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离开 驱邪/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哟!死了?我看一定是那封立知道自己冤枉了人,所以畏罪自尽吧。太后,既然封立已死,那老身可以把人带走了吧。就算赵氏只是我楚国公府的一个妾室,可要是谁无缘无故的怀疑她,给她泼脏水,老身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老赵氏忍不住呵呵笑道,眉眼间是慢慢的得意。

“是吗?赵雯若,你给哀家记清楚,哀家才是大梁朝的太后,是整个大梁最尊股的女人,而你不过只是国公府的老夫人,哀家是君,你是臣,这一点,永远不会变。尊卑礼仪,你给哀家记清楚。”

老赵氏的脸忽的变得难堪至极,整张脸铁青的似乎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良久,老赵氏才勾起嘴角,脸上满是阴沉的气息,就像是暗夜中的毒蛇撩出锋利的毒牙一般,“老身自然是记得自己的身份了,不劳太后多费心了。老身如今可以将自己的侄女带走了吧。”

“母后!”

昭慧长公主不甘心,这事情明明就是赵氏做的,说不定老赵氏也在里面插了一脚,老赵氏如今她们动不得,可为何还要放过赵氏!

“娘。”

楚思雅紧紧拉着昭慧长公主的袖子,对着她摇了摇头。

昭慧长公主紧紧咬着下唇,不甘的看着赵氏大模大样的站起来,整个人就好似得胜的将军一般。

“等等。”

就在老赵氏打算领着赵氏离开的时候,太后突然开口。

“太后还有何吩咐?”

老赵氏皮下肉不笑的开口。

“怎么就这么走了?哀家刚才还说了,赵雯若你得懂什么叫尊卑礼仪。赵氏作为妾室,要离开,难道不该给哀家和昭慧磕头?还有你,不过只是个楚国公府的老夫人,要离开慈宁宫,难道都不知道要给本宫磕头?”

太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老赵氏。

老赵氏的眼睛忽的睁的极大,楚思雅都担心她会因为眼珠子睁的太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老身的腿——”

“扑通——”

老赵氏的话未落,立马就有宫人狠狠的踢了老赵氏的膝盖骨,老赵氏在猝不及防之下,猛地跪在瓷砖上。

那声音,光听着,就知道很痛。

“你——”

老赵氏死死的瞪着踢她腿的宫人。

“你不能屈膝,哀家让人帮你,难道你还不开心了?”

太后得意的看着老赵氏跪在她面前,是,现在楚国公府势大,她暂时还动不了,可让老赵氏受一点憋屈,难道她这个太后还做不到不成!

“姑妈。”

赵氏紧紧抓着老赵氏的胳膊,示意她一定要忍住。

赵氏死死的咬着下唇,双眼充血的看着太后,此时太后正端坐在罗汉软榻上,身上穿着一件暗红绣着凤凰的宽领常服,她只那么坐着,好像就能俯瞰芸芸众生一般。

而她,今日特意穿了国公夫人的朝服,可品级在那里,她的朝服上绣的只能是麒麟,麒麟跟凤凰一比,顿时就落了下成!

这不是最重要的,最要紧的是,她跪在地上,而太后却高高的坐在上首,这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怒火几乎将赵氏的理智全都烧的一干二净了,可她此时只能忍着,忍得好辛苦。

太后冷眼瞧着老赵氏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鄙夷老赵氏的自不量力。

“哀家看你也是个不懂得礼数的,也不想听你说什么告退的话了,领着你那侄女赶紧滚吧。”

太后发话了,赵氏连忙搀扶起老赵氏。

老赵氏起身后,不着痕迹的偷偷的恨恨的瞪了一眼太后。

楚思雅这次是确定了,太后跟老赵氏之间肯定是有仇怨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仇怨。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等到老赵氏和赵氏离开了,太后幽幽的看向昭慧长公主,“是不是生气,哀家没有给你做主?”

昭慧长公主这次没有违心的说不是。其他事情,她可以不在乎,可是关系到她的儿女,昭慧长公主就不能淡定了。

“楚国公府势大,就是你皇兄,一时半会儿间,也不能动他们。母后也只能在这些小事情上为难为难老赵氏。”

“可就这么放过他们了!之前她们是对雅儿动手,如今又对煜儿动手,下一次是不是就对儿臣动手了!”

昭慧长公主再也忍不住低泣起来。

“她们要是敢动你一根头发,哀家一定会诛楚家九族!”

太后的眼底闪过嗜血的厉色。

“外祖母,哥哥和我可都是楚家的人呢?难不成您还舍得动我们?”

楚思雅嘟着嘴巴撒娇道。

太后愣了愣,随即忍不住笑出声,“你是个好的,比起你娘来,是要强上不少。昭慧,你记住。你现在必须忍。想想当初,母后在后宫里过得有多艰难,虽说是贵为皇后,可你父皇宠爱德妃,甚至宫里其她妃子也不都是省油的灯。要不然,当年你皇兄怎么可能在御花园遇刺,你姨妈也不会为你皇兄挡剑,伤了身子。”

说起往事,昭慧长公主的神色也有些不好看,毕竟这些事情也是她心中的疙瘩。

忍?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真的是太难太难了!毕竟谁要是天天对着自己的仇人,还要继续忍下去,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反正昭慧长公主是真心觉得太难以忍耐了。

太后的亲妹妹,那算起来应该是她的姨姥姥了?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雅儿,你比你娘拎得清,你好好劝一劝你娘。”

太后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脾气是个执拗的,除非她自己想通,否则任谁都没法子。

经过老赵氏的事情,太后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就提前告辞离开了。

回到楚国公府,就传来,老赵氏晕倒了。

楚思雅目带嘲讽的望向博景苑的位置,晕倒了?怕是气晕的吧,今天太后狠狠打了老赵氏的脸,老赵氏此时连杀人的心,怕是都有了。

楚思雅屏退了所有下人,这才缓缓的开口,“娘,外祖母说的对,此时咱们除了忍以外,没有其他法子。”

“娘知道,可娘只要一想起你,还有你二哥,这心就痛的不行!”

昭慧长公主几乎泣不成声的哭道。

委屈,自从嫁给楚玉亭,你昭慧长公主就没觉得不委屈过,当时嫁给楚玉亭,是为了她的皇兄,后来又了孩子,昭慧长公主就劝自己,楚玉亭那种男人,没什么好稀罕的,她只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就行了。

可楚国公府的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她的几个孩子,一个个的都被作践到什么地步。

煜儿生下来就体弱,如今更是被那些丧良心的畜生下毒,要不是雅儿的医术高明,煜儿怕是要这么去了!

还有雅儿,她做错什么了,一出生,竟然就被掳走,甚至要被带到河里淹死!要不是雅儿的养父,是个良善之人,救了雅儿,说不定她就再也不能见到自己的小女儿了!

其实昭慧长公主心里是嫉妒林氏的,一方面,她感激林氏养育了楚思雅这么多年,还将她教的那么好(要是昭慧长公主知道,楚思雅在凌家过得是什么日子,怕是就不会感激了),可另一方面,昭慧长公主又十分的嫉妒林氏,没错。

楚思雅叫了林氏多少年的母亲,这让昭慧长公主一想起来,就觉得十分的气闷。

所以从楚思雅回来以后,她压根儿就不愿意提起林氏。

造成这一切的人是谁?无疑就是楚国公府的那群丧尽天良的畜生!要不是她们,她的煜儿还有雅儿哪里会受这么多罪!

楚思雅没有拦着昭慧长公主哭,这些年来,昭慧长公主心里怕是也憋屈的很,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哭哭,将心头的郁气哭出来,对她有好处。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才连忙给昭慧长公主倒了一杯茶,“娘,我知道,您是在心疼我和二哥。可我们也心疼您啊?我知道,您是恨透了楚国公府的人,其实我也恨他们。我小时候一出生,就被抱走,八成是她们干的,甚至在我要回京的时候,赵氏又让静伯府的人来杀我,这一笔笔的账,我怎么可能不记在心里。

可外祖母说的没错,咱们此时除了忍以外,真的是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我虽然才会梁都,可也算是看明白了局势,楚国公府势大,皇帝舅舅也没法子一下子剪除楚国公府的势力,咱们只有等,等到楚国公府势力减弱,等到皇帝舅舅要动手铲除他们!”

楚思雅对楚国公府的人是没有半点好感,老赵氏和赵氏就不用说了,甚至说句难听的,楚思雅真心希望老天有眼,第二天就能来一道惊雷劈死她们!

对了,还有楚玉亭那渣爹。从自己回到楚国公府那么多天,她就没见过楚玉亭。他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她这个女儿,那她干嘛犯贱的要尊重他那个父亲!尤其是那所谓的父亲,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的母亲难过,更是让楚思雅打心眼里恨死他了!

“等?忍?雅儿,你知道娘忍了多久?从娘嫁给楚玉亭的那一刻,娘就在忍。当时你皇帝舅舅还没有继位,你外祖母将娘嫁到楚国公府,其实是为了拉拢楚国公府,让他们支持你皇帝舅舅登基。后来你皇帝舅舅当了皇帝,楚国公府有从龙之功,所以楚国公府的势力更大了。

当时娘就知道赵氏的存在了。娘不爱你父亲,可也不能忍受这么被人打脸!在娘嫁进来前,你爹就和赵氏暗通款曲了,甚至还有楚文勇那么个庶长子!当初,娘作为长公主的骄傲和脸面全都让他们踩到脚下了!

那时候,你皇祖母劝娘忍。娘忍了。

再后来就是煜儿的事情,然后就是你的,每一桩每一件,都让娘恨到心里。

每一次,你外祖母给娘的,只有两个字,等、忍。

其实这么多年,娘一直诵经念佛,除了希望你二哥身体健康,你能平安无事的活着,就是为了压制心里那股子杀念,真的,娘都不知道,娘有一天会不会疯了,直接拿把刀去跟那群畜生同归于尽!”

昭慧长公主越说越激动,甚至连眼睛都变得通红。

“娘,您冷静一点。过去了,都过去了,二哥的身子会好,我以后也会好好的。”

楚思雅一见昭慧长公主的眼睛全变红了,顿时一惊,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她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娘亲,这些年来竟然过得这么苦。

楚思雅眯起眼,楚国公府,总有一天,她会报仇的!

第二日早朝,乾风帝就对燕翎做出了惩处,镇守边关四年,期间不得离开。

这次以静伯为首的一群官员没有再说什么,静伯不是傻子,他知道乾风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否则这次楚思雅被掳,乾风帝不会只处置了铁狼还有祝掌柜,这就是在提醒他,适可而止,不要再做什么让人生厌的事情了。

静伯懂分寸,也明白,他快要触及到乾风帝的底线,这才缓缓的收手,不再多做什么蠢事。

一个燕翎,跟他的命比起来,那是压根儿就不够看的!

楚思雅在得知这消息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已经从昭慧长公主的口中得知,燕翎的惩罚不会重。可到底是没有落到实处,如今燕翎的惩罚已经很确定了,她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娘,燕翎明天离开,咱们去给他送行吧!”

这次分别,就真的只能四年后再见了,这四年她跟燕翎也只能通信,其他的事情肯定是做不了的,所以楚思雅是真心希望能在燕翎离开前,跟燕翎道别。

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好,娘跟你一起去。翎儿这次去边关,一去又要四年,唉,真是苦了他了。”

昭慧长公主是真心将燕翎当做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一时间,很是心疼。

“娘,燕翎天生是为战场而生的,他肯定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您尽管放心好了。”

楚思雅笑着开口道。

昭慧长公主斜睨了一眼楚思雅,没好气的开口,“你是真的喜欢翎儿?别的女人要是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要去战场,保不齐要多伤心,你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楚思雅耸了耸肩,无辜的开口,“我就算担心又能如何,燕翎又不可能不去战场。而且我对我挑中的男人有信心,我相信,她绝对是不会有事的!”

“你倒是信心十足。”

第二日

楚思雅起了个大早,将她早就为燕翎准备的药分门别类的装好,想想,她也就一手医术能够拿出来了。

等楚思雅赶到的时候,燕翎正带着清风要出城门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心有灵犀,燕翎和楚思雅的眼神撞到了一起。

燕翎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清冷的眼眸闪过一丝暖意。

幸好来得及,楚思雅暗暗在心里说道。

“翎儿,这次你去边关一定要多加小心。兰姨知道你本事高强,可战场之上刀剑无眼,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

昭慧长公主对燕翎,就像是对着即将远游的亲子一般,谆谆的叮嘱着。

“兰姨,您放心。我会好好的回来。梁都有我在意的人。”

燕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楚思雅。

这男人,竟然当着她娘的面说这些甜言蜜语,不过还是蛮动听的,她喜欢。

昭慧长公主笑了笑,算了,儿女都大了,以后他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她也不管了。燕翎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很确定,燕翎会好好的待雅儿一辈子。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药,有好的伤药。还有一些特效药,反正用法什么的我都写的好好的,你到边关,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看一看。”

楚思雅将包袱递给燕翎。

燕翎看着自己手上的大包袱,颇有些哭笑不得,他要是拿这么大的包袱,是不是会让人笑。

不过,燕翎心里还是很感动的。这小女人对不相干的人,是哟多无情,他还是知道的。她能费心为自己准备这些,想来是将他放在心上了。

燕翎将手上的包袱递给清风,然后凑到楚思雅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等我回来娶你。”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自己的耳根都在发烫,这男人,竟然在娘亲个的面前调戏自己,难道他都不知道害羞嘛!

“燕翎!”

燕翎和楚思雅之间原本还有些旖旎的气氛,可突然间就被破坏了。

楚思雅满脸黑线的望过去,果然见上官冰正骑着马飞快的奔驰而来。

看来上次娘亲让人教训上官冰的耳光打的还是蛮重的,否则上官冰的脸上也不至于涂了那么多的脂粉,才勉勉强强遮住,可仔细看过去,还是能看出她脸上的巴掌印。

燕翎刚才还温柔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无比,想来,他也是对上官冰厌恶到了极点。

“诶,你的烂桃花还真不少。”

话落,上官冰就赶到了燕翎的面前,她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楚思雅,一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燕翎。

“上官姑娘,本侯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本侯很讨厌你,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本侯面前。”

清风有些惊讶的看着燕翎,说实话,他这个主子还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说出自己对上官冰的厌恶。

照他的了解,他的主子是个很内敛的人,就算是讨厌上官冰,也没有这么直白的说过。

可如今——

清风在瞥到楚思雅的时候,顿时明白了,是因为楚思雅在这里,所以主子才会直接说出他对上官冰的厌恶。

上官冰整个人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燕翎从来没有对她说过这么长的话,原本她是应该高兴的,可是在听到话中的内容,上官冰一张脸都变得惨白。

她做错什么了,她只是喜欢燕翎而已!为什么燕翎就是不喜欢她呢!

“燕翎,我就是喜欢你啊!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了!我——”

“清风!”

燕翎以前对上官冰的这种聒噪,大多采取的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可如今在楚思雅面前,他觉得他还是干脆一点,直接让上官冰闭嘴吧。

就在上官冰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清风一个手劈刀就将上官冰给劈晕了!

“你去把人送到上官府。”

清风嘴角抽了抽,他很想问,为何要把这么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交给他!主子,您到底有没有心疼过他啊!

很显然是没有。

清风任命的将上官冰扔到马背上,然后牵着马离开。

楚思雅对燕翎的做法还是感动挺满意的,正打算夸奖燕翎一句,可是天公不作美,“侯爷。”

这一声侯爷,让楚思雅刚刚有所回暖的脸色,一下子又变得铁青。

楚思雅寻声望去,只看到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小丫鬟,看着是个丫鬟打扮,而且十分的面生。

“侯爷,这是我家小姐让奴婢交给您的。”

绿衣丫鬟取出一条粉红的手帕递给燕翎。

燕翎自然是没打算伸手去接,说实话,他对其她女人的东西,当然,除了楚思雅的,他都觉得很恶心。

燕翎没接,楚思雅倒是不客气的伸手接了。

一条粉红的手帕,上面绣着的是鸳鸯戏水,最重要的是那条手帕的右下角还绣着一个小小的孙字。

孙思颖!楚思雅的脑海中猛地蹦出这三个字来,她真是快要恨死那什么孙思颖了,真心是让人膈应的不行。

说实在的,跟上官冰比起来,楚思雅是更讨厌孙思颖。

上官冰喜欢燕翎还堂堂正正的喜欢,从来没玩过什么虚的,哪像这个孙思颖。之前利用上官冰不说你,如今燕翎要离开了,她连堂堂正正的送他离开,她也不敢,竟然就直接差遣一个丫头来,啧啧,是担心她亲自来送燕翎,会让人抓到把柄不成?

当然,对上官冰和孙思颖,楚思雅都讨厌,谁让这两人都觊觎她的男人!

“这帕子上的鸭子绣的可真是好!我就绣不出这么好看的帕子,既然孙小姐是打算将这帕子送人的,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楚思雅说着就将帕子放到了自己的怀里。

昭慧长公主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楚思雅。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帕子上绣的明明就是鸳鸯,她竟然能说成是鸭子,这帕子明明是孙思颖打算送给翎儿的,她竟然能怎么面不改色的放进自己的怀里。

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昭慧长公主都忍不住说一句佩服了。

从始至终都眼眸含笑的看着楚思雅,反正那帕子他是压根儿没打算要,既然雅儿喜欢,那就让她拿着吧。

“郡主,不是,这帕子是——”

绿衣丫鬟简直要哭了,这帕子是她家小姐送给忠勇侯的,如今让荣安郡主拿着算怎么一回事!而且回去后,自家小姐肯定要打死她了!

“是什么?我记得孙小姐是既没有成亲也没有的定亲吧。那她送帕子给男人不就成了私相授受!孙小姐可是孙丞相嫡亲的孙女,是书香世家的小姐,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楚思雅义正言辞的说道。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似乎她做的事情真的是为孙思颖好一般。

“不——那是——”

绿衣丫鬟没想到楚思雅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她急的舌头都打结了。她既想说,她家小姐是个守礼之人,又想说,这帕子是要送给忠勇侯的,可是这两点压根儿就是矛盾的,所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就知道孙小姐是个守礼的,你回去之后,就照实跟孙小姐说,这帕子我拿走了。”

楚思雅也没兴趣继续为难一个丫鬟,反正只要她说,是她将帕子拿走,孙思颖这口气也就只能自己咽下去!

绿衣丫鬟咬牙看了眼燕翎,又看了眼楚思雅,最后无奈的一跺脚,一行礼,转头离开。

楚思雅见人离开了,原本是不打算给燕翎什么好脸色的,谁让燕翎又给她弄出怎么糟心的事情,不过想想,燕翎马上就要离开了,下次相见,就是四年后了,所以楚思雅应是将心头的不痛快给压了下去。

“我对他们绝对没有一分的心思,不信你问兰姨。”

燕翎虽然对女人的心思不是很明白,可此时他也知道楚思雅是在气什么了。

楚思雅冷哼了一声,“我知道。可我就是不喜欢有人惦记你,这让我觉得心里很不爽,还有你这次去边关,也不准给我招惹什么烂桃花啊!”

其实楚思雅觉得燕翎真心是太能招惹烂桃花了,虽然不是燕翎主动招惹的,可就凭燕翎那张俊美的脸,就有一堆的女人前仆后继!

听着楚思雅满是醋意的话,燕翎倒是缓缓的笑了,一时间好像千朵梨花缓缓绽放,美的不可胜收。

“放心,除了你,我心里也装不下其她女人。兰姨,以后雅儿就要您多照顾了。”

燕翎郑重的对着昭慧长公主说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雅儿是本宫的女儿,本宫还能不好好照顾她?”

昭慧长公主嗔了一眼燕翎说道。

最后就算是再不舍,燕翎还是要离开,楚思雅看着燕翎离去的背影,心里酸涩,只是嘴角边还是硬撑着笑容,她不希望燕翎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楚思雅过得十分忙碌,忙着帮楚文煜治病。

经过半个月的努力,楚文煜身上的毒总算是控制住了。楚文煜自己也觉得身体是轻便了很多,同时,他也更加相信,自己这个小妹一定是能治好自己的!

这一日,楚思雅刚给楚文煜治病回来,一回到清心院,就有人来禀报,说老夫人请了一个道士来驱邪!需要府理所有的主子都到道士做法的地方。

楚思雅挑了挑眉,请了道士做法?要是那什么道士真的会做法,会驱邪,第一个就该把老赵氏那老妖婆给驱走!

楚思雅也懒得换衣服了,直接就带着冰玉一起去。

那道士就在博景苑的花园做法,摆了一张香案,上面放着许多的香烛供品,而那道士,听说姓徐,被人称作徐天师。只见他手上拿着一柄木剑,嘴里叽叽歪歪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楚思雅瞥了瞥嘴,这什么徐天师,第一眼给她的印象就是骗子!而且是个大骗子!

“娘,这什么徐天师是谁请来的?”

楚思雅默默来到昭慧长公主身边问道。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一直淡淡的,“是老夫人请来的,说什么她最近身子一直不好。说是犯了邪,所以才让人请了这么一个大夫回来。诺,就连你那忙的不行的父亲也在。”

昭慧长公主说到最后,语气倒是隐隐有些嘲讽。

也不知道是在嘲讽楚玉亭还是在嘲讽谁。

楚思雅这才注意到她的父亲楚玉亭,不能不说,楚玉亭长得还真是不赖,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了,不过还是面如白玉,嘴边也蓄起了短须,一副儒雅先生的气质。

只是楚思雅对这什么父亲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印象,从她回到楚国公府,就没见过这楚玉亭,他甚至好像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似的,他既然忘了她这个女儿,楚思雅也没有兴趣硬贴上去,对这种没心没肺的父亲,楚思雅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楚思雅倒是对楚玉亭身边的男子很感兴趣,因为男人跟楚玉亭有三分想象,只是他的眉毛更为浓黑,显得十分有男子汉气概。

想来这就是赵氏生的楚文勇吧。也是文氏喜欢的男人。

说实在的,楚思雅是一点都不觉得楚文勇比自家大哥强,要说容貌,她大哥绝对是胜过楚文勇,要说前程,她大哥可是楚国公府的嫡子,楚文勇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庶子。

反正楚思雅是横看竖看,都看不出来,楚文勇到底比他大哥强到哪里去,文氏那女人是不是瞎眼了,怎么就硬是看上了楚文勇。

忽的,楚思雅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这才发现,原来是文氏一直在紧盯着楚文勇,那一脸的痴迷,那都快要流口水的模样,真心让楚思雅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昭慧长公主对这什么驱邪一点都不感兴趣,她一直在注意着楚思雅,一见楚思雅这么生气,她忍不住循着楚思雅的视线看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她也气的不行,文氏那贱人,真当所有人都死了不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死死的盯着楚文勇!

文氏原本已经很丢人现眼了,可当初还能稍微藏着掖着一点,可如今,她真的是一点脸皮都不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这么花痴的盯着楚文勇,她到底想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作为外人都注意到了文氏,楚文豪作为文氏的丈夫,他也注意到了文氏的不对,一时间,他只觉得羞辱!

对文氏,楚文豪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当初娶文氏,也只是因为他要了文氏的第一次,虽然他也不清楚当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娶了文氏,他也希望能跟文氏做一对举案齐眉的夫妻,可他真是做梦都想不到,文氏那贱人竟然嫁给他以后,还对楚文勇念念不忘,如今更是过分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楚文勇,这个贱人!

“就是这个祸害!”

昭慧长公主。楚思雅还有楚文豪都讲注意力放到文氏身上了,对那什么徐天师是一点都没有在意,可没想到那徐天师倒是将手上的木剑指向楚思雅。

楚思雅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要说这事情不是老赵氏他们干的,打死她都不相信。

“没错!就是她!她没来的时候,楚国公府都好好的!哪里会像如今这样,就连我都给她气病了!玉亭,这个祸害不能留,一定得把她赶出去!”

老赵氏死死的盯着楚思雅,那眼神不像是看孙女的,绝对像是在看生死仇人。

“你是从哪来的骗子,竟然敢污蔑本宫的女儿是祸害!是谁给你的胆子,你今儿个要是不说实话,本宫一定将你送到大理寺严惩!”

雅儿可是自己亏欠最多的女儿了,她那里能容许这么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妖道污蔑雅儿!

徐天师在听到大理寺三个字的时候,身子猛地一颤,不过很快就恢复镇定,“长公主,贫道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这祸害——”

“你给本郡主闭嘴!本郡主可是从一品的郡主,你是几品官啊!竟然敢叫本郡主祸害,光凭这一句,本郡主就能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

楚思雅可不是受虐狂,喜欢让人一口一个祸害的叫,尤其眼前的这个徐天师摆明了是跟老赵氏一伙的!

“你就是个祸害!你要不是祸害,怎么你一回来,奶奶的身体就不好了,明明就是你克的!”

楚思影猛地跳出来吼道。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影,“我说庶姐,虽然你年纪比我大,可我是嫡女,你是庶女,我是郡主,你却什么品级都没有,你哪来的资格冲我大呼小叫的?”

“你——”

楚思影自认为样样高人一等,可这庶女的身份却是她的一大污点,还有她虽然是楚国公府的小姐,可还是一介白身,这都是楚思影最介意的事情,如今被楚思雅挑明了说,顿时让她一张脸羞得通红。

“我看没家教的是你,影儿可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对她这么说话!”

楚玉亭一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委屈了,立马不悦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冷笑一声,其实她真的是有些怀疑,她娘生的几个子女难道都不是楚玉亭的?否则他怎么连一点慈父之心都没有。

“楚玉亭,你给本宫住嘴!本宫的雅儿哪里说错了!一个庶女罢了,雅儿有必要将她放在眼里嘛!本宫看昏头的人是你才对!”

昭慧长公主眼神冰冷的看着楚玉亭,对这个男人,要说一开始,她还是有些期待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对这个男人,除了失望就是失望,早就不剩下任何东西了。

殊不知,楚玉亭对昭慧长公主也是除了厌恶就是厌恶,再无其他了,“长公主,出嫁从夫,你总该学过吧。在楚国公府,还轮不大你摆公主的架子!”

“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本宫早就当自己的丈夫死了,你算什么东西!”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看着楚玉亭,呸!还夫呢!她都嫌楚玉亭侮辱了这个词!

“你——”

楚玉亭一张儒雅的脸彻底黑了,任凭哪个男人让女人说成是死了,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尤其是楚玉亭这种大男子主义的。

“什么徐天师是吧,你装模作样的弄了这么多东西,就直接说,到底要怎么样,我才能不继续祸害楚国公府啊!”

这不就是老赵氏的算计,楚思雅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楚思雅真心是觉得有些好笑,看楚玉亭和老赵氏他们站在一块儿,远远望过去,这才像是一家人啊!

“徐天师,您赶紧说,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不让这人继续祸害我国公府!”

赵氏忙不迭的开口询问。

“其实这也简单,只要这祸害离开国公府,自然就祸害不到楚国公府了。”

“不行!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胡说八道的份儿!”

昭慧长公主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竟然想赶她的雅儿离开,做梦吧!

“本国公才是楚国公府的当家人,徐天师说的没错,这祸害必须离开楚国公府!本国公已经是看在她是本国公血脉的份儿上,才留了她一条命,否则——”

否则就会杀了她是吧,楚思雅默默在心里说道。这种父亲,呵呵,她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碰上。

“好你个楚玉亭,本宫告诉你——”

昭慧长公主气的一口气上不了,似乎马上就要晕倒,她见过无耻的,可真的是没有见过比楚玉亭更加无耻不要脸的了!雅儿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他竟然动过要杀雅儿的念头,他还算是人嘛!

“好!我离开!”

出乎众人意料的,楚思雅竟然主动提出离开。

------题外话------

下面一章就会直接到三年后了,然后咱们的小雅雅和小翎子也要重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