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获救 感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你到底是从哪儿弄来个狐狸精藏着!”

“你个贱人,给我小声一点!”

“呸!以前你一直不是喊我心肝宝贝儿的!如今可倒好,不知道被哪来的狐狸精给迷了眼,就看不上我了是吧!”

“你个贱人,老子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凌乱吼乱叫的,老子就休了你!老子都快要烦死了,这事儿一个弄不好,咱家所有的人一起死,你要是想死,就继续喊!”

“有那么严重吗?你不会是在糊弄我吧!”

凌筱雅总算是迷迷糊糊的醒来了,此时她眼前一片黑暗,手也被束缚住了,想来是被捆住了手脚。

凌筱雅微微动了动,可这绳子绑的还挺紧。

刚才外面的对话,凌筱雅都听到了,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女人的声音她没听过,可男人的声音,凌筱雅却有印象,可仔细想想,又有些想不起来。

凌筱雅很确定,此时她肯定是被掳走了。

掳走她的人是谁?他们想要做什么?

一时间,凌筱雅的脑袋里转过了无数的想法。

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此时最重要的还是逃命!

她的双手双脚被绑着,眼睛也被蒙着,想要这么逃出去一定是不可能了。

可她有空间,先到空间里再说,至于绳子,空间里有石头,到时候磨掉就行了。

就在凌筱雅打算进空间的时候,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凌筱雅按捺住要躲进空间的心思,继续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好像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这人还没有醒过来?”

“你放心,这种迷药,不晕个两天是肯定醒不过来的!”

凌筱雅闭着眼睛,可是耳朵却是不自禁的竖了起来。

想到她在进了秦琴房间,就突然被人用沾了蒙汗药的你布给塞住了口鼻,当时她确实是晕过去了。

不过好在,凌筱雅在现代学习医术的时候,对这些什么迷药之类的东西都产生了一定的抵抗性,所以别人是要晕个两天两夜,她最多只会昏迷一天。

“主子让你赶紧动手了结她!你怎么还磨磨蹭蹭的!难道你敢违抗主子的命令!”

了结她?凌筱雅气的差点想要爆粗口了!尼玛,那什么主子,以后千万不要让她碰上,否则她肯定亲手把他给大卸十七八块!

“杀了她?然后呢?我给她赔命?我祝伟虽然不是个聪明人,可可这种蠢事也不会做。也不知道这荣安郡主怎么跟忠勇侯的关系这么好,她一失踪,忠勇侯在落霞镇的势力是立马动了起来。原本还是漫无目的在搜查,如今全都围在我的吉祥酒楼了!只差没有攻进来了!要是我真的杀了她,到时候尸体又不好解决,你跟我难道真的为了这么一个黄毛丫头陪葬不成!”

祝伟!吉祥酒楼!凌筱雅猛地握紧双拳,他抓自己做什么!要说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凌筱雅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头,祝掌柜尽管贪财,可也知道钱跟命到底哪一个重要一点,她如今是郡主,抓她都是犯了杀头的大罪,更别提杀她了!

主子?那黑人人口中的主子到底是谁?

“我们把她杀了,然后将她大卸八块,你这里不是酒楼,到时候把她剁碎了,混进肉里不就行了!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还有谁会查到你的头上!”

凌筱雅气的差点没有吐血,尼玛,她刚才还想着要将这人给大卸八块呢,没想到这混蛋就立马想这招对付自己,还剁碎了混进肉理,神不知鬼不觉!好,等她脱困,她立马拿这招对付这混蛋!凌筱雅在心里恨恨的想着!

“不行。吴高升肯定是已经供出我,到时候他们就算找不到这丫头,可也绝对不会放过我。”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男子的声音显然是有些气急败坏。

“你给我闭嘴!现在咱们的脑袋还别在裤腰带上!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咱们还是先想一个万全之策吧!这丫头反正一时半刻的也醒不了,咱们先出去吧。”

祝掌柜的声音理难掩疲惫。

男子倒是没有反对,跟着主张股一起出去了。

凌筱雅在确定两人出去了以后,立马进了空间,然后身体不断的蠕动,好不容易找到一块石头,然后在那里磨啊磨!

因为眼睛被蒙着,凌筱雅在磨石头的时候,经常会一不小心的磨到手,慢慢的,鼻尖就传来一阵血腥味。

凌筱雅忍着痛,继续磨绳子。

不知道磨了多久,凌筱雅的双手也已经鲜血淋漓,凌筱雅总算是将绳子给磨断了。

双手一得到自由,凌筱雅立马将蒙着自己的眼睛的黑布给扯掉。

凌筱雅在看到自己双手满是伤痕鲜血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看来她还是真的够倒霉的。在

凌筱雅来到灵泉边,用手狠狠一撕,将身上的布料撕碎,然后用灵泉清洗自己手上的伤,又摸了摸自己的怀里,幸好那些白痴没有搜自己的身子,这金疮药还是留着。

凌筱雅给自己上了药,然后忍不住想,到底是谁要杀她呢?

主子?应该也是祝掌柜的主子,吉祥酒楼现在是属于江正的,可江正,除了罗氏以外,自己跟他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对了,江正背靠着静伯府。江正重新娶得那什么梅家小姐,她的亲姐姐不就是静伯最宠爱的小妾?这样就说的上来了。

凌筱雅在知道自己身世以后,还特意了解过楚国公府,自己的亲娘昭慧长公主过得其实并不好。因为楚国公楚玉亭,也就是自己那个便宜父亲,有一个青梅竹马的表妹,赵姨娘,她不就是出自静伯府。

这样一来,那就全都说得通了。

凌筱雅眯着眼睛,静伯府,看来自己还没有回梁都,就有一堆的人想要她死了!

凌筱雅的眼神倏地冷了下来。

凌筱雅将事情想通以后,倒是忍不住烦恼起来了,自己现在现在是能躲在这空间里,可能躲多久呢?

刚才听祝掌柜说,燕翎在落霞镇的势力竟然全都在找自己。

凌筱雅忍不住想,总不可能自己一被人抓走,远在虎门关的燕翎就知道消息了。

这次陪着自己去吴家的冷霜,那——

凌筱雅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原本因为受伤而苍白的脸色,好像也涂上了一层胭脂一般。

冷霜原来是燕翎的人,那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燕翎在她回落霞镇之前,将他在落霞镇的势力全都给了冷霜,所以这次自己失踪,冷霜才能这么快的让人来找她。

可是苦恼的事情又来了,自己躲在空间里,怎么能知道那些来救她的人到底有没有来救自己,她总不能贸贸然的离开吧。

“人呢!”

就在凌筱雅沉思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怒喝

凌筱雅差点吓得心脏病都要跳出来了。

“什么人呢!人不就关在地窖里,你乱吼什么!”

这是祝掌柜的声音,凌筱雅听得出来,刚才说话的应该就是方才同祝掌柜说话的男子。

凌筱雅猛地眼睛一亮,这真是太好了,原来在空间里,是可以听到外面的声响的,到时候如果有人搜到这里,她不就能出去了!

这真的是打瞌睡就送了一个枕头过来,真的是太美丽了!凌筱雅越想越开心,忍不住弯起了嘴角,不过她可没胆子笑出声来。谁知道外面的人能不能听到她的声音。

“人呢!刚刚明明还在地窖里的,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凌筱雅在空间里虽然没能看到祝掌柜的神色,可她绝对能想象出祝掌柜此时是多么的气急败坏!

“你说,是不是你偷偷将人放走了!”

“放屁!老子我都将人抓来了,难道还会故意将人放走!我告诉你,铁狼,你休要污蔑我!咱们感激找,那死丫头绝对还在地窖!”

“放你娘的屁!你这个地窖就这么大的地方,一眼望过去就看遍了!这里除了你我,哪里还有第二个人!”

“怎么可能!明明将那丫头的眼睛和手都绑起来了,她也明明晕着,咱们才出去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人怎么就不见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祝掌柜不停的喃喃自语,不知道是说给对方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难道是有人救了她?到底是谁?可这地窖外面明明也有人守着,地窖也只有外面一个出口,要是有人离开了,怎么会没人知道!”

祝掌柜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掌柜的,不好了!衙役将客栈给包围起来了!”

“什么!”

“什么!”

在空间内的凌筱雅,一时间只觉得心情大好,真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应该是冷霜说动冯县令派衙役了,到时候自己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就可以了。

打定主意,凌筱雅顿时悠哉的不行。

凌筱雅突然想到,她得将自己弄得狼狈一点才行。

凌筱雅将受包着手的布条给扯下,然后用灵泉水将自己的伤口给洗了。

“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擦药。”

凌筱雅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喃喃自语。

药才敷了一会儿,不过因为凌筱雅的金疮药药效好,所以手上的伤倒是没有刚才看起来严重了。

不过看着还是鲜血淋漓,皮肉翻滚的。

凌筱雅只看了一会儿,就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默默竖起耳朵,静待最好的时机出现!

“铁狼,你跟我一起出去。有你在,冯县令是绝对不敢搜查酒楼!量他一个小小的县令,也不敢得罪静伯!”

“好!我跟你一起去!只是那丫头到底是去哪儿了?你说她还在酒楼内吗?”

“现在哪里有功夫去管这个,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否则那冯县令突然带人闯进来,绝对不是好玩儿的!”

祝掌柜也是急的不得了,其实他已经很后悔了,你说他干嘛不直接解决凌筱雅,现在好了,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什么叫做千金难买早知道!莫过如是了!

渐渐的,凌筱雅就听不到声音了,想来是祝掌柜和那个叫什么铁狼的已经出去了。

凌筱雅忍不住眯着眼睛,静伯,果然是跟他有关系!

吉祥酒楼外

艳阳高照,可冯县令的心却像是在冰冷的池水理浸泡一样,“冷霜姑娘,你确定郡主是被吉祥酒楼的祝掌柜给掳走的?”

说实在的,冯县令真的是很难相信祝掌柜会做这种蠢事!没错,就是蠢事!你说他当客栈的掌柜当的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掳郡主!

就他知道的,祝掌柜跟荣安郡主是有些小摩擦,但也只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可要是因为那么一点小矛盾,祝掌柜就要掳荣安郡主,这压根儿就不可能!

冯县令其实压根儿不想出兵,可他却只能选择出兵,没法子,谁让冷霜直接将忠勇侯的令牌拿出来。

他之前已经狠狠得罪过忠勇侯了,要是这次再违了他的意,冯县令觉得他的升迁肯定是要泡汤了!

无奈,他只能带着一队衙役包围了吉祥酒楼。

可吉祥酒楼背后站着的可是静伯啊!那也是他惹不起的大人物!

冯县令真心觉得他这个县令当得为难死了!

“我很确定,就是祝掌柜让人掳走了郡主!冯县令,说句难听的,在你管辖的地方,郡主竟然让人掳走,我看你——”

冷霜冷笑两声看着冯县令,后面的话没有再说,可意思却很明显。

冯县令顿时浑身吓出了冷汗,他光记得不能得罪忠勇侯和静伯了,可偏偏忘记了,要是在自己管辖的地方,郡主失踪,甚至遇害,那他还有好下场吗?结果肯定是不用说了。

“冯县令,我祝某一直老老实实的做生意,怎么我是违了什么法,你竟然要带着衙役来抓我!”

祝掌柜一出门,就扯着嗓子吼道。

“祝掌柜,不是,其实是——”

“你才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挟持郡主!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赶紧把郡主放出来,否则我一定踏平整个吉祥酒楼!”

冷霜冷冷的看着祝掌柜,一想到凌筱雅此时有可能遭遇不测,她整颗心几乎都吊起来了!

“说话做事得有证据,小姑娘,你这么信口雌黄的诬赖人,可不好。”

铁狼阴沉着脸,冷冷说道。

铁狼的脸上有一条从头顶右侧到左脸颊的长刀疤,为人凶狠,武艺高强,是静伯的得意手下。

“铁狼,静伯的得意手下?”

冷霜跟在燕翎身边的时候,可是见过铁狼的,尤其是铁狼脸上的刀疤,更是他的标志,让人见过就难以忘记。

“静伯的手下?铁兄弟,其实今天的事情就是个误会,本官——”

“什么误会!冯县令,郡主就是被祝掌柜抓走的,这事情已经由吴高升亲口作证了,这哪来的误会!”

冷霜最看不上冯县令这种墙头草,哪边势大,他就往哪边倒,真真是让人不齿!

“什么吴高升亲口作证,他算什么东西!他说的就一定对?我一直跟祝掌柜在一起,他怎么可能派人去追杀郡主!这压根儿就是污蔑!”

铁狼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冷霜。

要是一般人,让铁狼这么盯着,恐怕早就吓得双腿打颤了,不过可惜,冷霜不是一般人,她也是杀过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那就是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祝掌柜掳了荣安郡主!冯县令,你凭什么搜吉祥酒楼!”

铁狼心里暗惊,冷霜一个姑娘,怎么能扛得住自己的眼神。

于是铁狼收回看向冷霜的视线,转而看向冯县令。

凌筱雅如今人在哪里都不知道,万一她还在吉祥酒楼,万一让人给搜出来,到时候,就一切都完了。

“郡主失踪,如今冯县令要搜查一个小小的酒楼有什么不可以!还是你们做贼心虚,所以不敢让人进去搜查!”

冷霜冷笑地看着铁狼,无不嘲讽的开口。

“真是好笑,郡主失踪,你们哪里都不去搜,专门跑到这儿来搜,你们难道不是在侮辱祝掌柜!冯县令,你不要忘记了,吉祥酒楼身后站着的可是静伯!”

铁狼同样目光阴沉的看着冯县令,以眼神试压。

“这——”

冯县令觉得此时他钻进了一个死胡同,爬不出来,搜不搜都不行。

“那是因为祝掌柜的嫌疑最大,冯县令先从祝掌柜这里开始搜查,又有什么不可以!”

冷霜毫不客气的瞪着铁狼。

“不行!这关乎静伯的名声,你休想!”

铁狼同样斩钉截铁的说道。反正他就是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让冷霜去搜!

“冯县令,你到底进不进去搜!万一郡主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你真是得小心小心你的乌纱帽!”

冷霜知道自己在铁狼这里绝对是占不了便宜,只能转向冯县令。

“冯县令,你也想清楚,要是你进去什么都没有搜到,那么静伯——”

冯县令看看冷霜,又看看铁狼,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或者说,怎么选择都是错误的!

最后,冯县令只能耷拉着脑袋,两边都不看,心里打定主意了,还是让这两人吵,到时候谁吵赢了,或者说,谁更厉害,他就听谁的!

冷霜一看到冯县令那窝囊样,差点没气的吐血,见过没用的,可没见过这么没用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

铁狼则不然,他在看到冯县令低头的那一刹那,毫不犹豫的笑出了声,也不知道是在嘲笑冷霜还是在嘲笑冯县令,或者是在笑他的胜利。

“好,你不进去搜!兄弟们,咱们自己进去!”

冷霜狠狠的拍了两下手,顿时四面八方涌出了一大堆人,粗略算一算,也有上百人。

铁狼在看到冒出的人后,眼神倏地变得冰冷无比,看向凌筱柔的眼神,似乎是像将她千刀万剐!

“冷霜姑娘,你这——”

“冯县令,既然你不愿意进去搜,那我就自己进去!”

“你以为我们每人嘛!”

随着铁狼的怒吼,吉祥酒楼内迅速涌出了一堆的人,看着那黑压压的一片,绝对是不比冷霜的人少。

“静伯可真是舍得,一个小小的落霞镇,竟然放了这么多人。还是这次郡主失踪,就是静伯主使,所以才派了这么多人。”

“放你娘的屁!静伯手下的人,还轮不到你一个黄毛丫头来侮辱!这些就是给你的教训!”

铁狼冷冷的开口说道。

“好,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

冷霜知道,今天想要闯进去救郡主,只能将眼前的人全都撂倒。

“好!”

一个黄毛丫头而已,铁狼还没放在心上!同时,他的眼底也闪过嗜血的光芒。

冯县令急了,这是打算兵戎相见吗?

“两位安静一点,其实双方各退一步,还是——”

“没什么可以退的!如今摆明了就是静伯的人掳走了郡主,否则这么多死士会出现在一个小小的酒楼里,鬼才相信呢!”

“呸!你少胡说八道!污蔑伯爷的名誉!你一个丫头,凭什么进去搜!有本事,你就找一个有分量的人出来做担保,老子我绝对一句废话都没有,让你们进去搜,如何!”

铁狼是笃定,对方压根儿就没有能镇得住场子的人!

冯县令,铁狼是吃准他了,就算再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静伯!

至于冷霜,只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罢了,他还不行自己难道还治不住一个丫头片子!

冷霜气的几乎浑身都在颤抖了!欺人太甚!

这人就是仗着静伯,在这里欺负人!要是侯爷在,哪里轮得到这么一只蟑螂在这里蹦跶!

“本侯做担保如何!”

一道醇厚的磁性男声响起,冷霜甚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可当冷霜熏着视线望去,那穿着蓝衣华服,容貌俊美,虽然眉眼间隐隐有一丝疲惫之色,可也难挡他无限的风华,此人不是燕翎又是谁!

“忠勇侯!你怎么会在这儿!你现在不应该是在驻守边关。”

铁狼不知想到了什么,不满胡渣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忠勇侯,驻守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离边关,否则便是重罪,你——”

“本侯如何,轮不到你操心!本侯是皇上亲封的忠勇侯,爵位在静伯之上,本侯有资格搜吧!”

燕翎的双眸隐隐有一丝血色,这是因为他连夜赶路造成的。

铁狼死死瞪着燕翎。

燕翎说的话,让他恨不得直接将燕翎给宰了,可他不能,甚至他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因为燕翎说的都是实情。

可让燕翎进去搜,万一凌筱雅还在吉祥酒楼内,万一让他们找到了,无数的万一,让铁狼都赌不起!或者说,让他身后的静伯也赌不起!

“忠勇侯,万一你进去搜了,郡主并不在呢,你又该如何?”

“本侯该如何,轮不到你一个当奴才的操心。让你主子来跟本侯说吧。”

言下之意,你不配!

铁狼恨得咬起钢牙,从他跟在静伯身边起,众人看在静伯的面子上,也从来没有给他难堪过!

燕翎见铁狼不说话了,这才看向冯县令,“如今可以进去搜了吧。”

冯县令在看到燕翎的时候,也以为是自己眼睛出错了,可是在看到燕翎活生生的在他的面前,他才确定,眼前的人,确实是燕翎。

“侯爷想进去搜,当然可以。下官立马让衙役跟着一起进去搜。”

有忠勇侯在前面挡着,他也不用怕静伯来找他麻烦了。

冯县令的那一点小心思,可以说,没有一个人看不会来的。

只是此时,燕翎也没有心情多计较,他一颗心全系在凌筱雅的安危上了,若她有事,燕翎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燕翎绝对会血洗整个静伯府,给凌筱雅陪葬!

这次进吉祥酒楼搜查的人,真心不少。

燕翎在落霞镇的人,冯县令为了讨好燕翎,更是将所有的差役都派出来了。

“本侯爷也进去搜!”

燕翎说完就率先进去。

浩浩荡荡的搜查开始,因为搜查的人多,每一间房,每一个角落,燕翎都没让人放过。

最后全部的地方都搜查了一遍,可惜就是没有找到人。

铁狼和祝掌柜的心一直吊着,其实他们一直在担心万一他们搜查出凌筱雅,该怎么办。

“忠勇侯,如今你都搜过了,可什么都没有搜到!”

铁狼得意洋洋的开口。

燕翎却连看都懒得再看铁狼一眼。

“真的全都搜过了,没有什么地方漏掉了?”

回话的人连忙开口,“还有一个地窖,不过有人把守,不让靠近,所以还没有进去搜查过!”

“去地窖。”

没有搜查过,有人把守,还不让靠近。

一时间,燕翎心头转过无数的想法。

一行人很快来到地窖。

铁狼在看到看守的人之后,忍不住皱了皱眉,刚才走的太匆忙,倒是忘记把人给调走了。

不过随即,铁狼就想到,反正里面又没人,压根儿就不必在意。

“忠勇侯,要是这地窖里,也没有郡主,你该如何!”

铁狼的声音一贯大,就如同雷声滚滚一般,哪怕隔着一道门,可躲在空间里,一直竖着耳朵的凌筱雅还是听到了。

一时间,她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忠勇侯?那不就是燕翎?

燕翎不应该在虎门关嘛!他怎么可能会来到落霞镇,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该如何,只有你的主子配跟本侯说,你一个当奴才还不配!”

这声音,凌筱雅就算是做梦都不会忘记,是燕翎。

凌筱雅一时间不禁百感交集,燕翎真的来了,他肯定是知道自己遇险了,所以日夜兼程的赶来了。

凌筱雅又是感动又是生气。

感动的是,燕翎在听到自己遇险,就不顾一切的赶来了,这份情深义重,让她感动。

一个男人能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除了爱以外,凌筱雅已经想不到第二个原因了。

生气的是,燕翎明明知道,驻守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边关,否则便是重罪。

燕翎明明知道,他离开边关意味着什么,可他还是来了。

不知不觉间,凌筱雅的视线模糊了。

凌筱雅傻傻的伸手往自己的脸上摸了一把,原来是泪水。

就在凌筱雅愣神间,又听到了燕翎醇厚的声音,“开门!”

凌筱雅一惊,她很清楚,要是自己在燕翎进来,却没有在地窖,那么燕翎之后的情况怕是会更加糟糕。

思及此,凌筱雅立马动用意念,出了空间。

铁狼和祝掌柜这次没有进去,他们是打算待会儿进去看好戏,他们想要看到燕翎失望的脸色,到时候,他们要好好嘲讽燕翎!

想想大梁的一代战神,竟然有如此丢人的时刻,他们的心就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

冷霜在外头看着铁狼和理祝掌柜那恶心的笑容,眼神不禁更冷了,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句,人渣!畜生!

“你怎么样!”

铁狼和祝掌柜正得意间,突然听到燕翎的话。

什么叫做“你怎么样?”难道有人在地窖里?难道是凌筱雅那丫头,可是这怎么可能,明明刚才还不在,此时怎么可能在!

铁狼和祝掌柜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

可当燕翎搀扶着凌筱雅走出来的时候,铁狼和祝掌柜真心怀疑他们是不是见鬼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刚还不在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出现在地窖里!

“就是他抓我的!他是静伯的人!这人还说,是楚国公府的赵姨娘担心我回去之后,威胁到她的地位,所以才让她的哥哥静伯帮忙,除掉我!对了,这人还说,杀了我以后,还要将我剁碎,直接混在肉馅里,这样就能死无对证了!”

祝掌柜身边的肯定就是铁狼了,反正凌筱雅是打定主意,多给这人身上泼脏水!

反正到底是不是赵姨娘担心她回去之后,会威胁她的地位,这也没人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也没人知道,嘴巴长在她身上,凌筱雅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她真心觉得,自己要是不将这两个混蛋给整死,那她的罪就白受了!

凌筱雅说的痛快,可么注意到一旁的燕翎,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已经黑的如同墨水一般。

“将你杀了,然后剁了,再混在肉馅里?不错,是可以尝试一下。”

燕翎低声说道,不仔细听,还以为是在自言自语,只是凌筱雅在看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紧紧盯着铁狼的,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燕翎是想让铁狼试试看,死了以后,被剁碎的滋味儿儿!

凌筱雅则是一点都不觉得残忍,相反倒是觉得很激动,反正铁狼刚才就是打算这么对她的,如今现世报到他的身上,她觉得很公平!

“你胡说!”

铁狼此时已经没有功夫去想,凌筱雅为何会出现在地窖了,可就她刚才的话,不仅仅是他,就是整个静伯府都要吃挂落!

“你只是静伯府的一个侍卫,而我是皇上亲封的一品郡主!你觉得是我的话更让人相信,还是你的!还是你想说,不是你掳的我,可我就在吉祥酒楼的地窖里,有谁家的地窖会特意让人看守着?要说不是你做的,傻子都不相信!”

“你——你——”

铁狼真想直接杀了凌筱雅,可他不能,不说这么多人,燕翎手下的人跟他的人旗鼓相当,而且燕翎这边还有官府的人,只要他动手了,那远在梁都的静伯也会受到牵连,所以他什么都不能做。

“冯县令,如今这个什么什么的畜生竟然敢掳走本郡主,还妄图杀害本郡主,你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对了,这什么祝掌柜也是帮凶,你赶紧也去把他给抓起来!”

凌筱雅也没有诬赖祝掌柜,在自己被掳这件事上,他确实是插了一脚。

“是,下官这就将人给抓起来!”

冯县令连忙说道。

这次铁狼没有抵抗,若是他抵抗了,燕翎绝对会就地将他斩杀。

“你跟我去住驿馆。”

燕翎在看到凌筱雅手上的伤痕的时候,忍不住狠狠皱着眉头说道。

凌筱雅看到留给燕翎眼中的心疼,不禁觉得心里一暖,柔声开口,“放心,我就是手受伤了,其他地方没事。手上的伤,只要用我自己的金疮药包扎一下,就不会有事了。”

“跟我去住驿馆。”

燕翎知道凌筱雅由随身携带金疮药的习惯,让冷霜去取凌筱雅怀中的金疮药,然后让人打了一盆水,小心翼翼的给她清理伤口。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美,凌筱雅发现,燕翎给她包扎伤口的样子最美,专注,认真,好像全世界只有她跟他一样。

这么一想,凌筱雅的脸就不禁红了,撇过头,不再看燕翎,视线不禁扫到了冷霜身上。

凌筱雅看着冷霜憔悴担忧的脸色,心头一暖,“我失踪的日子里,冷霜你辛苦了。”

“连主子都护不好的奴婢,有资格说辛苦嘛!”

燕翎还是专注的给凌筱雅包扎伤口,头也不抬的说道。

冷霜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尽,整张脸白的就如同白纸一般。

“是奴婢护主不力。请郡主责罚。”

燕翎将冷霜给了凌筱雅,那么冷霜的主子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凌筱雅,要责罚也就只有凌筱雅可以责罚,燕翎没资格!

“不怪冷霜,真的。其实我要进秦琴的屋子给秦琴看病的时候,冷霜就是要跟我一起去的。只是我自己太自信了,不,应该说是自负。认定吴高升是绝对不会伤害我,所以我掉以轻心了,所以我倒霉的让人掳走了。

其实这件事情,错在我,而不在冷霜。”

凌筱雅是个知错就认的,她知道这次确实是她错了,错在她太自信,错在她太掉以轻心。

“呲——”

凌筱雅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没好气的瞪向燕翎,“你故意的,之前都这么温柔,最后一下你弄得那么痛!”

凌筱雅真心是觉得委屈的不行。

“让你长长记性!”

这次燕翎看向凌筱雅的眼神不再是担忧,不再是后怕,而是浓浓的责怪,这小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在虎门关得知她被掳走的消息,只觉得一颗心都被人挖走了一样,可这女人——

凌筱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没骨气的说道,“我知道错了。你就别生气了,我跟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掉以轻心,我绝对会好好照顾你。可这次错真不在冷霜。”

“没有照顾好你,就是她的错。”

燕翎寸步不让的说道。

“诶,是你将冷霜给我的。那我就是冷霜的主子,要怎么惩罚冷霜也是我的事情,你不许指手画脚的!”

凌筱雅真担心燕翎越过她,直接治冷霜的罪,那她的罪过不就大了。

“你放心,冷霜给了你,就是你的人,这一点我不会忘记。”

凌筱雅一听,顿时放心了。

“可她作为你的奴婢,却因为她的疏忽而让你身陷险境,你不罚她,我也不会插手。可她若自己都不知道反省,不知道自己惩罚自己,她也不配呆在你的身边。”

------题外话------

谢谢熊爷mihu秀才投了3张月票13628136066秀才投了1张月票xwyy502 投了1票(5热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