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回梁都/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国公府博景苑

“姑妈,不好了!”

赵氏慌慌张张地赶到老赵氏面前说道。

老赵氏正卧在软塌上合眼休憩,一听到赵氏的声音,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吵什么!你们都先下去!”

老赵氏一看到赵氏一副慌里慌张的模样,就忍不住紧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

赵氏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才缓缓开口,“姑妈,不好了!”

“到底怎么了,你看看你自己如今是什么样子,一点当家主母的样子都没有!”

老赵氏显然忘记了,赵氏只不过是个妾室,算哪门子的当家主母!

“姑妈,那小贱人没死!而且铁狼也被抓住了!”

赵氏此时哪里有功夫理会老赵氏的冷嘲热讽,此时她只要一想到铁狼被抓,整颗心几乎都吊起来了。

老赵氏闻言,猛地坐了起来,差点将软塌上的矮几都弄倒。

“怎么会失手!”

老赵氏还是知道铁狼的,他可是自己侄子最得力的手下之一,怎么会被一个黄毛丫头抓住,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听说是忠勇侯突然插手了!”

赵氏眯着眼不悦的开口,因为楚思影喜欢燕翎,所以赵氏私心里已经将燕翎当做是自己的女婿了!如今她的大事竟然全因为一个燕翎毁掉了,她高兴才奇怪了!

老赵氏闻言,一张脸也是铁青的可以,浑浊的双眼突然变得凌厉无比,就好似躲在暗处的毒蛇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不对,燕翎此时应该驻守在虎门关!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落霞镇!”

赵氏刚才因为在知道铁狼被抓的消息后,太急切,所以一时间还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这时候被老赵氏这么一说,整个人也猛地醒悟过来。

“姑妈,您说的对,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自入京,否则便是重罪!忠勇侯,呵,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老赵氏狞笑着开口,眼底是满满的讽刺。

赵氏心里却是焦急的不行,“姑妈,现在怎么办,您说铁狼会不会说些不该说的,万一他把哥哥招供出来,那我——”

“铁狼是博文的人,要说这事情跟博文没关系,谁都不会相信。”

老赵氏阴沉着开口。

“那咱们该怎么办!”

赵氏这次是真心急了,生怕这些倒霉的事情落在她的身上!

“着什么急!回去问问博文,铁狼有没有什么把柄在他的手上,如果有,那最好。量铁狼也不敢说什么不利于你们的话。如果没有,那就把铁狼的家人全都控制起来,要是没有家人,就抓他的相好,要是没有想好,就抓他在意的人,人活一世,总是有在意的人,也有这样那样的弱点。”

老赵氏无不阴沉的开口。

可能是老赵氏给赵氏一点信心,赵氏一颗乱跳的心,总算是平静下来。

赵氏不知想到了什么,略有些迟疑的开口,“姑妈,您说,思影现在还要嫁给忠勇侯吗?”

“糊涂!你以为思影还能嫁给燕翎?不说燕翎这次坏了我们的好事,就是他擅离边关,就是重罪!能不能过这一关都是问题,你个蠢货,竟然还想将思影嫁给他?嫁给他做什么?陪他一起倒霉?”

赵氏被骂成蠢货也不生气,自己的姑妈嘛!骂她,也是为了她好,她不该在意。

“可我担心思影那丫头,会不会钻了牛角尖,您说她——”

“不会。”

赵氏的话还没有说完,老赵氏就摇了摇头,一脸肯定的开口。

见赵氏还是一脸不解,老赵氏忍不住开口,“你以为思影那丫头有那么蠢,照我看,她之前说要嫁给燕翎,一是看重了燕翎的那副皮相,二就是因为燕翎前途无量,嫁给他就是忠勇侯夫人!可如今,燕翎就要大祸临头,你以为影儿是傻子,还会傻乎乎的要嫁给他?“

老赵氏对自己的孙女还是很了解的,楚思影绝对不会这么傻。

赵氏闻言,一颗心总算是放到了实处,“真希望忠勇侯这次能翻不了身!”

“燕翎朝中的政敌不少,想他死的人也不少,就算有皇上偏袒,可燕翎这次也绝对讨不了好。不过——”

不知想到了什么,老赵氏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狠起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要确定燕翎翻不了身才行!你立马去通知博文,让他也在燕翎这件事情上插上一脚,敢坏我的事情,这次,我一定要把他打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御书房

乾风帝看着自己手上的奏折,久久没有开口。

余中站在乾风帝身后,也是紧紧闭着嘴巴,不敢多说一个字,不过他也真心是好奇,忠勇侯这次怎么了,明明是那么冷静自持的一个人,竟然会犯那么大的错误,这不是将把柄送给自己的对手!

“是时候上朝了。余中,你不去准备着,还做什么!“

乾风帝忽的放下手中的奏折,冷声说道。

余中一惊,他还以为乾风帝今天会不早朝呢!今天朝堂之上,参忠勇侯的奏章肯定是多不胜数!

“愣着做什么!是不是要朕教你怎么做!”

乾风帝见余中没反应,立马高声怒斥!

余中连忙点头,“奴才这就去。”

在转身的刹那,余中忍不住在心里腹诽,皇上今天的脾气好像特别大,刚才别是故意冲着他发泄心头的火气的!

别提,余中还真是猜对了!

御前伺候的人,这办事的效率都是极高的,没多久,就有一排的小太监将乾风帝洗漱的物品弄好。

余中伺候着乾风帝漱口,用细细的柳叶条刷牙,最后用盐水清洁。

弄完以后,又用胰子给乾风帝洗手。

“皇上,您今儿个还没有用早膳?要不用一些燕窝粥?”

其实如今已经过了吃早膳的时间,只是余中见乾风帝不悦,也不敢多说什么。

不过如今乾风帝要上早朝,什么都不吃,这可不行。

“不用,朕倒是要看看,那些人能说出个什么子寅卯丑出来!”

乾风帝将手擦干净后,将明黄的帕子狠狠甩到脸盆里,顿时溅起许多水花。

余中死死的低着头,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同时,心里也明白。今儿个早朝,有人怕是要倒霉了!

金銮殿

“有事请奏,无事退朝!”

余中话落,立马就有一个官员出列,“启禀皇上,臣要弹劾忠勇侯燕翎,无诏竟然擅自离开虎门关,此乃重罪,还请皇上下旨惩处。”

乾风帝冷冷的看着殿下慷慨陈词的官员,五品都尉——花自满。

“还有谁跟他一样的想法,都站出来吧。朕也懒得一个个的听下去了额。”

乾风帝话落,整个朝堂有三分之一的人都站了出来。

“皇上,忠勇侯无诏离开虎门关,此乃重罪,还请皇上严惩!”

“皇上,若不严惩忠勇侯,若是以后人人有样学样,边关岂不打乱,到时候西漠、水月趁机来犯,我大梁危矣!”

“皇上,忠勇侯恃宠生娇,若不严惩,难正皇上您的赫赫——”

“行了!”乾风帝不耐的皱着眉头吼道,“平时倒是没见你们一个个的那么能说,怎么是不是担心朕不砍了燕翎,会让你们失望啊!”

乾风帝冷冷的看着众人说道。

“臣不敢!”

“臣不敢!”

......

刚才还在立弹劾燕翎的官员,一下子齐刷刷的跪了下来,乾风帝的话实在是太诛心,让他们不敢不跪。

“燕南天,忠勇侯是你的亲子,你给朕说说你的想法。”

骤然被点到名的燕南天,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有燕翎这个珠玉在前,燕南天实在是不怎么起眼。

尤其是燕翎长得俊美无俦,可说实在的,燕南天长得实在是不怎么样,也不能说不好,最多只能算的上是端正,不过跟燕翎的绝世姿容比起来,那绝对是差的有些太远了。

曾经见识过云希染的人,都要感慨一句,燕翎的容貌肯定是随了当年的云希染。

“燕翎是臣的亲子,臣不敢妄言。”

燕南天低头恭声说道。

“朕让你说,你就说,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这也是乾风帝厌恶燕南天的一个重要原因,燕南天实在是太没用,每每在朝堂上,看到燕南天,乾风帝都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当年的希儿的眼睛到底是有多瞎,才会选择燕南天这种没出息的男人!

“将军,您想想这么多年来,忠勇侯从来不曾将您当成过父亲。您的光芒在忠勇侯的笼罩之下,几乎可以说是黯淡无光,难道您忍心自己一辈子就这么被忠勇侯给压下去吗?

“将军,您想想,咱们的儿子,要是忠勇侯继续活着,有这么一个兄长,他以后又该怎么活啊!”

......

燕南天的耳边不自禁的想起这些话来,原本还有些迟疑的神色顿时变得坚定无比!

“忠勇侯燕翎大逆不道,无诏擅自离开边关,此乃重罪,臣奏请陛下,当以国法严惩忠勇侯燕翎,切勿徇私枉法!”

燕南天说的叫一个大义凛然,慷慨激昂!

“忠勇侯燕翎是你的亲生儿子。”

燕南天话落后,整个朝堂都寂静一片,良久,乾风帝在淡淡的开口,语气平淡,听不出他是何种情绪。

“臣不能因为忠勇侯是臣的亲子,就徇私,这是对皇上不忠,臣——”

“你给朕闭嘴吧!连亲生儿子,你燕南天都能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抛弃,朕可不敢指望你这种臣子尽忠,要是哪一天,朕碍着你了,你你燕南天是不是还要杀了朕啊!”

乾风帝真心是快要被燕南天给气笑了,这么无耻的人,他活了大半辈子,真心是难得的见识到了。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话在燕南天身上,压根儿就是狗屁!以前他见燕南天对燕翎不闻不问,只当燕南天鬼迷心窍,被他那个小妾给迷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可如今,乾风帝才知道,燕南天本身就是个糊涂的!

“皇上息怒!”

天子一怒,百官皆跪。

“启禀皇上,燕将军是弹劾忠勇侯是大义灭亲之举,皇上——”

一身穿蟒纹服饰的中年男子站出说道。

“静伯是对朕有意见了?”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静伯。静伯的妹妹还有他的姑妈是让他唯一的亲妹妹受尽了委屈!

要不时他一时间不能动楚国公府和静伯府,他真恨不得将他们满门抄斩!当然了,他的妹妹还有外甥外甥女除外。

“臣不敢。”

静伯战战兢兢的跪下,就算再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承认这话。

“忠勇侯的事儿,等他回到梁都再议,众卿家若无其他事情上奏,就直接退朝。”

众人心里纷纷打起鼓,那些刚才站出来要乾风帝严惩燕翎的官员,一个个的心都紧绷起来。

当官的,没有一个是傻子,如今乾风帝是摆明了要维护燕翎,否则换一个人做出这种事情,不用说,直接派人将他压到梁都受审了!可乾风帝压根儿就没这意思,让燕翎自行进梁都,甚至还公然驳斥了想要严惩燕翎的官员,这无一不表明,燕翎的简在帝心。

燕南天一张脸更是黑的能够滴出墨水来,乾风帝这番话可以说是狠狠地打了他的脸,让他整个人都狼狈不堪!

至于刚才主张严惩燕翎的官员,眼神则是若有若无的看向静伯,似乎是希望他能给颗安心丸。

乾风帝坐在上首,不动声色的将一切都看在眼底,同时更是忍不住冷笑出声,好,好真是好!

余中瞥到乾风帝嘴角扬起的冷笑,心里一个疙瘩,暗道一声不好。

*

金銮殿上发生的一切,你凌筱雅和燕翎自然是不知道,此时他们正往梁都赶。

凌筱雅不太会骑马,所以她坐在马车里,冰玉也在马车里陪着她。至于冷霜,真真是被惩罚的不轻。凌筱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几乎都躺在血泊里一般

不过好在,凌筱雅的伤药还是很管用的,冷霜只要再养上一个月的伤,应该就没有大碍了。只是他们一行人要忙着赶往梁都,不能在中途停下,可冷霜非要跟在凌筱雅身边,没法子,凌筱雅只能尽力安抚,让冷霜养好伤后,再赶往落霞镇。

凌筱雅在离开落霞镇前,跟燕翎又要了一个功夫不错的女暗卫保护林氏。

至于罗氏还有宝儿,这次她被掳,铁狼和祝掌柜直接参与。所以这两人也一起被压着前往梁都。所以吉祥酒楼此时就无主了,凌筱雅就让冯县令直接将吉祥酒楼重新还给罗氏。

罗氏在拿到祖产后,喜极而泣,她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拿回吉祥酒楼。

将落霞镇的事情,大体安排好,凌筱雅就立马跟着燕翎前往落霞镇。

凌筱雅用手撩起马车的布帘,青天白云,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觉得十分的舒适惬意,只是凌筱雅的眼神却不是那么好,相反是有些沉重。

“怎么了?”

凌筱雅正在忧伤之际,燕翎策马来到马车的窗口边,缓缓的开口。

“我在想,等到了梁都,你——”

“好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燕翎给了凌筱雅一个安抚的笑容,似乎真的如他说的一般不会有事。

“主子,这次的事情明明很麻烦,您——”

不知何时,清风也骑着马来到燕翎的身边。燕翎话落,清风立马开口说道。

燕翎的眼神倏地冷了下来,眼底散发着幽幽的冷光,直直的射向清风。

清风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可是很快就目无闪躲的看着燕翎。

“主子,就算您要惩罚属下。属下也必须得将想说的话说完,否则属下一定会憋死!”

清风毫无畏惧的看着燕翎,旋而就转过头看向凌筱雅,“郡主,说心里话。我原先还是很喜欢你的。当然了,这种喜欢,是觉得你配得上做主子的妻子。主子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只有跟在主子身边的人,才知道,主子心里其实很苦。

主子在遇到你之前,对女人的态度就一个,冷!

我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女人可以改变主子,让他开心快乐,让他能法子内心的笑!

在你出现的时候,我和逐月都从主子的脸上看到了真心的笑容。那时候,我就在想,你以后要是能成为我们的主母,那该有多好。”

“现在呢?”

凌筱雅很确定,清风之前是这么想的,如今怕是不一定了吧。

清风没有回答凌筱雅的话,反倒是说起其他,“后来,郡主你不顾自己的安危,来到虎门关,救治得了瘟疫的将士。我和逐月其实一直在观察你,郡主你很了不起的。你不嫌弃将士脏,也不嫌弃军营的条件苦,甚至在知道,西漠大军临至,你甚至可能丧命的时候,你都没有离开。

说实在的,那是我和逐月都很佩服郡主你。

巾帼英雄四字,郡主你当之无愧!”

“多谢夸奖,你还是说说,你如今是怎么看我的好了。”

凌筱雅可没有被清风这几句话说的心里飘飘,可能清风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可她确定,清风真正想说的,肯定不会是什么让人喜欢听的。

“我对郡主的敬佩一直都在。可现在,我突然不确定,郡主你和主子在一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清风,你越矩了。”

燕翎冷声说道。平时清风还是很有分寸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个度都把我的很好,可如今——

“主子,属下这些话实在是不吐不快,等属下说完了,您要打要骂,属下都不会有一句怨言的!”

清风对着燕翎说完,立马看向凌筱雅,似乎是担心他没有机会把话说完一样。

“可现在,我觉得郡主你对主子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一点。郡主,你可知道,主子一得知你被掳走,整张脸都白了。甚至连一刻的犹豫都没有,就打算直接回落霞镇。

主子明明知道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边关,明明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主子,为了你,竟然连犹豫都不犹豫的一下,就去做了!”

清风说到最后,语气是难掩愤慨。

沉默,良久的沉默。

最后还是燕翎率先打破沉默,“清风,等回答梁都,你自己去领罚。”

“是,主子。”

清风低着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风凛凛,整个人就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怏怏的。

清风的马不知道何时落到了后面,此时凌筱雅的马车外只有燕翎一人。

燕翎深深的凝视着凌筱雅,犹如黑曜石般的双眸好似一汪深泉,要将凌筱雅沉溺在其中。

“清风的话,你没必要放在心里。”

凌筱雅摇了摇头,“其实他没说错。”

“你——”

“你明知道你擅自离开边关,会有什么样的麻烦,可你为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了。我清楚,那是因为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其实说实在的,要是一般人听了清风刚才那番话,第一个念头,应该就是远离你。

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不应该让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

“你要是敢这么做,我一定那根绳子把你绑起来!”

燕翎一张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彻底黑了,似乎真的想拿跟绳子将凌筱雅给绑起来似的。

“噗嗤——”

凌筱雅忍不住笑出声,从来没见过燕翎这么不淡定。

凌筱雅真心觉得有意思。

“你放心,我不是一般人,所以没这种想法。我是在想,我要是听到你有危险,我也会跟你一样,就算知道后果严重,可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做。”

凌筱雅说这话,绝对不是信口雌黄,就算当时自己没有明白自己对燕翎的心意,可如果她在知道燕翎有危险的话,她也肯定会想都不想的去救燕翎。

凌筱雅心想,可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燕翎在她心里的分量已经很重很重了。

“不过清风的话还是给我提了一个醒,那就是我不够强。如果我够强,别人就不会将我掳走,你也不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离开虎门关。”

凌筱雅忍不住想,她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学习学习功夫,好歹也得练成给高手啊!

“我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燕翎的话充满了霸气,似乎是在对自己的心上人承诺。

“可我更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你是一名将军,以后你大部分时间肯定是在战场,要是我还是没用的让人掳走自己,那你岂不是要为了我再擅离战场?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

凌筱雅扁着嘴说道。

找一个当兵的人当老公,就这点不好,聚少离多,唉,要是以后都是太平盛世那该有多好。

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想。

这次燕翎没有说话。

凌筱雅也没有说。

随后凌筱雅默默的放下了马车的帘子。

冰玉欲言又止的看着凌筱雅,似乎是先要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想说什么就直说,这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郡主,您真的跟忠勇侯——”

“难道不可以?”

凌筱雅忍不住反问道。

冰玉连忙摇头,就算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说不可以啊!要知道忠勇侯还在外面呢!

凌筱雅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入夜,一行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只能在荒山野岭临时搭建一个帐篷了。

凌筱雅好一点,跟冰玉两个姑娘,倒是能直接睡在马车上,祝掌柜和铁狼就倒霉一点,他们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嘴巴也被塞着。

众人耗费心思最多的就是铁狼,因为这铁狼已经不知道寻死过多少次了。幸好,看的人看守的紧,这才没让铁狼自杀成功。

凌筱雅走出马车,往祝掌柜和铁狼的方向看了一眼,“给他们喂下迷药,然后把他们身上的绳子解了。一直绑着他们,会让他们身上的血液不流通,情况严重的,说不定还会丧命。”

凌筱雅对这两人是没有一星半点的同情心,实在是这两人太让她讨厌了!

祝掌柜不说,干的那些卑鄙无耻的事情,她已经懒得提了。

至于铁狼,凌筱雅可一直记恨着他要将她杀了,然后剁成馅。

虽说凌筱雅真没有那么变态,打算将铁狼给杀了,剁成馅,可也不想他好过。

只是如果一直将他们绑着,这两人说不定都不用挨到梁都了,直接一命呜呼了!

燕翎闻言,点了点头。

立马就有人去办事了。

“今晚不会太平,你好好的待在马车里。”

燕翎沉声嘱咐。

凌筱雅皱着眉头问,“不会是有人要来刺杀吧!”

除了这个,凌筱雅真心是想不到其他的了。

“放心,没人来杀你。不过那两个就难说了。”

燕翎意味深长的往祝掌柜和里铁狼身上扫了一眼。

凌筱雅没有再说话,只是在上马车前,提醒了燕翎一句,“希望他能小心一点。”

经过燕翎这么一提醒,凌筱雅倒是没有休息的*了,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夜深人静,偶尔有几声蝉鸣。

不过很快,就传来了一阵刀剑碰撞的铿锵声。

凌筱雅双手紧握成拳,虽然没有出去,可她也能想象得到外面的情景是有多激烈。

“郡主,您放心,我会保护您的!”

冰玉以为凌筱雅害怕,连忙说道。

凌筱雅苦笑一声,她哪里是害怕,说实在的,有燕翎在,凌筱雅一点都不觉得有人能伤害到她。

只是她忍不住想,还没有当梁都,就有这么一堆的腥风血雨,那梁都呢?那里又有什么在等着她?

就在凌筱雅晃神的时候,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到最后就一点都没有了。

凌筱雅跳下马车,就看到一堆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要不是在边关的时候,她也见到过不少死人,此时她恐怕恶心的会直接吐出来

燕翎见凌筱雅跑出来,连忙上前,“你怎么出来了!”

“反正睡不着,出来看看呗。都死了?难道都没有留下活口?”

燕翎摇了摇头,“我是想留活口,不过这种死士,任务失败了,就直接咬破嘴里的毒囊自尽。”

凌筱雅经过燕翎的提醒,这才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向地上的黑衣人,果然他们的嘴角吐出的都是黑血。

“是谁派来的?是来杀我?还是祝掌柜和铁狼?”

“祝掌柜和铁狼。”

凌筱雅转了转眼珠子,忍不住轻声开口,“是不是静伯做的。”

“是不是他派人,已经不重要了,人都死了,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

“搜他们的身,说不定能有线索呢!”

“搜出来的也不会是什么有用的,更准确的说,会是其他人的信物。”

对啊,栽赃陷害,这种手段虽然老套,可是别提还是很有用的!

凌筱雅闻言忍不住点了点头。

“清风,去搜搜他们的身上。”

“你刚才不是说,就算搜出来,也没用吗?”

凌筱雅好奇的眨巴着眼睛问道。

“看看是哪个倒霉鬼纳闷倒霉。”

凌筱雅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清风的办事效率很高,立马将地上十几个黑衣人的身子搜遍了,最后终于在一个黑衣人的身上拿出一个腰牌,“主子。”

燕翎接过腰牌,低声呢喃,“花自满?”

“他是谁啊?”怎么不干脆叫花满楼,凌筱雅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他?一个五品的都尉,当年我十五岁回京的时候,去考武状元,跟他正好事一届,后来我赢了,他输了。”

简单的一句话,燕翎就将自己和花自满的关系说清楚了。

凌筱雅的嘴角抽了抽,“这人选找的真是好。”

正好跟燕翎有仇。

燕翎不置可否。

夜色正浓,可惜他们都没有休息的兴致。

博景苑

“燕翎!燕翎!那燕翎就是个煞星!难怪云希染当年都让那克星给克死了!”

老赵氏气的将手上的多子多福瓷瓶砸碎后,喘着粗气,愤愤不平的开口。

“姑妈,如今怎么办。忠勇侯和那小贱人马上就要进梁都了,咱们派出去的人死了一拨又一拨!”

赵氏此时也是气的半死,其实她最想杀的是凌筱雅,不过,她也知道如今这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将那铁狼和祝掌柜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给杀了!

“博文有没有找到铁狼在意的人。”

老赵氏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阴沉的开口问道。

赵氏摇了摇头,“铁狼从前是土匪出生,当初的兄弟都死了。是哥哥看他还是个人才,所以才招揽他。铁狼的亲人早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至于女人,他天天逛窑子,对那些女人也是逢场作戏,他——”

“行了,说了一堆的废话,你是不是就想告诉我,那什么铁狼压根儿就没有在意的人!”

赵氏缩了缩脖子,她说了那么多,其实最想说的,还真是这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博文也是的,竟然派那么一个人去办事!”

老赵氏恼怒之下,将侄子也一起怨上了。

“哥哥说了,铁狼很忠心,绝对不会招出哥哥的。”

老赵氏不屑的冷哼,“忠心?忠心算什么?这世上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可靠的。可惜如今——”

赵氏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惹怒了老赵氏,她现在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老赵氏了!

“你去跟博文说,如果那什么铁狼和祝掌柜嘴巴牢,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那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不过,万一他们说出些什么不该说的,就讲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江正的头上,不,是梅家的头上。”

一个江正的分量还是太小了,再加上梅家,那才足够。

“梅家肯吗?”

这种诛九族的大罪,是个人都不愿意承认吧。

“不肯?死人就无所谓的肯不肯了。”

老赵氏幽幽的开口。

赵氏忽的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她这个姑妈是越来越狠了。幸好,这份狠是对着别人的。

清心院

昭慧长公主此时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淡定自若,整个人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恨不得将地上的瓷砖都给踩碎了!

周嬷嬷见昭慧长公主一脸焦急,生怕她伤了自己的身子,“我的好公主诶,你啊,就安静的坐下来休息呗。好在小郡主没事了。”

“没事?哪里是没事!我好好的女儿,竟然被人掳走?铁狼?不就是静伯手底下的一条狗!这事儿,要是跟赵氏那两姑侄没关系,打死本宫都不相信!”

幸好自己的女儿没事,否则她一定要赵氏那两姑侄赔命!多年前,她没能护住自己的女儿,多年后,她要是连女儿都护不住,干脆直接死了算了!

昭慧长公主的眼底忽的闪过阴狠的光芒。

周嬷嬷见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唉,以前的长公主让太后保护的太好,不过在皇家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点心机谋算。兔子急了,都还会咬人,更别提长公主了。

昭慧长公主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开口说道,“走,咱们去见母后去!”

慈宁宫

“母后,这次雅儿差点被掳,肯定是赵氏那两姑侄干的,想我的雅儿到底是碍着谁了,个个都跑去害她!母后,您要给雅儿做主啊!”

昭慧一来到慈宁宫,就立即扑到太后的怀里哭泣。

太后抱着昭慧长公主不禁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了,好像自从女儿出嫁以后,她就没有撒过娇了,如今倒是真有些感慨。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撒娇,别让云儿笑你的。”

昭慧长公主随着太后的眼神看过去,果然见朱云笑的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表姨,没事,云儿的嘴巴很牢的,绝对不会让人知道表姨您这么大了,还喜欢躲在姨姥姥怀里哭!”

昭慧长公主顿时笑了,没好气的伸出手指打了一下朱云的脑袋,“好你个机灵鬼,故意埋汰你表姨我是吧。”

“嘻嘻!”

朱云故意做了一个鬼脸逗昭慧长公主开心。

她在知道凌筱雅被人掳走,都担心的不行,更别提昭慧长公主这个当娘的了,那肯定更是难过。

刚才她是故意的,郁气憋在心里不好,要及时发出来,这还是凌筱雅教过她的!

太后宠溺的摸了摸朱云的小脑袋,“出去玩儿吧,姨姥姥有话要跟你表姨说。”

“嗯。”

朱云乖巧的点了一下小脑袋,就带着她的贴身婢女紫馨出去了。

紫馨原先是太后身边的大宫女,后来才给了朱云。

等到朱云出去后,太后才开口,“好了,你也别伤心难过了。这次怕是还动不了静伯。”

“为何?”

昭慧长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后,动不了静伯,不就意味着动不了赵氏两姑侄!

“这次忠勇侯犯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狗急了还会跳墙,你皇兄为了保住忠勇侯,这次的事情就不能闹得太大,最多只能将这次掳走雅儿的,一个什么掌柜和叫铁狼的杀了,其他的人——暂时不能动。”

太后早就看清乾风帝的心思了,卖静伯一个好,也让他知道自己对忠勇侯的态度,毕竟朝堂之上餐奏燕翎的,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楚国公府和静伯的人。

“难道这次就算了。”

昭慧长公主不甘的咬着下唇。

“来日方长。以后——”

太后意味深长的开口。

------题外话------

amorilove童生投了1票(5热度)cherrywly秀才投了1张月票yaneryu秀才投了7张月票cannyk秀才投了5张月票 投了2票(5热度)zengkiki87秀才投了1张月票eleine1989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