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奇葩李佳 中毒/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接下来倒是挺繁忙的,每天都忙活着制药,然后又亲手画了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漫画,打算下次去慈宁宫的时候,把画本送给朱云,让她能开心一点。

这一日,楚思雅觉得制药有些累了,忍不住带着冷霜在府里散步,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正好遇到楚文煜在池塘边紧紧的盯着那未开放的荷花。

那池塘是楚思雅让昭慧长公主挖的,荷花莲藕也是楚思雅请昭慧长公主帮忙移植的,就是希望等到了夏天,能赏荷花吃莲藕。

楚思雅原本是打算上前去跟楚文煜打个招呼,不过见楚文煜目光凝聚在一个点,甚至面上还带着傻傻的笑容,姑且先认为楚文煜的笑容是傻傻的吧。

楚思雅给冷霜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离远一点。

冷霜会意点头,她懂武功,所以要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是半点困难都没有。

楚思雅见冷霜离开,于是提起裙摆,蹑手蹑脚的来到楚文煜身边,猛地拍了一下楚文煜的肩膀。

“啊!”

果然楚文煜吓了一大跳,在看到来人是楚思雅的时候,还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小妹,真心是要让你吓死了!”

楚文煜颇有些惊魂未定的开口。

楚思雅双手负立于身后,围着楚文煜走了起来,“二哥,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况且,如今可是大白天的,你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赶紧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说到最后,楚思雅看向楚文煜的眼神还带了一丝的审视。

楚文煜有些别扭的别过身子,不去看楚思雅那双灿若星辰般的眸子,好像自己的心思都逃不过楚思雅的眼睛似的。

“二哥,你不会是在想你的心上人吧?”

刚才楚文煜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相思病的模样。

楚思雅原本还只是猜测,可谁知她话落后,楚文煜一张脸涨的通红,支支吾吾了一大半天,却是半个字都没有挤出来。

楚思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还真让她猜中了。

赏花宴后,昭慧长公主也没有问楚文煜到底看中了哪家的姑娘。

实在是那赏花宴办的真心是有些糟心,先是文氏带着赵元香和文嫣来膈应人,之后又有上官冰像个疯婆子似的闯进来,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昭慧长公主还想再找个机会邀请各府的小姐,来长公主府聚一聚,好让楚文煜能挑一个真正合心意的女子。

不曾想,看楚文煜的表情,好像真的是有心上人了一样。

“二哥,跟小妹我说说,你的心上人是谁?你放心,小妹我的嘴巴可是牢靠的很,绝对会帮你保密的!”

楚思雅边说边转动眼珠子,说不出的狡黠灵动,也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楚思雅见楚文煜久久不开口,顿时有些急切了,她二哥到底是喜欢哪个女子啊!原先不知道她二哥有心上人还好,如今知道了,她却不知道是谁,这不让她难受死!

见楚文煜一直不开口,楚思雅忍不住开始猜测,应该是参加赏花宴的姑娘,赵元香和文嫣?楚思雅立刻摇头,她二哥的眼神要是那么烂,她都不想认她这个二哥了!

楚思雅的眼睛倏地一亮,猛地开口,“不会是那位林依柔林小姐吧。”

楚思雅仔细想了想了,好像在赏花宴上,只有林依柔的表现是最落落大方,又得体宜人的。

楚思雅话落,见楚文煜有些羞涩的低下头,甚至连白皙的耳根都红了,顿时就知道,她是猜对了。

真的是林依柔啊,他二哥眼光倒是不错,她也挺喜欢林依柔的。

“二哥,你既然对林姑娘倾心,怎么不跟娘亲说呢!”

好姑娘就是要提前下手,否则让别人订走了,那她二哥该有多吃亏啊!

楚文煜的身子晃了晃,良久,才落寞的抬起头,“小妹,我是有些倾慕林姑娘,可我跟她八成没可能吧。”

“为什么?”林依柔能让她娘邀请参加赏花宴,那家世肯定是过关的,不对,冰玉说过,林依柔可是当今林皇后的亲侄女,身世那绝对是没话说了。楚文煜为何会说他跟林依柔没缘分呢?

楚文煜眼神毫无焦距的看向远方,“小妹,你知道林姑娘是皇后娘娘的侄女吧。”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知道啊,这有什么不对。

“皇长孙最近的动作是越来越大了,林家作为皇长孙最大的外戚,他们的动作也是不小。

最近我去翰林院的时候,经常看到林姑娘的父亲林大学士,询问我的状况,话里话外就是想我当他的女婿,然后有意无意间都提到了皇长孙。

要说我之前还有些不太明白,可回来仔细一想,我也明白了。

林家是看重了娘亲长公主的身份,大哥如今也是工部侍郎,前程似锦,我又是新科探花,在文人间也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是希望我能娶林姑娘,然后我们一家子都支持皇长孙。”

楚思雅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讶异,话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那么多,只以为楚文煜既然喜欢林依柔,那就娶了她就是,何必弄这么多的花花绕绕,可一听楚文煜的话,楚思雅顿时明白,古代高门大户联姻,要考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二哥,那林小姐对你——”楚思雅试探着问道,林依柔好像没跟楚文煜相处过,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二哥。

要是林依柔也对她二哥有好感,那两人还真是两情相悦,不过看自家二哥这样子,怕是不会娶林依柔。

楚文煜忽的正了神色,“小妹,这事关林姑娘的清誉,以后你就不要再说了。”

楚思雅扁了扁嘴,她是可以不说,但楚文煜心里能不想?那才真是要见鬼了!

不过楚思雅也打定了主意,要私下跟昭慧长公主说一下楚文煜的想法,要是能成最好,不能成——那就只能叹一句他俩是苦命鸳鸯了。

转眼,已经是五日后了。

楚思雅带着配好的药,跟着昭慧长公主一起进宫。

还未到慈宁宫,竟然碰到了林皇后。

林皇后身穿暗红金线绣云纹蜀纱凤袍,头上戴着明珠闪耀的凤冠,说出的端庄大气。

“见过皇后娘娘。”

“给皇后娘娘请安。”

昭慧长公主和林皇后还是平辈,所以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楚思雅很老实的给林皇后行了一个礼。

“是长公主和荣安郡主啊!赶紧起来,咱们都是一家人,行那么多礼做什么。”

要是之前不知道楚文煜和林依柔的事儿,楚思雅还不会多想,可如今,楚思雅是真忍不住多想了,林皇后这一家人,是不是说楚文煜娶了林依柔之后,长公主府和林家的关系就更近了。

“昭慧啊,本宫娘家有一个侄女,叫依柔的,可是对你家的二公子一见倾心,你看,咱们本是一家人,文煜那孩子也是本宫看着长大的,若是咱们亲上加亲,那绝对是一桩美事啊!”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对你们林家是美事吧。

昭慧长公主则是眯着眼睛了,应该是在想那个什么依柔是谁,忽的,一张清秀淡雅的脸映入脑海中。

“孩子们的事儿,本宫向来不会多插手,只要煜儿喜欢就好。我正要和雅儿去见母后,就先告辞了。”

“原来昭慧你和荣安是要去见母后啊,赶紧去吧,本宫就不耽搁你们的时间了。”林皇后“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楚思雅一直等走到老远之后,才开口,“娘,这皇后娘娘是不是出现的太巧了。”

好像是专门在必去慈宁宫的路上等着她们似的。

“是巧啊!她那番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那番姿态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昭慧长公主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楚思雅不自禁的挑了挑眉,第一次,她发现这皇宫真不是人待的,每个人每说上一句话,做上一个动作,都是有无限的深意,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掉到坑里去。

“娘,其实二哥也挺喜欢皇后娘娘的那个侄女。”

楚思雅没有叫她林依柔,相反用皇后娘娘的侄女来形容,这就是在着重表明林依柔的身份。

昭慧长公主忽的眯着眼睛看着楚思雅,眼神莫名的有些危险。

“娘,我是无意中发现这件事情的。不过这几天我忙着配药,心想忙过这段日子再跟您说。”楚思雅一见昭慧长公主眼底闪烁的危险光芒,于是忙不迭的开口说道,她确实是没打算瞒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闻言,轻轻“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相信楚思雅的话。

“你二哥是什么想法。”

“二哥?他想的倒是挺多的。他好像担心自己娶了皇后娘娘的侄女,咱们一家都要绑在皇长孙的船上。”

昭慧长公主紧紧抿着唇,眼底好似蒙上了一层薄纱,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娘,您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你二哥说的没错。”

那就是同意楚文煜的观点,不会让楚文煜娶林依柔了!

“可二哥难得有喜欢的女子,他——”楚思雅有些不死心的继续开口,想为楚文煜继续争取一下。

“雅儿,你二哥此时能这么清醒的看待这件事。就说明他对林家的姑娘也没有喜欢的多深,这时候断了也好。”

是没有喜欢的多深,可是情窦初开,初恋是最难以忘怀的。

就在楚思雅愣神之间,她们已经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慈宁宫。

贤妃更是换上了一身的便装,楚思雅挑了挑眉,看着贤妃的装束什么都没有说。

太后一看到楚思雅倒是挺高兴,“雅儿啊,这次给慎王治腿,你尽力就行。”

太后还是担心,万一楚思雅没有将慎王治好,这也算提前跟贤妃打个招呼了。

“郡主,不如咱们这就去。”

贤妃的声音里颇有几分焦急。

“贤妃娘娘就乘坐本宫的马车吧。我就留在慈宁宫陪伴母后好了。”昭慧长公主开口道。贤妃今天打扮成这样,不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出宫了,怕是担心其他人会出什么夭折子。

贤妃感激的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

一路上,贤妃不断的跟楚思雅确定,慎王的脚是不是真的能够治好,楚思雅不厌其烦的给贤妃作保证。

就这样,一直到马车到了慎王府,楚思雅才得到了暂时的宁静。

等到楚思雅下了马车后,看到眼前破败的府邸,简直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她走错地方了。

这是一个王爷的府邸?会不会是弄错了?这府邸甚至比起一些普通官员的府邸都要差多了,寒酸的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贤妃一见楚思雅的表情,苦笑一声,“皇上觉得慎儿生来残疾,是不祥的征兆,当初本宫生下慎儿差点就被打入冷宫,慎儿甚至也差点被活活溺死。皇子及冠,差不多就能出宫建府,可本宫的慎儿,今年都已经二十有三了,皇上才想起有这么个儿子。底下的人见慎儿失宠,哪里会给他建什么好的府邸。本宫的娘家虽然是次辅刘家,可本宫的父亲为官清廉,又哪来的银子让慎儿的府邸能建造的好一点。”

贤妃说的很平淡,可楚思雅听得却有些感伤,想来这些年贤妃和慎王过得确实是很糟糕吧。

“去敲门。”

贤妃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示意身边的太监去敲门。

太监会意,很快就去敲门,朱红的大门没多久就打开了。

开门的老者看到贤妃的时候,立马下跪,“小的给贤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对了,慎儿呢?本宫不是提前跟你们说了,今天荣安郡主会来给慎儿治病?”

贤妃原本还想着让慎儿能亲自来迎接一下楚思雅,这样好歹能拉近拉近他们与长公主府的关系,可巡视了一遍,都没有看到慎王,这让贤妃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王——王——王爷他——”

回话的人哆哆嗦嗦的,话都说不全一句,显然是心虚至极的表现。

“本宫问你话呢,你是哑巴了不成!”贤妃紧紧皱着眉头,显然是十分的不悦了。

“郡主,本宫直接带你去找慎儿吧!”

贤妃久等没有得到回答,心里隐隐升起一丝不安,担心是不是慎儿出了什么事情。

楚思雅点了点头,跟着贤妃一起进了慎王府。

至于刚才被贤妃问话的那人,见贤妃进门,眼底闪过一丝快意,这回那恶妇肯定要倒霉了!

楚思雅跟着贤妃一路穿廊绕道,心里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慎王府外表看着很破,没想到里面也是一样。

权贵人家,大多喜欢在府里布置花园,亭台楼阁,一般为了彰显身份地位,那是恨不得越精致越好,可慎王府倒是也有花园,不过就栽种了几朵可怜至极的小花,一看就知道不名贵,甚至有些还是破败的。

贤妃忽的停下了脚步,楚思雅因为刚才想事情想得太过于认真,所以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好在,在最后关头刹车。

想来是到了慎王的院子。

“我李佳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才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你看看定王、肃王还有皇长孙,一个个的在外面有多风光,可你呢,瘸子一个,还连累的我一天到晚抬不起头来!”

楚思雅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她来给慎王治脚而已,竟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李佳?是慎王的王妃吧!楚思雅隐隐记得,慎王的王妃是贤妃嫂子娘家的女儿。

“李佳,你给本王闭嘴!你以为本王很稀罕娶你这种两面三刀的女人!当着母妃的面是一副温柔贤淑的嘴脸,背着母妃就是一副尖酸刻薄的恶心模样,你真心是让我恶心!”

“我让你恶心?朱慎,你还真是有脸说!有本事你就休了我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休了我之后,还能娶到什么大家小姐来当王妃!就你这种瘸子,我李佳纡尊降贵的嫁给你,是你的福气!”

楚思雅发现贤妃已经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一双眼睛几乎也变得通红。

“怎么不说话了?哼,你也知道你个窝囊废——”

“砰——”

贤妃忍无可忍的上前几步推开了门,二话不说,直接冲到李佳的面前,对着李佳的脸左右开弓。

也不知道贤妃扇了李佳多少个耳光,李佳一张脸几乎都被打肿了。

贤妃可能也是打累了,微微有些气喘,可是看着李佳的眼神依旧不善,简直恨不得将李佳给千刀万剐了!

“本宫倒是不知道,你嫁给慎儿这么委屈啊!既然你这么不愿意当这个慎王妃,本宫就成全你!来人啊,把李佳给本宫送回李家!顺便去刘家,好好表达一下本宫对大嫂的感激,真是谢谢她把这么好的侄女嫁给慎儿啊!”

“母妃,儿臣不是——”

“啪——”李佳焦急的想要解释,可惜贤妃没有给李佳机会,相反是毫不客气的又扇了李佳一个耳光,“你给本宫住嘴,母妃两个字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本宫嫌恶心!”

贤妃真是恨死自己了,当初凭着慎儿的情况,确实娶不到什么好的姑娘,那时候她可是为了慎王的婚事愁的头发都要白了,还是她的大嫂主动说她的娘家有一个适龄的姑娘,贤妃那时候可是开心的不行,立马召见了李佳。

原本她见李佳还算是一个善解人意,又乖巧聪明的,这才向皇上请旨,替慎儿求娶李佳。

李佳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一见贤妃的话说的那么难听,顿时也受不了了,“恶心?你以为我叫你母妃,我不觉得恶心啊!你不看看你自己,生了一个残疾儿子!我原本还以为慎王再差劲也是一个王爷,是皇上的亲生儿子,我这才勉强自己嫁给他!可结果呢,大婚之日却那么寒酸,只有几个宾客,还有这慎王府,比起我李家的都不知道要差多少!你真以为我很稀罕当这慎王妃啊!你不稀罕我,我还不稀得留呢!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给慎王娶到什么可心的媳妇儿!别是跟慎王一样,身有残疾!”

李佳挣脱了要来捉她的人,面带嘲讽的对着贤妃开口,说完后,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得胜的大公鸡,扬长而去。

楚思雅看着李佳,倒是莫名的想到了楚思影。这两人其实还真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楚思影嫁人,求得不是一个如意郎君,恐怕更多的是男人身后的权势地位,只要能给她带来荣耀光辉就行!

当初她想嫁给燕翎,就是因为这个。如今嫁给了赵天楚,恐怕更多的也是看上理国公世子夫人的名头吧。

这什么李佳,之前怕是以为嫁给一个王爷,肯定是光鲜荣耀,可惜最后事实跟想象差距的有些太厉害,她忍受不了,就开始谩骂慎王,一点都不将他当做自己的丈夫。

“慎儿,你怎么不跟娘说呢!那李佳是不是经常这么跟你吵?”

贤妃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楚思雅这才有机会看到慎王。

慎王长得还是蛮英俊的,一般来说,她皇帝舅舅的儿子就好像没长的不好的,一般都可以说是美男子了。

“儿子不想母妃担忧,李佳就是那样的人,儿子只要忍一忍就能过去了。”慎王艰难的扯了扯嘴角,似乎是不想贤妃为他担忧。

可贤妃看着这样的慎王,一颗心只觉得更疼了,都怪她,要是她能多了解了解李佳的品性,肯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一想到她捧在手心的儿子竟然被李佳这么骂,贤妃一颗心只觉得不是自己的了,痛的恨不得立即死去。

“慎儿,你不会永远这样子的,荣安——荣安郡主一定能有法子治好你!”

贤妃急切的想要安慰慎王,其实贤妃在得到楚思雅的回答之后,贤妃就立马通知了慎王。

慎王目光沮丧,双手颓然的放在自己的腿上,“能治好?这么多年了,母妃您一直为我寻找着名医,可到最后——”自己还是跛足,这些年来,这腿的情况似乎更坏了。

“慎王表哥,你的病我已经听贤妃娘娘说过了,是能治好的,只是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你要是不愿意相信我,那就当我今天没来过吧。”

若是连病人自己都没有信心。那她这个大夫那么认真做什么。

“荣安郡主,慎儿——慎儿他是有信心让你治疗的。”贤妃一听楚思雅的话,忙不迭的开口,然后急切的看着慎王,“慎儿,你开口说话啊!想当初昭慧长公主的二公子几乎所有的大夫都说,他命不久矣,可经过荣安郡主的治疗,如今楚二公子已经高中探花,身子是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虚弱。”

贤妃急忙的开口,希望自己的话能让慎王对自己的双腿有点信心。

慎王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长袍,眼底闪过一丝挣扎。

“慎王殿下可以好好考虑,我不急。”

楚思雅温和的开口,好似三月的春风一般,能拂进人的心里去似的。

“非我不相信郡主,实在是我的情况——想必母妃是没有对荣安郡主说实话吧。”

楚思雅挑了挑眉,慎王这才将小腿上的绸缎裤子撩起,只见上面的肌肤全都已经溃烂发黑,甚至有些地方还有些发脓,真真是丑陋不堪到了极点。

“郡主,慎儿这是因为小时候跛足留下的,只要能——”贤妃担心楚思雅因为看到慎王的腿,就不愿意给他治疗,于是忙不迭的开口。

“贤妃娘娘,其实你不该瞒着我的。”

贤妃以为楚思雅也是认为慎王的腿无药可救了,顿时天旋地转起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贤妃娘娘,慎王的腿其实还是能救的,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慎王的情况。说不定他也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要说楚思雅刚才的话是将贤妃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可楚思雅这句话无疑是给了贤妃无限的希望,还有慎王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思雅,“郡主说的当真?可之前看过本王腿的大夫都说本王的腿是无可救药了。”

“一般大夫是无可救药,可我的医术比起一般的大夫要强上一点,所以难不倒我。只是,贤妃娘娘,您刚才说,慎王的腿如今成了这样,是因为当初天生跛足造成的?”

楚思雅皱着眉头,眉眼间带着一丝丝的嘲讽。

贤妃在宫里沉浮多年,自然是看懂了楚思雅脸上的表情,“郡主的意思是,我儿的腿不是因为天生跛足的造成的?”

“不是,要我说,八成是因为中毒了。而且这毒中的还不轻,八成有那么四五年了吧。”

楚思雅不知道何时走到慎王的身边,蹲下身子,拿出一双手套,套住之后,开始按压慎王的小腿。

“郡主,你——”

慎王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思雅,她还是一个未嫁的女儿家,怎么能——

“我现在只是一名大夫,慎王没必要这么激动。而且我有心上人,他呢,也很了解我作为一名大夫的责任,所以慎王无须有什么顾虑。”

古代表哥表姐什么,最容易发生暧昧了,尤其是自己如今要给慎王治腿,别弄到最后,慎王喜欢上自己,那真是狗血中的狗血了!

楚思雅感受到慎王浑身的肌肉都还紧绷着,忍不住抬起头,明眸中闪过一丝戏谑,“表哥,我一个姑娘家都跟你说到这份儿上了,你不会还害羞吧。”

“我——我哪里害羞!”慎王恼羞成怒的开口,好像他跟楚思雅调换了一个位置,摸人的成了他一样,这都算什么事儿啊!

楚思雅撇了撇嘴,也不揭穿慎王的口是心非。

良久,楚思雅才站起身,然后将手上的手套拿下,这手套可是用冰蚕丝制成的,很像小龙女用的那白色手套,不过楚思雅是用来看病,小龙女是用来杀人。

“慎王这几年有没有再腿上擦什么药膏?”

贤妃和慎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尤其贤妃的脸几乎全黑了,一双眼中更是带着浓浓的杀气。

看着这样的贤妃,楚思雅忍不住愣了愣,随即还有些好奇。

“不可能吧,他怎么可能——”慎王倒是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

“我没说一定,说不定是我多想了。来人啊,去把慎王一直擦的紫金膏拿过来!”

贤妃咬牙切齿的说道。

很快就有人拿了一罐子的膏药过来,“竟然用玉石罐子装药!”

楚思雅有些吃惊的看着来人拿过来的药膏,没想到那什么紫金膏那么值钱,竟然用玉石罐子装。

“还请荣安郡主看看。”

贤妃接过那个小罐子递给楚思雅。

楚思雅接过罐子,打开以后,就闻到一股扑鼻的清香,看来这药膏不错。

随后拔下头上的簪子,随意的挑了一点药膏涂在自己的手背上,顿时一股清凉感悠然而生。

看来这药的效果不错啊,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即又用簪子挑了一点,然后吃到嘴里。

没多久,楚思雅就死命的开始,“呸!呸!呸!”

“郡主,是不是这药膏有问题!”贤妃忙不迭的开口问道。

“这药膏里面加了水银,慎王这几年不会一直在用这药膏擦腿吧。”

“什么!水银!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做!”

慎王不可置信的摇着头,他不信,一点都不信,他们可是亲兄弟啊!

“慎儿,难道你到现在还要自欺欺人,肃王那畜生!他母嫔是本宫宫里的,本宫自认为待他们母子二人不薄,可他们两个畜生竟然恩将仇报,给你下毒,害的你的双腿成了这个样子,本宫真是恨不得他们两个赔命!”

贤妃说到最后,眼底已经闪烁着浓浓的杀气,想来是真的恨不得将肃王和苏嫔给千刀万剐了!

肃王,楚思雅是知道他的。生母卑贱,只是一个宫女。不过因为年长,而且有些才能,再加上娶得是上官无敌的大女儿上官璇,所以争夺皇位的助力也不小,可没想到他竟然会给自己的亲弟弟下毒手,啧啧,这种人要是登上皇位,绝对是社稷之危啊!

“贤妃娘娘,我劝你一句,这事情如今你还是忍着吧。第一,你没证据。第二,你就算向皇帝舅舅告发肃王,不是我想要泼你冷水,在一个健全的儿子和一个身有残疾的儿子之间,我觉得皇上选择的应该会是肃王。第三,退一万步说,肃王到时候尽管可以说,这药膏是底下的人献上来的,他不知道里面有水银。其实这药膏确实是不错,刚开始擦的时候,效果还是有的,只是日日擦,长年累月的,这水银的毒素就慢慢在腿上聚集起来,这才会出大问题。”

“畜生!竟然对自己的亲弟弟做出这种事情,他还是人嘛!”

贤妃气的浑身发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畜生!她是哪里待肃王不好了,因为慎儿不得皇上待见,又因为苏嫔是自己宫里的人,为了儿子,她让自己的娘家刘家靠向了肃王,可那畜生是怎么做的,竟然这么毒害自己的亲弟弟!慎儿到底是碍到他哪里了!他怎么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楚思雅见贤妃真的有些太激动,于是忍不住开口劝道,“贤妃娘娘,慎王的腿还是有的救的,你不要太伤心了。”

“真的还有的救吗?”

“有!只是慎王的腿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先得解除腿上水银的毒才行,光这个,怕是就得一个多月,然后才能慢慢的治疗他天生的跛足。”

“能治就好,能治就好。本宫如今也不奢求其他了。只要慎儿能平平安安,在本宫有生之年能看到慎儿像个正常人一样行走,本宫这辈子就真的什么遗憾都没有。”

“娘,您说什么胡话呢!儿子要好好孝顺你。”

在慎王眼里,绝对没有比自己的母亲对他更好的人了,他将来还要好好孝顺自己的娘亲呢!

“对,娘亲要好好的活着,娘亲还要看着慎儿娶个好媳妇。还有这仇,母妃一定会帮你报!”说到最后,贤妃的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看着一旁的楚思雅都忍不住小心肝颤抖了两下。

楚思雅在慎王府一呆就呆了一个下午,才算将慎王腿上的毒给去了大半,然后又给慎王开了药,内服外敷的,说用上一个月,她再看效果,至于其他的药,都先停用。

贤妃自然是千恩万谢,暂且不提。

楚思雅见到昭慧长公主后,就将肃王可能给慎王的事情说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差异的看向楚思雅,“雅儿,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你确定?”

“那药膏是肃王送的,他到底知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水银,那我可真的不敢保证。”

楚思雅可不敢保证,万一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呢。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肃王是个不简单的,否则就他一个宫婢生的孩子,怎么可能一步一步的走到百官的视线,甚至成为皇位的竞争者。他给慎王下毒,也很合理啊!他是害怕万一哪天有人能治慎王,那他不就多了一个对手,而且刘家也绝对不会再坚定的站在他身后支持他。”

“皇宫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楚思雅忍不住悠悠的开口,就为了那么一个皇位,却弄得父子猜忌,兄弟相残,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悲。

“是啊,可怕。”

昭慧长公主幽幽的开口,语气里难掩伤感。

楚国公府博景苑

“你是死的!我让你叫文氏带着赵元香和文嫣去长公主那里串门子,这都多少天了,什么动静都没有!你是不是压根儿就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老赵氏拿起一个青花瓷的茶杯狠狠的砸向赵氏。赵氏不敢躲,生生的受了这么一下,茶杯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而赵氏的身上也泼了不少的茶水,茶叶也溅到她的身上,看起来狼狈极了。

“文氏是有带着元香和文嫣去长公主府,可她们压根儿连门都进不去啊!”

难道还让赵元香和文嫣两个女儿家,去楚文煜上翰林院的路上堵着他?

老赵氏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想来是因为事情没有按照她想好的一样发展,让她心生不快。

“老夫人赶紧来尝尝这蛋糕,可是香甜松软了。”

老赵氏身边的贴身大丫鬟,连忙拿着一小块蛋糕递给老赵氏,最近梁都新开了一家糕点铺子,就是卖这个蛋糕,老赵氏吃过一次,喜欢的不行,哪怕这么一小块蛋糕也卖上二两银子,可老赵氏喜欢吃,楚国公府的下人自然要投其所好,每天去给老赵氏买。

老赵氏看着那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蛋糕,脸上的神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拿起银勺,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听说这卖蛋糕的还是落霞镇的一个县令夫人,她的本事可实在是不小,这两年,可开了不少的铺子,就是卖这什么蛋糕。好像这蛋糕是用西漠人喝的牛奶做成的是,所以她就特地向西漠人买了不少的奶牛,专门养牛。”

大丫鬟见老赵氏吃的开心,也就将这些从外面听来的事情跟老赵氏说。

赵氏闻言,不屑的冷哼,“什么县令夫人?以前不过是一个破落户罢了。还有这蛋糕也不是她做的,是楚思雅那贱丫头搞出来的。我听说那什么云郡主倒是很喜欢吃这蛋糕,还特地跟太后吹嘘过呢!”

老赵氏闻言,吃着蛋糕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斜看了一眼赵氏,“是楚思雅那丫头做的?你怎么知道。”

“姑妈,其实我也是猜的。不过您想想,那什么县令夫人,我之前也听说过,好像是楚思雅那贱丫头养母的女儿,从小就是个笨拙的哪里能做出这么好吃的糕点。倒是楚思雅那贱丫头,脑子里都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倒是经常弄出这些稀奇古怪的吃食。”

不能不说,赵氏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老赵氏看着小碟子中放着的吃了大半的蛋糕,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毒计也慢慢的在她脑海中形成。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