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流言 打击情敌/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最近一直都在开解朱云,希望她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在看到朱云的小脸上逐渐又出现笑容后,楚思雅心里,也不禁放心了。

这些天,楚思雅除了宽慰朱云以外,其实她还很想念燕翎,三年多了,他们也只在慈宁宫见了这么一面,这让楚思雅的心里是难受的不行,她好想燕翎,要是能有单独的机会跟他,单独说说话就好了。

这一日,楚思雅想着燕翎,不禁有想的有些恍惚了。

朱云正在跟她显摆自己新绣的荷包,楚思雅甚至都没有看到听到。

“表姨,表姐好过分,我叫她一大半天了,她竟然都不理我!”

朱云突然一声吼,总算是把楚思雅给叫醒了。

楚思雅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要是她的自制能力稍微差一点,怕是要被朱云活活吓死了!

“你表姐,正在思春,哪里有功夫理会你。”

昭慧长公主拉着朱云一起坐到楚思雅的身边,似笑非笑的开口。

“思春?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在想忠勇侯啊!”

朱云嘴角噙着坏坏的笑容,玩味儿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的脸上倏地浮现出两抹红云,你没好气的将头撇到一边,“娘,云儿还小呢!你怎么能跟她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哪里小了!我都已经11岁了!还有我之前来长公主府,你有时候总是一个人偷偷的看信,那时候我就知道你跟忠勇侯之间有暧昧!”

“是你偷看到的吧。”

楚思雅凉凉的开口。什么叫做人小鬼大,朱云这丫头片子从小就是!

朱云吸了吸鼻子,她是偷看的,那有咋地!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一脸娇羞的表情,女儿长大了,她也确实不应该再拦着她和翎儿,“好了。云儿,你表姐她脸皮子薄的很,可经不住你笑话!”

“娘!您也打趣我。”

楚思雅不依的开口。

“行了,跟你说正事。雅儿,你年龄也不小了,等到年底也及笄了。娘亲想着,你跟翎儿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楚思雅虽然老早就做好要嫁给燕翎的准备,可是一下子听昭慧长公主这么说,她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好像——好像太快了一点。就算到年底,她也只有15岁啊,哪有15岁的小姑娘嫁人的!

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低着头,只以为她是害羞,“有什么好害羞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翎儿的年纪也不小了。而且女人跟男人不一样,最美的时光也就那几年,要是蹉跎了,这辈子就耽误掉了。”

昭慧长公主嘴里的,女人最美的时光,应该就是15岁到18岁吧,现代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还在读书呢,哪里有那个闲工夫去谈恋爱!

可在古人眼里,竟然就该成亲了,啧啧,这真是让人忍受不了。反正楚思雅就有些受不了。

“娘,在跟你说你的终身大事呢!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昭慧长公主有些生气了,感情她说了那么一大半天,人儿正主儿竟然都没有听进去!

朱云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开口,“表姨,表姐是害羞!”

“娘,您不看看云儿在一旁嘛!她才多大啊,您好意思让她听这些吗?”

反正楚思雅觉得这很有一点摧残国家幼苗的感觉。

“云儿也不小了,她都11岁了,听听这些也无妨。”

楚思雅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当着11岁的小姑娘面,讲什么嫁人不嫁人的,她真心是有些受不了。

“雅儿,娘是这么想的。不如先让你和翎儿把婚事定下来。这婚期吗,娘也有个想法,不如就在你及笄之日,你说如何?”

在雅儿及笄的日子办婚礼,这个主意真心不错。昭慧长公主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楚思雅却觉得自己脑门上都浮现出几条黑线,让她15岁就嫁给燕翎,这是不是有些太早了,就她那么个身子都没有发育完全的,能让人啃嘛!

不过早点嫁给燕翎,楚思雅倒是一点都不反对,想想觊觎燕翎的可实在是不少,上官冰那疯婆娘就先不说了,还有孙思颖,那可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主儿!

自己要是能早日和燕翎将关系给确认下来,她倒是挺开心的。

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思雅面上的笑容,也不禁开心的笑了,虽然不舍得女儿那么早出嫁,可女儿的心也在燕翎身上,早点成全这两个孩子也好,燕翎也是她从小看着一块儿长大的,那孩子过得也实在是太苦。

御书房

今日,乾风帝的脸上的笑容就从来没有消失过,一直伺候的余中自然知道,乾风帝是因为什么高兴,想到忠勇侯燕翎,他也忍不住高兴。

余中好笑的想着,这两日,忠勇侯不断的来向皇上请旨赐婚,其实皇上心里也是同意的,不过燕翎从小都冷静自持,倒是从来没有见他一张冷脸上这么焦急上火过,所以乾风帝倒是来了兴趣,一而再再而三的开始逗弄燕翎。

乾风帝锐利的鹰眸难得的带了一丝的笑意,算了,朕也是个慈善的,就再拒绝燕翎两次,到第三次的时候,就勉勉强强的同意吧。

幸亏,余中不知道乾风帝的想法,否则真想以下犯上一句,皇上您还真是慈善,您怎么不看看,您都已经拒绝忠勇侯多少次了!好意思说自己良善嘛!您要还是良善的,这世上八成都找不到第二个不良善的了!

“启禀皇上,昭慧长公主求见。”

立马有小太监禀报。

“让长公主进来吧。”

乾风帝又恢复了以往精明的模样,眼中的笑意也逐渐变得平淡下来。

“皇妹见过皇兄”

昭慧长公主给乾风帝行了礼。

“好了,昭慧,就咱们兄妹而人,行那么多礼做什么!”

“礼不可废嘛!皇兄,这次皇妹找您,可是有事情要求您。”

乾风帝挑了挑眉,“哦?有什么要来求皇兄的,尽管说。”

这么多年,昭慧长公主也只为楚思雅求郡主封号的时候,求过他一次,从此以后,是再也没有求过他任何事情了。

昭慧长公主见乾风帝心情不错,于是打算让燕翎和楚思雅成亲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乾风帝倒是笑了,“昭慧,在荣安及笄当日,就让她和燕翎成亲,你这是不是有些太急切了?”

“有什么急切的!臣妹就是希望雅儿的婚事能在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举办。”昭慧长公主希望自己的女儿能一辈子幸福美满,自然是希望楚思雅和燕翎能在最特殊的日子成亲,试问,哪还有比楚思雅及笄的日子更特殊更好的!

乾风帝原先还打算多为难为难燕翎,可一看昭慧长公主竟然这么恨不得将女儿嫁出去,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罢了罢了,皇妹也是难得求他,这么一点小事,也算不得什么。

“行了,若是你想,这也不算什么事儿。不过马上,西漠和水月的使臣就要来我大梁,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朕再给他们赐婚吧。”

“西漠和水月的使臣要来?皇兄,西漠就不是安分的,想想当初,明明跟咱们签订了和平的协议,可转眼不到一月,我边关将士就的得了瘟疫,西漠立马大军压境,这两者间要是没关系,打死我都不信!”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提起这件事,脸色就不好,她只要一想到雅儿当时受的苦,就恨得不行!

乾风帝冷冷的叹了一口气,面色也有些不好,“朕知道,可这次西漠派使臣来大梁,朕总不能不接见吧。况且,你以为水月就是好的,他们背后做的小动作照样不少。”

“皇兄,西漠这次来的使臣是谁?不会是那什么铁燕儿吧!”

昭慧长公主不知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眸问道。

“没错,就是铁燕儿和四皇子铁猛!”

“皇兄,您赶紧给翎儿和雅儿两个人赐婚,您忘记了,那什么铁燕儿,当初可是不要脸的,说要嫁给翎儿的!”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起当时的情景,就气愤的不行。如今燕翎已经是她认定的女婿了,一想到有其她女人竟然敢打燕翎的主意,昭慧长公主的心情就不好了。

昭慧长公主不说,乾风帝还真是要忘记这回事了,想想也是,他可是大梁的一国之君,哪里有这么多功夫去管这些小儿女的事情。经过昭慧长公主这一提醒,乾风帝倒是想起来了。

“你不说,朕都要忘记了。听说,那什么铁燕儿这么多年,可都没嫁人,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想要嫁给朕的忠勇侯啊!”

乾风帝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开口。铁燕儿是个不简单的,就凭她能心狠手辣的给自己的亲皇兄下毒,而且一下就下了两次,可想而知,她到底是有多心狠手辣了。

“皇兄。翎儿也算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您还记得染兮去世前,可是让您——”

“行了。朕不会忘记自己对染兮的承诺,你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朕。”

乾风帝的声音倏地有些阴冷,昭慧长公主知道,是自己碰到了乾风帝心里最不能说的痛苦。

想想,当初染兮不愿意嫁给自己的皇兄,就是因为她的皇兄是一国之君,他有很多的女儿,而且在自己皇兄眼里,最重要的就是万里江山,他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其她的女人。

昭慧长公主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皇兄,是皇妹失言了。”

乾风帝摇了摇头,“你没说错,朕答应过染兮要好好护着翎儿。行了,其实朕也没打算为难翎儿那小子,只是一天到晚的看着翎儿那小子一张臭脸,让朕心里实在是很不爽,就想着稍微刁难刁难他。不过,你既然你也希望荣安能早日和燕翎成亲,朕同意又有何妨。”

昭慧长公主见乾风帝答应,顿时笑开了,“那臣妹就多谢皇兄了。”

可还没有等乾风帝下旨,整个梁都就开始传,楚思雅和燕翎其实是有婚约的,一时间,这风言风语一下子就传开了。

消息传得这这么广,长公主府也一下子就收到消息了。

昭慧长公主一听到这消息,顿时大怒,“去给本公主查!到底是谁散播这消息的,要是查出来,本公主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楚思雅在听到这传言的时候,也是惊讶。

“娘,难道我和燕翎真的有婚约?”

“也不算是什么婚约。当年娘和翎儿的母亲是好友,当时她正怀着翎儿,所以娘就跟她开玩笑,若是娘和翎儿的母亲生下的孩子,只要有一男一女,那就结为夫妻。

娘也不瞒你,其实娘当初是属意你姐姐思文嫁给翎儿的,不过后来,翎儿对你姐姐淡淡的,而你姐姐又看上了你姐夫,强扭的瓜不甜,所以娘也就没再谈这件事了。

可你跟翎儿的年纪差的又有些大,娘,之前是一点都没有想过要把你嫁给翎儿。”

“看来还是事实了。”楚思雅忍不住说道。

“照我看传播这流言的人,肯定是个白痴!你说他是好意吧,他这么做,明显的多此一举,画蛇添足。你说他是恶意吧,皇帝表舅都要给忠勇侯和表姐赐婚了,他现在传这个流言,又能怎么样!那人,真是白痴的可以,我简直就没见过比他更蠢的了!”

朱云在一旁恼怒的开口。一张小脸上满是气愤。

“长公主查到了,这消息竟然是——是——”管家一脸菜色,想来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不约的盯着管家,“有什么就给本宫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管家咽了一口口水,这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长公主,这消息是忠勇侯府的人传出来的。”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纷纷不可置信的对视一眼,真的还假的。

朱云更是不可思议的开口,“没想到做出这种蠢事的,竟然是忠勇侯啊!我刚才好像还说了,是哪个没脑子的人干的,没想到就是他啊!”

楚思雅则是皱着眉头,整个人都不是很高兴,燕翎不知道乾风帝已经松口给他们赐婚,着急想要和她成亲,这一点,她能够理解。

可他竟然都没有问过她的意见,就直接这么擅自决定了,这让楚思雅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甚至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快。

昭慧长公主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咱们都查到了,那皇兄肯定也查到了。他肯定生气燕翎竟然擅做主张,传这种消息,不行,我得赶紧进宫一趟。”

御书房

乾风帝满是怒气的眸子就死死的盯着燕翎,拿起御桌上的九龙纹墨玉砚台,似乎是想要用来砸燕翎。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随手的拿起一本折子狠狠的砸向燕翎。

燕翎跪在地上,眼见折子向他飞来,他是躲都没有躲一下。

“启禀皇上,昭慧长公主求见。”

乾风帝一听,不禁更加乐了,自己这皇妹,肯定是因为知道燕翎干的好事了,所以忙不迭的来他这里求情是吧。

“让长公主进来!”乾风帝没好气的怒吼,她倒是要看看,她那个好妹妹到底能说出什么好听的来。

昭慧长公主神色匆匆的你小跑进御书房,看到的就是燕翎跪在地上,乾风帝满脸怒容。

“臣妹给皇兄请安。”

“给朕请安?是给这胆大的求情吧!”乾风帝冷哼一声,不悦的开口,随即看到昭慧长公主半福着身子,有些辛苦,这才不自然的开口,“行了,你也别蹲着了,起来吧!”

昭慧长公主闻言起身,可是在看到燕翎的时候,眼底还是闪过一丝的不忍心。

乾风帝见状,这次是真的冷冷的哼了一声,“让他跪着。朕不就是一时间没有答应他娶荣安,你倒好,前脚刚从朕这里离开,后脚就立马去传你和荣安有婚约的事儿!你到底有没有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

要是其他人干出这种事情,乾风帝可以保证,他绝对把那人劈了的心都有了!

“启禀皇上,臣只是一时心急,还请皇上见谅。”面对乾风帝的怒火,燕翎倒是淡定的很,不卑不亢的开口,可他这还不如不开口呢,乾风帝听到他的解释,一时间只觉得怒火更加高昂了。

昭慧长公主自然是看出乾风帝正在生气,于是忙不迭的开口,“翎儿,你这次做的是有些不对啊。其实皇兄已经同意下旨给你们赐婚了。你又何必这么急切呢!你知不知道,这次不仅仅是我生气了,就连雅儿也生气了,我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不高兴呢!”

昭慧长公主前面的话,燕翎尚且还能不在意,可是在听到后面的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她生气了。

亏得乾风帝不知道燕翎的想法,否则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他一个当皇帝的生气,他不在意,还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可一听那什么楚思雅生气,他就立即慌了,感情他这个皇帝在他心中的分量还不及一个女人啊!

“皇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其实咱们也往好的方面想想,其实翎儿传得也不算是流言,当年我和染兮确实是定过儿女婚事,既然这已经传开了,您下旨不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哼!”乾风帝不置可否的冷哼。

“皇兄,其实翎儿也没打算瞒着这件事,您想想,要是翎儿做的隐蔽一点,怕是皇兄也要费一点功夫才能查出这事儿不是?”

“朕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他?”

昭慧长公主干笑了一声,“皇兄说笑了。”

乾风帝生气的看着燕翎那副打他也不动,骂他似乎也不会吭声,老老实实的跪着,可那副样子,让乾风帝怎么看怎么不爽。做都做了,如今竟然这么无辜的跪在朕的面前,还真当他是傻子啊!

可是让乾风帝重罚燕翎,说实在的,乾风帝又不舍得。

“行了!起来吧!你也是够了,当初朕给你挑了多少家的小姐,你可硬是看不上,偏偏是荣安——不对,三年前的荣安,只有11岁,朕都有些怀疑,你到底是如何看上荣安的。算了,你搞出这么多事情,不就是想娶荣安嘛!朕明日就给你们两个赐婚!现在,赶紧滚,呆在朕面前做什么,是不是不气死朕,你不舒服!”

乾风帝虽说答应了燕翎的请求,可还是越想越憋屈,他是皇帝,憋屈了,不能直接教训人,骂骂人难道还不行!

燕翎缓缓起身,形态风流,就好似古老的贵族一般。

昭慧长公主看着燕翎叹了一口气,“翎儿,你先回去吧。”

燕翎点了点头,只是在要转身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皇上在臣的心中,比起君王这个身份,臣更将陛下看做是自己的父亲。”

燕翎说完,没有再停留,直接大跨步离开。

倒是乾风帝愣了愣,看着燕翎离去的身影,眼神都有些迷惘,随后忍不住叹息,“可惜了,朕没这么好的福气,有燕翎这样的儿子。”

否则他哪里还需要发愁,选哪一个皇子继承皇位呢。

昭慧长公主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要是翎儿真的是皇子那该有多好,可惜这是不可能的,谁都知道。

长公主府

“表姨,您回来了,怎么样,忠勇侯那家伙没被罚吧!”朱云一见昭慧长公主回来,蹦跳着来到昭慧长公主的身边,仰起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朱云,“你个丫头,怕是巴不得忠勇侯受罚吧!”

朱云撇了撇嘴,表姨知道自己的心思,心里知道就好,干嘛要说出来呢!

楚思雅虽然心里责怪燕翎传播流言前没有跟她商量,不过她还是很担心燕翎,担心他到底会不会受罚。

不过,此时她一见昭慧长公主的神色,也能猜到,燕翎那家伙,肯定是什么事儿也没有,既然没事,楚思雅也就懒得担心了。

“启禀长公主,肃王妃和王夫人又来求见!”管家心里其实也是厌烦这两人,你说这两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眼力界啊,明明就知道长公主不待见她们俩,还一次次的讨人嫌的过来,偏偏,他作为长公主府的管家,又不能不通报,他真心是觉得自己郁闷死。

昭慧长公主原本还算是不错的心情,在一听到管家的话之后,立马就黑了,上官璇和上官冰来,要是会有好事,那真的是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让她们走,直接告诉她们,长公主府不欢迎她们两个!”

昭慧长公主沉声开口。

楚思雅一听上官璇和上官冰来,却是忍不住想,八成是上官冰那女人听到自己和燕翎婚约的事儿,忍不住了,所以才拉着上官璇一起来。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突然倒是挺想见见上官冰,要是能刺激刺激她,也不错啊!谁让她之前纠缠燕翎,让她心里很不爽呢!

还不等楚思雅开口,上官璇和上官冰两姐妹竟然就闯了进来。

昭慧长公主的脸倏地就黑了,“上官璇、上官冰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你们把长公主府当什么地方了!任由你们随意来去不成!”

“楚思雅,你怎么能这么无耻!燕翎整整比你大上九岁啊!你怎么能喜欢燕翎,难怪三年前,燕翎要回边关,你居然跑去给他送行!当时,你只有11岁啊!你怎么能够这么无耻!”

上官冰压根儿就不理会昭慧长公主,沉着一张脸噼里啪啦的开口。

“放肆!王夫人,这里可是长公主府,而且郡主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副将夫人可以辱骂的!”

冷霜冷着一张脸,冷声开口。

“主子说话,哪里有你一个奴婢开口!”上官璇挑着眉,无不嘲讽的开口。

“那本宫是长辈,上官璇,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啊,擅闯长公主府不说,竟然还敢纵容你的妹妹辱骂本宫的雅儿!好!真是好!本宫都不知道,你们两姐妹什么时候都能踩在本宫的头上了!”

昭慧长公主咬牙切齿的开口,实在是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今天她倒是长见识了!

上官璇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她虽然也讨厌昭慧长公主,可她到底是肃王的亲姑姑,乾风帝的亲妹妹,要是公然和她撕破脸皮,这对肃王的声誉也是有很大的影响。

楚思雅不知道上官璇的想法,否则真心是忍不住要笑了,上官璇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构成的,她怎么不看看,就她和上官冰干的事情,早就是得罪了长公主府了!她现在才开始担心自己和长公主府的关系,是不是有些太晚了!

“楚思雅,你个狐狸精!本姑娘告诉你——”上官冰不理解上官璇心头的苦闷,此时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狠狠教训楚思雅这个不知羞耻的贱女人!

“来人啊!去把肃王给本宫请过来,让他把他的王妃和小姨子,都给本宫带走!否则本宫真是不介意进宫一趟,让皇兄来主持公道!”

昭慧长公主真的是忍无可忍了,这什么上官冰,真的是当她死了不成,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雅儿是狐狸精,要不是出于良好的修养,她都想直接扒了上官冰的皮了!

“姑姑,难道一定要做的如此绝情!况且本妃的小妹也是受害者,若是——”

“你给本公主闭嘴!”昭慧长公主忍无可忍的开口,对一般人,昭慧长公主都能保持心情的平静,可对上官璇两姐妹,她的修养实在是难以维持!这两人的脑子里都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

上官璇从来没被人这么大声呵斥过,一时间脸色有些不好看,紧紧抿着唇,脸色隐隐有些发黑。

昭慧长公主才懒得理会上官璇的心情好不好,此时她只想自己的心情好了!

“上官冰是吧,本公主对你除了用蠢来形容以外,真的是找不出第二个词了!还有你上官璇,你也是个蠢的!你妹妹?你妹妹是谁啊,整个梁都谁不知道,她已经是王夫人了,是有夫之妇,她脑子不清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蠢,你这个当姐姐的,难道也脑子不清楚,竟然帮着她一起?怎么,难道在你肃王妃眼里,女子是不需要为自己的夫君守贞洁,嫁了人之后,可以随时随地的去找其他男人?

要是你真是这么想,那本公主倒是真可以去跟皇兄说说,你上官璇不配做皇家的儿媳!”

“你胡说!我不是什么王夫人,我还没嫁人!我没嫁人!”

上官冰状如泼妇似的开口。

上官璇一张脸是彻底黑了,看着昭慧长公主的眼神也是不善极了。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对上官璇,她不想多说一个字,“肃王妃要是觉得本公主说的不错,那现在,马上带着你妹妹给本宫离开长公主府!还有,本公主实在是很厌恶你们两个,所以,你们两个以后也别再出现在长公主府,否则别怪本公主让人拿棍子赶你们出去!”

“你——”

上官冰下意识的就要大叫,她才不怵什么长公主呢!以前她讨好昭慧长公主,是因为燕翎敬重她,可如今,昭慧长公主成了她情敌的母亲,恨屋及乌,上官冰对昭慧长公主也是讨厌至极。

“够了,冰儿,咱们回去。”

上官璇咬牙切齿的开口,每一个字似乎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一张脸更是阴沉的可怕。

“姐!”上官冰不依的叫到!

“够了,我说回去,难道你听不懂!”

昭慧长公主已经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上官璇了,要恨就恨吧,她不在意!

上官璇在要离开前,倒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楚思雅,“荣安郡主不愿意替我把脉,别是因为冰儿爱慕忠勇侯的关系,若真是这样,呵呵,荣安郡主也压根儿没有作为大夫的医者之心。”

楚思雅压根儿不理会上官璇的挑衅,这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有什么事情,她第一件做的肯定是从别人身上找原因,至于她自己,怕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吧。

入夜

皎洁的月光如流水般,从格花窗外倾泻入房间。

楚思雅却毫无睡意,打法了所有人,点上一支蜡烛,一个人无聊的坐在桌前。

突然一道疾风闪过,楚思雅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隐隐间,她觉得有人影飘过。

楚思雅下意识的想要大喊,她不会是这么倒霉,碰上什么采花贼了吧!

“雅儿,是我!”

就在楚思雅想要破口大叫的时候,突然一道沉稳的声音缓缓响起,楚思雅猛地回头,果然看到了燕翎,那双含着笑的黑眸。

看到来人是燕翎,楚思雅一颗心总算是放下去了,不过又想到流言的事情,心情是愈发不好了,脸上的态度一下子变得疏离起来,“忠勇侯难道一直这么喜欢擅闯姑娘家的闺房不成!”

虽然知道,燕翎只闯过她的闺房,可楚思雅因为流言的事情,不免开始迁怒起来。

“雅儿,你是不是因为下午的事情生气?”

燕翎颇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边问还边忍不住偷偷看向楚思雅。

燕翎不说还好,一说,楚思雅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了,“燕翎,你是不是觉得我楚思雅除了你以外,就嫁不出了,你信不信想娶我的人,能从这儿排到凤阳村!”

楚思雅虽然生气,不过好歹记得控制着音量。

燕翎的脸倏地黑了下来,“除了我以外,其他男人想娶你,你就只有一个下场。”

“什么下场?”

“当寡妇!”

楚思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晕倒。她都好奇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这大冰块的,这不仅仅是个大冰块,还是一个腹黑鬼啊!自己压根儿玩不过他啊!

楚思雅气的咬牙切齿的,真心是恨不得直接咬断燕翎的脖子算了!

“雅儿,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燕翎看着楚思雅一张小脸气的铁青,忍不住柔声开口。

楚思雅凉凉的瞥了一眼燕翎,还解释呢,她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想让我原谅你啊!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现在,立马去给我传流言,就说,你燕翎是我的人!”

哈哈哈,楚思雅心里贼贼的想,以前自己就很想当女王的!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如今嘛——

燕翎整个人顿时风化,怎么都想不到,楚思雅能想到这种法子!

燕翎无奈又宠溺的看着楚思雅,“雅儿,我要是真传了这种流言出去,你的名声可就全都毁了。”

“你就是没道歉的诚心。”楚思雅其实也知道燕翎说的没错,可她只要一想到,燕翎传他和她有婚约的事儿,竟然事前都不跟她打一声招呼,她就觉得心情特郁闷。

“雅儿,我承认我这件事情做的有些失分寸了。我连着给皇上,求了四次的婚,可皇上都没有答应——”

“所以你就等不及了,你不想想,我娘都答应你了,皇帝舅舅最多也就为难你一下,难道你连一点为难都受不住。”

楚思雅更不开心了,觉得燕翎没诚意!

“我想娶你,为难,我受了,自然是无所谓。可雅儿,你可知道,水月太子卫戎即将来梁都。”

“卫戎!”

楚思雅现在也知道卫戎是谁了,虎门关的瘟疫还有西漠大军压境,当时八成都有这个什么卫戎的功劳。不过,这跟燕翎传他和她婚事的流言有什么关系。

“卫戎相求娶你!”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燕翎,“你是不是说错了,我跟那什么水月太子卫戎一点都不熟啊!如果真的算起来,我好想还破坏了他不少好事,他应该比较有杀了我的心吧。”

燕翎没有告诉楚思雅,她就是个宝贝,懂阵法,精医术,擅火器,虽然当时自己是说火药是他整出来的,可瞒得了大多数人,怕是瞒不住卫戎。

“你也知道你坏了卫戎不少事情,他想求娶你,八成就是要报复你。”

“神经病!那什么卫戎脑子有问题吧,就我一个小女子,又碍不到他什么大事,他竟然想到娶我,来报复我!要是皇帝舅舅,真同意把我嫁给那什么卫戎,我是不是会被那什么卫戎给折磨死!”

在楚思雅心里,早就将那什么卫戎妖魔化了,要是一个正常人,会开玩笑似的让瘟疫遍行,压根儿就不考虑万千百姓的死活,所以卫戎想娶她,然后来折磨她,在楚思雅心里是完全有可能的。

燕翎对打击潜在的情敌是毫不手软的,况且,在他眼中,卫戎也是个脑子有病的。

“是啊。雅儿,我就是担心,到时候皇上万一迫于两国的邦交,把你嫁给卫戎,你——”

“对,对!你做的没错,就是该让皇帝舅舅赐婚,要是晚了,等那神经病来了,八成还要整出不少风波!”

楚思雅现在是一点都不怪燕翎了,早点确定名分才是对的,要不然等那什么卫戎来了,她才真的是想哭呢。

第二日

乾风帝将荣安郡主赐婚于忠勇侯燕翎的旨意,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梁都。

------题外话------

谢谢惆怅128 投了1票(5热度)hsj069童生投了1张月票chenwei1968秀才投了1张月票yy532901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