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搬离楚国公府/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雅儿,你浑说些什么!有娘在,谁都不能赶你出去!”昭慧长公主以为楚思雅是被赵氏他们逼的,所以连忙开口。

“长公主,既然小妹都同意了,您又何必再阻拦呢?”楚文勇不急不慢的开口。

文氏立即开口接道,“没错,大哥你说的实在是太对了。”

楚思雅气的差点没喷出一口血出来,见过不要脸的,可她真心是没见过像文氏这么不要脸的!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都不知道矜持一点吗?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也在这里吗?她真的这么迫不及待的要给自己的丈夫戴绿帽子吗?

楚思雅作为外人,都已经气的浑身都在打颤了,作为当事人的楚文豪,一张俊雅的脸再也没有了温润,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

妻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自己戴绿帽子,要是还能忍下去,那就不是男人,是懦夫了!

楚思雅见楚文豪似乎有发飙的样子,于是连忙开口,“娘,别人摆明了要赶我出去。我就算留着,也没什么意思。而且我也想住到二哥的别院,这样方便我给二哥治病。”

“得亏的你有自知之明。”

老赵氏冷哼道,一双浑浊的眼眸射出狠毒的光芒。

“好,你要搬去别院跟你二哥一起住,那娘陪着你一起!”

昭慧长公主也不想在这楚国公府继续待下去了,于是开口说道。

楚玉亭想都不想的开口,“不行!你是我楚玉亭的妻子,除了楚国公府,你还想去哪儿?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楚国公府!”

笑话,要是昭慧长公主也搬去别院住,那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昭慧长公主冷笑的看着楚玉亭,“本宫要去哪儿?还需要你同意?”

昭慧长公主心里其实也清楚,她想跟楚玉亭和离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有一点,她绝对确定,她要是想离开楚国公府,然后去别院住,她的母后还有皇兄一定会同意的!对于这种能狠狠打楚国公府脸面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不赞成!

“你——”显然楚玉亭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对昭慧长公主没有多少感情,可如果昭慧长公主真的搬到别院去,那他的脸往哪里搁!说白了,楚玉亭完全就是出于他的面子!

赵氏的眼珠子转了转,伸出白皙手帮着楚玉亭顺气,“玉亭,其实——”

“一个妾室,什么时候能称呼主子的名字了,我今儿个也真是长见识了!”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赵姨娘,她是打算离开楚国公府,可在离开前,要是能膈应到这群令人作呕的人,楚思雅还是很乐意的!

赵氏的脸倏地涨的通红,眼眶里立即蓄满了泪水,双唇也在不停的抖动,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楚玉亭一见,立马心疼的不行,这心疼自然是对着赵氏,对楚思雅,他就完全是怒目而视了,“真是在乡下长大的,没规矩!欣——赵姨娘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你——”

“什么长辈!我是嫡女,她是姨娘。姨娘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妾室,说好听了是半个主子,说难听了,不就是个奴才!还长辈呢!我看除了楚国公府这么妻妾不分。其他地方真是找不到了!”

反正都要离开了,楚思雅打定主意,能怎么闹就怎么闹。对这些人她真心是厌恶的不行。

要是在现代,楚思雅第一件做的事情保准就是劝昭慧长公主跟楚玉亭这种人渣离婚,不过可惜这里是古代,男权至上,只有男人休了女人,可没有女人休了男人,最好也就是和离。

楚思雅忍不住想,等到楚国公府没落,她绝对要向太后求一道懿旨,让昭慧长公主休了楚玉亭这渣男!

幸好楚玉亭不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否则真是能吐出一口老血!

半个奴才!这话是在生生的打赵姨娘的脸了,别说赵姨娘,就是楚思影还有楚文勇两个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文氏一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脸色难看,顿时心痛了,对于始作俑者的楚思雅,自然是也没有任何的好脸色,“小妹,赵姨娘好歹也是父亲的房里人,你怎么能这么不知规矩!”

看着文氏摆着长嫂的架子教训她,楚思雅这次是真心的恨不得掰开文氏的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文氏难道不知道自己是楚文豪的妻子?难道她不知道他们跟老赵氏一伙人是仇敌,她怎么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敌我不分?

不对,恐怕在文氏这贱女人心里,她跟老赵氏一伙人才是一家人,她还有大哥他们才是外人!

“啪——”

出乎所有人意料,楚文豪狠狠的打了文氏一记耳光。

楚文豪在众人眼中一直都是一个谦谦公子的形象,从他娶了文氏以来,虽然文氏做了很多恶心人的事情,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让楚文豪丢面子的事情。

可这些年来,楚文豪都一直忍耐着,从来不曾对文氏动手过,这次楚文豪气的在这么多人面前扇了文氏的耳光,想来真的是已经气到了极点!

楚文豪打文氏的耳光绝对可以说是用尽全力了。文氏的脑袋都被打偏到一侧,脸上立马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嘴角边也流出鲜红的血液。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见状,心里不禁大呼,打得好!

还有楚文勇的妻子伍氏,看到文氏被打,嘴角边也不自禁的勾起一抹笑容,文氏那贱人一直觊觎着她丈夫,她早就是恨得不行。

可惜这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否则她丈夫的名声也要毁掉了!所以这些年,伍氏一直忍得好辛苦,冷眼看着文氏一直无耻的对着自己的丈夫抛媚眼,献殷勤,如今楚文豪总算是硬气了一回,伍氏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啊!楚文豪你个窝囊废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文氏刚才是被打懵了,如今反应过来,立刻张牙舞爪的要去跟楚文豪拼命!

“啪!”

这次是楚思雅忍无可忍的给了文氏一个耳光。

“你大胆!文氏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嫂,你怎么能动手打人!真是从乡下长大的下贱胚子!”

老赵氏瞪着楚思雅,恶毒的话语就像是倒豆子似的,霹雳哗啦的往外说。

“呸!文氏你真当自己是哪门子的天仙啊!要修养没修养!要气质没气质!长得也不是多国色天香!还是一个破落户出来的!你扪心自问,我大哥对你好不好,你从我哥哥身上扒拉了多上东西给你娘家,我大哥说过什么吗?可我这次真是忍无可忍了,见过无耻的,可我真是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我大哥欠你什么了,你——”

楚思雅已经被怒火烧的理智全无了,憋在心里的话就这么说出来了,不过好在楚思雅还记得不能将文氏喜欢楚文勇的事情,这样堂而皇之的说出来,否则她大哥的面子就全都毁掉了!

“小妹,你想搬出去是吧,好,我跟你一搬出去!这么多年,我也受够了!文氏,你既然不想跟我一起过了,那咱们就一拍两散吧!”

楚玉亭什么时候将他当做儿子看待,在他眼里就只有楚文勇一个,把楚文勇弄到兵部,却只将他塞到六部之末的工部;给楚文勇娶了兵部尚书的女儿,却将文氏这种不入流的人塞给他,这还不算,偏偏文氏惦记的一直都是楚文勇,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不行!你不许搬出去!更不许休妻!”

老赵氏厉声吼道,楚文豪休想休妻!有文氏这种拖后腿的妻子,楚文豪这辈子都别想有什么大作为!

“真是好笑,我儿要休妻,关你何时,本公主告诉你,文氏我们是休定了!”

昭慧长公主对文氏也早就是忍无可忍了,巴不得能早早的抛掉这个包袱,搬出去正好,要是让她继续对着楚国公府这群恶心人的脸孔,她真是要短寿十年不止!

“你做梦!凭我是楚文豪的亲奶奶,我说不准休妻就是不准休妻!”

老赵氏干脆拿出辈分来压人,她不准楚文豪休妻,他这辈子就休想摆脱掉文氏。

楚思雅真是没见过老赵氏这种祖母,别人家的祖母是希望自己的子孙越过越好,可偏偏老赵氏是个奇葩,她巴不得自己的哥哥,不,凡是她娘生的子女,老赵氏都希望他们过得有多糟就多糟!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怒火压抑下去,她知道,要是老赵氏不松口,同意楚文豪休妻,他想休掉文氏,确实有些困难。

就算闹到太后和乾风帝面前,也是同样的结果,谁让这是楚国公府的家事,哪怕是太后还有乾风帝,又哪来的资格插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楚文豪要休掉文氏的理由不能这么公布于众,否则楚文豪的就真的是一丁点面子都不剩了。

“我哥哥可以不休了文氏。可我们一家子都要搬出楚国公府!”

楚思雅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一家子都搬出这恶心人的楚国公府!

“不行!”

楚玉亭想都不想的直接开口说道。笑话,让楚思雅一个人搬出去,还能找个由头,说她是外出养病,可要是昭慧长公主和楚文豪都搬出去了,别人真是要说他宠妾灭妻了!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楚玉亭的想法,否则真是要笑出声来了,你做的哪件事不是宠妾灭妻,做都做的出来了,还怕别人笑。

要说最希望昭慧长公主离开的就是赵氏了,只要昭慧长公主离开,那她就是楚国公府的女主人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给她脸色看了!

“国公爷,既然姐姐一心要离去,您就答应她吧。”

赵氏柔声劝道。

赵氏心里在想什么,老赵氏只一眼就看明白了,忍不住在心里骂这个侄女,真是个看不清局势的,这时候能让昭慧长公主他们都搬出去嘛!

“姑妈,要是姐姐搬出去,咱们可以说是姐姐因为担心文煜的病,这样外人就没话说了。”

赵氏的脑子虽然不太灵活,可她还是有有脑子的,她知道,楚玉亭和自己的姑妈最在意的只是楚国公府的名声,那只要明面上能过得去,其他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老赵氏一听。眼珠子倒是忍不住转动起来,似乎是在考虑着法子的可行性。

楚思雅冷笑一声,赵氏的想法是秃驴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不就是希望她娘离开了,她在楚国公府独大!

做梦!她们就是离开楚国公府,也要赵氏时时刻刻的活在她娘的阴影之下。

“这——”

楚玉亭闻言,倒是稍稍有些意动,其实对他来说,昭慧长公主到底在不在,他真的不是很在意,既然心爱的女人都主动开口了,他也不忍心让她失望。

楚思雅忍不住冷笑,什么叫做温柔乡英雄冢,如今她是彻底的明白了。

不对,楚玉亭算哪门子的英雄,就是狗熊都比他要强多了!

还有赵氏算什么温柔乡,典型的骷髅头,也就楚玉亭这白痴将她当做一个宝!

难怪这两人这么相信相爱,真是王八配绿豆,太合适了!

“好,你们今儿个要是离开,以后就别想再回到楚国公府!”

在老赵氏心里,只要能保全楚国公府的名声,她才懒得管这些人在不在,最好这些人永远都不回来,眼不见心不烦!

“真以为你们这楚国公府有多了不起,本公主告诉你们,以后你求本公主回来,本宫都不屑!”

昭慧长公主冷笑着开口,对楚玉亭这种人渣,她是已经彻底失望了,现在能离开楚国公府,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楚思雅却是有一种想笑的冲动,是的,想笑。

今天,从事情发生开始,她就一直想着,要让娘亲、大哥跟她一起搬出去。

一来是因为楚国公府确实是没有什么值得她们留恋的,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楚思雅很确定,自己的皇帝舅舅肯定是想要削弱楚国公府,甚至有毁了楚国公府的打算。

一个国公府而已,哪怕祖上的功勋再大,可那都已经过去几百年了,做臣子,就得有做臣子的本分,可楚国公府呢?一次次的挑战皇权,尤其是老赵氏,只不过是一个国公府的老夫人罢了,那架子摆的真是足足的,比太后还要太后!

光自己看着老赵氏那副做派,楚思雅心里都像是吃了苍蝇似的恶心,她可不相信太后会没感觉!

相反,皇家的人这心眼都是小的没命!

楚思雅现在想着她们一家子能够脱离楚国公府,一来,等自己的皇帝舅舅清算楚国公府的时候,那这些就跟她们没关系了。二来,她的皇帝舅舅怕是一直都顾忌着自己的娘亲,所以才不能对楚国公府动手。

虽然那顾忌很小,可有顾忌,做事就不方便,如今他们离开了,也是通知乾风帝和太后,从今以后,她们跟楚国公府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楚思雅想过,让昭慧长公主和楚文豪陪着自己搬出去,这困难有多大,甚至她都已经做好准备了,大不了,就所有人的脸面都不要了,把事情闹大,到时候老赵氏和楚玉亭一定会妥协。

楚思雅之所以敢如此确定,就是因为她知道老赵氏和楚玉亭最爱的就是他们的面子,为了他们所谓的高贵面子,他们一定是会同意!

可楚思雅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在楚玉亭的眼里,赵氏一个姨娘就这么重!

她一句软软的话语,就能让楚玉亭改变主意。

楚思雅忍不住冷嘲,她是该说楚玉亭和赵氏确实是真爱吗?

可她的娘亲呢?大梁朝的长公主,貌美无双,当年爱慕她娘的男子犹如过江之鲫一般,可如今她却被一个这赵氏踩到脚下。

不,这么多年来,她娘一直都被赵氏踩在脚下。

论容貌,昭慧长公主远胜于赵姨娘。哪怕如今她娘不施脂粉,素颜朝天,却仍是清理无双,比起浓妆艳抹、妆容娇艳的赵氏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论气质,那就更不用比了。昭慧长公主这么多年的公主不是白当的,她只需要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就不容忽视,高贵的皇家姿态一览无余!赵氏,虽然也出身静伯府,可跟昭慧长公主比起来,顿时就落了下乘。

可楚玉亭,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的娘亲,高贵的昭慧长公主;而是赵氏,他真的是将自己一颗心都给了赵氏。

爱情是不分对错的,这一点,楚思雅一直明白。

或者说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楚玉亭就是喜欢赵氏这种口味的,那又有什么法子。

可楚思雅无法忍受的是,楚玉亭当年爱的既然是赵氏,为何要娶她的娘亲!

楚思雅听燕翎说过,当年太后跟老楚国公达成协议,将自己的娘亲嫁给楚国公府,而楚国公府拥立自己的皇帝舅舅。

如果当年楚玉亭像个男人一样,为了赵氏拒绝这么婚事,楚思雅不会有任何话,相反会称赞楚玉亭一句,有担当。

可楚玉亭呢?他娶了自己的娘亲,甚至跟她生下了两子两女。可他又偏偏弄出个庶长子来膈应娘亲,甚至漠视娘亲,就连老赵氏对娘亲所生的几个孩子动手,他也是漠视不理。就当没看见。

楚思雅真的是有一种冲动,她想要抓着楚玉亭的胳膊狠狠摇晃,然后问他一句,“你是有多恨我娘,才会这么对她!她是大梁朝最尊贵的长公主,却让你糟践成这个样子!”

可楚思雅最后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问来做什么?楚玉亭最后能给的答案除了羞辱以外,绝对不会有其他,这一点,楚思雅很明白。

就这样吧,对楚玉亭,楚思雅除了觉得恶心以外,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她等着,等着她的皇帝舅舅跟楚玉亭算总账,她等着看楚国公府一点点覆灭!

至于老赵氏对他们几个的伤害,哼,楚思雅冷哼一声,没关系,来日方长,等到老赵氏失去她最爱的权力地位,当她一无所有,那就是对她最好的惩罚了!

想至此,楚思雅的心情莫名的就平静下来了,对这些人没必要浪费感情。

等他们搬出去以后,只要老赵氏他们不再找死,楚思雅也没兴趣主动对付他们,可要是他们还不知死活的对她的亲人动手,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道利光,那她动起手来,也绝对不会再心慈手软半分。

当楚思雅的思绪拉回,再看向楚玉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和赵氏柔情蜜意的场景。

楚思雅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娘亲,只见昭慧长公主平静的很,脸上压根儿看不出一点生气。

看来自己的娘亲对楚玉亭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啊,这样就好,没感情,那就不会受伤。

或者说娘亲曾经对楚玉亭也是有过期待的,只是那一点点期待,经过这些年,早就是荡然无存了!

楚思雅也不想再看到这两人秀恩爱,恶心!

“怎么,看来国公大人是做好决定了,同意我娘和大哥一起搬出去了。”

“放肆!我是你父亲!”

楚玉亭横眉竖眼的吼道。

父亲?有这种父亲?明知道自己小时候会被抱走,是老赵氏和赵氏干的;明知道赵氏派杀手杀她。可她这个所谓的父亲,有替她讨公道吗?还讨公道呢,甚至连责问赵氏一声都没有,楚玉亭除了对楚文勇和楚思影是父亲以外,对她,不,凡是她娘所出的子女,在他眼中,压根儿就不是他的子女,只不过是陌生人罢了,怕是比陌生人都要不如。

“楚玉亭,你给本宫住嘴!雅儿愿意怎么叫你,就怎么叫你!你管得着嘛!”

昭慧长公主早就不将楚玉亭当做丈夫了,可有一点,她绝对不允许她所出的孩子让楚玉亭欺负!他从未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又凭什么辱骂她的孩子!他楚玉亭不配!

“你——”

楚玉亭觉得他作为丈夫的尊严和作为父亲的威压深深的被折损了!

赵氏连忙伸手拍了拍楚玉亭的后背,一脸心疼的开口,“国公爷,您别生气,其实姐姐不是故意的。”

楚玉亭一看赵氏温柔的眼神,心头的怒火倏地就降下去了。

楚思雅见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大哥,你真的决定了,要跟我们一起搬出去?”

楚思雅还是决定先问一问楚文豪的想法,他可是楚国公府的嫡子,按理,楚国公的爵位是要传到他身上的。

当然了,这是按理,不过,照楚玉亭和赵氏的态度,他们是巴不得将楚国公府的爵位传给楚文勇。

其实照楚思雅看来,楚国公府的爵位八成到楚玉亭这一代就要没了,不过,现在还没有迹象,说不定楚文豪也想着继承楚国公府的爵位,他如今要是跟自己搬出去,他离楚国公府的爵位就更远了,照楚思雅看来,从来就没有近过!

“不行!楚文豪你不允许搬出去!她楚思雅是个祸害,才必须搬出去!你凭什么搬出去!你是楚国公府的嫡子,将来就是楚国公府的世子,你凭什么搬出去!”

文氏死命的哭嚎。她一点都不想搬出去,一是舍不得楚文勇,在楚国公府,她好歹能有机会偷偷看着他。要是搬出去以后,她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二就是她刚才说的,文氏虽然一直瞧不起楚文豪,可楚文豪到底是楚国公府的嫡子,她懂大户人家的继承人肯定是首选嫡子的,楚文豪作为嫡子,肯定会是未来的楚国公,那她就是未来的楚国公夫人了!

文氏虽然喜欢楚文勇,可文氏更喜欢的是她自己,对她来说,只有权势地位低才是最重要的!她是受够了当初身份卑贱的苦头了!

楚思雅像是看白痴似的看着文氏,她知道文氏这个女人,脑子怕是有点问题,可真心没想到文氏的脑子是有异于常人啊!

文氏是真心喜欢楚文勇吗?难道她在楚国公府呆了那么多年,难道她都没有看出来,楚文勇一直觊觎着楚国公世子之位,而楚玉亭也一直想将世子之位传给楚文勇,否则,自己的大哥都这么大了,怎么都还不是楚国公世子!

文氏话落,楚文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

还有伍氏的脸色也不好看,她可是兵部尚书的嫡女,一个国公府的庶子哪里配得上她!当初楚玉亭提亲的时候,要不是跟他父亲做保证,将来一定会立楚文勇当世子,她才不会嫁给楚文勇呢!

伍氏低着头,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以前她一直以为文氏是个蠢的,可没想到这蠢人,也是个有野心的,看来她是一直觊觎着楚国公夫人的位置!哼,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你配嘛!

楚文豪淡淡的扫了一眼文氏,对文氏,他之前是有过期盼的,他希望自己能跟文氏琴瑟和谐的过一辈子,不过这只是自己的奢望罢了,文氏压根儿没这么想过。

“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搬出去。”

就算心里再讨厌文氏,可她到底是自己的妻子,楚文豪还是开口问道。

“离开!离开做什么!我说了,不准你离开!你听到没有!”

文氏整个人都要疯掉了,刚刚被楚思雅扇了一记耳光,楚思雅是恨透文氏了,所以下手的时候,是一点都没有心慈手软,那一巴掌绝对是用尽全力了,所以文氏都脸都被打肿了,头上簪着的金簪也被楚思雅那一巴掌个打歪了,此时她的头发也披散开来,再配上她那副狰狞的表情,简直像是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一般。

楚文豪懒得再跟文氏说什么了,这人已经是被鬼迷了心窍,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小妹,你放心,大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楚国公府的世子位置,咱们的好父亲是从来没打算给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父亲不打算将楚国公府传给你!你可是楚国公府的嫡子,世子之位不传给你,给谁!哪个大户人家,不是将爵位传给嫡子!”

文氏癫狂的抓着楚文豪的衣襟问道,整个人几乎都有些不好了。

楚思雅忍不住想笑,文氏最后一句话可是生生的在打楚玉亭和老赵氏的脸了,是啊,哪个大户人家,不是在有嫡子的情况下,将爵位传给嫡子的,唯独楚国公府例外。

“咱们今天就收拾东西走!这楚国公府我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昭慧长公主一挥宽大的袖摆,冷冷的开口,原来自己的儿子一直都知道,楚玉亭的偏心,这些年,她还以为文豪不知道楚玉亭是打算将楚国公的世子之位传给楚文勇,是啊,谁家的父亲会这么偏心,楚玉亭绝对是绝种了的!

楚文豪也跟着昭慧长公主一起离开,文氏既然不想离开,就让她继续呆在楚国公府好了,反正他也不想看到文氏,这也让他打心眼里感到恶心!

楚思雅冷冷的看了一样赵氏,只见赵氏满脸红晕,想来是以为他们都要离开了,楚国公府以后就是她的天下了,她正得意吧!

得意?呵呵,很快,楚思雅会让赵氏明白,什么叫做乐极生悲,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相信,到时候赵氏的脸色一定会很好看,可惜她是看不到了。

楚思雅没多少东西需要准备,只将昭慧长公主为她置办的东西归置了一番,人,她也只带冰玉还有她娘给她准备的事儿大丫鬟。

昭慧长公主对楚国公府更是没什么好留恋的,随意将自己的东西归置一番,就打算离开。

楚文豪也只是让随身的小厮侍棋将他的一些细软准备好。

至于文氏,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真心是没有力气管了。

楚思雅见楚文豪没有拖泥带水,心里第一次对这个大哥刮目相看。

三人将东西准备好,就打算离开。

楚文豪作为男子,就在外面骑马,所以宽大的马车内只有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两人。

“娘,若是楚国公府毁了,您会伤心吗?”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问道。虽然楚思雅已经确定昭慧长公主对整个楚国公府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过楚思雅还是打算先问一下昭慧长公主的意思。

“毁了?娘真是希望它现在就毁了。到时候,楚玉亭和老赵氏还有什么好得意炫耀的!”

昭慧长公主冷笑着开口。

楚思雅一惊,真是没想到昭慧长公主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雅儿,娘不是傻子。这些年来,楚国公府暗地里做了多少肮脏的手段,娘都是知道一些的。娘都知道了,你以为你皇帝舅舅会不知道?他更清楚知道,只是楚国公府势大,而且,当年你皇帝舅舅登基,楚国公府确实是立了不少功劳,要是妄动楚国公府,会让人说你舅舅忘恩负义。”

楚思雅万万没有想到,她娘看事情竟然会这么准确。也是从皇家出来的人,哪里会有简单的。

“娘,既然您都清楚,那将来楚国公府毁了的时候,想来也不会有太难受了。”

昭慧长公主淡淡的笑了,“难受?最难受的时候都过去了,以后,咱们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楚国公府的人不用去管他们。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寻死路就自己去寻死路。只要有娘在,你皇帝舅舅绝对会好好善待你们。”

楚思雅依偎在昭慧长公主的怀中,双手搂着昭慧长公主的腰部,“娘,您放心,我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做。为了那些人,让自己的日子不好过,您聪明的女儿我,可不会做这种傻事。以后咱们就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了。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能治好二哥。二哥的才学那么好,只要他参加科举,就一定能中状元!”

“好,娘的雅儿最有本事了,娘相信你,一定能说到做到。”

昭慧长公主将楚思雅紧紧的搂在怀里柔声说道,这个女儿是上苍对她最大的恩赐。

等到了别院,楚文煜在看到一家子都来了,眼底闪过浓浓的疑问。

楚思雅笑着对楚文煜说道,“二哥,咱们以后就一家人住在一起了。”

“娘,难道是父亲将你们赶出来了?”

楚文煜皱着清雅如远山的细眉问道。

“二哥!你怎么说话的你,是我们自己要搬出来的!就楚国公府那糟心的地儿,谁稀罕住在那儿!”

什么叫他们是被楚玉亭那渣给赶出来的,被赶出来,那他们是得多没面子啊!

楚文煜有些尴尬的笑了,“是我说错话了。”

“煜儿,以前是娘不好,没能经常陪着你,以后啊,娘要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康复为止。等你身子好了,咱们就搬到长公主府,楚国公府的一切都跟我们没关系了。”

昭慧长公主淡淡的说道。

“好,楚国公府的一切本来就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楚文煜同样淡淡的开口。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着楚文煜,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看得开。

像是看出了楚思雅的疑惑,楚文煜淡淡的开口,“我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怎么见过父亲。偶尔见到他的时候,也是他正温柔的陪着赵姨娘生的两个孩子。我从搬到别院起,虽说大夫嘱咐了,我需要清修静养。可娘总是记挂着我,甚至每个月都要来看我。

可那所谓的父亲,一次都没有来过。”

楚文煜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说陌生人的事情一般,可楚思雅却能听出他语气中浓浓的伤心,人只有在被伤透心后,才会变得那么平静,因为心已伤,再也惊不起半分的情绪了。

第二日

楚国公府就传出昭慧长公主因为担心自己二儿子楚文煜的身体,所以搬到别院去住。

而楚文豪和楚思雅为了陪伴母亲,也同样跟着一起。

楚思雅在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还真是够迫不及待的。

很快,梁都就传出另外一则消息,是楚国公楚玉亭宠妾灭妻,逼得昭慧长公主不得不离开楚国公府,而去一个小别院居住。

尤其是楚国公楚玉亭还想立庶长子楚文勇为世子,这才逼得作为嫡子的楚文豪不得不离开楚国公府。

而楚思雅之所以离开楚国公府,则是因为楚国公府赵姨娘生的庶女楚思影到了要出阁的年纪,担心楚思雅这个嫡女在楚国公府,会让楚思影不好相亲,所以楚国公楚玉亭才将嫡女楚思雅赶到别院。

当然,她们也不是不尽孝心,相反,楚文豪还将自己的妻子文氏留在楚国公府,代为孝顺老赵氏和楚玉亭。

这小道消息马上就将楚国公府刚刚传出的消息给淹没了,毕竟楚国公传出的消息可以说是要多老套就有多老套了!

可楚思雅编造的这小道消息,可是有意思多了!

楚思雅忍不住摸着下巴想,要她是不知情的人,也得相信这小道消息了,看,这是多么的合情合理啊!

不过唯一让楚思雅有些不高兴的就是,让文氏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了!

想到文氏,楚思雅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

她其实还真是有些担心文氏那不要脸的,趁着自己大哥不在,就去勾引楚文勇,到时候闹出什么丑事,自己大哥的脸就全都被丢尽了!

所以楚思雅,在回到别院的第二日,就跟昭慧长公主商量了,让周嬷嬷呆在楚国公府。

一来是盯着文氏,二来就是给赵氏添堵,就算她娘不在楚国公府了,可你赵氏永远就只能是个妾室,一辈子只能让人压着!

周嬷嬷的身份最合适,她是昭慧长公主身边最得力的嬷嬷,而且她还是从公里出来的,哪怕是老赵氏和楚玉亭也轻易动不得。周嬷嬷更是一个有心计的,不会这么被人算计。

周嬷嬷一听楚思雅交代给她的任务,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她可巴不得回楚国公府,膈应赵氏呢!还有文氏,她要是敢给大公子丢脸,她可不是吃素的!

至于乾风帝和太后那儿,昭慧长公主也已经进宫,跟乾风帝和太后禀命情况了。两人对此也没有再说什么。

可楚思雅确定,他们对楚国公府的不满肯定是又加深了。

时光匆匆,三年已然过去。

------题外话------

亲们七七发现自己的错别字还真是有些多,虽然七七每天万更的很辛苦,可为了看文的亲亲能舒心,所以七七决定以后每天上传章节前,都检查一遍,虽然不敢说完全没有错别字,可好歹能减少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