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糟心的赏花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一听冷霜的话,二话不说立马跑到大厅,果然见昭慧长公主已经将来报喜讯的人送走了。

楚文煜的眉眼间带着浓浓的笑意,一副春风得意的表情。

想想也是,如今楚文煜还不到二十岁,就有这么大的成就,不得意才奇怪了。

“小妹在这里恭贺二哥高中探花。”

楚思雅来到楚文煜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一个万福礼。

“那就多谢小妹了。”楚文煜同样双手抱拳,谢过楚思雅。

楚思雅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喷笑出声,“我的好二哥,如今你可真是春风得意啊!”

“那也得多谢我的好小妹,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今日的高中和风光。”楚文煜的感谢是真心的,以前他还一直躺在床上混吃等死,是楚思雅救了他的命,如果没有楚思雅,他相信,他是绝对不会有今日高中的风光。

“好了,你们俩也别感谢来感谢去的了。今日,等你大哥回来以后,咱们一家人好好聚在一起吃一顿饭。”今日楚文煜高中探花,昭慧长公主自然是高兴,眉眼间都带着浓浓的笑意,比三月盛开的桃花还要灿烂。

入夜

楚思雅一家都围坐在桌子前吃饭,虽然只有四个人,稍微有些冷清,不过,楚思雅还是觉得很温馨。

“二哥,今日的饭菜可都是我亲自下厨做的。来,这是你最爱吃的八宝羹。多吃一点。”

楚思雅说着就舀了一勺子的八宝羹给楚文煜。

“好,辛苦小妹了。来,小妹,这是你最爱吃的铁板牛肉,多吃一点。”

楚文煜跟楚思雅生活了那么多年,也知道楚思雅喜欢吃什么。

“小妹,牛有多珍贵你可知道,普通百姓家还要靠着它来更耕地,你——”楚文豪一见饭桌上的铁板牛肉,就不禁板着脸。

“好了,今天高兴,是我让雅儿做这道菜的,你是不是还要说一说你娘我啊!”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楚文豪,不过手上的动作不停,还是给楚文豪夹了一筷子的青菜。

楚思雅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她还以为趁着这高兴的日子做一顿铁板牛肉不用挨骂呢!

古代是不能杀牛的!一般平民家要是杀牛,还要被送到衙门治罪。

楚思雅杀牛是不会有什么罪,不过她家大哥不允许啊!记得在现代的时候,她可是最喜欢吃铁板牛肉的了,没想到如今来到古代,想吃一顿铁板牛肉会这么困难。楚思雅都想给自己流一把同情的泪水了,她太命苦了,真心的!

楚文豪见楚思雅苦着一张脸,忍不住在心里想,他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小妹,要不你以后底多吃些其他东西好不好?像燕窝啊,冬虫夏草的,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吃?以后大哥给你买好不好。”

“不用了,大哥。其实对牛肉,我只要偶尔吃一点,解解馋就好了。不过既然大哥你不喜欢我吃牛肉,那我以后就尽量少吃。”

楚思雅也不希望自己因为这吃的跟自己的大哥闹别扭,只是少吃一点牛肉罢了,她能做到的!

昭慧长公主看了一眼楚思雅,然后淡淡的开口,“好了,不要说这个了。煜儿,你的年纪也大了,早就到了该娶媳妇儿的年纪。如今你高中探花,照娘的意思,你的婚事应该办起来了。”

楚文煜的脸忍不住有些微微泛红,想来是害羞的,“二哥,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赶紧告诉娘,你都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到时候让娘给你挑一个称心如意的。”千万不要再娶第二个文氏。

这句话,楚思雅也就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了一会儿,没有说出来。

“全凭娘您安排。”良久,楚文煜才回了这么一句。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斜睨了一眼楚文煜,“娶媳妇的是你,什么叫娘来帮你安排。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些事情要你自己喜欢才行。”

“是啊,二哥,以后要跟二嫂过日子的人是你,要什么样的媳妇儿,当然得你自己决定了。”楚思雅也不遗余力的劝说,。

楚文煜紧紧抿着唇,害羞的就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似的,良久,他才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我——我就希望我未来的妻子能够孝顺娘亲,喜爱小妹,敬重大哥,最好琴棋书画都能精通,这样跟我比较有话说。”

“原来,二哥喜欢的是才女啊!”楚思雅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哎呦!”

楚思雅捂着额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打我的头做什么!”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二哥是你能够取笑的吗?”其实昭慧长公主更生气的是楚思雅的胆大妄为,这话是她一个女孩儿家该说的吗?以后她到外面也这样,她的名声怕是都要坏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她还跟着人一起说些黄色笑话呢,现在也没怎么样啊!

不过楚思雅到底知道,这里是古代,跟她以前生活的现代不一样。

楚思雅不禁想,一定是最近的日子过得实在是有些太悠哉,所以让她都忘记警惕心了,什么话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就开口说了,就像上次单云的事情一样。

“娘,我知道错了。这不都是我们一家人,我这才口无遮拦了一点,您放心,在外人面前,我还是很庄重的!”

楚思雅拼命的眨着明亮的眼眸,纤长而又浓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不停的扇动,好不惹人怜惜。

“好了,雅儿你要记住,你是个姑娘家,这名声真的是太重要了,你以后说话前,一定要多想想。咱们在长公主府,日子过得是悠哉,可你也大了。是时候出去交际参加参加宴会了,到时候要还像现在这样口无遮拦的,对你的名声不好。楚国公府的那群人可是时时都想着要抓你的错处。”

说到楚国公府的人,楚思雅的脸色也一下子不好了,“娘,这么高兴的日子,咱们不提那些讨厌的人,扫兴!娘,您说要不咱们约那些小姐来长公主府做客吧,到时候让二哥躲在后面偷偷看,如果二哥有喜欢的,咱们就直接订下来?”

昭慧长公主邀请的小姐肯定都是出身名门世家,之前肯定也会调查一下她们的名声,邀请的人肯定就差不到哪里去。

再让楚文煜自己挑选喜欢的,这样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楚文煜虽然不太可能对一个姑娘一见钟情,不过好歹是他自己喜欢的,以后过日子,也能少一点摩擦。

“这不太好吧。”

楚文煜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开口。躲着偷看姑娘家,这跟他所学的圣人之言很有出入啊!

“有什么不好,哥,你放心,不会有人知道你在偷看的,而且这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有什么好犹豫的。”

昭慧长公主也觉得楚思雅说的有理,于是点了点头,“煜儿,雅儿说的没错。娘的倚梅园中的梅花虽说不如冬日时候开的好,不过春日赏梅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到时候娘就请那些小姐到倚梅园中赏梅,你就在倚梅园相对的望云楼观察那些姑娘。”

“娘,您这主意真是好。站在望云楼正好能将倚梅园中的情景全都尽收眼底,甚至只要保持周围的环境安静,就连倚梅园中人说话的声音也能听到。而且倚梅园内小姐她们肯定不会注意到望云楼。”

楚思雅边说边忍不住点了点头,她确实是觉得昭慧长公主这主意不错。

“那——那就听娘的安排吧。”

楚文煜思索了好一大半天,才带头答应。

“好!好!既然煜儿你答应了,那娘这就去看该邀请哪家的小姐。”

昭慧长公主兴奋的就跟第一次娶儿媳一样,也确实是第一次,文氏那种败家媳妇,昭慧长公主从未将她当做过是儿媳!

楚国公府博景苑

“你看看你生的儿子!再看看昭慧长公主生的儿子,怎么差距这么大!楚文豪是在六部之末的工部啊!可如今他却混的如鱼得水,都成了工部侍郎,可你的儿子呢,在兵部这么多年,他的职位到现在都还是纹丝不动,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

老赵氏噼里啪啦的对着赵氏训斥!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太后那老贱人的外孙怎么能比她的孙子强,不行,死都不行!

赵氏被老赵氏骂的都不敢抬头,她这个姑妈,高兴的时候能给她几分好脸色,可要是她心情不痛快了,对自己则是非打即骂。赵氏也知道,此时她不能多说什么,否则自己怕是更没有好果子吃了。

果然,老赵氏骂够了以后,不禁觉得有些口干舌燥,立马就有丫鬟会意给她端上一杯茶,老赵氏将一杯茶全都喝进去以后,才舒了一口气,可看着赵氏,她的心情不禁更坏了。

赵氏见老赵氏的面色似有缓和,这才忍不住缓缓开口,“姑妈,您也知道皇上这些年一直在打压楚国公府,他就是因为勇儿有本事,所以才故意压着勇儿。”

赵氏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

老赵氏眯着眼,浑浊的眼底闪过狰狞的光芒,“我听说长公主府是要办赏花宴?”

赵氏不明白老赵氏说这个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没错,应该是要为楚文煜选妻了。”

赵氏心里不禁有些酸溜溜的,不就是中了一个小小的探花,有必要这么炫耀嘛!娶个妻子都恨不得将整个梁都的小姐都挑选一遍,真是让人恶心!

“我记得文氏有个亲妹子,叫什么,对了,文嫣,今年也有15岁了,倒是跟楚文煜挺相配。元香今年也有16了吧,你让文氏把元香和她妹子都带过去。”

“元香?她可是庶女!”

赵元香就是静伯最宠爱的妾室——梅氏所生的女儿。

“庶女?庶女又如何,他一个病秧子能娶到我静伯府的女儿,是他的荣幸,他还凭什么不高兴!”

老赵氏挑着眉不悦的开口。

赵氏这才反应过来,她怕是惹老赵氏不高兴了,于是忙不迭的开口,“姑妈,您说得对,楚文煜那个病秧子,就算外面有传言他的病治好了,可谁知道到底如何,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咱们静伯府的女儿可是金尊玉贵的,他楚文煜能娶到元香,可是他的福气了!”

老赵氏闻言,这才冷哼了一声,算是赞同赵氏的话了。

赵氏虽然也不喜欢了楚文煜,巴不得他娶得妻子,有多不堪就多不堪,可她也不是傻子,她也觉得楚文煜八成不会娶文嫣或者赵元香。

“姑妈,要是楚文煜不愿意娶——”

“当年楚文豪是怎么娶了文氏的,就让楚文煜怎么娶了文嫣或者元香,要不然就把两个都塞给他,元香当他的正妻,文嫣就当个妾室吧。”

赵氏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生米煮成熟饭,赵氏顿时反应过来老赵氏话中的意思。

想到,楚文煜娶赵元香,纳文嫣当妾,赵氏心里就痛快。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都还不知道老赵氏竟然在算计她们,此时昭慧长公主正忙着举办赏花宴。

十日后,赏花宴

这次昭慧长公主让楚思雅陪着一同举办赏花宴,这也是为了锻炼楚思雅待人处事的能力。

楚思雅第一次举办这种宴会,所以倒是很虚心的跟着昭慧长公主学习,不过,她也提出了不少自己的意见,比如来的都是女子,就不要喝那些浓茶了,不如就用花茶来招待客人,花茶都是楚思雅自己亲自采集花瓣晒制,然后又添加了一些中草药制成的,绝对是安全无害,而且还有美容的作用。

昭慧长公主也是喝过楚思雅自己做的花茶,想了想,应该比较符合年轻女子的口味,于是就同意了。

楚思雅还提出,既然是赏梅,肯定要留人吃中午饭,不如就让人搭了铁架子,然后让那些小姐自己动手烤鹿肉,一边吃鹿肉,一边赏梅,不是更有情趣。

昭慧长公主倒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别是你这个鬼灵精的丫头自己想吃,才故意提出来的吧。”

楚思雅在现代的时候就挺喜欢吃烤肉,自从回到长公主府,条件好了,她就画了图案,让人去打造烤肉的器具,昭慧长公主倒是也跟着吃了几回,不过觉得不太文雅,所以也就不让楚思雅多弄了。

“烤鹿肉,味道是不错,可来的小姐哪个在家里不是千娇万宠的长大,哪里能让她们自己动手烤肉?”

“娘,那可以让下人动手烤啊,我底下的丫鬟这烤肉的手艺都不错。”

楚思雅不遗余力的劝说着昭慧长公主,她真的馋烤鹿肉很久了,可惜昭慧长公主觉得女孩子吃这个不太文静,不准她多吃,这次有机会,正大光明的吃,楚思雅觉得她一定不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昭慧长公主看着女儿一双渴望的眼神,怎么都说不了一个“不”字,摇了摇头,“好了,依你。”

“我就知道娘您最好了!”楚思雅高兴的直接一把抱住昭慧长公主。

“你啊!”

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着楚思雅,不过在看到楚思雅脸上兴奋的笑容,到了嘴边的话就全都咽下去了,只要女儿高兴就好,其他的事情管这么多做什么。

就这样,赏花宴如期而至。

楚思雅跟在昭慧长公主身边一起招待这些小姐。

大多数都是生面孔,因为这三年楚思雅一直忙着帮楚文煜调理身体,很少去参加什么宴会,就连楚思影和赵天楚的婚礼都没有参加。

想到赵天楚和楚思影,楚思雅再次忍不住摇了摇头,赵天楚娶了楚思影真心是太可惜了!

昭慧长公主可不知道楚思雅心里的想法,此时她正认真的观察着每一个小姐,她可是希望能从中挑出一个既合儿子心意,又合她心意的小姐。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坐在主桌,见到来来往往的小姐,颇有些眼花缭乱的感觉。

“母亲,您举办赏花宴怎么都不通知儿媳一声。”

一听到这声音,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去,一眼望去,果然就看到文氏带着两个陌生女子,其中一个跟文氏倒是长得挺像的,楚思雅忍不住想,那不会是文氏的妹妹吧。

要不是出于良好的修养,昭慧长公主都要直接起身扇死文氏了。

文氏好像没看到昭慧长公主要杀人的目光,大摇大摆的带着两个姑娘来到昭慧长公主面前,先是行了个礼,然后开始介绍她打来的两个姑娘。

她先指着其中一个穿着粉色纱裙,外面罩着大红绣着月季花的披风的娇艳女子介绍,“母亲,这位是元香,她可是静伯府的大小姐。”

静伯府,别昭慧长公主生气了,楚思雅也是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她见过愚蠢的,可真的是没有见过比文氏更愚蠢的了!

难道她不知道娘亲和赵氏两人间是仇人,不知道静伯府三番两次的要取她的性命,她文氏怎么能带静伯府的大小姐来膈应人。

要不是此时有这么多家小姐在,楚思雅都想撩起袖子,直接跟文氏拼命了。

“郡主,静伯府的大小姐是梅氏所生,是个庶女。”

冰玉在楚思雅的耳边轻声说道。

冰玉这三年拼命的了解梁都各大世家的情况,要楚思雅说,冰玉简直就是江湖百晓生啊!

楚思雅一听冰玉的话,整个人气的都有些发抖了,庶女?文氏他妈的脑子真的是被驴给踢了吧!竟然找个庶女来埋汰人!

在场的小姐,也是有不少认识赵元香的,自然也是知道赵元香庶女的身份,这不,围坐在一起的小姐,忍不住一个两个的凑在一起议论起来。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丢脸,十分丢脸!

可惜作为当事人的文氏怕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母亲,这可是我的亲妹妹嫣儿,我——”文氏又兴冲冲的拉着一个穿着淡紫色绣缠枝纹的姑娘给昭慧长公主介绍。

“行了,你话够多了。”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开口,摆明了不想再听文氏继续开口。

“不是,母亲——”

“周嬷嬷,你去带大少夫人坐下。”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出声吩咐。

之前,周嬷嬷一直死命的看着文氏,昭慧长公主是见文氏难得的安分守己了两天,再加上赏花宴的事情有些多,这才将周嬷嬷调过来,另派了一个粗使嬷嬷看着文氏。

可没想到,就那么两天而已,这文氏就能搞出这么多事情,要是早知道,她肯定让周嬷嬷一刻不停的紧盯着文氏。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长公主未免太过分了吧,再怎么说,文家姐姐也是你的大儿媳,你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给她没脸!”

赵元香微微抬起下巴,有些自傲的开口。

楚思雅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看着赵元香,这是庶女?比嫡女的架子还要大啊!

昭慧长公主冷笑的看着赵元香,静伯府的一个庶女就敢质问她,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熊心豹子胆,“赵元香是吧。你给本宫听好了,本宫要怎么做事,轮不到你一个庶女开口,本宫念你年幼无知,也就不跟你多计较了,可你要是再敢不知所谓的胡说八道,本宫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那本宫也没必要给你留面子了。”

“你——”

“大胆!竟然敢顶撞长公主!”

周嬷嬷厉声斥道。

赵元香一张小脸都涨得通红,她虽然是庶女,可生母梅氏得宠,再加上嫡母又没有女儿,所以在静伯府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什么时候让人这么欺负过!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赵元香的想法,否则真心是想要笑了,欺负?你知道什么是欺负?

文氏一张脸也不好看,她作为大嫂,好心给自己的小叔子介绍好的姑娘,这有什么错,凭什么长公主要给她脸色看!

“文氏,你是不是听不懂本宫的话。”

昭慧长公主的怒气也已经是濒临到极点了。

文氏虽然蠢,可是蠢人对危险是十分敏感的,她有感觉,要是她再继续这么不依不饶下去,长公主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无奈,文氏只能带着文嫣去昭慧长公主指定的位置,赵元香还有些不服气,站着不肯走,文氏拉了拉赵元香,示意她,不要再惹火长公主了。

赵元香虽然自傲,可她不是傻子,她也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而且昭慧长公主也不是她一个静伯府的姑娘能够惹得起的!

无奈,赵元香只能跟着文氏两姐妹一起离开。

许多小姐见到昭慧长公主严厉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打鼓,她们都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赏花宴,其实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宴。

昭慧长公主颇得乾风帝的宠爱,还有昭慧长公主的长子如今也是工部侍郎,次子如今高中探花,前两日,在大街上,骑着大马,身穿大红的探花服游街,相较于状元今年已经是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榜眼也已经三十多,也已经娶妻。

楚文煜绝对是众多小姐中的白马王子,可如今,见昭慧长公主如此严厉,倒是让不少人都打起了退堂鼓,有这么一个身份高贵,又不好相处的婆婆,可不是什么好事。

倚梅园中发生的一切,都落入了楚文豪和楚文煜的眼中。

楚文豪是楚文煜硬拉过来的,一开始楚文豪不愿意来,是楚文煜说他自己有些紧张,所以才希望楚文煜能陪着壮壮胆,楚文豪听了,这才勉勉强强同意。

其实楚文煜哪里是因为什么害怕,而是楚文煜希望楚文豪能遇到一个喜欢的,文氏真的是配不上他的大哥!

可没想到,就碰上了这么一出。

楚文煜双手负立于身后,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隐隐能看出一条条青筋都暴出来了,一张俊脸更是铁青无比。

“大哥,其实——”楚文煜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宽慰楚文豪,可又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候,语言一下子变得这么苍白无力。

“二弟,是大哥对不住你。”被文氏弄了这么一遭,怕是有不少小姐不会愿意嫁给楚文煜,毕竟谁愿意有这种愚蠢的大嫂!而且,自己的娘亲对着文氏也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怕是会被人误以为是个严厉的,哪家小姐愿意有一个身份高贵又严厉的婆婆。

楚文煜无所谓的笑了笑,“大哥,这说的是什么话,若是我将来的妻子这么肤浅,那我也没必要娶她了。”

楚文煜择选妻子最大标准就是希望自己的未来的妻子能够,真心孝敬娘亲,敬重大哥,爱护小妹,最后才是跟自己琴瑟和鸣。

经过文氏闹得这么一出,整个倚梅园的气氛都有些不太好。

楚思雅想了想,忍不住开口,“这赏梅是一件雅事,不知哪位小姐愿意抚琴一曲,给大家助助兴。”

昭慧长公主请来的大多都是十四五岁的姑娘,这个年纪的姑娘,哪怕是再沉稳都是有些争强好胜,比琴艺,若是能挤压群芳,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谁都不愿做第一个,这第一个跳出来的,要是琴艺不够高超,直接被下面的人给压过,那脸上就不好看了。

“那就由我抛砖引玉吧!”

楚思雅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是赵元香,见她面有骄矜之色,想来琴艺很是不错吧。

“来人啊,备琴。”

很快就有人将琴案给准备好,上面放了一台古香古色的琴。

赵元香不急不慢的走到琴案前,整个人犹如最高贵的公主一般缓缓坐下,楚思雅看着赵元香谈作态,说实话,真心是有些看不上。弹琴是一件雅事,就算其中有一些争强好胜的心理,可也不该像赵元香一样,完全将弹琴当成一种展现自己才能的手段。

就在楚思雅腹诽之际,赵元香已经开始缓缓弹奏。

别说,赵元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这琴弹得还真不错,琴音袅袅,温柔缱绻,颇有绕梁三日之感。

难怪敢第一个上台,这赵元香确实有几分本事。只是楚思雅还是不喜欢赵元香,她的琴声就跟她的人一样,骄矜,目中无人。

赵元香弹完以后,倒是一副颇为自得的模样。

“长公主,我——”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楚思雅寻声望去,一见,竟然是上官冰。

上官冰此时倒是真的跟疯婆子有的一拼了,头发散乱,衣衫不整。楚思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上官冰的情景,那时候她只觉得上官冰就像是一个热情似火的女子,可如今见上官冰,面色蜡黄,形容憔悴,真的很难跟以前的娇艳时候相提并论。

楚思雅忍不住皱着眉头,她发现今儿个的赏花宴,八成是办的有些流年不利,不然这些讨人厌的,怎么会一个又一个的冒出来。

先是文氏带着她妹妹和赵元香来闹场,如今上官冰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看到外面匆匆赶来的侍卫,楚思雅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

“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昭慧长公主沉声开口。

侍卫闻言,松了一口气,真的不是他们不想拦,谁让这上官冰就跟份疯婆子似的,压根儿就拦不住!

“王夫人,本公主今天宴请的可都是未出嫁的闺阁小姐,你如今既然已经出嫁,那就——”

“不!”上官冰凄厉的大叫起来,声音尖锐的简直能够刺穿人的耳膜一样,让人振聋发聩。

“长公主,我这次来就是要跟你说,我不想嫁人的,是我爹逼着我嫁的!我到现在还是清白的身子,我如今还梳着小姐时候的头发!”

楚思雅真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冰,这人的脑子没病吧!前些日子,上官冰是嫁人了,据说是她父亲上官无敌见上官冰的年纪真的有些太大了,所以逼着上官冰嫁给他的一个副将,好像姓王,叫什么,她忘记了。

据说,当时上官冰上花轿的时候,简直是哭天嚎地,最后还是上官无敌将人给绑了,才把她送上花轿的。

楚思雅听冰玉说起这事情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也只是当一个笑话听过去就算了。

可没想到,今天上官冰会突然跑进来,对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她嫁了人以后还是清白的身子,还梳着做姑娘时候的头发。

楚思雅其实真的很想问上官冰一句,乃是疯了吧,才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么丢人的话题!

“长公主,我知道燕翎一直很敬重你,你能不能帮我告诉他,我一直等着他,我绝对不会让任何男人来碰我,我——”

“来人啊!把王夫人给我拉出去!”昭慧长公主忍无可忍的说道,她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今天哪里是帮自己的儿子挑媳妇儿啊!明明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果然是因为燕翎,楚思雅以为上官冰对燕翎已经死心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想着燕翎!

她跑到这么多人面前故意说这些话,就是希望燕翎知道?然后让燕翎明白,她上官冰对燕翎是有多情深义重。

“不!你们放开我!长公主,这世上只有我是最爱燕翎的,我——”上官冰死命的挣扎着,那些侍卫又不敢直接对上官冰动手,所以一时间气氛倒是有些僵持。

“还愣着做什么,直接把人打晕,然后把她给本宫送回上官府!”

“是。”

侍卫们得了昭慧长公主的话,没了顾忌,毫不客气的直接将上官冰打昏。

等到上官冰昏迷以后,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噤若寒蝉,谁能知道,就参加一场赏花宴,竟然能遇到这么多事情,还一样比一样挑战人的下线!

“临近中午了,各位就在这里吃顿便饭再离开吧。”

其实离中午还有一些时候,不过,这时候再比试什么才艺,怕是不太合适,还是直接吃东西吧。

楚思雅话落,很快就有人将烤肉的架子搬上来,又有专人在那里烤肉,每份桌上也摆上了楚思雅自己调制的酱料。

“荣安郡主,小女子也吃过不少地方的美食。这物件却从来不曾见过,看着似乎是烤肉?”一身着淡绿色镶边银纹的女子站起,巧笑倩兮的开口。

“不错,这就是用来烤肉的。各位桌上的酱料都是我亲自调配的,要是有谁特别喜欢哪一种,我可以将配方送给她。”楚思雅对着女子倒是挺有好感的,落落大方,眼神清明,既不谄媚,也不清冷。

“哼!堂堂郡主,竟然干这种下等人的活计!”

赵元香冷冷的哼道。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辱骂郡主!谁给你的胆子!”周嬷嬷厉声斥责。

赵元香斜睨了一眼周嬷嬷,那眼神就跟看着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有哪句话说错了。像我们这种世家女子,该学习的难道不该是琴棋书画这种高雅之术,只有那等贱民才会为了生计,才去学习钻研什么厨艺、医术!”

钻研厨艺、医术?赵元香只差没有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她是什么贱民了,楚思雅忍不住想。

“赵小姐,你的话,恕小女子不能赞同。民以食为天,这话就连当今圣上都时常会说,可见吃食对百姓来说有多重要,钻研厨艺之人又怎么会是什么贱民?还有医术,难道治病救人的御医还有大夫,在赵小姐眼里也是贱民?

别人,小女子不知道,可对荣安郡主,小女子真心要说一声佩服。

荣安郡主当年救治军中瘟疫,这件事情让多少武将感激涕零。荣安郡主救得不是一人的性命,而是千千万万的将士的性命!

小女子,在此问赵小姐一句,厨艺和医术真的是贱吗?”

“林依柔,你说这么多,不就是在拍荣安郡主的马屁!你不就是想要嫁给楚文煜,当探花夫人!”赵元香气的俏脸铁青,怒声吼道。

原来这穿着浅绿色衣服的人叫林依柔?这名字倒是蛮不错的。

“小姐,林依柔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

楚思雅闻言挑了挑眉毛,林皇后的亲侄女?

林依柔一张俏脸气的通红,今天赏花宴的目的谁不知道!不就是变相的相亲宴!她在街头碰上楚文煜游街,因此对他一见倾心。

可是出于女儿家的羞涩,她也只敢将心思深深埋藏在心里。不敢对任何人说。

一直到收到昭慧长公主办的赏花宴请帖,她爹和娘都十分高兴,甚至是很赞同她嫁给楚文煜。

林依柔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所以才想着要好好表现自己,可她刚才说的那一番话都是心里话,就算荣安郡主不是楚文煜的亲妹子,她还是会站出来说话。

可赵元香是什么意思,说她为了嫁给楚文煜,故意拍荣安郡主的马屁嘛!

“赵小姐,我林依柔再不济,也是书香世家的小姐,先祖的风骨,我林依柔还不敢丢!”

林依柔对赵元香也懒得有什么好脸色了,直接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说完以后,看都不再看赵元香一眼,直接侧过身子。

“你——”

赵元香气的真是恨不得直接抓烂林依柔的脸!

“赵小姐,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长公主府放肆,真以为本公主不敢对你怎么样!”

昭慧长公主阴森森的开口,对赵元香,她是半分好感都没有。

赵元香气的紧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最后还是愤愤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楚文煜将倚梅园中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底。在看到那一抹绿色的身影的时候,眼神不仅晃了晃。

众人吃过午饭以后,就纷纷告辞了。

一个赏花宴弄成这个样子,也真是让人觉得糟心至极。

文氏原本还想凑上来说些什么,可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都没兴趣理会她,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就直接离开了。

只留下文氏一个人尴尬的不行,一张脸红了白,白了又红,心里只觉得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无情,再怎么说,自己也是她们的亲人啊!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文氏的想法,否则真心是要笑出声音来了,还亲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她大哥难堪,想要给他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是大哥的妻子!

------题外话------

昨天是女神节,七七最近过日子真是过得太糊涂了,都忘记了。在此七七给亲们说句抱歉,同时祝所有姐姐妹子们,都幸福快乐,平安一生。

谢谢345682475 投了1票(5热度)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