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上官璇求医 履郡王发疯/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府

入夜,明月高挂,楚思雅一家人正围桌一起吃饭。

楚文煜今天倒是显得十分的兴奋,一张俊朗非凡的脸上是满满的兴奋。

楚思雅见状,不禁好奇的看着楚文煜,“我说二哥,你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儿,一晚上就见你嘴巴一直翘着。”

“有吗?雅儿,你知道吗?今日我约了宇墨兄和单兄一起出去参加了一个文人聚会,我发现,宇墨兄和单兄果然是有大才之人!”

冯宇墨和单云?楚思雅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可仔细想,又想不来有什么不对,脑海中隐隐有什么闪过,可惜她来不及捕捉。

“你啊,以后早点回来。雅儿不是说了,你的身子还是要好好调养的,哪能这么出去野!”

昭慧长公主有些不满的开口。

楚文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娘,您放心,我每天肯定是要按时回来的,绝对不会让您担心的。”

昭慧长公主闻言,总算是点了点头。

被昭慧长公主这么岔了话题,楚思雅也不去想刚才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到底是什么了。

第二日

楚思雅正在和昭慧长公主一起练女工,对什么针线,楚思雅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可惜昭慧长公主就是要楚思雅好好练习,甚至说了,她堂堂的郡主,连一个荷包都不会绣,她好意思嘛!

楚思雅真心是很想要回一句,她好意思,而且是很好意思,在现代,有多少女人会做什么荷包,最多就是绣一些十字绣罢了。

“启禀长公主,王夫人求见。”

楚思雅手中绣着荷包的手顿了顿,这王夫人,除了上官冰以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昭慧长公主的脸倏地阴沉下去,“让她滚。”

想到为楚文煜办的赏花宴,就让上官冰这么毁掉了,她如今是一听到上官冰的名字,整个人就有些不舒服!

楚思雅听到上官冰的名字,整个人也不太好。

“长公主,这次王夫人是跟肃王妃一起来的。”来禀报的人,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娘,去见一见吧。不见上官冰还好说,可上官璇到底是肃王妃。”

楚思雅柔声劝道。

昭慧长公主的脸猛地阴沉下来,“本公主倒是想看看,她们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要是那什么上官冰,还敢胡言乱语,本宫一定要扒了她的皮!新账旧账一起算!”

“那个——”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不悦的看着来报信的人,“还有什么话,就直接给本公主了当的说了,这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肃王妃这次还点名了想见郡主。”

楚思雅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眸,用左手的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的开口,“肃王妃想见我?你有没有说错。我记得,我跟肃王妃不是很熟悉吧。”

只是在几次宫宴上见过,甚至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

“走,雅儿,娘倒是要看看上官璇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冷笑一声,对上官璇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就她干的那些蠢事,她都觉得快跟文氏那个蠢货有的一拼了!

楚思雅随着昭慧长公主一同去了花厅见上官璇和上官冰两姐妹。

今日的上官冰倒是正常多了,没有再披头散发,形如泼妇,不过,上官冰还真是像她说的一样,为燕翎守身如玉啊,梳着姑娘的发髻,就连身子也都还是清清白白的。

至于上官璇,今日身穿百花曳地云纹绉纱袍,头上簪着一支凤穿牡丹芍药步摇,端的是一个富丽堂皇。脸上涂了厚厚的胭脂,不过这也遮掩不住她憔悴的面容。

这位上官璇的大名,她也是如雷贯耳了,尤其是她干的那些事情,楚思雅听得也是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在某些方面,楚思雅还是挺佩服上官璇的,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她竟然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甚至搞得身败名裂也在所不辞。

不过另一方面,楚思雅真的是不喜欢上官璇这个人。太蠢,她在要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时候,怎么不看看人,就肃王那种,外面看着是个温润公子,可实际上,鬼心眼是比谁都多。

肃王出去偷腥,弄大了别人的肚子,上官璇竟然狠得直接将别人腹中的孩子给打掉,这是何其的残忍,她怎么不想着好好管教管教肃王,男人偷腥,根本上还是男人的错!

上官璇狠辣的行事手段,真的是让楚思雅不屑。

“见过长公主。”

“见过长公主。”

上官璇和上官冰一见长公主出来,立马齐齐起身向昭慧长公主行礼。楚思雅也对着上官璇福了福身子。

“起来吧。”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坐到正座坐下,才悠悠的开口。

“谢过长公主。”

“谢过长公主。”

上官冰和上官璇很快起身,重新坐在位置上。

“肃王妃,你今日来长公主府到底是有何事。”昭慧长公主只想早点打发着两个女人,反正这两个,她是一个都不喜欢。

“上次二妹无礼,侄媳这次是特地带着她来给长公主赔罪。”

昭慧长公主闻言,这才扫了一眼上官冰,“是吗?不知道王夫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上官冰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楚思雅可是一点都不相信。

果然,上官冰立马跳起来,“我哪里错了!我就是爱慕燕翎,我压根儿就没有嫁给——”

“冰儿,闭嘴!”上官璇怒声斥责。这个妹妹实在是太让人不省心了。

上官冰一听到上官璇的怒吼声,顿时觉得自己委屈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可姐姐为什么要凶她!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上官冰一脸委屈的模样,也不知道上官冰是怎么无忧无虑的长这么大,竟然连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嫁了人,还是这么一副愚蠢之极的样子。

昭慧长公主已经是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上官冰了,“肃王妃还是带着你这个妹妹回去吧。她既然一点认错的意思都没有,你带着她来本公主这里又做什么。”

上官璇怒瞪着上官冰,上官冰一脸委屈的低着头,她说过了,除了燕翎,她谁都不愿意嫁的,可姐姐为什么要这么看着她。

上官璇对上官冰的愚蠢也已经是感到无可奈何了,她也不想再去管上官冰了。

“姑姑,其实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想要请姑姑帮忙。”

楚思雅挑了挑眉,这上官璇的称呼变得好快啊!刚才是长公主,如今就成了姑姑,一下子就拉近了不少的距离。

“肃王妃有话就直说吧。”

对肃王妃的小心思,昭慧长公主一清二楚,不过她对肃王妃这个侄媳妇,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上官璇自然是感受到了昭慧长公主的冷淡,可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这么多年,她找了那么多的名医,可最终结果都是一样,她无法有孕!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如今楚思雅有这么高明的医术,如果她能够给自己看病,说不定她就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拥有自己的孩子,这对上官璇来说,真的是太具有诱惑了,哪怕让她付出一切去换一个孩子,她都愿意!

“侄媳妇听说思雅表妹医术高超,姑姑您也知道,侄媳妇自从嫁给肃王后,就一直没能为肃王生下一男半女,这让我心里很是不好过,所以侄媳妇希望能请思雅表妹为侄媳妇调理一下身子。”

没想到上官璇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楚思雅虽然没有给上官璇把过脉,可也能猜到,上官璇患的应该是不孕不育症,否则肃王都能让别的女人怀孕,肃王如今的两个侧妃,杜侧妃有了一子一女,孙侧妃也有一子。可唯独作为正妃的上官璇是一个孩子都没有,别说孩子了,就连怀都不曾怀过!

这不孕不育症可不怎么好治疗,其实楚思雅学医这么多年,这一方面她还是比较倾向于西医治疗的,这中医治疗的速度太慢了,而且有没有效果,她都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还不是一点的。

“肃王妃,本公主的荣安还未出嫁,你竟然让她帮你看这种病,你——”

昭慧长公主简直是要气笑了,这上官璇是不是想的太好了,还是她以为,这世上只要她想的,别人都得照做啊!

“长公主你怎么能这样!我姐姐多年都没有孩子,却要看着那些小贱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怀孕生子,你知道她有多难难过嘛!如今荣安郡主明明有法子能治好我姐姐的病,让我姐姐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这么恶毒的不答应。难怪,你都不愿意去帮我跟燕翎表达我的情意,原来你们一家都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上官冰顿时跳起来,竖着眉毛,大声吼道。

楚思雅看着上官冰的眼神就跟看个奇葩一样,确实是奇葩,她这样子,不就跟那些玛丽苏的女主辱骂富二代的话一模一样,简直是都找不到任何的区别啊!

上官冰口中的贱人,应该就是为肃王生下子女的杜侧妃和孙侧妃了,虽然楚思雅对妾这种生物,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不过,人家起码是人,又不是多想往肃王身上凑,要不是乾风帝赐婚,说不定她们还能嫁给普通人家当正妻呢!

还有上官冰是什么意思,自己只要不给上官璇看病,那她就是恶毒,残忍了!

尼玛,这是什么道理,她可真是从来都没有听过!

一时间,楚思雅的脸色难看极了。

昭慧长公主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这辈子,只被楚国公府那些人恶心过,还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么大放厥词的,上官璇两姐妹倒是胆子大啊!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威胁她的宝贝女儿!

“姑姑!冰儿只是有些心直口快,她是完全没有恶意的!她只是关心侄媳妇的病而已。”

上官璇连忙解释。

楚思雅很想对上官璇说上一句,你还不如不解释呢!看你那副样子,压根儿就没觉得上官冰说错了,八成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这上官璇两姐妹,真心是让人讨厌的不行!

难怪,一个明明知道凌燕翎讨厌她至极,可她还是脸皮厚的硬是要往燕翎身边凑,就跟个牛皮糖似的,怎么都甩不掉!

另外一个,说得好听了,性情如火,敢爱敢恨,对此,楚思雅真心是想要狠狠呸上一句,明明就是恶毒至极,否则怎么会连问都不问一句,就直接将人腹中的孩子给打掉,连无辜的孩童都不放过,可想而知,上官冰是心狠手辣到了何种境地!

“不用了!本宫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怎么,照你们的意思,要是本公主的雅儿不给上官璇看病,那就是本公主的雅儿恶毒,残忍了!”

“姑姑——”

“你也给本公主闭嘴!本公主告诉你,你没孩子,八成不是因为你身子有问题!而是因为你心肠太狠毒,肃王多少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就是死在你这个恶妇的手中!你手中沾惹了多少无辜孩童的鲜血,就你这样子的,还敢跟本公主说什么,想要自己的孩子?就你这样子的,本公主敢说,你这辈子都别想要自己的孩子了!”

“你胡说!那些贱人怎么配给肃王生孩子,她们不配!她们的孩子都该死!都该死!”

上官璇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双眼都变得通红,看的真心是让人觉得恐怖之极。

楚思雅见状,小心脏忍不住跳了跳,这上官璇该看的不是能不能生孩子,而是该看看她的神经科,楚思雅怀疑,上官璇八成就是个神经病,这思维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昭慧长公主也被上官璇癫狂的模样,给吓了一跳,“来人啊,把肃王妃和王夫人给本公主请出去!”

昭慧长公主厉声吼道,很快,一堆的护卫家丁赶来,将上官冰和上官璇团团围住。

“姑姑就要如此的不近人情吗?”上官璇咬牙切齿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冷哼,“肃王妃还是给自己留一点脸面的好,否则到时候让人给赶出去,不嫌丢人嘛!”

上官璇和上官冰两姐妹,自己都不要脸了,她还给她们两个脸做什么!

上官璇看着将她们围住的家丁,眼底闪过一丝厉色,想来是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上官璇才不在意,只不过是几个家丁护卫罢了,有什么!

“姐,就这几个虾兵蟹将,我——”

“行了。”

上官璇好歹还保持着一丝的清醒,若是她们动手了,那就真的是跟昭慧长公主撕破脸皮了,到时候父皇怕是也不会放过她们!对肃王的名声更是有极大的损害。

上官璇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楚思雅从上官璇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恨意,这种带着毁天灭地的恨意,让楚思雅的心都忍不住跳了跳。

“长公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日,我形势比你弱,可指不定三十年后——哼——”

上官璇说完,直接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等到上官璇两姐妹离开,昭慧长公主一挥手,就让所有的人都离开了。

楚思雅忍不住开口,“娘,肃王妃怕是恨死我们了。”

“恨就恨吧。”昭慧长公主无所谓的开口。

“娘,肃王妃离开前的话,不就是在说,要是肃王将来登基,那——”上官璇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娘娘了,到时候要压制一个长公主和郡主,怕是简单的不得了吧。

“她?雅儿,就肃王的出身,就注定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坐上那个位置,明白吗?”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有些明白了,肃王的生母只是一个宫婢,就凭这样的身世,要想坐上皇位,真的是太难了。恐怕自己的皇帝舅舅,由始至终怕是都没有想过要让肃王坐上皇位。

难怪她娘是一点都不在意得罪上官璇。

也是,上官璇这辈子是别想当上皇后娘娘,所以她娘自然也不怕得罪上官璇了。

其实只要上官璇能好言相求,稍微讲点道理,她娘未必会反对自己给她看一下病,能不能治好,暂且不说。

不过就上官璇和上官冰那副,自己要是不给上官璇治病,就是天理不容的模样,她娘会答应才见鬼了!当然了,她也不会答应,这也是肯定的。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对上官璇和上官冰,她真的是升不起一丝的同情。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半月过去。

这一日,楚思雅正在看一本医书孤本,冷霜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履郡王进京,而且去了慈宁宫”

楚思雅一听这消息,就知道不好。

朱云有多恨履郡王,这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别她一见到履郡王,她整个人都发疯。

楚思雅放下了手中的书,然后去找昭慧长公主,“娘,我想外祖母了,咱们进宫吧。”

“你不是想你的外祖母了,而是担心云儿那丫头吧。”

楚思雅笑了笑,也不否认,“还是娘了解我。”

“娘跟你一起去。云儿那丫头也是命苦。”

昭慧长公主跟朱云的母亲履郡王妃是亲表姐妹,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比起一亲姐妹都要好。

在得知履郡王妃的死,昭慧长公主也是伤心好久,对朱云,她也如同对待另一个女儿一样。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到慈宁宫的时候,钟嬷嬷的脸色有些不好。

“钟嬷嬷,你怎么不在母后身边伺候?”昭慧长公主有些疑惑的开口。

钟嬷嬷一张老脸可以说是难看至极,黑的都能够滴出黑墨水了。

“太后,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恶毒!当年方氏腹中的孩子,就是因为您才掉的!方氏当初就是因为失去了那个孩子,所以现在的身体才会变得这么差!太后,三年过去了,难道您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如今,我只是想请荣安郡主给方氏诊治一下身子,这有什么错,您为何不答应!”

钟嬷嬷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从慈宁宫理传来一阵咆哮声。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这吼的人应该就是履郡王了。

这什么履郡王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而且是很有病!

楚思雅当初听说履郡王为了他的妾室方氏,竟然敢对着太后吼,甚至还提剑闯进慈宁宫,最后被乾风帝给整的失去了自己一半的兵力。

之前,楚思雅还真心怀疑过,这世上哪来这么愚蠢的人。

可如今一听这履郡王的话,楚思雅明白了,这履郡王八成是个脑子发晕的,不对,具体来说,是个头脑不清楚的,但凡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应该都说不出这种话来,为了一个妾室,竟然敢责骂当今的太后,这该说一句真爱无敌吗?

楚思雅是完全想不通这履郡王的脑子到底是什么结构,竟然还想着自己去给方氏治病,做梦吧!

让她堂堂的郡主一个妾室治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要是之前,楚思雅不会这么在意什么身份贵贱,可对履郡王,楚思雅还真心是挺想用自己的身份来压人的!

“混账!履郡王这是当慈宁宫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冲着母后大呼小叫,简直是反了!”

昭慧长公主顿时怒吼着出声,“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去把履郡王给本公主拿下!”

楚思雅扯了扯昭慧长公主的袖子,“娘,外祖母还没有发话呢!”

“你外祖母是被履郡王那畜生给气糊涂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否则能让这畜生在慈宁宫内,尊卑不分,大呼小叫的!”

昭慧长公主此时只觉得自己是满肚子的火气,烧的她整个人都要炸了!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进去抓人!”昭慧长公主对着楚思雅还能收敛收敛自己的脾气,可对这些侍卫,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侍卫被骂,心里也不敢有一点怨言,这可是昭慧长公主,他们也没胆子惹得起。

立马就有一群人冲进了慈宁宫,将履郡王给拿下。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进慈宁宫的时候,正好看到太后脸色苍白的捂着胸口。

楚思雅见状,立马伸手给太后按摩了穴位,她能看出来太后确实是被气的不轻。

履郡王戎马多年,好几个侍卫下了死力气才制住了履郡王。

“太后,我好歹是郡王,你怎么能——”

“你给哀家闭嘴!要不是因为你是郡王,哀家真想直接砍了你!”

太后被楚思雅按的,身子舒服了许多,缓过来之后,这才怒斥履郡王。

朱云不知何时跑进殿内,依偎进太后的怀里,“姨姥姥不要生气,云儿会担心姨姥姥的。”

太后看着朱云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一软,伸手摸了摸凌朱云乌黑亮丽的头发,“云儿放心,姨姥姥不会有事的。”

“云儿!我是你父王啊!我——”履郡王一看到朱云,就立马死命的嘶吼,看着与亡妻面容相似的朱云,履郡王整个人顿时又像是发疯了一样,看着朱云。

朱云冷冷的扫了一眼履郡王,那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自己的父亲,就跟看陌生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没父亲。我的父亲早就死了!在我娘死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死了!”

“你个孽女!你就是呆在太后身边,所以才被教坏了!我——”

“朕倒是不知道,三年不见,履郡王的胆子倒是愈发的大了!”

乾风帝满怀怒气的踏入慈宁宫,看着被侍卫压着的履郡王,鹰眸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意。

楚思雅则是一直冷眼看着履郡王,她觉得履郡王是不是有些不太对,整个人就好像发疯了一样。

“母后,您怎么样了?”

乾风帝疾步走到太后的身边,关怀的开口问道。

太后摇了摇头,“没事,还没被气死!”

“皇帝舅舅。履郡王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楚思雅想了想,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在慈宁宫,楚思雅也是碰到过乾风帝好几回。在慈宁宫的乾风帝倒是十分和蔼,直接说过,在慈宁宫,只有家人,没有君臣。所以楚思雅在慈宁宫,一般就称呼乾风帝为皇帝舅舅。

“是不对,他就从来没有对过!”

显然,乾风帝此时还在想着履郡王的脑子发晕,做的尽是一些畜生事!

“皇帝舅舅,我的意思是,履郡王现在这副样子,有可能是吃了什么迷惑人心智的药。”

楚思雅将话说的明确了一点。

太后一愣,“雅儿,你确定?”

仔细看看,这履郡王是有些不太对,前几年,好歹还有一点脑子,如今,别说脑子了,整个人就跟个疯子似的。

乾风帝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履郡王,虽说他是很想履郡王死,不过,履郡王到底是朱氏的子孙,可容不得其他人算计!

“雅儿,能确定吗?”

“需要我给履郡王把一下脉搏。”

“放开我,你们都是混蛋,都想要害我!你们赶紧给我滚!”

众人听着履郡王越来越不堪入耳的话,纷纷忍不住皱紧眉头,任谁听了这么混账的话,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直接把履郡王打晕了!”乾风帝冷声开口,同时心里对履郡王是被人动了手脚,更加相信了,否则,他怎么会做出这种白痴事!

压着履郡王的人得了乾风帝的命令,立马用手刀劈晕了履郡王,压着这么一个疯子,他们也很难受好不好。

刚才还在死命叫唤的履郡王总算安静下来了。

楚思雅上前几步,蹲下身,示意侍卫将履郡王的手拿出来。

侍卫会意,立马将履郡王的左手给拿出来,楚思雅将手指放在履郡王的脉搏上,开始把脉。

没多久,楚思雅脸上的神色完全是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

“雅儿,你怎么了?”昭慧长公主第一个发现楚思雅的不对,关切的开口问道。

楚思雅收回自己的手,起身,走到乾风帝的面前,“履郡王确实是被人下药了,下了一种容易迷失人的心智,让人狂暴易怒的药。而且这药,应该下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预计起码得有那么两三年了。”

“两三年?履郡王好歹是我皇室朱家的子弟,竟然有人给他下了两三年的毒药?”乾风帝冷声的开口。他不在意履郡王被人下毒,他在意的是皇室的尊严被人挑衅了!

朱云则是满脸复杂的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履郡王,对这个父亲,在她知道他被人下毒,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是真的已经不在意这个所谓的父亲了吗?

“履郡王不止是被人下了毒,而且他还——”说到最后,楚思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而且什么?”乾风帝有预感,楚思雅下面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且履郡王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就我估计的,时间应该在八到十年之间吧,因为时间隔得有些太久,所以我一时间也无法确定。”

“你说他失去生育能力,有八到十年了,方氏三年前不是说怀上过孩子吗?还有,哀家记得方氏生的那个男孩儿,今年好像有九岁了,不会——”

要是楚思雅说的没错,那方氏生的儿子,也很有可能不是履郡王的。

“你确定?”

乾风帝锐利的视线扫向楚思雅。

楚思雅肯定的点了点头,“确定。”

“能查出履郡王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失去生育能力的。”

“应该是受过重伤,所以才会导致失去了生育能力。”

“八到十年前,受过重伤?”昭慧长公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有些恍然。

太后最先发现昭慧长公主的不对,“昭慧,你是想到什么了?”

“母后,您还记得十一年前吗,当时表姐刚刚怀上云儿,那时候履郡王的封地出现一股流匪,履郡王当时亲自带兵攻打。

表姐那时候还穿过信,说是很担心履郡王会出什么事情。

后来,在表姐怀云儿四个多月的时候,履郡王回来了,只是他被人暗算受了重伤,当时表姐看到浑身是伤的履郡王的时候,差点流产。”

“你这么一说,哀家也想起来了。你是说,就是那一次,履郡王他才——”

太后何等精明,一下子就明白了昭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不对,方氏生的儿子,可是比云儿要小上整整一岁。那时候履郡王受伤,云儿都还没有出生,要是那时候履郡王就失去了生育能力,那方氏生的那儿子,肯定就不是履郡王的孩子了!”

楚思雅有些嘲讽的看着躺在地上昏迷的履郡王,如果太后的推断没有错,啧啧,这个男人,竟然帮别的男人养儿子养了那么多年,真不知道,他醒来以后,得知真相会是什么反应。

“母后,这暂时也只是猜测而已。”

乾风帝淡淡的说了一句。

可太后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越想越觉得没错。

“皇帝,要不将方氏生的那儿子给带到梁都,到时候滴血认亲,不就可以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履郡王的亲生儿子了。”

滴血认亲?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那法子压根儿就不准好不好,有时候人血说不定还能跟猪血混合在一起呢!

乾风帝沉吟了一会儿,随即点点头,“母后说的是,朕这就派人去将方氏生的儿子给接过来。”

楚思雅扫了一眼朱云,见她一直都十分平静,只是那平静,让人不禁有些心寒。

等到乾风帝离开,昭慧长公主陪着了太后说话,楚思雅就默默带着朱云去了后殿。

“云儿,你是不是不开心?”

“不开心?”朱云重复了一遍,随后摇了摇头,“我只是替我娘不值而已。我娘是外表看着柔弱,可是内心很坚韧的女儿,其实我一直想不通,她怎么会就因为方氏和她生的儿子,就自尽了,她怎么就抛弃我!”

说到最后,朱云的情绪是越来越激动,直接扑到楚思雅的怀里开始哭泣。

楚思雅拍了拍朱云的背部,“好了,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你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要老是纠结过去的这些恩怨,这样,你会过的很不开心的。”

履郡王妃外表柔弱,内心坚韧,这样的女人会因为看到自己丈夫的外室带着儿子出现,就一个想不开自尽?楚思雅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太可能。

“你说,要是方氏生的那个儿子,真的不是他的儿子,那——那我娘死的该是有多冤枉多不值!”

朱云越说越伤心,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楚思雅没有拦着朱云继续哭泣,反倒是继续拍着朱云的背部。这些事情埋在朱云的心里已经很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哭出来,将心头的郁结之气给哭出来,这样也好。

“好了,不哭了,要是再哭,眼睛待会儿哭肿了,那就不好看了。”

朱云抬起头,一双眼睛已经哭红了,抽噎着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思雅,“人家已经这么可怜了。你怎么还笑话人家!”

“云儿,你记住。你娘亲虽然已经死了,可她一定在天上好好的看着你,她一定希望你以后都能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的生活。你也要记住,你还年轻,你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能被仇恨给遮住了眼睛,这样你会很不快乐,你娘亲在天上也会替你担心的。难道你希望你娘亲一直替你担忧吗?”

朱云想都不想的拼命摇头,“不要。我要娘亲好好的。”

“那就对,我认识的朱云可是假小子一样的性格,可不会被这一点事情给打败的!”

楚思雅忍不住想起第一次见朱云的情景,当时她还穿着男装,取名为金镶玉,那时候的日子想起来,倒是也充满了快乐。

可惜如今已经有些物是人非了。

“等这次的事情了结,等我知道了真相,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包括他,这次,我是真的不当他是父亲了,他不配,真的,他不配。”

朱云依偎在楚思雅的怀里,喃喃自语的重复着“不配”两个字。

是不配,楚思雅默默的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乾风帝很快就派人去接朱齐飞(方氏)生的儿子进梁都。

楚思雅这几日也忙着在长公主府调配解药,履郡王到底是吃了两三年的毒药,这药性还是有些霸道的,要想完全解除,还真是有些不太容易。

十日后

朱齐飞就被带到了慈宁宫。

朱齐飞今年也已经十岁了,楚思雅仔细打量着朱齐飞,说实在的,她是真没有看出朱齐飞跟履郡王有哪里相似了,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她先入为主,直接觉得朱齐飞跟履郡王不像吧。

“飞儿!皇上,太后,臣自知罪不可恕,只求你们能放过臣唯一的儿子!”履郡王解了毒以后,整个人倒是变得正常了许多,可当他看到唯一的儿子被带到慈宁宫,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太后冷笑一声,“你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你的儿子,还真是不一定呢!”

------题外话------

推荐《纨绔影帝彪悍妻》,潇清清

简介:唐夏不知道的是自己有个未婚夫。

在她还未出生时就订下的娃娃亲啦。

这件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好吗?

所以第一次见到未婚夫的时候直接给了他一拳,谁让姐是暴脾气呢。

要说这个未婚夫啊,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更何况人家还是影帝呢!

但是这唐夏还就偏偏不把他放在眼里。

剧照一:

“唐夏,你这名字谁给你取的?太没有营养了。”

“那个……我是夏天生的所以……就简单粗暴的叫了这个名字。”

“你确定不是躺下的意思吗?”

“……”

“的确挺简单粗暴的。”

“……”

谢谢孔鹤菲书童送了2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