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三年后 双喜临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匆匆,三年悄然而过。

这一年,又是桃花盛开,柳枝抽条,春风拂面而过,温暖的让人不禁觉得心旷神怡。

此时一身穿五彩蝶纹月纱裙的娇俏女子正在药田里,精心的侍弄她的药材。

少女肌肤如雪,眸光轻盈,巧笑间顾盼流转,一双眸子,比天上最绚烂的星辰还要璀璨,只一眼,就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雅儿,娘不是跟你说了,以后种药这些事情就交给丫鬟们去做,你倒好,老是自己赶着去做!”

昭慧长公主眉眼含嗔的看着楚思雅。

没错,那女子正是楚思雅。

都说女大十八变,经过三年,楚思雅的变化也很大,身高就像是柳条抽枝般的生长,身材也不像是前两年一样的豆芽菜,虽说还不是前凸后翘,可也在慢慢发育了。尤其是脸,长得是越来越像昭慧长公主,如今走出去,大多数人都会夸楚思雅一句,有昭慧长公主当年的风采!

楚思雅一眼就看到了昭慧长公主,示意冷霜给她帕子,三年前,冷霜养好伤之后,就回到了楚思雅的身边,楚思雅让她跟冰玉一样当她的一等大丫鬟。

楚思雅仔细的擦拭着自己的双手。

楚思雅的手白皙如玉,犹如上好的羊脂白玉一般,泛着莹莹的光芒,小小的指甲盖呈现着可爱的粉红色,看着就让人心生喜爱。

这三年,楚思雅可是一直忙活着保养自己,当然了,还有她的娘亲。

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的这些保养方子确实不错,也给太后送去了,还有她已经外嫁的大女儿。

楚思雅将手擦完以后,就扑到昭慧长公主的怀里,“娘亲。”

“你啊!”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伸出手指点了点楚思雅的脑袋,“谁家的花园不是种娇艳的花朵,哪个像你似的,竟然开垦了药田。这也就算了,可你竟然还亲自去种!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郡主的样子!”

昭慧长公主真是后悔死了,楚思雅给楚文煜调养身子,效果比她预计的要好,只两年,楚文煜的身子就好了不少,所以一大家子就搬到了长公主府。

楚思雅一到长公主府,就立马开垦了一大片的药田。

当时昭慧长公主想着楚思雅喜欢,也就随她了,到时候让下人打理就行,谁知道这丫头竟然自己亲自动手打理,整天弄得自己跟个泥猴子似的,可把昭慧长公主气坏了!

“娘,种植些药材是我的兴趣爱好,我觉得挺好的。”

楚思雅拉着昭慧长公主的手臂撒娇着说道。

“你啊!”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睨了一眼楚思雅。

楚思雅可不想再挨昭慧长公主的训,眼珠子转了转,立马转移话题,“娘,您说二哥这次能金榜题名吗?我看一定能,二哥的学问这么好,这次肯定能在三甲之列!”

“你还真是好意思说啊!你们两个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煜儿先是偷偷瞒着我去参加乡试,院试,如今好了,竟然还敢背着我去参加春闱科举,你又不是不知道科举有多难,得呆在贡院三天,吃喝都得在贡院内,你说你哥哥的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楚思雅不说这件事情还好,一说,昭慧长公主又急了。

楚思雅恨不得狠狠扇一下自己的嘴巴子,你说什么不好,偏偏要说这茬,“娘,您放心。哥哥的身子这三年其实已经恢复了不少,我是确定,哥哥能在贡院里考上三天,才会帮他——”

说到这里,楚思雅顿了顿,她能说什么,说,就是因为确定楚文煜不会有事,所以才帮他瞒着昭慧长公主逃出去?还让侍书在床上假扮他,来骗过昭慧长公主?

这些话好像真的是不太好意思说啊!

昭慧长公主一脸,“你继续说下去啊!”的表情,让楚思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好了,考都去考了!要是煜儿这次能金榜题名,也是一件好事吧。”昭慧长公主到底不愿意多责怪楚思雅,况且她也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出人头地。

“娘,我就知道您一定是来药圃找小妹了。”

楚文豪来到昭慧长公主身边为她披上紫色的披风,“娘,这天气还有些凉,您怎么都不多穿几件衣服就出来呢!”

楚文豪皱着眉头开口。

“行了,知道你孝顺。对了,豪儿,最近你在工部怎么样?”

这些年,楚文豪在工部可以说是混的如鱼得水,这还多亏了楚思雅。

楚思雅发现这个朝代还没有曲辕犁,所以就将曲辕犁的一些概念告诉楚文豪。

别提,楚文豪在这方面还真的是挺有天赋的,她只是说了一个大概,楚文豪竟然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制造出了曲辕犁。

从生产出曲辕犁以后,乾风帝大喜,直接让楚文豪官升三级,从原先的七品小官升到了从五品。

接下来的日子,楚思雅也会经常将自己知道的一些农具的的基本情况,告诉楚文豪。

楚文豪也经常能够举一反三,如今,楚文豪已经是升到了从二品的工部侍郎!

楚文豪今年才刚过二十,就升到了工部侍郎,绝对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楚思雅现在看她这个大哥,在他的眉眼间再也看不到以往的阴郁整个人都显得十分阳光开朗,看来,男人还真的得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才行。

不过,楚思雅只要一想到文氏,原本还算开心的脸色就一下子变得阴沉。

要说他大哥如今还有哪里不好,那肯定就只剩下有文氏那么一个败家娘们了!

这三年,楚思雅其实也一直在观察,看他大哥有没有对哪家的小姐动心,不过,楚文豪这三年除了忙公事以外,对其她女子都是淡淡的。

楚思雅有时候都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楚文豪被文氏那女人给伤透了,所以如今对女人反而都没有兴趣了呢?

楚思雅绝对是反对婚内出轨的,可要是哪个男人真的摊上文氏这种女人,抱歉,楚思雅的想法就立马变了,她真巴不得他大哥立马出轨,然后把文氏那女人给休了!

“雅儿,你在想什么?”

楚思雅正在心里郁闷的吐槽,突然昭慧长公主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楚思雅愣了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娘,我没在想什么啊!哦,我是在想,这次二哥能不能金榜题名呢!”

楚思雅可不能告诉昭慧长公主,她正在想,怎么让楚文豪出轨,然后再休了文氏那败家娘们!

文氏一直是他们家的一根刺,这些年来,他们都是有意无意的不提及文氏,在这么开心的时候,楚思雅也没想过要提起文氏来让人恶心。

“二弟的文采一向好,这次肯定能金榜题名,最好能名列三甲之内!”

提到楚文煜,楚文豪就忍不住露出一抹自豪的弧度。

“好了,你二弟明天才能从考场出来,放榜都还要半个月。”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说道。

楚思雅挑了挑精致的眉眼,她就知道自己的娘亲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是责怪二哥瞒着她去参加科举,可心里还是关心自己的二哥。

第二日

昭慧长公主一大早就去了贡院外的茶棚里等着,儿子在贡院呆了三天,她怎么能不担心,如今一到儿子出贡院的日子,昭慧长公主就带着楚思雅一起来到贡院外等楚文煜出来。

“娘,您放心,我是给二哥配好了药丸,还做了不少适合二哥吃的糕点。二哥最多也就累一点,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楚思雅可不敢拿自己二哥的身体开玩笑好不好。

她给楚文煜准备的药水可是用空间灵泉制作的,糕点药丸里面也都加了空间灵泉,楚文煜在贡院里呆上三天,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啊!你们放开我!”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在茶棚百无聊赖的坐着,昭慧长公主因为担心楚文煜,所以一大早就赶到贡院外,如今距离考生出贡院,起码还要一个多时辰,换成现代的小时,也就是意味着楚思雅还得在外面等上两个小时。

楚思雅正等的无聊,突然传来一阵尖叫声。

楚思雅循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的人模狗样的华服男子,正在调戏一个姑娘。

那姑娘穿的很普通,只是简单的粗布麻衣,年纪约莫有15、16岁了,长得倒是挺水灵的,尤其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就让人就能激起别人的保护欲。

只是楚思雅觉得这姑娘长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不过一时间她又有些想不起来。

“小姑娘,我看你长得这么水灵。还在这里卖什么面,不如跟着大爷我回去享福多好!”

说着那华服男子还伸手要摸女子的脸蛋。

楚思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了。

“冷霜,去把那姑娘救下来。不用动手了,直接拿我娘的名头去压人就行了。”

楚思雅不想把事情闹大,直接就用自己娘亲的公主名头压人算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的脸一下子红透了,随即她就抬起头,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借自己娘亲的名头有什么不对的。

“你啊!”

昭慧长公主最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楚思雅的脑袋。

“娘,那个男人太讨厌了,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就敢调戏姑娘,这种人渣,咱们不好好教训他,已经是便宜他了!”

楚思雅要不是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她真想直接一耳光上去扇死那男人。

“哈!长公主!你糊弄鬼啊!你知不知道本公子的身份!”

楚思雅一听这嚣张的声音,忍不住皱着眉头,“娘,难道这人的出身名门世家?”

要不然听到长公主的名头,怎么都不害怕,还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

“本公子出身理国公府!你个丫头,可知道我理国公府在梁都原本是一手遮天,如今只用半手遮天了!”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华服男子,见他高昂着头颅,隐隐间都能看到他的鼻孔,一时间,她只觉得恶心的不行。

“娘,这人是理国公府的人?”

这三年,楚思雅一直忙着给楚文煜治病,还真是没时间去了解梁都各大府邸的情况。

不过理国公府她还是了解的。

因为前一年,楚思影嫁人了,嫁的还是理国公府的世子赵天楚。

楚思影要嫁给赵天楚,那时候可是得意的不行,还特地来长公主府炫耀,言下之意,就是她肯定找不到比赵天楚更好的丈夫了!

当然,楚思影最后是连长公主府的大门都没有进去,谁高兴听她炫耀!

不过,楚思雅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的。

想想,在落霞镇见到的赵天楚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一副翩翩浊世公子的模样,什么世家大小姐娶不到,偏偏就娶了楚思影。

不是楚思雅对楚思影有偏见,想想当初,楚思影想要嫁给燕翎,可燕翎一出事,她就立马喊着不想嫁了,由此就可以看出,楚思影是个多狭隘的女人!她绝对是只能共富贵,而不能共磨难。

赵天楚娶了她,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赵天楚就是那朵鲜花,而楚思影绝对就是一堆牛粪!

昭慧长公主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是没有想到来人会是理国公府的人,微微想了一遍,“娘也没什么印象,不过,理国公向来低调做人,府里怎么会有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还一手遮天?理国公府和楚国公府结亲之后,就半手遮天?”

要是理国公真的有这样的想法,她皇兄早就灭了整个理国公府了!

“娘,他跟赵天楚长得还真是有几分相像,别是理国公的儿子。”

“就这幅模样,想来是个庶子吧。”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摇了摇头,有这种子嗣,要不及早处置,迟早会成为祸家之源。

尤其这三年,她皇兄的动作是越来越大,皇权已然凌驾于世家之上。

想至此,昭慧长公主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鹜,楚国公府的末日快到了。

楚思雅见那华服男子越来越嚣张,竟然直接嘟着他那张臭嘴打算亲人,再也忍不住,直接喝道,“冷霜,直接把那歹徒给拿下。你们也上去帮忙,把那些狗爪子也给我拿下。”

楚思雅心想对这些人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那华服男子还有他身边的人,大多都是酒囊饭袋,冷霜和昭慧长公主的侍卫得到命令,毫不客气的就动起手来,没两下就把人给扣押住了。

当冷霜将那华服男子压到楚思雅面前的时候,他还在喋喋不休的乱吼,“你知道我是谁嘛!我告诉你,我可是理国公府的二少爷赵天俊!你要是敢动我,理国公府和楚国公府都不会放过你们!”

“二少爷?是个庶子吧!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长公主面前放肆。”

拿身份压人,楚思雅也会!

赵天俊一下子愣在那里,呆头呆脑的问了一句,“什么长公主?”

“雅儿,没必要跟这种人多计较,你们将这人送到理国公府,顺便问问理国公,他是怎么养儿子的,他要是不会养,本宫就奏请皇兄,请人好好教养教养他这个二公子!”

赵天俊直到被人拉走的后,脸上才隐隐有些悔意,好像应该是知道自己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民女单娟谢过长公主救命之恩。”

等到赵天俊被人带走后,刚刚被赵天俊欺负的女子,来到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的面前道谢。

“起来吧,你一个姑娘家,自己做生意也不容易。”

昭慧长公主见单娟脸上还带着惶恐,如同一只被人欺负的小兔子一般,心下怜惜,说出的话也不禁带了几分柔软。

等到单娟起身后,楚思雅才忍不住开口,“单姑娘,这次是我们恰好遇到,要是下次我们不在,你一个弱女子又该如何?”

楚思雅是救了单娟,可从来没想过要帮单娟一辈子。

要不然天底下的可怜人那么多,她也管不过来。

单娟浅浅一笑,“我不是一直在这里摆摊子。是我哥哥在贡院内参加科举考试,我是想着,既然不能陪着哥哥,那我在外面摆个摊子,这样好歹能离哥哥近一点。”

单娟在说到她哥哥的时候,眼底闪过异样的光芒。

“你哥哥也参加了科举?”

昭慧长公主倒是有几分感兴趣的问道。

单娟点了点头,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骄傲,“嗯。”

“单姑娘,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楚思雅一双明眸上下打量着单娟,她就是觉得单娟很眼熟,可是偏偏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单娟的眸中也带了一丝疑惑,“不可能吧,我和哥哥是最近才到梁都的。之前我们一直都住在老家淞州,从未来过梁都。”

淞州?以前她一直住在落霞镇,倒也去过边关,不过这两个地方貌似都距离淞州挺远的。

按理她是不曾见过单娟的,可那份熟悉感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楚思雅摇了摇头,她也觉得是她想的太多了,明明就不认识,怎么可能见过呢。

正说话间,考场的大门打开了,考生也陆陆续续的从考场中出来。

这时候,昭慧长公主也顾不上跟单娟说话了,一双眼睛就那直直的盯着考场,眨都不眨,生怕错过楚文煜。

单娟一双眼眸也亮了,想来是在寻找她的哥哥。

很快,楚思雅就看到楚文煜了,经过三天三夜的考试,楚文煜的脸色不是很好,隐隐有些发白,黑眼圈更是浓的跟大熊猫有的一拼了,可想而知,楚文煜这三天过得是十分辛苦。

看来就算是自己帮楚文煜准备了许多空间灵泉还有秘制的药丸,他的身体还是有些吃不消这么高强度的考试。

就在愣神间,楚文煜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昭慧长公主的面前,“儿子,让娘担心了。”

“二哥,娘肯定不怪你啊。否则怎么一大早的就在这里等你了。”

楚思雅对着楚文煜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

楚文煜的嘴角露出一抹心领神会的笑容。

“你们两个,真是该打!”

昭慧长公主哭笑不得的看着楚文煜和楚思雅,这俩人不就是在说,这件事情,她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

“对了,娘,我给您引见一下我的好友单云。”楚文煜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

楚文煜正要介绍的单云,此时正在跟单娟说话,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不会这么巧吧,这什么单云就是单娟的哥哥。

“楚兄。”单云带着单娟来到楚文煜身旁,然后对着昭慧长公主行了一个大礼,“多谢长公主救了舍妹。”

“不必多谢。”

单云既然是楚文煜的好友,昭慧长公主对她的态度倒是不错。

楚思雅眯着眼打量着单云,脱口而出一句,“单云,我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

单云的眼神不禁闪了闪。

“雅儿!”

昭慧长公主高呼一声。雅儿在说些什么呢!方才看到单娟,说她眼熟,也就算了。可单云一个男子,她竟然当着他的面说什么眼熟,女儿家的矜持,她都扔到哪里去了!

楚思雅一接触到昭慧长公主不悦的神色,立马明白,她做错了什么。

这里是古代,可不是现代。女子要是主动跟陌生男子搭讪,会被认为是不矜持,没有修养。

刚才那话,她真的是脱口而出问出来的。

楚思雅是真心觉得单云和单娟哪里眼熟,可一时间她又想不起来。

“郡主说笑了,我一直跟妹妹待在淞州老家,怎么可能见过郡主。”单云一脸坦荡的开口。

“好了,煜儿,你身子不好,咱们就先回府吧。”昭慧长公主面色略有些不好的开口。

想来是因为刚才楚思雅做的事情。

可楚思雅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她真的只是因为觉得单云眼熟,才不自禁的问出这话,谁知道,闯了大祸。

楚文煜跟单云告辞后,就跟着昭慧长公主的马车离开了。

回到长公主府,楚文煜还戏谑的开口,“小妹,你是不是对单兄一见钟情了?”

一见钟情?楚思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妹的一见钟情啊,她有喜欢的人了,好不好!对单云,真的是因为觉得眼熟,才会问了这么一句。

“二哥,我送你一句话,你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对单云什么想法都没有,真的只是觉得他眼熟,才问了这么一句。”

“眼熟?可单兄的老乡明明在淞州,你之前不是一直住在落霞镇吗?怎么可能会觉得他眼熟?”楚文煜拧着眉问道。

楚思雅忍不住呵呵两句,她该说她这个二哥的逻辑能力真好吗?

“二哥,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有心上人了。这事,娘也知道。所以你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

楚思雅决定还是把话跟楚文煜说清楚的好。

“心上人?”楚文煜不可置信的开口,随即追问,“小妹,你心上人是谁?”

“你以后就知道了。现在嘛?不告诉你,不过二哥,你是怎么跟单云认识的?”

楚文煜见楚思雅不说,心里隐隐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放开这件事,小妹应该是羞涩吧。

“说来也巧,我参加乡试和院试的时候,这位单兄都正好坐在我前面或者旁边,后来,我发现单兄又是一个十分有才华的人,所以我就跟他结交了。这次考完以后,又正好碰上单兄,所以就一起出来了。”

“这么巧?”

楚思雅皱眉问道。他妹妹正好让她们救了,而单云又正好跟楚文煜认识,这真的是太巧合了吧。

“雅儿,单兄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他跟我结交,是君子之交,你不要把人想的太坏了。”

楚文煜不笨,立马听出了楚思雅话中的意思,他是在怀疑单云结交他的目的不单纯吗?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自己这二哥还真是敏感的可以,不过她也确实是怀疑那什么单云,不过见楚文煜一脸的不高兴,楚思雅也就不再继续这话题了。

接下来,楚思雅也没有时间再想什么单云不单云的了。

昭慧长公主深感她对楚思雅实在是太放纵了,所以第二日就给楚思雅请了一个教养嬷嬷,教导她规矩。

楚思雅顿时欲哭无泪,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就算她再觉得单云眼熟,她也不会多嘴问这么一句!

理国公府

昭慧长公主派人将赵天俊送回理国公府,同时他们也将赵天俊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的都跟理国公重复了一遍,尤其重复到昭慧长公主的话,“若是你不会教导儿子,长公主会奏请皇上,请他派人教导!”

理国公听完侍卫的话,一张脸已经是气的铁青了。

等到侍卫离开以后,理国公直接一抬脚狠狠的踹向赵天俊,这一踹,理国公是用尽了全力,直把赵天俊给踹的翻倒在地上,呜呜痛哭起来,“爹!儿子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长公主会在那里,我心馋单云的妹子好久了,这不趁着单云进考场考试,我这才去偷香的嘛!”

赵天俊真心觉得自己委屈,像他这种国公府的少爷,调戏个民女,不是多正常的事情,可他爹偏偏要弄得他好像有多罪大恶极似的。

理国公气的真是恨不得再给赵天俊一脚,不过看到赵天俊躺在地上痛的不行,最终还是忍下了这种冲动,到底是自己的儿子,真的踢死了,到时候心疼的还是自己!

“单云!我不是跟你说了,这次科举,单云是其中的佼佼者,要是他运气好,文章被皇上看重,点他为三甲,到时候说不准他就青云直上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去招惹单氏兄妹,你是不是耳聋了,还是怎么样,听不懂我的话嘛!”

不能踢,理国公就选择骂,将他心头的烦闷噼里啪啦的全都发泄出来,他真是没想到他这个儿子竟然会那么蠢!

“爹!您可是国公爷啊!儿子可是国公府的少爷啊!单云算什么,不过一个小小的举人罢了,就算他高中,到时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顶多就是个六七品的小官,您要捏死他,不比捏死一只蚂蚁来的容易啊!”

理国公差点被赵天俊给气死,见过蠢的,真的是没见过那么蠢的!他刚才在说什么?捏死一个六七品的小官,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要来的容易!

放屁!这么多年,他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就是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乾风帝看不过眼,拿他开刀!

这逆子倒是好,竟然直接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他真的是嫌弃他们理国公府死的不够早是不是!

“来人啊,把二公子关到祠堂,三天不许给他送吃的,只准送清水。”

赵天楚冷眼盯着躺在地上的赵天俊,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缓缓响起。

“啊!爹,我可是你的亲儿子啊!我还受着伤呢!大哥真是太过分了,把我关祠堂不说,还三天不给我吃的!大哥,就算你是嫡出,我是庶出,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吧!我好歹是你的亲弟弟啊!”

赵天俊一听赵天楚的话,立马不甘心的大吼。

“天楚,你弟弟他——”理国公有些不忍心的开口,儿子就算再不争气,也是他的儿子,真要是这么对他,他也是真心不舍得。

“爹,就他刚刚的话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您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他一个人的观点不能代表我们整个理国公府,我对他只是小惩大诫罢了。”

理国公闻言,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哭天嚎地的赵天俊,别过脸,不再去看他,这儿子是该收一点教训了!

赵天俊傻眼了,他爹咋能就因为大哥一句话就不管他了!

在赵天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给拉下去了。

“天楚啊,你弟弟人其实不坏,就是——”

“就是蠢。”

赵天楚冷冷的开口。

理国公看着赵天楚眉眼间的清冷,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天楚,你是不是在怪爹。”

怪他逼着他娶了楚思影,不说天楚是理国公世子,而楚思影只是一个庶女。

就楚思影的行事作风,真的是让人倒足了胃口!

从她嫁到理国公府之后,就真没做过一件让人看得上的事情,庸俗、小家子气,蠢!

这些也就算了,偏偏她还自以为是的不行,竟然一嫁过来,就打算要理国公府的中馈。

哪家的媳妇不是慢慢熬成婆的,就楚思影那白痴,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真是气的他恨不得直接掰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

而他最骄傲的儿子,自从娶了楚思影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他笑过。

从前的赵天楚温文尔雅,是个如玉公子,可如今的赵天楚阴沉,眉眼间总是散着冷意。

理国公看着这样的儿子,顿时心生无力,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颓然的做到椅子上,“天楚,爹知道你不想娶楚思影,可你知道,这不行。她楚家——”

“爹,你慎言!有些事情您这辈子最好都不要再开口说。毕竟这是拿我一辈子幸福换来的。”

“天楚啊,既然你不喜欢楚思影,你也没必要委屈自己,要不你就去纳几个妾室,男人纳妾都是天经地义的,量他楚国公府也不敢多说什么。”

理国公想着,大儿子的妻子既然娶得不顺利,那就让他多纳几个喜欢的妾室吧。这样好歹能让大儿舒心一点。

“纳妾?算了吧,我可不想闹得家宅不宁,有一个楚思影,我真心是觉得够了。”

只要他多看哪个丫鬟一眼,楚思影就跟发疯似的,当场撒泼,直接毁了那丫鬟的脸。

想想,自从娶了楚思影,他都已经忘记,正常的生活是什么了。

其实赵天楚心里明白,他最多的还是不甘心。

在落霞镇,他在志远书斋第一次遇到凌筱雅,不,现在是楚思雅了,当时她身上干净纯粹的气息就让他深深的着迷。

只是当时楚思雅的年纪还小,所以他就把这心思埋在心里。

不过那时候楚思雅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农女,他不可能娶她为妻,最多只能纳她为妾。

虽然让楚思雅做自己的妾室委屈了她。

但赵天楚对自己说,只要他一辈子对她好,不就可以了。

后来,楚思雅的身份大白,她竟然是昭慧长公主的小女儿,乾风帝亲封的荣安郡主,这身份绝对能够当自己的正妻了。

赵天楚一直在心里窃喜着,谁知道,自己等来的不是迎娶楚思雅,而是迎娶楚思影。

要是楚思影有那么一点好,或者她能安分守己一点,赵天楚也就认命了,就那么过日子好了,可惜,楚思影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更不懂得什么叫做安分守己。

想至此,赵天楚的眼底闪过浓浓的狠辣。

如今的赵天楚真的是再也看不到以往的温文尔雅了。

“爹若无事,儿子就先告辞了。”

赵天楚说完,也不等理国公答应,就直接离开。

理国公看着赵天楚离去的身影,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什么叫做家门不幸,此时他是真的明白了。

*

楚思雅无聊在长公主府学着规矩,此时,她真能为自己的悲催遭遇流一把同情的泪水。

这学规矩真的好累啊!

不过好在,教她规矩的不是容嬷嬷,她也不是小燕子。

教楚思雅规矩的嬷嬷姓童,虽然一直板着一张脸,不过好在,没有对楚思雅动过手。

楚思雅也一直老老实实的学着规矩,她知道,她已经长大了,以后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这规矩必须学好,否则到时候丢人就不好了。

童嬷嬷就是见楚思雅一直认真的学着规矩,才没动板子打手心。

要是楚思雅知道童嬷嬷心里真实的想法,真的要好好夸奖自己一句,认真学习的娃儿不用挨打!

这一日,楚思雅正在学如何喝茶。

冰玉突然激动跑过来,“郡主,好消息——”

“你身为郡主身边的奴婢,更是得时时刻刻的注意自身的规矩,对着主子,怎么能这么大呼小叫的!”

童嬷嬷看着冰玉不悦的开口。

冰玉低下头,暗暗撇了一下嘴,然后恭敬的对着楚思雅行了一个礼,在楚思雅说,“起来”的时候,冰玉才缓缓起身,然后对着楚思雅说道,“禀告郡主,冯少夫人怀孕了,如今已经由一个月了。”

“真的!”

楚思雅一听到这消息,她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因为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太猛,差点被凳子绊倒,不过好在,最后稳住了身形。

楚思雅默默在心立念了一句不好,一抬头,果然看到童嬷嬷的脸色很不好。

“童嬷嬷,我是因为有些激动,所以才会没有顾忌自己的礼仪,您放心,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楚思雅立马解释。

“郡主,奴婢教导你礼仪,是让你时时刻刻都要注意,身为皇室的郡主,礼仪尊贵这些东西都应该刻在你的骨子里,而不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你明白了吗?”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她是明白童嬷嬷的话了,不过她前世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好不好,今生穿越,也是当了那那么久的小农女,让她骨子里就刻着作为郡主的骄傲仪态,说实话,短时间内,她真的是做不到。

童嬷嬷见状,叹了一口气,“今天郡主怕是也没有心情学了,就到这里吧。”

“童嬷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大好人,你放心,明天我一定好好学。”

楚思雅一听今天不用学规矩,顿时高兴的不行。

童默默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楚思雅一见童嬷嬷离开,顿时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是真心开心今天不用学习规矩了,能偷懒一天是一天啊,这学规矩,真的是有些太累了好不好。

“你赶紧说,子媛真的怀孕了?”

冯少夫人就是徐子媛,三年前,楚思雅请昭慧长公主帮忙,让一个四品官员的夫人认了徐子媛当干女儿,后来冯县令也调入京城,此时已经升到从四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了,这升官的速度,楚思雅也要说一句快!

“郡主,好消息,二公子高中探花了!”

楚思雅瞪大了眼睛看着冷霜,没想到今天是双喜临门啊!

------题外话------

谢谢694574542秀才投了1张月票

亲们不要养文啊!文文已肥,亲们可以尽情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