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所谓通敌叛国/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早朝

“启奏陛下,臣有本奏。”

乾风帝皱眉看着眼前的人,此人乃是一名御史,姓柳。最重要的是,他是静伯手下的官员。

乾风帝心里冷哼一声,可面上不改,倒是冷冷的看向柳御史,“说。”

“臣要告昭慧长公主之女荣安郡主通敌卖国!”柳御史义正言辞,刚正不阿的开口。

乾风帝的鹰隼般的利眸猛地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御史,通敌卖国?他是从哪里想出这罪名的。

楚玉亭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柳御史,这柳御史是静伯的人,他当然知道。

静伯讨厌楚思雅,这他也知道。

说实在的,他也是万分讨厌楚思雅那个女儿,整整三年,都不曾回过楚国公府一次,这么不孝顺的女儿,楚玉亭真心是恨不得直接把她给掐死!

可要是楚思雅真的被安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到时候整个楚国公府八成都要给那个孽女陪葬!

楚玉亭有些呆愣的看着静伯,眼底明晃晃地写着,“你要对付楚思雅,可不能这么坑害整个楚国公府啊!”

静伯对楚玉亭的眼神视而不见。

“柳御史,你可知道污蔑皇家郡主是何罪名!你怎么能信口雌黄,侮辱本官的小妹!”

楚文豪站出来,冷冷的看着柳御史,此时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往温雅的笑容。

乾风帝也收起了脸上的惊讶,刚才他也只是有些惊讶罢了,不过作为帝王,喜怒不形于色,才是他应该做的。

“柳御史,楚侍郎说的没错,你要是没有确实的证据,却在那里红口白牙的诬蔑皇家郡主,你到底是有几个脑袋够砍的!或者说,是你一家子的脑袋到底够不够砍!”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柳御史,对楚思雅那外甥女,乾风帝还是挺喜欢的,你要说她什么通敌卖国,打死他都不信!

柳御史身子一抖,不自禁的往静伯的方向看了一下,静伯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

柳御史浑身顿时就跟打了狗血一样,腰板子好像也挺直了,“臣自然是有证据!”

“你有证据?好,你现在就把你的证据拿出来给朕看看!”

乾风帝倒是要看看这什么柳御史能拿出什么所谓的证据。

“皇上可知道,在梁都有一家专门卖一种叫做蛋糕的糕点铺子。”

“楚御史,这里是朝堂,你先是信口雌黄的污蔑本官的妹妹,如今又莫名其妙的说什么糕点铺子,你到底是想要做何!”

楚文豪不悦的对着柳御史开口。

柳御史敬畏乾风帝,可对楚文豪可是没有一丝半点的尊重,在他眼里,楚文豪就是狗屎运好了一点,弄出一些稀奇古代的东西,再加上他是昭慧长公主的亲生儿子,乾风帝的亲外甥,否则就凭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坐上工部侍郎的位置!

“本官说的自然不是废话,这卖蛋糕的糕点铺子,与荣安郡主通敌卖国有大大的关系!”柳御史大义凛然的开口,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

“一个铺子就能说荣安通敌卖国?你倒是真让朕长了见识了。”

乾风帝也被柳御史的话,说的不禁有些想要笑。

柳御史抬头看着乾风帝,眉眼间带着一丝决然,“臣所说的这糕点铺子与荣安郡主谋反有莫大的关系!”

“柳御史,我小妹这三年一直足不出户,可从来没有开过什么糕点铺子。”

楚文豪冷冷的出声嘲讽,他倒是要看看这人还能怎么瞎掰!

“楚侍郎,我可从来没有说过,那糕点铺子是荣安郡主所开!”柳御史毫不退让的开口。

“有什么话,你给朕直接说,叽叽歪歪的倒是跟个女人似的。”

乾风帝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柳御史一张脸涨的通红,任哪个大男人被骂成女人,都不会开心。

“启禀皇上,那蛋糕所用的主料就是牛奶,是西漠人最爱喝的牛奶!”

“这又如何?”乾风帝看着柳御史的眼神就跟看个白痴没有任何区别,他叽里呱啦的跟他说什么蛋糕该如何做,正当自己的早朝是让他在这里胡说八道的!

“启禀皇上,您可知道做那蛋糕需要多少牛奶吗?卖蛋糕铺子的人甚至直接向西漠人买了大量的奶牛!皇上,请您想一想,西漠人向来彪悍善战,我大梁战士跟西漠士兵作战往往是败多于胜!可我大梁胜过西漠的,莫过于我大梁的富庶,可如今西漠光卖奶牛,就从我大梁人身上赚了多少金银!要是长此以往,西漠必将富庶,到时候我大量危矣!”

柳御史痛心疾首的开口。

乾风帝的眼睛倏地眯了起来,尽管这柳御史说的有些夸大其实,不过让西漠富庶起来,可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楚文豪倒是不屑的看着柳御史,“柳御史,不知道这跟我小妹有何关系?那卖蛋糕的铺子又不是下官小妹开的!”

楚文豪倒是想看看,柳御史还能怎么掰下去!

柳御史不甘示弱的看着楚文豪,“没错,那蛋糕铺子确实不是荣安郡主所开!可那蛋糕铺子背后的人正是荣安郡主的姐姐!”

“胡说八道!三妹从来不理会这些商贾之事,那什么卖蛋糕的铺子怎么可能会是我三妹开的!”楚文豪想都不想的开口。

“本官可没有说开铺子的是和文郡主!”柳御史想都不想的开口道。

“笑话,柳御史当朝堂是什么地方,是任你信口雌黄之地不成!”

“行了,朕的朝堂也不是让你们两个吵架的地方。”乾风帝紧皱着眉头开口。

“皇上恕罪。”

“皇上恕罪。”

楚文豪和柳御史一同跪下来请罪。

“柳通,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别在朕这打哑谜。”

乾风帝也没开口让两人起来,倒是直接对着柳通开口。

“启禀皇上,那卖蛋糕的铺子,是荣安郡主养母的女儿,算起来荣安郡主也叫了她十多年的姐姐。”

楚思雅在没有回梁都的时候,只是落霞镇的一个小农女,这是众所周知的。她有一个养母,也不是什么秘密。

“启禀皇上,柳御史的话着实好笑。自从小妹回到梁都,这三年来她一直潜心给微臣的二弟治病,因为小妹的养母远在落霞镇,小妹除了每年都送一些补身子的药材还有金银,已经很久没有跟她们联系过了,皇上,臣的小妹怎么可能跟她那个养母的女儿一起去开什么卖蛋糕的铺子!”

楚文豪急急的开口,他突然想起来,那什么蛋糕,楚思雅也是做过的,只是不常做,不过他很确定,楚思雅是绝对没有什么开铺子的念头,否则也不会轮到她那个什么养母的姐姐了!

“皇上,据臣所知,荣安郡主的那位养母的女儿,可一直都是一个呆笨之人,怎么可能会做什么蛋糕。相反荣安郡主倒是聪慧至极,那什么蛋糕肯定是荣安郡主教给她养母的女儿,还有这买草地,建奶牛场,也一定是荣安郡主指使的!”

柳御史振振有词的开口。

“你胡说!”

楚文豪气的一张脸都铁青了,这人今天是摆明了要陷害楚思雅,要是真的让他得逞了,这什么通敌卖国的罪名,还真的让他给安给小妹了!

其实楚文豪也知道这柳御史不过只是一个马前卒,真正让他干这事的,是静伯!也不知道他那个好父亲,有没有再其中插上一脚!

楚文豪忍不住想笑,呵呵,他们兄妹几人也算是可怜人了,竟然能摊上这么一个巴不得自己儿女死的父亲!真真是一种可悲!可悲至极!

“行了,这事情到底如何,朕自有决断,你们两个都先闭嘴。至于荣安郡主那养母的女儿,叫什么来着?”乾风帝日理万机,可没有心情去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柳御史抓住机会,立马开口,“启禀皇上,荣安郡主,养母的女儿,名叫凌筱柔,早三年前,嫁给了落霞镇的县令,吴高升。”

乾风帝眼中好似含着冰霜般看着柳御史,他打听的真是够清楚。

“六百里加急,押送吴高升还有他的夫人来梁都受审。这事情就交给你了,定王。”

“皇上,臣以为这事情应该交给大理寺审查才对。”

柳御史忙不迭的开口。

“朕要怎么做,难道还要你说?”乾风帝身上的威压不自觉的向外扩张,压得柳御史浑身紧迫感十足。

“是,儿臣遵旨。”

这三年来,定王倒是变得沉稳了许多,整个人也不像之前那样浮躁,好大喜功。

长公主府

楚思雅如今没事,就喜欢到她的药田打理打理药材,日子倒是过得挺悠哉的。

“雅儿!”

听到这惊呼声,楚思雅惊的将手上的药材给扔到地上,随后惊魂不定的转过头,“娘,发生什么事儿了?”害的我毁坏了手上的药草。

昭慧长公主现在哪里有这闲工夫去管什么药草不药草的,急急忙忙的开口,“你还有闲心情管你的药草!你知不知道你被人弹劾通敌卖国啊!”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会不会听错了,我通敌卖国?我这三年老老实实的待在长公主府,给二哥治病,甚至连宴会什么的,都很少参加,我通敌卖国?”

楚思雅真心是觉得冤枉啊!她就是想通敌卖国,也得能找到机会才行啊!可她压根儿就没机会好不好!

昭慧长公主这才将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楚思雅说了。

楚思雅听完后,真的是觉得有些天雷滚滚。这三年来,她都快要忘记凌筱柔的存在了,每年,她也就是给林氏送一些药材还有金银。

可没想到,三年后,凌筱柔竟然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通敌卖国?

楚思雅其实很想问一句,那什么柳御史,脑洞挺大的啊!凌筱柔开了几个卖蛋糕的铺子,然后建了一个奶牛场,竟然让那什么柳御史给参了通敌卖国的罪!

“雅儿,你老实跟娘说,你到底有没有教过那什么凌筱柔做蛋糕!”

楚思雅突然想起,当时朱云要回梁都,自己打算给朱云做一些蛋糕,让她带在路上吃,那时候凌筱柔主动提出帮忙,自己也就答应了。

楚思雅不想欺骗昭慧长公主,很老实的点了一下头,“我曾经是教过她。可我发誓,我压根儿不知道凌筱柔竟然那么贪心的开了那么多铺子,还把铺子开到梁都来了!还有建什么养奶牛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不过,那柳御史是怎么回事。是跟我有仇吗?要不然,怎么能把罪名硬是往我身上套。”这是楚思雅最想不通的地方了。

“柳御史?他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马前卒,被人用来探路的!他可是静伯最忠诚的狗了!”

昭慧长公主狞笑的开口,一张端庄娴静的脸也是变得狰狞不堪,只要是碰上她女儿的事情,她就没法子冷静!

“娘,您先不要着急。其实,认真说起来,这事情跟我也没太大的关系。”

“什么没太大的关系!静伯身后的人是谁?肯定是老赵氏,那老虔婆可是巴不得你死,这次她抓住这么大的把柄,她不弄死你,她会甘心?”

昭慧长公主是太了解老赵氏了,那人,不对,她怎么能说是人呢,就连畜生都比她要强上几分!哪有每天期盼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死的!

“不行,雅儿,你赶紧跟娘进宫,去见你皇帝舅舅,不对,先去见你外祖母,让她帮着你跟你皇帝舅舅求情。”

楚思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提醒昭慧长公主,她们这么急切的进宫找太后和乾风帝,不是显得她们十分心虚似的。

不过楚思雅在看到昭慧长公主一脸焦急,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如果这样做,能让昭慧长公主放心,她也无所谓。

慈宁宫

“母后,雅儿这次真的是冤枉的。她这三年来都没有跟那什么凌筱柔接触过,她每天忙着给煜儿调理身子都来不及。那什么卖蛋糕的铺子,还有向西漠人买了大量奶牛的事儿,肯定都是那什么凌筱柔干的,这跟雅儿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昭慧长公主这次一来慈宁宫,就拉着楚思雅跪着,然后对着太后痛哭起来。

太后也是早早的将殿内的人全都打发出去了。

楚思雅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就昭慧长公主说的,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凌筱柔了。

楚思雅对凌筱柔是真的没有什么姐妹之情了,原先的姐妹之情都在凌筱柔一次又一次的作中,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可这次的事情,楚思雅是真心觉得凌筱柔有些冤枉了。

楚思雅猜测凌筱柔开卖蛋糕的铺子,还向西漠人买奶牛,八成是为了多赚一点银子,这也算不上什么大罪。

如果凌筱柔的行为,放到现代,凌筱柔还能被称为女强人呢!

不过凌筱柔错就错在,太看不清形势了!

西漠向来贫瘠,否则怎么可能时不时的要打劫大梁的边关,不就是想着去抢金银财帛还有吃的用的。

凌筱柔倒是大方的不得了,竟然直接向西漠人购买了五百头奶牛,这大手笔,真是让楚思雅都要惊到了。

这明摆着给西漠人送钱,还帮他们致富的行为,自己那个皇帝舅舅要是不生气,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

这次不仅仅是凌筱柔要被押解到梁都,吴高升这次也一同被押解进梁都,吴高升的官职能不能被保住,都是一个大问题了。

“雅儿,你有什么说的。”

太后听昭慧长公主在那里哭了一大半天,不禁觉得有些头痛,于是将眼神看向楚思雅。

楚思雅正在神游,猛地被问到话,整个人还不禁愣了愣。

“雅儿,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跟你外祖母说,这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昭慧长公主不停的拉着楚思雅的袖子,还不停的用眼神示意。

“昭慧,让雅儿自己说。还有你前些年在小佛堂日日诵经念佛,身子不是很好,地上凉,赶紧起来。”

昭慧长公主一听太后的话,连忙就要起身,顺便去拉楚思雅,不过楚思雅倒是纹丝不动。

“娘,外祖母只让您起来,可没让我起来。”楚思雅淡淡的说道。

“母后!”昭慧长公主不依的看着太后。

太后沉着脸,“昭慧。”

昭慧长公主知道太后这是生气了,这才无奈的起身,起身的同时,拼命用眼神示意楚思雅,不要乱说话。

楚思雅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在心里无奈的叹息一声,这次她得让她的娘亲失望了。

“外祖母,其实这蛋糕的制作法子是我交给凌筱柔的。当时云儿要回梁都,所以我想着做一些蛋糕给她带回去。后来,凌筱柔见我了做的辛苦,主动提出要帮我,我也就答应了。”

“母后,您听到了,这跟雅儿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昭慧长公主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昭慧,等雅儿把话说完了,你再开口吧。”太后这就是有些生气了。

昭慧无奈的抿着唇,她的女儿怎么那么命苦啊!

“继续说。”太后见昭慧长公主总算是安静了,这才将眼神投向楚思雅。

“可荣安在这里,能问心无愧的说一句,自己从未想过用这蛋糕赚银子。蛋糕香甜松软,荣安也曾给外祖母您做过,您也曾经夸奖过,蛋糕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味。就连外祖母您都夸奖,想来如果真的卖这蛋糕的话,雅儿确实能赚上不少。”

“你为何从未想过用这蛋糕赚银子?”

太后忍不住开口问道。她这个孙女是个聪慧的,应该能看出这蛋糕的利润有多大。

“荣安不是傻子,做这蛋糕需要用到牛奶,而这恰恰是我大梁所缺少的。相反西漠倒是有不少的奶牛。可荣安若是向西漠人买这奶牛,不是白给西漠人送银子吗?就算荣安当时不知道自己是娘亲的女儿,大梁的郡主,雅儿也不会这么做。”

“可那什么凌筱柔?”太后是真心觉得有些奇怪了,都是在乡下长大的,可一个却如此聪慧,一个却蠢得让人无话可说。

“凌筱柔,她怕是压根儿没有想那么多,在臣女回梁都前,她跟她的丈夫,也就是落霞镇的县令吴高升,关系就不是很好了,所以臣女猜想,她一开始卖这蛋糕只是想要赚一点银子,后来,应该是尝到甜头了,所以才开始花钱向西漠人买了奶牛。”

楚思雅还是决定为凌筱柔说句公道话,通敌卖国?就算借凌筱柔十个胆子,她都不敢,她最多只是有些贪财,没脑子,可就因为这个,就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楚思雅也是有些不忍心了。

“你倒是个实诚的,竟然到了现在还为你那个什么养母的女儿说话。”太后叹了一口气,随即又瞥了一眼楚思雅,“起来吧。你们先回去。”

“母后,可这次的事情——”昭慧长公主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

“行了,雅儿的事情,你皇兄自有决断,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昭慧长公主张了张嘴巴,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女儿的事情一日不解决,她心头就像是悬了一块大石头,实在是寝食难安。

“娘,外祖母不会看着我有事的,咱们就先回去吧。”楚思雅扯了扯昭慧长公主的袖子,甜甜的开口。

“可——”昭慧长公主实在是担心楚思雅啊!

“娘,咱们先回去吧。外祖母肯定不会放着我不管的。况且,现在事情也还没有定论,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一点亏心事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要害怕。”

“好,咱们回去。”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思雅的笑颜,只觉得一颗心痛的不行。

“母后,儿臣告退。”

“荣安告退。”

等到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离开以后,一双明黄色绣着金龙吐珠图案的靴子从巨大的山水屏风后走出,此人正是乾风帝。

“刚才的话。皇帝都听到了。”

“听到了,思雅那丫头,也是个聪慧灵透的。”

“那皇上对这件事到底是怎么看的。”

楚思雅是太后的亲外孙女,她自然是希望楚思雅能够平安无事。况且,她活了大半辈子,谁说真话,谁说假话,她还是能看的出来的。

乾风帝紧紧抿着唇,鹰隼般的眼眸闪过一丝锐利,良久才幽幽的开口,却带着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朕,这次一定要扒下静伯府的一层皮!”

“该怎么做,哀家相信皇帝心里有数。”

自己的儿子早就长大了,不需要她这个母后为他操心了。如今乾风帝选择对静伯府动手,那么无疑,楚国公府也快了,想至此,太后的心情只觉得一片大好,她的昭慧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如今终于到了报仇的时候了!

昭慧长公主一直到出了慈宁宫,整个人还是有些晕晕乎乎的,“雅儿,你外祖母还没答应帮忙,你——”

“娘亲,不用了,其实外祖母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了。”

也不知道楚思雅是不是经常喝灵泉水,所以这感官比起一般人,可是要敏锐的多,她在太后屏退所有人的时候,就察觉到屏风后面有人。那人是谁,不言而喻,乾风帝。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还是一副担忧不已的模样,凑到昭慧长公主的耳边,轻声开口,“娘亲,其实皇帝舅舅刚才一直躲在屏风后面。”

昭慧长公主差点惊呼出声,楚思雅眼疾手快的捂住了昭慧长公主的嘴巴,“娘亲,这一点,我知道,你知道,就够了。”

昭慧长公主到底是在公里长大的,顿时明白了楚思雅话中的意思,在楚思雅放下手掌的时候,点了点头。

“娘亲明白了,其实只要这件事情不牵扯到你身上就可以了。”

昭慧长公主娘已然恢复了以往的波澜不惊。

“娘亲,那不是皇后身边的宫女?”

楚思雅眼尖,一眼就看到远处的一个宫女,那好像是皇后身边的芍药。

芍药也看到了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不过她就像是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离开了。

“好没规矩的丫头!”

昭慧长公主顿时不满的开口,她可是堂堂的长公主,雅儿也是郡主,一个小小的丫鬟见到她们,不知道主动来行礼,竟然还当做没看见一样的离开,这简直就是没规矩!

楚思雅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笑了笑,“娘亲,宫里拜高踩低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了,皇后之前还想跟我们结亲呢?如今,我被人参了通敌叛国的罪名,此时皇后怕是恨不得早早的跟我撇清关系呢!”

“欺人太甚!皇后这是认定你的罪名一定成立了不成!”

“娘亲,不生气。这不也表明了,跟林家做亲家,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林皇后的态度几乎就可以代表整个林家了,谁让她是林家最大的依仗。

像这种一有什么事情,就立马躲开的亲家,楚思雅也只能说一句敬谢不敏了,这种亲家,不会有任何人愿意要。

“哼!雅儿,你说的不错,林家这种亲家,确实是没必要结!”

长公主府

“冷霜,不要将我的事情告诉燕翎。”楚思雅一回到长公主府,就对冷霜说道。这三年来,她跟燕翎的通信,一般都是由冷霜传递的,这次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燕翎可真别因为那么一点小事,就头脑发昏的再从边关跑回来,那楚思雅真心是连哭的心都有了。

“郡主,就算奴婢不去传信,可侯爷肯定也会知道的。”

冷霜无奈的看着楚思雅,要说侯爷在京城里没探子,打死冷霜都不信。

楚思雅略想想,倒是也明白了,有些无奈的揉着太阳穴,“那你就帮我传信,让他千万别头脑一发热的赶回来,这次的事情也就听着严重一点,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确实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在楚思雅眼中,只要乾风帝愿意相信她,一般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是。”

此时远在万里之外的燕翎也收到了来自梁都的信,楚思雅的信几乎是和燕翎在梁都的探子的信,一前一后一起到的。

清风自然也是知道信中写的是什么,一张脸,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倒是变得有些沉重,“主子,郡主说的对,此时您可千万不能意气用事的离开边关。”

逐月难得符合清风的话,“主子,清风说的没错。”

燕翎淡漠,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幽幽的看向梁都的方向,“我是不能回去。”

清风和逐月一听,顿时放心了,幸好,他们主子这次没有头脑发昏到,打算再次擅离边关。

“清风,一个月内,我要柳御史家破人亡。至于静伯府,给他们一个小教训,就行了。”

“是。”

只要主子不回去,其他的,他们都没有意见。

“这事情,也是提醒我,该回梁都了。”

燕翎犹如樱花瓣绝美的唇瓣轻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清风和逐月对视一眼,然后,皆低头不语。

长公主府凉亭内

“郡主,文嫣求见。”冰玉阴沉着一张小脸,实在是她对文嫣也没有半丝的好感,能踩着自己的姐姐往上爬的人,能是什么好的!

楚思雅挑了挑眉,头都不抬的开口,“让她回去吧,就说我没空。”

同样,楚思雅对文嫣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压根儿不想见。

“可文嫣说了,要是郡主您不见她,她就在长公主府外等。”

楚思雅这才从书本上移开眼睛,看向了冰玉,难怪冰玉的一张脸那么难看。

如今长公主府也算是多事之秋了,长公主府的大门前,来来往往的也有不少人,要是让人将文嫣直接打晕送走,怕是有不少人会说闲话。

这文嫣,楚思雅忍不住冷笑一声,她是不是该夸赞她一句,心思深沉呢?

“让她进来吧,我倒是想听听她能说些什么。”

楚思雅合上了自己的书籍,对着冰玉说道。

没多久,冰玉就带着文嫣来了。

今日的文嫣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桃花的长裙,头上只简单的簪了一朵粉色的绒花,一张小脸粉扑扑的,倒是显得十分的娇俏可人。

可惜了,外表娇俏可人,这心思是多的不行。

“小女见过郡主。”文嫣走到近前,恭敬的给文嫣行了个礼。

“文姑娘起来吧。这次文姑娘来见本郡主又是为了什么,这么大热的天,都不惜站在长公主府外,顶着大太阳晒。”

其实今天并不是很热,楚思雅只是在嘲讽文嫣的脸皮厚,怎么晒都晒不红罢了。

文嫣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懂楚思雅话里的意思,整个人还是坦坦荡荡的。

楚思雅见状,真心是要佩服文嫣一句,“这心思够深的,要是别的姑娘被这么冷嘲热讽的,早就要羞愤欲死了,文嫣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

“郡主,难道都不愿意请我坐一下吗?”

“文姑娘随意。”

反正她说不说,她看这文嫣都是打定主意要将她说的话说完,那她也早点听完。

文嫣大大方方的做到了楚思雅的对面,见楚思雅对她要说什么,是丝毫的不在意,她隐隐觉得有些挫败,“郡主,难道不想知道我这次来是要跟您说什么吗?”

“文姑娘耗费了那么大的力气也要见我,就算我不问,你也会说的,不是吗?”

“郡主似乎很讨厌我。”

难得你有自知之明,不过楚思雅也知道,对文嫣这种人,就算自己直接说讨厌她,她也无所谓,还是会再接再厉下去,那她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文姑娘,难道就是特意来跟本郡主讨论,我到底讨不讨厌你这个话题不成?”

文嫣一噎,秀美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不过文嫣的承受能力到底是不错,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跟郡主说一件事。”

楚思雅没有接文嫣的话,淡淡的扫了一眼文嫣,“文姑娘,尽管开口。”

想让她主动开口,抱歉,文嫣的如意算盘真是打错了。

文嫣低着头,双手紧握成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藏她心中的恨意,她就想不通,凭什么楚思雅就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自己在她眼中,就跟蝼蚁一般!她真想毁掉楚思雅脸上的淡然,恨不得直接毁了楚思雅的脸!

“郡主可知道,您这次的麻烦是您祖母主使的。”

文嫣说完后,紧紧的盯着楚思雅,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点点不一样的神色,可惜楚思雅还是面淡如水,完全看不出一点的不同。这让文嫣心里有着深深的挫败。

老赵氏主使的?这很正常,不是她干的,楚思雅倒是有些奇怪了。

“郡主可知道,楚老夫人似乎是想要再对付你!”文嫣有些急切的开口。

楚思雅的明眸闪过一丝丝的寒光,犹如暗夜中的流星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老赵氏还想做什么,她倒真想看看!

不过,楚思雅就算想知道,可也没兴趣去欠文嫣的人情,这人怕是最会借着杆子往上爬了。

楚思雅淡淡的“嗯”乐一声。

“郡主难道就不想知道楚老夫人到底行如何对付你吗?”一般人要是知道有人要对付自己,第一反应就是想知道对方要如何做,可楚思雅太平静了,平静的压根儿就不在意,哪怕要对付她的人,是她的亲祖母,她也一点都不在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要如何做,是她的事情。同样,文姑娘愿意说,还是不愿意说,也是文姑娘自己的事情。”

这话就是在告诉文嫣,别想拿这件事情来威胁她,或者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好处!

文嫣是个聪明人,自然也听懂了楚思雅话里的意思,可她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难道还能停下来不成?要不然自己就真的成了楚思雅口中别有用心的人了!

为何楚思雅就不按照常理出牌,为何她就跟一般人不一样!文嫣的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失败。

“我偷听到,楚老夫人似乎是想要从你养母的女儿身上下手,还请郡主早做准备。”

“多谢文姑娘了,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了。”

楚思雅说完,直接让冰玉收拾自己的书,然后离开了。

文嫣看着楚思雅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郡主,您说凌筱柔会不会——”冰玉一路上倒是很担忧的开口,凌筱柔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的,让老赵氏的人撺掇一下,说不定还真会反咬郡主一口。

“不知道。看看凌筱柔到底会怎么做,她要是想找死,那是她的事情,我绝对不会管。”

楚思雅对凌筱柔本来就没有姐妹之情了,原先的姐妹之情早让凌筱柔一次次的给作掉了,如今凌筱柔在她眼里就跟个陌生人一样,这次的事情,她只是秉持着良心开口,至于凌筱柔会怎么做,是选择生还是选择死,那就看凌筱柔自己的了,她懒得去管。

“去看看文家有什么需要的,我可不想让文嫣以为,我真的欠了她的这份情。

------题外话------

推荐七七基友凹凸蛮的《隐婚影后之夫人在上》,好友蛮蛮最近在保胎,身子有些不好,可还努力坚持写作,希望亲们能去支持一下她的文文哈!金嘉意上辈子是个佞臣,迦晔王朝史上唯一的女丞相,八面玲珑,弄的一代王朝民不聊生,按照天理,她死后必定是下地狱,万劫不复。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眼睛一闭一睁,华丽重活一世。

至于这辈子的金嘉意,从小到大活的风生水起。

父亲金主是姚城第一暴发户,戴金佛珠,镶金牙,挂着一对大金耳环,彻底贯彻土财主名号。

母亲姚翠是姚城第一麻将高手,只要麻将不散,她便永垂不朽。

谢谢18906070166书童送了1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