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 气老赵氏 不要脸的大嫂/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跟着昭慧长公主一起到了老赵氏的院子博景苑。

楚思雅忍不住四处打量着这博景苑,真真可以说是雕梁画栋,小桥流水,时令鲜花应有尽有!

“娘,这只是老夫人住的院子?我看金碧辉煌的简直不属于皇宫了!”

昭慧长公主连忙拉了拉楚思雅的袖子,“你这孩子,浑说些什么东西,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可不准乱说了,知道吗?”

昭慧长公主疼爱楚思雅,自然是不希望了楚思雅受罚。

倒是周嬷嬷忍不住撇了撇嘴,“长公主,其实小郡主的话也没有说错。老夫人这博景苑一点都不输给宫里的院落!这还不算,老夫人吃饭,用的都是金筷子金盘子。”

“金筷子?金盘子?”楚思雅闻言,真心是有些目瞪口呆,见过奢侈的,没见过这么奢侈的!

楚思雅记得以前读史书的时候,顺治皇帝在废他第一任皇后的时候,就用了他那个蒙古出身的皇后骄奢,吃饭都是用金餐具。

可人家好歹还是一个皇后啊!可这什么老夫人,只不过是一个楚国公府的老夫人,吃饭竟然这么奢侈,居然用金餐具!

“周嬷嬷。”

昭慧长公主的声音还是淡淡的,可周嬷嬷却紧紧的抿着唇瓣,因为她知道,长公主这是有些生气了。

“娘,其实周嬷嬷——”

“原来是长公主啊,老夫人的身子不适,就不见你了。”

楚思雅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突然一个肥胖的嬷嬷从博景苑的正屋出来。

楚思雅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肥嬷嬷,胖的脸上油光泛滥,身上穿的也是上好的绸缎,头上簪着的也是分量十足的金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家出来的富贵太太呢!

“夫人今儿个怎么有空来,老夫人刚才还念叨着您呢!”

楚思雅正打算要教训这狗仗人势的嬷嬷,忽的听到这嬷嬷一改刚才的冷淡,变得人请无比。

楚思雅循着那肥嬷嬷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褙子,上面绣着成片的牡丹花,头上簪着花丝蝶形玉头钗,手臂上带着双龙戏珠的金手镯,端的是一派富贵样。面容姣好,一副妖妖娆娆的模样。

想来这就是楚国公府有名的赵姨娘了!

楚思雅忍不住打量起自己的亲娘昭慧长公主,说实在的,她娘亲打扮的就十分素净。头上只是用一根简单的玉簪挽发,身上只是穿了一件靛青色的束缚,脸上也没有涂什么胭脂水粉,完全是素颜朝天。

不过,楚思雅还是觉得自己的娘亲比赵氏要好看的多,赵氏穿的庸俗,恨不得将所有名贵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带,可偏偏她却驾驭不了这些名贵的东西,这就导致了,赵氏此时真的是很像一个暴发户。

而自己的娘亲,多年的长公主不是白当的,尽管穿的不是最名贵的衣服,带的也不是最昂贵的首饰,只是一身清华尊贵,绝对不是赵氏能比的!

“哟,姐姐怎么不进去啊!”

赵氏一看到昭慧长公主,就忍不住挑了挑细长的眉毛,阴阳怪气的开口。

“姐姐?就我知道的,你只是一个姨娘,姨娘有资格叫当家主母姐姐?”

楚思雅才不怕这什么赵氏呢,不就是要闹吗?好,她今天非要闹一个地覆天翻不可!

赵氏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眼神倏地变得凌厉。

“你是从哪来的小贱人,本夫人说话,你凭什么——”

“啪——”

赵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筱雅一耳光给打住了。

多年来,昭慧长公主一直避居在清心院,赵氏凭借着楚玉亭和老赵氏的喜爱,在楚国公府可以说是作威作福,没想到,今天竟然让了一个丫头片子打了,这让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够忍受!

“啊!本夫人要杀了你!”

赵氏张牙舞爪的扑向楚思雅,愤怒到极点的她,忘记了,她身边跟着一群的奴仆,此时她只想将楚思雅那张脸给抓烂!

楚思雅冷笑一声,新仇旧恨,今天她就一起跟赵氏好好算一算!

“你好大的单子!雅儿是本宫的女儿,你一个妾室,有什么资格动她!”

谁知道,楚思雅还没有动手,昭慧长公主就冷冷的开口!

在昭慧长公主眼中,没有任何人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她的女儿!

“长公主,你说她是你的女儿,有什么证据!我楚国公府可不允许阿猫阿狗混进来!”

赵氏见昭慧长公主挡住她的去路,顿时气得不行,一张脸几乎都扭曲起来。

“本宫的皇兄和母后也都已经确认了雅儿的身份,怎么还轮得到你一个小小的姨娘说三道四不成!”

昭慧长公主的眼神倏地变得凌厉起来,看来雅儿说的没错,以往,她就是脾气太好了,所以才会让那么多人,肆无忌惮的踩到她的头上!

赵氏就算胆子再大,可也不敢质疑当今的太后和皇上,只能愤恨的看着楚思雅躲在昭慧长公主的身后。

楚思雅还故意探出脑袋,朝着赵氏做了一个鬼脸,气的赵氏差点没有晕过去!

“周嬷嬷,这肥嬷嬷竟然敢叫一个妾室为夫人,这简直就是颠倒尊卑,您上去教训教训她!”

楚思雅可没有忘记拿肥嬷嬷,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去踩她的娘亲,她会放过这混蛋,才怪!

“你敢!我可是老夫人的陪嫁!”

肥嬷嬷一听楚思雅竟然敢动她,立马大嚎起来。

可惜,楚思雅今天就是想杀鸡给猴看,巴不得把这些没将她娘亲放在眼里的小人,好好教训一番!

“老夫人请长公主进去。”

就在周嬷嬷得了命令,要动手的时候,门帘掀开,走出一个身处嫩绿色衣服的丫鬟。

楚思雅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丫鬟,看来《红楼梦》里说的没错,大户人家的丫鬟比起一般小门小户的小姐都要来的尊贵!

“是吗,老夫人确定是要我娘进去?刚才让我娘来见她的是她,不见的也是她,现在又改口要见。就算老夫人是我娘的婆婆,可我娘是当朝的长公主,国法总比家法大!”

楚思雅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次所有人都像见了鬼似的看着楚思雅,昭慧长公主这么多年来,在楚国公府就像是隐形人一样,也从来没有人想过什么国法不国法的,毕竟在楚国公府,最大的就是老夫人了。

周嬷嬷则是欣慰的看着楚思雅,小郡主真是一个好的,这么多年,楚国公府的人都将长公主的退让隐世当做了理所当然,如今有了小郡主,她相信长公主也一定会振作起来!

“奴婢绿影见过长公主、荣安郡主。不知道,两位可否进去了?”

绿影屈身行礼道。

“雅儿,咱们进去吧。”

对这些小喽啰,昭慧长公主没有太大的兴趣跟她们计较,她们不配!

“嗯。”

楚思雅对着自己的娘亲,绝对是一个乖乖女的形象。一点都不见刚才的咄咄逼人。

楚思雅进了正屋,才忍不住感慨,刚才她看到的真的只能说是小儿科,正屋里摆的东西,那才是一个珍贵过一个,看看那枝干遒劲的“绿树”,其实是用玉石雕刻而成,远远望去,还真的将它当做盆栽了,近前仔细看了一眼,才能看的分明,原来那不是什么盆景。

还有一座山水屏风,上面画的是滔滔江水绵延不绝的场景,图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这屏风竟然是用玻璃制成的,这时候的玻璃,说是一寸一金都不为过!

楚思雅是越看,越忍不住摇头,奢侈,就是宫里的太后都没有这楚国公府的老夫人来的奢侈。

接下来再看到什么稀奇的宝贝,楚思雅已经能保持淡定了。

殊不知,楚思雅的这一番作态全让赵氏看在眼底。

赵氏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真是乡下长大的下贱胚子,看到这么点好东西就移不开眼睛了!

很快,楚思雅就看到了传说中楚国公府的老夫人。

此时她正斜卧在软塌上,身上披着一条绣着芍药的薄巾被。身旁立着一个丫鬟正在给她扇扇子。

此时的天气还是有些热,这博景苑的冰还没有撤下。

所以这正屋是十分凉爽宜人。

“姑妈,您看看,这个——”

赵氏一见老赵氏就想要开口告状,不过想到昭慧长公主之前说的,太后和乾风帝都已经认可了楚思雅,这就不能说她是个小贱人了。

“我是在乡下长大的,怎么不知道一个妾室可以绕过主母说话了,真真是好家教,好礼仪。”

楚思雅边说边忍不住点了点头,脸上是满满的惊讶,似乎真的是在感慨楚国公府的礼仪有多好似的。

一直半掩着眸子的老赵氏忽的睁开眼睛,一双浑浊的眼眸射出如剑般锋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楚思雅。

“见过老夫人。”

长公主微微屈身给老赵氏行了个礼。

楚思雅有样学样,也行了个礼。

不过老赵氏一直没发话让昭慧长公主和她起来,楚思雅可没想过像个傻子似的一直站着,于是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衣襟,示意她起来。

“好大的胆子,我还没有叫你们起来!谁给你们的胆子!擅自起来的!”

老赵氏觉得自己的威仪让人冒犯了,顿时怒不可遏的吼道。

“老夫人,我没听错吧!我娘和我给你行礼,是看在你辈分高,受得起这礼。不过,有一点你别忘了,我娘是一品长公主,我是从一品的郡主。老夫人你跟我的品级一样,也只是从一品。我先是按照极家法,给你行礼,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故意不让我娘和我起来,难道不是在故意打我们的脸?”

楚思雅不急不慢,缓缓的开口道。似乎是在给老赵氏讲道理。

老赵氏顺风顺水一辈子了,从来没让人这么顶撞过,一听楚思雅的话,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照你的意思,是压根儿不想尊敬我这个奶奶了!”

老赵氏不说身份,就是拿辈分压人!

奶奶?楚思雅真心是想要笑,她都不知道这个老赵氏到底是哪来那么大的脸,竟然还敢拿辈分来压她?这世上有希望孙女死的亲奶奶吗?她没见过,不对,如今有一个了,老赵氏就是。

“奶奶?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奶奶啊!一个要我命的奶奶?这种奶奶我不稀罕要!”

楚思雅没有了方才的散漫,浑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是从地狱爬出的修罗恶鬼一般。

“真是没教养!不愧是从乡下那种——”

“乡下怎么了?市农工商,农排第二,就连皇帝舅舅都一直重视农业,怎么在老夫人你的眼中,农民就是低贱的了?”

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断老赵氏的话,可楚思雅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她的话,谁给她的胆子!

偏偏楚思雅说话,就爱拿国法皇帝说事,不说的你哑口无言,她都不罢休!

“你今儿个好大的胆子,一回府,先是擒住了看门的小厮,如今又要动我身边的嬷嬷,谁给你的胆子!”

老赵氏狠狠拍了一下软塌上的矮几,恨声开口。

“给我胆子的是国法礼仪。一个看门的小厮竟然叫赵姨娘一个妾室为夫人?还有那个肥嬷嬷竟然敢无视我娘!她算个什么东西!我娘可是当朝的长公主!怎么,就凭这两点,我难道打不得他们!还是楚国公府的奴才比公主还要尊贵!”

楚思雅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开口说道,每一个字都打在众人的心上。

“你——你——”

老赵氏气的伸出手指,颤巍巍的指着楚思雅,她真心是恨不得直接将楚思雅给杀了!当年,没能直接弄死这小孽种,真是她此生最大的错误!

“老夫人,我也正想问你,楚国公府是不是跟其他府邸不一样?妾室是可以爬到主母的头上?妾室可以被称为夫人?正好赵姨娘你也在,不如你好好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吧。说实在的,我真的很好奇。”

楚思雅笑眯眯的看着赵氏,似乎真的是很疑惑似的。

赵氏看着楚思雅的笑脸,气的差点没有吐血,她一口一个妾室,不就是在侮辱自己,她嫁到楚国公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如今她竟然让一个小辈给侮辱了!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亏得楚思雅此时不知道赵氏的想法,否则一定会“善意”地提醒她一句,你是嫁进楚国公府吗?小妾不都是直接一顶轿子抬进楚国公府,也不能穿大红的嫁衣,这算哪门子的嫁!

“奶奶,我不要嫁给忠勇侯啊!也不知道那忠勇侯的脑子到底是不是被驴给踢了!边关将士无诏不得擅自离开京城,就连我一个闺阁女子都知道,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明知故犯!

以前我不嫌弃他是一个莽夫,都愿意屈身下嫁了!可他竟然蠢得将大好的前程都给折腾没了!

我楚思影怎么能嫁给这么个蠢货!”

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哭诉。

楚思雅听着声音应该是一个年轻姑娘,声音娇滴滴的。

原本她还有些好奇,到底是谁能够这么大咧咧的闯进正屋,可在听到话中的内容,楚思雅一张脸都气的白了,真心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楚思影,好!真是好一个楚思影!她都在说什么,什么不嫁燕翎,什么燕翎脑子被驴给踢了!你妹的,你脑子才被驴给踢了,你以为你是有多国色天香啊!

楚思雅已经将燕翎当做是自己的所有物了,当然不会允许其她女人觊觎燕翎了!尤其是这楚思影还敢这么嫌弃燕翎,这更是罪无可恕!

楚思雅正在心里用十八般酷刑折磨楚思影的时候,忽的就有一个粉红的身影从门口闯进来,直接扑到老赵氏的怀里。

楚思雅撇了撇嘴,看来老赵氏是很疼爱楚思影了,否则这楚思影也不敢在没人禀报的时候就闯进来,连给礼都不行,直接扑到老赵氏的怀里。

“真是混账!你以为自己有多国色天香!本宫告诉你,翎儿看不上你!”

昭慧长公主更是气的不轻,一张脸都气的铁青。

这楚思影真是太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把!她以为翎儿愿意娶她?做梦吧她!

楚思影依偎在老赵氏的怀里哭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随后瞪大眼睛看着昭慧长公主,“你怎么来博景苑了!”

“你是我的庶姐吧。我娘可是你的嫡母,难道你见到我娘都不知道行礼?啧啧,真不愧是姨娘生的,就是不懂规矩。”

楚思雅上下打量着楚思影说道。

楚思影的相貌有六分随了赵氏,也是个妖娆型的小美女。不过比起赵氏,她胜在年轻,肌肤水嫩,充满了朝气。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叫我庶姐!”

楚思影顿时像是炸毛的公鸡一样,忽的从老赵氏的怀里跳起来,抬起手就想扇楚思雅的耳光。

不过楚思影的手还没有碰到楚思雅,就被周嬷嬷给握住了,随后狠狠一甩,楚思雅差点摔了下去,幸好身后的婢女及时扶住她。

“你好大的胆子!你真以为我这博景苑是可任你撒野的地方!”

老赵氏真心是恨得不行,楚思雅都快将她的脸给彻底踩下去了!只差爬到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真是好笑,我刚才有哪句话说错了。她难道不是我的庶姐?老夫人你那么生气做什么?还有庶姐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是因为庶出身份被提及所以生气,还是我叫你姐姐生气?

不过,你确实是从赵姨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你确实是庶出啊!至于我喊你姐姐,也没有错啊!我跟你是同一个父亲,而且你年级比我大。我不叫你庶姐叫什么?”

楚思雅一边眨巴着眼睛,一边好奇的问道。

“你故意的!”

赵氏一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欺负,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

楚思雅一口一句庶姐,压根儿就是在影儿伤口上撒盐!

楚思雅耸了耸肩,摊开两只手,狠狠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故意的。谁让她是我庶姐,我就是故意这么叫的,怎么滴呢!”

楚思雅第一次发现,原来她是这么有恶趣味,在欺负人的时候,她真心是觉得好开心啊!

楚思雅见老赵氏要开口,立马堵道,“老夫人要是说的不对,咱们就去找皇上舅舅评理去!其实我也特别想问一问皇帝舅舅,楚国公府是不是跟其他府邸不一样?妾室可以被称夫人,还能穿大红色!”

“你以为皇上能给你们做主!”

老赵氏阴沉的开口。

“老夫人,你越矩了。记住,这天下是姓朱的,坐在龙椅上的是我的舅舅。老夫人,我知道你那么仔细是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楚国公府势大,可你别忘记了,当初同样势大的温国公府如今是什么下场?楚国公府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温国公府,谁都不知道?”

“你——”

老赵氏此时真是想直接缝上楚思雅的嘴巴,楚国公府势大,甚至隐隐威胁皇权,这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事情,可任谁都不会把这事情弄到台面上去说,如今一直被众人隐藏的事实,让楚思雅这么说出来,怎么听,怎么都让人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还有她口口声声拿楚国公府跟温国公府作比较?不就是在说楚国公府有朝一日会跟温国公府一样,不对,现在已经没什么温国公府了,有的只是温伯府!

“老夫人,我送你一句话,做人不要给来你不要脸。我娘已经忍让的够多了,赵姨娘从今天起,只能是姨娘,千万不要再让我听到什么夫人,否则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会将事情闹大。

就算你楚国公府势大,弄的我皇帝舅舅也没法子动你们,可别忘了,皇帝终究是皇帝!

而且就算惩治不了你们,又怎么样?天下人的口水都能吐死你们了!妻妾不分,以庶充嫡!

如果老夫人你不要脸的话,我绝对可以帮你将最后的遮羞布给撕掉!”

名声?名声算个毛线东西!

老赵氏她们都不稀得要脸了,她还帮她们遮着做什么!要没脸,一起没脸!

“滚!你赶紧给我滚!”

老赵氏发现,今天她见楚思雅就是来气自己的!

楚思雅冷笑一声,“老夫人,别当你的博景苑是什么好地方,人人都喜欢来,可惜我楚思雅不喜欢!”

楚思雅冷冰冰的对着老夫人说完后,就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娘,咱们走吧。”

“好,咱们走!这里,娘也不喜欢呆!”

老赵氏听着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口口声声的嫌弃她的博景苑,差点没气的吐血!

等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走出正屋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惊呼,“啊!老夫人晕倒了!赶紧去找大夫啊!”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也不知道老赵氏是真晕倒还是假晕倒!

要是真晕倒,楚思雅一定会好好给自己点一个赞!

如果是假的话?

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高声开口,“老夫人一定是因为知道楚国公府的下人妻妾不分,以妾充妻,这才生生的晕倒。所以你们这些下人以后都给我记住了,要是谁再连主母和妾室都分不清,那就直接打杀了!对了,如今撞在本郡主手上的那戴超还有那个肥嬷嬷绝对不能轻饶了。周嬷嬷,打他们五十板子,然后扔出府去!

我想老夫人这时候也醒不了,否则就是装晕了!像老夫人这么德高望重的人,怎么可能装晕呢!”

最后一句话,凌筱雅是用吼得,就是说给老赵氏听的,老赵氏就算是装晕,也好好的“晕”着吧!

“是,老奴这就去。”

周嬷嬷真心觉得小郡主是太厉害了!这刑事手段,就连她这个在宫里呆了大半辈子的嬷嬷也得夸一句!

楚思雅微微昂起头,她真心觉得自己今天这一仗打的真是太好了!

回到清心院,昭慧长公主忍不住说,“雅儿,今天你可太鲁莽了。”

“娘,对她们一味的忍让有什么用!我当年一出生就被抱走,肯定跟老赵氏那两姑侄有关系!我听——我的养母说过,我的养父是在河边发现有人想要将我溺死,趁人不备才将我偷走的。”

其实想想,原主还真是命大,小小年纪就差点被溺死,不过好在,有贵人相助,才得以活命。

不过可惜,还是被黄氏一巴掌给扇死!

“是娘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罪!”

这些事情是昭慧长公主不知道的,所以如今一听楚思雅说,一颗心就好像被掰断了。

“娘,您别哭。我这不还活的好好的。您别伤心啊!您想想,我小时候的仇不算,这次我还没回梁都,老赵氏这两姑侄就想着要我的命,咱们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否则真是要被她们吃的渣滓都不剩!”

楚思雅一见昭慧长公主哭,顿时急了,手足无措的开口。

“好了,娘不哭。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娘忍了一辈子,到最后得了什么,要丢脸要不痛快,那就大家一起!”

昭慧长公主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

“母亲,妹妹回来了,您怎么都不跟儿媳说一声,也好让儿媳来迎接迎接啊!”

楚思雅忍不住皱了皱眉,刚才她还在想楚思影是个不懂规矩的,可如今在她娘的院子里,怎么也来了这么个没规矩的!

还不能楚思雅多想,眼前就出现一个美艳的妇人,头上别着红宝石镶嵌而成的金簪,耳上也戴着一副点翠金耳环,身上穿的也是粉红绣桃花的褙子,乍一看,还是一个高端十足的妇人,可楚思雅却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个女子,让她很不喜欢。

有些人是需要眼缘的,只一眼,楚思雅就很确定,她不喜欢眼前的女子。

还有她刚才说母亲?就楚思雅知道的,她娘是有一个女儿,不过应该是已经跟他的夫婿去外地任职了,这女人是谁?

“你没事,就在你自己的院子里呆着,少出来。”

楚思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就她知道的,就算她娘对赵氏姑侄俩恨得牙痒痒,可也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嫌弃过,眼前的妇人到底是谁,能让她好脾气的娘都对她这么不假辞色的!

眼前的妇人好像是早就知道昭慧长公主的态度了,也不在意,倒是笑容满面的看着楚思雅,“这就是妹妹吧,长得可真是水灵,只是身上怎么都不戴一些首饰,这衣服——”

“文氏,你给我闭嘴!你要是不会说人话,就赶紧给我滚回你的屋子,少在这里碍本宫的眼!”

昭慧长公主气的不行,要不是出于良好的修养,她真心是像要把文氏的嘴巴给缝起来!

“母亲,我好心好意的来看小姑子,您怎么都不给我一点好脸色呢!我——”

文氏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来人啊,人都死了不成,竟然让文氏进本宫的屋子!”

昭慧长公主懒得再跟文氏计较了,最后气到的还是自己。

“母亲不必让人拉我出去,我还不想来这儿呢!这么寒酸破落的的屋子,我来一次,还觉得晦气一次呢!”

文氏突然一改刚才的和顺,整个人都变得尖酸刻薄起来。说完,就直接一撩袖子,毫不犹豫的离开。

昭慧长公主则是气的捂住了胸口,什么叫做家门不幸,如今她是彻底明白了。

“娘,您别激动啊!难道刚才的那位就是大嫂不成?”

楚思雅猜到了文氏的身份,有些犹豫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紧紧抿着唇瓣,是人都能看出她的心情很不好。

“小郡主,长公主这是怎么了?”

周嬷嬷将戴超还有肥嬷嬷打了五十板子后,就赶回清心院,原先还想让长公主和小郡主听着高兴高兴,可谁知道,一回来,就看到长公主一张阴沉的脸。

楚思雅将刚才文氏来的消息跟周嬷嬷说了。

周嬷嬷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

“娘,那大——文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您好像不是很喜欢她?”

楚思雅原本是想要叫大嫂的,不过见昭慧长公主这态度,她也不敢讲大嫂两个字喊出来。

“娘,您要是不想说,那就算了。”

楚思雅连忙道。

昭慧长公主深深叹了一口气,“没什么不好说的,只是这些糟心事,每次一提起来,娘心里就有些不痛快。这文氏,是静伯夫人的远房表妹。不过,听说关系还是很远的。打秋风打到楚国公府,那时候你那个庶长兄和你哥哥都到娶亲的年龄了,文氏来到楚国公府,明显就是——”

“然后她就看上哥哥了?”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不说话,于是猜测道。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古怪,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似的。

倒是周嬷嬷忍不住冷哼一声,“她看上的要是大公子,也就好二了!”

那就没有看上她大哥了,楚思雅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等等,没有看上她大哥,那就是看上赵氏生的那个了!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别让她给猜对了!

“长公主,这些事情还是该让小郡主知道,万一小郡主从其他人那里得知这些糟心事,反而不好。”

谁知道府邸那些烂了舌根的人会怎么胡说八道!

昭慧长公主略微有些才迟疑,随后才忍不住点了点头。

“说吧。”

周嬷嬷得了昭慧长公主的话,立马将文氏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楚思雅了,“当时文氏喜欢的是赵氏生的楚文勇,不过文氏的家世实在是太低了,赵氏压根儿看不上眼。咱们的大公子对文氏更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公子竟然跟文氏——”

周嬷嬷突然想起,楚思雅还只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些事情说给她听,怕是不太好,于是只能闷闷的闭上嘴巴。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她不是真的11岁小姑娘,所以已经明白周嬷嬷话里的意思了,文氏跟她的大哥睡在一起了?

“后来呢?”

周嬷嬷有些惊讶,楚思雅怎么会听得懂她的话,不过听楚思雅继续追问,她也就照实说了,“后来,赵氏就带着老夫人还有国公爷一起出现在大公子的房里,文氏在那里哭天嚎地,说大公子——老夫人更是直接拍板让大公子娶文氏,就连国公爷也是赞成的。”

“娘,您就这么答应了!”

楚思雅对什么门户之见的,真心不是太在意了。可是有一点她很在意,她哥哥娶的妻子,心里必须有他才行,这么一个心里有着其他男人的女人,她大哥竟然娶了!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苦笑,“答应?我哪里想答应。当时就是老夫人和你——和楚玉亭都说要你哥哥娶文氏,娘也没想过答应。是你那笨蛋大哥——”

“难道哥哥喜欢文氏?”

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楚思雅真心能感慨一句,她那素未谋面的亲大哥,眼睛肯定是有问题!

虽说文氏长得不错,可绝对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而且浑身那做作劲儿,真是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还不是罪要紧的,看看文氏,身上穿的真心是富贵至极,明明还年轻,非要打扮成那样,真心是让人受不了。

“小郡主,大公子的眼光怎么可能那么差!是大公子醒来以后,看到自己跟——又看到床上的落红,知道文氏是第一次。大公子是个知礼之人,觉得自己要对文氏负责,这才跟长公主说要娶那文氏。”

楚思雅点了点头,看来他那大哥是个负责任的,可惜楚思雅真心希望当时他那大哥能不负责任一点。

“娘,您就是因为这个一直不待见文氏?”

“小郡主,长公主是这样的人嘛!既然大公子都娶了那文氏,只要文氏能安安稳稳的跟着大公子,以前的那点子事情,长公主也是不会计较的。

可您不知道那文氏,自从嫁给大公子,一天到晚的将大公子屋里的东西补贴给她那破落的家。这也就算了,毕竟也是亲家。

文氏竟然还一直偷偷看着赵氏生的那儿子,时不时的低头垂泪,看到赵氏生的儿子娶了其她女人,竟然还痛哭了一番。

甚至她还偷偷找了楚文勇说什么,大公子没有男儿气概,她嫁给大公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还说什么,她爱的人只有楚文勇!”

这回楚思雅也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见过不要脸的,可真心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什么楚文勇怎么可能比得上她的大哥,那文氏还是一个眼瞎的!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谢谢657568114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