女人来跟她一起分享丈夫,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挖了似的,血淋淋的。

“你——”

陈氏气的想要再次破口大骂,可想到自己的女儿以后要在冯夫人手下生存,终究是不敢再说什么,只能闷闷的闭上嘴,拉着凌冬娘离开。

凌筱雅看着陈氏吃瘪,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其实凌筱雅还是帮了凌冬娘不少。

冯夫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尤其在对自己丈夫的占有欲上,那更是可怕的吓人,要不是冯县令看在她是郡主的份儿上,会乐意纳凌冬娘为妾才怪!

冯县令看着也不像是个傻子,凌筱雅有感觉,他肯定是隐隐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可看在自己的份儿上,却硬生生的吞下去,甚至主动提出纳凌冬娘为妾。

不过冯县令到底是自己乐意还是被逼的,谁知道呢!

至于冯夫人为何会松口答应,凌筱雅想了想,这也只能归结于冯夫人太爱冯县令了。

冯县令肯定是事先将利弊都跟冯夫人分析过了。

所以冯夫人在自己进来的时候,还能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在冯县令提出要纳凌冬娘为妾的时候,没有吭声。

只是陈氏实在是太不知足,竟然还想让凌冬娘当冯县令的平妻,这简直跟痴人说梦没有任何区别了!

陈氏和凌冬娘还算是小角色,只是中间横插着一个凌筱雅,所以才将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徐子媛的事情此是真正的难办,徐子媛可是徐子寒的亲妹妹,徐子寒本身就是一个有能力的,他肯定是希望冯宇墨娶徐子媛,只是看冯夫人的态度,这怕是很有困难啊!

“冯大人,如今你可以给我和子媛一个交代了吧。”

“爹,儿子愿意毁了徐姑娘的清白,儿子愿意——”

“闭嘴!闭嘴!你知道徐子媛是个被退婚的女人吧!你爹马上就要高升了!你也马上要到国子监读书了,难道你真的打算娶徐子媛这个被退过婚的女子,到时候理你是不是想让所有的人耻笑你!”

冯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的丈夫已经不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如今她的儿子,更是要娶一个被退过婚的商家女!

为什么!老天爷到底是为什么!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这么惩罚我。

冯夫人的情绪几乎是完全崩溃了,徐子寒在冯夫人话落后,漆黑的眼眸就闪过浓浓的厉色,退婚,这是自愿心里最大的痛。

“娘——”

冯宇墨有些无奈,想要开口劝冯夫人。

可冯夫人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整个人简直是恨不得直接死了算了。

“宇墨啊,不是姑姑说你,你平时是最孝顺大嫂的了,难道你真的要娶一个——”

冯氏见状,立马见缝插针的想要开口,不过被徐子寒冷冷地盯着,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凌筱雅好笑的看着冯氏,这女人胆子够大,竟然敢在徐子寒的面前说徐子媛的坏话。

“表哥,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了,难道你对我——”

风音双眸含泪,可怜兮兮的看着冯宇墨。

凌筱雅见状,真心是想要笑,乖乖,这风音也够可以的,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冯宇墨表白。

“你够了,我从来都只是将你当做妹妹看待,从来没有其他的。”

冯宇墨厉声打断风音的话,眼中明显是对风音浓浓的厌恶。

凌筱雅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冯宇墨讨厌风音,这一点,她一直都很清楚。

“徐姑娘的名声确实是不太好,要不就让我儿纳许姑娘为妾室吧。”

冯县令见事情闹得有些不可开交,没法子,只能无奈的开口,取了一个折中的法子。

可惜冯县令这所谓的折中法子,凌筱雅是一点都不看好,因为徐子寒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果然,冯县令话落,徐子寒眯着双眸,毫不退让的开口,“我徐子寒的妹妹绝对不可能给人当妾!”

“你以为我很想让我儿子纳你妹妹为妾!你不看看你妹妹的名声有——”

“娘,儿子是真心喜爱子媛。儿子不想委屈她。”

冯宇墨第一次出声打断了冯夫人的话,“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冯夫人看着冯宇墨,只觉得一颗心痛的厉害,同时心里是愈发的恨起徐子媛,都是她在勾引宇墨,否则她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想娶徐子媛为妻是吧。那你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娘好了!我去死!我死了,就没人拦着你去娶徐子媛了!”

哀莫大于心死,要是冯宇墨真的娶了徐子媛,她除了死以外,真心是找不到第二条路走了。

冯氏和风音一听冯夫人的话,真心是高兴的不行,冯宇墨是个孝子,一定不会让冯夫人去死,那么他就只能选择不娶徐子媛了。

凌筱雅的眼神倏地寒了下来,女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虽然法子很老套,可是不能不说,这法子还是很管用的。

果然,冯宇墨刚才还笃定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迟疑起来。

凌筱雅见着一直沉默的徐子媛,此时的她,整个人都是不悲不喜,好似外界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似的,冯夫人那些尖酸刻薄的话语更好像没有影响到她一分一毫。

可凌筱雅却从徐子媛身上看出了弄弄的悲哀。

凌筱雅不知道今天这事,徐子媛到底是参与了多少,可作为朋友,凌筱雅还是希望徐子媛能获得幸福。

“冯大人,其实你和冯夫人之所以不同意令郎和子媛的婚事,主要还是因为子媛的身份吧。”

就在冯宇墨和父母僵持的时候,凌筱雅淡淡的开口了。

“郡主,原来你还知道徐子媛的身份配不上我儿子!徐公子,恕我直言,令妹只是一介商家女,而且还是被人退过婚的,你说说,她配得上我的儿子嘛!”

“咳咳——”

冯县令虚咳了两声,就是在警告冯夫人,侮辱徐子媛也要有个限度,你这话不是将徐子寒也一起骂进去了!没错,市农工商,商人排在最后,看徐子寒那是一般的商人吗?那是皇商啊!皇商!凡是跟皇家扯上关系的,都是不能惹的!

凌筱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徐子寒,见他面色没有变化。

凌筱雅一点都没有觉得放松,相反倒是觉得徐子寒这是因为已经气到了极致,所以讲一切的情绪都隐藏起来了。

“冯县令,我在这里跟你保证,子媛将来的身份一定会有大造化。”

“呵呵——郡主你这话也说的太好听了吧。你拿什么保证徐子媛以后的身份会大造化。郡主,我知道徐子媛是你的好朋友,可你不能为了帮朋友就在这里信口雌黄,把我们都当做傻子一样耍弄!”

冯夫人冷冷的笑了。显然是不相信凌筱雅的话。

凌筱雅没有理会冯夫人,反倒是看向冯县令,“冯县令,你以为我为何会被封为郡主?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医治了瘟疫?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我没有给边关的将士医治瘟疫,我将来也一定会是郡主。”

一言出,所有的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雅,不知道她是从哪来的自信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冯氏和风音是摆明了不相信,要不是凌筱雅走了狗屎运,治愈了瘟疫,她能被封为郡主才怪!

冯县令和徐子寒也是惊诧的看着凌筱雅。他们可不是冯氏和风音两个没脑子的。

凌筱雅说她没立功,照样能被封为郡主,那就说明她的身份不同,有被直接封为郡主的资格。可这类人,往往都是皇亲贵胄,可凌筱雅——

“我非凌家的女儿。”

凌筱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开口。

这下,冯县令看向凌筱雅的眼神,猛地变得不一样。

“冯县令,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的身世马上就要大白于天下,到时候你可以尽管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给子媛,一个大有造化的身份。”

“你胡说,你明明就只是一个小——”

“够了!”

冯县令猛地开口呵斥冯夫人,他不相信凌筱雅会有这个胆子,胡说八道。

能被直接封为郡主,冯县令已经在心里琢磨起来,凌筱雅的真实身份了。

想到之后能得到的好处,冯县令的心更是变得火热不已,只是这面子上还是要做做。

凌筱雅见自己说到这个份儿上,冯县令还是不松口,心里隐隐就有些愤怒,这冯县令真心是狗贪婪的。

想想,之前冯县令得罪了云儿,她担心冯县令狗急跳墙会伤害云儿,事情过后,她还在想,她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可如今她才发现,她的担忧怕是一点都不为过,这冯县令的脑子里除了他的前途以外,还真是没有其他东西了!

“冯县令,这结亲就是结两姓之好。徐家是皇商,你跟徐家结亲只会有你的好处。而我在这里敢说一句,子媛从今天起就是我的干姐姐,令公子娶了她,便是同我背后的家族交好。”

凌筱雅最近也听了很多关于楚国公府的事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乌七八糟。

不过好在有一点,楚国公的名头绝对够大,虽然现在不能亮出来,不过这时候拿出来开空头支票还是可以的。

反正无论怎么样,她都是楚国公府的女儿,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而一直保持淡定的徐子媛,在听到凌筱雅的话的时候,美眸中先是震惊,再是感动,最后只能化作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颊边缓缓流下。

凌筱雅在看到徐子媛的眼泪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没有帮错人。

冯宇墨和徐子媛明明是真心相爱,要是只是因为身份而没法在一起,这让凌筱雅真心觉得可惜。

“老爷,你不会是想答应吧。宇墨可是你的——”

“冯夫人,我冒昧说一句,你难道真想给冯公子找一个千金小姐做妻子?”

冯夫人要说的话被打断,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怎么,难道郡主以为我儿配不上千金小姐?”

“配得上。冯公子的相貌还是才学都是一等一的。只是冯夫人似乎忘记了,模和冯大人的事情。虽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模和冯大人当年的事情,跟您一辈,或者老一辈的人还是挺清楚的,你以为能替冯公子找一个大家闺秀当妻子?”

冯夫人先是一惊,凌筱雅是怎么知道自己当年的事情的,随后就是震怒,凌筱雅是在嘲笑讽刺她,因为她和冯县令当年私奔,这名声已经臭了,所以没哪家的好姑娘愿意嫁给自己的儿子!

“冯夫人不必动怒。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冯夫人有时候看事情不要看得太片面,你只看到子媛曾经被退过亲,可你怎么不想想她出身皇商徐家,而且还有我这个干妹妹。撇开这些不说,她也会是一个好妻子,起码不会瞧不起冯夫人你的好儿媳。”

冯夫人要是有心脏病,此时真的是要发作了,这凌筱雅明摆着就是在嘲讽她。

凌筱雅不就是在说,她这个当婆婆的跟人私奔,做儿媳的曾经被退过婚,所以是没资格说她的!

这算是一种安慰吗?可惜这种安慰,她一点都不稀罕!

“郡主说的有理,本官也觉得宇墨同徐姑娘的婚事可行。”

一直沉默的冯县令,终于幽幽的开口。

只是冯县令看向凌筱雅的眼神却愈发的不一般,这真的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为何她说话做事总是能这么准确的掐住人的死穴。

凌筱雅刚才提到自己年轻时候和夫人私奔的事情,不就是在威胁自己,要是风评不好的官员,这升迁的路子也是难走。

“冯县令果然是聪明人。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凌筱雅不想再去听里面的争吵,反正也就一个冯夫人不同意了。

不过凌筱雅绝对相信,冯县令是有这个本事搞定冯夫人的。

“筱雅。”

凌筱雅出了官衙,就听到徐子媛的声音。

“你怎么出来了?”

“我有事情想跟你单独谈谈。”

凌筱雅沉默了一会儿,就点了点头答应。

凌筱雅和徐子媛就近找了一家酒楼,点了一个包厢。

凌筱雅知道徐子媛是有事情想要单独跟她说,于是就让冰玉出门了。同时,徐子媛也打发了绿意出去。

“宇墨对我很好,他是真心想娶我。他担心他爹娘不接受我,所以这段日子,一直让我多去他家拜访。”

凌筱雅挑了挑眉,徐子媛这是在向她解释?

“冯夫人对着我的时候,从来都是表现的很喜爱我的样子。可是每次我走了,宇墨帮我在冯夫人面前说好话,冯夫人就是一副鄙夷的模样。

后来次数多了,宇墨也清楚,冯夫人是不可能接受我当她的儿媳。

这一次,我又去了冯家。

其实我已经死心了,不过我不想让宇墨一个人烦恼,所以我明知道冯夫人厌恶我,我还是坚持着去了。”

凌筱雅不能不感慨一句,这就是爱情的伟大吧!

------题外话------

谢谢梁雪娟秀才投了1张月票媛妤維夢童生送了1朵鲜花袁小洋秀才投了5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