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中毒 招供/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文煜如今居住的别院是昭慧长公主在郊外的一处院子,环境清幽,门口还栽着几棵梨树。

只是如今已经十月份了,梨树的结果时期已经过去。

“参见长公主,郡主。”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今日要来,是提前打过招呼的,所以负责别院一切大小事务的牛管家,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起来吧。煜儿的身子怎么样了?”

昭慧长公主最关心的还是楚文煜的身子。

牛官家闻言,一张脸不禁有些尴尬,“二公子的身子还是老样子,最近的胃口好像是更差了一点。”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打量着牛管家,一般人都是捡好听的话说,可这牛管家倒是诚实的很,直接告诉昭慧长公主,她二哥的身子一点好转都没有,甚至最近的胃口还越来越不好。

周嬷嬷扫到楚思雅脸上的诧异神色,悄然来到楚思雅身边,轻声开口,“牛管家是个实诚人,当年长公主无意间救了他一命,所以牛管家对长公主是忠心耿耿。”

楚思雅文言点了点头,她明白了,她娘应该就是看重牛管家的实诚,所以才会让他照顾自己的二哥。

这别院不算太大,分成东西两部分,东边是主房,西边大约都是客房,东西边各有六间房。

他的二哥就住在最大的主房里。

“二公子,您就别写这些东西了,您的身子吃不消的。”

还未进屋,就听到年轻男子的焦急声音。

“侍书,把笔还给我!”

“二公子,太医说了,您的病需要静心疗养,可您总是忙着写诗,您——”

“咳咳——我的病是治不好了,如今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想着自己能在死前多留下一些自己的文墨,人生在世,总得留一些东西,否则会——”

“煜儿啊,你在混说些什么,你这是在挖娘的心啊!”

昭慧长公主再也忍不住,直接冲上前将门给推开了。

屋内的两人都诧异的看向昭慧长公主。

楚思雅这才第一次见到他这个二哥——楚文煜。

楚文煜长得真是很不错,温润如玉,身上沉浸着书香气息,衬的他愈发的公子如玉。

唯一不好的就是,楚文煜的脸真是太苍白了,是一种病态的白,应该是常年卧病在床,见不到阳光的原因,或者还有因为他本身身子虚弱。

昭慧长公主泪眼婆娑的盯着楚文煜,双唇不停的上下颤抖,出乎众人意料的,昭慧长公主猛地抬手狠狠打了楚文煜一耳光!

“长公主,二公子的身体不好,您有什么话,好好说就是了,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周嬷嬷立马上前拉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那一耳光是用力打的,没一会儿,楚文煜那苍白的脸上就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

“你想死是不是?好,现在,你小妹也已经找到了,娘也已经了无牵挂了。你身体那么弱,都是我这个当娘的没本事,不能好好护着你!既然这样,娘,咱娘俩一起死!黄泉路上也能做个伴!”

昭慧长公主从来都不知道楚文煜心里竟然一直存着死志。以前她每次来,楚文煜知道后,总是用最好的态度来迎接昭慧长公主,就是担心她会为他担忧。

可这次,楚文煜昨天才昏迷过,所以众人还没来得及将昭慧长公主要来的消息告诉楚文煜,所以楚文煜自暴自弃下,就说出了心中诚实的想法,任谁拖着这么虚弱疲惫不堪的身子,也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要不是他出身富贵人家,母亲更是当朝的长公主,日日都有千金良药来给他进补,他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可楚文煜,才高八斗,心里更是有满腔的抱负没有实现,你让他日日躺在床上喝药等死,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可能昭慧长公主的这一巴掌,将楚文煜心头的情绪也给激起来了,楚文煜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哭起来,“娘,儿子不孝。可儿子真的是受不了这种日子了。儿子除了日日躺在床上喝药,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能做!要是再继续过这样的日子,儿子真的是宁可死!咳咳咳——咳咳咳咳——”

楚文煜说的天激动,忍不住猛咳起来,侍书见状,立马扶着楚文煜坐下,伸手给他拍背,同时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丸药给楚文煜。

“等等。”

在楚文煜正要将药吃下的时候,楚思雅淡淡的开口。

侍书一时间不知道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将药喂给楚文煜。

“把药给我。”

楚思雅随即吩咐道。

“把药给雅儿。”

昭慧长公主正靠在周嬷嬷身上流眼泪,见状,吩咐道。

侍书立马将药丸递给楚思雅。

楚思雅接过药丸,放在手掌心,只见那药丸呈碧绿色,泛着幽幽的绿光。

楚思雅用手指甲抠了一点药,放到自己的嘴边,吃了一点。

“雅儿,这是你二哥的药,你吃了不会有事儿吗?”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开口说道。

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幽暗的光芒,“侍书,我二哥吃这药,吃了多久了。”

侍书有些不明所以,可还是老实的回答楚思雅的话,“启禀郡主,二公子吃这药丸快半年了。这是给二公子看病的封太医开的,说是对二公子的病有好处。”

“封太医?”

楚思雅皱着眉头,冷笑。

“拿一副我二哥平时喝的药,让我看看。还有顺便将那什么封太医请过来。就说,二哥的身体今日有些不太好,请他来看看。”

“雅儿,是不是这些药有什么问题?”

昭慧长公主不是傻子,她能看出楚思雅的神色不是很好。

“有问题?现在还不是很确定,等我看过二哥平时吃的药之后,才能确定。二哥,我来帮你把把脉。”

楚思雅笑着开口道。

“你就是小妹?这么多年,娘都很记挂你,每天为你诵经念佛,希望你能平安无事。”

楚文煜露出一抹苍白虚弱的笑容,无力的开口。

楚思雅微笑着开口,“娘这些年诵经念佛,除了是希望我平安无事,也是希望二哥您能身体健康。”

楚文煜闻言,眼神复杂的看着昭慧长公主,看着自己的母亲伤心欲绝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楚文煜怎么可能没有感触,“娘,是儿子错了。您放心,无论以后又多艰难,儿子跟您保证,绝对不会再轻言生死。”

楚文煜觉得自己真是太自私了,他光想着自己一死了之,可怎么忘记了自己的母亲,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昭慧长公主蹒跚的走向楚文煜,颤巍巍的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抚摸楚文煜被打的脸,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顿时停住了手,“是不是很痛,娘——娘刚才是气糊涂了。”

打在儿身,疼在娘心,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文煜脸上泛起的红印子,只觉得一颗心在流血。

“娘,不痛。”

“娘,二哥怎么会怪您呢。”楚思雅来到昭慧长公主身边扶着她坐下,然后看向楚文煜,“二哥,把你的左手伸出来,我来帮你把脉。”

楚文煜闻言,乖乖的伸出左手,其实他不是很相信楚思雅能治好理他的病。想想,他都病了这么多年,那么多大夫都看了,可还是一点起色都没有。

不过楚思雅是他的亲妹妹,他不会去拂她的面子。

楚思雅给楚文煜把脉,没多久,一张脸就变得铁青。

“雅儿,怎么了,不会是你二哥——”

昭慧长公主从来没见过这么骇人的楚思雅,似乎是想要杀人一般。

楚思雅默默的收回给出楚文煜把脉的手,正要开口,侍书就拿着药材进来了。

“郡主,这就是二公子吃的药。原先二公子也吃过其他的药。不过后来是封太医给二公子治病,自从他给二公子治病以后,二公子的身体比起以往稍稍好了一点,所以二公子就只吃封太医开的药了。”

侍书将药拿回来以后说道。

楚思雅接过药,然后放在桌上,一样一样的拿起来检查。

“去请那封太医了吗?”

侍书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楚思雅会这个问题。

“去请了,照郡主的吩咐,说是二公子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才去请人的。”

“这些药再吃上半年,二哥就真的是大罗金仙下凡都救不了了。”

楚思雅将所有的药材检查完后,淡淡的开口说道。

“雅——雅——雅儿,你说真的?可封太医怎么会害你二哥,他可是你外祖母手下得力的太医啊!”

昭慧长公主实在是不太敢相信,封太医竟然会害煜儿,他没有理由害煜儿啊!

楚思雅定睛瞧着昭慧长公主,“娘,娘相不相信我?”

昭慧长公主定了定神,封太医和楚思雅比起来,昭慧长公主肯定是更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于是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娘,相信你,雅儿。”

“娘,二哥的身体确实是弱,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体弱之症。不过只要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能将二哥的身子调养好,起码能跟正常人一样。

可如今二哥吃那什么封太医开的毒药,我光给二哥驱毒,就得一年,接下来起码要用三年多的时间,才你能帮二哥调理好身子。”

昭慧长公主的身子晃了晃,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煜儿吃的,竟然一直是毒药。

“不可能啊,每次给二公子喝的药都是用银针测过的,不会有问题的。”

侍书有些疑惑的开口。

“银针不能辨别所有的毒药。而且那封太医很有两把刷子,他给二哥制得药丸,确实对二哥的病有些帮助,不过这跟二哥平时喝的药有冲突,两者相撞,自然而然的就产生毒性了。”

“郡主,您刚才说二公子的身体是有救的?这——这是真的吗?”

周嬷嬷一直记着楚思雅的那一句,她能救楚文煜。

楚思雅点了点头,“娘,我能救。而且二哥的身子我也能替他调养好。二哥,你愿意相信我吗?”

要想将病人治好,首先得取得病人的信任,这样在接下来的治病的过程中,才能事半功倍。

这么多年来,楚文煜看了不少的名医,可每一个见过他以后,都说他的身子没救了,只有楚思雅,她竟然敢对他承诺能够救他!

可楚思雅只是一个11岁的少女,她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楚文煜心里真的是有些疑惑。

不过,随即,楚文煜就忍不住自嘲起来,他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就他这破身子,原本就不知道能活多少年,如今小妹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而且看着楚思雅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眸,一时间,楚文煜只觉得心田间被注入了无穷的力量,更让他不由自主的去相信楚思雅。

于是楚文煜狠狠的点了点头。

“小妹,二哥这条命就交给你了!”

楚思雅在看到楚文煜眼中的信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好似万千梨花盛开,“二哥,你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健康的身体。二哥,你是有个有才学的,等你身体好了,一定要考个状元回来给娘争光!”

楚文煜写的策论,楚思雅刚才看了一下,她看得出来,楚文煜确实是一个有才华的。

“启禀长公主,封太医到了。”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可真想见识一下这个什么封太医,有胆子给他二哥下毒,她不整的他连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她的名字真应该倒过来写!

“下官参加长——”

“砰——”

昭慧长公主一看到封太医,心头的怒火就再也压抑不住了,猛地将桌上的茶杯扔到封太医的额头上,一时间,碎片满地。

封太医愣了愣,自从他给楚文煜治病之后,昭慧长公主对他都是十分礼遇的,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长公主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将茶杯扔到他的额头上!

难道是他做的事情被发现了,不对,事情那么隐秘,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封太医在心里安慰自己。

“封太医看着有五十多了吧。”

昭慧长公主没有让封太医起来,封太医自然也就没资格起来,只能老老实实的跪着。

楚思雅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封太医问道。

封太医愣了愣,心里开始猜测眼前女子的身份,想来她就是昭慧长公主刚刚寻回的小女儿荣安郡主了。

“启禀郡主,下官今年五十有三。”

“哦,五十三了。那封太医应该有孙子了吧。”楚思雅“恍然大悟”搬的点了点头。

别说被问的封太医,一头雾水,不知道楚思雅到底想干什么,就是屋内的人,都有些一头雾水的看着楚思雅,不是要问封太医给楚文煜下毒的事情吗?楚思雅扯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

封太医心里疑惑,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下官有孙子,今年已经十五了。”

“原来封太医的孙子已经十五岁了,倒是跟本郡主的二哥年级一般大,那封太医到底是怎么狠得下心来给本郡主的而给下毒!”

楚思雅的语气猛地一转,变得凌厉无比,好似有千万把剑似的刺向封太医。

封太医浑浊的眼眸顿时缩小成一个小点,他怎么都想不到,楚思雅会突然说自己给楚文煜下毒!

“郡主岂能含血喷人,下官行医多年,怎么会做给人下毒事情!郡主休要信口雌黄的污蔑人!”

封太医义愤填膺的开口,一张老梁涨得通红,好像真的是被楚思雅侮辱了一般。

楚思雅摇了摇头,好笑的看着封太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封太医啊,封太医,你是不是以为你做的事情没人知道啊!你要是坚持你没给我二哥下毒,也可以,你不是有个孙子,今年十五岁了,诺,咱们就好好做一个实验,做什么实验呢?咱们就把这药给你孙子吃,吃上个一年,他要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楚思雅,三跪九叩的给你道歉如何!”

“下官的孙子没病,怎么能胡乱用药!郡主就算是位高权重,可怎么能视人命如草芥!”

把给楚文煜的药给他孙子吃,那他孙子还有命嘛!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封太医,他孙子的命就是命了,她二哥的命就不是命了。

“封太医是在心疼自己的孙子吧。那我二哥呢?我听娘亲说,封太医你是我皇祖母手下的得力太医,所以我皇祖母才会让你给我二哥治病,可你做了什么?我二哥的病已经那么虚弱了,你竟然还给他下毒!下毒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是根据药物相克,你给我二哥制作的药丸,单独吃没问题,给我二哥开的药,单独喝没问题,可两者要是加在一起,那就是慢性毒药,只要吃上个一年,我二哥就会虚弱而死。”

楚思雅每说上一句,封太医的脸就白上一分,他没想到一个小姑娘竟然能看透他大半辈子研究出来的东西。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他!不行,他还有一家老小,他不能死!

“下官不知道郡主在说什么!”

封太医咬着牙不松口,实在是只要他一松口,那绝对是必死无疑了!

“不知道?娘,我回梁都几天了,还没拜见过皇祖母,咱们今天就一起去吧。”

封太医就算犯错也是太医院的太医,昭慧长公主要是私下惩治他,肯定会落人把柄,所以这事情还是交给太后吧。

“好!”

昭慧长公主咬牙切齿的看着封太医。

“封太医要是心中无鬼,去见我皇祖母肯定也什么对吧。”

楚思雅笑着看向封太医,只是手上却拿起笔刷刷的开始开药方。

好一会儿,楚思雅才停了手,“弄书,以后就按照这个方子给我二哥抓药,明天开始,我会给二哥祛除体内的毒素。”

侍书现在对楚思雅绝对能用心悦诚服来形容了,郡主可真是厉害,一来就能看出二公子是让人下毒。

同时侍书对楚思雅能治好二公子,是更有信心了。

慈宁宫

太后铁青着一张脸看着跪在地下的封太医,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她底下竟然还出了一个背主的东西!

“太后,下官冤枉啊!”

封太医心里清楚,此时他除了喊冤枉以外,没有其他路能走了。

“冤枉?要知道你是不是被冤枉的,很简单啊!来人啊,把封立给哀家脱到慎刑司,让他们好好给哀家招待招待封立!”

慎刑司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宫里专门处罚犯罪宫人的地方,里面折磨人的手段,保管你经历了一遍,此生都不会想要再经历第二遍!

“太后饶命啊!下官冤枉啊!”

太后下了令,很快就有宫人去捉立封立。

封立一路上还在不停的喊着冤枉,可太后的美貌却是越蹙越紧。

“母后,您就别生气了,为那起子小人不值得。”

昭慧长公主还是很关心自己的母后的,一看道太后动怒,于是忙不迭的开口道。

太后摆了摆手,“哀家是生气封立,他可是跟了哀家快要三十年的老太医了,没想到会被人收买给煜儿下毒!要是煜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

到时候别说昭慧长公主会痛不欲生,万一哪天昭慧长公主得知真相,知道害死文煜的太医竟然是太后派去的,就算不是太后让封立给楚文煜下毒,可昭慧长公主在痛失爱子的情况下,说不定就会迁怒太后,到时候这母女情分说不定都要断了!

一想到那样的情形,太后就觉得痛彻心扉。

太后此生最看重的就是自己两个儿女,要是女儿恨她,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

“你是雅儿吧!嗯,长得跟你娘年轻的时候真像。这次煜儿的事儿,也真是多亏你了,钟嬷嬷,去,把哀家的那一块田黄玉石拿出来。”

钟嬷嬷闻言,很快动身去取。

楚思雅则是给太后行了一个礼,“荣安见过外祖母。”

“姨姥姥,我就说,筱雅的医术很厉害吧!”

朱云忽的风风火火的从门外边跑进来。

“什么筱雅,如今是楚思雅,记住了。”

太后一见朱云,忍不住嗔怪道。只是语气里却是满满的宠溺。

楚思雅见太后看着朱云的眼神十分慈爱,心里不禁送了一口气,看来朱云在慈宁宫的日子过得不错。

朱云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对着太后行了个礼,然后就激动的抱住楚思雅,“筱——不对,是思雅,你都回梁都几天了,竟然今天才来看我!真是过分啊!”

“我有事情,当然得先做好了,才能来看你啊!不过,我看你养的白白胖胖的,一看就知道皇祖母把你照顾的很好。”

楚思雅说着还特意捏了捏朱云肉呼呼的脸蛋,嗯,捏起来,可真是舒服,看来朱云在太后这里过得确实是好,长了不少肉。

“我哪里胖了!我还是一个小孩子,我这叫可爱!姨姥姥也说了,我这样子,是可爱,你必须说我胖!纤柔才是胖子呢!”

朱云好像对胖这个词十分的敏感,一听楚思雅说她胖,顿时不干了。

“云儿,不能这么说纤柔。”

太后警告道。

朱云撇了撇嘴,不在说话。可她说的又没有错,纤柔才真的是个小肥妞!

楚思雅听着纤柔,眼神不禁闪了闪,也不知道那什么纤柔到底是谁,反正每次只要说到胖这个话题,朱云肯定就会说纤柔。

也不知道那纤柔到底是胖成什么样子了,才会让朱云一直把她挂在嘴边。

慎刑司的效率那绝对是杠杠的,没一会儿,就有人来禀报,说封太医全都招供了,“是楚国公府的赵姨娘收买了封太医,让他给楚文煜下毒。”

“又是赵氏那贱人!本宫平时懒得跟她计较,她倒是蹬鼻子上脸了!”

昭慧长公主恨恨的开口。

楚思雅的眼神不禁闪了闪,“封太医有说,赵氏是许诺他什么好处了吗?”

封太医作为太后手下的人,楚思雅相信,要是没有一定的筹码,这封太医肯定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情。

太后闻言,倒是赞赏的看了一眼楚思雅,看事情全面,倒是比她那个傻女儿要强得多。

“启禀太后,是封太医的孙子封争看上了赵家旁支的一个小姐,可那位姓赵的小姐看不上封争。封争对那姓赵的小姐是一见钟情,后来还害了相思病。再然后,赵氏就主动联系封太医,许诺只要他能给楚二公子下毒,就帮封争保媒。”

楚思雅的眼神不仅闪了闪,好巧啊,会不会是美人计呢?楚思雅忍不住想着。

“好一个赵氏!竟然敢谋害哀家的外孙,来人啊,去把赵氏那贱人给哀家带过来!”

太后厉声吩咐。

博景苑

“姑妈,不好了!封太医被送到慎刑司了!”

赵氏张皇失措的来到老赵氏的院子,一张娇媚的脸上满是焦急。

老赵氏猛地睁开双眸,眼底迸发出凌厉的光芒,想来这消息对老赵氏来说,也绝对不算什么好消息。

“姑妈,您说,是不是楚文煜的事情败露了?”

赵氏越想越心惊,太后竟然知道了,她都不敢想,她的下场会有多悲惨!

“启禀老夫人,宫里来人了,说是要请赵姨娘去慈宁宫。”

自从被楚思雅给闹了一通,尤其是在看到戴超还有费嬷嬷(肥嬷嬷)的下场,整个楚国公府的下人就没有敢再称呼赵氏为夫人的了,要是再让楚思雅逮到,恐怕真是连小命都要没有了!

赵氏每次听到别人称呼她赵姨娘,整张脸都扭曲的不行,可她也不能多说什么,楚思雅如今就住在楚国公府,要是哪天她自己的人又称呼她夫人,被她听到了,指不定楚思雅又要整出什么事情来了。

不能不说,赵氏也已经被楚思雅那一通闹得有些杯弓蛇影了!

“姑妈,怎么办!”

太后果然出手了!

老赵氏阴沉着脸,“让那些来的宫人等一会儿,就说老身要陪着一起。”

“是。”

赵氏一听老赵氏会陪着她一起去,一颗心总算是落到实处了,在赵氏眼中,就没有老赵氏不能解决的事情。

平时进宫没必要穿觐见的朝服,可老赵氏每一次进宫,穿的一定是朝服。

老赵氏让身边的丫鬟服饰她将正装里一层外一层的穿好,在此期间,老赵氏的脸色始终阴沉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去跟慎刑司那里的人说一声,封立不能留了。”

楚国公府在慎刑司也是有自己的人的,要想除掉一个小小的封立,也不算难事。

封太医要死了?太好了,赵氏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至于门外等着的宫人,一听老赵氏要陪着赵氏一起进宫,整张脸就没有好过。

敢让慈宁宫的人等着,除了楚国公府的这老夫人以外,就没有第二个了!

慈宁宫

“那赵氏难不成死了,竟然到现在都不来!”

太后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妾室,竟然也敢违背她的命令,这都过了多久了,就算是爬也该爬来了!

“楚国公老夫人、楚国公府赵姨娘求见太后。”

楚思雅闻言挑了挑眉,老赵氏对赵氏还真是好,忙不迭的就陪着赵氏一起来请罪。

太后一听到老赵氏也来了,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让她们进来。”

楚思雅在看到老赵氏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老赵氏穿的是觐见的朝服吧,这天气穿那么厚重的朝服,啧啧,她难道都不嫌热。

“妾身参见太后。”

赵氏倒是很老实的给太后跪下行礼。

老赵氏却像是一棵青松,站在那里岿然不动,赵氏都行完礼了,可老赵氏连膝盖都没有弯曲一下。

“太后娘娘,老身的年纪大了,这膝盖不是很好,想来不能给太后行礼了。”

老赵氏悠悠的说道。

朱云气的差点跳出来要跟老赵氏评理,幸好楚思雅及时拉住朱云。

楚思雅心里暗惊,这老赵氏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别说她看着就身体不错,就算行跪拜大礼那也是没关系的。

就算她不愿意行跪拜大礼,不对,以老赵氏的老国公夫人的名头,也不一定需要给太后行跪拜大礼,只要弯弯屈膝,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可这老赵氏竟然连这种最简单的礼都不愿意行,这简直是太狂妄了。她到底有没有将太后放在眼里,或者说,是楚国公府的势力真的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

一时间,楚思雅想了很多。

太后双手紧握成拳,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这么下她的面子,这楚国公府的老夫人胆子倒是大啊!

一时间,太后浑浊的眼眸闪过浓浓的厉色,好似惊涛骇浪即将席卷而来。

整个殿内都笼罩着诡谲的气息,朱云年纪小,还有些不明白,不过也知道,此时她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是吗?楚国公府老夫人既然身体不适,那就不要行礼了,赶紧坐下吧。”

太后到底是太后,没多久就恢复了云淡风轻,好像刚才想杀人的不是她一样。

“那就多谢太后了。”

老赵氏嘴里说着谢,可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感激的神色,有的只是理所当然。

老赵氏瞥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赵氏,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

“这赵氏应该还没有到跪不动的年纪吧。哀家一个太后,总有权力让一个卑贱的姨娘跪着吧。”

太后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老赵氏紧紧咬着牙,这贱人不就是在拿太后的身份压她!

“太后当然有这个权力。”

老赵氏说完,直接一甩袖子,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赵氏你可知罪!”太后忽的凌厉的向赵氏发问。

赵氏的身子抖了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妾身不知太后在说什么。”

“不知哀家在说什么?你一个小小的妾室,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谋害国公府的嫡子!”

“妾身冤枉啊!妾身一直本本分分的呆在楚国公府,何曾对姐姐所出的嫡子动手。”

赵氏哭着说道。

美人落泪,总是惹人怜惜的,尤其是赵氏还哭的梨花带雨,不过可惜,在场的都是女人,所以没有一个被赵氏的眼泪打动。

“太后娘娘,赵氏是老身的亲侄女,她的为人老身是清楚的,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这当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老赵氏不紧不慢的开口。

“呸!就是因为是你的侄女,赵氏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太后在心里恨恨的想。

“老夫人,我倒是有些好奇了。被害的可是你的亲孙子,你听到自己的亲孙子出事,难道都不关心关心他?反而一门心思的为赵氏脱罪?”

楚思雅突然笑着开口,眼底满是真诚的意味,可是却遮掩不住浓浓的嘲讽。

在她看来,老赵氏就是个脑子有病的,自己嫡亲的孙子孙女不在乎,竟然那么在意一个妾室,对了,这妾室是她的侄女,这关系自然是不一般了。

老赵氏突然犹如一条毒蛇的盯着楚思雅,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楚思雅肯定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长辈说话,哪里有你一个小辈开口的份儿!”

“我只是好奇罢了。毕竟那么冷血的祖母,这世上还真是少见,不过,我运气好,不仅是遇到了,而且——”

后面的话,楚思雅没有说完,可只要是个人都能猜到楚思雅后面没说完的话。

“母后,赵氏丧心病狂,现在能害煜儿,下一次说不定就会害儿臣的性命!”

“长公主,说话得有证据才行,你凭什么说赵氏害煜儿!我知道,因为玉亭喜欢的是赵氏,对你多有冷落,可作为正室,你得学会大度能容人,怎么能嫉妒一个妾室,你的容人之度呢?你皇室公主的风范呢?”

昭慧长公主差点没气的晕倒,老赵氏不就是在说,她堂堂的长公主没有赵氏一个妾室得宠,甚至还因为嫉妒故意诬陷赵氏,甚至还说她不配当长公主了!

太后的脸也倏地冷了下来,“昭慧是哀家一手带大的,难道楚老夫人是觉得哀家教养的不好了!”

“老身不敢,老身也不是这个意思。”

要是一般人听太后这么说话,立马诚惶诚恐的站起来请罪了,可老赵氏还是悠然的坐在椅子上,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再看老赵氏那副表情,楚思雅从头到尾都没看出她到底哪里不敢了,更没看出不是这个意思。

楚思雅若有所思的看着老赵氏,她真心觉得这老赵氏似乎对太后很有敌意似的,难道老赵氏跟太后有仇不成?也不知道是什么深仇大恨,让老赵氏敢对太后这么无礼!

“你要证据是吧!封太医亲口指认是赵氏让他下毒!”

昭慧长公主简直是要被老赵氏的无耻给惊到了,这世上怎么有这种人,亲孙子被人下毒了,她竟然一点都不关系自己的孙子,反倒是一门心思的给赵氏这个妾室脱罪!

昭慧长公主以前就知道,老赵氏是个偏心偏到胳肢窝的,可没想到,她竟然能偏心到这个样子!

都说虎毒不食子,老赵氏简直比最凶猛的老虎都要狠上百倍不止!

“封太医?是给煜儿治病的那个封太医吧,他怕是知道自己给煜儿下毒的事情败露,自己没有活路,所以才岁胡乱攀咬其他无辜的人呢,他的话怎么能作数!他肯定是因为知道长公主你不喜欢赵氏,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昭慧长公主恨恨的盯着老赵氏,“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她故意让封太医攀扯赵氏了。

“我什么意思都没有。”

“娘。”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真的动怒了,忍不住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对老赵氏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来人啊,去把封立给哀家带上来,让他跟赵氏对质!”

太后冷冷的出声吩咐,想来也是让老赵氏膈应的不轻。

楚思雅想从老赵氏的脸上看出一丝慌乱,可惜老赵氏太平静了,平静的好像这事情真的不是赵氏做的一样。

没多久就有宫人慌张的跑来禀报,“启禀太后,封太医因为受不住慎刑司的酷刑,所以偷偷拿了碎瓷片割腕自杀了。已经找其他太医看过了,说是,人已经不行了。”

------题外话------

昨天失眠,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着,早上7点也就醒了,然后还想再睡一会儿,谁知道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还是睡不着,失眠的滋味儿实在是太难受,待会儿吃了午饭,七七又要去补眠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