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燕翎的烂桃花 坦白/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哥哥怎么不休了文氏!”

之前楚思雅是不知道文氏的“壮举”,出于礼貌,才叫了她一声大嫂,如今在知道文氏做的事情后,她要是再加文氏大嫂,楚思雅觉得,除非她的脑子是被驴给踢了!

昭慧长公主没有开口,只是看她紧抿唇瓣,想来心情是十分的不平静。

“小郡主哟,小公子当然是想休了文氏。可您是不知道,老夫人在那里压着,还有国公爷也不同意。说什么,楚文勇和文氏压根儿就没什么,让长公主不要闹得家宅不宁!”

想到当初的事情,周嬷嬷也二是气的不行,还家宅不宁呢!难道真的要等文氏给大公子戴了绿帽子,那才行嘛!

“大哥难道还忍了?”

楚思雅真的是难以想象,就算脾气再好的男人也忍受不了这种羞辱吧。

“大公子当然不可能忍了!只是有老夫人和国公爷压着,所以——”

渣!老赵氏和楚玉亭都是渣!她大哥都委屈成这样了,这俩人竟然要逼着自己的大哥继续忍下去。

昭慧长公主原本还在生气,可一看到楚思雅一张俏脸也气的铁青不禁有些心疼了,“好了,别为那些不相干的人生气。你大哥被人压着不能休了文氏,虽然心里憋屈了一点。不过好在,如今我们都把那文氏当做隐形人,只要她不出来碍人眼,咱们就当没那个人了!”

想来昭慧长公主也是让文氏给膈应的不行,否则怎么可能说出这么破罐子破摔的话!

怎么可能会没影响,他大哥明显是不愿意再亲近文氏,既然不亲近,那又怎么可能有孩子!再退一万步说,要是她大哥将来找到心爱的女人,就因为文氏占着正室的位置,说不定她大哥就会跟心爱的女人错过。

楚思雅如今只要一想到文氏还占着他大哥妻子的位置,浑身就像是在被火烧,恨得不行。

不过,楚思雅也知道,要是她大哥能休文氏,怕是早就休了,所以她现在不能急。

“娘,大哥现在在哪儿任职?”

楚思雅提这个,是希望昭慧长公主能高兴一点,可谁知昭慧长公主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楚思雅见状,忍不住想,难道是她说错话了?

“小郡主,大公子现在在工部任职。”

工部?吏户礼兵刑工,工部排在最末,在一般世家大族的眼里,在工部任职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是大哥自己喜欢去工部任职?”

楚思雅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昭慧长公主一张脸比之方才还有阴沉了,楚思雅心里顿时明白,肯定不是她大哥愿意的。

“是国公爷说大公子适合去工部,反倒是帮赵氏的儿子谋了一个兵部的差事。”

周嬷嬷无不嘲讽的开口。

兵部,楚国公府在军中的势力庞大,兵部确实是好啊!

没有比较,就看不出楚玉亭到底是有多偏心!把自己的嫡子给送到六部之末的工部,而把一个妾室的儿子送到兵部!把文氏那么个糟心的女人塞给自己的嫡子,把,对了楚文勇的妻子是谁啊?

“周嬷嬷,我庶长兄的妻子是?”

按照严格意义说起来,楚国公府的大公子应该是赵氏生的楚文勇,不过在清心院,统一称呼昭慧长公主生的长子楚文豪为大公子,称呼楚文勇为赵氏生的儿子。

楚思雅却喜欢叫楚文勇“庶长兄”,时时刻刻的膈应他们。

“哼?赵氏的儿子可了不得,人家娶得可是兵部尚书的嫡出女儿!”

兵部尚书的女儿?啧啧,先不说人怎么样,这身份就甩出文氏一大截,而且楚思雅相信,这世上应该没多少个女人跟文氏一样,嫁了人,却还惦记着其他男人,那男人还是她的大伯哥!这么一比,无论是家世还是人品,自己大哥的媳妇儿跟楚文勇的媳妇儿,好像真是没法子比!

楚思雅也不想再继续谈这个让人憋闷的问题,转而开始说一些开心的话题。

入夜,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去了她的院子,清馨园,这名字,楚思雅喜欢。

而且里面的装饰无一处不精美。

昭慧长公主还让人送来了许多华丽的衣裳和首饰,“也不知道这些你喜不喜欢,明儿个,娘带你去瑞蚨祥买首饰,那里的首饰可梁都最好的了。”

“娘,这些已经够多了,不用了。”

楚思雅看着那些耀眼夺目的首饰,真心觉得眼花缭乱,要是再买,她都不知道戴不戴得完。

“娘就喜欢给你买东西,不准说不要。过两天,娘再带你去见你二哥。可惜你二哥的身子不好,只能在别院静养,娘——”

昭慧长公主一说到自己体弱多病的二儿子,一双眼睛就忍不住红了起来。

“娘,二哥怎么会去别院养病呢?”

难道她那个二哥,真的病的很严重,所以不能不去别院静养。

“老夫人还有楚玉亭担心府里的人让文煜传染了病气,所以坚持让你二哥搬出去,不过娘不愿意。后来还是大夫说,清幽的环境有助于你二哥养病,娘这擦答应了,大夫还说这病最好少见人,所以娘每个月才能见你二哥一次。”

昭慧长公主这么多年来,一直诵经礼佛,除了向菩萨祈求楚思雅平安以外,就是希望文煜能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娘,下次我陪您一起去见二哥,到时候,我给二哥看病。”

楚思雅一听她那二哥的病,就忍不住皱起眉头,真的病的有那么重吗?住在别院不说,就连亲人都得少见。

之后,楚思雅也见到了她的大哥,真真是一个如玉公子,只是眉眼间含着一抹淡淡的愁绪,有文氏那么一个妻子,能开心才见鬼呢!除了文氏,楚思雅猜测了,自己这二哥在仕途上也不时很通顺,工部,六部之末,要是他这大哥能做出一点成绩来就好了。

楚思雅忍不住想着。

第二日

楚思雅一大早就起来给昭慧长公主做早餐,反正清心院的伙食向来是单独开,不用跟老赵氏他们一起吃,楚思雅真心是觉得开心,要是跟她们一起吃,楚思雅珍惜是觉得没胃口。

昭慧长公主疼爱楚思雅,一下子就给她安排了四个大丫鬟,四个二等丫鬟,四个三等丫鬟。

除了大丫鬟,楚思雅给分别给她们起名字为连翘、茯苓、莲心、黄芪,其她的丫鬟,就全交给了林嬷嬷(昭慧长公主给的嬷嬷)。

等昭慧长公主起身以后,看到楚思雅亲自做的早餐,是既高兴又有些心疼,“这些事情让下人做就好了,你干嘛要亲自动手?”

楚思雅给昭慧长公主盛了一碗黑米粥,“给娘做饭,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您要是吃的好了,我以后再经常给您做。”

“以后可不许了。”

昭慧长公主吃了一口黑米粥,香甜可口,味道确实不错。

吃完早饭,昭慧长公主就带着楚思雅去了瑞蚨祥。

“雅儿,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昭慧长公主指着一盘子的金饰问道。

楚思雅扫了一眼,这些首饰可真是名贵的可以,有宝石镶嵌的簪子,有用玉石制成的流苏步摇,还有金镶玉的手镯,样样都是精品,每一样的价格都贵的吓死人!

楚思雅看着这些首饰,忍不住若有所思,以前她还觉得自己是个有钱的,可如今一看到这些昂贵的首饰,楚思雅顿时觉得,在大梁这个天子脚下,她其实还是个穷人!

亏得昭慧长公主不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否则真是连吐血的心都了!有我这个公主娘,还能让你是穷人!

“雅儿,是不是不知道挑哪一个?娘来给你挑。”

昭慧长公主忽然想起来,楚思雅是在落霞镇长大的,以前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会挑首饰,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精美漂亮的首饰,怕是一下子不知道该选择什么。

“这个步摇就不错。”

昭慧长公主拿起的一只玉兰花步摇。是用白玉雕刻而成的玉兰花,近看似乎连花瓣的纹理脉络都能清晰的看到,至于流苏也是用白玉雕刻而成的一串串小珠子,十分漂亮,而且很适合她这个年纪戴,不浮夸也不奢华。

“嗯,娘的眼光就是好。”

“长公主的眼光真是厉害,这步摇可是昨天新进的货,要不是看在长公主的面子上,小老儿我肯定是不会拿出来。”

“风掌柜真是越来越做生意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脸色倒是没有太大的波动在,只是好话谁不喜欢听,所以昭慧长公主的眉眼间也带着两分的笑意。

“雅儿,你在看看这个玉镯。”

昭慧长公主又拿了一只血红的镯子放到楚思雅的手腕上比划着,似乎是在看着镯子到底合不合适。

“这是血玉石吧。”

楚思雅看着那血红的镯子,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说道。

“荣安郡主真是好眼光,这就是血玉石。这镯子可算是我瑞蚨祥的镇店之宝了!今儿个要不是长公主来了,小老儿我肯定是不会拿出来的!”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是不会拿出来,这么珍贵的首饰,恐怕也没多少人买得起吧。

这什么风掌柜的,看着也就三十多岁,长了一张和气生财的脸,可楚思雅却觉得,这人够黑心,今儿个,她娘肯定是要在这里大出血。

转念一想,楚思雅忍不住耸了耸肩,做商人的,要是不黑心,那还赚什么钱!

“凌筱雅你个贱人,你竟然还敢出来!”

楚思雅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她很确定,以前绝对是没有听过。

可她才刚到梁都,压根儿就还没有机会跟人结仇啊!

循着声线看过去,只见是两个姑娘。

一个穿着大红的留仙裙,面容娇美,整个人就像是一朵艳丽的蔷薇花一般,不过楚思雅很确定,这是朵扎人的花!再看她眉眼间隐隐含着厉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对付的。

再看她身旁的女子,穿着月红纱裙,上面绣着一朵朵精美的桃花,跟穿大红裙子的女子不同,她浑身沉淀着一种书香气质,恬淡娴雅。

真不知道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块儿的!

“上官冰,你好大的胆子!雅儿是皇兄亲封的郡主,你一个

平民,哪来的资格辱骂雅儿!还有,你给本宫听清楚了,雅儿现在叫楚思雅,不是什么凌筱雅!”

昭慧长公主可是将楚思雅放在心尖上,哪里能容许上官冰这么辱骂楚思雅!

上官冰是什么性子,哪里会怕昭慧长公主,“长公主,你养的什么贱女儿!不知道好好把她关在屋子里,竟然还敢把她带出来,真是丢人现眼!”

楚思雅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上官冰,她很确定,她压根儿就不认识这什么上官冰,这人怎么处处针对她!

“你给本宫住嘴!来人啊,给本宫将上官冰拿下,狠狠的掌嘴。本宫不说停,谁都不准停!”

跟在昭慧长公主身边的暗卫,个个功夫了得,随便拿出一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上官冰虽然自幼习武,在女子当中,她绝对算是个高手了,可跟昭慧长公主的护卫一比,没几下就被擒住了。

“你个狗奴才,竟然敢动本小姐,赶紧放开本小姐!”

上官冰被擒住以后,破口大骂。

可惜回应上官冰的是一记重重的耳光。

上官冰一开始还能骂人,可是到了最后,只剩下“呜呜——”的痛苦声。

楚思雅倒是从她断断续续的话里,听出一些名堂,什么她是上官无敌的女儿,什么长公主没资格打她!

“长公主恕罪,冰儿其实是太因为太担心忠勇侯了,所以一时间才会口不择言的冒犯郡主。还请长公主看在冰儿是初犯的份儿上,绕过冰儿一次吧。”

也不知道上官冰被打了多少记耳光,跟着上官冰来的女子才“焦急”的开口,眉眼间尽是担忧,眼中甚至隐隐有泪光闪烁。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这人,她这求情的话说的可真是及时,上官冰都被打成猪头了,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不知道的实情的人,还以为她是有多关心上官冰呢!

“孙思颖?孙丞相的嫡孙女?”

昭慧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思颖。

孙思颖被昭慧长公主打量的,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好像自己哪一点把戏都让昭慧长公主知道了。

没错,孙思颖就是喜欢燕翎。

只是上官冰喜欢燕翎喜欢到整个梁都没人不知道,她倒追燕翎的事迹,几乎让整个梁都的人都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谈

可她孙思颖一直只是默默的喜欢燕翎,她不动声色的跟上官冰成为闺蜜,在上官冰去找燕翎的时候,她再不动声色的表现出她的善良,她的温柔,有了上官冰做对比,她的一切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可惜,她的好,燕翎好像完全看不到一样。

不过她不灰心,比家世,她不属于任何人!比美貌,她也是佼佼者!比耐心,她更多的是耐心!

而且她年轻,她今年只有13岁,她已经默默喜欢燕翎这么多年了,他只能是她孙思颖的男人!

这次,燕翎为了救荣安郡主,无诏离开边关,如今大半的满朝文武都要求严惩他,她可以为了燕翎,去求自己的爷爷。让爷爷出面为燕翎求情。

孙思颖相信,燕翎一定能看到她的好!

孙思颖也知道燕翎很尊重昭慧长公主,所以她每次见到昭慧长公主都表现的十分贴心聪慧,可惜昭慧长公主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一点都不亲近。

“孙小姐,你的心思,本宫很明白。本宫今儿个在这里跟你说明白了,翎儿喜欢谁是他的事,你别再本宫这里浪费心思。”

昭慧长公主其实不怎么喜欢孙思颖,看着十分的乖巧可人,可事实上,肚子里的鬼心眼一堆一堆的,偏偏还都是一些不入流的。

“长公主,您——您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孙思颖没想到昭慧长公主说话竟然这么直接!

“本宫的话,你听不懂?难道你不喜欢翎儿?”

孙思颖万万没想到昭慧长公主会直接将话说明白。

这次上官冰被打耳光,也不觉得痛了,她没想到孙思颖竟然会喜欢燕翎!那可是她的男人!

“行了,别打了。”

昭慧长公主淡淡的吩咐。

楚思雅现在总算是明白了,第一次见面,这上官冰就一副一想要杀了她的模样,原来是燕翎惹得桃花!

还不仅仅是上官冰,这什么孙思颖也是,丞相的嫡孙女,这身份真是高!

楚思雅有些嫉妒的看着上官冰,尽管上官冰的脸已经被打的看不出原来的面貌了,不过她的身材发育的可真是够好,前凸后翘的,而自己,说实在的,还真是个干瘪瘪的豆芽菜。

“长公主,您——”

“孙小姐,这话你可以不回答。如果你不回答的话,本宫可以直接跟翎儿说,你不喜欢他,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

言下之意,就是孙思颖你尽管否认,这样你以后跟燕翎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可孙思颖一旦承认,那么她和上官冰的哪一点友谊也是彻底没了。

不过照着楚思雅看来,孙思颖压根儿从来没有将上官冰当朋友,否则怎么会在上官冰的脸几乎都被打成猪头了,才悠哉悠哉的假意开口劝说。

不仅如此,孙思颖如果一旦承认自己喜欢自己喜欢燕翎,那么她的名声也就——

此时瑞蚨祥,可有不少客人聚在这里看热闹!

楚思雅真心觉得她娘实在是太给力了,一下子帮她打击了两个情敌啊!

孙思颖紧紧咬着唇瓣,似乎是在做着艰难的选择一般。

良久,孙思颖才开口,“其实小女子一直仰慕忠勇侯。”

楚思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孙思颖,都说古代的女子含蓄,可她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有含蓄的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对一个男子表白吗?反正她是从来没有见识过了。

果然孙思颖话落,在瑞蚨祥的客人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孙思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从楚思雅的角度看,正好能看到孙思颖脸上的那一抹娇羞的红云。

“呜呜啊哈——”

上官冰此时还被护卫抓着手,否则楚思雅想她肯定要冲上去,直接去跟孙思颖拼命了!

别提,上官冰此时就是这个想法。

孙思颖好似被上官冰吓到了,浑身都不禁颤抖了一下。

美人总是让人怜惜的,尤其是这种较弱的美人,那就更让人怜惜了。

楚思雅不禁冷笑,着孙思颖倒是挺能装的。上官冰这时候可是被人抓着,压根儿留不可能攻击到孙思颖,她倒直接一副被吓到了的模样。

“长公主,小女子心仪忠勇侯。我知道侯爷将您当做亲生母亲一般看待,小女子也愿意同侯爷一样——”

“行了,本宫有自己的亲生女儿。不需要孙小姐你来孝顺。风掌柜,把这两样首饰包好,本宫要带走。”

同时昭慧长公主给侍卫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放开上官冰。

这次上官冰得到自由了,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冲向孙思颖。

上官冰打不过昭慧长公主的护卫,可对付一个小小的孙思颖,那简直是太容易了,孙思颖很快被上官冰压倒了,而上官冰骑在孙思颖的身上,整个人就跟发狂了一样,死命的扇孙思颖的耳光。

孙思颖则是拼命的躲避着,一边躲,一边开口,“冰儿,我知道你现在很激动,可你得想想,侯爷心里其实压根儿就没有你,我原先其实也是不想喜欢侯爷的,可我每次陪你去见侯爷。侯爷是那么的风华霁月,清华无双,我一颗心就这么系在侯爷身上了。冰儿,我这种感觉你一定能知道吧。”

楚思雅真心是很佩服孙思颖,她这是嫌她挨打的不够吗?

不对,楚思雅立马反应过来,孙思颖这话是故意在激怒上官冰,就是希望上官冰再泼辣一点,再狠毒一点。让众人都看到上官冰的丑态,顺带还能欣赏到孙思颖的楚楚可怜神态。

还有孙思颖今天说的这番话,肯定马上回传遍整个梁都,到时候所有的人肯定都知道了,那么燕翎也会——

好算计,这真的只是一个小姑娘?

在现代13、14岁的小姑娘还在上初中呢,哪里有这么多的弯弯道道,看来在大宅门长大的姑娘,真不能将她当做是孩子。

“自作聪明!”

就在楚思雅晃神的时候,昭慧长公主冷冷的说了一句。

楚思雅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昭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旋而,她就明白了,孙思颖是在自作聪明,她算计这么多,又有什么用,这一切都是要有前提的,那就是燕翎心里有她,或者对她能有那么一丝丝的怜香惜玉。

楚思雅仔细回忆了一下燕翎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还心里有孙思颖呢,还怜香惜玉呢,貌似这些都距离燕翎很遥远。

“雅儿,咱们走吧,这些没什么好看的。”

楚思雅点了点头,是没什么好看的。

而且孙思颖带的丫头,好像也有两下子,正在推骑在孙思颖身上的上官冰。

在瑞蚨祥闹了这么一通,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心思,就带着她回去了。

一回到昭慧长公主的清心院,楚思雅就忍不住问,“娘,有很多女人喜欢燕翎吗?”

其实主要是楚思雅有些想不通,燕翎长得是好,可脾气那么差,而且还沉默寡言的,就这么一个男人,惦记他的女人会很多吗?

“那是当然。你可不知道,翎儿第一次从边关打胜仗回来,随着军队一起进梁都,他骑在大马上,穿着银色的铠甲,再加上那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容,生生的让不少闺阁女子一见误终身呢!

你今天也就只见到了两个,其实还有很多人喜欢翎儿的。”

楚思雅的脸彻底黑了,你丫的,燕翎竟然还有很多烂桃花?她今天见到的还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昭慧长公主瞥到楚思雅的脸色有些黑,蹙了蹙眉,有些不解的开口,“你怎么了?不高兴?”

楚思雅嘟着嘴巴,点了点头,“嗯。我自己的男人被人惦记了,我能开心嘛!”

楚思雅不想瞒着昭慧长公主,她和燕翎的关系,所以就决定实话实说了。

幸好,昭慧长公主此时没有喝茶,否则真是要全吐出来了。

好一会儿,昭慧长公主才平复了一下心情,有些不解的开口,“雅儿,你不是喜欢翎儿吧!”

“是啊!不过我可不是单相思,燕翎也喜欢我,娘,您觉得我嫁给燕翎好不好?”

楚思雅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雅儿,你跟翎儿的年级差距的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雅儿今年才11岁,而燕翎今年都已经20岁了,起码要四年,他们才能在一起。

“燕翎跟我说过,曾经有个什么大师给他算过命,说他要等五年才能成亲,到那时候,我的年级不就正好了。”

是有这么一回事。燕翎之前还拿这个当做过理由拒绝西漠的小公主铁燕儿。

昭慧长公主之前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可如今再看燕翎和楚思雅的事儿,似乎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一样。

“翎儿是娘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人品自然是不用说。可你不知道,翎儿的家事真的是一团糟,就他那个父亲燕南天,娘真是提起他来,都觉得恶心的不行。翎儿的外公老镇北侯对他倒是真的好,可翎儿还有两个亲舅舅,那也是让人糟心的很,否则翎儿也不用年级轻轻的就去边关了。”

以前昭慧长公主是很希望燕翎能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子,陪他度过一生,可这个人要是换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昭慧长公主真心是有些不愿意了。

要是雅儿以后真的嫁给翎儿,那燕南天不就成了雅儿的公公,倒时候燕家的还有云家的那堆糟心事,雅儿不就要烦着了。

这么一想,昭慧长公主就有些不愿意了。

燕翎,昭慧长公主是真心疼爱,可如果跟楚思雅比起来,那么燕翎也要退一席之地了。

不,应该说任何人跟楚思雅比起来,都要退一席之地。

楚思雅闻言,就知道昭慧长公主不是很反对她和燕翎的失去功能,于是笑嘻嘻的上前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娘,燕翎是忠勇侯,我跟他成亲了,肯定是跟他一起住在忠勇侯府了。燕家和云家的事情,关我们什么事儿?”

“话是这么说,可血缘关系还是断不掉的。”

“娘,难道您不希望女儿能嫁给自己心爱的夫君吗?”

楚思雅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只要嘴不要弯起来,那就更加有说服力了!

昭慧长公主一见楚思雅这么惹人爱的表情,哪里还有不答应的,其实她原本也不是那么反对,只是想到燕家和云家那些让人糟心的事情,所以有些不太舒服罢了,既然雅儿喜欢,也确实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左不过,还有好几年呢!

“好了,娘也没说不答应。”

“我就知道娘最好了!”

楚思雅直接紧紧的抱着昭慧长公主,要不是担心吓坏昭慧长公主,楚思雅都想直接在昭慧长公主的脸上亲一口了。

“娘,您说燕翎这次会不会有事?”

其实从回到梁都开始,楚思雅就一直在担心燕翎的事情。

“放心,你皇帝舅舅肯定会保翎儿的。只不过这惩罚肯定少不了。不过,翎儿这次为了你犯了那么大的罪,只受一点惩罚就不错了。”

楚思雅总算是放心的点了点头,要是燕翎真的会有什么大事,昭慧长公主早就坐不住了,如今见她能这么淡定,肯定是清楚乾风帝心里的打算,肯定没有生病危险,至于惩罚,也大不到哪里去。

“皇帝舅舅真是一个好人。”

其实楚思雅也知道,当皇帝的,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好人,肯定是燕翎有什么让乾风帝不舍得处罚他,至于是什么,楚思雅就不知道了。她也没那么大的好奇心,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有些事情装装糊涂就好了。

可楚思雅只要一想到在瑞蚨祥遇到的事情,一张脸就有些不好看了,“娘,您说燕翎怎么这么会惹女人!那什么上官冰还有孙思颖的,我——”

“有什么好生气的!上官冰,你压根儿没必要把她放在心上。翎儿从头到尾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过,完全是她一头热。至于孙思颖,她是个有心计的,要是换一个人,说不定还真让她给迷住了。可翎儿不会,他心里门清的很,孙思颖那些把戏在他眼里,真心事不够看的。”

听了昭慧长公主的话,楚思雅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可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因为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娘,您说,既然上官冰她们都知道燕翎无诏离开边关是重罪,可燕翎为了我还是愿意无诏离开边关,她们怎么都不想想,燕翎是因为喜欢我,所以才愿意为我付出这么多的!”

楚思雅越想越郁闷,明明她是正主好不好!可那两个觊觎燕翎的,竟然完全无视她!

上官冰的心思真的是太好猜了,只一眼,楚思雅就知道上官冰的想法了,她只是生气燕翎为了她,无诏离开边关,她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燕翎喜欢她!或者,上官冰是觉得燕翎是看在她娘的面子上,才为了她无诏离开边关的!

楚思雅还真是想对了,上官冰就是这么想的,别说上官冰了,就是孙思颖也是这么想的。

“噗嗤——”

昭慧长公主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昭慧长公主笑的不能自已,“娘,您笑什么,难道我的问题很好笑吗?”

楚思雅有些生气了,她问的明明是很严肃的问题好不好,为何她娘要笑的这么灿烂,真是太伤她的心了!

“好!好!娘不笑了。”

昭慧长公主说着不笑了,可是眉眼间的笑意,还是遮掩不住。

“娘!”

楚思雅没好气的低吼了一声。

“行,娘不笑了。只是雅儿你这话真的是很有意思好不好。”

昭慧长公主没想到小女儿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真心是让人想笑的不得了。

“哪里好笑了!”

“雅儿,你今年才多大,才11!娘告诉你,你知道孙思颖当初为何能跟上官冰走的那么近?”

楚思雅摇了摇头,她不知道。

“上官冰今年已经17了。两年前,他对翎儿一见钟情,从此就开始缠着翎儿。孙思颖今年13,两年前,她就只是一个11岁的小姑娘,所以上官冰才对她不设防,再加上孙思颖能装,老是一副小妹妹的样子,这才让上官冰降低了警惕心,把她当做闺阁好友!”

也是11岁?好巧啊!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昭慧长公主没说的是,孙思颖11岁的时候,可比楚思雅更像一个女人,都已经开始发育了,哪里像楚思雅似的,如今还是一个孩子模样。

“好了,别多想了,这段日子就好好跟在娘身边。也不要去见翎儿,毕竟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太敏感了。你如今年级小,朝中的大臣才没有往儿女私情方面想,别人以为翎儿无诏离开边关去救你,是因为你娘亲我。这么说,众人还会夸赞一句,翎儿是个有情有义,待我如母。

可要是传出翎儿是因为喜欢你,才无诏离开边关,倒时候朝中跟翎儿敌对的大臣抓住这个把柄,那翎儿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就算是你皇帝舅舅,想要保住翎儿,也困难了。”

别看昭慧长公主平时一副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有些事情她心里门清。

楚思雅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她也懂,所以从她回到楚国公府开始,就没有关注过燕翎的消息。

“你今儿个也累了,回你的院子休息去,娘,明天带你去见二哥。”

楚思雅乖巧的点了点头。

第二日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早早的就准备好一切,坐上马车前往别院。

马车是昭慧长公主的公主马车,绝对是高端上档次,又大又平稳,而且一点都震,里面还摆放着一张矮几,一打开下面的抽屉,就有准备好的糕点和茶水,一边还摆放着书籍,最重要的是这马车的设计,通风,哪怕是这有些炎热的天气,坐着马车,感受迎迎吹来的热风,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娘,二哥喜欢什么?我亲自动手给二哥做了一点糕点,您说她会吃吗?”

其实昨天就该给楚文煜买礼物的,只是,因为上官冰和孙思颖的事情一闹,让她们都没了继续逛的心情。

“会,肯定会。雅儿做的东西,你二哥一定喜欢。你二哥平时不能多走动,每天只能待在屋子里看书,你二哥的学问很好,他要是去考状元,肯定能高中。”

昭慧长公主说着说着,眼眶不禁湿润了。

楚思雅闻言却是紧紧皱着眉头,不是说她二哥只是因为在娘胎的时候没有发育好,所以身子才特别虚弱,怎么听她娘说的,好像她二哥命不久矣似的。

楚思雅是越想越觉得奇怪。

看来这次别院之行,能解开她不少的疑惑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木子纱的《盛世天下之倾世女帝》文文正在首推,希望亲们能支持一下!

她,夙倾月,父母的身份,注定着她这一生注定不平凡,来到父母所在的异世界月幽王朝,开始寻找父母和弟弟,然而她所信任的,好姐妹要时她致命!她所爱的,那个他也威胁着她的生命!

灵力飞升!谁敌的过我!想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再说!想控制我?那我就弄死你!

当层层迷雾被风吹开,倾月陷入了迷茫,到底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