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心思深沉的文嫣 贤妃求助/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刚才文氏的脸色可好看了。”冰玉忍不住冷笑。

“是好看。心里怕是也恨死娘亲和我了。”楚思雅幽幽的说道,不过她也一点都不在意文氏恨不恨,反正文氏在她们眼中就是个不相干的人。

“郡主,可否留步。”

楚思雅皱了皱眉,寻声望去,竟然是文嫣,此时她正被冷霜拦着,似乎是想要靠前,可惜却无法靠近。

“文姑娘,你不陪在你姐姐身边,找我做什么?”楚思雅懒得称呼文氏为大嫂,她也不配!

文嫣的面色有些着急,可是有冷霜拦着,她也不能靠近楚思雅,一时间倒是真的有些像热锅上的蚂蚁。

“郡主,我有些话想要单独跟你说,不知可否耽误您一点时间。”

“抱歉,我没工夫。”楚思雅一点都不觉得她跟文氏的妹妹有什么好说的。

文嫣没想到楚思雅压根儿就不想听她说些什么,竟然直接转身打算离开,“郡主,难道您不想知道你大哥当初是怎么被设计娶我姐姐的?”

文嫣一着急,对着楚思雅的背影吼道。

楚思雅闻言,倒是停下了脚步,当年的事情,不就是楚文豪和文氏生米煮成熟饭,楚文豪负责任的娶了文氏,不过具体是怎么样,她还真是不清楚。

文嫣既然想说,她自然是不会拦着。

文嫣见楚思雅停住了脚步,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立即开口,“郡主,那里有一个亭子,不如我们去那儿说吧。”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确实是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以说了吧。”

楚思雅坐下之后,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其实主要是她想早些知道当年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她真的不太想跟文嫣有什么牵扯。

“当年我姐姐喜欢的是楚文勇,这一点,郡主知道吧。”

“知道。”何止是当年,如今还照样喜欢着吧。楚思雅在心里不屑的想。

“我文家的家底不怎么样,当初只是跟静伯夫人有些亲戚关系,所以上门去打秋风。一次,静伯夫人带着我姐姐去了楚国公府,谁知道楚国公府的老夫人对我姐姐倒是很和蔼,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我姐姐的家世一样。我曾听我姐姐说过,老夫人很喜欢她,甚至还说,要是能有我姐姐这样好的孙媳妇儿,该有多好。”

楚思雅忍不住冷笑,老赵氏怕是当时就存着把文氏塞给楚文豪的心思吧。

“我姐姐当时可能也是因为听了老夫人的话,再加上对楚文勇一见钟情,不过又担心凭着文家的家世不能嫁给楚文勇,所以就偷偷准备了春药,原本是打算给楚文勇下药的。那次,我担心我姐姐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央着我姐姐带我一起去了楚国公府。不巧,后来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到了。”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着文嫣,看她长得那么温柔安静,可这心思倒是多的。

文嫣原本以为楚思雅会问到底发生了何事,可没想到楚思雅竟然这么平静。不过她话都说到这里了,也停不下来了。

“我姐姐在给楚文勇送的燕窝里面加了春药,打算给楚文勇送过去。可我亲眼看到,我姐姐还没进到楚文勇的房间,就被人打晕了,然后那一盅下了春药的燕窝,反倒是送到了郡主您的大哥的书房,后来的事情,郡主想必就知道了,我姐姐和您大哥就这么生米煮成熟饭了。”

楚思雅都不用问打晕文氏的人是谁,左不过是老赵氏两姑侄,应该是老赵氏主使,赵氏只是一个知情者罢了,就赵氏那个脑瓜子,想不到这种毒计。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文嫣,眼底隐隐有嘲讽的光芒,“见到自己的亲姐姐被打晕,你难道都不知道大声呼救?就那么一直躲着?”

文嫣终于是有几分尴尬,“这种事情到底是不光彩,我要真大声呼救了,恐怕我姐姐的名声就全都毁掉了。”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文嫣一脸无辜的表情,文嫣肯定是看到文氏被送到她大哥房里,以文家的家世要是能嫁给楚国公府的嫡子,那真的是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可惜文氏那癞蛤蟆就是喜欢楚文勇那只癞蛤蟆,八成这就是物以类聚吧。

“你今天来找我,说这些做什么?你这样可算是背叛你的姐姐了。”

“我知道。其实我一直很看不起我姐姐,能嫁给像郡主的大哥一样的好男子,她不知道珍惜,还偏偏惦记一些有的没有的。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配得上郡主您的大哥呢!”文嫣义愤填膺的开口,甚至小脸也因为激动也变得通红一片。

“说重点。”

楚思雅懒得看文嫣在这里做戏,文氏是个蠢的,这文嫣就是个有心计的,时时刻刻都在想如何对她是最好的,到了关键时刻,就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能立马舍弃。这种人,楚思雅也是真心喜欢不起来。

文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倏地,她的笑容变得有些羞涩,带着女儿家特有的羞涩,“我也不瞒郡主。这次我姐姐带着我和赵家小姐参加赏花宴,其实是楚国公府的老夫人安排的,她想的是赵家大小姐当您二哥的妻子,而我给您二哥做妾。”

果然老赵氏干的,不能不说,她做出来的事情还真是一样比一样能膈应人。

“然后呢?你不会特意来跟我说这些吧。”

文嫣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她将当年楚文豪和文氏的事情告诉她,甚至还将这次老赵氏的盘算告诉她。

楚思雅可一点都不相信,文嫣是良心发现,所以才告诉她这些,一定是文嫣对她有所求。

“郡主,我姐姐压根儿就配不上您的大哥。我文嫣也有自知之明,楚二公子如今高中探花,正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时候。怕是也看不上我。所以——”

“所以怎么样?”楚思雅倒是真的好奇了,这文嫣到底想做什么。

文嫣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似乎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的,良久才抬起头看着楚思雅,“不瞒郡主,其实小女子一直爱慕您的大哥,既然我姐姐配不上他,我为何不能跟他在一起。您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没想过当您的大嫂,我只求一个妾室之位就可以了。等您大哥纳了我,我可以跟郡主你保证,我姐姐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从今以后,她都不会再给您大哥丢脸。”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文嫣,她知道文嫣肯定是有所求,可没想到她求的竟然是她大哥楚文豪!

文嫣见楚思雅久久没有开口,于是有些急切了,“郡主,我只求一个妾室之位。等您大哥休了我姐姐后,照样是可以娶一个高门之女。您想想,我姐姐做过的事情,哪样不是在给您大哥抹黑,而我——”

“行了,文姑娘,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了。不过我只是大哥的妹妹,他房中的事情,我不会去管,让你失望了。”

楚思雅说完后,也不想再看文嫣,直接领着人离开。

文嫣目瞪口呆的看着楚思雅离去的身影,她说了那么多,可楚思雅怎么都无动于衷,这跟她想的完全不符啊!

文嫣双手紧握成拳,眼底射出阴毒的光芒,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些瞧不起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楚思雅不知道文嫣的想法,就算知道也没兴趣多管。

不过,楚思雅倒是将文嫣找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昭慧长公主说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不禁冷笑一声,“那什么文嫣也是个不省心的,以后你少搭理她。”

“娘,我怎么可能去搭理那文嫣的。只是那什么文嫣小小年纪,心思却这么毒辣,踩着自己的姐姐往上爬,您说,大哥会不会让她算计了?”

“她做梦!要是她真敢做出什么,娘第一个饶不了她!”

当年文氏的事情,就是她太心慈手软了,要是文嫣再敢做出什么,她一定直接送她去见阎王!

楚思雅想着,以后让大哥少见文嫣,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反正她大哥如今跟文嫣一般也碰不到。

静伯府

“啊!我让你们都欺负我!让你们都欺负我!”此时赵元香就像是个疯子似的,死命的砸着自己屋内的摆设。

赵元香是静伯最宠爱的女儿,静伯对她也大方,屋内摆设的物件都是上好的。

“碰——”的一声,赵元香又将手中的贵妃铜镜给砸了个粉碎。在赵元香屋内伺候的丫鬟,一个个的都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什么,生怕赵元香将火烧到她们的身上。

“元香,你又在发什么火!”一身穿枚红色绣芍药袄子的三十岁的妇女不知何时进来了,在看到满地的狼藉,忍不住皱眉,仔细看,妇人跟赵元香十分的相似,只是妇人的容貌更为艳丽,尤其是那一双妩媚的眼睛,似乎时时刻刻都能放电似的。

此人正是赵元香的生母,梅氏。

梅氏一看到梅氏,闷闷不乐的将手中的白瓷瓶放下,然后随意的坐在一个绣墩上。

“元香,怎么了,是谁给你气受了?”梅氏虽然十分得静伯宠爱,可惜膝下只有赵元香一个女儿,对她自然是千般宠爱了。

赵元香一听到梅氏的问话,立马噼里啪啦的将发生在昭慧长公主举办的赏花宴的事情都说了,“姨娘,你说,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啊!那昭慧长公主压根儿就看不起我!她们是往死里作践我啊!”

赵元香越想越觉得自己命苦,生为庶女是她想的吗?别人凭什么瞧不起她!

梅氏妩媚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伸手慢慢的抚摸着赵元香的头发,说出的话还是温柔和蔼“元香,其实你不嫁给楚文煜是好事。你也知道你姑妈和昭慧长公主向来不和,要是你真的嫁给楚文煜,以后长公主成了你的婆婆,到时候她想怎么磋磨你,就能怎么磋磨你,你——”

梅氏的话还没有说完,赵元香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只差没有跳起来了,“娘,我不管,我就是要嫁给楚文煜!”

当时楚文煜游街的时候,赵元香也是看到了,楚文煜俊朗的相貌,挺拔的身姿,全都让赵元香深深的着迷,少女怀春。

再加上今天被昭慧长公主刺激,你不是瞧不起我嘛!我就非要嫁给楚文煜,到时候撺掇的楚文煜不认你这个娘,气不死你!

赵元香忍不住在心里恶毒的想着。

“好了,好了,只要你喜欢,姨娘一定会让你如愿。”梅氏就只有赵元香一个女儿,只要赵元香开心,嫁给楚文煜又能怎么样。

赵元香赢梅氏同意了,立马破涕为笑,直接伸手抱住梅氏,“姨娘,小姨家里怎么样了?”

这时候赵元香有点心情关系一下她的小姨了。

一说道自家妹子梅雁,梅氏的脸色就有些不好,你说她妹妹,眼睛就是瞎了,那什么江正有什么好,之前娶过夫人,有个儿子不说,本身也没有什么才华。

可梅雁就像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看上江正。江正也是个畜生,直接抛弃了他的发妻,还有儿子,娶了梅雁,然后借着静伯府的势力谋了一个翰林院的职位。

可惜,梅雁嫁给江正那么多年,肚子就没有过好消息。如今江正见梅雁生不出儿子,梅雁又不许江正纳妾,江正就提出要将落霞镇的儿子接过来,梅雁自然是不愿意,所以这两人就天天的在那里吵,梅氏这不才从梅雁那劝架回来,真真是觉得整个人都要疯了。

赵元香依偎在梅氏的怀中扁了扁嘴,光看梅氏的表情,她就知道她那个小姨一定还在闹!不过她对梅雁怎么样,一点都不关心,她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嫁给楚文煜。

*

“嫣儿,你这次去长公主府如何?”说话的妇人年约四十,眼角边已经隐隐长出了皱纹,此人正是文氏姐妹的母亲——蒋氏。

曾经文家的家世不太好,文氏姐妹的父亲也不是一个懂得经营祖产的,只有蒋氏一个妇人忙里忙外,没钱去买什么名贵的胭脂水粉,更没有时间去保养自己。

尽管后来文氏嫁给了楚文豪,从楚文豪那里弄了许多财物补贴娘家,文家的日子才渐渐好过起来,蒋氏也慢慢过起了贵妇人的生活,整天穿金戴银,头上戴着的金簪足足有十几根!

“怎么了!怎么了!爹要是稍微能有一点能耐,也不用我去看人家的脸色!”文嫣再也没有了在长公主府的谦逊,整个人暴躁的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一般,冲着蒋氏大吼大叫。

蒋氏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再怎么样,她也是文嫣的母亲!哪有对自己的母亲这么说话的!

“其实,你姐姐已经是楚文豪的妻子了,其实你何必上赶着去给楚文豪做妾呢!”

“你以为我很想给人做妾啊!可你不看看文欣做的那些蠢事!就凭着我们文家的家世,她能当楚文豪的妻子吗?她倒好,身在福中不知福,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我提起来都嫌丢人!”

蒋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青,不停的用双手揉搓着帕子,“她好歹是你的姐姐,你说话——”

“我说话怎么了?难听?你怎么不看看文欣干的那些事情,楚文豪心里压根儿就没有她!否则早就帮文欣请封诰命夫人了!可文欣呢,如今还是一介白身!”文嫣越想越生气,她每天那么辛苦的算计,不就是为了这个家,可蒋氏倒好,竟然还给她脸色看!埋怨她!

“可要是你给楚文豪当妾,你姐姐她——”

哪有姐妹二人共侍一夫的,这说出去不还让人笑死!

文嫣冲蒋氏发过火后,心情平复了不少,冷冷的斜睨了一眼蒋氏,“姐妹共侍一夫?呵呵,就连你都知道丢人,我自然也知道。你以为就文欣干的那些蠢事,长公主还能容忍?怕是会立马休了文欣吧!”

“什么!他们竟然要休了你姐姐,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你姐姐去!”蒋氏一听,立马着急的起身,原先她是觉得自己的大女儿嫁给楚文豪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儿子,既然文嫣主动提出要给楚文豪做妾,这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就给文嫣吧。

可蒋氏万万没有想到,长公主竟然想要休掉她的女儿,这怎么可以!

“你去!去了之后,你也别想再过如今衣食无忧的日子了。”文嫣冲着蒋氏的背影冷冷的开口。

蒋氏的身子一顿,整个人似乎都有些僵持,良久,她才转过身子看向文嫣,“她是你姐姐啊!”

“姐姐?我是没提醒过她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过她,让她一心一意的对姐夫,可她呢?蠢得真是无话可说了,嫁给了姐夫之后,竟然还一心惦记着楚文勇,长公主她们能忍耐她这么多年,真可以说是奇迹了。”

“我再去劝她一次,她——她一定会改的。”

将士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文嫣听。

“娘,你这话说的心虚不心虚?我都不好意思听。劝?咱们两个劝的还少?要不是她实在是无可救药了,我也没这么下贱的想要嫁给曾经是自己姐夫的人做妾!要是你真的愿意为了文欣一个人,放弃富足的生活,那我没意见。”

蒋氏的脸上果然闪过一丝犹豫,文嫣见状冷笑一声。

“夫人,老爷刚刚纳了一个辛姨娘,让您安排个院子给辛姨娘住。”

就在蒋氏犹豫的时候,突然有丫鬟进来跟蒋氏禀报。

“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回老爷身边伺候去吧!”

蒋氏拧着眉头,不悦的开口。

文嫣的美眸中更是闪烁着浓浓的不屑,自从家里的日子好过了,她那个父亲就开始贪花好色起来,隔几天,就会收人。

“娘亲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的话吧。对了,弟弟的年纪也大了,是时候上学堂了。最好的地方莫过于国子监了。娘亲要是想的话,可以去问问你那个大女儿,看看她有没有法子让弟弟去国子监上学。”

文嫣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插进蒋氏的心头,凭文家的家世,怎么都不可能送子弟去国子监读书,家里唯一有点出息的就是嫁给楚文豪的文氏了,可找她帮忙,怕也是无用。

文嫣好笑的看着蒋氏的面色不停的变幻,似乎这能让她心情十分愉悦似的。

她在楚思雅身上受了气,那就在蒋氏身上撒气好了!谁让蒋氏这个当母亲的这么偏心,对文欣那蠢女人,比对她要好!

*

“娘,外祖母今日让我们进宫做什么?”

楚思雅倒是真的有些好奇,她外祖母让她和娘亲进宫做什么。

“你外祖母想你了,所以接你进宫,这难道不行?”

昭慧长公主睨了一眼楚思雅说道。

楚思雅扁了扁嘴,她几乎半个月就要进宫一趟,除了看望太后以外,就是去见朱云了,这才距离她进宫不到七天好不好,太后有那么想她吗?

楚思雅虽然心里奇怪的很,不过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昭慧长公主也有些疑惑,自己的母后这么急着见楚思雅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也不相信只是因为想楚思雅了。

慈宁宫

“儿臣给母后请安。”

“荣安给皇祖母请安。”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齐齐对着太后行礼。

“好了,咱们一家人,何必行那么多的礼。”太后看到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倒是一直面带笑容。

“原来贤妃也在。”昭慧长公主眼尖的看到了侍立在太后身边的贤妃。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进宫这么多次,自然是认得贤妃的,不过这贤妃可是一个低调至极的人,一般只是随大流的给太后请安,可从来没见过她单独来。真不知道她这次来做什么,还正好是在太后召见她娘和她的时候。

“你们俩站着做什么,不嫌累啊!赶紧坐下。”

太后了一见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这么站着,顿时心疼了,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谢母后。”

“谢皇祖母。”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选了两个较为靠近太后的位置坐下。

“雅儿,这次其实是贤妃让哀家帮忙,请你们进宫。”太后原本还想跟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说说闲话,不过见贤妃一脸焦急的神色,于是到了嘴边的话一下子就转了一个弯。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贤妃,真不知道她一个深宫的妃子找她能有什么事儿。

“兰儿,你也知道慎王的脚吧。”提到这个孙儿,太后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慎王?楚思雅听过他,不是说他的身体有些弱,所以就一直待在自己的府里吗?

昭慧长公主一听是慎王的事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贤妃,这次是想让雅儿帮慎王治腿?”

楚思雅震惊的看着昭慧长公主,慎王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会突然成了脚有问题了。

太后看出楚思雅眼中的疑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慎王的身体其实还可以,只是贤妃在怀慎王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所以慎王一生下来就是跛足。”

意外?怕是人为吧,后宫中女子的那些手段,那可都是防不胜防的,贤妃那时候怕是让人算计了吧。

天生跛足,这倒不是不能治。

昭慧长公主竟然看到楚思雅在神游,顿时没好气的拍了一下楚思雅的手背,在太后的面前怎么能这么没有规矩!

楚思雅委屈的用一只没有被拍的手捂着自己另外一只被拍的手,她刚才又不是故意走神的!

“好了,雅儿又不是故意的。雅儿,跟皇祖母说说,你是不是在想慎王的腿该怎么治?”太后见楚思雅被打,也有些不悦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对自己的女儿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

接收到太后责备的眼神,昭慧长公主差点没有晕过去,感情她里外不是人了。

“皇祖母,雅儿能问一句贤妃娘娘一句,为何到现在才来找我去治疗慎王呢?”

贤妃秀雅的面庞微微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到底是在宫中沉浮多年,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我也不瞒着荣安郡主,其实原先我是不怎么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能有多好的医术。可是长公主的二公子之前明明是个病秧子,可这次竟然参加科举,一举夺得探花,脸上甚至一点病容都没有,那时候我就知道荣安郡主一定是个有本事的。”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对贤妃的话不置可否。

太后也是有些心急的看着楚思雅,“雅儿,到底你有没有把握治好慎王的脚,若是不行,也没关系。”

毕竟这么多名医都看过了,贤妃的娘家人也找了那么多的民间大夫,可却没有一个有法子的。楚思雅不能治,也在意料之中。

太后话落,贤妃就紧紧的盯着楚思雅,生怕楚思雅会摇头,这对她来说,是最后一个机会了。

楚思雅原本是打算说不的,她对后宫的事情一向没什么兴趣,也不想多掺和,可在接触到贤妃的目光的时候,楚思雅要拒绝的话就咽了回去。

慈母之心,是这世上最为珍贵的了。

“法子是有,不过慎王需要受很大的苦。”

楚思雅想了想,还是老实的开口。

太后和贤妃不禁对视一眼,很大的苦,到底有多大?

像是看出了太后和贤妃眼中的疑问,楚思雅于是缓缓开口,“据贤妃娘娘所说,慎王是天生跛足,其实这种情况,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最好治疗的。只要拿木板固定住慎王的脚,再配以药膏,这样就能慢慢矫正,等到成年以后是绝对看不出任何问题的。”

“当年太医院的太医为何从来不曾说过!”

贤妃立即追问。

“可能,太医院的太医不知道这法子吧。”楚思雅想了想,回了一个比较中肯的回答。

贤妃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一个太医不知道,两个太医不知道,难道太医院所有的太医都不知道嘛!

太后见贤妃的情绪有些不对,于是开口询问楚思雅,“那如今该如何治疗慎王?”

“如今,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需要慎王受很大的苦了。”楚思雅觉得还是该将情况跟贤妃说明白才好。

“我——我儿到底要受什么苦,荣安郡主请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慎王脚上的筋脉可以说是全部坏死了,所以我需要拿银针将慎王的筋脉全都挑开归位,这份苦楚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楚思雅想了想说道。其实可以弄麻沸散,不过就慎王这种情况,还是在他清醒的状态下治疗,效果更好。

“将脚上的筋脉全都挑开。”贤妃忍不住喃喃自语,她光听着,就觉得有些恐怖,她真的要让儿子受这种罪吗?

楚思雅见贤妃面有犹豫,于是轻启朱唇,“我看贤妃娘娘需要考虑几天,那我——”

“不,本宫同意。”楚思雅话还没有说完,贤妃就猛地说道。

楚思雅面露惊讶,贤妃刚才还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没想到这么快就答应了。

“我相信荣安郡主。太后娘娘可否准许臣妾出宫一趟。”贤妃突然对着太后下跪。

太后抿着唇,思索了一会儿,“你是打算去慎王府?”

“嗯。荣安郡主今日可否就陪本宫去一趟慎王府。”贤妃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直直的看着楚思雅,隐隐流露出期待的神色。

“贤妃,你也太急了一点吧。”昭慧长公主不悦的皱着眉头,任谁会高兴自己的女儿让人这么吩咐着做事。

贤妃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有些太急切了,“长公主见谅,本宫是真的有些太关心慎儿了,绝对没有看低荣安郡主的心思。”

“娘,贤妃娘娘只是关心则乱罢了。只是今日不行,我还需要配置一点伤药。大约五日后,我会再来皇祖母的宫中,到时候再跟贤妃娘娘一起去慎王府吧。”楚思雅倒是不生气,作为一名医者,她还是很能体谅病人家属的心情的。

“那本宫就谢过荣安郡主了,”

“好了,贤妃你也起来吧。哀家还有些事儿要跟昭慧和雅儿说,你就先回你宫里去吧。”

“是,臣妾告退。”贤妃缓缓起身,给太后行了个礼,然后带着自己的宫女缓缓离开。

等到贤妃离开以后,太后才开口,“雅儿不会怪外祖母给你找麻烦吧。”

“外祖母说的哪里话,作为医者,哪里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况且慎王也是我的表哥,我救治自己的表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外祖母,云儿呢?那丫头,平时要是看到我来,早就叽叽喳喳的跑过来了。

楚思雅从进慈宁宫,就觉得有些不对头,一想原来是少了云儿那叽叽喳喳的。

太后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你去看看云儿吧,顺便好好宽慰宽慰她。”

楚思雅闻言,忍不住皱起秀眉,看太后的样子,就知道八成是有什么事情不好了。

“是,荣安告退。”

等到楚思雅离开以后,太后才微微正了正神色,看着昭慧长公主,“这次母后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你是不是生气了。”

昭慧别过头,闷声闷气的开口,“儿臣不敢。”

“还不敢呢!慎王是哀家的亲孙子,如今雅儿的医术如此高明,其实哀家也希望雅儿能将慎王治好。”

“可我的女儿是我娇养着长大的,怎么能跟普通大夫一样。随便帮人看病呢!煜儿是她的亲兄,这还说的过去,可慎王,到底只是表兄,隔了一层。”

贤妃能在宫中生下跛足皇子,还位居妃位,就能看出她是个不简单的,刚刚她表现出一副关心慎王的模样,真情流露肯定有,毕竟哪个母亲都不可能对自己的儿子漠不关心。可要说贤妃没有做戏,惹楚思雅的同情,打死昭慧长公主,她都不相信!她也是在宫里长大的,宫里的人惯会做戏!

“哀家就是知道你这个性子,所以才没有提前跟你说。唉,兰儿啊,哀家已经老了,你皇兄也是,如今储位争夺的是愈发厉害,定王、肃王、皇长孙,对了如今就连七皇子和八皇子两个刚刚及冠的,他们两个甚至都没有被封王,也开始争夺皇位了。”

太后的声音变得沉重起来,浑浊的眼眸闪过一丝痛心。

“母后,您会好好的,您还要看着雅儿嫁人,看着她儿孙满堂呢!”

太后摇了摇头,“哀家都快要七十了,人生七十古来稀,指不定什么时候哀家就这么去了。你皇兄是个心里有成算的,他会将皇位传给谁,哀家不会多说什么。哀家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今有哀家和你皇兄护着你,自然没什么事情。可等到新帝登基,你只是他的姑姑或者姑祖母,到时候谁能护着你!

慎王天生跛足,只要雅儿能治好他的腿,这就结了一份善缘。贤妃的娘家可是次辅刘家,哪怕将来就是为了名声好听,他们也得承你的这份情。”

“母后,是儿臣不孝,您处处为儿臣着想,可儿臣却——”

昭慧长公主“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忍不住哭泣起来,她的母亲真是为她着想的太周到了,可她刚才竟然还埋怨自己的母亲,她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太后悠悠起身,亲自将昭慧长公主扶起来,看着女儿也不再年轻的脸,她忍不住重重叹了一口气,“哀家也不知道还能照看你到何时啊!”

*

楚思雅随便找了个宫女问朱云在哪儿,小宫女倒是很老实的直接告诉了楚思雅。

楚思雅来到慈宁宫的一棵常青树下,果然就见朱云对着那棵常青树又踢又踹,踢的大树蹭蹭的往下掉树叶。

“怎么了,这棵大树是怎么惹你不痛快了?”楚思雅好笑的开口。

“本郡主不是说了,不准人来烦我嘛!你是哪儿的宫女,胆子竟然这么大,不听本郡主的——”

朱云气愤的一回头,就见楚思雅正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朱云。

“怎么不骂了?”

朱云嘟着嘴巴,不悦的扯着手上的叶子,“你怎么都不出声,害的我以为是哪里来的没长眼睛的小宫女呢!”

楚思雅走到朱云身边,拿过她手上的树叶,只见那叶子已经被她扯的不成人形了。

“怎么了?是谁惹你了?”楚思雅柔声开口问道。她知道朱云的脾气有些不大好,可是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乱发火。

朱云紧紧抿着唇,眼底清楚的写着,“我很不高兴”五个大字。

“看看,小嘴巴翘的都能挂一个油瓶了。”

“我很生气好不好!那个人还有方氏竟然又要来了!”

那个人?方氏?楚思雅总算知道朱云为何会这么生气了,感情是履郡王要来梁都了。

“你待在太后的慈宁宫,要是不想见他们,就不见。”

楚思雅知道朱云对履郡王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毕竟谁能接受一个害死自己亲生母亲的父亲。

“呜呜——呜呜呜——他干嘛要来梁都,我都已经当自己没有那个父亲了!这三年,表舅好像也忘记了让他进京朝贡,他今年干嘛要来!我恨他。我恨死他了!当年要不是他,我娘就不会死!我姥姥也不会伤心的哭瞎了眼睛!”

朱云猛地抱着楚思雅狠狠的哭着。

朱云别看比楚思雅小上两岁,可这身材发育的绝对是杠杠的,八成是因为从小到大都吃的好,营养足够,所以如今14岁的楚思雅也就只比11岁的朱云高了半个头。

“既然不想认那个父亲,就不要认了。以前把他当做陌生人,那么从今以后你就都只将他当做陌生人。一个陌生人而已,不要让他影响你的情绪。”

楚思雅对履郡王那种男人也是没有半点的好感,当初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是你,可违背诺言害死发妻的人也是你,这种男人是让楚思雅最不屑的!

“还有方氏那贱女人!要不是她出现,我娘就不会这么早死!”

朱云哭的抽抽噎噎的,鼻子都有些红了,可在说到方氏的时候,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恨意。

“云儿,你还小,不要让恨意占据你的心,这样你会不快乐的。你要记住,太后,你的姨姥姥,也恨履郡王和方氏。她一定会让他们两个付出代价的。”

其实楚思雅很想对朱云说一句,哪怕没有方氏,就履郡王那种渣男,怕是也会出轨。

------题外话------

谢谢alinda砚子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