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被掳 红颜祸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可能冯夫人已经烦透我了吧,所以一直对我淡淡的。

我可以为了宇墨讨好冯夫人,可我也是有自己的尊严,一味的妥协,那就不是我徐子媛。

所以这一次,我也只是呆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宇墨看出我的不自在,就主动提出送我。

原本我和宇墨走的好好的,风音突然出现,手上还端着给宇墨送的补品。”

“那补品有问题?”

凌筱雅挑眉问道,她绝对相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尤其那献殷勤的是风音。她可是一直对冯宇墨虎视眈眈啊!自己当初一来徐府,冯宇墨不就是对自己稍微客气了一点,风音那女人就发飙了!

徐子媛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痛恨,“宇墨打发了风音,可风音到底是他的表妹。所以那补品留下了。我就算再大方,也是个女人,我也会嫉妒。尤其是风音一直都觊觎宇墨。我忍不住说了几句酸话。

后来宇墨要扔掉那补品,在打开盖子的时候,我就闻出了那补品不对劲儿。”

“加了春药?”

徐家是做药材生意的,徐子媛耳濡目染下,医术就算没多高明,可到底是懂一些的,能看出补品里加了春药,自然也说的下去。

“嗯。那时候我就想通了,为何风音会说待会儿让丫头去宇墨的书房收拾碗碟。”

说到这里,徐子媛的平淡的语气里终于是有了一丝起伏,不过更准确的该说是充满了嘲讽。

“你和冯公子既然都知道那补品有问题,为何——”

你们还会发生关系。

徐子媛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这一点,凌筱雅看的很清楚。

“宇墨一开始知道那补品里面是什么东西,先是气愤。然后平静下来,带我去了他的房间。”

说到这里,徐子媛的脸上似乎有些为难,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凌筱雅此时倒是挺善解人意,“要是不愿意说,可以不必开口。”

“不。”

徐子媛脱口说道,然后好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没什么不好说的。宇墨问我,愿不愿意当他的女人。可能宇墨也看出来了,我要想嫁给他,真的是太困难了。冯夫人那里就是一道阻碍。”

“所以他希望你先成为他的女人?等你们生米煮成熟饭了,冯夫人就算想反对都不行了?”

凌筱雅接口说道。

不过凌筱雅其实很想说一句,你们这法子实在不怎么样。

生米煮成熟饭又如何,就算徐子寒强势,可徐子寒就算再强势,冯县令只要咬定了不松口,徐子寒一时间也没法子。

而且这种事情最吃亏的肯定是徐子媛。时间拖得越久,对她也越不利。

“其实我很清楚。就算我成了宇墨的女人,冯夫人怕是也不会同意的。”

“你明知道,为何要——”

凌筱雅有些看不明白徐子媛。自己未必会帮徐子媛,可徐子媛竟然还是义无反顾的将自己交给冯宇墨,她就不担心,到了最后,她会衣物哦所有吗?

“筱雅,人这辈子总要疯狂一次。如果我这辈子不能嫁给宇墨,那就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吧。哪怕以后我终身不嫁。可起码,我曾经拥有过,我不后悔。”

凌筱雅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徐子媛竟然是这种想法。她可知道,如果她最后真的不能嫁给冯宇墨,那她这辈子几乎可以说是全毁了!

“你是不是想说我很傻。我也觉得我自己很傻,可现在想起来,真的,我一点都不后悔。”

徐子媛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淡定,可此刻,她竟然哭了。

凌筱雅不知道徐子媛是为何而哭,是为自己,还是——

“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事情你可以藏在心里一辈子的。”

徐子媛太冲动了,她可知道,她刚才的那些话几乎是可以毁掉她一辈子了。

“因为,在我已经打算放弃所有,不再挣扎抵抗的时候,除了哥哥,我竟然还有一个朋友愿意帮我。筱雅,你可能不相信,我以前在梁都其实也有很多闺蜜好友,可是我名声毁了,被退后以后,她们一个个的躲我就像是躲瘟疫一样。那时候,我就知道,那些所谓的闺蜜好友,压根儿就不是真正的好友。

而你,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年,在我除了这么丢脸的事情,你甚至都没有去问缘由,就主动帮我。

我相信你说的,你的家族不简单,可你为了我这么一个外人,竟然愿意许下冯县令这样大的承诺,你明明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可你还是为我出头了。

你真心把我当朋友,要是我还将事情瞒着你,我也不配你帮了。”

凌筱雅深深的凝视着徐子媛,要说之前,她只是将徐子媛当做普通的朋友。这次帮忙,也只是不想她真的就此毁掉一生。

可此时,凌筱雅是真的将徐子媛当做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了。

看着徐子媛,凌筱雅反而是想起了凌筱柔、夏苗苗。

这两人,凌筱雅曾经真的是将她们当做闺蜜好友,自己对她们,她可敢说一句,她做到了掏心掏肺,可最后结果呢,那两人真的是两个白眼狼。

自己对她们来说,不是朋友,倒是更像是她们的佣人,她们在前面闯祸,而自己就要屁颠屁颠在后面帮她们收拾残局。

帮了忙,她们还觉得理所当然,不过只要有一点让她们不舒服,立马觉得自己欠了她们?

这样的人是朋友吗?

“以后的事情不要多想了。现在冯县令是松口答应了你和冯公子的婚事。可你不要忘记,冯夫人不喜欢你。你要是真的嫁到冯家,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好过。”

当婆婆的,要想给媳妇不痛快,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我知道。如今我能够嫁给宇墨,我就很满足了。以后的路,我终究是要自己走,来之不易的幸福,我会紧紧抓牢。”

徐子媛的美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凌筱雅的嘴角不自禁的勾了起来,徐子媛能这么想,很好。自己的路终究是要自己去走,只想着靠别人,这样的人注定是走不远。

徐子媛选择对凌筱雅坦诚相对,自此,这两人之间似乎是有什么不一样了,以前横渡在两人之间一堵无形的墙,似乎在渐渐消失。

冯夫人最后还是松口答应冯宇墨和徐子媛的婚事了。不过也说了,必须得等到徐子媛的身份改变以后,否则她休想嫁入冯家。

身份问题倒不是很困难,她的娘亲是昭慧长公主,到时候让赵会长公收徐子媛当义女,如果不行,到时候就让她娘找一家人,让她们收徐子媛当义女,到时候徐子媛的身份自然就上去了。

不知不觉间,又是一月过去了。

这一日,吴高升和凌筱柔突然来到凌家。

说实在的,凌筱雅真心是不想看到吴高升和凌筱柔。

在凌筱雅的眼中,凌筱柔俨然已经成了麻烦的代言词。

倒是林氏看到吴高升和凌筱柔感到很高兴,如今,凌平安每七天才能回来一趟,而大女儿嫁给吴高升都已经三个月了,才回来过一趟。

就算之前凌筱柔做了很多糊涂事,可母女之情是做不得假的。

“是姑爷和柔儿回来了。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一趟中午饭。我——“

林氏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凌筱雅。她忘记了,凌筱雅很不待见凌筱柔,现在她对凌筱柔这么利落,也不知道凌筱雅会不会生气。

“娘,多做一些啊。正好我也想多吃一点您的手艺呢。”

凌筱雅是不待见凌筱柔,可没想过让林氏也跟着不待见凌筱柔。反正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诶——好,我——”

“岳母,我和柔儿这次来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想请二妹帮一个忙。”

林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凌筱雅。

凌筱雅面色不改,可心里却在想,吴高升是打算让她帮什么忙?让他官运亨通?凌筱雅点了点头,觉得以吴高升的性格,还真能说出这话来。

还是客似云来的生意?这也好理解,自从凌筱雅将方子卖给醉仙坊的李掌柜。

李掌柜也很守信用的收留了客似云来所有的小二和厨师。就是马大叔,李掌柜也很客气的让他给客似云来送菜。

凌筱雅翻来覆去的想,也就只能想到这两件事情了。

“二妹,我的妾室秦氏如今胎象不稳,你可否帮忙去看看。”

吴高升的脸色满是焦急。

凌筱雅皱了皱眉,万万没想到吴高升说的竟然是秦琴。

“我记得秦琴已经怀胎四个多月了吧。都四个月了,胎象还不稳?”

按理说,女子怀胎三月,应该就没问题了,怎么会到了四月还不稳当,这不合常理。

“二妹有所不知,其实琴儿的胎象一直不稳,原本我想着有我娘照顾,应该没太大的问题。可昨日,琴儿竟然流血了,我真是担心的不行,生怕孩子和琴儿会出事。二妹,医者父母心,难道你忍心看到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褚氏嘛!“

吴高升说到最后,越来越愤慨,似乎是在指责凌筱雅见死不救!

“落霞镇医术高明的,不止我一人。”

给秦琴看病,凌筱雅倒不是很排斥,只是她真心不想再掺和到吴家的事情里去。

“可女大夫却只有你一人,二妹,我已经很对不起琴儿了,如今要是连琴儿腹中的孩子都保不住,我还配当一个人嘛!”

吴高升凄厉的吼道,不算健壮的身躯似乎也在隐隐颤抖。

这回轮到凌筱雅惊讶了,吴高升对秦琴难道是真爱?否则怎么会这么关心她腹中的孩子。女大夫,这倒是没错你,难道是因为吴高升太爱秦琴了,所以不愿意其他男人给秦琴看身体?

只是吴高升对着自己说这些话合适吗?拜托,她现在还是凌筱柔的妹妹,你对着妻子的妹妹诉说自己对另一个女人的爱,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没看到一旁的凌筱柔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一张脸也是黑的可以。林氏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想想也知道了,任谁听到自己的女婿对别的女人诉衷情,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说妹妹,你就去看一看秦氏好了。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别人是要说我这个做主母的不大度,容不下妾室的孩子了!”

凌筱雅看着凌筱柔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凌筱柔还大度呢,不知道之前是谁跟她说,要打掉秦琴腹中的孩子,还要自己替她解决掉秦琴,此时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绝对是口不应心。

凌筱柔此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明显是因为吴高升在这儿。

凌筱雅忍不住上下打量凌筱柔。

凌筱柔此时已经是作妇人装扮,头发挽成了普通的妇人发髻,不够头上倒是插了一支成色极好的金钗,身上穿的倒是也不错,大红的绸缎,凌筱觉得凌筱柔是故意穿这颜色来膈应秦琴的。

想到秦琴,凌筱雅不禁有些感慨,其实她是可以当吴高升的正妻,要不是因为凌筱柔——

原本她还想着要补偿秦琴,一直等着她来找自己。

可在知道秦琴怀孕,凌筱雅就知道,秦琴这辈子就只能是吴高升的妾了。

说实在的,凌筱雅还真心是觉得有些对不起秦琴。

“好,我跟你们去。”

吴高升显然是愣了愣,他以为凌筱雅不会这么痛快答应的,没想到凌筱雅竟然答应的这么痛快,这可真算是意外之喜了。

凌筱柔也是惊讶,不过她更多的是对凌筱雅的怨恨。她明明知道自己不待见秦琴,刚才说那一番话,也只是为了在吴高升的面前表现自己的大度。其实她心里还是希望凌筱雅不同意的。

可出乎凌筱柔意料之外的是,凌筱雅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这让凌筱柔心里真心是难受死了,同时更确定,凌筱雅就是看不得她好,存心让她不舒服!

吴高升倒是连连点头,“那就多谢二妹了。”

“冷霜,你跟我一起去吧。”

吴高升一听凌筱雅的话,忍不住顿了顿,随后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凌筱雅,“二妹,咱们是亲戚,你去我家帮琴儿看一下病,用得着带人吗?”

凌筱雅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吴高升,“我出门都是带着人的,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吴高升可能也意识到他是有些太激动了,微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是太关心琴儿了。一时间说话有些冲了。还希望二妹你能见谅。”

凌筱雅皱着眉头看着吴高升,心里倒是觉得现在的吴高升实在是有些不太正常。

不过在想到秦琴,凌筱雅也就不再计较吴高升的态度了。

冷霜倒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吴高升,她总觉得这人有些不太对。至于到底哪里不对,她说不上来。

吴高升接触到冷霜凌厉的视线,微微有些不自在的撇过了头。

这让冷霜心里觉得更奇怪了。

吴家

秦琴已经是吴高升的妾了,吴高升对她倒是不错,直接给了她一间房。

“二妹,琴儿的身子有些不好,见不得外人,这位姑娘就不用跟你一起进去了把。”

凌筱雅正要进门,吴高升突然开口说道。

凌筱雅真心是越想越觉得奇怪,吴高升这态度,真心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头。

“二妹,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就是担心琴儿肚子里的孩子,万一要是让什么人冲撞了,琴儿腹中的孩子出了什么事,那应该怪谁!”

吴高升义正言辞的说道。

凌筱雅听着吴高升的话,不禁觉得好笑,那照吴高升话里的意思是说,要是秦琴肚子里的孩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就是怪冷霜了。

凌筱雅发现,今儿的吴高升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子的不正常,而且她一进吴家,也觉得有些奇怪,至于到底是哪里奇怪,她还真是有些说不上来。

吴高升见凌筱雅犹豫,连忙开口,“二妹,人命关天,还希望你能见谅。”

想到秦琴,还有她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凌筱雅的心就先软下来了,可能吴高升真的只是担心秦琴腹中的孩子,是她想的太多了吧。

“郡主——”

就在凌筱雅打算进门的时候,冷霜突然拦住凌筱雅。

“我说你一个当丫鬟的,凭什么管主子怎么样!我告诉你,要是秦琴腹中的孩子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凌筱柔见吴高升这么关心凌筱柔腹中的孩子,心里就已经觉得不舒服了,谁知道冷霜还那么多管闲事,这让她心里更不舒服了。

于是,凌筱柔就将冷霜当做出气筒,毫不客气的开始骂人了。

“冷霜,好了。只是帮孕妇看病,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反正凌筱雅怎么想,都不会想吴高升会害她。毕竟她现在可是郡主了,吴高升这么一个想往上爬的人,无缘无故的来害自己做什么!

可惜,事实很快就打了凌筱雅一个大大的耳光。

冷霜见凌筱雅坚持,也不敢多加阻拦,只是眼底还是难掩担忧的神色。

凌筱雅见状倒是心里一暖,冷霜是关心她,这一点,她很确定,所以她只有对冷霜的感激。

等凌筱雅进屋,然后将门关上那一刹那,秦琴突然跑出来,秦氏还死死的拉着秦琴(大概是担心伤到秦琴腹中的孩子,所以不敢太用力),“郡主,有人要害你!”

冷霜一看到秦琴就知道不好,立马抬起脚踹开了门,可屋内此时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要是此时,冷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冷霜真心就是个白痴了!

只是冷霜万万没有想到,吴高盛的胆子竟然真的这么大,竟然敢谋害郡主!

冷霜原本想着人离开不久,她还是能追上的,所以立马就从开着的窗子跳出去追。

吴高升在看到秦琴的时候,心里就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要说这里面最糊涂的绝对就是凌筱柔了。

凌筱柔傻傻的看了看吴高升,又看了一眼秦琴,有些不解的开口,“相公,秦琴不应该在房里吗?怎么会从那里跑出来?”

吴高升真是想好好骂一骂凌筱柔,见过白痴的,可没见过这么白痴的。

“凌筱柔的问题,我也很想知道。吴高升,吴秀才,你有没有想好怎么回答我!”

冷霜追出去后,一点痕迹都找不到,那时候她就知道,就凭她一个人,是找不到郡主的。

吴高升,想到这三个字,冷霜此时也有了杀人的冲动。

冷霜幽幽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吴高升。

吴高升只觉得自己被恶鬼盯上了一般,明明是一个花季之年的少女,哪来的那么可怕的眼神。

冷霜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此时她浑身寒气尽放,就如同从地狱理爬出来的修罗一般,哪里是吴高升这种从来没见过血的人,能够承受的。

“啊!你赶紧放开我相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个贱婢赶紧放手啊!”

冷霜出乎众人意料之外,毫不客气的伸手捏住吴高升的脖子。

凌筱柔一见冷霜掐住吴高升的脖子,冷霜掐着吴高升脖子的手似乎正在一点点的紧缩,吴高升的脸也逐渐变紫,似乎下一秒就会窒息而亡。

凌筱柔一看到吴高升有生命危险,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立马上前去掰冷霜的手,见掰不开,就开始破口大骂,整个人就跟泼妇一般。

冷霜此时才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冷冷的瞪了一眼凌筱柔。

凌筱柔只觉得冷霜的眼神好恐怖,让人从脚底心开始冷起来。

冷霜也没真打算把吴高升掐死,她还要从他这里知道关于郡主的消息呢!

“吴高升,你到底伙同谁掳走郡主!”

冷霜压抑着滔天的怒气,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

吴高升一得到自由,就死命的呼吸起新鲜空气来,他发现濒临死亡的滋味儿,真心是不好受,他绝对没有勇气再尝试第二遍。

秦氏此时也放开了秦琴,连忙来到吴高升身边,“儿子,你没事吧。”

“他现在是没事。可我敢说,他要是不能说出我想要的,我保证他马上就会见到阎王!”

冷霜面无表情的说道。可是此时没有一个人会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吴高升死命的咳嗽着,此时他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否则他的前途甚至是他的性命就都完了!

冷霜死死盯着吴高升,似乎是想要将他盯出一个洞来。

吴高升被冷霜的眼神盯得真心是想要后退几步,不过此时他不能后退。

吴高升绝对相信,只要他有一点犹豫或者心虚的表情,冷霜就会直接杀了他!

“秦琴,我家郡主今天要不是因为你,就不会抓,你知道些什么,请你都说出来。”

冷霜没有再去看吴高升,反倒是看向了秦琴。

秦琴一惊,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吴高升就算再坏,也是他的丈夫,她未来的依靠。她这次跑出来,只是希望吴高升不要执迷不悟,希望自己能够阻止吴高升犯错,可是谁知道还是迟了一步。

秦琴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是出卖吴高升了,要是她现在又说些什么队吴高升不利的事情,那她以后还能在吴家立足吗?

“秦琴,吴高升是个傻子,你——”

“你个贱婢,你胡说八道些什么!相公是全天下最聪明的人!”

凌筱柔一听冷霜竟然侮辱吴高升,顿时不满的冲着冷霜吼道。

在凌筱柔眼里,冷霜只是一个婢女,压根儿就不能议论主子!

其实凌筱柔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如今她是明白了,原来是凌筱雅被掳了,说不定这还跟吴高升有些关系。

其实照凌筱柔的心思,她是很高兴凌筱雅被掳了,甚至还希望凌筱雅能就这么死了,那就最好了!

不过凌筱雅死归死,不要连累到吴高升就可以了!

“凌筱柔,我告诉你,现在你赶紧给我闭上你的嘴巴。我不想再从你的嘴巴里听到一句话了。否则,我真的不保证,我能忍住不杀你。”

对凌筱柔,冷霜也真的算是忍够了。

不过她也很确定,凌筱柔跟郡主被掳的事情,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为何这么说,要是凌筱柔真的参与了或者知道这件事,怎么可能在去凌家的时候,是一副晚娘脸,让人看着就倒胃口!

“你敢!”

凌筱柔不禁想起了冷霜刚才掐着吴高升的情景了,此时她真心觉得似乎有一阵阴风吹过,浑身上下都是冷飕飕的。

“吴高升,你就是个傻子!我不知道掳走郡主的人跟你说了什么,要么是拿你的前途威胁,要么就是许了你的锦绣前程。”

吴高升的瞳孔倏地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凌筱柔,她怎么会知道的!

冷霜冷笑一声,“别这么看着我。我从前是忠勇侯的手下,要是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那我真的是白活了!我想说你傻,你真的是很傻!你知道自己傻在哪里?如果你在知道有人要害郡主,提前将消息告知郡主。郡主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如何会不保你!况且,那些掳走郡主的人胆大包天,到时候将他们捉了,直接处以极刑都是不过分的!等那些人死了,还有谁会威胁你吴高升!”

吴高升被冷霜阴冷的话语说的一震,眼神不禁飘浮起来。

“你别心虚啊!我还没说完呢!可你却选择了最愚蠢的方式,竟然想帮着那些人伤害郡主!甚至还参与到这件事中,吴高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在你参与到这事情来的时候,你已经万劫不复了。那些人压根儿就是把你当替罪羊,出了什么事情,绝对是你一个人顶,你信不信!”

“你胡说!”

吴高升突然厉声吼道,因为刚才被冷霜掐着脖子,所以他的喉管伤到了,这么厉声一喊,他就忍不住拼命咳嗽起来。

冷霜冷冷的盯着吴高升,她知道吴高升是心虚了,因为他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吴高升,其实你明白,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别否认,我看的出来。

你是傻,而且是蠢得可以。不过你的妾室秦琴是个好的,可能她一开始没想那么多,只是念着郡主对她的一分善意,所以才跑了出来,阻止郡主被抓。或者是她不想看到你做傻事,

尽管我很讨厌你,可也不能不说一句,秦琴,你是个好女人。你吴高升这辈子能有秦琴这么好的女人,可以说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冷霜无不嘲讽的开口,

吴高升此时才深深的凝视着秦琴,要说刚才秦琴突然跑出来,让吴高升生气,那么此时,因为冷霜的话,吴高升是真心感动,他这辈子能有秦琴这么好的女人,确实是他的福气。

“吴高升,你还有最后弥补的机会。我已经传信给忠勇侯了。忠勇侯得知我家郡主遇险,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说不定你丧命之日。你自己想想清楚,愿不愿意弥补,还是你真的想从头错到尾!”

其实冷霜心里也没有底气。万一抓住郡主的人直接将郡主杀了这么办,可她此时么其他法子,刚刚去追认的时候,她除了给忠勇侯传信,还动用了忠勇侯在落霞镇的势力(这是忠勇侯燕翎在冷霜来之前交给她的!)

可落霞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搜起来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现在她希望能从吴高升这里问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冷霜看着似乎很淡定,可实际上,她手心里也已经全是汗水了。

“我真的还能从头再来,我的家人不会出事?”

吴高升在听到忠勇侯三个字的时候,心里的防线其实已经彻底被摧毁了,此时他对自身的安危已经不在意了,他只担心自己的家人。

对凌筱柔,他除了一开始有一点喜爱,可那一点喜爱也因为凌筱柔的做作而彻底没了!

对秦琴还有他的母亲,这两个他最爱的女人,他真心希望她们能没事。哪怕,最后死的人是他!

“这要看你的表现,还要看郡主是否平安。”

秦琴突然来到吴高升身边,“你要是有事,等我生下腹中的孩子,是坐牢还是死,我都陪着你。”

吴高升深深的凝视着秦琴,这一刻,他很确信自己这辈子还是值得的,因为他有一个真心对他的女人。

“什么死不死的!你不许死!不许死!你还没有当上县令,我也还没当上官夫人,你怎么可以死!”

凌筱柔却是大受刺激的吼道。

吴高升冷冷的瞥了一眼凌筱柔,自己对这女人虽然无爱,可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也真的是让他刮目相看到了极点!

冷霜对凌筱柔更是不屑,自己的夫君马上要倒大霉了,也亏得这女人关心的只有自己能不能当官夫人!

秦氏更是忍不住冷笑,要是早知道凌筱柔是这种人,当初哪怕是死,都不应该让高升娶她!

“是吉祥酒楼的祝掌柜让我帮忙的。”

“你说真的?”

吉祥酒楼的祝掌柜,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酒楼掌柜,哪来的胆子去掳郡主!

吴高升看到冷霜眼底的怀疑,连忙开口,“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其实祝掌柜来找我说这事情的时候,我也有些奇怪。不过他跟我说的是,因为郡主卖给醉仙坊不少的方子,害的醉仙坊的生意一落千丈。所以他想趁机教训一下郡主。可惜郡主身边一直跟着会武功的大夫,所以他找不到机会。祝掌柜知道我娶了郡主的姐姐,想让我找个机会,让郡主落单,然后让人狠狠教训一顿郡主。

其实我也是有些恨郡主的,要不是她,我的客似云来如今的生意也不会这么惨淡。

我刚才拦着你,就是想里面的人能够好好教训一下郡主。

可我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祝掌柜竟然是让人掳走郡主。

我要是知道,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

说到最后,吴高盛甚至忍不住低泣,他应该听秦琴的,秦琴都说了,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可他被祝掌柜许诺的好处给蒙蔽了眼睛,再加上他也存着要报复凌筱雅的心思,所以才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吴高升,你真的是蠢!而且是蠢得无可救药了!一个女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你竟然看不明白!“

冷霜已经不知道该对着吴高升说什么了,抬步离开。

至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冷霜是懒得听。

方才冷霜是用燕翎给的海东青传信,落霞镇距离虎门关不远,以海东青的行程大约只需要半天就能到。

可就算忠勇侯知道了消息又能如何,也不知道忠勇侯能做什么。驻守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随意离开边关,否则必要重惩!

冷霜此时只能立马联络在落霞镇的势力,让他们去查祝掌柜,还通知了冯县令,借助官府的势力,这样才能名正言顺!

虎门关

燕翎此时正在自己的营帐看兵书,清风突然闯进营帐。

燕翎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清风虽说平时吊儿郎当的,可也不会连让人通知都不通知的一声就闯进自己的营帐。

燕翎冷声开口,“怎么了。”

“主子!不好了!荣安郡主被人掳走了!”

清风说着就将冷霜穿的信拿来。

当时形式紧急,冷霜只简单的写了四个字,郡主被掳!

燕翎猛地站起身子,因为站的有些猛,所以桌子上的书籍都在微微晃动,可当燕翎看到纸上的“郡主被掳”四个字,燕翎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抽走了,自己的灵魂似乎也不在属于自己了。

“主子,事情还没到最坏的地步。说不定那些掳走郡主的人,只是想要钱,不是想伤害郡主呢!况且,冷霜也在郡主的身边,您可是将在落霞镇所有的势力都交给冷霜了,她——”

“她若是有用,人还被掳走嘛!”

燕翎气急败坏的吼道。

清风一愣,第一次,他跟在燕翎身边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燕翎这么气急败坏,全然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和从容。

“准备一下,你跟我去落霞镇!让逐月暂时守着边关,还有由王副将协理。”

燕翎微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冷声开口。

“主子!不行!”

清风想都不想的开口说道。这也是他第一次质疑燕翎的话。

在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否则便是大罪!

“本侯知道你想说什么。有什么后果,本侯一个人担了。可这次,本侯不去,那绝对会是本侯此生最大的遗憾。”

清风蠕动了一下嘴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在看到燕翎不容置疑的眼神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他是觉得自家的主子对女人实在是太冷清了。一直希望能有个女人能让自己的主子变得热情,可如今这个女人出现了,自家的主子在遇到她的时候,还真是热情,可是这种改变真的好吗?清风第一次觉得迷惘了,这真的是为了一个女人,连性命前途都不要了!

红颜祸水,莫过如是了!

------题外话------

谢谢chenwei1968秀才投了1张月票15181755995秀才投了5张月票书迷s123456童生投了1张月票宝贝添添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