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表白!你最重要!/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筱雅狠狠瞪着燕翎。

燕翎倒是一路悠哉,似乎压根儿没有看到凌筱雅不善的目光一样。

“眼睛别瞪得那么大,睁久了,会不舒服的。”

燕翎“好心”的提醒。

凌筱雅气的差点没有吐血,听燕翎话里的意思,她还得感激他提醒她了!

“我都说了,这次的事情不怪冷霜,你怎么能那么欺负冷霜一个丫头呢!”

凌筱雅愤愤不平的开口说道。

燕翎在吉祥酒楼说的那一番话,不就是让冷霜自己惩罚自己,她还自愿让燕翎惩罚。她想拦都拦不住!

“你这次遇险,确实,你自己的责任最大。”

燕翎斜睨了一眼凌筱雅。

凌筱雅被燕翎看的不禁有些心虚,随即就有些气恼,她都知道自己错了,这人有必要这么抓着她不放嘛!

小心眼!

凌筱雅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可就如我所说的,冷霜也是有责任的。作为奴婢,最大的职责就是要保护主子。在明明知道情况不对的时候,她只因为你的一句话,就放弃保护你。这样的奴婢,不合格。”

燕翎的声音很淡也很轻,可凌筱雅觉得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力量,似乎每一个字都像尖锐的钉子一般钉在她的心上,钝痛钝痛的。

凌筱雅低着头,双手搓着衣角,隐隐有些不安的开口,“其实你最想说的是,我这次做错的最多是吧。”

这男人不就是希望她能记住教训,所以才执意要教训冷霜,好让她能记忆深刻!

别提,凌筱雅还真猜对了燕翎的心思!

燕翎明白,就算是他苦头婆心的劝凌筱雅,她也未必会听,可如今,他让清风动手惩罚冷霜,在凌筱雅看到冷霜身上的伤之后,一定会心痛!

心痛才会记住教训,心痛才会更明白如何保护自己!

“到了!”

燕翎倏地说道。

凌筱雅还有些傻乎乎的,随着燕翎的话落,才忍不住抬起头,原来是到家了。

原先燕翎让凌筱雅去驿馆,可凌筱雅更想直接回凌家,让林氏知道她没事,所以她选择了回家。

燕翎倒是出奇的没有反对,甚至陪着凌筱雅一起往回走。

凌筱雅的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测,她觉得燕翎就是想着在路上好好教训自己!

“不请我进去坐坐?”

凌筱雅正纠结着要不要请燕翎进去坐坐,没想到燕翎自己就先开口了。

凌筱雅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好。”

燕翎同凌筱雅一起抬步进去。

林氏一看到凌筱雅,连忙扑上去,再看到凌筱雅的手,顿时心疼道,“你的手怎么包扎成这样子,是不是伤的很重?”

林氏颇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凌筱雅,想碰凌筱雅的手,又担心会弄伤凌筱雅。

“娘,别担心。其实我手上的伤也就看起来严重一点,其实压根儿没怎么样。娘,这是——”

“是你!”

凌筱雅正想跟林氏介绍燕翎,可林氏在看到燕翎的时候,顿时惊呼。

此时,凌筱雅就知道,林氏一定是认识燕翎。

燕翎朝着林氏微微颔首,“凌夫人。这次我回梁都,会将郡主带走。”

燕翎真心觉得凌筱雅要是继续待在落霞镇,真的是太危险。

铁狼既然派人掳走凌筱雅,那么静伯肯定是已经知道凌筱雅的身份。

在落霞镇,就算有人天天看着凌筱雅,也不能保证凌筱雅一定安全,所以只有将凌筱雅带回梁都,天子脚下,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才不会这么肆无忌惮!

林氏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凌筱雅,嘴角有些不规律的蠕动,良久,她才不自然的开口,“是,她应该回梁都,那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

凌筱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说劝一劝,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声,“妹妹啊,吴郎他是真不知道祝掌柜那丧尽天良的是打算害你啊!这次的事情真跟吴郎没有关系,你就原谅吴郎一次吧!”

凌筱雅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显然是听到凌筱柔的声音,很不舒服。

燕翎原本还算是温润的眼眸,旋即,也是冷了下来,显然事觉得这声音很让人厌恶!

凌筱雅回过头一看,就看到吴高升一家都来了,吴高升、秦氏。秦琴,当然了,还有凌筱柔。

“妹妹,这次的事情_”

凌筱柔一看到凌筱雅,立马又要开始嚎。

凌筱雅为了自己的耳朵舒服一点,抢先一步开口,“你闭嘴!”

随后在凌筱柔呆愣的目光下,将眼神放到了秦琴身上,“你还怀着孩子,先坐下吧。你就是不顾自己的身子,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想一想。”

秦琴的脸色很苍白,小腹已经微微凸出,略有些丰腴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可想而知,此时她内心有多不平静。

凌筱雅对秦琴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她有良心。

凌筱雅记得很清楚,在她被抓的那一刹那,清楚的听到了秦琴的喊叫声。

可能秦琴不知道吴高升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过,秦琴知道,吴高升想做的,绝对不是什么有利于她的事情。

秦琴在喊出那一嗓子的时候,其实就可以算是“背叛”吴高升了,可她还是这么做了。

凌筱雅猜测,那是因为自己当初对秦琴释放的善意,或者,秦琴这女人够聪明。

“琴儿,你先坐下。你还怀着孩子。”

其实吴高升也不同意秦琴大着肚子过来,只是秦琴坚持要过来,他也拦不住。

“是啊,琴儿,你先坐下吧。你就是不顾着自己的身子,也得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秦氏原本因为秦琴是她的侄女,就对她有七分喜爱。在看秦琴愿意跟自己的儿子生死相许,对她的满意就从七分到了十分,尤其是有凌筱柔作对比,那满意度还是要杠杠的往上升!

凌筱柔在看到自己的夫君和自己的婆婆竟然对秦琴那贱人那么呵护备至,早就气的头顶生烟,眼底的嫉妒是怎么都遮挡不住。

凌筱雅看着凌筱柔一脸狰狞,忍不住摇了摇头,凌筱柔嫁人之后真是越来越蠢了!

当然,凌筱雅还没来得及知道凌筱柔在她被掳掠之后的表现,否则真实得惊叹一声,这世上果然是没有最蠢,只有更蠢!

秦琴摸了摸自己已经凸出的腹部,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

凌筱柔看着秦琴坐下,心里更是恨得想吐血。

只是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妹妹,这次的事情跟吴郎真的没有关系,你——”

“你闭嘴!”

凌筱雅懒得跟凌筱柔啰嗦,听凌筱雅说话,是对自己耳朵的摧残!

凌筱柔三番两次的被凌筱雅喊闭嘴,整张脸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一看林氏也在,就忍不住可怜兮兮的去看林氏。

林氏别过脸不去看凌筱柔,这次雅儿被人掳走,说不定就回不来了!她怎么能替帮凶说话!

凌筱柔一看林氏也不愿意理她,更是气的牙齿都在打颤了,心里更是愤恨至极,为何所有的人都要跟她作对!

幸好,凌筱雅不知道凌筱柔的想法,否则真是想笑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凌筱雅淡漠的眼神扫向吴高升,冷霜还没有跟凌筱雅说过吴高升在这件事情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不过,要说这件事情,跟吴高升一点关系都没有,打死她都不相信!

吴高升不敢接触凌筱雅的眼神,更不敢接触燕翎的眼神,低着头,将在心里重复过千万遍的话重新说了一遍,“祝掌柜找上我,说因为你将方子卖给醉仙坊,所以导致吉祥酒楼的生意一落千丈,他看不过你,所以要我帮忙抓你,然后狠狠的教训你!”

吴高升说到这里,停了停,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凌筱雅,见她面色平静,压根儿看不出来心里在想什么,顿时一颗心跳动的更厉害了!

凌筱雅没有说话,只是在想,吴高升这番话的真实性,说实在的,她还挺相信的。

吴高升有野心,可惜这胆子真的是小的可以,他绝对没胆子伙同他人掳走杀害自己。

“我原本不敢,因为你是郡主,掳掠郡主的罪名有多大,我知道。不过后来,祝掌柜说了,只是想要小小的教训你一下。那时候我心动了,因为你——”

说到这里,吴高升闭上了嘴巴,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因为我瞧不起你,你对我心里也是怨怼的很,是吧。”

凌筱雅接口说道。

“是。后来祝掌柜就拿我的前程威胁我。我想着,就算事发,你也只是受点轻伤,而且查不到我的身上。我说不定还能借此攀上静伯,所以我心动了。”

“你心动的可真快。你怎么不等祝掌柜许诺你前程似锦,你在答应?”

凌筱雅无不嘲讽的开口。

“郡主,我知道我儿子这次罪不可恕,可我愿意拿我的性命做担保,高升是真的不知道那祝掌柜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想要杀害郡主,否则高升绝对是不会跟祝掌柜同流合污的!”

秦氏一直在等凌筱雅表态,可是在听到凌筱雅的话之后,她心里其实就隐隐有感觉,这事情怕是不好。于是忙不迭的开口。

“郡主要如何责罚,我无话可说。”

吴高升整个人就像是失了精气神,失魂落魄的开口。

燕翎则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吴高升,可那一眼,也让从来不曾经历过风霜血雨的吴高升心惊胆战。

凌筱雅明白燕翎眼中的意思,他是想狠狠折磨吴高升。不折磨的他连自己的爹娘都认不出来,他就不是人!

咳咳,这全是凌筱雅自己的猜测,不过也*不离十了!

“妹妹,高升这次真的是无心之失,你失踪了一天一夜,他也担心了一天一夜,你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高升吧,我——”

凌筱柔一见凌筱雅沉默,忙不迭的开口说道,生怕晚了一步,凌筱雅就要动手毁了吴高升。

凌筱雅默默扫了一眼凌筱柔,其实她有些好奇,凌筱柔口中的原谅到底是指什么?

凌筱雅有疑问了,也真的问出口了,“你让我原谅吴高升,你希望我怎么原谅他?”

吴高升下意识的就想堵住凌筱柔的嘴巴,这女人除了坏事以外,绝对是干不出什么好事!

可惜凌筱柔见凌筱雅回应,还以为是凌筱雅真的打算原谅吴高升了,立马开口,“妹妹,我们好歹当了11年的姐妹。你如今是郡主,而我只嫁了一个秀才。就是向外人说起来,也不好意思是不。原先我想着,你能帮着吴郎青云直上,我也不求多,只希望吴郎能当上三品的大员,给我挣一个诰命夫人就行了。”

这次别说是凌筱雅惊讶了,饶是燕翎都忍不住看了一眼凌筱柔。

燕翎的眼神绝对能称之为惊奇了,绝对是惊奇,就吴高升做的那些事情,就算满门抄斩都不为过,这白痴女人在说什么?希望吴高升能当上三品的大员?给她挣一个诰命夫人?

凌筱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行了,你直接说重点吧。”

凌筱雅实在是没有兴趣继续听凌筱柔继续一个人在那里异想天开,她真心有些怀疑,凌筱柔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厄——我也知道吴郎这次做错了,以后我也绝对不会再麻烦你了,妹妹。只要这次吴郎的仕途没影响,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

“郡主,我知道夫君这次是罪无可恕。妾身只希望夫君能够平安无事,哪怕革了功名,做一介布衣。”

一直默不作声的秦琴,终于开口了。她都不知道凌筱柔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竟然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你个贱人,你就怎么看不得吴郎好!吴郎你看到没有,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实意的,我——”

“你给我闭嘴!”

吴高升也忍无可忍了!要是再让着女人异想天开下去,他都不知道这女人还能说出什么挑战人极限的话来!

凌筱雅没有理会眼前的闹剧,倒是淡淡的看向燕翎,“这次的事情能让我自己解决吗?”

燕翎漆黑的眼眸闪过一丝疑惑,不过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行,我答应你,这次的事情我不会追究。你以后就安安稳稳的当你的县令去吧,我——诶——”

凌筱雅话还没有说完,燕翎就拂袖离开。

凌筱雅言简意赅的将自己最后的意思表达出去,连忙出去,“我以后都不想跟你们有任何联系!”

凌筱雅跑出去以后,徒留下了吴家的人面面相觑。

秦氏率先有些迷惘的开口,“我是不是年纪大了,这耳朵也不好使了。”

否则她怎么好像听听到了凌筱雅说她不计较。

“娘,我好像也耳朵不好使了。”

吴高升同时不可置信的开口。

秦琴最是淡定,因为她早就做坏的准备了,“郡主说了,不追究,也不会毁掉夫君你的仕途。”

要说最高兴的绝对就是凌筱柔了!

“我就知道她心里有我这个姐姐,否则怎么可能不追究你的错!你以后,要好好对我!”

凌筱柔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脸蛋,确定不痛之后,立马兴奋开口。

可惜没一个人理会她。

他们很确定,凌筱雅刚才说那一番话,绝对是跟凌筱柔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人还真是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再说凌筱雅追出去后,燕翎因为怀着怒气,所以脚下简直可以说是生风了。

凌筱雅死命的跑,才追上了一点距离,只是燕翎在凌筱雅追上以后,又加快了速度。

眼看燕翎又要没影,凌筱雅连忙痛呼,“哎呀!我的手!”

燕翎闻言,脚步终于停下,似乎是要转身,可因为不知道想到什么,又不愿意转身。

凌筱雅见状,真心觉得好笑,她倒从来不知道燕翎是这么一个别扭的男人!

凌筱雅见燕翎停下,疾步走到燕翎身边,“你走那么快做什么。我的手才受伤,难道你希望我的脚再因为追你扭伤啊!”

燕翎不带一丝感情看了一眼凌筱雅,“你来追我做什么。好好去跟你的姐姐姐夫叙旧去!人家犯了这么大的错,你都能轻飘飘的来一句,没关系。你的度量可真是大!”

燕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似乎听不到任何的起伏,可凌筱雅偏偏从中听出了生气。

“我度量不大。说实在的,我一直觉得我的度量很小。我的性格,有仇必报!”

“那你为何要这么容易原谅吴高升。好,就算你心善,不想要人命,可为何不毁了吴高升的仕途,就凭吴高升做的事情,别说他想当落霞镇的县令了,哪怕就是他身上的秀才功名,也是完全可以革除掉!”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我是真不知道你何时变得如此心善!难道是为了凌夫人?”

“我娘?她——”

“你马上要回梁都了,你的娘亲只有兰姨——昭慧长公主一人。”

燕翎皱着眉头说道。

凌筱雅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的亲生母亲只有你口中的兰姨,昭慧长公主一人。可如今,我还在落霞镇,那么我希望,在我回梁都之前,我还是能喊她娘。”

燕翎沉默下来。漆黑的眼眸好似一潭深泉,让人看不透他眼底的想法。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好歹听听完啊!没错,我这次这么轻易的放过吴高升,确实有一部分是因为我娘,可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你。”

燕翎眉眼间的皱痕似乎更深了,“为我,什么意思?”

“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驻守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否则便是重罪。你作为边关的主帅,可你这次却擅离职守,你跟我实话,你这次的罪是不是很重!”

凌筱雅一想到这个,心里就止不住的发慌!

燕翎年仅20,就被封为忠勇侯,前不久,更是将西漠大军打回老巢,立下不世功勋!

繁华背后掩藏的定是重重危机,其中羡慕嫉妒燕翎的人更不在少数!心思诡谲,阴谋诡计更是层出不穷!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更别提,燕翎这次真的是傻傻的送了一个大把柄给他的敌人,人家要不抓紧这机会狠狠反击,那就是傻子了!

凌筱雅相信燕翎的能力!

从她第一次见到燕翎,看他徒手打虎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一般,知道这个男人有狼的野性,有虎的雄威!

不对,他能制服万寿之王的老虎,他燕翎,绝对是睥睨天下的王者!

可凌筱雅还是忍不住担心,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有人趁着燕翎不备,给他使冷刀子呢!

燕翎能躲过一次两次三次,难道还能躲过一百次,一千次吗?

燕翎毕竟是人,不是神!

“你放心,我既然敢来落霞镇,自然就是有准备的!”

燕翎笃定的开口。

要是清风在这里,一定要大大的吐槽,鬼的准备呢!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准备,一接到凌筱雅受伤的消息,就忙不迭的日夜兼程赶来落霞镇!

“你有没有准备,我不知道。可我会担心。燕翎,你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走到忠勇侯,这是你的本事。可你的敌人也一样很多吧。我担心,这次你回去,可能就会有一堆的明枪暗箭等着你。你能不能应付这些,我不知道。可有一点,我知道,我不想给你制造麻烦。

因为我,你明知自己会受罚,可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我没本事,也不知道自己能为你做点什么。

可我希望我能减轻一点你的负担。

没错,吴高升在你眼里,确实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可你要对付他,总归还是要动用自己的势力,你应付来自梁都的明枪暗箭,就够累了,我不希望再有一个吴高升,分散你的注意力。”

“解决一个吴高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燕翎眼中的冷凝逐渐消散,因为他知道了凌筱雅这么做的用意,这是为了他。在得知这个的时候,他高兴,真的高兴,甚至心脏都不规律的跳动起来。

燕翎发现,他活了20年,这是他最为幸福的时刻。

“可因为我,要是再给增添麻烦,这却不是我想看到的。”凌筱雅坚定的摇了摇头。

“可我不想你委屈,就这么放过吴高升,你不委屈?”

“委屈?我为何要委屈。说实在的,我之所以放过吴高升,是因为知道吴高升说的绝对是实话,他肯定是以为祝掌柜抓她,只是以为祝掌柜想要教训我一下,否则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帮祝掌柜的忙,还借着给秦琴看病,把我掳走。

其实我仔细想想,那什么铁狼既然打定主意要抓我,就算没有吴高升帮忙,他也一定会找其他法子,这么一想,我心里也不是很难受。”

凌筱雅无所谓的说道。

只是说完以后,凌筱雅又看了一眼燕翎,“还有,就是我刚才说的最重要的一点。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事情,再分散你的精力。哪怕就是那么一点,我也不愿意。

在我心里,吴高升什么的,真的,不算什么。你——”

凌筱雅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不愿意再开口。

可燕翎有一种感觉,凌筱雅接下来的话,一定是他很想听的。

于是燕翎忍不住催促,“你赶紧说啊!”

凌筱雅微微侧过身子,用着比苍蝇还小的声音开口,“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你最重要!

简单的四个字,却重重的击在燕翎的心上,心就好似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巨石,荡起一层层涟漪,心境激动的久久不能平静。

燕林漆黑深邃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凌筱雅,一动不动,似乎是再担心眼前的人儿会突然不见似的。

凌筱雅被燕翎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凌筱雅的声音很轻,要是不仔细听,压根儿就听不出到。

可燕翎听清了,嘴角边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漆黑的眼神好似漩涡一般,能让人情不自禁的溺在其中。

“你刚才说什么?”

燕翎的声音很轻,还带着一种轻柔,就像是羽毛在搔你的心脏,让你的心酥酥软软的。

“没听到算了!”

凌筱雅转过身子,没好气的说道!

她刚才的话,燕翎绝对是听到了,燕翎这么问,不就是想听她再说一遍!

可刚才那句话,其实已经算是表白了!

凌筱雅方才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对燕翎表白了,想想,一般都是男人对女人表白,到了她这里,怎么好像反过来似的!

燕翎捕捉到凌筱雅转身时候的两朵红云,虽然他对女人的研究不多,可也知道,这是女人害羞时候的表现。

燕翎突然伸手环住了凌筱雅的腰。

凌筱雅在感受到自己被人抱住的时候,一惊,可当鼻尖传来燕翎独特的气味,很清凉,带着浓浓的男子汉气味,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不过,凌筱雅问到最多的还是燕翎身上的疲劳。

凌筱雅顿时有些心疼,原先还想挣扎一下,毕竟此时在室外,这么让一个男人抱着算怎么回事。

不过因为凌筱雅和燕翎此时所在的位置确实是够偏僻,更准确的说,是压根儿就没人经过!

“再说一遍。”

这次,燕翎是直接在凌筱雅的耳边低喃。

凌筱雅只觉得燕翎喷出的热气好热,让她的脸变得更红了!

一时间,凌筱雅觉得有些更不自在了。

“你放开我。”

“你先说了,我再放你。”

燕翎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就好像引诱夏娃偷吃智慧果的蛇一般。

“我说,你最重要!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凌筱雅闭着眼睛,低声说道。

可当凌筱雅说完,才发现燕翎压根儿就没有松手,反倒是将她抱的愈发紧了。

“我好高兴。”

就在凌筱雅想要好好打燕翎一拳的时候,燕翎突然幽幽的开口说道。

一时间,凌筱雅心软了,放弃了挣扎抵抗。

“燕翎,我喜欢你。虽然我如今才11岁,可我分得清自己的感情,我喜欢你。你要我说,我什么时候喜欢你,说实在的,我也说不上来。不过当你得知我被人掳走,身陷险境的时候,你能不顾一切的赶到落霞镇,那一刻,我很清楚,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

凌筱雅心想,自己反正都说了,那就干脆表白吧。不过在说到自己11岁,分得清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凌筱雅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前世今生,她的实际年龄,加起来绝对比燕翎大!不过现在这个身体就是11岁,她也就姑且当自己是个11岁的女孩儿吧!

燕翎抱着凌筱雅的双手就好像铁箍一般,似乎是想要将凌筱雅紧紧套牢。

“燕翎,我喜欢你。可有一点我也得跟你说清楚。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你跟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三妻四妾,那就当我今天这番话没说。”

凌筱雅确定自己确实是喜欢燕翎,可如果燕翎是喜欢三妻四妾的,那呵呵,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我也不喜欢三妻四妾,女人多了闹腾,有你一个闹腾的,就够了。”

前面一句话,凌筱雅听着高兴,不喜欢三妻四妾,女人多了闹腾。

可后面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是说她闹腾吗?她那里闹腾了!凌筱雅觉得自己还是很淑女的!

“我哪儿闹腾了!我明明就是个淑女,大家闺秀好不好!”

凌筱雅转过身,护着脸瞪着燕翎。

燕翎瞧着凌筱雅一副小孩子样,不禁笑了,他怎么越看凌筱雅越觉得可爱,只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去!

不过燕翎还是念着凌筱雅的年级,她如今只有11岁,太激进的事情,他也不敢做,只能松开禁锢着凌筱雅的双手,伸手捏了捏凌筱雅的鼻子。

“你还不闹腾!谁能比你更闹腾的!有哪个淑女、大家闺秀会往军营里跑!”

想到这件事情,燕翎就觉得生气,虽说当时因为凌筱雅,解了虎门关之危,可一想到凌筱雅当时也是险象环生,他的心情就不太美妙!

凌筱雅嘟了嘟嘴巴,她是去帮他的好不好!不过仔细想想,好像是没有哪个淑女、大家闺秀会跑去军营,扁了扁嘴,终于不再说话了。

“燕翎,我这个人有洁癖的!不仅要求我未来的男人不能三妻四妾!还有一点最重要!那就是身体洁癖,你可不能去青楼找女人,对了,你长年待在军营,你不会去找军妓了把?”

凌筱雅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看着燕翎的眼神也逐渐眯了起来。

“找什么军妓!你个丫头年级不大,这想法倒是一出一出的,我嫌她们脏!怎么可能去找!”

燕翎发现,凌筱雅准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否则怎么尽问这些挑战人下线的话。

有哪个大家闺秀会说出这种话来!

“那你有没有通房丫头?”

凌筱雅想到了《红楼梦》里的贾宝玉,才11岁啊,就跟袭人共赴巫山*了。

燕翎如今都20了,那他——

“没有!”

燕翎的脸彻底黑了。

“我听说大家的公子不都是13、14岁的时候,身边就会放一个通房丫头教导人事的,你怎么没有?”

凌筱雅相信燕翎不会骗她!以燕翎的骄傲也绝对不屑于骗她!所以她问这话就纯粹是好奇了。

“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一些其他的?”

燕翎有些无奈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这小女人的问题真是一个比一个刁钻!

“不行。你赶紧回答我!”

凌筱雅现在开始担心了。难道是因为燕翎的身体有问题?可看着不像啊!她在军营里也是给燕翎把过脉的,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啊!

难道燕翎的病是心理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不知不觉间,凌筱雅就忍不住多想起来。

如果是心理上的原因导致男人不举,这也是能让人理解的。

燕翎眯着眼,瞧着凌筱雅一张脸变幻莫测,他有感觉,这小女人此时想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的!

“你在想什么?”

凌筱雅正想的出神,一听燕翎发问,就直接回答了,“我在想,你是不是不行,否则照你说的,你那么大的年龄,怎么还会是处男呢?”

燕翎知道凌筱雅肯定是不会想什么好的,可他真是万万想想不到,凌筱雅竟然在想他不行的问题。

燕翎真心觉得他20年的忍耐力全都用到今天了,此时他都真心佩服自己了,他听了凌筱雅的话,没有直接去掐死她!这真心是太难得了!

凌筱雅可不知道燕翎此时的想法,相反还很好奇,“燕翎,你跟我说实话,你以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否则怎么可能会不行?”

“谁告诉你我不行的!”

任哪个男人被怀疑不行,都会生气!更别说燕翎这种骄傲的男人了!

“你别瞒着我了。你要是行,怎么还会是一个处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嘲笑你的!作为一名大夫,虽然我对因为心理上的愿意造成的不行,不是太了解,不过我一定会想法子治好你的!”

这可关系到她以后的幸福,当然了,这话就不用说出来了。否则弄得她好像是个色女一样,真是太难为情了!

“你闭嘴!我告诉你,我没有不行。我12岁的时候,就被送到军营,忙着建功立业,哪里有功夫去找什么女人!所以是你想的太多了!”

“真的?”

短短的两个字,充分的显示出凌筱雅对燕翎的怀疑。

“真的。”

燕翎此时真是恨透了凌筱雅的年级,要是她再大两岁,他发誓,一定会让凌筱雅彻底明白他行不行!

可现在,就算两人已经确定了双方的心意,可燕翎担心凌筱雅的年纪到底是有些太小,所以他不敢吓到她,于是就只能郁闷的看着凌筱雅。

不过他也是真心佩服她了,脑袋里真心不知道是装了什么,问出的问题是一个比一个尴尬,简直让人——

凌筱雅眯着眼睛打量着燕翎,见他胸怀坦荡,目不闪躲,想来说的是真话!

凌筱雅还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或者说,她更相信自己看男人的眼光!

“很好!继续保持啊!记住,我现在才11岁,你起码得等到我16岁的时候,才娶我!”

其实凌筱雅是想说18岁的,不过燕翎今年已经20岁,让他再等8年,她都不好意思了。于是只能缩短时间了。

“呵——”

“你笑什么?”

“曾经有一位高僧给我批命,说我到25岁才能成亲,否则所娶之人一定不会是我此生所爱。如今看来,这批命很准。”

凌筱雅惊讶的看着燕翎,她也得说一句,准,她16岁的时候,燕翎不就正好25岁,真心是准!

------题外话------

谢谢hh332623 投了1票(5热度)崔秀衍123秀才投了1张月票绽裂的旋律秀才投了1张月票莫问无语童生投了1张月票xufengzhen00秀才投了1张月票归雁秀才投了3张月票13564823115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