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楚思雅/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一个多月的赶路,凌筱雅和燕翎终于赶到了梁都。

“你先进宫,我自己回楚国公府吧。”

凌筱雅还是担心燕翎无诏离开边关,会受惩处,还是让他先进宫请罪吧。

“没事。”

燕翎倒是一点都不所谓的开口,端的是一个云淡风轻。

凌筱雅默默的看了一眼燕翎,然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已经因为我,惹了一堆的麻烦,要是再为了陪我回梁国公府倒霉,那我真的是要过意不去了。而且——”

凌筱雅说到这里听了听,看向了燕翎身后的清风。

清风接触到凌筱雅的视线,忍不住努了努嘴巴,本来就是因为他,主子才惹了那么大的麻烦!要是主子再因为她,延误了进宫请罪,他会给凌筱雅好脸色才怪了!

燕翎扫了一眼清风,正好将他不屑撇嘴的模样收入眼中。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点。”燕翎也不愿意凌筱雅在清风他们的心中的印象太过于不好,毕竟凌筱雅将来会是他们的主母。

清风见燕翎的脑子终于清醒了一回,脸色也终于好看了一点。

不过当然了,看着凌筱雅的眼神还是隐隐有些不善。

于是凌筱雅和燕翎就分道扬镳了,凌筱雅带着冰玉回楚国公府,燕翎还派了一个姓风的护卫护送凌筱雅。而他和清风就直接进宫了。

至于祝掌柜和铁狼,就由其他的护卫送到刑部。

楚国公府绝对是十分好认。

整整横跨了大半的街道。

凌筱雅在看到那街道的时候,嘴巴忍不住努了努,以前看红楼梦的时候,都说荣国公府和宁国公府够雄伟够大气,可如今再看看这楚国公府,凌筱雅觉得古代的这些国公活的可真是够奢侈。

门口的两个石狮子虎虎生威的竖立在楚国公府两侧,看着就让人心惊肉跳。

凌筱雅又忽的想起一句话,宁国公府前,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其他的都是肮脏不堪!

也不知道这楚国公府是有多肮脏不堪了!不过想想,连自己这个小姐在刚出生的时候都能丢了,可想而知这楚国公府也干净不到哪里去!乌烟瘴气是肯定的了!

冰玉以为凌筱雅是被楚国公府的雄伟给吓到了,于是忍不住轻声开口,“郡主,您不进去吗?”

“进!怎么能不进!”

凌筱雅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冰玉会意,上前去敲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来开门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用他那双三角眼扫了一眼正在敲门的冰玉,然后没好气的开口,“哪来的穷酸破落户,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乱敲门!赶紧滚!我告诉你,你们要是敢再来胡闹,休怪老子不客气!”

“砰——”的一声,门就被关了。

这次别说冰玉有些目瞪口呆,就是凌筱雅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楚国公府的架子可真是大,一个小厮就这么牛气!”

凌筱雅无不嘲讽的开口。

“郡主,要不属下去。”

风护卫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想来是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下过脸子吧。

凌筱雅点了点头,“不用。冰玉你继续敲,然后把动静闹得大一点。”

凌筱雅在打算回楚国公府前,就开始了解情况。

楚国公府的楚玉亭那就是个渣!宠妾灭妻,她那长公主的娘,日子过得一点都不好。

凌筱雅是打定主意了,这次她回来了,一定要给那什么赵姨娘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冰玉一直敲,别停。”

凌筱雅倒是好奇了,不过是一个小厮,还真能这么大牌不成!

冰玉闻言,开始拼握着朱漆大门上的铜环狠狠的开始敲门。

可能是楚国公府的动静闹得有些太大了,楚国公府的门前一下子聚集了不少的人。

凌筱雅见状挑了挑眉,嗯,真不枉费她这么辛苦了!

冰玉死命的敲着门,没多久,朱红的大门再次打开!

“又是你这个女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再敢捣乱,小心老子把你抓起来打板子!”

那小厮一见是冰玉,顿时没好气的说道。

要知道,各家府邸的贵人,他可是都认识的,这个不知道从哪来的野丫头,穿的那么寒酸,身上更是一点贵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哪家的贵人!

“真是好笑!本郡主要回自己的家,让人敲门,你个奴才哪来那么多的话!”

凌筱雅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看眼前的小厮。

看门的小厮,像是见鬼似的看着凌筱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凌筱雅,“你是从哪来的野丫头,竟然敢冒充郡主!你不看看你穿的穷酸样,竟然还敢说自己是郡主!回家?你是府里哪个奴才的家人,还家呢!真是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大胆!哪家的奴才如你这般,郡主都说了她的身份,可你竟然连求证都不求证,就直接辱骂郡主!”

风护卫紧紧锁着眉头,看着那小厮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看门的小厮,纯粹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对着凌筱雅和冰玉两个娇滴滴的姑娘,他敢吼!可是对着姓风的护卫,人家可是杀过人,见过血的,所以他一下子就蔫了。

不过随即他就昂首挺胸起来,他干啥要怕!这男人跟在这两个穷酸女人的身边,能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今儿个,我就要你们知道,楚国公府不是你们可以撒野的地方!来人啊!”

随着那小厮大吼一声,立马就有无数的人蜂拥而上,将凌筱雅一行人团团包围住。

看门的小厮一见自己有这么多人,而对方只有三个人,其中还有两个女人,那就更不足为虑了,“怎么,是不是知道怕了,要是知道怕了,就赶紧跪下给我磕十个响头,老子就原谅你们!”

凌筱雅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就她这个功夫不怎么样的,都能看出来,眼前的这几个人肯定是不咋地,就风护卫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撂倒了。

“不用手下留情了,直接打的他们连爹娘都不认识吧!”

凌筱雅说完,拉着冰玉退出站圈,而风护卫就直接开始打人。

凌筱雅预计的没错,那些打手在风护卫的面前简直是不够看,风护卫单枪匹马一个人就将所有人都撂倒了!

“我何时要是能有这么高的功夫就好了。”

冰玉见状,忍不住喃喃自语。

凌筱雅用手肘拱了拱冰玉,似笑非笑的开口,“有法子,你可以找一个武功高强的相公,让他教你啊!我看这风护卫就不错!”

冰玉的脸蛋倏地变得通红,“郡主,你怎么那么喜欢打趣人,小心侯爷以后让你吓走了!”

凌筱雅撇了撇嘴,燕翎会让她吓跑?说实话,她才不信呢!

就在凌筱雅和冰玉说话间,风护卫已经将所有的打手都撂倒了,此时他们正躺在地上呼天抢地的。

至于那看门小厮,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耀武扬威,看着凌筱雅一行人的眼神就跟见鬼似的!

他没想到这看着不怎么强壮的男人,打起架来,竟然这么厉害!

“我——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我——”

“直接拿下他,废话这么多!”

凌筱雅在看到这看门小厮的第一眼,就很讨厌他。尤其是他那狗眼看人低的态度,更是让人心生不爽。

风护卫闻言,立马将看门的小厮双手反扣扣住。

“啊!你赶紧放开老子!你知道老子是谁嘛!老子告诉你。老子的娘亲可是夫人的陪房!”

“宫里出来的人会这么不知所谓?”

凌筱雅是真心好奇了,按理说,宫里出来的人不应该个个谨小慎微,怎么可能像这个白痴一样,只差脸上写着老天第一,我老二了!

“姑娘,这看门的小厮叫戴超,他娘亲是楚国公妾室的陪房!”

一个看热闹的老人家“好心”的将真相告诉凌筱雅。

凌筱雅闻言,差点要出声来了!

“妾室?一个妾室,还能叫夫人?”

凌筱雅真心是觉得不可思议,她原先已经是做好心理准备了,这楚国公府肯定很乱。

可她真心是没有想到,这楚国公府竟然会乱成这个样子,一个妾室,竟然被底下的奴才叫夫人!

大梁朝的妻妾制度可是分明的很,除了正妻以外,剩下的可都是姨娘,通房了,夫人,在这里可不是对妾室的称呼,而是对正室夫人的。

“夫人?好一个夫人?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夫人今天该怎么救你!”

凌筱雅说着就直接大跨步走进楚国公府。

“跟我说说,昭慧长公主住哪儿?”

楚国公府实在是太大了,一眼望去,几乎是看到尽头。

“你去找长公主做什么!”

戴超狐疑的看向凌筱雅。

“关你何事,你只要带路就行了!”

“你是谁!”

凌筱雅正在问话,突然有人猛喝了一句。

凌筱雅循着声线望过去,只见是一个老嬷嬷,看着就十分的严肃。

“让一个姨娘管家,把好好的国公府都整的乌烟瘴气!”

凌筱雅闻言,开始拼命转动眼珠子,随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您是昭慧长公主的嬷嬷?”

来人正是周嬷嬷,今日,她是打算出门给昭慧长公主买蜜饯,不成想,才出门,竟然碰上这么一遭事。

“我正是长公主身边的嬷嬷,姑娘你是——”

其实凌筱雅在周嬷嬷开口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如果她是赵姨娘身边的人,怎么可能说不利于赵姨娘的话。而且这嬷嬷大气,很像是从宫中出来的。

“郡主,这位是昭慧长公主身边的周嬷嬷。”

风护卫是见过周嬷嬷的,只是平时见得不多,所以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你是——”

周嬷嬷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风护卫,对风护卫她不是太熟悉。

风护卫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周嬷嬷,平时我家侯爷来见长公主,我也陪过几次,只是您对我的印象不怎么深。”

“周嬷嬷,您带我去见我娘吧。”

确定了周嬷嬷的身份,凌筱雅连忙想让周嬷嬷带着她去见昭慧长公主。

周嬷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旋而,双眼睁的犹如铜铃一般,身子也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你——你是长公主的女儿!”

凌筱雅狠狠点了点头。

“好!好!老奴这就带小郡主你去见长公主。”

周嬷嬷连声应道,难怪她刚才看凌筱雅就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是凌筱雅的眉眼真的是有些像昭慧长公主,尤其是那双灵动的眸子,看着就让人喜爱。

“把这什么戴超也带着。”

凌筱雅对着风护卫说道,赵姨娘的人,她今儿个要是不好好整一整赵姨娘,她真是逗有些对不起自己了!

“是!”

凌筱雅跟着周嬷嬷,一路上穿过了不少的回廊,绕过了不少的假山,又经过了不少的花园,终于是来到了昭慧长公主的住所清心院。

凌筱雅皱眉看着眼前的清心院,“周嬷嬷,我娘是堂堂的长公主,为何住的地方却如此的寒酸。”

想想一路看来,楚国公府可以说是处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的,乍一看这萧条寒酸的清心院,凌筱雅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倒不是她嫌贫爱富,只是一想到她的娘亲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而赵姨娘作为妾室,住的地方肯定要比这里好很多,这就让凌筱雅心头的怒火“蹭蹭——”的往上烧。

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是赵姨娘她们故意苛刻自己的娘亲,不过这种可能性倒是不大,再怎么说,她的娘亲都是长公主,外婆(太后)还有舅舅(乾风帝)不会坐视不理的。

“小郡主有所不知,长公主自从将您丢失以后,就搬进了这清心院,日日为您诵经祈福,天可怜见的,您如今总算是平安归来了。”

凌筱雅之前就听燕翎说过,昭慧长公主想她,搬进小佛堂后,就日日为她诵经祈福,可耳朵听的,终究是没有自己眼睛看到,来的震撼。

“周嬷嬷,我们进去吧。”

等凌筱雅进屋后,随着周嬷嬷来到一处小佛堂,只见一个恬静淡然的女子正跪在蒲团上,手上不停的敲着木鱼,而嘴巴里更是不停歇的念着经文,凌筱雅知道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昭慧长公主。

周嬷嬷见状,给小佛堂内的人,暗暗使了一个眼色,让所有人都退出去。

凌筱雅定睛凝视了昭慧长公主好久,她发现血缘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以前她也敬重林氏,可说起来,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

如今见到昭慧长公主,她才明白缺少的是什么,是因为血缘关系而产生的悸动。

“娘!”

凌筱雅轻声喊道。

正在敲木鱼诵经的昭慧长公主,猛地停手,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凌筱雅觉得昭慧长公主真的好美,虽然已经到了中年,可上天好像特别眷顾她,她脸上的肌肤就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岁月只是又给她增添了成熟淡然。

在昭慧长公主睁开眼睛的刹那,万千风华。

昭慧长公主凝视着凌筱雅,一双美眸不禁蓄满了泪水,缓缓的站起身子,徐徐来到凌筱雅的身边,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摸凌筱雅的脸,可又担心凌筱雅会突然消失似的。

凌筱雅一把握住昭慧长公主的手,然后贴在自己的脸上,“娘,我是您女儿。是您丢失了11年的女儿!”

“雅儿!是雅儿!娘整整盼了你11年啊!”

昭慧长公主忽的将凌筱雅抱进怀里,这是她丢失了11年的女儿啊!她真的是做梦都想着这个女儿,上苍终究是厚待她的,有生之年,她还能找到自己的女儿。

凌筱雅同样死死的抱着昭慧长公主,“娘!”

一个“娘”字,让昭慧长公主的心顿时就化掉了。

两母女抱在一起哭了好久。

直哭到两人的眼睛都哭红了。

“雅儿,你记住你以后就叫楚思雅,是我昭慧长公主最宠爱的小女儿!”

凌筱雅,不,现在是楚思雅了,紧紧的凝视着昭慧长公主,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嗯,我知道了。我现在是楚思雅。娘,您以后别住在这么萧条的地方,这里的湿气重,对您的身体不好。”

这也是凌筱雅不喜欢清心院的一个重要原因,环境太差了。

“娘不苦,能找到雅儿,是上天对娘的眷顾。”

楚思雅摇了摇头,刚才她暗暗为昭慧长公主把了脉,其实昭慧长公主的身体亏损的是有些严重。

不过没关系,如今有她在,她一定会好好的给娘亲调理身体。楚思雅如是想到。

楚思雅正想开口跟昭慧长公主说些高兴的事情,周嬷嬷有些不好意思的进来,“长公主,老奴可不想打扰您跟小郡主团圆。只是老夫人——”

昭慧长公主一听到老夫人三个字,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老夫人?算起来应该是自己的亲奶奶吧。凌筱雅挑了挑眉。

“老夫人说,不知道从哪来的——竟然敢来楚国公府撒野,所以她要亲自审问。”

周嬷嬷的话,说的语焉不详,不过凌筱雅是全都听懂了,不就是说自己这个野丫头,竟然跑来楚国公府撒野,还抓了那个什么什么,哦,对了叫戴超的!

“什么有人来撒野,那人又想做什么!直说!少弄这些乱起八糟的,听着就让人头痛!”

昭慧长公主闻言,狠狠的蹙着眉头说道。

“娘,是我抓了看大门的小厮,叫什么戴超的。老夫人口里那个撒野的,说的肯定是我吧!”

楚思雅说的那叫一个没心没肺!她也确实是没将那什么戴超放在心上。

昭慧长公主却是一惊,“雅儿,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要是那狗奴才敢伤到你,娘定会将他给千刀万剐了!”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一脸焦急的看着她,一时间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娘,您放心好了。是那个叫戴超的吃亏。不过,我今儿个就是借他,狠狠给赵姨娘一个下马威!”

楚思雅说着,眼底就闪过一丝厉色。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摸了摸凌筱雅的脑袋,“雅儿,赵氏那两姑侄不是好惹的,娘只希望你能平安,其他的——”

“娘,以前我不在,可如今我在了,就觉得不会容许其他人欺负您!”

楚思雅已将将昭慧长公主定位成受气包了,反正以后只要有她在,就休想有人来欺负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楚思雅,自己这个女儿是不是觉得她太弱了?可事实上,一些手段她都知道的,阴私耍狠什么,她也懂,只是不屑用来对付赵氏姑侄罢了。

可如今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副蠢蠢欲试的模样,昭慧长公主忍不住想,她也不能再继续躲下去了。

“好,娘跟你一起去。”

楚思雅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她觉得只要自己这个娘亲给力,赵氏两姑侄,就是小case,压根儿不用放在心上。

楚思雅随着昭慧长公主前往博景苑。

燕翎这边也来到御书房。

乾风帝一听燕翎求见,立马让余中亲自去接人。

余中在见到燕翎的时候,快速而又低声的说了一句,“皇上很生气。”

燕翎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余中。要说余中忠心的只有乾风帝一人,就连皇子还有皇长孙想要让他卖一个好,都困难,可如今他竟然主动提醒自己。

“侯爷别这么看着老奴。老奴忠心的只有皇上。只是皇上最近因为侯爷的事情,可是生了很大的气,脸色也一直不好看。奴才想着,侯爷的认错态度要是好一点,皇上还能少生一点气。”

燕翎颇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过所有的原因,还真是没想过这一个。

“不管怎么说,公公的这份情,燕翎心领了。”

乾风帝只宣了燕翎一个人进去,其他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包括余中都守在御书房外。

燕翎一进御书房,一端砚台就向他砸来。

以燕翎的身手,绝对可是轻而易举的躲开,只是燕翎没有躲。硬生生的受了这一下。

不过好在,乾风帝下手是有分寸的,只往燕翎的身上砸,否则就刚才那一下,燕翎的脑袋绝对是要开花了!

“臣有罪。”

燕翎身上穿的蓝色华服泼了许多墨水,好似渲染成了一副泼墨画,甚至燕翎的脸上也染上了一点。

不过这也无损燕翎的绝世风华。

燕翎沉着的走到乾风帝面前,缓缓跪下请罪。

可惜,乾风帝这么好的认罪态度,也没让乾风帝的火气消下去。

“你请罪!你请什么罪啊!燕翎,你的本事不是很大!边关的将士无诏不得离京,难道你不知道!”

“臣知道!”

乾风帝气的差点没有晕过去,燕翎说什么?说他知道?他是不是该夸赞他的诚实,对着他这个皇帝,也没有隐瞒。

可惜,现在乾风帝没有夸奖人的心,相反是有杀人的心了!

“你知道,你还这么做了!燕翎你是不是以为朕离不开你,朕一定会保你啊!”

乾风帝气的又想抓起笔筒狠狠的砸过去,不过在看到燕翎浑身的墨汁后,总算是嫁给手中的笔筒放下来了。

燕翎缓缓抬头看向乾风帝,“臣知道,边关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京城。可若是再来一次,臣还是不会犹豫的离开京城。”

“呵呵——”

乾风帝这次真的是被气的笑出声来了。

“燕翎,你大胆!”

曾经,燕翎面对西漠和水月的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乾风帝曾经夸赞过他一句,胆大心细,智谋无双!

可此时,燕翎的一句大胆,真真是让乾风帝气的不行。

“臣喜欢荣华郡主。”

燕翎再次抛给乾风帝一记炸弹,直把乾风帝给炸的看不到东南西北了。

乾风帝嘴角抽搐的说了一句,“荣华郡主今年只有11。”

“臣知道。可情之所钟。”

“好一个情之所钟。可燕翎,你回答朕。在你的心里,难道你那一点小情小爱,抵得过边关的数十万将士?”

情之所钟?如果燕翎真的是那种为了女人而不顾一切的人,那乾风帝对燕翎真的只能用失望来形容了。

燕翎摇了摇头,“臣敢擅自离开边关,那就是确定边关安定,无臣一样可以。

若边关危急,哪怕荣安郡主生死只在一瞬间,臣也不会离开,这是臣作为军人的使命。”

乾风帝冷哼了一声,总算是还没有昏头昏到家。

“可臣清楚,这次臣离开边关,只有臣一人会领罚,边关无恙,在荣安郡主和臣自身安危上做选择,臣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荣安郡主。”

这次,乾风帝没有再冷哼,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燕翎。

燕翎话中的意思很明确,边关的安危在他心目中是第一位,凌筱雅在他心目中第二位,他自己的安危是最后一位。

听了燕翎这番解释,乾风帝倒是没有那么生气了。

“若这次边关危急,而你又没有机会去救荣安郡主,到最后,荣安郡主丧命,你会如何?”

“臣会在确保边关安稳后,自尽。”

乾风帝的眼眸紧紧凝缩,没想到燕翎会说出自尽两个字!

“朕记得那荣安郡主,今年不过11吧。”

言下之意,11岁,还只是一个小姑娘!

“情之所钟。”

燕翎淡淡的说道,只是漆黑的眸子闪过不一样的光芒。

情之所钟?呵呵,除了情之所钟以外,还真的是没有其他理由了,否则燕翎一个大男儿,怎么会就那么鬼迷心窍的看上了凌筱雅,甚至为了她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

不过乾风帝的火气倒是小了不少,只是看着燕翎的眼神还是难掩不客气,“起来吧。”

燕翎闻言,缓缓的站起身子,尽管被泼了一身的墨水,可还是难抵他一身的风华。

乾风帝忍不住眯起眸子,他怎么都想不通,像燕翎这么出色的人儿,怎么会是燕南天那窝囊废的儿子!如果他的儿子也这么优秀出众,他真是不用担心皇位的继承了。

乾风帝摇了摇头,想那么做什么,燕翎再怎么样,都不会是他的儿子,这一点,他很确定。

等到燕翎起身以后,乾风帝才沉声开口,“这次,朕不会动静伯。”

乾风帝说完,似乎是想从燕翎的脸上看出一丝的惊讶,或者疑惑的神色。

可惜燕翎还是岿然不动,脸上平静的,压根儿就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乾风帝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竟然还看不透一个小辈的看法。真不知道是燕翎藏心思的本事太高了,还是他看人的本事低了。

“你就没什么想法?”

乾风帝想通了,跟燕翎生气,最后更生气的绝对是自己,所以为了自己好,还是直接跟燕翎摊牌说吧!

“皇上是天下之主,您做的决定,臣自然不敢有意见。”

“不敢,却不是不会。这次荣安郡主被掳,证据确凿,就是静伯做的,朕却徇私枉法,没有严惩静伯,怎么不为你的心上人抱不平?”

燕翎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动静伯的时候,楚国公府与静伯是连襟,楚国公府手中更是有大梁的30万兵马,军中不少将士都是老楚国公府提拔上来的。要动静伯,楚国公府的老夫人定然不依,说不定就会鼓动楚国公府做出一些事儿来。”

“你倒是看的清楚。”

乾风帝这话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什么。

燕翎低着头,没有接。

“都说做皇帝好,朕还真没觉得当皇帝有什么好。自己底下的那几个儿子一天到晚的盯着朕屁股底下的椅子,老牌世家的势力又那么大,朕每次做事,都被掣肘。还有朕最心爱的——”

乾风帝忍不住开始对燕翎抱怨,不过说到最后,像是意识到底不妥,最后还是忍住了。

燕翎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最心爱的?最心爱的什么,是最心爱的女子。

“朕跟你说这个做什么。静伯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以为靠着楚国公府,朕就拿他没法子?”

乾风帝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让人不寒而栗。

燕翎知道,老牌世家,像是理国公府、镇北侯府还有南平侯府,多年来安分守己,甚至主动削弱自己在军中的势力。

像这么识相的世家,皇上也不会对他们都狠,毕竟还是要向天下人彰显一下他作为仁君的度量。

可像楚国公府、静伯府对了还有温伯府,之前还是温国公府,一个个的是拼命的在军中拓展自己的势力,甚至隐隐威胁到皇权,尤其是温伯府,之前更是仗着自己宫中有一个贵妃,不对,现在已经降级成了妃子了。一心想要推大皇子定王当皇帝,可如今,定王没有当成皇帝,反倒是他们的爵位,从国共一下子降到伯,甚至还要代代降下去。

这就是乾风帝给楚国公府、静伯府还有温伯府的教训,这是在杀鸡儆猴,告诉他们,一个个的不用把手伸的太长,否则他一样能一个个的给剪掉!

“不说这些了。有时候这些事情在朕的心里憋久了,朕也想找一个说说。”

“余总管会是很好的倾听对象。”

燕翎这话倒是没有说错,要说这世上对乾风帝最衷心的是谁,无疑,绝对是余中。

“余中,他是忠心。”乾风帝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过随即就没好气的看着燕翎,“要是朕跟别人分享心事,人家早就感恩戴德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想倾听朕的烦心事?”

乾风帝还能不知道燕翎这小子,最讨厌麻烦,否则当初在镇北侯府燕翎呆的好好的,不就是因为镇北侯府乌烟瘴气,他的那两个舅舅都不是省油的灯,一心以为老镇北侯爷把燕翎接回来,就是为了将爵位传给燕翎。

当时乾风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有笑出来,燕翎姓燕,镇北侯府姓云,老镇北侯爷就算再疼爱兮儿也不会让燕翎继承镇北侯府。

后来燕翎肯定也是嫌烦了,也不想让疼爱自己的外公为难,所以毅然的走向了从军之路。

“你个小子,从小就是个讨厌麻烦的性子。算了,朕刚才时说的那些,你不爱听也正常。如今就说说你的事儿吧。燕翎,朕这次是想保你,可你犯的错实在是太大,边关将士无诏不得离开边关,你明知故犯,就是朕想袒护你也困难。你可知道,朝中近乎有一半的人都站出来要朕惩处你,当然,里面楚国公还有静伯的人占了大多数,这次朕不追究静伯的事情,其实也是在卖给他一个好,让他懂得适可而止。可朕真是想不到,你那个亲生父亲,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过了,竟然主动站出来,让朕严惩你,虎毒不食子,朕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说到燕南天,乾风帝就生气!想想,他的儿子,每次做出这么多大逆不道的事情,他都没有想过杀他们。可燕南天倒是好,竟然想让他严惩燕翎,这不就是想要燕翎的命!

“人?臣从未将他看做过人。或者在他心里,臣不是他的儿子,只有杨氏那个女人生的儿子,才是他的儿子吧。”

燕翎无不嘲讽的开口说道。

燕翎早就对燕南天失望了,当初她娘的死,还有多年来燕南天对他的不闻不问,这些都像是一个刺一样插在他的心里,微微触碰,那都让他痛彻心扉。

燕翎以为燕南天早就不能影响他了,可如今一下子听到这个消息,燕翎的心还是痛了,他怎么都想不通,难道他不是燕南天的儿子,否则,正如乾风帝所说的,虎毒不食子,燕南天竟然会推他去死!

燕翎的周身都围绕着一种冰冷的气息,乾风帝觉得,那更是绝望的气息,也是,任谁让自己的亲生父亲抛弃,都会绝望。

“别理会他。等以后有机会,朕让你改姓,就改成云好了。到那时候,燕南天的事情就跟你没关系了!”

“臣多谢皇上。”

燕翎是真心实意的道谢,他一点都不想姓燕,这个姓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耻辱!

“别多谢了。朕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次你的事情犯的太大,不惩处,恐怕文武百官都不会同意。你的爵位,在朕不会降,那是你拿命拼搏换来的。不过,朕要你在边关呆四年,这四年里,哪怕是逢年过节,你都不许回来,其实这也算是变相的发配了。燕翎,记清楚了,这次你也不要再因为什么情之所钟跑回来。不过,你也放心,荣安是朕的外甥女,在天子脚下,朕可以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有事!”

------题外话------

O(∩_∩)O谢谢jeaidesisde秀才投了1张月票amorilove 投了1票(5热度)

一号就有亲给七七送票票,七七好开心啊!

现在女主年级太小,所以七七决定再过几章,最多不会超过五章,接下来就是四年后的事情,到时候感情发展就快了,七七也要开始虐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